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七节

            “艾丝泰(苔),”他松开她的手,微微不高?#35828;?#25512;了推它,“你莫(没)在听我说话!”

            “男爵,瞧您,您谈情说爱也跟讲法语一样含混不清。”

            “你介(这)张嘴金(真)厉害!”

            “我现在不是在我的小客厅里,而是在意大利剧院。如果您不是于莱或菲歇①铸造的钱箱,并由造物主的魔力将这钱箱变成了人,您一定不会在一位喜爱音乐的女子的包厢里这样叽叽喳喳的。我确实没有在听您说话!您坐在这里,在我的裙子里折腾,就像一个金龟子包在一张纸里瞎撞,叫我笑您可怜。您对我说‘你金(真)美,美得央(让)银(人)馋涎欲滴……’老风流!如果我回答您:‘您今天晚上不像昨天那样使我讨厌,咱们回去吧!’您就高兴了。看您这样唉声叹气的样子(虽然我没有听您说话,我还是感觉出来了),我认为您晚饭吃得太多,开始消化不良了。您要学着我一点(您为我花了不少钱,我要不时为您的这些钱而提些忠告!),亲爱的,您要学会这一点:像您这样消化受阻时,您就不能在不适当的时刻一个劲儿地?#38405;?#30340;情妇说:‘你金(真)漂亮……’勃隆代说过:有个老兵就是说了这种愚蠢可笑的话而死在‘信仰的怀抱里……’②现在十点钟,您是九点钟在杜-蒂耶家跟您的牺牲品德-勃朗布尔伯爵一起吃完晚饭的,您有数百万和一堆块布要消化呢,明天十点钟再?#31383;桑 ?br />
            ①于莱和菲歇是当时制造保险柜的巧匠。

            ②法国元帅德-洛里斯顿侯爵(一七六八-?#35805;?#20108;八),六十岁时在他的情妇、歌剧院舞蹈演员勒-加洛瓦小姐家突发中风死去。当时报界说他“死在信仰的怀抱里。”信仰一词的转义为“一心追求的目标。”

            “你介(这)个银(人)金(真)严厉!……”男爵大声说,他承认这话从医学上说是非常正确的。

            “严厉?……”艾丝苔说,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吕西安,“您不是请比昂雄、德普兰、老欧德利来会诊了吗?……自从您看见自己幸福的曙光后,您知道自己活像个什么吗?……”

            “像习(什)么?”

            “像一个裹在法兰绒衣服里的小老头,不时从扶手椅踱到窗户旁,想看看温度计是否指着适?#28046;?#34453;的温度,那是医生为他安排的温度……”

            “哎,你太忘恩负义了!”男爵听了这?#22919;?#35805;感到很伤心,大声说。不过这些话,堕入情网的老人们在意大利剧院是经常听到的。

            ?#24052;?#24681;负义!”艾丝苔说,“到现在为止,您给我什么了?……一大堆不愉快!您瞧,老爹!我能为您感到?#38498;?#21527;?您呀!您为?#21494;?#24863;到?#38498;饋?#25105;戴着您的饰带,穿着您的号衣,倒挺合适!您为我还清了债!……就算?#21069;傘?#21487;是,您早已骗足了多少个百万……(哈!哈!别撇嘴,您跟我说定的……)所以,不用看这些债是多少数额。这倒成了您最美妙的荣誉凭证了……妓女和窃贼,没有比这两者更为相配了。您造了一个漂亮的笼子,来关您所?#19981;?#30340;鹦鹉……您去?#39280;?#24052;西大鹦鹉,看它是否感激将它关在金色笼子里的人……别这么看着我,您那样子像个和?#23567;?#24744;已经向全巴黎展示了您的红?#23376;?#27611;的南美大鹦鹉。您说:‘巴黎是否有人拥有这样的鹦鹉?……它叫得多么好听!它学话学得多么准!……’杜-蒂耶进来时,鹦鹉对他说:‘您好,小骗子……’您多么开心,就像一个荷兰人拥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郁金香,就像一个住在亚洲而领英国年金的昔日富?#32769;?#19968;个推销员买了能奏出三个序曲的瑞士产的第一个八音鼻烟?#23567;?#24744;想得到我的心,那好吧,我马上告诉您用什?#31383;?#27861;能得到它。”

            “你快说,你快说!……为了你,我习(什)么都能做……我?#19981;?#22830;(让)你取笑!”

            “您看,吕西安-德-鲁邦普雷?#19997;?#27491;跟您的妻子在一起。请您也像他那样年轻,那样漂亮吧,如果能这样,您就可以垂手得到拿您所有百万的金钱也永远买不到的东西了!……”

            “我走了。因为,金(真)的,今天晚上你对我太不好了……”“猞俐”拉长了脸说。

            ?#26114;?#21543;,再见!”艾丝苔回答,“嘱咐乔治把您的床头垫得高一点儿,再让脚往上倾?#20445;?#20170;晚您的?#25104;?#20687;中风一样……亲爱的,您可不能说我不关心您的身体啊!”

            男爵站起身,摸到了门把。

            “过来,纽沁根!……”艾丝苔做了一个高傲的手势,把他叫回来。

            男爵向她倾身过去,像狗一样驯服。

            “您想看到?#21494;阅?#20146;热,今晚在我家给您喝甜酒,一边跟您说些?#37027;?#35805;吗,?#27490;恚俊?br />
            “你叫我心?#22931;?#30862;)了……”

            “心?#22931;?#30862;)了,可以用一个词说,叫伤心!……”她说,一边嘲弄男爵的发音,?#26114;伲?#20320;把吕西安给我带来,我要请他来赴我们的伯沙扎尔①盛宴,我肯定他不会不来。您若能办成这桩小小交易,我一定会?#38405;?#35828;我爱你,我的弗雷德里克胖子,你可以相信这一点……”

            ①伯沙扎尔:古巴比伦摄政王,常沉溺于狂欢盛宴。

            “你系(是)一个迷银(人)精,”男爵说着吻了?#21069;?#19997;苔的手套,“你总系(是)到最后开(给)我一点儿抚慰,要系(是)介(这)样,我宁愿听一顿更大的秋(臭)骂……”

            ?#26114;?#20102;,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她说,一边用手指威胁着男爵,就像大人吓唬孩子?#35805;恪?br />
            男爵连连点头,仿佛落入圈套的鸟儿恳求猎人?#22836;?#23427;一样。

            “天哪!吕西安怎?#34850;玻俊?#24403;她单独一人时,她心里想,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从来没有这么悲哀过!”

            当天晚上,吕西安遇到了这样的事:九点钟,吕西安和每天晚上一样,坐上他的双座四轮马车出门,准备去格朗利厄公馆。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他把自己的坐骑和驾驭有篷双轮轻便马车用的马留着上午出门用,冬天晚上出门他坐一辆双座四?#32440;问?#39532;车,然后到最近的马车出租店租一辆最漂亮的四轮高级马车,并配上最漂亮的马匹。一个月来,一切都称心如意:他已经在格朗利厄公馆吃过三次晚饭,公爵待他颇为热情。他在公共马?#20498;?#21496;的股票卖了三十万法郎,这使他又偿?#35835;?#19977;?#31181;?#19968;的地产款项。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精心打扮自己,每当吕西安走进客厅,她的?#25104;?#22909;像抹了十瓶脂粉,而且公开宣称为他而神魂颠倒。几位地位很高的人谈到吕西安和德-格朗利厄小姐的婚事时,也认为已经十拿九?#21462;?#26366;任法国驻西班牙大使和外交大臣的德-肖利厄公爵已经向德-格朗利厄公爵夫人允诺,要在国王面前为吕西安求得侯爵称号。

            那天晚上,吕西安在德-赛里奇夫人家用过晚餐,便?#22402;?#20363;?#26377;?#22622;-当坦街到圣日耳曼区进行每日一次的走访。他到了门前。车夫叫门。大门打开后,车夫站在台阶前。吕西安从车上下来,看见院子里?#20852;?#36742;马车。一个负责开关前厅大门的仆?#19997;?#35265;德-鲁邦普雷先生,便走上前来,到了台阶上,像士兵换岗一样,站在门前。

            “老爷不在家!”他说。

            “公爵夫?#19997;?#20197;招待客人。”吕西安对仆人说。

            “公爵夫人也出门了。”仆人沉着脸说。

            “克洛蒂尔德小姐……”

            “我想,公爵夫人不在家,克洛蒂尔德小姐是不会接待先生的……”

            “可是,里面有客人。”吕西安感到震惊,?#24202;?#36947;。

            “这我就不知道了。”仆人回答,尽量装出一副既愚蠢?#27490;?#25964;的姿态。

            对于把礼仪当作社会最了不起的法律的人来说,没有比礼仪更可怕的东西了。吕西安马上明白了这难以忍受的一幕对他意味着什么。公爵和公爵夫人不愿再接待他了。他顿时感到?#33251;?#21457;凉,骨髓在脊?#20498;?#37324;冻结了,额头上渗出了几滴冷汗。这一场面出现在他自己随身仆人面前,?#30631;?#20154;握着?#24471;?#25226;手,犹豫着不知是否应该把门关上。吕西安向他示意马上就走。

            正上车时,他听到有人下台阶的声音。那个仆人过来接连喊道:“德-肖利厄公爵先生的下人!——德-格朗利厄子爵夫?#35828;南?#20154;!”

            吕西安只对自己仆人说了一句话:“快上意大利剧院!……”

            尽管他动作十分敏捷,这位倒霉的花花公子仍然没能躲过德-肖利厄公爵和他的儿子德-雷托雷公爵。他不得不向他们致意,而对方却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宫廷中出了一件大祸,权倾朝野的宠臣突然垮台,常常是在一间内阁门口由?#25104;?#38452;沉的掌门官来宣布的。

            “现在怎样去向我的谋士报告这场灾难呢?”吕西安在去意大利剧院的路上想,“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35789;攏俊?#20182;?#35762;?#36234;糊涂。

            以下就是刚才事情的经过:

            当天上午十一点,德-格朗利厄公爵走进全家进餐的小客厅,亲了克洛蒂尔德一下,然后对她说:?#26114;?#23376;,在没有新的嘱咐前,你再也不要理会德-鲁邦普雷先生了。”接着他拉住公爵夫?#35828;?#25163;,把她带到一个窗口,对她轻声说了?#22919;?#35805;。这使可怜的克洛蒂尔德大为不悦。德-格朗利厄小姐一直观察母亲听公爵?#19981;昂?#26377;什么?#20174;Γ?#22905;看到母亲大惊失色。

            “冉,”公爵吩咐一个仆人说,“拿着,将这封短信送交德-肖利厄公爵先生,请他让你带回同意还是不同意的答复——我请他今天来和我们共进晚餐。”他又对妻子说了一句。

            午?#25512;?#27675;非常沉闷。公爵夫人显得若?#20852;?#24605;,公爵仿佛在生自己的气。克洛蒂尔德?#36127;?#24525;不住落泪。

            ?#26114;?#23376;,你父亲做得对,听他的话吧!”母?#23376;?#28201;和的语气对女儿说,“我不能像他那样?#38405;?#35828;:‘别想吕西安了!’是呀,我理解你的痛苦。(克洛蒂尔德亲吻一下母亲的手)可是,我的天使,我要?#38405;?#35828;:‘你等着,不要有任何行动。由于你爱他,那就默默地忍受痛苦吧。你要相信父母的关怀!’我的孩子,高尚的女子之所以高尚,是因为她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懂得尽责,而且是高尚地尽责。”

            “出了什?#35789;攏俊?#20811;洛蒂尔德问,面色惨白。

            “我的心肝,事情太?#29616;?#20102;,没法跟你讲呀。”公爵夫人回答,“如果这不是事实,你知道了,会白白?#24597;?#20320;的情绪;如果是事实,那你就不应该知道。”

            六点钟,德-肖利厄公爵来了。德-格朗利厄公爵在他的书房里等他。

            “你听着,亨利……(这两位公爵彼此以‘你’相称,互相叫名字,而不称姓。规定这种细微差别是为了表示不同的亲密程度,?#31181;品?#22269;式亲热的蔓延,?#31181;?#33258;尊心。)你听着,亨利,我现在十分为难,只能向一位熟悉这种事情的老朋友请教:你是有办法的。你知道,我的女儿克洛蒂尔德爱上了那个小鲁邦普雷,?#36127;?#36924;着我答应他做我女儿的丈夫。我一直反对这门亲?#38534;?#21487;是,最后,德-格朗利厄夫人拗不过克洛蒂尔德的痴情。后来,这个小伙子购买?#35828;?#20135;,而且偿?#35835;?#22235;?#31181;?#19977;的款项,我也就不再提出异议了。昨天晚上,我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你是知道在什么情况下搞这类玩艺儿的),信里说这个年轻人财源不正。他告诉我们,购买地产的钱是他妹妹给的,这完全是谎话。写信人要我们以我女儿的幸福和家庭名誉为重,对这件事进行了解,并告诉我用什?#31383;?#27861;能把情况搞清楚。给你这信,你先读读吧!”

            “亲爱的费迪南,我赞同你?#38405;?#21517;信的看法。”德-肖利厄公爵读完信,回答说,“不过,?#38405;?#21517;信,既不必重视,也应该加以利用,有时候这种信就像是一个侦探。你把这个小伙子关在门外,再去了解一下情况……啊,你的事,我有主意了。你有个诉讼代理人叫德尔维尔,他是我们信得过的人。他掌握着很多人家的秘密,这桩秘密他也不会泄露出去。这个人正直、有影响,重荣誉,机灵,能用计谋。不过,他只?#21069;彀妇?#26126;,你用他只是为了取得你所注意的证据。我们通过王国警察总署,在外交部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能发现国?#19968;?#23494;的人,我们经常派他执行使命。你告诉德尔维尔,为了办这件事,给他配备一名副手。我们这?#35805;?#25506;出面时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先生,胸前佩着荣誉军团十字勋章,外表酷似一位外交官。这个?#19968;?#21435;当猎人,而德尔维尔?#36824;?#30475;打猎就行了。你的诉讼代理人将会告诉你,这桩事情是否虚张声势,或是你应该跟这个小鲁邦普雷断绝来往。一?#30631;?#20869;,你就知道?#36855;趺窗?#20102;。”

            “年轻人还没有侯爵头衔,一?#30631;?#20869;来我家找不到我是不会生气的。”格朗利厄公爵说。

            “不会的,特别是,如果你把女儿嫁给他。”这个前大臣回答,“如果匿名信内所说的事属实,那就更没有关系了!你就叫克洛蒂尔德跟我的儿媳玛德莱娜去旅行吧,玛德莱娜正想去意大利呢。”

            “你帮我摆脱了困?#24120;?#25105;还不知?#26391;?#21542;应该感谢你……”

            “看事情进展吧。”

            “啊!”格朗利厄公爵叫起来,“那位先生叫什么名字?应该告诉德尔维尔……明天下午四点钟,你叫他到我这里来,我也把德尔维尔找来,让他们两人?#30001;?#22836;。”

            “他的真实姓名,”前大臣说,“我想是叫科朗坦……(这名字你大概没有听说过)但是,这位先生到你家来,一定会用他在部里用的名字,他让人家叫他德-圣什么先生……”

            “啊!圣伊弗!圣瓦莱尔!非此即彼。”

            “你可以信赖他,路易十八对他是完全信赖的。”

            这?#32705;?#35805;?#38498;螅?#31649;家便奉命将德-鲁邦普雷先生拒之门外。这情况刚才已经出现了。

            吕西安像一个醉汉似地在意大利剧院观众休息室踱来踱去。他看到自己成了全巴黎的笑柄。德-雷托雷公爵是他的一个冷酷的仇人,对这类仇人应该微笑而不能报复,因为他们伤害别人,而伤害别人符合上流社会的规律。德-雷托雷公爵已经知道刚?#27431;?#29983;在格朗利厄公馆台阶上的那一幕。吕西安感到有必要把这场?#21482;?#21578;知他的现任私人谋士,但又怕上艾丝苔家去可能会遇到客人而败坏自己名声。他心烦意乱,压根忘记了艾丝苔就在剧场里。在茫然不知所措中,他还必须跟拉斯蒂涅克聊?#22919;洹?#25289;斯蒂涅克还不知道这件事,还向他祝贺他不久成婚呢。这时候,纽沁根微笑着走到吕西安跟前,对他说:“请您赏脸过来看一下德-向(尚)碧夫人,她想亲基(自)邀请您参加我们的乔迁庆典……”

            “非常乐意,男爵。”吕西?#19981;?#31572;。对他来说,这位金融家就像是?#35753;?#22825;使。

            “让我们单独谈谈,”艾丝苔看到德-纽沁根先生与吕西安一起来到时,对德-纽沁根先生说,“您去看看杜-瓦诺布尔夫人,我瞥见她在三楼的一个包厢里,跟她的阔佬在一起……很多阔佬出在印度。”她会意地望了吕西安一眼,补充说:

            “她那位与您这位十分相像。”吕西安微微一笑说。

            ?#26114;伲?#33406;丝苔用另一个会意的动作回答吕西安,同时继续?#38405;?#29237;说,“您把她和她的那位阔佬带到我这里来,他很想结识您,人家说他非常富裕。那可怜的女人向我不知诉了多少苦,抱怨说这个阔佬不?#23567;?#22914;果您能叫他减轻点分量,掏点腰包,他就不那么沉重了。”

            “你?#21069;?#25105;们看作披(骗)子休(手)吗?”男爵说。

            “你怎?#34850;玻?#25105;的吕西安?……”包厢的门一关上,艾丝苔的嘴唇便贴到他朋友耳朵上,低声说

            “我完了!人家刚刚向我关上了格朗利尼公馆的大门,借口家里没有人,但实际?#30606;?#29237;和公爵夫人都在家,院子里停着五辆马车……”

            “怎么,婚事要告吹!”艾丝苔用激动的声音说,她隐约望见了幸福的天堂。

            “我还不知道他们对我在搞什么阴谋……”

            “我的吕西安,”她用温存动?#35828;?#35821;调回答,“你为什么要烦恼呢?你?#38498;?#21487;以结一门更好的亲?#38534;?#25105;要为你去挣两份地产……”

            “今晚你请吃夜宵吧,我好跟卡洛斯私下谈一谈,尤其要请那个假英国人和瓦诺布尔。这个阔?#35874;?#20102;我,他是我们的仇人,我们要抓住他,我们……”吕西安说到这里做了一个绝望的手势,戛然止住了。

            ?#29677;牛?#24590;?#34850;玻俊?#21487;怜的姑娘问,感到焦虑不安。

            “哎!德-赛里奇夫?#19997;?#35265;了我!”吕西安大声说,“更倒霉的是,德-雷托雷公爵跟她在一起,他?#37096;?#21040;了我的沮丧情绪。”

            确实如此,就在这一时刻,德-雷托雷公爵正在拿德-赛里奇伯爵夫?#35828;?#30171;苦寻开心。

            “您让吕西安到艾丝苔小姐的包厢去出头露面,”这位年轻的公爵指着这个包厢和吕西安说,“你对他那么关心,应该告诫他不要这样做。可以到她家去吃夜宵,甚至可以在她家……但是,格朗利厄?#21494;?#36825;个小伙子确实冷淡了,这一点我不觉得奇怪。我刚才看到他被拒之门外,站在台阶上……”

            “这些烟花女子很危险。?#27604;?#37324;奇夫人说,一边用观剧镜对准艾丝苔的包厢眺望。

            “不错,无论从她们能做什么,还是想做什么来说,?#38469;?#22914;此……”

            “这些人会毁了他!?#27604;?#37324;奇夫人说,“听别人说,不管人家给她们钱,还是不给他们钱,那代价?#24049;?#39640;。”

            “对他来说倒不是这样……”年轻的公爵故作惊异地回答,“她们非但没有让他花钱,必要时还给他钱,她们一个个都追求他。”

            伯爵夫人嘴角上神经质地轻轻颤动一下,这不能列入她那多种笑容的范围。

            “那好,”艾丝苔说,“半夜来吃夜宵吧!把勃隆代和拉斯蒂涅克也带来。至少要有两个活跃人物,总共不要超过九人。”

            “要想个办法,叫男爵派人把欧罗巴找来,借口是亚细亚要准备?#20849;汀?#20320;把我刚刚发生的事告诉欧罗巴,要让卡洛斯在控制那个阔佬前得知这一消息。”

            “没有问题。”艾丝苔说。

            这样,佩拉?#39540;?#33021;会不知不觉地与他的对手走进同一个屋子。老虎进入狮子的洞穴,狮?#30001;?#36793;还有自己的?#26391;俊?br />
            吕西?#19981;?#21040;德-赛里奇夫?#35828;?#21253;厢。德-赛里奇夫人没有向他扭过头来,没有向他微笑,也没有整理自己长裙,来为他让出身边的位子,而是装作根本没有注意进来的人,继续拿着小望远镜对准着大厅。但是,吕西安从小望远镜的颤动中看出,伯爵夫?#35828;男?#24773;十?#27835;?#20081;,这是追求违禁的幸福而付出的代价。吕西?#19981;?#26159;走到包厢前边她身旁去,坐在另一个角落,与伯爵夫人隔着一小块空隙。他靠在包厢前沿上,支着?#25233;猓?#25140;手套的手托着下巴,然后略微转过身来,等待伯爵夫?#19997;?#21475;。这一幕演了?#35805;耄?#20271;爵夫人还没有对他说一句话,没有看他一眼。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她最后对吕西安说,“您的位子是在艾丝苔小姐的包厢里……”

            “我这就去。”吕西安说着便走了出去,没有看伯爵夫人一眼。

            “啊,亲爱的!”杜-瓦诺布尔夫人跟佩拉德一起走进艾丝苔的包厢,说。德-纽沁根没有认出佩拉?#38534;!?#25105;十分高兴向你介绍萨缨埃尔-?#24049;?#26862;先生,他非常?#24352;?#24503;-纽沁根先生的才能。”

            “真的吗,先生?”艾丝苔微笑着对佩拉德说。

            “哦,当然,无向(限)?#24352;濉!?#20329;拉德说。

            “瞧,男爵,这位讲的法语跟您差不多,就像下布?#20852;?#23612;话跟勃艮第话相似一样。听你们两位谈金融,一定会叫我很开心……富?#32769;?#29983;,为了结识我这位男爵,您知道我要求您做什么吗?”她微微一笑,说。

            “哦!……我……谢谢您,请您把我介笑(绍)给男爵先生。”

            ?#26114;?#30340;。”她接着说,“您一定赏光来我家吃夜宵……把男人连结在一起的最强有力的胶合剂,莫过于香槟酒,它能胶合一切生意,尤其是那种使人堕落的生意。今晚?#31383;桑?#24744;会碰到一些善良的小伙子。至于您呢,我的小弗雷德里克,”她凑到男爵耳边说,“您坐上您的马车,去圣乔治街,把欧罗巴给我带来,我要为夜宵的事吩咐她?#22919;?#35805;……我留着吕西安,他给我们带来两个很风趣的人……——我们要跟这个英国人?#25226;?#24320;心。”她又在杜-瓦诺布尔的耳边说了一句。

            佩拉德和男爵出去了,两个女?#35828;?#29420;留在那里。

            “啊,亲爱的,如果你能?#33050;?#19968;下这个无耻的?#19968;錚?#23601;算你有本领了。”瓦诺布尔说。

            “要是做不到,你把他借给我一?#30631;凇!?#33406;丝苔大笑着回答。

            “不会,你大概半天也留不住他,”杜-瓦诺布尔夫人辩白说,“我吃的这面包太硬,?#33713;?#37117;要咬断了。我这辈子呀,再也不想去为任何英国人创造幸福了……他们?#38469;?#20123;自私冷漠的东西,披着人皮的猪猡……”

            “怎么,?#38405;?#19981;尊重吗?”艾丝苔问,微微一笑。

            “相反,亲爱的,这个魔鬼还没有对我称过‘你’呢。”

            “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艾丝苔说。

            “这无赖一直称我‘夫人’,在任?#25105;?#20010;男人都会表示一点儿亲热的时刻,他也保持着极度冷静……爱情呀,嘿,天哪,对他来说就像刮胡子:他?#28895;?#20992;擦干?#21804;?#25918;进套子里,照一?#31449;?#23376;,好像在自言自语说:‘我没有刮破皮’①。他对我的那种尊敬态度简直叫女人受不了。这个?#20658;?#30340;牛肉汤外国阔佬也不叫可怜的泰奥多尔躲藏起来,倒让他在我的?#35789;?#38388;里站上大半天。总之,他在各方面竭力跟我作对,而且那吝啬劲儿呀……就像高布赛克和吉戈奈走到了一块儿。他带我去吃晚饭,偶尔我没有坐自己的马车,他连送我回家的马车钱都不付。”

            ①“刮破皮?#20445;?#20063;有被宰割的意思,一语双关。

            “那么,”艾丝苔说,“你侍候他,他给你什么呢?”

            “亲爱的,什么也不给。干干的,一个月五百法郎,另外给我付包租马车费。可是,亲爱的,这叫什么呀?……就是那?#32440;?#23130;时向杂货店老板租的上市政府、教堂和蓝钟饭馆的马车……他对我显示这种尊敬,就是在刺激我。如果我显得情绪?#21507;輳?#24515;情不好,他也不生气。他对我这样说:‘俄(我)愿意俄(我)的姑娘显显她的威力,?#21592;?#19981;要对一位热情的女子说出那种脆(最)可恶,脆(最)没有绅士风土(度)的话:‘你像?#35805;?#26825;花,一件商品!……嘿嘿!你面前的这个人是解(戒)酒会和反对奴隶制协会会员。’这个怪人就这样面色苍白,干巴巴冷冰冰地呆在那里,要叫我明白他很尊重我,就像他?#19981;?#36825;样尊重黑人一样,而且这种尊重并不是出于他的好心,而是源于他那废除奴隶制的观点。’”

            “没有比这更无耻了!”艾丝苔说,“要是我,我就叫他倾家荡产,这个怪?#19968;錚 ?br />
            “叫他倾家荡产?”杜-瓦诺布尔夫人说,“首先得叫他爱上我才?#23567;?#21487;是,就是你,你也不愿意伸手向他要两个里亚的。他先一本正经地听你说话,然后,会用那种让你觉得打耳光?#24049;?#33298;服的英国方式?#38405;?#35828;,‘在他?#29420;?#30340;生活中,为爱情这区区小事,’他已经为你花了不少钱。”

            “哎!干咱们这一行的?#19981;?#30896;上这种?#19968;錚 ?#33406;丝苔大声说。

            “啊!亲爱的,你真是幸运啊,你!……好好?#23637;?#20320;的纽沁根吧!”

            “你的那个阔佬,他有什么别的念头吗?”

            “阿黛尔也这样?#20351;?#25105;。”杜-瓦诺布尔夫人回答。

            “啊,亲爱的,这个?#19997;?#33021;已经下决心让一个女人恨他,并且要在一段时间内叫人家把他赶走。”艾丝苔说。

            “或者是他想跟纽沁根做生意,他知道咱们俩交往密切,就把我抓在手里。阿黛尔是这么认为的。”杜-瓦诺布尔夫人回答,“这就是为什么今晚我把他介绍给你。啊!如果我能确切知道他的计划,我与你和纽沁根就能好好沟通一下了。”

            “你对他不发火,”艾丝苔说,“也不常常对他说说你的看法?”

            “你去?#20801;?#30475;,你这个机灵人……嘿,不管你怎么热情,他那冷冰冰的微笑?#31449;?#20250;使你受不了。他会回答你说:‘俄(我)是反对奴隶制度的,你是自右(由)的……’你对他谈最滑稽可笑的事情,他会望着你说:‘这很好嘛!’你会发现,你在他眼里不是别的,只是个小丑。”

            “跟他发怒呢?”

            “也一样!对他来说,那是一场戏。你可以在他的左胸下方动手术,他丝毫不感到疼痛,他的内脏可能?#21069;?#38081;做的。我曾对他说过这话,他回答我说:‘?#21494;?#36825;样的身体状况肥(非)常满意……’。?#19981;白?#26159;彬彬有礼。亲爱的,他的心思真叫人捉摸不透……我再忍受几天这种折磨,以满足我的好奇心。要不,我早就叫菲利普把这个阔佬给收拾了,菲利普的剑术没人能跟他相比。只有这一着可使了……”

            “我本来就要跟你说这个呢!”艾丝苔叫起来,“不过,你还是先了解一下,他会不会拳术。因为这些英国老头,亲爱的,他们常常留着一手呢。”

            “这一位倒不是两面派!……如果你看见他怎样来问我有什么吩咐,问我几点钟他能前来,当然是为了出人意外地来看我,如果你看见他怎样摆出所谓绅士的表示尊重的姿态,你一定会说:‘这个女人真受宠爱,’而且没有一个女人不这样说……”

            “而且,人?#21494;?#32673;慕我们,亲爱的!”艾丝苔说。

            “啊,?#21069;。 ?#26460;-瓦诺布尔夫人大声说,“你?#31383;桑?#25105;们生活中多少都能感受到人?#20063;?#19981;怎?#31383;?#25105;们放在眼里。可是,亲爱的,这个灌满了波尔多①葡萄酒的大羊皮袋子对我的尊敬,比起?#30452;?#34892;为来,更使我感到从未经受过的极其残酷、深刻和完全的蔑视。他喝得醉醺醺的,就走了,对阿黛尔说是‘为了不惹人讨厌’,也为了不同时受女人和酒这‘二强’控制。他滥用我的出租马车,比我用?#27809;?#22810;……哦!如果今天晚上能叫他滚到桌子底下,那该多好……可是,他喝十瓶酒,才刚刚有一点儿醉。虽然醉眼朦胧,还能看得清清楚楚。”

            ①波尔多:葡萄牙的港口城?#23567;?/p>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