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八节

            法官读完信,心中涌起一股妒忌情绪。一个自尽的人怀着这样欢快的心情——虽然是一种狂躁的欢快,以盲目的温情并发出的最后力气,写下这样的书信,法官还是第一次读到。

            ?#20843;?#26377;什么特点能叫人这?#31383;?#20182;!……”他想,心里反复说着这句那些没?#24515;?#21147;讨女人喜欢的男人说的话。

            “如果您不仅能证明您不是越狱的苦役犯雅克-柯兰,而?#19968;?#33021;证明您确实是唐-卡洛斯-埃雷拉,托菜多王家教士会议议事司锋,费迪南七世陛下密使,”法官对雅克-柯兰说,“您就可以获释,因为,司法部的公正执法要我告诉您,我刚才收到艾丝苔-高布赛克小姐的一封信,她在信中承认自己有意自杀,对她的仆人表示怀疑,这一怀疑显示出窃取那七十五万法郎的作?#21018;?#23601;是那几个仆人。”

            卡缪索说着话,同时将这封信的笔迹与遗嘱的笔迹进行对照,他认为书信和遗嘱显然是同一人写的。

            “先生,您原来过于匆忙地认为这是一桩谋杀案,现在也别太急于认为这是一桩盗窃案。”

            “啊?!……”卡缪索说,用法官的目光向犯人看了一眼。

            “这?#26159;?#21487;能会找到。请您不要以为我这样说,这事?#38464;?#25105;有牵连。”雅克-柯兰接着说,同时让法官明白他理解法官的怀疑,“这个可怜的姑娘很受仆人爱戴。如果我能获得自由,我一定要把这?#26159;一?#26469;。这钱现在属于吕西安,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爱的人!……您能允许我读读这封信吗?很快就能读完……它证明我亲爱的孩子完全无罪……您不用担心?#19968;?#25226;信毁掉……也不用担心?#19968;?#35828;出去,我是被单?#20848;?#31105;的……”

            “单?#20848;?#31105;!……”法官叫道,“您不会再这样了……我要请您尽快明确您的身份,如果您愿意,您可以向贵国大使求助……”

            法官于?#21069;?#36825;封信递给雅克-柯兰。卡缪索感到高兴,他自己摆脱了困境,也能使总检察长、德-莫弗里涅斯夫人和德-赛里奇夫人满意。犯人读着妓女写的这封信时,卡缪索冷静而好奇地端详着他的面容,尽管他脸上洋溢出?#29616;?#30340;感情,法官心里还是这样想,“这确实是一张蹲过苦役监狱的面孔啊!”

            “有人真?#21069;?#20182;呀!……”雅克-柯兰将信还给法官,说。他让卡缪索看他流了泪。“可惜您不认识他!”他继续说,?#20843;?#30340;心灵是那样年轻,那样充满活力,长得又是那样俊美!他是一个孩子,一个诗人……见了他,人们都会难以?#31181;?#22320;感到要为他作出牺牲,要满足他哪怕是最小的愿望。这个亲爱的吕西安,他温和时,是那样可爱……”

            “好吧,”法官说,他想作再次努力,以便发现真相,“您不可能是雅克-柯兰……”

            “不是,先生……”苦役犯回答。

            雅克-柯兰于是就更加装出唐-卡洛斯-埃雷拉的模样。他希望能大功告成,便走到法官面前,将他拉到窗户旁边,摆出教会中长者的姿态,以说知心话的口气对他说:

            “先生,我非常喜爱这个孩子。你们现在把我当作罪犯。如果必须承认我是罪犯,才能避免我心中的偶像遭遇麻?#24120;?#37027;我?#37096;?#20197;认罪。”他轻声说,“我将效仿这个为他的利益而自杀的可怜的姑娘。因此,先生,我请求您给?#21494;?#24800;,那就是能立即释放吕西安。”

            “我的职责不允许我这样做。”卡缪索和善地说,“但是,如果他能跟老天达成妥协,法院是会予以考虑的。如果您能向我提供充分理由……您说吧,这不作记录……”

            “那好,”雅克-柯兰接着说,他轻信了卡缪索的和善,“这个可怜的孩子?#19997;?#27491;在遭受的一切痛苦,?#21494;?#30693;道。他看到自己身陷囹圄,?#19981;?#33258;杀的……”

            “哦,关于这个嘛……”卡缪索说着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身体。

            “您还不知道,您给?#21494;?#24800;,实际上是给谁恩惠,”雅克-柯兰补充说,他想从另一方面来打动对方的心,“您这是在为一个教会效劳,它的权势比那些德-赛里奇伯爵夫人,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人?#23478;?#22823;。您把这些夫?#35828;?#20449;件拿到您的办公室来,她们是不会饶恕您的……”他说着,一边用?#31181;?#20102;指两捆散发香味的信件,“?#38405;?#30340;效劳,我的教会是不会忘记的。”

            “先生,够了!”卡缪索说,?#26696;?#25105;找些别的理由吧。?#21494;?#29359;人和公诉负有同等义务。”

            “那好,请您相信我。我了解吕西安,他?#20449;?#20154;、诗人和南方?#35828;?#27668;质,意志薄弱,缺乏毅力,”雅克-柯兰接着说,他以为终于猜出法官已经被征服,“您可以确信这个年轻人是无辜的。别折磨他,一点不要审讯他,把这封信交给他,向他宣布他?#21069;?#19997;苔的继承人,然后把他释放……如果您不是这样做,您一定会感到遗憾。如果您干脆利落地将他放了,我,还?#21069;?#25105;关在单人牢房里,明天,今天晚上,将把这个案子?#24515;?#35273;得神秘莫测的一切以及我受到强烈追究的原因向您统统说明。但是这样做我将冒着生命危险,人家要我的脑袋已经五年了……如果吕西?#19981;?#24471;自由,又很富有,并能跟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结婚,那么,我在这世上的任务?#33756;?#26159;完成了,再也不用顾及我这条命了……迫害我的人是你们最后一个国王手下的一名暗探……”

            “啊!科朗坦!”

            “啊,他叫科朗坦……谢谢您……那么,先生,您能答应我向您要求的事吗?#20426;?br />
            “一位法官不能也不应?#20040;?#24212;任何事情。科卡尔!通知执达吏和警察把犯人带回附属监狱……——我命令他们今天晚上将您安置在自费单间牢房里。”他温和地补充一句,同时向犯人微微点?#35828;?#22836;。

            卡缪索对雅克-柯兰刚才向他提出的要求感到意外,又想起雅克-柯兰以病况为理由坚决要求第一个受审的事,于是重新起了疑心。正当他抱着疑虑拿?#27426;?#20027;意时,他看见这个所谓?#39038;?#30340;人像赫丘利一样健步走去,再也不做他进来时表演得那么逼真的那些装腔作势动作了。

            “先生?#20426;?br />
            雅克-柯兰转过身来。

            “尽管您拒绝在审讯记?#24524;?#31614;字,我的记录员还是要将它读给您听。”

            犯人?#19997;?#36523;强力?#24120;?#20182;坐到记录员身边的那个动作就像最后一道阳光,照亮了法官的心。

            “您的病这么快就好了?#20426;?#21345;缪索问。

            “我被他看穿了。”雅克-柯兰想。接着他高声回答:“先生,心里高兴是唯一的万能?#23478;?#25105;一直坚信自?#20309;?#32618;,现在这封信就是它的证据……这就是最有效的药啊!”

            执达吏和警察走到犯人周围时,法官用若有所思的目光凝视着他。然后,他做了一个如梦初醒的动作,将艾丝苔的信扔在记录员的?#38647;由稀?br />
            “科卡尔,把这封信抄下来!……”

            请求一个人做一件事,而这件事违背他的利益,或违背他的职责,甚?#33080;?#24120;与他毫无关?#25285;?#37027;么他对这件事就会加以怀疑。如果说这是?#35828;?#24120;情,那么对预审法官来说,这种感情就是他的行动规律了。这个犯?#35828;?#36523;份尚未确定。他越是让人感到,如果吕西安受审,前景就会不妙,卡缪索就越觉得这一审讯非进行不可。根据法典和惯例,这一程序并非必不可少,但是,为了弄清卡洛?#32929;?#29995;的身份,则一定要进行审讯。无论什么行?#25285;?#37117;有一种职业意识,即使不是出于好奇心,卡缪索?#19981;?#21463;法官荣誉的驱使,跟刚才审问雅克-柯兰一样来审?#20107;?#35199;安,从中使用最正直的法官都允许自己使用的圈套。现在,在卡缪索心中,为人效?#33073;劍?#33258;己晋升呀,这一切?#23478;?#35753;位给这样的愿望:弄清事实,揭示真相,哪伯这一真相不向外泄露。他用?#31181;?#22312;玻璃板上敲着鼓点,任凭各种推测潮水般涌来。这时候,他的思绪确实像一条流经千村万户的河流。法官是真相的情人,他们宛若疑心病缠身的女人,作出千百种假设,像古代祭司?#22763;?#29486;?#37070;?#30044;的五脏六腑一样,用怀疑的匕首对它们进行搜索。然后,他们在可能性上停住手,而不是一直解剖到真相。他们最后隐约看到了真相。一个女人盘问自己所爱的男人,也像法官审问犯人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眼神,一句话,一种声调的变化,一种犹豫,就足以向人指出隐瞒的事实、背叛和罪?#23567;?br />
            ?#20843;?#21018;才这样尽心竭力描述他儿子(如果确实是他的儿子)的姿态,使我觉得他在那个妓女家里像是为了提?#26391;?#20040;。他没有料到死?#35828;?#26517;?#29359;?#30422;了遗嘱,他可能预先为儿子拿了这七十五万法郎!……这就是他为什么能许诺把这?#26159;一?#26469;。德-鲁邦普雷先生对自己负有义务,他也还没有向法院澄清他父亲的身份……而犯人却向我许诺说,如果我不审讯吕西安,他的教会(他的教会!)将保护我!……”

            他停留在这个想法上。

            正如刚才所说,一个预审法官可以对犯人随意审问,审问详细与否,由他自己决定。一次审?#22763;?#20197;是无关紧要,?#37096;?#20197;决定一切,就看有没有人情。卡缪索拉了拉铃,执达吏走进来。他命令执达吏将吕西安-德-鲁邦普雷先生带来,但叮嘱他不要让犯人在途中与任何人说话。当时是下午两点钟。

            “这中间有个奥秘。”法官心里想,“这奥秘一定很重要。这个人既不是教士,也不是世俗人;既不是苦役犯,也不是西班牙人。他不愿意让他的被保护人说出某些关键的话。这个怪人有这样的想法:‘诗人很软弱,一副女人气质,完全不像我,我是外交上的赫丘利。你们能容易地从他口中掏出我们的秘密!’那好,我们就去从那个无辜者的口里获取一切吧!……”

            他继续用象牙小刀?#27809;?#30528;桌沿。他的记录员这时正誊抄着文丝苔的信。人?#31363;?#29992;自己的才干能制造出多少离奇的事啊!卡缪索设想了各种可能的罪行,唯独没有想到犯人为吕西安的利益制造了那份假遗嘱。有些人羡慕法官的职?#25285;?#35831;他们想一想法官在?#20013;欢?#30340;怀疑中过的紧张日子,想一想那些人对他们头脑强加的折磨。民事预审也并不比刑事预审更省力。有了这样的认识,他们就会认为神甫和法官从事的职业同样繁重,同样充满艰险。再说,各种职业都有它的困难和麻烦。

            将近两点钟,卡缪索先生看见吕西安-德-鲁邦普雷进来。他脸色苍白,精神萎靡,两眼红肿,总之,一副沮丧憔悴的形象,使法官可以将自然与伪?#22467;?#30495;正?#39038;?#30340;人与假装?#39038;?#30340;人进行对照。吕西安被两名警察押?#20572;?#21069;面由执达吏领路,从附属监狱走到法官办公室。这一路把他的绝望心情推到了顶点。诗?#35828;?#24515;情是宁愿受刑也不愿受审。卡缪索先生看到这个?#35828;?#31934;神完全垮了,而另一名罪犯却表现出那样强烈的勇气,他于是对自己这样轻易地取得成功也不以为然了。这种蔑视使他犹如打靶的射手一般,感到得心应手,作出?#21496;?#23450;性的打击。

            “德-鲁邦普雷先生,请您不要激动,您的面前是一位急于想纠正错误的法官,这种错误是法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通过预防性逮捕无意中造成的。我认为您是无辜的,您马上将获得释放。这就是您无辜的证据:这是一封您不在家期间看门人为您收下的信,它刚刚被送来。由于法院的人去您的寓所,?#25191;?#26469;您在枫丹白露被捕的消息,看门的老太太心慌意乱,竟然忘了这封艾丝苔-高布赛克小姐写来的信……请您读读吧!”

            吕西安接过信。他念完后,泪如雨下,泣?#24576;?#22768;。有一?#35752;?#24037;夫,吕西?#33756;?#32930;?#27604;恚?#27985;身无力。接着,记录员把这封信的抄件交给他,要他与原文进行核对,并在写有下列字样的?#25945;?#19978;签字:?#20843;?#35772;期间原件征用,此抄件与原件相符。”至于抄写得是否准确,吕西安当然只好听科卡尔的话了。

            ?#23433;还?#20808;生,”法官满脸和善地说,“如果?#35805;?#19968;些?#20013;?#19981;向您提一些问题,我们还是难以将您释放……我几乎把您当作证人一样来请您回答问题。对于一个像您这样的人,我认为几乎没有必要指出这一点:发誓说出全部真相,在这里不仅是?#38405;?#33391;心的呼唤,也是维护您地位的需要。您的地位在这几?#31181;?#20869;是悬而未决的。说出事实真相,?#36824;?#23427;是什么,?#38405;?#19981;会有任何妨害;如果说假话,您就要被送进重罪法庭,我也只好叫人将您重新带回附属监狱。你若能坦?#23454;?#22238;答我的问题,今夭晚上您就能回家睡觉,报纸上将发表一条消息为您恢复名誉:‘德-鲁邦普雷先生昨日在枫丹白露被?#21486;?#32463;过简短审问,已被立即释放。’”

            这席话对吕西安产生了强烈效果。法官看到犯?#35828;?#24515;情,又补充说:“?#20197;?#37325;复一遍,您本来被怀疑是?#25238;?#35851;害艾丝苔小姐案的同谋犯,现在有了她自杀的证据,一切?#35760;?#26970;了。但是,有人偷窃了一笔属于遗产继承的七十五万法郎,而您又是继承人。很遗憾,这里有一个犯罪行为。这一罪行发生在发现遗嘱之前。所以,法院有理由认为,一个钟爱您的人,就像艾丝苔小姐那样爱您的人,为了您的利益而犯下了这一罪?#23567;?#35831;您不要打断我的话,?#19968;?#27809;有审问您呢。”卡缪索说,他看到吕西安想要说话,便做了一个手势,叫他不要开口。“我希望您明白,您的名誉与这一问题关系有多么重大。请您不要说假话,抛弃您与同谋间那虚假、可怜的面子,说出所有的实情吧!”

            人们大概已经发现,在这场犯人与预审法官的斗争中,双方运用的手段差异悬殊。当然,以特有的?#38382;?#24039;妙地加以否认,就可以保护住罪犯,但是,在某种情况下,当预审的尖刀触及这护卫的胄甲上某一点时,这胄甲就成了连累?#35828;?#19996;西。一旦矢口否认无法掩盖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时,犯人就只能完全听凭法官的决定。现在假设有一个半犯罪的人,如吕西安,他因品德堕落,第一次沉沦后得救,可能改过自新,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但是他?#36234;?#22312;预审圈套中丧生。法官起草一份干巴巴的纪要,写上对问题和答复的正确分析,但是纪要里却丝毫找不到他别有用心地说出的那些慈父般关怀的话,也找不到那些类似的骗人告诫。上级法官和陪审员看到了结果,但不了解其中使用什么手段、为此,一些明智的人认为,像英国那样由陪审团进行预审可能是很好的办法。法国在一段时间内采用了这种制?#21462;?#22312;共和历四年雾?#36335;?#20856;中,这个机构叫作起诉陪审团,以区别于审?#20449;?#23457;团。至于最后诉?#24076;?#22914;果还回到起诉陪审团,这案子?#38464;?#35813;交给王家法院,而不再求助于陪审?#34180;?br />
            “现在我问您,”卡缪索停顿片刻后说,“您叫什么名字?科卡尔先生,请您注意!……”他对记录员说。

            “吕西安-德-鲁邦普雷。”

            “出生地点?#20426;?br />
            “安古莱姆……”

            吕西安又报了出生年月日。

            “您不曾有过祖传遗产吗?#20426;?br />
            “一点儿没?#23567;!?br />
            “但是,您第一次来巴黎居住期间,花了很多钱,而您的财富并?#27426;唷!?br />
            “是的,先生。?#36824;?#37027;时候,我有一个对我非常尽心的女友科拉莉小姐,后来她不幸死了。她的?#26391;?#25105;非常悲伤,我又回故乡去了。”

            “很好,先生,”卡缪索说,“?#20197;?#36175;您的直爽,它将获得很?#24049;?#30340;?#20848;邸!?br />
            大家已经看到,吕西安已经走上了全面忏悔的道路。

            “您从安古莱姆返回巴黎后,开销比以前更大了,”卡缪索接着说,“您过的生活与一个拥有六十万法郎固定收入的人差?#27426;唷!?br />
            “是的,先生……”

            ?#20843;?#21521;您提供这些钱?#20426;?br />
            “我的保护人,卡洛斯-埃雷拉神甫。”

            “您在什么地方认识他的?#20426;?br />
            “我是在大路上遇见他的。那时我正要去自杀,以结束我的生命……”

            “在这之前,您在家里,或是在您母亲处,从来没有听人谈起过他?#20426;?br />
            “从来没?#23567;!?br />
            “您母亲从来没有?#38405;?#35828;过她遇见过这个西班牙人?#20426;?br />
            “从来没?#23567;?br />
            “您与艾丝苔小姐发生联系是在哪年哪月,您还记得吗?#20426;?br />
            “是一八二三年底,在林荫大道的一个小剧场里。”

            “开?#38469;保?#22905;要求您为她花钱吗?#20426;?br />
            “是的,先生。”

            “最近您为了娶德-格朗利厄小姐为妻,购买了鲁邦普雷城堡的遗留部分,另外还有价值一百万的地产。您对格朗利厄家说,您的妹妹和妹夫刚刚继承一大?#20160;?#20135;,您的钱来源于他们的慷慨解囊……先生,您对格朗利厄家说过这话吗?#20426;?br />
            ?#20843;?#36807;,先生。”

            “您不知道您婚事告吹是什么原因吗?#20426;?br />
            “我完全不知道,先生。”

            “那好,我来告诉您:格朗利厄家派了巴黎最受尊敬的一位诉讼代理?#35828;?#24744;妹夫家去了解情况。在安古莱姆,这位诉讼代理人从您妹妹和妹夫亲口说的话中得知,他们不仅没有借给您什么东西,而且他们的遗产主要是房产,数量确实不少,但?#24335;?#25968;额只有将近二十万法郎……像格朗利厄这样的人家,不能接受来路不明的财产,这一点您大概不会感到奇怪……先生,这就是一句谎言使您落到了这?#25945;?#22320;……”

            这一情况的透?#22930;?#21525;西安不知所措,原来保留的一点点思考能力也完全丧失了。

            “警察局和法院想知?#26391;?#20040;,就能知?#26391;?#20040;,”卡缪索说,“您要好好记住这一点。现在我问你,”他想到雅克-柯兰自称是他的父亲,便接着说,“您知道这个所谓卡洛斯-埃雷拉是谁吗?#20426;?br />
            “知道,先生。但是,我知道得已经太晚了……”

            “怎么,太晚了?这是什么意?#36857;俊?br />
            ?#20843;?#19981;是神甫,也不是西班牙人,他是……”

            “一个潜逃的苦役犯!”法官语气强烈地说。

            “是的。”吕西?#19981;?#31572;,“当这个该死的秘密向我泄?#22930;保?#25105;已经受了他的恩惠。?#20197;?#26469;以为自己结交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教士……”

            “雅克-柯兰……”法官开?#32426;?#19979;说时讲出了这个名字。

            “对,雅克-柯兰。”吕西安重复了一句,“这是他的名字。”

            “好。雅克-柯兰刚才已经被一个人认出来了。”卡缪索先生接着说,?#20843;?#20043;所以还在否认自己的身份,我想,他是在为您着想。我刚才问您是否知道这个人是谁,目的是要揭穿雅克-柯兰的另一个骗局。”

            吕西安听到这一可怕的提示,五脏六腑立刻翻腾起来。

            ?#20843;?#33258;称是您的父亲,”法官继续说,“以此来说明他?#38405;?#38750;同一般的疼爱,您不知道这一点吗?#20426;?br />
            ?#20843;?#25105;的父亲?#20426;?#21734;,先生!……他说过这样的话?#20426;?br />
            ?#20843;?#32473;您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您怀疑过吗?因为,如果相信您手里拿着的这封信,这个可怜的姑娘艾丝苔小姐后来与科拉莉小姐一样,?#20960;?#24744;帮了同样的忙。但是,如同您刚才所说,您在数年内生活得很阔绰,一点儿没有收受她的钱。”

            “苦役?#22797;?#21738;里能搞到钱,”吕西安大声说,“这一点,先生,我要请您来告诉我,……雅克-柯兰,是我的父亲……哦!我可怜的母亲……”

            他的泪水像雨点般掉落下来。

            “记录员,请您将所谓卡洛斯-埃雷拉审讯记录中他自称是吕西安-德-鲁邦普雷的父亲那一部分念给犯人听一下……?#34180;?/p>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