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十节

            警察局当时位于金银匠堤岸。警察局长在一个小花园的市道上踱来踱去。他对待佩拉德的态度,犹如对待监视苦狱犯的末等狱吏。

            “先生,一八○九年以来,您已被排除在公职机构之外,这并非没有原因……您难道不知道您给我们惹了什么是非,您自己惹出了什么麻烦吗?#20426;?br />
            这一顿斥责最后导致一场晴天霹雳。警察局长用严厉的口气向可怜的佩拉德宣布,不仅他的年度补助已被取消,而且他本人要受特别监视。老头以世界上最镇静的姿态接受了这一瓢冷水。被当?#38750;?#20102;一棒的人显出的木讷和无动于衷,是任何别的东西所无法比拟的。佩拉德早就在赌场上输光了钱。莉迪的父亲本来指望得到那个职位,而现在一无收入,只?#20204;?#21161;于他的朋友科朗坦的施舍了。

            “我当过警察局长,我认为您说的完全正确。”老头平静地对这位摆出一副庄重姿态的官员说。对方听了这话不由自主地惊跳了一下。“但是,尽管我丝毫不想表示道歉,请?#24066;?#25105;向您指出,您完全不了解我。”佩拉德继续说,向局长轻轻瞟了一眼,?#23736;?#20110;一位驻荷?#35760;?#35686;察署长来说,您的话说得太重了;如果对一个普通密探,这话又说?#20204;?#20102;。不过,局长先生,”佩拉?#39540;?#23616;长不作声,停顿一下又补充说,“我十分荣?#20197;?#35201;?#38405;?#35828;几句,请您记住:我不想插手您的警务,也不想为自己辩解。您将来一定有机会看到,在这件事情上,有人受了别人欺骗。此时?#19997;蹋?#36825;个人就是鄙人;而将来您会说:“啊,原来是我上?#35828;保 ?br />
            他说完向局长告辞。局长为掩饰自己的惊讶,而沉默不语。佩拉德回到家里,手脚酸痛,对德-纽沁根男爵怀着一腔怒火。埋藏在贡当松、佩拉德和科朗坦三个人头脑中的一件机密,被这个矮胖的金融家一个人给泄?#35835;恕?#32769;头责怪银行家一旦达到目的,就想赖帐。他与银行家只见过一面,但已完全能看透这个最奸诈的银行家的心计了。“他跟谁都要算帐,包括跟我们,但是,?#19968;?#25253;复的。”老头心里说,“我从来没有求科朗坦办任何事,我这次将求他帮我向这只愚蠢的钱箱报仇。可恶的男爵!你有朝一日会发现自己的女儿名誉扫地,你就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可是,他爱自己的女儿吗?#20426;?br />
            这一灾难打破了老头的一切希望。当天晚上,他显得老了十岁。他跟朋友科朗坦聊天时,想到自己将给宝贝女儿、他的偶像、掌上明珠和献给上帝的供品留下阴暗的前程,不禁悲戚地掉下了眼泪。

            “我们注视着事情的进展,”科朗坦对他说,“首先必须了解男爵是不是告密的人。我们过去依靠贡德尔维尔是否明智?#20426;?#36825;个老马?#35760;?#25105;们的债大多,所以不会不设法陷害我们,为此我也派人监视他的女婿凯勒。凯勒在政治上愚蠢无能,但善长策划某些阴谋,目的是?#21697;?#38271;系,扶植幼系上台……明天,我就会知道纽沁根出了什么事,他是否见到了他的情妇,冲着我们的这股子劲是从哪里来的……你别难过。首先,警察局长在这个位子上呆不了很久……这时期正孕育着革命。革命一来,我们就能混水摸鱼了。”

            街上响起一声异样的口哨声。

            “这是贡当松,”佩拉德说,一边将一盏烛火放在窗前,“有点关于我的私事。”

            过了一会儿,忠实的贡当松出现在警察局的两位地神爷面前。他把这两?#35828;?#20316;神一样崇拜。

            “有什么事?#20426;?#31185;朗坦说。

            “新鲜事儿!我输得精光,从-一三号①出来,你们猜,我在房?#35748;驴?#35265;了谁?#20426;?#20052;治!这小子被男爵给辞退了,男爵怀疑他是密探。”

            ①指王宫街一一三号,是当时一家进行轮盘赌的有名赌场。

            “这是我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笑的效果。”佩拉德说。

            “噢!微微一笑而产生的祸害,我见得多了!……”科朗坦说。

            “还不算用马鞭抽打引起的祸害,”佩拉德影射西默兹事件(见《一桩扑朔迷离的案件?#21457;冢?#35828;道,“那么,贡当松,后来怎么啦?#20426;?br />
            ②书中描写洛朗兹-德-圣西涅用马鞭抽打科朗坦,科朗坦要蓄意进行报复。

            “后来是这样的,”贡当松继续说,“我叫乔治买酒,喝了好多杯各?#25351;?#26679;的酒,他喝得醉醺醺的,话就多起来了。我呢,嘿,怎么喝也喝不醉。我们这位男爵吃了许多春药,到泰布街去了。他在那里碰上了你们知道的那个标致女人。但这是一场成功的滑稽戏,那个英国女人不是他的‘不知名的女郎’!……而他为了买通贴身女?#20572;?#21364;花了三万法郎。一桩?#26391;拢?#36825;?#26159;?#19981;少,他花大本钱办小事。把这句话反过来,那就是能干的人解决问题是花小本钱办大事。男爵回到家里,其状着实令人可怜。第二天,乔治装出一副正人君子模样,对主人说:‘老爷为什么要用这些恬不知耻的坏蛋呢?如果老爷原本将此事托付给我,我大概可以找到这个不知名的女郎。老爷对她进行了描述,这对我来说已经够用了,我要把整个巴黎翻个底朝天。’‘那好吧,’男爵对他说,‘事成之后,?#19968;?#22909;好?#30171;?#20320;!’乔治把这些都给我讲了,还夹着一些离奇古怪的细节。可是……事情并不那么单纯。第二天,男爵收到一封匿名信。信的大致内容是:‘德-纽沁根先生狂热地爱上了一个陌生女郎,他为此花了大量金钱,但一无所获。如果今夜十二点他能到纳伊桥头,登上一辆马车,车后站着他在万塞纳森林见到过的那个保镖,他再让人蒙上眼睛,那么就会见到他所爱的女子了……由于男爵先生?#20063;仆?#36143;,可能担心提出这项方案的人?#26377;呢?#27979;,那么,他可以由他的心腹乔治陪同前往。另外,?#36947;?#31354;无一人。’男爵没有对乔治说任?#20301;埃?#20415;带着乔治一起去了。他们两人都被蒙上眼睛,头部盖上一块头巾。男爵认出了那个保镖。那辆马?#24213;?#36215;来就像路易十八(但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这位国王是?#40092;?#27835;安的!)的马车一样快。两小时以后,马车在一座树林里停下。有人给男爵摘下眼罩,男爵便看见那个不知名的女郎就在一?#23601;?#30528;的马?#36947;錚?#21487;是那女郎……哎!……一下子又不见了。那辆车(具有与路易十?#35828;某?#21516;样的速度)把男爵重新送回纳伊桥头,他在那里再坐自己的马车。有人将一张便条塞到乔治手里。便条上写着:‘男爵先生已与他的无名女?#19978;?#20250;,他准备扔出多少张一千法郎的钞?#20445;俊?#20052;治把便条递给主人。男爵毫不怀疑地认为乔治与我,或是与您佩拉德先生,串通一起诈骗他。他便把乔治赶出了家门。这个银行家真是大笨蛋!他也应该‘跟无名女郎羞(睡)一觉’①再解雇乔治呀。”

            ①贡当松模仿男爵的口音。

            “乔治看见那个女人了吗?#20426;?#31185;朗坦问。

            “看见了。”贡当松说。

            “那么,”佩拉德大声说,?#20843;?#38271;得怎么样?#20426;?br />
            “哦,”贡当松回答,“他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她真如天仙一般!……”

            “一些比我们厉害的?#19968;?#32781;了我们,”佩拉德喊起来,“这些狗崽子会向男爵高价出卖自己的老婆。”

            “Ya,meinAerr②!”贡当松回答,一听说你们在警察局遇到了麻烦,我就叫乔治把?#20146;?#37324;的?#23736;?#20498;了出来。

            ②德语:是的,我的老爷。

            “我很想知?#26391;?#35841;耍了我。”佩拉德说,“我们倒要较量较量!”

            “我们不要多露面。”贡当松说。

            “他说得对。”佩拉德说,“我们钻进缝里,听动静,等时机……”

            “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一说法,”科朗坦高声说,“眼下我什么也没法干。佩拉德,你就乖乖地呆着吧,咱们始终听从警察局长先生的?#24895;饋?br />
            “德-纽沁根先生尽可以让人放血,”贡当松说,“他血管里一千法郎的票?#29369;?#22810;了……”

            “不过莉迪的嫁妆已经到手了!”佩拉德凑近科朗坦的耳边说。

            “贡当松,咱们走吧,让我们的佩拉德老爹睡觉吧……明……明天见!……。”

            “先生,”贡当松到了门口对科朗坦说,“这老头算计得多么可笑!……嗯!用……的钱来出嫁女儿……!啊!啊!拿这题材倒可以写一部生动的剧本呢,而且是道德剧,题目就?#23567;?#19968;个姑娘的嫁妆》。”

            “啊!你们这些人,多么善于安排……你耳朵还真灵呢!……”科朗坦对贡当松说,?#21543;?#20250;造物主肯定给予他的每个造物以必要的品格,以便使他们作出他所期待的奉献!社会,是又一个造物主!”

            “你所说的话很有哲学味道,”贡当松大声说,“一个教授可能会把它发展成一个学说体?#30340;兀 ?br />
            “德-纽沁根先生那里的一举一动,你一定要及时掌握,”科朗坦说,他微笑着与这个侦探沿街走去,“看他对这个无名女郎如何动作……总的说,……不要要花?#23567;?br />
            “看看烟囱是不是?#25226;蹋 ?#36129;当松说。

            “像德-纽沁根男爵这种人,不可能是一个得到幸福而不张扬的人。”科朗坦继续说,“何况,对我们来说,人就是手中的一张?#25490;疲?#25105;们决不能受他们?#33050;!?br />
            “见鬼,这简直是囚犯用割刽子手的脖子来取乐。”贡当松叫起来。

            “你总有?#23736;?#20154;。”科朗坦回答,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微笑,在他那石膏面具般的脸上划出几道浅浅的皱纹。

            这件事,且不说它造成什么结果,就其本身来说就极为重要。如果不是男爵出卖佩拉德,又有谁出于自己的利害关系去见警察局长呢?对科朗坦来说,就是想弄明白自己手下人中是否出了叛徒。他上床就寝时,心里想着佩拉德也念叨过的这句话:“是谁去向警察局长告发的?#20426;?#36825;个女?#35828;?#24213;属于谁?#20426;本?#36825;样,雅克-柯兰、佩拉德和科朗坦虽然相互并不了解,却不知不觉地越来越接近。可怜的艾丝苔、纽沁根和吕西安必然被卷入这场已经开始的争?#20998;小?#35686;察局这班人特有的自尊心可能使这场争斗变得更加激烈。

            多亏欧罗巴的机智,压在艾丝苔和吕西安身上那六万法郎债务中最棘手的部分得以偿还,债主竟没有动摇对他们的信任。吕西安和拖他下水的那个人可以有时间喘一口气了。他们像两头被猎人?#20998;?#30340;野兽,到一个沼泽旁舔了几口水,又能继续沿着危岩绝壁奔跑了。在这条路上,?#31354;?#19981;?#21069;讶?#32773;送上?#24066;?#26550;,就是让他达到荣华?#36824;蟆?br />
            “今天,?#31528;?#27931;斯对被他造就的人说,“我们是孤注一掷了。幸好牌边上作着记号,而赌?#25509;?#26159;那些乳臭未干的娃娃!”

            有一段时间,吕西安?#20945;?#20182;这位可怕的谋士的命令,对德-赛里奇夫人十分殷勤。吕西安也确实不会叫人怀疑他养着一个妓女作情?#23613;?#21478;外,在为人所爱的快乐中,在社交生活的驱使下,他找到了一股外来力量自我沉醉。他听从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小姐的安排,只在布洛涅森?#21482;?#39321;榭丽舍大街与她见面。

            艾丝苔被关到守林人屋内的第二天,那个使她感到可疑,使她感?#20132;?#24656;不安、心情沉重的人来了,要她在三张空?#23376;?#33457;公文纸上签字。那三?#32982;?#19978;写着令人触目惊心的字。第一张是:承?#20234;?#19975;法郎!第二张是:承兑十二万法郎;第三张是:承兑十二万法郎。总共承兑三十万法郎。上首加上“凭单”字样,开的便是一张?#26412;蕁!?#25215;?#25671;?#35828;明是汇?#20445;?#21040;时候不付款就要受到拘禁。有了这个字样,谁要是糊里糊涂签了字,就会蹲五年监狱。这么重的刑,轻罪法庭几乎从来不判,只有重罪法庭?#38405;切?#32618;恶累累的歹?#35762;排?#36825;?#20013;獺?#20851;于拘禁的法律,那是野蛮时代遗留下来的。愚蠢而无用,从来惩治不了恶棍(见《幻灭》)。

            “事关摆脱吕西安的困?#22330;!?#35199;班牙人?#22253;?#19997;苔说,“我们背着六万法郎的债。有了这三十万法郎,我们也许能渡过难关。”

            卡洛斯把这些汇票的时间倒签六个月,然后叫一个“未被轻罪法庭赏识的人”把这些汇票开请艾丝苔兑付。这个人干的那些冒?#23637;?#24403;,虽然闹得沸沸扬扬,但很快被遗忘而消逝,一八三○年七月大型交响乐的喧嚣声将它掩?#20146;?#20102;。

            这个年轻人是胆大包天的骗子,是巴黎近郊布洛涅地方一个执达吏的儿子,名叫乔治-玛丽-德-图尔尼。父亲因境况不佳,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官职。他在给儿?#29369;?#20379;?#24049;?#25945;育后,于一八二四年弃世,将这个儿子留在了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窘境?#23567;?#36825;是小市民为自己子女干的?#26391;隆?#36825;个年轻的成绩?#21028;?#30340;法学系学生在二十三岁时就已经背弃了自己的父亲,他在名片上将自己的名?#20013;?#25104;:

            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

            这张名片给这个人物以贵族的芳香。这个大胆的时?#26234;?#24180;乘坐高级马车,雇?#20204;?#24180;马夫,经常出入俱乐部。一句话可以说明这一切:他跟一些由情人供养的女人来往密切,拿她们的钱到交?#23039;?#21435;做生意。最后,他落入轻罪法庭之手,被指控赌博诈骗而出庭受审。他有一些同谋,一些被他拉拢的年轻人。这些?#38469;?#20182;的亲信,?#25509;?#20182;的风雅和信誉的同伙。他被迫逃往外地,又没有向交?#23039;?#20607;付差额。整个巴黎,包括巴黎的金融?#26102;?#23478;俱乐部,?#24544;?#22823;道上的店铺以及工?#23548;遙?#23545;这桩双重事件案子都还感到惊惶不安。

            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是个俊俏的小伙子,性情温和,像?#29454;?#22836;子一样慷慨大方。在他走红的时候,他保护过?#26263;?#40144;”几个月。假西班牙人就?#21069;?#20182;的算?#24179;?#31569;在艾丝苔和这个著名骗子的交往上。艾丝苔与他的关系是这一阶层女人在生活中所特有的。

            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由于?#24597;?#24471;手,胆子越来越大。他曾经保护过一个人,此人从外省的穷乡僻壤来巴黎做生意。在报界?#30772;?#21453;对查理十世政府的斗争中,他被?#34892;蹋?#24182;勇敢地承受了下来。到了马尔蒂尼亚克内阁时期,迫害有所减轻,自由党想补偿他所遭受的损失,便赦免了这个绰号叫做“勇士赛里泽”的报馆经理塞里泽。

            赛里泽表面上受左派权威人士支持。他开了一家商号,既是事务所,又是银行和代办所。他的职务就像商业小广告报上登的自称能承揽一?#24184;?#21153;的家庭仆役相似。赛里泽庆幸自己能与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拉上关系。埃?#38599;?#23572;尼造就了他。

            根据有关尼侬①的传说,艾丝苔可以被认为是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一部分财产的忠实受托人。一张签上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名字的空?#22918;?#20070;汇?#31508;?#21345;洛斯-埃雷拉成了他制造的那个数目的主人。只要艾丝苔小姐或她代理人能到期付款,这?#20598;倨本?#19981;会有任何危险。卡洛斯摸到赛里泽商号的内情后,发现了这样一个深藏不露,但决心大发横财而且是……合法地发财的?#19968;鎩?br />
            ①尼侬:伏尔泰小说《不忠实的受托人?#20998;?#30340;人物。小说叙述古尔维尔一六六二年被迫流亡国外,将六万利弗尔存放在妓女和自由思想者尼侬-德-朗克洛处,并将同一数额的钱托付赦罪院的负责主教保管。古尔维尔一六六八年回国时,她将钱如数奉还,而那位主教却没有还。

            赛里泽是德-埃?#38599;?#23572;尼的真正受托人。他一直拥有大笔款项,在交?#23039;?#30475;涨时?#24230;?#36827;去,使他得以自称银行家。这一切都发生在巴黎:在那里,人们可以鄙视一个人,但不会鄙视金钱。卡洛斯去看望赛里奇,想?#20945;?#20182;的办法对他施加影响,因为卡洛斯恰巧完全掌握着这位与德-埃?#38599;?#23572;尼相称的同伙的全部秘密。

            “勇士赛里泽”住在格罗什内街一套中二层房间里。卡洛?#32929;?#31192;地叫人放出风声,说他从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那边来。他意外地发现,这个所谓银行家听到这一情况时?#25104;?#21464;得?#37326;住?#21345;洛斯在一间简朴的书房里看到一位身材矮小、头发稀疏而金黄的男子,根据过去吕西安向他描述,他知道此人便是出卖大卫-赛夏尔的犹大①。

            ①见《幻灭》。

            “我们在这里说话,不用担心被人窃听吧?#20426;?#35199;班牙人说。他现在突然打扮成英国人,红头发,戴着蓝眼?#25285;?#25910;拾得跟一个去听布道的清教徒一样干净利落。

            “为什么问这个,先生?#20426;比?#37324;泽说,“您是谁?#20426;?br />
            ?#24052;?#24265;-巴尔凯先生,是德-埃?#38599;?#23572;尼先生的债主。不过,我想还是有必要把门关上,?#28909;?#24744;也愿意这样做。先生,您从前与帕蒂-克洛,库安泰,赛夏尔-德-?#34917;?#33713;姆……有什么关系,我们都知道。”

            赛里泽听了这句话,便奔向门边,把门关上,又走向另一扇通向?#20801;?#30340;门,将它闩上。然后他对这个陌生人说:“再小点声,先生!”他打量了这个假英国人,对他说:“您要我做什么?#20426;?br />
            “哦,天哪!”威廉-巴尔凯继续说,“这世道,人人都为自己打算。那个德-埃?#38599;?#23572;尼怪?#35828;?#38065;,放在您这里……您放心,我不是来向您要这钱的。不过,这个该上?#22987;?#30340;骗子——咱们私下说说——在我的催逼下,给了我这几张?#26412;藎?#24182;对我说有可能贴现。由于我不想用我的名义去继续办理,他对我说,您不会拒绝使用您的名字的。”

            赛里泽看了一下汇?#20445;?#35828;:“但是,他已经不在法兰克福了……”

            “我知道,”巴尔凯回答,“不过,开汇票的时候,他可能还在那里……”

            “但是,我不想担当这个责任。?#27604;?#37324;泽说。

            “我不要求您作这个牺牲。”贝尔凯又说,“您只管收下这些?#26412;藎?#21150;理贴现。我负责去收回这些款项。”

            “德-埃?#38599;?#23572;尼这么不信任我,真使我感?#21280;?#24778;。?#27604;?#37324;泽说。

            “设身处地为他想一想,他的事情?#34917;?#22810;的,”巴尔凯回答,“不能责备他分兵多路嘛。”

            “难道您认为……?#20426;?#23567;个子生意人问,一边将已经贴现、符合手续的汇?#34987;?#32473;假英国人。

            ?#21834;?#25105;认为您一直想留着他的那些钱,是不是?#20426;?#24052;尔凯说,“这一点,我能肯定!这些钱已经扔在交?#23039;?#30340;绿台毯上了。”

            “我的发财全靠……”

            “把这些钱公开输光。”巴尔凯说。

            “先生!……?#27604;?#37324;泽大叫起来。

            “您听着,亲爱的赛里泽先生,”巴尔凯打?#20808;?#37324;泽的话,冷淡地说,“您帮我一个忙,让我能顺利地收回这些钱。请您为我写一封信,您在信中说,您替德-埃?#38599;?#23572;尼将这些贴现的?#26412;?#36824;给我,并说追查此事的执达吏应视持有此信的人为这三张汇票的拥有者。”

            “您能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吗?#20426;?br />
            “不写名字!”英国?#26102;炯一?#31572;,“就写‘持此?#20598;?#27719;票者……’您这番好意将会得到丰厚的酬报……”

            “怎么酬报?#20426;比?#37324;泽问。

            “只用一句话。您将一?#36125;?#22312;法国,是不是?#20426;?br />
            “是的,先生。”

            “那好。乔治-德-埃?#38599;?#23572;尼永远不会回法国来了。”

            “为什么?#20426;?br />
            “据我所知,有不止五个人要?#37145;?#20182;。他自己知道这一点。”

            “怪不得他要我搞一批货去印度呢!?#27604;?#37324;泽叫起来,“但是,?#19978;?#20182;已叫我把所有的钱买了公债。我们已欠了杜-蒂耶公司的差额。我是过一天算一天呢。”

            “您应该及时脱身啊!”

            “啊!我要是早点知道就好了!?#27604;?#37324;泽大声说,“我的发财梦落空了……”

            “跟您最后说一句话,行吗?#20426;?#24052;尔凯说,“务必守口如瓶!……您是能做到的。可是,说到忠?#24076;?#24656;怕没有那么有把握了。我们后会有期,?#19968;?#35753;您发财的。”

            卡洛斯在这个卑鄙的灵魂中撒下了一线希望,这希望将使那个人对此事长期保持缄默。接着,卡洛斯仍?#35805;?#25104;巴尔凯,去见一个他能依靠的执达吏,委托他取得?#22253;?#19997;苔的最后判决权。

            “一定会付钱的,”他对执达吏说,“这是一件关系到名誉的事,我们只想按规定办事。”巴尔凯叫一个商事诉讼代理人代表艾丝苔小姐在商业法庭上出庭,以便?#21476;?#20915;自相矛盾。他请执达吏温和行事。执达吏便将所有诉讼文件放入封套,亲自来泰布?#26893;?#23553;家具。他在那里受到欧罗巴的接待。查封一旦宣布,艾丝苔便公开成了欠债三十多万法朗的人,这已是无可争辩了。卡洛斯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多少新花样。这种假债务的滑稽戏经常在巴黎上演,巴黎?#23567;?#21103;?#22791;?#24067;赛克和“副?#22868;?#25096;奈?#21069;?#33258;己出借,用作“文字游戏,”取得一?#39318;?#22836;,用这种无耻的花样寻开心。一切都在笑谈中实施,包括杀人。人们就这样去勒索固执地不给钱的父母或吝啬的情人,他们面对这种无可争辩的必要性或所谓名誉问题,也就照办了。马克西姆-德-特拉叶曾经常常用这种方法。这是老剧目中翻新的喜剧。只是卡洛斯-埃雷拉想拯救自己的道袍的名誉和吕西安的名誉,使用了一套没有任何危险的伪造?#26412;蕁?#36825;种事情出现很多,以致司法部门如今对此也有点无动于衷了。据说在王宫市场附近还开了一家假?#26412;?#20132;?#23039;?#22312;那里,你?#24230;?#27861;郎就能得到一个签名。

            这十万埃?#24188;?#22791;用作守候?#20801;?#30340;门。卡洛斯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前,决心先叫德-纽沁根先生另外再付十万法郎。经过情形是这样:

            根据卡洛斯的?#24895;潰?#20122;细亚打扮成熟知那个陌生女郎的老太婆,来到堕入情网的男爵面前。迄今为止,风俗画?#19968;?#20102;许多男高利贷者的形象,但是人们却忘了女高利贷者:今天的极为奇特的人物“财源夫人”①。她被体面地称为“服饰脂粉商”②。她有两家商店,一家在神庙街,另一家在纳弗-圣马克街,两?#21494;?#30001;她手下一些女人经管。凶狠的亚细亚可?#22253;?#28436;这个?#24039;!?#20320;穿上德-圣埃斯泰弗夫?#35828;囊路?#21543;!?#31528;?#27931;斯对她说,他想看看亚细亚穿上这?#36335;?#30340;模样。

            ①财源夫人,是法国作家让-弗朗索瓦-雷尼亚尔(一六五五-一七○九)的《赌徒?#20998;?#30340;一个人物。

            ②指上门兜售服饰脂粉的女商贩,她们常常兼放高利贷。

            这位假媒人来了,穿着锦花缎连衣裙,那是某个被查封的客厅中摘下来的窗帘做成的。她披着一条卖不出去的破旧开?#20037;着?#24062;,这种披巾只能在这些女人肩背上度过它们的最后时日。她戴一个细布绉领,花边华丽,但已经磨损;还戴一顶十分难看的帽子,一双爱尔兰皮革的皮鞋,脚上的肥肉?#26377;?#27839;鼓出来,就像黑色丝绸做成的垫圈。

            “还有我的腰带扣呢!”她让人观看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金银饰物,说。她那厨娘的?#20146;?#20284;乎不爱接受这一扣子。“嘿嘿,瞧瞧我的风度!可是,我的腰身……叫我显得多么难看!哦,努里松太太胆子真大,给我穿这么一身!”

            “首先,要显出柔情蜜意的样子,?#31528;?#27931;斯对她说,“要小心翼翼,像?#35813;?#37027;样精心提防,特别要使男爵因使用警察而感到羞愧,而你在警察面前不要显出发抖的样子。最后你用若明若暗的话实实在在地让他知道:你不相信世界上有哪-家警察会知道那个美人在什么地方。千万不要露出马脚……当男爵可以让你敲着他的?#20146;?#21898;他‘老色鬼’时,你要显得更加狂妄,厚着脸皮叫他听从你的安排。”

            纽沁根受到警告:如果他再搞一点点侦探,他就再?#24067;?#19981;到这个媒人了。他秘密地步行去交?#23039;?#30340;?#23616;校?#25296;到纳弗-圣马克街的一个简陋的中二层住房中去见亚细亚。那堕入情网的百万富翁在这些?#21999;?#30340;小路上,不知走过多少次,?#21482;?#30528;何等狂喜的心情,这只有巴黎街道上的铺路石才清楚。德-圣埃斯泰弗夫人让男爵时而满怀希望,时而又悲观失望。男爵难以忍受,要“不惜一切代价?#34987;?#24713;那位不知名的女郎的全部情况……

            这时候,执达吏正在行动。由于没有遇到艾丝苔的任何抵抗,他的进展十分顺利。他按规定期限行动,连二十四小时也没有?#26388;選?br />
            吕西安由他的谋士引导,到圣日耳曼的艾丝苔幽禁处看过她五六次。这位狠毒的谋士认为这些会面很有必要,可以?#20048;?#33406;丝苔萎靡不振,因为艾丝苔的美貌已经被当作一种?#26102;尽?#22312;离开守林人屋子时,他把吕西安和可怜的妓女带到一条荒凉的小路边,那里可以望见巴黎,而别人不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三个人在初升的阳光下,面对由塞纳河流水、蒙马特高地、巴黎、圣德尼组成的一种世界上最壮丽的景观,坐到一段被?#36710;?#30340;杨树上。

            “孩子们,?#31528;?#27931;斯说,“你们梦一般美妙的生活结束了。你,我们的小姑娘,你再?#24067;?#19981;到吕西安了,或者,如果你见到他时,你应该说是在五年前只与他相识过几天。”

            “这么说,我的死期来到了!”她说,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哎!你已经病了五年,”埃雷拉继续说,“设想你得肺病死了,没有用哀歌来打扰我们。然而,你看到你还活着,而?#19968;?#24471;很好!……我们走吧,吕西安,你去收获十?#30007;?#35799;吧!”①他指着离他们几步远的一块田?#23736;?#21525;西安说。

            ①暗指吕西安的诗集《雏菊》。

            吕西安向艾丝苔投去一束乞怜的目光。这是那种软弱、贪婪、心中充满柔情而性格极其卑怯的男?#29369;?#26377;的目光。作为回答,艾丝苔向他点点头,?#19988;饉际?#35828;:“我将听听刽子?#34935;?#20040;说,以便了解我应?#36855;?#26679;将自己的脑袋置于刀斧之下,这样我就有勇气从容去死了。”这动作是那样?#21467;牛?#21516;时又那样令人恐惧,诗人不禁掉下了眼泪。艾丝苔向他跑过去,将他搂住,舔干他的泪水,对他说:“放心吧!”这是用手势,用眼睛,用?#37096;?#30340;声音说出的一句话。

            卡洛斯开始说明吕西?#24067;?#38505;的处境,他在格朗利厄公馆的地位,如果获得成功,他将有多么美好的前程,所?#22253;?#19997;苔必须为他的这一锦绣前程作出自我牺牲。他说?#20204;?#28165;楚楚,毫不含糊,常常用一些非常?#38750;?#32780;可怕的字眼。

            “应?#36855;趺窗歟俊?#22905;发狂似地喊道。

            “一切听从我的安排。?#31528;?#27931;斯说,“你有什么可抱怨的呢?要为你创造一个美好的?#24052;荊?#36825;全看你自己了。你即将像你那些古代朋友杜莉亚、弗洛丽?#21462;?#29595;丽艾特以?#24052;?#35834;布尔夫人一样,成为一个腰缠万贯,但并不为你喜爱的男?#35828;?#24773;?#23613;?#19968;旦我们的事情办成,我们的这位堕入情网的男人将有足够的钱使你过得幸福……”

            “幸福!……”她向天空抬起眼睛说。

            “你过了四年的天堂生活,”他继续说,“难道不能靠这样的回忆继续生活吗?#20426;?br />
            “我听从您的安排。”她回答说,一边抹去眼角上的泪水,“其余的事,您不用担心了!您曾经说过,我的爱情是一种致命的病症。”

            “?#19968;?#27809;有说完呢。?#31528;?#27931;斯接着说,“你必须保持自己的美貌。你二十二岁半,由于获得了幸福,你处在美貌的顶峰。总之,你要重新成为‘电鳐’。要变得调皮,狡猾,大手大脚地花钱,对于我交给你的那个百万富翁,不要有任何怜悯心。你听我说!……这个人是大交?#23039;?#30340;诈骗犯,他对很多人毫不留情,他搜括?#38706;?#23521;母的钱财养肥自己,你就是这种?#35828;?#22797;仇女神!……亚细亚将用出租马?#36947;?#25509;你,今天晚上你?#22836;?#22238;巴黎。如果你引起别人怀疑四年来你跟吕西安的关系,那就等于向吕西安头上开一枪。人们问你这些日子去干什么了,你就回答说,有个?#20992;市?#24456;重的英国人带你去旅行了。你过去编瞎话很机灵,把这机灵劲儿再拿出?#31383;桑 ?br />
            你曾否见过美丽的风筝,?#20146;?#39280;着金纸,?#19978;?#22312;空中的童年时代的蝴蝶王?#20426;?#23401;子们一时忘了风筝的线,一个过路人将它割断了,用中学生的话说,天空生气了,风筝便疾速地掉落下来。艾丝苔听到卡洛斯的话,就是这?#20013;?#2477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