<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七节

            可以看出,吕西安很善于用贵族大老爷的精明而放肆的语调说话。

            “你有很多敌人。”克洛蒂尔德对他说,一边端给他一杯茶(用多么优雅的姿势),“有人来跟我父亲说,你欠?#32902;?#19975;法郎的债,还说过不多久,圣贝拉日①将成为供你消遣的城堡。如果你知道,所有这些诽谤对我意味着什么……这一切都压在我的身上。我不想跟你说我是多么难受(我父亲的目光简直要把?#21494;?#22312;十字架上),我只想说,这万一成了事实,你要受多大的罪……”

            ①直到一八三○年,圣贝拉日监狱一直是关押债务?#35828;?#30417;狱。

            “千万别听这些蠢话。像我爱你那样爱我吧。给我?#29238;?#26376;的期限吧。”吕西安回答,一边把空杯子放回刻花的银盘里。

            “你不要在我父亲跟前露面,他会?#38405;?#35828;一些?#30452;?#30340;话,你会无法容忍,这样我们也就完了……这个?#25932;?#32928;的德-埃斯帕尔侯爵夫人对他说,你的母亲曾经服侍过产妇,而你的妹妹是烫衣女工……”

            “我们过去非常贫穷。”吕西安回答,眼里涌出了泪水,“这不?#27424;?#35876;,而是地地道道的恶意中伤。如今我妹妹已经胜过百万富翁。我母亲过世已经两年……我将要在这里获得成就,而他们偏偏把这些材料在这期间抛出来……”

            “你怎么得罪?#35828;?埃斯帕尔夫人?”

            “在德-赛里奇夫人家里,当着德-博旺先生和德-格朗维尔先生的面,我没有留神,开玩笑似地说出了她为了不让她丈夫德-埃斯帕尔侯爵占有财产而打官司的事。这事是比昂雄告诉我的。德-格朗维尔先生的见解获得博旺和赛里奇的支持,也使掌玺大?#20960;?#21464;了自己的看法。他们两人都在《法院报》面?#24052;?#21364;了,在丑闻面?#24052;?#21364;了。为使?#20146;?#21487;怕案件得以了结而提出的判决理由上,侯爵夫人受到了谴责。如果说德-赛里奇先生疏忽大意,使侯爵夫人成了我的死敌,我倒赢得了他的保护,赢得了总检察长和奥克塔夫-德-博旺伯爵的保护。德-赛里奇夫人已经告诉过他们,如果让人猜出他们的消息从何而来,他们会把我推入险境。德-埃斯帕尔侯爵先生认为打赢那场令人厌恶的官司,是由于我的原因,所以昏头昏脑地?#31383;?#35775;过我一次。”

            “我要把德-埃斯帕尔夫人从我们这里撵走。”克洛蒂尔德说。

            “啊!怎?#31383;歟俊?#21525;西安叫起来。

            “我母亲邀请小埃斯帕尔来作客,这两个孩子已经长大,十分可爱。两个儿子和他们的父亲会在这里?#38405;?#22823;肆捧场,这样我们就有把握永?#37117;?#19981;到孩子的母亲了……”

            “哦,克洛蒂尔德,你真可爱!如果我不是因为你漂亮而爱你,我也要为你的智慧而爱你。”

            “这不是智慧。”她说,把所有对吕西安的爱都集中到了嘴唇上,“再见,请你这几天不要来。当你在圣托马-达甘?#28907;?#35265;到我围着一块粉红色围巾?#20445;?#36825;就告诉你我父亲改变了心情。你会见到一个答复,它将贴在你坐的椅子?#25104;稀?#23545;于我们没有见面而引起的痛苦,它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安慰……把你带给我的?#27431;?#22312;我的手帕里。”

            这位年轻姑娘显然不止二十七岁了。

            吕西安在拉普朗什街叫了一辆出租马车,到林荫大?#32769;?#20102;车,在玛?#21525;?#23068;?#28907;?#38468;近又叫了一辆,让它一直拉到泰布街。

            十一点,他走进艾?#21051;?#30340;住所,看到艾?#21051;?#27491;哭得伤心,但穿戴得如同往日欢迎他一样。她躺在一?#21028;?#30528;黄花的白缎长沙发上?#21364;?#30528;吕西安,穿一件雅致的印度平纹细布浴衣,打着樱桃红的饰带结,没有穿胸衣,头发简单地系在头上,脚穿一双樱桃红软缎衬里丝绒拖鞋。所有的蜡烛都已点燃,土耳其式水烟筒已经准备好。但是,她没有吸自己的水烟筒,它放在她面前没有点火,这似乎标志着她的处境。她听到开门声后,便立即擦干眼泪,如同一头羚羊蹦跳起来,双臂抱住吕西安,像一块布被风吹起后缠在一株树杆上。

            “要分手,”她说,“真是这样吗?”

            ?#26114;伲?#21482;是几天嘛。”吕西安回答。

            艾?#21051;?#25918;开吕西安,像死人般地重新倒在长沙发上。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女人会像鹦鹉一样喋喋不休。啊,她们多?#31383;?#20320;!……五年以后,她们还像刚刚过完幸福的第一天,她们不能离开你,她们的气愤、绝望、爱情、激怒、惋惜、惊恐、忧伤、预感,一切?#38469;?#39640;尚的!总之,她们像莎士比亚的一场戏那么美妙。然而,你们一定要明白这一点:这种女人没有爱情。如果她们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如果,说到底,她们真有爱情,她们就会像艾?#21051;?#37027;样,像孩子所作所为那样,表现出真正的爱情。艾?#21051;?#27809;说一句话,把脸埋在靠垫里,哭得泪人儿一般。吕西安竭力把艾?#21051;?#25265;起来,跟她说话。

            ?#26114;伲?#20320;真是一个孩子,我们不分开……怎么,过了快四年的幸福日子,几天不在一起,你就这样子了?哎,我跟那些姑娘,有什么相干呢?……”他对自己这样说,一边回想起科拉莉也这样爱过他。

            “啊,先生,您今天真漂亮!”欧罗巴说道。

            感官有自己的理想美。可以想象,这种十分迷?#35828;?#32654;,加上吕西安特有的温柔性情和诗人气质,会?#38405;?#20123;大自然赋予的外表极为敏感,而审美又使那样天真?#23383;?#30340;少女勾起何等疯狂的激情。艾?#21051;?#36824;在轻轻地抽泣,她的姿态?#20174;?#20986;极度痛苦的心情。

            “哦,小?#20498;希?#21525;西安说,“难道没有?#38405;?#35828;过,这关系到我的生死吗?……”

            听到吕西安特意说出的这句话,艾?#21051;?#22914;猛兽似地挺起身来,散乱的头发像一些叶子裹着这如花的脸?#21360;?#22905;目不转眼睛地凝视着吕西安。

            “关系到你的生死!……”她大叫一声,举起双臂,又让它们重重地垂下,这是身处绝境的少女?#25243;?#30340;动作。“对,确实如此,那个残忍的人说的话表明事情很严重。”

            她从腰间抽出一张揉皱的纸。这时她见欧罗巴在场,便对她说:“你出去吧,姑娘。”欧罗巴出去,关上了门。“瞧吧,这是‘他’给我写的!”她说着,把卡洛斯?#24352;?#20154;送来的一封信递给吕西安。吕西安高声朗读这封信:

            你明天早晨五点动身,有人把你送到圣日耳曼森林尽头一个守林人家里。他?#21494;?#27004;有你的一个房间。未经我的许可,不得走出这个房间,那里有你所需要的一?#23567;?#23432;林人和他的妻子都很可靠。不要给吕西安写信。白天不要到窗口观望。如想外出,可在夜间由看守带领出去散步,路上要把车帘放下。这关系到吕西安的生死。

            吕西安今晚来与你道别。将此信当着他的面焚毁……

            吕西安当即在烛火上将这短笺烧掉了。

            “听我说,吕西安,”艾?#21051;?#20687;犯人听取对自己的死刑判决书一样听人读完了这封信后,说,“我不会再?#38405;?#35828;我爱你了,否则就是蠢话……已经快五年了,我一直觉得爱你就像呼吸、生活一样自然……那个无法理解的人把我安置在这里,就像把一头珍奇的小动物关在一个笼子里。在他的保护下,我的幸福开始了,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将会结婚。婚姻是你?#24052;?#30340;必要组成部分,上帝不许我制止你发迹。你的婚姻就是我的死期。但是我决不找你麻?#24120;?#25105;也不会像那些轻佻的女工用煤炉去自?#20445;?#25105;干了一次,已经够了,第二次会令人厌恶,就像玛丽艾特说的那样。不!我要离开法国,走得?#23545;?#30340;。亚细亚掌握着一些她的国家的秘诀,她答应教我安乐死的办法。在自己身上打一针,啪!一切都结束了。我只要求一件事,我可爱的天使,就是不要让人欺骗。对于生活,我心里有数:从一八二四年我见到你的那天起,直到现在,我享受的幸福比十个幸福的女子还要多。把我看成原来的面目吧:我是一个?#29123;?#24378;又脆弱的女子。对我说一句:‘我要结婚了’,我就不会再有任何企求,只要你对我亲切地诀别,你将永远不会听到有人再谈起我……”

            艾?#21051;?#35762;出这些话后,沉默了片刻。这些话的坦诚只能与讲话时的手势和语气的?#31185;?#30456;媲美。

            “你是不是要结婚?”她说,那明亮迷?#35828;?#30446;光像匕首的利?#20889;?#20837;吕西安的蓝眼睛。

            “我们致力于我的婚事,已经一年半了,现在没有办成。”吕西安回答,“我不知?#26391;?#20040;时候能成。?#36824;?#25105;亲爱的小姑娘,现在不是为了这个……现在事关神甫,事关我,你……我们受到了严重威胁……纽沁根发现了你……”

            “对,”她说,“在万塞纳森林里。他认出我了吗?……”

            “没?#23567;!?#21525;西安回答,“但是,他爱上了你,到了抛弃多少财产也在所不惜的程度。那次晚餐后,他谈起你们相遇,描绘你的形象?#20445;?#25105;没有注意,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微笑,因为我处身在社交场合,就像野人处身在敌对部落的陷阱之?#23567;?#21345;洛斯叫我不要操心,但认为这种境况很危险。如果纽沁根竟敢侦探我们,卡洛斯负责对付他。这种事,男爵是干得出来的,他跟我说过警察局没有本事。你在一个积满?#22825;?#30340;老壁炉里点了一把大火……”

            “那么,你的那个西班牙人准备怎?#31383;歟俊?#33406;?#21051;?#28201;和地说

            “我什么也不知道,他叫我放宽心睡大觉。”吕西安回答,不敢者艾?#21051;?#19968;眼。

            “要是这样,我就像狗一样乖乖地服从,这已经成了我的职业。”艾?#21051;?#35828;着把自己胳膊搭到吕西安?#30452;?#19978;,拉他进了自己卧室,对他说:“你在那个卑鄙的纽沁根家里?#38498;?#36825;顿晚饭了吗,我的吕吕?①”

            ①对吕西安的爱称。

            “有亚细亚的烹调手艺,难以再在别人家吃到好饭,即使那家的家长名声很大。?#36824;?#21345;雷默做的饭就像过星期天一样。”

            吕西安不由自主地把艾?#21051;?#21644;克洛蒂尔德加以比较。情妇是那么漂亮,始终那么迷人,她还没有让那个吞噬最牢固的爱情的魔鬼——厌?#22330;?#38752;近。

            “一个妻子分成两处,真是遗憾!”吕西安心里想,“一边是诗意、肉欲、爱情、献身、美丽、可爱……”艾?#21051;?#22312;那里像女人就寝前那样,翻寻着什么东西,来来回回,像蝴蝶似地飞来飞去,一边哼着歌子。你简直会说这是一只蜂鸟。“而另一边?#20999;帳细?#36149;,名门望族,荣誉地位,善于社交!……没有任何办法把这两者荟萃到一个人身上!”他大声说。

            第二天早上七点?#27185;?#35799;人在这间粉白色的迷?#35828;?#25151;间醒来?#20445;?#21457;现只有自己单独一人。他打了一个铃,神秘的欧罗巴跑了进来。

            “先生要什么?”

            “艾?#21051;Γ ?br />
            “夫人四点三刻就出门了。遵照教士先生的吩咐,我收到邮费已付的一?#21028;?#38754;?#20303;!?br />
            “一个女人?……”

            ?#23433;唬?#20808;生,一个英国女人……是那种夜里上班的女人。我?#20146;?#29031;吩咐,像服?#27431;?#20154;一样服伺她。先生要这么个臊货干什么呢?……可怜的夫人,她上车时哭了……‘反正得这么做!……’她叫出声来,‘我离开了这只可怜的猫咪,他还在睡梦?#24515;亍?#22905;擦着眼泪对我这样说,‘欧罗巴,要是他看我一眼,或叫我一声名字,我就会留?#21525;矗?#21738;怕跟他一起去死……’您瞧,先生,我是那么?#19981;?#22827;人,所以没有让她看见她的替身,很多别的女仆都会这么干,让她心碎。”

            “那个不认识的女人已经在这里了吗?……”

            “先生,那辆送夫人走的马车,就是她乘来的。我遵照吩咐,把她藏在我的卧室里。”

            ?#20843;?#19981;错吧?”

            “就像一个便宜货的女人那样呗。?#36824;?#22914;果先生能出力,她扮演自己的角色不会有什么困难。”欧罗巴说着去找那个假艾?#21051;?#20102;。

            出现这件事的头一天临睡前,有财有势的银行家吩咐贴身男仆一到七点就把那个最机灵的?#26691;?#35686;察有名的?#35802;?#23572;带进一间小客厅。男爵穿着晨衣拖着拖鞋来到这里……

            “你们在瞎(耍)弄我!”警察向他?#21525;袷保?#20182;这样回答说。

            “没有别的办法,男爵先生。我重视自己的职位。我已经荣幸地?#38405;?#35828;过,我不能插手与我职位无关的事。我向您?#20449;?#30340;事,不就是让您与我们警察中我认为最能为您效劳的人接头吗?可是,男爵先生是知道的,隔行如隔山……要造一幢房子,不能?#24515;?#21280;去?#20260;?#21280;的活。是这样,我们有两?#24535;?#23519;:政治警察和司法警察。司法警察从不参与政治警察的事,反过来也一样。如果您去找政治警察的头头,他需要大臣批准才能受理您这件事。但是您恐怕也不敢把这事向警察总监说明。一个警察去为自己的事搞侦探,可能会丢掉自己的饭碗。司法警察与政治警察一样审慎,因此,内政部或巴黎警察局,没有一个人不是为国家利益或司法利益行事。?#36824;?#26159;一起阴?#34987;?#19968;桩罪行,哦,我的上帝,头头们会遵照您的吩咐去做,但是您也要明白,男爵先生,他们除了巴黎的五万起恋情案外,还要办很多别的事情。至于我们这些人,我们只能参与逮捕债务人。一旦涉及其他事情,我们就会困?#24597;?#21035;人安宁而受到严重牵连。我给您派了我手下的一个人,但我也向您说明,我不作担保。您要他在巴黎为您寻找一个女人,这个贡当?#21892;?#20102;你一张一千法郎的票子,什么事也没干。在巴黎寻找一个怀?#20260;?#21435;过万塞纳森林的女人,而且她的特征又跟巴黎所有漂亮的女人十分相似,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贡汤(当)松难道不能对我说明系(事)实金(真)相而不骗我这将(张)一千法郎的票子吗??#36454;?#29237;说。

            “听我说,男爵先生,”?#35802;?#23572;说,“您能否给我一千埃?#33521;伲?#25105;可以给您……我卖给您一个主意。”

            ①埃?#27185;?#27861;国古代钱币名,种类很多,价值不一。

            “这个举(主)意能?#22467;ㄖ担?#19968;千埃?#27185;俊?#32445;沁根问。

            “我可不会给人耍弄,男爵先生,”?#35802;?#23572;回答,“您萌动了爱情,想发现您钟情的对象,你干?#23454;?#20687;一?#33804;?#27700;?#22958;?#33507;。您的随身男仆告诉我,昨天来?#32902;?#21517;医生,觉得您的情况很危险。只有我能把您交给一个精明?#35828;?#25163;里……嘿,见鬼!假如您的命还不值一千埃?#21360;?br />
            “告许(诉)我这个精明银(人)的名字。你可以相信,?#19968;?#24456;慷慨的!”

            ?#35802;?#23572;拿起自己的帽子点?#35828;?#22836;,走了。

            “你介(这)个贵(鬼)东西,”纽沁根喊起来,“过来……开(给)你!……”

            “您要注意,”?#35802;?#23572;伸手?#24551;?#21069;说,“我卖给您的仅仅是一个情报。我告诉您这个唯一能为您效劳的?#35828;男?#21517;和地址。他可是一位高手……”

            “金(真)见贵(鬼),”纽沁根大声说,“光系(是)罗特希尔德这个名字就?#22467;ㄖ担?#19968;千埃?#27185;?#32780;?#19968;溝们?#22312;几(支)票下端……我开(给)一千法郎怎么样?”

            ?#35802;?#23572;虽然没有于过像诉讼代理人、公证人、执达员、商务诉讼代理人那种差事,但也颇为狡猾,他意味深长地瞟了男爵一眼。

            “您呀,要么一千埃?#27185;?#35201;么什么都不给。这点儿钱,您几秒钟内就从交?#23039;?#36186;回来了。”他?#38405;?#29237;说。

            “我给一千法郎!……?#36454;?#29237;重复了一句。

            “您在为一座金矿讨价还价!”?#35802;?#23572;说,一边?#21525;?#21578;辞。

            “我拿一将(张)五倍(百)法郎的票子就能得到介(这)个地几(址)。?#36454;?#29237;大声说,一边吩咐随身男仆把他的秘书找来。

            杜卡莱①已经不在了。如今,从最大的银行家到最小的银行家,都在哪怕最细小的事情上运用杜卡莱的诀?#24076;?#20182;们为艺术、善?#23567;?#29233;情讨价还价,他们大概也将为赦免罪行而向教?#20365;?#20215;还价。因此,纽沁根听?#35802;?#23572;这样说,很快想到贡当松是?#26691;?#35686;察的左膀右臂,大概知道这位侦探高手的地址。?#35802;?#23572;要价一千埃居的东西,说不定贡当松五百法郎就会撒手。这?#26438;?#30340;决策有力地证明,这个?#35828;?#24515;虽然已?#35805;?#24773;所占据,而他的头脑还是贪婪的金融?#26102;?#23478;的头脑。

            ①杜卡?#24120;?#27861;国作家勒萨日的五幕讽刺喜剧《杜卡莱或金融家》中的人物,是个贪婪的包?#21543;獺?br />
            “先生,快,?#36454;?#29237;对他的秘书说,“快坐马切(车)去,你亲基(自)到?#26691;?#35686;察?#35802;?#23572;手下的侦探贡汤(当)松那里跑一?#32781;?#39532;向(上)把他接来。我等着!……你从花园那线(扇)门进来——介系(这是)钥系(匙),因为,决不能让任?#25105;?#20154;)看见介(这)个银(人)到我介(这)里来。你把他太(带)?#20132;?#22253;的小楼里。我托你办的介(这)件系(事),要尽量干?#20204;?#22937;。”

            有人来找纽沁根谈生意,但是他?#21364;?#30528;贡当松,他梦想着艾?#21051;Α?#20182;心想很快就会见到那个叫他神魂颠倒的女子。他用含糊其辞的语言,模棱两可的允诺,把所有人都打发回去。在他看来,贡当松是巴黎最重要的人物。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花?#21834;?#26368;后,他吩咐关上门,叫人在位于花园一角的小楼里伺候他吃午饭。这位巴黎最诡计多端,最老谋深算和最有手腕的银行家做出这?#24535;?#21160;,显得如此优柔寡?#24076;?#30495;叫各办公室的人大惑不解。

            “老板怎么啦?”一个经纪人对一个一等职员说。

            ?#23433;?#30693;道。似乎他的健康令?#35828;?#24551;,昨天,男爵夫人请德普兰大夫和比昂雄大夫来会诊……”

            有一天,?#29238;?#22806;国人来求见牛顿。牛顿这时候正在喂?#28902;?#33647;,那是他的一只被唤作“美人儿”的狗。大家知道,他为这?#36824;?#32780;放弃了很多工作,对她(“美人儿”是一只母狗)总是说这句话:“啊,美人儿,你不知道你刚才毁掉了什么东西……”这些外国人没有打扰这位伟?#35828;?#24037;作,走了。所有大人物的生活中,都有小狗“美人儿”这种事。黎世留元帅攻陷马洪①,立下十八世纪最伟大的军功之一后,前来觐见路易十五。国王对他说:“有个重要消息,你听说了吗?……可怜的朗斯马特死了!”朗斯马特是个知晓国王一切阴谋的看门人。巴黎的银行家们永远不知道他们该怎样感?#36824;?#24403;松。由于这位侦探的原因,纽沁根本来决定要做的一笔巨大生意让给了别人。作为贪婪的金融?#26102;?#23478;,他能用投机的炮火?#21051;?#20987;中一?#20160;?#23500;,而当他成了普通人,就只能?#32441;尽?#24184;福?#21329;?#24067;了!

            ①马洪:西班牙巴利阿里群?#22909;着?#21345;岛首府。黎世留于一七五六年?#23500;?#27861;军占领?#30528;?#21345;岛?#22885;?#27946;港。

            这位大名鼎鼎的银行家喝着茶,小口地咬着几片涂着黄油的面包,但却毫无滋味,这种情况已有很长时间了。这?#20445;?#20182;听到一辆马车在他花园的小门?#24052;?#19979;。他的秘书很快?#21387;?#24403;?#23665;?#32461;给他。他的秘书最后总算在圣贝拉日监狱附近一家咖啡馆里找到了贡当松。一个被监禁的债务人怀着?#25345;?#33021;得到报酬的敬意给他一笔酒钱,这位侦探正拿这钱在那里吃饭。

            请看,贡当松完全是一首诗,一首巴黎的诗。看到他的外表,你马上就会感到,博马舍笔下的费加罗,莫里哀笔下的马斯卡里尔,马利伏笔下的弗隆坦,以及当库尔笔下的拉弗勒尔,这些胆大包天、诈骗有术、狡猾阴险、绝路逢生的伟大形象,与这位智慧超?#28023;?#21329;鄙?#20184;?#30340;人相比,显?#26126;?#28982;失色,不在话下。在巴黎,你会遇到一种典型的人,这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种场?#22467;?#36825;不再是瞬间的生命,而是整整一生,甚至几辈子。你把一个半身石膏像在炉火里烧上三次,你就能得到一种外形类?#21697;?#32599;伦萨铜器的东西。?#21069;。?#39588;然出现的无数不幸,不得不经受的可怕处?#24120;?#20351;贡当松的头脑变得冷酷无情,好像炉中蒸气的?#19976;?#19977;次沾染到了他的?#25104;稀?#36825;张黄?#25104;?#21254;匆出现的密密麻麻的皱纹再也无法展平,成为底部发白的永久性皱褶。头顶与伏尔泰相似,就像毫无知觉的死人头颅,倘若?#38498;?#27809;有?#29238;?#22836;发,人们真会怀疑这是不是活?#35828;?#22836;。僵直的前额下,眨巴着一对毫无表情的眼睛,就像茶叶店门口玻璃橱窗下中国?#35828;难?#30555;,那?#30452;?#24773;凝固的装作有生命的假眼睛。一个仿若?#37070;?#30340;塌?#20146;樱?#22066;弄着命运之神。嘴唇很薄,像悭吝人似的,总是张开着,但却如信箱口一样缄默无?#28020;?#36129;当?#19978;?#23578;未开化的人那样不说一句话,双?#30452;?#26194;成棕褐色,个子矮小干瘦,做出一副无忧无虑、从来不向任何规矩屈从的第欧根尼①式姿态。然而,在那些善于从衣着识别?#35828;?#20154;看来,他的那身打扮为他的生活和品行作了多少注解啊!……特别是那条裤子……用是一条执达吏助手穿的裤子,黑亮黑亮的,就像做律师长袍的那种所?#20581;?#24052;里纱”料子制成的!……一件从神庙街市场买来的背心,又带披肩?#20013;?#33457;!……一件黑色上衣已经发红!……这身衣服刷得干干净净,外挂一只怀表,系在一条金色青铜链子上。贡当松把一件高级绉纱衬衫露到外面,衬?#37070;?#39280;一枚闪闪发光的假钻石别针!天鹅绒领子好似刑具铁项圈,项圈上涌出?#27704;?#27604;人发红的肉?#23567;?#19997;绸帽子像缎子似的发光,但是?#36963;?#37324;子,哪位杂货商买了去煮一煮,就能装备两盏小油灯。

            ①第欧根尼(公元前四一三-三二七),古希腊大儒派哲学家,传说他蔑?#29992;?#21033;,不拘礼俗,?#38750;?#28129;泊自然的生活。

            列举上述饰物还说明不了什么?#20365;猓?#24517;须描绘出贡当松如何善于使这些饰物具有一副自命不凡的姿态?#21028;小?#22312;衣服的领子上,在新上油的张着口的皮靴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精心卖弄的味道。总之,为了让人隐约看清这个色调如此不同的混合体,一个有头脑的人通过贡当松的这副外表就能明白,他不是密探便是窃贼。这身破?#21525;?#34923;不但不能引人发笑,而?#19968;?#21483;人吓得发抖。一个善于观察的人看到他这身服饰后,会这样自言自语:“这是一个卑?#19978;?#27969;的?#19968;錚?#20182;喝酒,赌博,干坏事,?#36824;?#20182;不喝醉,不搞鬼,他既不是盗贼,也不是杀人犯。”在没有想到密探这个字之前,实在难以确定贡当松的身份。

            这个人干过很多知名和不知名的?#24184;怠?#33485;白嘴唇上乖巧的微笑,?#24503;?#33394;眼睛不停地眨巴,塌?#20146;?#19978;小小的怪相,都说明他不乏智慧。他的面孔像一块白铁皮,他的灵魂大概也跟面孔一样。因此,他的面部表情与其说是内心活动的体现,不如说是出于礼节而强装的鬼?#22330;?#22914;果说他不总是叫人发笑,那就是叫人害怕。在巴黎这个?#21009;?#30340;大池里,一切都在发?#20572;?#36129;当松便是这池中翻滚上来的泡沫里最奇妙的产品之一。他自吹豁达,常常毫不伤感地说:“我有高超的才情,但却用不上,所以就像一个蠢人!”他并不责?#30452;?#20154;,而?#20146;?#24616;自艾。比贡当松的怨恨更少的侦探,你还能找到?#29238;觶?br />
            “时机在跟我们作对,”他反复对上司这样说,“我们本可以成为水晶,而却一直是沙粒。就是这么回事。”他在服饰上表现的恬不知耻具有?#25345;?#21547;义。他对作客时的着?#22467;?#24182;不比演员对自己的着?#26696;?#20026;重?#21360;?#20182;擅长?#20146;?#25913;扮,他本应给弗雷?#21525;?#20811;-勒?#35837;?#23572;①上上?#21361;?#22240;为必要时他就可以变作花花公子了。他年轻时可能属于放荡不羁的租小屋②的集团。他对司法警察极其厌恶,因为帝国?#36125;?#20182;曾在富歇③手下干过警察,他当时把富歇看作伟人。警务部被取消后,他万不得已于起?#26691;笛膊?#26469;。他的出名的办事能力和精明手腕使他成了?#26691;?#35686;察局的得力工具。政治警察局那些?#21543;?#30340;头目把他的名字?#21767;?#20102;他们的名单。贡当松和他的同伴们一样,只?#36824;?#26159;一出戏的配角,在政治案件中,主要角色是他们的上司。

            ①弗雷?#21525;?#20811;-勒?#35837;?#23572;(一八○○-一八七六),法国著名演员。一八四○年扮演《伏?#29273;洹?#19968;剧主角?#20445;?#22836;部化妆与路易-菲力浦相似,该剧遂遭禁演。巴尔扎克为此对他不满。

            ②指在偏静地带据有或租用小屋秘密作乐,过放荡生活。

            ③富歇(一七五九-一八二○),法国政治家,曾任警务大臣。

            “你去吧。”纽沁根说,做了一个手势,要他的秘书离去。

            “为什么这个?#19968;?#20303;旅馆,而我却住在一所连同家具出租的房子里……”贡当松心里想,“他把债主?#36130;?#19977;次,诈取钱财,而我从来没有拿过别人一个子儿……我?#20154;?#26356;有才情……”

            “贡汤(当)松,我的孩子,?#36454;?#29237;说,“你披(骗)了我一将(张)一千法郎的票子……”

            “我的情妇欠了上帝和魔鬼的钱……”

            “你有一个青(情)妇?”纽沁根叫喊起来,用羡慕而又带?#22987;?#30340;神态望着贡当松。

            “我才六十六岁。”贡当松回答。恶习使他保持年轻,在这方面他是一个过硬的榜样。

            ?#20843;?#20570;?#22467;?#20160;)么的?”

            ?#20843;?#32473;我帮忙。”贡当松说,“男?#35828;?#20102;窃贼,?#30452;?#19968;个正直的女人所爱,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女的变成窃贼,要么男的变成好人。而我却一直当密探。”

            “你需要钱,总?#20999;?#35201;钱,系(是)吗?”纽沁根问道。

            “总?#20999;?#35201;钱。”贡当松微笑着回答,“我总想要钱,就像您总想赚钱一样。我们可以谈到一块儿:您把钱赚来,我负责花销。您是水井,我是水?#21834;?br />
            “你想赚一将(张)五倍(百)法郎的票子吗?”

            “那还用问!可是我真傻!……你不是为了弥补我财运不济才送我这张票子的。”

            “你听着,我把介(这)杯(笔)钱加在你披(骗)我的那一千法郎向(上),我总共给你一千五倍(百)法郎。”

            “您是说,我已经拿的这一千法郎,您算给我了,然后再增加五百法郎……”

            “系(是)介(这)样。”纽沁根说着点?#35828;?#22836;。

            “那还只是五百法郎啊。”贡当?#27801;?#30528;地说。

            “我要给你的?……?#36454;?#29237;回答。

            “我要拿的。那么,男爵先生想用这?#26159;?#25442;取什么呢?”

            “有银(人)告诉我,巴黎有个银(人)能?#31890;?#25214;)到我爱的那个女子,你基(知)道这个银(人)的地几(址)……?#29275;?#20320;系(是)个侦探能休(手)吗?”

            “是的……”

            “那?#29275;?#22909;),你把他的地几(址)开(给)我,你就能拿到五倍(百)法郎了。”

            “我能瞧瞧吗?”贡当松急切地说。

            “就在介(这)儿。?#36454;?#29237;说着?#28044;?#34955;里抽出一张钞票。

            “那就给我吧。”贡当松说,一边伸出手去。

            “一休(手)交钱,一休(手)交货。咱们去?#31890;?#25214;)那个银(人),介(这)钱就归你了。?#20445;?#20986;)介(这)个价钱,你可以卖开(给)我很多地几(址)呢。”

            贡当松笑起来。

            “当然,您有权对我这么想,”他说,显出自我克制的神态,“我们景况越糟,就越要诚实。但是,嘿,男爵先生,您出六百法郎吧,我能给您出个好主意。”

            “说?#20445;?#20986;)来,相信我的慷慨吧!”

            “我在冒着风险呢。”贡当松说,?#23433;还?#25105;这是在下大赌注。干警察这一?#23567;?#24744;知道,必须暗中行事。您说:‘咱们去吧,上路吧……’您有钱,您相信?#37070;?#30340;一切都能在金钱面前低头。金钱确实了不起。但是,按照我们这一行里两三个硬汉的说法,有钱只能?#31456;?#20154;。有些事,人们根本想不到,也无法?#31456;潁 ?#20154;们买不?#20132;?#36935;。因此,好警察是不这么干的。您愿意抛头露面跟我一起上马?#24503;穡?#35828;不定会碰上他。机遇既可帮您的忙,?#19981;嶧的?#30340;事。”

            “金(真)的吗??#36454;?#29237;说。

            “哎!当然罗,先生。警察局长不就是以街上捡到的一块马掌铁为线索,发现了那个暗杀爆炸装置吗?①那么,如果今天晚上我们乘出租马车去德-圣日耳曼先生家,他将不愿意再看见您走进他的屋子,也不愿意您让人瞧见上他那儿去。”

            ①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卡杜达尔策划的谋杀波拿巴?#27492;?#20107;件。

            “系(是)这样。?#36454;?#29237;说。

            “啊!他是强中之强的人,大名鼎鼎的科朗坦的助理,富歇的左右手。有人说他是富歇的私生子,可能是富歇当教士时候生的。?#36824;?#36825;是说瞎话:富歇知道怎么当教士,如同他知道怎么当大臣一样。那么,您瞧吧,您可没法叫这个人给您干事,除非有十张一千法郎的票子……您想想吧……?#36824;?#24744;的事将能办成,而?#19968;?#21150;得很好,就像俗话说的,办得神不知鬼不觉。我通知德-圣日耳曼先生,他会约您在某个谁都见不到和听不到的地方见面,因为他为私人搞侦探要冒风险。可是,有什?#31383;?#27861;呢?……他是个好人,是人杰啊!他受过严重?#32676;Γ?#32780;且是为了拯救法兰西而受?#32676;Γ ?#20687;我一样,像所有拯救法兰西的人一样!”

            “那?#29275;?#22909;)吧!你开(给)我写封信,我可以倾许(诉)衷强(肠)了。?#36454;?#29237;说,为这一庸俗的逗乐而微微一笑。

            “男爵先生不给我一点儿油水吗?……”贡当松说,显出一副既谦卑又咄咄?#36843;说?#23039;态。

            “冉,?#36454;?#29237;大声呼唤他的花?#24120;?#21435;?#24076;?#36319;)乔?#25105;?#20108;十法郎,开(给)我送来……”

            “除了男爵先生告诉我的这些情况外,如果没有别的材料,我倒要怀疑这位大师?#27424;?#33021;帮男爵先生什么忙。”

            “?#19968;?#26377;别的呢!?#36454;?#29237;回答,现出一副诡谲的表情。

            “我荣幸地向男爵先生告?#29301;?#36129;当松拿起那枚二十法郎的硬币,说,“我将荣幸地再来告诉乔?#21361;?#20170;晚男爵先生应该去什么地方,因为优秀的警察是从来不留任何字迹的。”

            “介(这)些?#19968;?#36824;金(真)有点儿?#25285;?#22836;)脑,?#36454;?#29237;自言自语说,“当警察就?#24076;?#36319;)做买卖一样。”

            贡当松离开男爵,悠然自得地从圣拉扎尔街走到圣奥?#36947;?#34903;,最后来到大卫咖啡馆。他透过窗玻璃向里张望,看见一个老人。在那里,大?#21494;?#21483;他康奎尔老爹。

            大卫咖啡馆坐落在圣奥?#36947;捉止戰谴?#30340;钱币街上,本世纪头三十年内享有盛名,而且它又处在叫作布尔多奈的?#26234;?#20869;。那里聚居着一批年迈而撒手不干的批发商和尚在经营的大商人,诸如卡缪索、勒巴、皮尔罗、波皮诺等家族,以及一些像小老头莫利纳这样的产业主。在那里,人们不时能看到?#28044;?#38534;比埃街走来的纪尧姆老爹。他们在店里互相谈论政?#21361;?#20294;态度谨慎,因为大卫咖啡馆持自由党观点。他们还在这里交流一些当地传闻,人们是那么需要彼此嘲笑!……这家咖啡馆也跟别处咖啡馆一样,有自己的奇特人物,那就是康奎尔老爹。康奎尔老爹从一八一一年起就来到这里,似乎与聚集在这里的那些正派人相处十分融洽。当着他的面谈论政?#21361;?#35841;也不会感到拘束。这位老好人?#31185;?#30452;爽,给常客们经常说些笑话。有时候一两个月不见他的踪迹,人们认为这是由于他年迈体衰,谁也不觉得奇怪,因为从一八一一年起,看上去,他已经过?#32902;?#21313;岁。

            “康奎尔老爹怎么了?……”有人常问那个?#31455;?#21488;的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