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六节

            人们知道,真正的爱是无情的。发现有个艾丝苔以后,接踵而来的便是一怒之下断绝了与他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女人甚至会气愤得去杀人。随之而来的便是懦怯阶段,真挚的爱情?#38464;?#27492;产生的巨大快乐让位于懦怯。一个月以来,伯爵夫人为了能与吕西安重逢一星期,宁愿少活十年。最后,在柔情蜜意的高xdx潮中,在她已经接受艾丝苔这个情敌时,传来了心爱的人被捕的消息。这消息?#36335;?#21561;响了最后审判的号角。伯爵夫人几乎死过去,她丈夫由于怕?#25509;?#20013;泄露真情,便亲自守护在她的床边。二十四小时以来,她虽然活着,但心窝里就像扎着一把匕首。她在高烧中几次对丈夫说:“你把吕西安给放了,今后我就只为你活着!”

            “公爵夫人说得对,但别像死羊似地翻白眼吧,”厉害的亚细亚摇晃着伯爵夫?#35828;?#33011;膊大声说,“您要是想?#20154;?#37027;就一?#31181;?#20063;别耽搁,他是无辜的,这一点我可以凭我母亲的遗骨起誓!”

            “哦!对呀,可不是么……”伯爵夫人善意地望着这个饶舌的老婆子,高声说。

            “可是,”亚细亚继续说,“如果卡缪索先生审问得不对头,两句话就能把他定为罪人。如果您有能力叫人为您打开附属监狱大门,并跟吕西安说话,请您现在就动身,把这张纸条交给他……明天他就自由了,我向您保证……请您把他救出?#31383;桑?#22240;为是您把他推进监狱的……”

            “是我?”

            “对,是您……是你们这些贵妇人。即使你们富得拥有几百万,你们也一直不拿出一个子儿。如果我大胆地带些孩子来,他们的口袋里全会装满金钱。我拿他们的快乐来自我消遣。既做母亲,又当情妇,这是多么快活!你们这些人,让你?#21069;?#30340;人活活饿死,对他们的事?#26179;挪晃省?#33406;丝苔呢,她不说空话,她用丧失自己肉体和灵魂的代价,给了您的吕西安一百万,这是人家向他要的。就是因为这个,他陷入了今天的处境……”

            “可怜的姑娘!她做了这样的事!我喜爱她!……”雷翁蒂娜说。

            “啊!现在……”亚细亚以冷冰冰的嘲讽口气说。

            “她很漂亮。可是现在,我的天使,你?#20154;?#28418;亮得多……吕西安与克洛蒂尔德的婚事已经完全告吹,没有任何挽回余地了。”公爵夫人对雷翁蒂娜轻声说。

            这种考虑和盘算对伯爵夫人立即产生了效应,她不再感到痛苦了。她用双手抚摩自己的前额,?#30452;淶们?#26149;焕发。

            “?#31383;桑?#25105;的小姑娘,打起精神,开始行动!……”亚细亚说。她?#21561;?#20102;这一变化,?#33162;?#21040;了它的原因。

            “如果先要阻止卡缪索先生审讯吕西安,”德-莫弗里涅斯夫人说,“我们是可以做到的,只要给他写个字条,?#24515;?#30340;随身男仆送到司法大厦去就行了,雷翁蒂娜。”

            “那就回我的屋子去吧。”德-赛里奇夫人说。

            就在这些吕西安的女保护人按照雅克-?#21525;?#30340;指令行动时,司法大厦里出现了如下情景:

            几名警察把那个气息奄奄的人带到卡缪索先生的办公室,坐在窗子对面一张椅?#30001;稀?#21345;缪索先生坐在办公桌前的扶手椅上。科卡尔?#31181;?#32701;笔,坐在离法官几步远的一张桌子边。

            预审法官办公室的布局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如果不是有意安排,也该承认这种偶然极为有利于执行法律。法官好?#28982;?#23478;,他们需要来自北面的均匀纯正的光线,因为犯?#35828;拿?#23380;就是一张画,需要不停地进行端详。因此,几乎所有预审法官都像卡缪索这样放置他们的办公桌,让自己背光,而叫他们的审讯对象的面孔始终朝着亮光。由于审讯时间长,他们如果干了六个月以后还不戴上眼镜,个个都会显出心不在焉,毫不在乎的神情。卡斯坦犯下的罪行,就是在法官与总检察长长时间协商后,因为没有证据,即将把他释放时,突然向他提了一个问题,用这个方法观察到他的脸部表情的急剧变化而发现的。这一小小的细节可以使最不能谅解的人指出,刑事预审是一场多么激烈,多么有趣,多么奇特,多么富有戏剧性,又是多么可怕的斗争!是一场没有证人在场,但总是记录在案的斗争!在这场冷冰冰地进行着的炽烈的一幕中,眼神、语气、面部的?#38706;?#22240;情感变化而引起的最细微的脸色改变,这一切都具有危险性,就像相互对视,以便发现对方和杀死对方的野人一般。这一幕将在纸上留下什么痕迹,那只有?#31995;?#25165;知道了。所以,一份记录只不过是大火过后的一堆灰烬。

            “您的真名?#25932;?#26159;什么?”卡缪索问雅克-?#21525;肌?br />
            “唐-卡洛斯-埃雷拉,托莱多①王家教士会议议事司择,费迪南七世陛下密使。”

            ①托莱多?#20309;?#29677;?#33713;?#24066;名。

            这里必须指出,雅克-?#21525;?#25226;法语讲得含糊不清,?#36335;?#19968;头西班牙奶牛在叫唤,使他的回答几乎让人听不明白,总要叫人重复几次。德-纽沁根先生的德国腔已经使这一场?#23433;?#22823;清晰,所以这里不再用那种难以读懂的字句了,而且那样也影响情节的迅速发展。

            “您有证件证明您说的这些身份吗?”法官问。

            “有的,先生,有护照,还有?#27431;?#22825;主教的国王陛下准许我执行使命的?#20598;?#24635;之,我马上在您面前写一封短?#29275;?#24744;可以立刻派人将它送到西班?#26469;?#20351;馆,他们就会提出把我接回去。另外,如果您需要其他证据,我可以给法国宫廷首席指导神甫阁下写?#29275;?#20182;会立即派他的私人秘书到这里来。”

            “您还认为自己是奄奄一息吗?”卡缪索说,“如果您真的受着您被捕以来自己所说的这种痛苦折磨,您早该死掉了。”法官嘲讽地继续说。

            “您这是在向一个无辜者的勇气和体质提出起诉。”犯人温和地回答。

            “科卡尔,按一下铃,叫附属监狱的医生和一位护士过来。我们一会儿不得不脱掉您的外衣,检查一下您肩膀上的烙印……”卡缪索接着说。

            “先生,我反正在您的手里。”

            犯人向法官提出,他是否能解释一下他说的烙印是什么意?#36857;?#20026;什么要到他的肩膀上去寻?#25671;?#27861;官已经?#31995;交?#38382;这个问题。

            “那就是怀疑您是?#25509;?#30340;苦役犯雅克-?#21525;肌?#36825;个?#35828;?#22823;包天,甚至不怕渎圣!……”法官用激烈的口气说,目光紧盯?#27431;溉说?#30524;睛。

            雅克-?#21525;?#27809;有?#38706;?#20063;没有脸红。他沉着镇静,显出天真好奇的神色望着卡缪索。

            “我?先生,我是苦役犯?……但愿我所属的修会和?#31995;?#23485;恕您犯这样的错误!请您告诉我,我应该做些什么,才能使您不再坚持这种对人权、对教会、对我的主子国王的?#29616;?#20398;辱。”

            法官不回答他的问题,他对犯人解释说,如果他当时受过法律规定对苦役犯打烙印的这种罪,现在拍打他的肩膀,那几个字母就会立刻显现出来。

            “啊,先生!”雅克-?#21525;?#35828;,“?#21494;?#29579;家事业忠心耿耿,反而导致悲?#21307;?#23616;,这真是太不幸了!”

            “为什么这样说?”法官说,“您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要您说清楚。”

            “好吧,先生。我背?#32454;?#26377;很多伤疤,因为我被立宪派当作叛国分子枪毙,枪是朝我背上开的,而我一直是忠于国王的。立宪派以为我死了,扔下我就走了。”

            “您被枪毙过,而竟然还活着!……”卡缪索说。

            “一些虔诚的人给士兵送了钱,我跟这些士兵串通一起,他们于?#21069;?#25105;放在很远的地方,向我背后瞄?#36857;?#23376;弹打到我身上时,几乎已经没有作用了。这一事实大使阁?#39540;?#20197;向您作证……”

            “这个鬼东西对什么都能回答得头头是道。不过,这也很好。”卡缪索心里想。他显得这样严厉,也只是为了满足法院和警察局的要求。

            “您这种身份的人怎么会呆到纽沁根男爵的情妇家里呢?而且,她是什么情妇?#20811;?#21407;来是个妓女!……”

            “先生,人家之所以在一个风尘女家里找到我,原因是这样的。”雅克-?#21525;?#22238;答,?#23433;?#36807;,在向您讲述我去那里的缘故以前,我应该向您说明,就在登?#19979;?#26799;第一个台阶时,我突然旧病复发,没有来得及跟这个妓女说话。我知道艾丝苔小姐有寻死的念头,这与年轻的吕西安-德-?#22066;?#26222;雷的利害息息相关,而?#21494;月?#35199;安又特别疼爱,我便试图把可怜的姑娘从绝望的路上拉回来。我的动机是神圣的。我想对艾丝苔说,吕西安对克洛蒂尔德小姐作的最后努力可能会失败,还要对她说,她能继承七百万的遗产。我希望这样能鼓起她活下去的勇气。法官先生,我能肯定,由于我掌握着这些秘密,我便成了受害者。从我突然跌倒的情况看,我认为那天早上,有人给我下了毒。由于我体格?#23380;常偶?#20102;一条命。我知道,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有个政治警察在跟踪我,企?#38469;?#25105;卷入那件险恶的案子中去……在我被捕时,如果你?#21069;?#29031;我的请求请来一位医生,那你们早已拿到我现在所说的关于我健康状况的证据了。先生,请您相?#29275;?#19968;些地位比我高的人物,竭力想把我和某个歹?#20132;?#28102;起来,以便有权处置我,这关系到他们的巨大利益。他们为国王效?#20572;?#19981;仅能得到?#20040;Γ?#32780;且是出于卑劣的心灵。只有教会才是完美无缺的。”

            雅克-?#21525;?#29022;费苦心,足足用了十?#31181;?#26102;间,一句句炮制出这一大篇议论。他的面部表情,实在难以形容。一切都讲得煞有介事,尤其是隐晦地提到?#19997;?#26391;坦。法官都有点动摇了。

            “您能告诉我为什么你?#26376;?#35199;安-德-?#22066;?#26222;雷先生那么厚爱吗?……”

            “这您还猜不到吗,先生?我已经六十岁了……我请求你们,不要把这些写上去……这……一定要说吗?……”

            “全都说出来,这关系到您的利益,尤其关系到吕西安-德-?#22066;?#26222;雷的利益。”法官回答。

            “那好吧。他是……哦,我的?#31995;郟 ?#20182;是我的儿子!”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最后一句,接着便昏厥了过去。

            “这个就不要记了。科卡尔。”卡缪索轻声说。

            科卡尔站起来,取来一小瓶“四盗醋”①。

            ①传说一八二○年马赛发生鼠疫,四个强盗喝了一种醋,没有染上?#33162; ?#20182;们将病人财物劫掠一空。后来这种醋便称“四盗醋”。这种传说可能是某个女醋商人编造的。

            “这个人如果是雅克-?#21525;迹?#20182;真是个非凡的演?#20445; ?#21345;缪索心里想。

            科卡尔给老苦役犯闻醋,法官则用锐利的目光审视着他。

            “应该叫人除掉他的假发。”卡缪索说。他等待雅克-?#21525;薊指?#30693;觉。

            老苦役犯听到这句话,吓得发抖,因为他知道这样一来,他将显现多么丑陋的面容。

            “如果您没有力气摘掉您的假发……唔,科卡尔,你给他摘了。”法官对记录员说。

            雅克-?#21525;?#38750;常顺从地将头向记录员伸过去。摘去这个装饰物后,他的脑袋真相?#19979;叮?#35265;了叫人害怕。这一景象使卡缪索拿不定主意。他一边等待医生和一名护士到来,一边开始整理和审阅从吕西安住宅搜来的所有材料和物品。法院的人对圣乔治街艾丝苔小姐的寓所采取行动后,又到马拉凯河滨进行了搜查。

            “你们取走?#35828;?赛里奇伯爵夫?#35828;男牛?#21345;洛斯-埃雷拉说,“但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拿吕西安的几乎所有的材料。”他补充说,发出一声对法官的嘲笑。

            卡缪索听到这声嘲笑,明白了“几乎”二字的含义。

            “吕西安-德-?#22066;?#26222;雷涉嫌是您的同?#20445;?#20182;已经被?#35835;恕!?#20182;回答说,想察看一?#36335;?#20154;听了这一消息有什么反应。

            “你们闯了大祸。他跟我一样,是完全无罪的。”假西班牙人说,没有显出丝毫感情波动。

            “等着瞧吧,我们刚刚在核?#30340;?#30340;身份。”卡缪索继续说,对犯?#35828;?#38215;静感到意外。“如果您真的是唐-卡洛斯-埃雷拉,这事?#24403;?#36523;可能会立即改变吕西安-夏尔东的处境。”

            “是的,就是夏尔东夫人,德-?#22066;?#26222;雷小姐!”卡洛斯喃喃地说,“这是我平生最?#29616;?#30340;错误之一!”

            他向天空抬起眼睛。从他的嘴唇动作看,他似乎在虔?#31995;?#20316;祈祷。

            “但是,如果您是雅克-?#21525;迹?#22914;果他有意与一个?#25509;?#30340;苦役犯为伍,一个读圣者为伍,那么,法院怀疑的一切罪行很可能就会成立。”

            卡洛斯-埃雷拉听到法官这句巧妙的话,?#36335;?#25104;了一尊雕像。他用高尚的痛苦姿态举起双手,作为对“有意?#20445;霸接?#30340;苦役犯”这些词的回答。

            ?#21543;?#29995;先生,”法官非常礼貌地说,“如果您是唐-卡洛斯-埃雷拉,您一定会原谅我们为维护法律和辩明真相而不得不做的这一?#23567;?br />
            雅克-?#21525;即?#27861;官说?#21543;?#29995;先生”这几个字的语调中就猜出这是一个圈?#20303;?#20182;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卡缪索期待?#27431;?#20154;作出喜悦的反应,为?#21892;?#20102;法官而感到说不出的高?#24661;?#22914;果这样,那就是苦役犯身份的第一个迹象了。但是,他发现这个苦役监狱的能人用最狡猾的掩饰来进行抵?#30149;?br />
            “我是外交官,?#19968;?#23646;于一个希望苦修的教会,”雅克-?#21525;?#20197;使徒般的和善姿态回答,“我明白这一切,我习惯于受苦。如果你们早在我的寓所发现我藏匿文件的地方,我?#19997;?#24050;经获得自由了,因为我觉得你们拿到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

            这是对卡缪索的致命一击。雅克-?#21525;?#29992;他的镇静自若和朴实爽直抵消了法官?#21561;?#20182;光头时所产生的一切怀疑。

            “那些文件在哪里?……”

            “如果您愿意叫一位西班?#26469;?#20351;馆的公使秘书陪同你们的代表?#24052;?#25105;将向你们指出这些文件在什?#21561;?#26041;。这位秘书将接收这些文件,你们向他作个担保,因为这关系到我的身份和外交文件,还会牵涉到已?#20351;?#29579;路易十?#35828;拿?#23494;。啊,先生!最好是……嘿,您是法官!……再说,我为这一切向大?#39592;?#21161;,大使一定会予以赞赏。”

            这时候,执达吏通报医生和护士来到。他们两人便走了进来。

            “您好,勒勃伦先生。”卡缪索对医生说,“我请您来,是为了检验一下这个犯?#35828;?#20581;康状况。他说有人给他下了毒,自称从前天以来生命一直垂危。请您看一下,如果脱去他的?#36335;?#26816;查一下烙印,是否有危险……”

            勒勃伦医生抓住雅克-?#21525;?#30340;手,搭了搭脉,叫他伸出舌头,进行仔细观察。这项检查进行了大?#38469;种印?br />
            “犯人受了很多苦,”医生回答,“但是现在体力很充沛……”

            “先生,这种体力充沛的假象,是我的特殊处境促使我神经高度兴奋所造成的。”雅克-?#21525;?#22238;答,摆出一副主教的尊严态?#21462;?br />
            “这有可能。”勒勃伦先生说。

            法官作了一个手势。人们脱去他的?#36335;?#21482;留着裤子。上身全被剥光,包括衬衫。这时候,可以观赏到他那独眼巨人般强健的毛茸茸的躯体。这是那不勒斯的法尔奈斯宫中未过?#25370;?#24352;的赫丘利。

            “造物主造出这么强健的汉子作什么用呢?……”医生对卡缪索说。

            执达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条乌?#23616;?#20316;的棍棒,自从远古以来,这棍棒便是他们职权的标志,被称为节?#21462;?#20182;用这棍棒在行刑者烙下那些致命字母的地方?#27809;?#20960;下,这时便显出了不规则排列的十七个小孔。但是,尽管人们仔细察看犯?#35828;?#32972;脊,?#32431;床?#20986;任何字母的形状。执达吏指出,只有两个小孔标志字母T那一横两头之间的距离,另一个小孔标志这个字母那一竖的最下端。

            “只是相当模糊。”卡缨家?#21561;?#38468;属监狱医生脸上的疑惑情神,便这样说。

            卡洛斯要求在另一个肩膀和背部中间作同样检查。按照西班牙?#35828;?#35201;求采取行动后,医生?#21561;接?#20986;现了十五个伤疤。医生宣称他的背脊有那样?#29616;?#30340;伤痕,即使行刑者烙过字母,那烙印?#33162;?#20250;重新显现出来。

            这时候,进来一位警察局的“委托办公?#25671;?#30340;听差。他将一封信交给卡缪索先生,并要求带回去答复。法官看完?#29275;?#36208;过去在科卡尔耳边说了几句话。别人谁也没有听见。雅克-?#21525;?#21482;从卡缪索的一个眼神中猜出,警察局长又转来了一件有关他的情况。

            “佩拉德的那个朋友一直跟踪我,”雅克-?#21525;?#24819;,“如果我能认出他,我一定会把他干掉,就像干掉贡当松那样。我是否还能再次见到亚细亚?……”

            法官在科卡尔?#26149;?#30340;那张纸上签了名,将?#38454;?#20837;?#27431;猓?#20132;给委托办公室的差役。

            委托办公室是法院必不可少的助手,它由一名最有资格的警察分局局长主持,由治安警察组成。这些治安警察在各区警察分局局长协助下,到被怀疑参与杀人或犯罪的人家里执行搜查甚至逮捕任务。所以,这些司法当局的受托人为负责预审的法官节省了宝贵时间。

            法官又作了一个手势,勒布伦先生和护士重新给犯人穿上?#36335;?#20182;们两人与执达吏一起便离去了。卡缪索坐在桌子跟前,手里玩弄着他的鹅毛笔。

            “您有一个姑妈。”卡缪索突然对雅克-?#21525;?#35828;。

            “一个姑妈,”唐-卡洛斯-埃雷拉惊讶地说,“可是,先生,我没有任何亲戚,我是已故德-奥絮纳公爵的未被承认的孩子。”

            他这时心里想:“他们快要找到了。”这是玩捉迷藏游戏时说的话,是司法当局与犯罪分子之间激?#21494;?#20105;的充满稚气的形象表述。

            “好了!”卡缪索说,“你的姑妈雅克丽娜-?#21525;?#23567;姐还在,您将她安置到艾丝苔小姐身边,起了一个古怪的名字叫亚细亚。”

            雅克-?#21525;己?#19981;在乎地耸了?#22987;?#33152;,与他好奇的表情十?#20013;?#35843;。他一直用这种表情听法官?#19981;啊?#27861;官用嘲讽的神态凝视着他。

            “您得当心啊!”卡缪索接着说,?#30333;?#24847;听我说。”

            “我听着您呢,先生。”

            “您的姑妈是神庙街的商贩,她的买卖由一个叫帕卡尔的小姐经营。帕卡尔小姐有个兄弟被判了刑,她?#25937;说?#21313;分正?#20445;?#22806;号叫罗梅特。法院已经获得您姑妈的踪迹,再过几小时,我们?#38464;?#20102;决定性的证据。这个女人?#38405;?#30495;是忠心耿耿……”卡缪索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请继续说下去,法官先生,”雅克-?#21525;?#24179;静地说,“我听着呢。”

            “您的姑妈大约比您大五岁,曾经当过声名狼籍的马拉的情妇。她拥有的主要财产便是从这条沾满鲜血的渠道得来的……根据我所收到的材料,她是一个狡猾的富主,因为?#22993;?#26377;对她不利的证据。马拉死后,根据我?#31181;姓?#25569;的报告,她可能又跟了一个化学?#25671;?#36825;个化学家因制造假币罪于共和历十二年被判处死刑。她在诉?#29616;?#21040;庭作证。由于跟这个?#35828;?#20146;密关系,她可能获得了有关毒物学的知识。从共和历十二年到一八一○年,她成了服饰脂粉商。一八一二年和一八一六年,她因提供未成年少女进行卖淫而坐过两年牢……您当时因伪造文书罪被判刑,已经离开了您姑妈将您安插进去的那家银?#23567;?#30001;于您受过教育,由于您姑妈为一些大人物的堕落行为提供玩物而受到他们保护,她把您安插到那家银行当职员……犯人,这一切与德-奥絮纳公爵这个西班牙最高贵族爵位似乎很不相称……您还能继续否?#19979;穡俊?br />
            雅克-?#21525;继?#30528;卡缪索先生说话,想起了自己幸福的童年,想起了他毕业的?#21525;?#25176;利会中学。这一?#20102;际?#20182;真正显现出惊愕的神色。卡缪索审问时虽然?#20040;是?#22937;,但也未能使这张平静自若的脸有丝毫变化。

            “如果你们忠实地记录了我开?#38469;倍阅?#20204;的解?#20572;?#20320;们可以把这份记录再读一遍。”雅克-?#21525;?#22238;答,“我说?#23433;?#20250;变卦的……我没有去过那个妓女家,?#20197;?#20040;能知道谁是她的厨娘呢?您对我提到的那些人,?#24050;?#26681;儿都不认识。”

            “您不承认,我们马上进行对质,您就不会那样咬住不放了。”

            “已经被枪毙过一次的人对什么都司空见惯了。”雅克-?#21525;?#28201;和地说——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