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七节

            卡缪索又去查看那些搜索来的文件,一边等待保?#37096;?#38271;回来。法官办事一丝不苟。审讯是十点半开始的,现在已经十一点半。这?#20445;?#25191;达吏过来低声告诉法官比比-吕班到了。

            “叫他进来!”卡缪索回答。

            比比-吕班走进来。人们期望他能说出这句话:“就是他!……”可是他却惊呆了。见了这张满是麻子的脸,他再也辨认不出他的“主顾”的面容了。他的犹疑的神色使法官感到诧异。

            “确实是他的身材,他的健壮的身躯。”警察说,“啊!是你,雅克-?#21525;迹 ?#20182;接着说,一边仔细端详他的眼睛、额头的角度和耳朵……“有些东西是无法化装的……卡缪索先生,确确实实就是他……雅克左臂上有一道刀痕,叫他脱掉外衣,您就能看到了……”

            雅克-?#21525;?#20877;次被勒令脱掉外衣。比比-吕班卷起他的衬衫袖子,那道伤痕便显露出来。

            “那是一颗子弹打的。”唐-卡洛斯-埃雷拉说,“这里还有好些别的伤痕呢。”

            “啊!这就是他说话的声音!”比比-吕班叫起来。

            “您所肯定的这一切只是一个材料,”法官说,“而不是证据。”

            “我明白。”比比-吕班谦恭地回答,“但是,我能给您找到证据。伏盖公寓的一位女房客已经来了……”他眼睛盯着?#21525;?#35828;。

            ?#21525;?#34920;现出的若无其事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叫这个人进来。”法官以毋庸置疑的口气说。他表面上虽然无动于衷,但语气中已流露出不满。

            雅克-?#21525;?#24050;经注意到这一情绪,但是他并不幻想预审法官会同情他。他进行紧张的思考,察?#20811;?#30340;原因,陷入一种麻木不仁的状态。执达吏将波瓦雷夫人带进来。苦役犯突然见到她,轻微颤栗了一下。但是法官没有发现这一震颤,他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

            “您叫什么名字?#20426;?#27861;官问,一边填写证人陈述和审讯开?#38469;?#38656;要填写的表格。

            波瓦雷夫人是一位个子矮小的老太太,皮肤白哲,脸上的皱纹宛若小牛的胸腺,穿一件深蓝丝绸连衣裙。她说自己的闺名叫克里斯蒂娜一?#20180;?#23572;-?#20180;?#35834;,现在是波瓦雷先生的妻子,五十一岁,出生于巴黎,家住邮政街拐角处的母鸡街,身份是配备家具的房屋的出租人。

            “夫人,”法官说,“您在一八一八年和一八一九年曾在伏盖夫?#19997;?#35774;的一家平民膳宿公寓里住过。”

            “是的,先生,我就是在那里认?#35835;?#27874;瓦雷先生,他是退休公务?#20445;?#21518;来成了我的丈夫。他躺在病床上已经一年了……可怜的人儿!他病得不轻呀,所以我不能在外边呆很长时间……”

            “当时这家公寓里有个叫伏脱冷的……”法官问。

            “哦,先生!这说来话就长了。他是一个可怕的苦役犯……”

            “您曾经协助将他逮捕。”

            “这是瞎说,先生……”

            ?#30333;?#24847;,您现在是在对法官说话!……”卡缪索先生口气严厉地说。

            波瓦雷夫人沉默不语。

            “您好好想一想!”卡缪索继续说,“您还能记起这个人吗?#20426;?#22914;果见了面您还能认出他吗?#20426;?br />
            “我想能够认出。”

            “是不是就是这个人?#20426;?#27861;官问。

            波瓦雷夫人戴上她的平光镜,注视起卡洛斯-埃雷拉神甫。

            “是他的宽肩膀,是他的身材,可是……不对……对……法官先生,”她接着说,“如果能看到他裸露的胸部,我就能立即认出他。”①

            ①见《高老头》。

            法官和记录员虽然正在处理严肃的公务,但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雅克-?#21525;?#20063;跟着他们发笑,但仍然有所节制。犯人还没有穿上比比-吕班刚才将他脱下的?#36335;?#27861;官示意后,犯人痛快地解开自己的衬衣。

            “确实是他的皮,他的毛。可是,伏脱冷先生,您的毛已经变得花白了。”波瓦雷夫人大声说。

            “您对此有什么说的?#20426;?#27861;官问。

            “她是个疯女人!”雅克-?#21525;?#22238;答。

            “哎呀,天哪!如果说,他的面孔变?#25628;一?#26377;点拿不准的话,那么,听这声音也就能消除我的怀疑了。就是他对我施加过威?#30149;?#21834;!这不就是他的眼神么!”

            ?#20843;?#27861;警察和这位女士事先不会协商好来?#38405;?#35828;出同样的话,”卡缪索对雅克-?#21525;?#35828;,“因为他们两人进来前谁也没有见过您。您对这一点怎么解释呢?#20426;?br />
            “一个女人根据一个男人胸脯上的毛对他进行辨认,这样的作证,再加上一个警察的怀疑,会使人作出错误判断。当然,法院犯过比这更为?#29616;?#30340;错误。”雅克-?#21525;?#22238;答,“在?#30097;?#19978;找到了与一个要犯类似的嗓音、眼神和身材,这是十分含糊的。至于这位夫?#35828;哪?#31946;回忆,这大概能证明她与一个与我酷似的男人有那种关系,而她还毫不脸红……您自己刚才也觉得可笑。先生,您以法律为重,希望确认我的身份,我也想澄清事实,比您更强烈地希望弄清我的身份,能否请您问问这位福瓦……夫人……”

            ?#23433;?#29926;雷……”

            ?#23433;?#29926;雷夫人。对不起!我是西班牙人。请您问问她是否能记起住在那座公寓里的人……你们叫它什么公寓?#20426;?br />
            343

            “一座平民公寓,”波瓦雷夫人说。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地方!”雅克-?#21525;?#22238;答。

            “这是一个人们能包伙吃午饭和晚饭的公寓。”

            “您说得对。”卡缪索大声说,对雅克-?#21525;?#36190;同地点点头。雅克-?#21525;?#24576;着表面的善意,向他提出如何取得调查成果的办法,他被这一善意感动了。“请您尽量回忆一下,雅克-?#21525;?#34987;捕?#20445;?#20844;寓里包伙的有些什么人。”

            “有德-拉斯蒂涅克先生,比昂雄医生,高里?#21525;系?#22612;叶费小姐……”

            “好。”法官说,他的眼睛始终盯着雅克-?#21525;肌?#38597;克-?#21525;?#30340;面部依然毫无表情。“那么,这个高里?#21525;系?br />
            “他已经死了。”波瓦雷夫人说。

            “先生,”雅克-?#21525;?#35828;,“我在吕西安寓所好几次碰到一个德-拉斯蒂涅克先生,我觉得他与纽沁根夫人关?#24471;芮小?#22914;果所说的拉斯蒂涅克就是他,他可是从来没有把我当作人们想把我与他混淆的那个苦役犯……”

            “德-拉斯蒂涅克先生和比昂雄大夫,他们两人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法官说,“如果他们的证?#35782;阅?#26377;利,凭这一点就能将您?#22836;擰?#31185;卡尔,请您准备他们的传票。”

            波瓦雷夫?#35828;?#20316;证?#20013;?#22312;几?#31181;?#20869;履行完毕。科卡尔向她宣读一遍刚才那一幕的记录,她签了字。但是犯人拒绝签字,理由是他对法国的法律?#20013;?#19968;无所知。

            “今天就到这儿吧。”卡缪索先生说,“您大概需要吃些东西了,?#34915;?#19978;派人送您回附属监狱去。”

            “哎呀,我太难受了。吃不下东西。”雅克-?#21525;?#35828;。

            卡缪索本来打算等犯人在院子里?#27431;?#26102;让雅克-?#21525;?#36820;回监狱。但是今天早上他吩?#20848;?#29425;长的事,希望得到他的答复。他拉了铃,准备派执达吏到那里去。执达吏来了,告诉他马拉凯河滨那幢房子的女看门人有一件关于吕西安-德-鲁邦普雷先生的重要文件要交给他。这件事太重要了,卡缪索一下子忘了原来的打算。

            “叫她进来!”他说。

            “对不起,请原谅,先生。”女看门人说,先后向法官和卡洛斯神甫致意,“法院的人来了两次,我丈夫和?#21494;?#34987;?#35834;?#26197;头转向,竟然忘了五屉柜里有一封给吕西安先生的信。这封信虽然是巴黎市内寄的,但由于超重,我们?#35835;?#21313;个苏。您是否能把这邮资偿付给我们,天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能见到我们的房客!”

            “这信是?#23454;?#21592;交给您的吗?#20426;?#21345;缪索非常仔细地察看了?#27431;?#21518;说。

            “是的,先生。”

            “科卡尔,您把这一报告作一个记录。好吧,好心的老太太,说说您的姓名,身份……”

            卡缪索叫看门人立誓作证,然后他口授了记录内容。

            履行这些?#20013;保?#20182;检查一下邮票。邮票上有收信和送信日期和时间。这封信?#21069;?#19997;苔死后第二天送到吕西安寓所的。毫无疑问,信是发生祸事的当天书写并投邮的。

            书写和签署这封信的人,法院一直以为是被人谋杀的。读了这封?#29275;?#20154;们可以想象卡缪索该感到多么惊愕。

            艾丝苔致吕西安的信

            (?#30097;?#21629;的最后一天,上午十?#20445;?br />
            我的吕西安:

            我已经活不上一个小时了。到十一点,我就死了。我将毫无痛苦地死去。我用五万法郎买了一颗漂亮的小黑豆,里面装着能顷刻使人致死的毒药。因此,我的宝贝,你可以这样想:“我的小艾丝苔没有受痛苦……”是的,我只是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才感到痛苦。

            这个用高价将?#34915;?#21040;手的魔鬼纽沁根,像一只披人灌醉酒的熊,心醉神迷,刚刚离去。他也知道,我把自己看作?#37038;?#20110;他的日子是不会有第二天的。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够对我从前的妓女生涯与以后的爱情生活进行比?#24076;?#33021;够将在无限中绽开的温情之花与对义务的厌恶并列对照。这种厌恶简直希望自己化为乌有,直至不让留下亲吻的痕迹。有了这样的厌恶,才会感到死亡的可爱……我洗了一个澡,本来打算请来为我受洗的修道院的忏悔神甫,在他面前进行忏悔,以洗清我的灵魂。但是,像这样多次卖淫,做临终圣?#39540;?#33021;是渎圣行为。再说,我自己感到已经沐浴在诚心诚意的悔罪之水中了。上帝将怎样处置我,就怎样处置我吧。

            还?#21069;?#36825;些哀叹放在一边吧,我愿意直到最后一息还是你的艾丝苔。希望不要为我的死,不要为?#24052;荊?#20026;善良的上帝,而增加?#34924;鍘?#25105;在这个世界上受尽?#19997;?#38590;,如果到了另一个世界上,上帝还要折磨我,那他就不是善良的了……

            我的面前放着你的栩栩如生的肖像,那是德-米尔贝尔夫人画的。你不在?#30097;?#36793;,这张乳白色的纸给我很多安慰,我如醉如痴地望着这幅画像,同时向你写下我最后的思念,向你描述我心脏的最后跳动。我把这张画像也放进?#27431;?#23492;给你,因为我不愿别人将它夺走,或卖掉。一想到给我带来快乐的东西要在商?#35828;?#27249;窗里跟那些贵妇人,帝国时代的军官或中国的古玩混在一起,就会叫我心碎。这张画像,我的宝贝,你把它擦掉吧,不要给任何人……除非这件赠品能使那块穿着连衣裙会走路的木板条,那个浑身?#38469;?#23574;尖的骨头,睡觉时会使你难以忍受的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的心还给你……是的,如果是这样,我同意。在某些事情上,我死后?#38405;?#36824;是善意的,就像?#30097;?#21069;一样。啊!为了能使你高兴,或者仅仅为了博得你笑一笑,?#30097;?#33267;会嘴里衔着一个?#36824;?#31449;到一盆炽烈的炭火前,直到把?#36824;?#32473;你烤熟。我的?#34013;阅?#23558;是有益的……否则,我可能会干扰你的夫妻生活……哦!那个克洛蒂尔德,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为了能做你的妻子,姓你的姓,?#25214;?#19981;离开你,属于你,就这样装模作样!只有圣日耳曼区的人才做得出这种事!而她的骨头上还没有十斤肉……

            可怜的吕西安,?#35013;?#30340;不得志的人儿,我在想着你?#37027;巴荊?#21435;吧,你将不止一次地?#34924;?#20320;这条可怜而忠实的狗,这个好心的姑娘,她为你而去诈骗,为了使你幸福而让人拖进重罪法庭,她唯一操心的就是想让你享乐,为你创造享?#21482;?#20250;。她?#38405;?#24576;着刻骨铭心的爱,从头发到脚趾都充满了?#38405;?#30340;爱,她是你的芭蕾舞演?#20445;?#27599;一顾盼?#38469;嵌阅?#30340;祝福,在这六年时光中,她思念的只有你一个人,她完全是你的附属物。就像光线是太阳所放射的一样,我从来只是你灵魂所派生的。但是,归根结?#31069;?#21710;!由于我没有金钱,也没有名誉,我不能做你的妻子……我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全都献给你,始终为你?#37027;巴?#30528;想……收到这封信后,你立刻就?#31383;桑?#25226;我枕头底下的东西取走,因为?#21494;?#23627;子里的这些人是不?#21028;?#30340;……

            你瞧,我死了也要漂漂亮亮,我将?#19978;攏?#24179;平整整地睡在我的床上,?#19968;?#35201;摆个姿势呢!然后,我将那粒药丸贴在我的软颚上。我不会因痉?#20301;?#21487;笑的姿态而损毁自己的容貌和形体。

            我知道德-赛里奇夫人因我的缘故跟你闹别扭。不过,你?#31383;桑?#25105;的猫咪,当她知道我死了,她一定会原谅你的,你跟她好好维系感情,如果格朗利厄家坚持拒绝你的婚姻,她会为你结一门?#20204;?#20107;。

            我的宝贝,我不希望你得知我的死讯时长吁短?#23613;?#39318;先,我应该?#38405;?#35828;,五月十三日,星期一,上午十一点,这个时间只不过是一场慢性病的终结。这场病是在圣?#31456;?#24179;台上你们逼我重操旧业那一天开始的……灵魂的痛苦与肉体的痛苦是一样的,只是灵魂不能像肉体那样默默地忍受痛苦,灵魂能支撑肉体,肉体却支撑不住灵魂。灵魂可以考虑向女裁缝要一升煤这种办法治愈自己的疾病(指用煤气自?#20445;?#21069;天你对我说,如果克洛蒂尔德继续拒绝你,你就娶我为妻。你这是给了我全新的生命。但是,如果那样,对我们两人来说可能会造成极大的不幸,可以说,我将死得更痛苦,因为死与死的痛苦程度是不同的。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接受我们。

            两个月来,我考虑了许多事情。一个可怜的女孩堕入了泥潭,就像我进修道院以前那样,男人们觉得她很美,叫她充当他们的享乐工具,对她毫不尊重,用马?#21040;?#22905;接来,玩完了叫她自己走回去。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在她脸上吐一口唾沫,是因为她的美貌?#39038;?#20813;受了这一凌辱。但是在精神上,他们比做出这种事还要坏。那么,如果这个风尘女继承了五、六百万遗产,王孙贵族都会来找她,她坐着马车经过?#20445;?#23601;会受到人们恭恭敬敬的致意,她可以在法兰西和纳瓦尔家族最古老的?#19968;?#20013;去选择夫婿。这个世界看到两个俊美的人儿幸福地结合在一起,一定会?#28174;?#25105;们,而对德-?#39038;?#23572;夫人②呢,尽管她有那些风流事儿,人们却一直对她恭恭敬敬,因为她有二十万利弗尔的年金收入。这个世界屈膝于金钱和名气,却不肯对幸福和美德让?#20581;?#22914;果我有钱,我?#19981;?#20570;好事……哦!我可以为别人擦干多少眼泪!……我相信跟我自?#27627;?#19979;的眼泪一样多!是的,我本来只想为你而活着,为仁慈而活着。

            ②德-?#39038;?#23572;夫人(一七六六-一七八一),法国作家。

            就是这些思?#38469;?#25105;感到死亡是可爱的。所以,我的好猫咪,你一定不要悲哀和叹息。你心里要常常这样想:以前有两个好姑娘,两个漂亮的人儿,都为?#21494;?#27515;了,没有任何怨恨,她们都非常爱我。你要在心中树立起科拉莉和艾丝苔的纪念碑,然后继续过你的日子!你还记得吗。那一天你指给我看大革命以前一个诗?#35828;那?#22919;,她衰?#32454;杀瘢?#25140;着?#19979;?#33394;女?#20445;?#31359;着油污斑斑的棕褐色短棉袄,靠在杜伊勒里宫围墙上晒太阳取暖,一边为一只最最难看的哈巴狗而焦虑不安。你知道,她从前有好些仆役,?#24503;恚?#36824;有一座公馆!我当时?#38405;?#35828;:?#30333;?#22909;三十岁就死掉!?#31508;前。?#23601;在那一天,你发现我若有所思。为了使我得到排解,你向我倾注狂热的爱情,亲吻之间,你?#33503;?#25105;这样说;“那些漂亮的女子?#30475;?#37117;在戏的终场前走出戏院!……?#31508;前。?#25105;也是不愿意看最后一场戏,如此而已……

            你大概觉得我太-嗦了,但这是我最后一次?#26001;?#21480;”。我给你写?#29275;?#23601;是在跟你说话,我希望快快乐乐地跟你说话。那些女裁缝唉声叹气,她们总是叫我感到厌恶。你知道,那次歌剧?#20309;?#20250;上,人?#21494;阅?#35828;我从前是妓女,从这场要命的舞会回来后,我已经“好好地”死过一次了!

            啊,我的?#27597;危?#25105;刚在停?#25163;?#38469;,痴痴地凝视着这张画像中你的眼睛,怀着澎湃的爱的激情,使自己沉浸在你的目光?#23567;?#22914;果你知道这一点,你千万不要把这张画像送给别人,千万不要!……我已尽力将爱凝结在这张乳白色的纸上,当你从这里重新得到爱?#20445;?#20320;会想到你心爱的小鹿的灵魂就在这里。

            一个死去的人请求施舍,这不是很滑稽可笑吗!……算了,应该学会安安静静地呆在坟墓里。

            昨夜,如果我同意像爱你那样爱纽沁根,纽沁根就会给我两百万,你不知道,如果那些蠢人知道这一情况,我的死在他们眼中会显得多么勇敢!当他知道我信守了诺言,同时又因他而死去?#20445;?#20182;着?#24403;?#25970;了一竹杠。我作了各种尝试,以便继续与你共呼吸。?#21494;?#36825;个大诈骗犯说:“你想要我按你的要求那样爱你,?#30097;?#33267;可以保证永远不再与吕西安见面……”——“那应?#31859;?#20123;什么?#20426;?#20182;问——“为他,给?#21494;?#30334;万,行不行?#20426;?#19981;!你如果能看到他露出的那种怪样就好了!啊!如果这对我来说不是那么悲哀的事,?#19968;?#22823;笑一场。“你不愿意表示拒绝,是不是?#20426;蔽叶?#20182;说,“我看出来了,你把这二百万看得比?#19968;?#37325;要。一个女人总能轻而易举地知道自己的价值。”?#20063;?#20805;说,同时向他扭过身去。

            这个老坏蛋几小时后就能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谁会像我这样给你的头发分缝呢?好了,我不愿再思索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了。我只有五?#31181;?#26102;间了。我把这五?#31181;?#29486;给上帝。请你不要?#20992;?#20182;,我?#35013;?#30340;天使,我要与他谈起你,请求他以我的死和在另一个世界中对我的?#22836;?#20026;代价,赐给你幸福。我极不愿意下地狱,我真想看看天使,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与你相像……

            永别了!我的宝贝,永别了!我用我的全部不幸为你祝福。直到进入坟墓,我仍然是

            你的艾丝苔……

            一八三○年五月十三日星期一

            十一点已经敲过,我做了最后的祈祷。?#34915;?#19978;要?#19978;?#27515;去了。再一次向你告别!我希望我手上的温度能把我的灵魂留在这里,如同我把最后一个吻印在这张纸上。?#19968;?#24819;再叫你一声我?#35013;?#30340;猫咪,虽然你是我的死因。

            艾丝苔——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