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九節

            “不是,”庫爾圖瓦說,“馬車是從芒斯勒方向來的。”

            “夫銀(人),”科爾布說(他是一個又高又大的阿爾薩斯人),“來了一位巴黎的許(訴)訟代理銀(人),他要求與先生說話。”

            “訴訟代理人!……”賽夏爾叫起來,“聽見這個名字我就討厭。”

            “謝謝!”馬爾薩克鎮長說。這位鎮長名叫卡尚,在安古萊姆當過二十年訴訟代理人,過去曾經負責對賽夏爾提出起訴。

            “可憐的大衛改不了老脾氣,他說話總是不加考慮!”夏娃微笑著說。

            “一位巴黎的訴訟代理人,”庫爾圖瓦說,“這么說,你們在巴黎也做買賣?”

            “沒有。”夏娃說。

            “你們在那里有個哥哥。”庫爾圖瓦笑了笑說。

            “當心,說不定是為了賽夏爾老爹遺產的繼承問題,”卡尚說,“他干過一些可疑的買賣,這老頭!……”

            科朗坦和德爾維爾走進屋內,向大家致意,說出自己的名字,然后要求與賽夏爾夫人和她的丈夫單獨談話。

            “很樂意。”賽夏爾說,“是為生意上的事嗎?”

            “只是為您父親的遺產繼承問題。”科朗坦回答。

            “既然是這樣,請允許讓鎮長先生參加談話,他原是安古萊姆的訴訟代理人。”

            “您就是德爾維爾先生嗎?……”卡尚望著科朗坦說。

            “不,先生,是這位。”科朗坦指著訴訟代理人回答。德爾維爾欠了欠身。

            “嘿,我們都是一家人。”賽夏爾說,“我們對鄰居沒有什么可掩蓋的,也不用到我的書房去,那里沒有生火……我們的生活是光明磊落的……”

            “你們父親的生活倒有一些疑點,”科朗坦說,“也許你們不太樂意公開。”

            “這么說,難道有什么要使我們臉紅的事嗎?……”夏娃惶惑地問。

            “哦,不!那是年輕時代的一點小過失,”科朗坦說,極其冷靜地設下了他那千百個圈套中的一個,“你們的父親給你們生了一個哥哥……”

            “啊!這只老熊!”庫爾圖瓦叫起來,“他不怎么喜歡你們,賽夏爾先生,他還對你們保密,這個陰險的家伙……啊!他那時對我說:‘等我閉上了眼睛,你就會有好戲看羅。’我現在明白了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哦,請您放心吧,先生!”科朗坦對賽夏爾說,一邊用眼角瞄脧夏娃的動態。

            “一個哥哥!”醫生叫起來,“那遺產就得分兩份繼承了!……”

            客廳的壁板上陳列著一些尚未加上文字說明的美麗的版畫,德爾維爾裝作觀看這些版畫。

            “哦,您放心吧夫人,”科朗坦看到賽夏爾夫人漂亮的面容上呈現吃驚的表情,便這樣說,“只不過是個私生子問題。私生子的權利與婚生子不同。這個孩子現在窮愁潦倒,根據遺產數量,他有權得到一筆錢……你們的父親留下了幾百萬……”

            聽到這“幾百萬”幾個字,客廳里的人異口同聲叫起來。這時候,德爾維爾也不再觀賞版畫了。

            “賽夏爾老爹,幾百萬?……”胖子庫爾圖瓦說,“誰告訴你們的?某個莊稼漢吧?”

            “先生,”卡尚說,“你們不是稅務局的人,所以可以對你們說說實在的情況……”

            “請你們放心,”科朗坦說,“我可以向你們以榮譽擔保,我不是國家產業部門的人。”

            卡尚剛才示意大家安靜,聽到這句話不由自主地作了一個表示滿意的動作。

            “先生,”科朗坦接著說,“即使只有一百萬,那私生子的一份也是很可觀的。我們不是來打官司的,相反,我們來向你們提議給我們十萬法郎,如能以此解決,我們也就回去了……”

            “十萬法郎!……”卡尚打斷科朗坦的話,叫喊起來,“可是,先生,賽夏爾老爹在馬爾薩克留下二十阿爾邦葡萄園,五座小田莊和十阿爾邦草地,卻沒有一個里亞……”

            “我一點不想說謊,卡尚先生,”大衛-賽夏爾插話說,“尤其是在利害關系上……先生,”他對著科朗坦和德爾維爾說,“我父親除了這些財產,還給我們留下了……”庫爾圖瓦和卡尚向賽夏爾打暗號,叫他不要說,但是沒有效果,賽夏爾加上一句。“留下了三十萬法郎。這樣,他的遺產大約有五十萬法郎。”

            “卡尚先生,”夏娃-賽夏爾說,“按法律規定,給私生子的份額該是多少?……”

            “夫人,”科朗坦說,“我們不是豺狼虎豹,我們只要求您當著這些先生的面發誓:你們沒有從繼承您公公的遺產中得到超過十萬埃居的現金,這樣我們就好商量了……”

            “先請您以名譽擔保:您確實是訴訟代理人。”這位安古萊姆前訴訟代理人對德爾維爾說。

            “這是我的護照,”德爾維爾對卡尚說,一邊向他遞過去一張折成四折的紙。“這位先生并非你們以為的那樣是產業總督察,你們放心吧!”德爾維爾又補充一句,“我們極為關心的,只是賽夏爾遺產繼承的真相。我們現在知道了……”

            德爾維爾彬彬有禮地攙住賽夏爾夫人的手,把她領到客廳的一頭。“夫人,”他輕聲對她說,“如果這一問題不涉及格朗利厄家的榮譽和前途,我是不會同意這位佩帶勛章的先生想出的這個主意的。但是,請您原諒他。這是為了揭穿一個謊言,您的兄弟利用這一謊言騙取了那個高尚家庭的信任。現在,您不會叫人相信您給了您兄弟一百二十萬法郎來購買魯邦普雷地產……”

            “一百二十萬法郎!”賽夏爾夫人大叫一聲,面色頓時變得慘白,“他從哪里弄來的,這個倒霉的家伙?”

            “啊!所以嘛,”德爾維爾說,“我擔心這筆錢來路不明。”

            夏娃眼睛里含著淚水,周圍的人也發現了。

            “說不定我們給你們幫了一個大忙,”德爾維爾對她說,“防止你們受這一謊言的連累,那后果可能非常危險。”

            德爾維爾向眾人告別,走了,留下賽夏爾夫人坐在那里,面無血色,腮邊掛著淚水。

            “去芒斯勒!”科郎坦吩咐趕車的小伙子。

            從波爾多駛向巴黎的驛車夜間在這里經過,里面只有一個空位子。德爾維爾借口要處理事務,請科朗坦讓他占用這一位子。但實際上,他是疑心自己的旅伴。那巧妙的交際手腕和處理事情的冷靜態度仿佛是他的職業習慣。科朗坦在芒斯勒呆了三天,沒有找到動身的機會。他只好向波爾多去信,預訂一個去巴黎的位子。他回到巴黎時,已是他出發后的第九天了。

            這段時間里,佩拉德每天上午要么去巴希,要么去巴黎的科朗坦家中,打聽科朗坦有沒有回來。在第八天,他在這兩處寓所各備下一封用他們的密碼寫的信,告訴他的朋友自己受到什么樣的死亡威脅,莉迪被綁架,以及他的仇人為她準備的可怕下場。佩拉德過去一直攻擊別人,現在自己也受到了攻擊。雖然科朗坦不在身邊,貢當松還可以助他一臂之力,所以他仍然維持著闊佬的外表。盡管暗藏的敵手已經發現了他,但他還是沉著地認為在這一戰場上能抓住一些希望。貢當松利用他所了解的一切情況來尋找莉迪的蹤跡,希望能發現藏匿她的房子。日子一天天過去,越來越表明什么消息也打聽不到了,這叫佩拉德每時每刻更加絕望。這位老偵探部署十二至十五名最能干的警察在自己身邊,并有人監視麻雀街四周以及他以闊老身份與杜-瓦諾布爾夫人在那里居住的泰布街。亞細亞為呂西安在格朗利厄公館恢復過去地位限定了期限,在這倒霉期限的最后三天,貢當松沒有離開這位老資格的前警察署長。敵對部族交戰時使用的計謀在美洲叢林留下的并被庫柏①大肆渲染的恐怖詩意,與巴黎生活的細枝末節緊密相連。行人、店鋪、出租馬車、窗前站著的人,對于那些保衛老佩拉德生命的帶號碼的人來說,具有重要意義,就像庫柏小說里一段樹干,一個河貍洞,一塊巖石,一片野牛皮,靜靜停著的一只小船,水面上的一片樹葉,都具有重要意義一樣。

            ①庫柏(一七八九-一八五一),美國小說家。

            “如果那個西班牙人確實走了,你就絲毫不必擔心了。”貢當松對佩拉德說,向他表明他們可以高枕無憂。

            “如果他沒有走呢?”佩拉德說。

            “我手下的一個人緊跟著他的馬車走了,可是到了布洛瓦,我的這個人被迫下了車,沒能追上他的馬車。”

            德爾維爾返回巴黎五天后的一個上午,呂西安接待了拉斯蒂涅克來訪。

            “親愛的,因為我們是至交,人家把這一協商任務交給我,我不得不前來,感到無限遺憾。你的婚事告吹,再也不能指望重結良緣。你不要再登格朗利厄公館的門了,要娶克洛蒂爾德為妻,只能等她父親去世之后,而她的父親是個極端利己主義者,不會那么快死去,這些玩惠斯特牌的老手都會在牌桌旁堅持很久。克洛蒂爾德將與瑪德萊娜-德-勒依古爾-肖利厄一起去意大利。這個可憐的姑娘是那樣愛你,親愛的,必須有人在她身邊才行。以免發生意外。她本來想來看你,并且制訂了出逃計劃……這對你的不幸是個安慰。”

            呂西安沒有回答。他一直望著拉斯蒂涅克。

            “然而,這是不是不幸?……”他的同鄉對他說,“你能很容易地找到一個與克洛蒂爾德同樣高貴和漂亮的姑娘!……德-賽里奇夫人出于報復,會給你再結一門親事。格朗利厄家從來不想接待她,她咽不下這口氣。她有一個外甥女,克勒芒斯-杜-魯弗爾……”

            “親愛的,自從上次我們一起吃夜宵以來,我和德-賽里奇夫人關系不太好。她看見我在艾絲苔的包廂里,跟我翻臉。我沒有進行彌補。”

            “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與一個像你這么漂亮的小伙子不會鬧很久別扭的。”拉斯蒂涅克說,“這種太陽落山的情景我很清楚……在地平線上要延續十分鐘,而在女人心里要延續十年。”

            “我等她給我寫一封信,已經等了一星期。”

            “到她家去吧!”

            “現在,確實該這樣做了。”

            “你至少去瓦諾布爾那里吧?她的那個闊佬要回請紐沁根吃夜宵。”

            “我知道。我上她那里去。”呂西安神情嚴肅地說。

            呂西安這一倒霉事件的消息由亞細亞立刻告訴了卡洛斯。第二天,呂西安與拉斯蒂涅克和紐沁根來到那個假闊佬的家中。

            午夜時分,艾絲苔原來的餐廳里聚集著這出戲里幾乎所有的人物。隱藏在這些生命激流的河床下各自的利害關系,只有艾絲苔、呂西安、佩拉德,黑白混血兒貢當松和帕卡爾才知曉。帕卡爾今晚前來伺候他的女主人。亞細亞背著佩拉德和貢當松,被杜-瓦諾布爾夫人請來協助她的廚娘干事。佩拉德已給了杜-瓦諾布爾夫人五百法郎,想把事情操辦得像樣些。他入席時發現餐巾里有一張小紙條,上面用鉛筆寫著這樣幾個字:您入席時,十天期限已到。佩拉德把紙條遞給身后的貢當松,并用英語對他說:“是你把我的名字放到這上面了?”貢當松借著燭光念出Mane,Teed,Phares①這幾個字,將紙條放入自己的口袋。他知道辨認鉛筆字跡極其困難,尤其是一句用大寫字母排列的句子,因為筆劃就跟數學符號一樣,不是曲線就是直道,從中無法辨認寫草書時手寫的習慣。

            ①據全經記載,巴比倫攝政王伯沙撒歡宴時,看見墻上顯現這三個字。意為“算量、分”,預示其王國即將崩潰,其人危在旦夕。

            這頓夜宵沒有任何歡快的氣氛。佩拉德明顯地顯得心事重重。能鬧騰的尋歡作樂的青年中,今天在場的只有呂西安和拉斯蒂涅克。呂西安怏怏不樂,若有所思。拉斯蒂涅克飯前剛剛輸了兩千法郎,吃喝時考慮著如何能在飯后把這筆錢撈回來。三個女人對這樣的冷淡氣氛感到驚訝,彼此面面相覷。這種膩煩情緒使飯菜也失去了滋味。吃夜宵也跟看戲或看書一樣,有它的偶然性。最后一道是糖漬水果冰淇淋。大家都知道這種冰淇淋呈金字塔形狀,盛在一個小玻璃杯中,表面有各種小塊的美味糖漬水果,而并不影響它的形狀。這冰淇淋是杜-瓦諾布爾夫人在托爾托尼店里訂的,這家有名的店鋪就在泰布街和大馬路交匯的拐角上。食品送來時,廚娘叫黑白混血兒給冷飲商付帳。貢當松看送貨人的要求不很自然,扔過去一句話:“你不是托爾托尼店里的吧?……”然后又立即上樓了。帕卡爾趁他不在時已經把冰淇淋分給了客人。黑白混血兒剛走到房門口,監視麻雀街的一名警察在樓梯上叫起來:“二十七號!”

            “什么事?”貢當松問,急速跑下樓梯。

            “告訴老爹,他的女兒回來了。可是,天哪,成了什么樣子!叫他快來,她要死了!”

            貢當松回到餐廳時,已經喝得醉醺醺的老佩拉德正吃著冰淇淋上的一顆小櫻桃。人們正在為杜-瓦諾布爾夫人的健康干杯。闊佬給自己斟了一杯康斯當斯酒,一飲而盡。將要告知佩拉德的那個消息使貢當松心神不定。盡管如此,他返回餐廳時,看到帕卡爾凝神盯著闊佬,不覺十分吃驚。德-尚碧夫人的這位仆人的兩只眼睛就像兩團火。這一發現雖然重要,但是黑白混血兒不能耽誤自己的事情。當佩拉德把空杯放回桌上時,他向自己主人俯下身去。

            “莉迪回家了,”貢當松說,“情況很不好。”

            佩拉德帶著濃重的南方口音,用法國罵人話中最有法語味的罵了一句。在座的所有賓客都大驚失色。佩拉德自知出言不當,承認了自己喬裝打扮,并用標準法語對貢當松說:

            “給我找一輛出租馬車……我走了。”

            所有的人都起身離席。

            “那么你是什么人?”呂西安大聲問。

            “對!……”男爵說。

            “比西沃對我說過,你裝英國人比他還像,我還不相信他說的呢。”拉斯蒂涅克說。

            “這是哪個破產者露了餡,”杜-蒂耶高聲說,“我已料到了!……”

            “巴黎真是個怪地方!……”杜-瓦諾布爾夫人說,“一個商人在他自己的地區破產后,又可以到香榭麗舍大街以富豪或花花公子的面目出現,而不會受到懲處!……哦!我真倒霉,破產總是跟著我。”

            “人說紅顏薄命,”艾絲苔從容地說,“我的不幸與克勒奧帕特拉①很相似,是蝰蛇纏住了我。”

            ①克勒奧帕特拉:古埃及女王。

            “我是什么人?……”佩拉特在門口說,“嘿,你們會知道的!因為,如果我死了,我還會從墳墓里出來。每天日夜來拽你們的腳!……”

            他說最后這幾句話時,眼睛盯著艾絲苔和呂西安,然后,趁眾人還在驚詫的機會,輕捷地脫身走了。他想急速跑回家去,連馬車也不等了。到了街上,亞細亞像當時從舞會出來的婦女那樣裹著一塊黑色頭巾,在馬車進出的大門口用胳膊擋住了這個暗探。

            “佩拉德老爹,快叫人操辦臨終圣事吧!”她對他說,那聲音已經向他預告了災禍。

            那里停著一輛馬車。亞細亞上車后,馬車風一般飛馳而去。一共有五輛馬車,佩拉德手下的人毫無所知。

            科朗坦回到了他的鄉間別墅。那是小城巴希的維涅街上一處最寧靜幽美的處所。他在那里被看作是一位酷愛園藝的商人。他到家后見到了友人佩拉德的那封密碼信。他顧不上休息,重新登上送他回來的那輛馬車,叫車夫駛向麻雀街,到那里后只見到卡特一人,從這個弗朗德勒女人口中,他獲悉莉迪已經失蹤,對佩拉德和他自己如此缺乏預見感到吃驚。

            “他們還不認識我。”他想,“這些人什么事都干得出來。一定要弄清楚他們是否要殺死佩拉德。如果是這樣,我就不能再露面了……”

            越是卑鄙無恥的人,越看重自己的生命。這樣的生命時時刻刻成了一種抗議,一種報復。科朗坦下樓回到自己家里,扮裝成一個衰弱的小老頭,穿一件暗綠色小禮服,戴上狗牙形假發。出于對佩拉德的友情,他又徒步返回來。他想對手下最忠勇的編號人員下達命令。他沿著圣奧諾雷街行走,準備從旺多姆廣場到圣羅克街去。這時,他看見前邊有一個姑娘,腳穿拖鞋,衣著打扮很像妓女:她穿一件白色上衣,頭戴睡帽,不時發出幾聲抽泣,抽泣中夾雜一些情不自禁的訴苦。科朗坦走到她前邊幾步,認出她就是莉迪。

            “我是你父親康奎爾先生的朋友。”他用自己本來的聲音說。

            “啊!這回我遇到可以信賴的人了!……”她說。

            “你要裝作不認識我,”科朗坦繼續說,“因為,兇惡的敵人在跟蹤我們,我們不得不喬裝打扮。給我說說你的遭遇吧……”

            “哦,先生!”可憐的姑娘說,“我可以告訴你,但不要對別人講……我受到玷污,被糟蹋了,卻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

            “你從什么地方來?……”

            “我不知道,先生!我是匆匆忙忙逃出來的。我走過多少條街,拐了多少個拐,總覺得有人在追我……每碰上一個模樣老實的人,便問他去林蔭大道①怎么走,以便由此去和平街。已經走了……現在幾點鐘了?”

            ①指巴黎市內巴士底廣場與瑪特萊娜廣場之間的林蔭大道。

            “十一點半。”科朗坦回答。

            “我是黃昏時分逃出來的,已經走了五個小時了!……”莉迪大聲說。

            “好了,你一會兒就能得到休息,見到好心的卡特了……”

            “哦,先生,對我來說,再也不會有寧靜了!我只想進墳墓得到安寧。如果人們認為我還有資格進修道院的話,我將去那里等待這一寧靜的來臨……”

            “可憐的小姑娘,你竭力抵抗了嗎?”

            “當然,先生。啊,如果您知道我落到了一幫多么卑鄙下流的人手里……”

            “大概對你使用了催眠術?”

            “哦,是這樣!”可憐的莉迪說,“我再堅持一下,就能到家了。我覺得全身無力,頭腦也昏昏沉沉……剛才還以為是在一座花園里……”

            科朗坦抱起莉迪。莉迪已經失去知覺。他將她抱上樓梯。

            “卡特!”他喊道。

            卡特走出門來,發出歡快的叫聲。

            “你別高興得太早了!”科朗坦以教訓的口吻說,“這姑娘病得很重。”

            莉迪被放到床上,卡特點起兩支蠟燭。燭光下,莉迪認出了自己的臥室。她神經有點錯亂,一會兒唱起優美的舞蹈前奏曲,一會兒大喊大叫,說出她聽到的那些可怕話語。她的美麗的面部印著一道道青紫斑。過去的生活是那樣純潔,而這十天卻遭受這樣的恥辱,她將這兩者的回憶交織在一起。卡特在哭泣。科朗坦在臥室里踱來踱去,不時停下腳步,察看莉迪的情形。

            “她在抵她父親的債!”他說,“到底有沒有天公?哦,我沒有娶妻,這就做對了……一個孩子!我敢肯定,就像哪一位哲學家說的,一個孩子,就是向災難交付的人質!……”

            “哦!”可憐的孩子從床上坐起來,散亂著美麗的頭發,說,“卡特,我不應該躺在這里,我應該躺到塞納河底的泥沙上……”

            “卡特,你這樣哭哭啼啼看著這孩子,是治不好她的病的。你應該去請一位醫生來,先請市政府的醫生,再請德普蘭先生和比昂雄先生……必須救治這個無辜的姑娘……”

            科朗坦便寫了這兩位名醫的地址。這時候,有人上樓來。他對樓梯的每個臺階都很熟悉。門開了,佩拉德滿頭大汗,臉色紫青,兩眼布滿血絲,像海豚一樣喘著氣,從房門口向莉迪的臥室沖去,嘴上喊著:“我的女兒在哪里?……”

            佩拉德看到科朗坦傷心地指了指,便順著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位園藝家懷著愛心培育了一朵鮮花,如今這朵花從枝頭上掉落下來,被一個農民帶鐵掌的鞋踩爛了。莉迪的情形就如這朵花。這一形象映入佩拉德充滿父愛的心中。你們可以理解,他承受著多大的打擊。大滴淚水從他的眼中掉落下來。

            “有人哭了,這是我父親。”孩子說。

            莉迪還能認出自己的父親。她站立起來。當老人跌坐到一張扶手椅上時,她跪到父親面前。

            “我對不起你,爸爸!……”她說,那話音像刀子一樣剜著佩拉德的心,他同時感到頭頂上似乎挨了沉重的一棒。

            “我要死了!……噢,這些壞蛋!”這是他說出的最后一句話。

            科朗坦想救助他的朋友。他看見佩拉德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中毒而死!……”科朗坦心里想,“啊,醫生來了。”他聽到馬車聲,高聲說。

            來的人是貢當松,他已除去了黑白混血兒的喬裝。他這時正聽見莉迪說話:“父親,這么說,你就不原諒我了嗎?……這可不是我的過錯啊!(她沒有發覺父親已經死了)哦,他的眼睛這樣瞪著我……”可憐的瘋孩子說。貢當松聽了這些話,怔住了,仿佛成了一尊雕像。

            “應該給他合上眼睛。”貢當松把佩拉德的尸體放到床上,說。

            “我們在干蠢事,”科朗但說,“把他抱到他自己房間去吧。他女兒已經半瘋,如果發現他死了,就會徹底變瘋,她會以為是自己殺死了父親。”

            莉迪看見別人將父親抱走,呆呆地站在那里。

            “這是我唯一的朋友!……”佩拉德的尸體被放到他臥室的床上后,科朗坦感慨地說,“他一生中唯一的念頭就是貪財,那是為了他的女兒!……貢當松,這為你提供了教訓。每一種職業都有自己的道德。佩拉德不該參與個人事務,我們管好公務就行了。但是,不管會發生什么事,我發誓,”他說,那語調、目光和手勢都叫貢當松感到恐懼,“要為可憐的佩拉德報仇!我一定要找到害死他和給他女兒造成恥辱的人!……出于我的私利,考慮到我在世上的時間也不會太長了,我要冒著危險去進行報仇,要叫這些全都身強力壯的人剃光頭,下午四點在沙灘廣場①上西天!……”

            ①巴黎的沙灘廣場是當時對犯人行刑的場所。

            “我將給你奮力相助!”貢當松激動地說。

            一個冷漠、拘謹、有條不紊,二十年來誰也沒有見他動過一點點感情的人,此刻竟如此動情,確實沒有比這一景象更令人激動了。這是燒紅的鐵棍,能熔化一切被它碰上的東西。這是貢當松的內心被觸動了。

            “可憐的康奎爾老爹!”他望著科朗坦繼續說,“他常常請我吃喝……是啊……只有那些有惡習的人才善于做這種事——他常常給我十法郎讓我去賭錢……”

            兩個要為佩拉德報仇的人說完這幾句悼詞后,聽到卡特和市政府醫生上了樓梯,便去莉迪的房間。

            “你到警察分局局長那兒去一趟,”科朗坦說,“國王的檢察官可能認為這還不能作為追究法律責任的條件。我們可以叫人給巴黎警察局寫一份報告,也許會有些用處。”

            “先生,”科朗坦對市政府醫生說,“您將在這間臥室里看到一個死人,我認為他不是正常死亡。應我的請求,警察分局局長馬上就要來到!請您當著他的面將尸體解剖,盡力找到毒藥的痕跡,您一會兒還會得到德普蘭先生和比昂雄先生的協助,他們是我派人請來為我摯友的女兒診病的,她的狀況比父親更糟,雖然父親已經死去……”

            “我看病不需要這兩位先生幫忙……”市政府醫生說。

            “啊,那好!”科朗坦想,“——先生,我們別為這事鬧矛盾。”科朗坦接著說,“總之,我的看法是:剛剛害死父親的與糟蹋女兒的是同一伙人。”

            天亮時,莉迪由于極度疲乏終于睡著了。這時候,那位著名的外科醫生和年輕的大夫都來了。負責做死亡鑒定的醫生已將佩拉德軀體剖開,正在尋找死因。

            “喚醒女病人之前,”科朗坦對兩位著名醫生說,“請你們給一位同行幫一下忙,他在作一次死亡驗證,這對你們來說肯定很有興趣,你們的意見對驗尸記錄肯定不是多余的。”

            “您這位親屬死于中風,”醫生說,“有嚴重的腦充血證據……”

            “各位先生,請你們仔細檢查一下”科朗坦說,“看看有沒有什么毒藥也能產生同樣效果。”

            “胃里完全充滿食物,”醫生說,“除非用化學儀器進行分析,我看不出任何毒品的痕跡。”

            “如果充分確認是腦充血癥狀,鑒于死者的年齡,那就是可靠的死因了。”德普蘭指著胃中大量的食物說……

            “他是在這里吃的東西嗎?”比昂雄問。

            “不是”,科朗坦說,“他是從林蔭大道匆忙趕到這兒來的,他到這兒發現自己女兒被人強xx了……”

            “這就是真正的毒藥了,如果他愛自己女兒的話。”比昂雄說。

            “什么毒藥能產生這樣的效果呢?”科朗坦問,他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

            “只有一種,”德普蘭對一切作了仔細觀察后說,“那是一種產于爪哇島的毒物,從一些至今還不太熟悉的灌木中采來。那種灌木屑馬錢子科,毒藥用來涂在一種非常危險的武器……馬來人的波刃短劍上……至少有這種傳說……”

            警察分局局長來了。科朗坦向他說出自己的懷疑,告訴他佩拉德在哪一家跟哪些人一起用了夜宵,請他起草一份報告。接著,他又將謀害佩拉德性命的陰謀以及莉迪被害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告訴了分局長。然后,科朗坦走到可憐的姑娘的房間,德普蘭和比昂雄正在那里給病人作檢查。他在門口遇上了這兩位醫生。

            “兩位先生,情況怎么樣?”科朗坦問。

            “把姑娘送到精神病院去吧!萬一她懷孕了,分娩后還不能恢復理智,她會得精神憂郁癥而死。要治好她的病,沒有別的辦法,只有給她母愛,如果能喚起母愛的話……”

            科朗坦給每位醫生四十法郎金幣。這時警察分局局長拉了拉他的衣袖,他便向局長轉過身去。

            “醫生認為他是正常死亡。”這位官員說,“由于他是康奎爾老爹,我就更難打報告了。他參與很多事情,我們不太清楚該把矛頭對準誰……這類人常常‘奉命’而死。……”

            “我叫科朗坦,”科朗坦湊近局長的耳朵說。

            局長不由自主地一驚——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