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二节

            “鬼上当”通过他的代理人在格朗利厄家里吃饭,溜进贵妇?#35828;?#23567;客厅,爱着艾丝苔。总之,他在吕西安身上看到的是一个漂亮、年轻、高?#23567;?#23558;要摆升大使职位的雅克-?#21525;肌?br />
            “鬼上当”通过精神父爱现象认为德国迷信“心灵相通”是确实存在的。有些女人很相信这一点,她们在生活中真正爱过,感到自己的灵魂已过渡到自己所爱男子的灵魂之中,她们是过着这男子的生活,不管这生活是高尚还是下贱,幸福还是痛苦,默默无闻还是出人头地。尽管与自己所爱的人距离遥远,他腿部受伤时,她们也感到腿部疼痛,她们还能感觉到他在与别人决斗。总之,一句话,她们不需要别人告知,就能知道那个人有不忠实的?#24418;?br />
            雅克-?#21525;?#34987;送回牢房后,心里想:“他们在审讯那孩子!”

            这个杀起人来跟工人喝酒那样习以为常的家伙,想到这里就浑身战栗。

            “他有没有见到他的那些情妇呢?”他思忖着,“我的姑妈是否找到了这些该死的女?#22235;兀?#36825;些公爵夫人,这些伯爵夫人是否已经开始行动,有没有阻止住这场审讯呢?……吕西安是否收到了我的指示呢?……如果命运注定他要受审,他怎样才能顶住?可怜的孩子,是我把他推到了这一步!这场混?#21494;际?#24085;卡尔这个强盗和欧罗巴这个狡猾的女人偷了纽沁根送给艾丝苔的七十五万法朗注册公债造成的。这两个坏东西?#24418;?#20204;在走最后一步时跌了跤。但是他们搞这个恶作剧,一定会付出沉重代价!要是再过一天,吕西安就成为富翁了!他就会娶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为妻了。到那时,我不再有艾丝苔这个负担了。吕西安太爱这个姑娘,而他从来没有爱过这块可以倚靠的木板条克洛蒂尔德……如果能这样,这孩子就完全是我的了!真想不到,现在我们的命运要取决于吕西安在这个卡缪索面前的一个眼神,一阵脸红!卡缪索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缺少法官具有的精细和敏?#23567;?#20182;向我拿出那些信的时候,我们彼?#19997;?#36807;一眼,通过目光互相揣摸了一番,他猜到我能要挟吕西安的那些情妇!……”

            这一内心独白?#20013;?#20102;三小时。他是那样焦虑不安,以致他那钢铁般的肌体都有点儿难以忍受了。紧张的情绪使雅克-?#21525;?#30340;头脑像在燃烧,他感到极度口渴,不知不觉喝光了一个小?#23601;?#37324;的水。单独关押的牢房里的全部用具就是一张木床和两个小?#23601;啊?br />
            “如果他昏了头,他会怎么样呢?这个亲爱的孩子没有泰?#38706;?#23572;这样坚强!……”他躺在行军床上问自己。这床与警卫队的床相似。

            雅克-?#21525;?#22312;这紧急时刻想起了泰?#38706;?#23572;。泰?#38706;?#23572;是谁呢?

            泰?#38706;?#23572;-卡尔维是个科西嘉青年。十八岁那年,他犯了十一?#25991;?#26432;罪。多亏用重金买得?#22235;?#20123;人对他的保护,才被判了无期?#21483;獺?#19968;八一九年至一八二○年,他是雅克-?#21525;?#30340;狱友。雅克-?#21525;?#30340;最后一次越狱是他玩的最漂亮的手段之一(他扮成警察,泰?#38706;?#23572;-卡尔维扮成苦役犯走在他的身边,他押送苦役犯去见警察分局局长)。这次精彩的越狱发生在罗什福尔港,那里的苦役犯成批死去,人们也盼望这两个危险人物在那里送命。他们两人一起逃出监狱,因逃亡途中发生意外事件不得不各奔东西。泰?#38706;?#23572;再次被捕,重新进人牢房。雅克-?#21525;?#36867;到西班牙,改头换面成?#19997;?#27931;斯-埃雷拉。他又到罗什福尔寻找那个科西嘉人。就在这时,他在夏朗特河边遇见了吕西安。“鬼上当”就是跟这个强盗头子学了意大利语。强盗头子自然为这个新的偶像而当了牺牲品。

            吕西安是个纯洁无瑕的孩子,只有一些小小的过失可以自责。与吕西安一起生活,就像夏日初升的太阳,美好而壮丽。而跟泰?#38706;?#23572;在一起,雅克-?#21525;?#35748;为必定会犯一?#30423;?#32618;行,除了上绞刑架,看不到别的结局。

            吕西安的软弱会引起?#21482;觶?#21333;独关押可能使他失去理智。这样的念头在雅克-?#21525;?#30340;头脑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想到可能出现祸患,这个不幸的人觉得自己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从他童年时代到现在,这种现象在他身上还一次没有出现过。

            “我大?#27431;?#28903;了。”他想,“把医生请来,给他一大?#26159;?#35828;不定他能帮我与吕西安进行联系。”

            这时候,看守给犯人送来?#36865;?#39277;。

            “这饭白送了,孩子,我吃不下。请您告诉这个监狱的监狱长先生,给我派医生来。我感到很不舒服,我想我的最后时刻快到了。”

            看守听到苦役犯一边说,一边发出嘶哑的喉音,便点点头,出去了。雅克-?#21525;?#25340;命抓住这一线希望。但是,当他望见医生由监狱长陪同走进牢房时,他看到自己的企图破产了。他伸出?#25351;?#21307;生搭脉,冷静地等待着诊视结果。

            “这位先生发烧了。”医生对戈尔先生说,?#23433;?#36807;,这种发烧,我们在所有犯人身上都见过。”他又?#25112;?#20551;西班牙人耳边说:“我看呀,这总是?#25345;?#29359;罪?#24418;?#30340;证据。”

            总检察长已经将吕西安写给雅克-?#21525;?#30340;信交给?#24605;?#29425;长,要他转交给雅克-?#21525;肌?#30417;狱长这时候回去取这封信,留下了医生?#22836;?#20154;,由看守监视着。

            “先生,”雅克-?#21525;?#35265;看守留在门外,监狱长也不知为什么走了,便对医生说,“如果您能将我的五行字捎给吕西安-德-鲁邦普雷先生,我不惜出三万法朗。”

            “我不想敲诈您的钱财,”勒勃伦医生说,“世界上没有人再能跟他通信息了……”

            “没有人?”雅克-?#21525;?#38382;,惊得目瞪口呆,“为什么?”

            “他上吊了……”

            印度丛林中的猛虎看到自己的幼崽被人掠走时发出的吼声,也没有雅克-?#21525;?#36825;时发出的叫喊那样令人恐惧!他像老虎似地用后爪直立起来,向医生射出霹雳打下发出闪电时火一样燃烧的目光,然后沮丧地倒在他的行军床上,叫了一声;“啊!我的儿子!……”

            “可怜的人!”医生大声说,他被这人性的巨大力?#20811;?#38663;惊。

            这突然发作之后,便是完全瘫软。“啊,我的儿子!”这句话就像在窃?#36816;?#35821;。

            “这个人,他也要在我们手里寻死吗?”看守问。

            ?#23433;唬?#32477;对不会!”雅克-?#21525;?#35828;。他又挺起身子,用暗淡无神的眼睛望着这一幕的两个见证人。“你们搞错了人,你们没有仔细看。在单独关押的牢房里是没法自杀的!你们看,我在这里怎么能上吊?整个巴黎都在担保我这条命!上帝欠了我这条命!”

            看守和医生惊愕得瞠目结舌,尽管很久以来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引起他们的惊奇。

            戈尔先生走进来,手里拿着吕西安的那封信。因极度痛苦而颓丧的雅克-?#21525;?#20284;乎?#25351;?#20102;平静。

            “这是总检查长委?#24418;?#20132;给您的一封信,允许您将它拆开。”戈尔先生说。

            “这是吕西安写的……”雅克-?#21525;?#35828;。

            “是的,先生。”

            “先生,这个年轻人是不是……”

            “他是死了。”监狱长接着说,?#23433;?#31649;怎样,如果医生当时在这里就好了,?#19978;?#20182;总是来得太晚……这个年轻人就死在那里,在一个自费单人牢房里……”

            “我能亲眼看看他吗?”雅克-?#21525;?#23567;心翼翼地问,“你们能让一位父亲不受拘束地去痛哭一下自己的儿子吗?”

            “如果您愿意,您可以住到他的牢房里,我已经接到命令,要把您安置到一个自费单人牢房去。您的单?#20848;?#31105;已被解除了,先生。”

            犯人毫无生气的冷漠的眼睛从监狱长身上缓慢地移向医生。雅克-?#21525;?#29992;这个眼神在询问他们,他觉得这是一个什么圈套,他不知?#26391;?#21542;应该走出这个房间。

            “如果您想看一下遗体,”医生对他说,“那就得抓紧时间,今天夜里就要把它运走了……”

            “先生们,如果你们有孩子的话,”雅克-?#21525;?#35828;,“你们就会理解我做这样的傻事,我?#36127;?#36824;没有明白过来……对我来说,这个打击?#20154;?#36824;?#29616;兀?#20294;是你们不会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如果你们是父亲,你们也只是从?#25345;?#24418;式上做父?#20303;?#32780;?#19968;?#26159;母亲呢……我……我疯了,……我觉得自己疯了!”

            过道?#24515;?#20123;坚实的门只在监狱长面前才打开。穿过那些过道,就能很快从单独关押的牢房走向自费单间牢房。这两排牢房被一?#36324;?#20004;堵大墙组成的地下走廊隔开。大增支撑着穹顶,穹顶上方的一层便是人称木廊商场的司法大厦长?#21462;?#38597;克-?#21525;?#30001;看守架着胳膊,前面有监狱长领路,后边跟着医生,几分钟后便到了?#36335;?#21525;西安尸体的牢房,人?#21069;?#21525;西安的尸体放在一张床上。

            雅克-?#21525;?#30475;到这一情?#22467;?#19968;下子?#35828;绞?#20307;上,拼命地紧紧抱住吕西安,那疯狂的力量和动作使三位目睹这一场面的人不寒而栗。

            “这就是我跟您谈过的那?#33267;?#37327;的例证。”医生对监狱长说,“您看!……这个人就要去揉搓这具尸体,可是您不知道,尸体就跟石头一样……”

            “让我留在这里吧!……”雅克-?#21525;?#29992;奄奄一息的声调说,“我没有多少时间能看到他了,人们就要从我这里把他运走……”

            他没说出?#22885;?#33900;”这个词。

            “请你们允许我保留我亲爱的孩子的一点什么东西吧!……请您?#32570;?#20026;?#24120;?#20808;生,亲自为我剪下他的几缕头发吧,”他对勒勃伦医生说,“因为,我下不了手……”

            “这确实是他的儿子!”医生说。

            “您真以为是这样吗?”监狱长以深沉的表情回答,这使医生陷入短暂的沉思。

            监狱长?#24895;?#30475;守将犯人留在这间牢房里,并叫他在人?#21069;?#23608;体运走前,为这个所谓父亲剪下几缕他儿子的头发。

            五月时光,五点半钟,在?#32478;?#30417;狱的牢房里,虽然窗上堵着铁栅栏和铁?#23458;?#20173;然能清楚地看出信上的字。雅克-?#21525;?#25235;着吕西安的手,一字一句地读起这封可怕的信。

            没有见过哪个?#22235;?#25226;一块冰紧紧攥在手心里十分?#21360;?#23506;冷会飞快地传到生命之源上去。但是,这种可怕的,像毒药般起作用的寒冷所产生的效果,与这样紧紧地握着死人僵硬而冰冷的手对?#35828;?#24515;灵所产生的效果,?#36127;?#19981;能类?#21462;?#36825;时候,死者向生者述说,说出了丑恶的秘密,它使感情完全破灭。因为,在感情上,变化不就是死亡吗?

            让我们与雅克-?#21525;家?#36215;重读一遍吕西安的这封信。这临终的字迹对这个人来说?#36335;?#26159;一杯毒酒。

            ?#39540;?#27931;斯-埃雷拉神甫

            亲爱的神甫:

            我从您手里得到的全是恩惠,而我却出卖?#22235;?#36825;并非有意的忘恩负义的举动使我无地自容。当您读到我这?#24863;?#23383;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您不会在我身边救助我了。

            您曾经给了我充分权利,如果我能从中得到?#20040;Γ?#23601;可以把您毁掉,将您像烟蒂一样扔到地上。但是我愚蠢地处置?#22235;?#20026;了摆脱困?#24120;?#24744;所收养的心灵上的儿子,受了预审法官巧妙提问的诱惑,站到?#22235;?#20123;不惜一切代价要谋害您的人一边,希望让人相信您和一名法国恶棍是同一个人。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这一切已经无法?#35851;洹?br />
            您曾经想把?#20197;?#23601;成一个大人物,比我所能达到的地位更高的人物。在您这样一位本领高强的人和我之间,在这永别的时候,彼此是不会说什么傻话的。您想?#24418;一?#24471;权势?#33151;?#35465;,但您却将我推进了自杀的深渊,就是这么回事。?#20197;?#24050;听到我的上方令人头?#25991;?#30505;的巨大的翅膀?#24149;?#22768;。

            正如您过去有时说的那样,有该隐的后代,也有亚伯的后代。在人类戏剧性冲突中,该隐是反对派。从这一世?#36947;?#35828;,您是亚当的后代,魔鬼继续在亚当身上吹火苗,第一颗火星便飞到了夏娃身上。这个魔鬼世系中,不时冒出一些形体巨大、面目狰狞的魔鬼,他们集结了所有?#35828;?#21147;量,很像沙漠中凶暴的动物,他们的生存需要有他们现在所处的广阔?#21344;洹?#36825;些人在社会上很危险,就像狮子到了?#24503;?#24213;就很危险一样。他们需要食物,他们吞食平庸的人,会把?#20498;?#30340;埃居吃掉。他们的游戏很危险,最后甚至会将那条把他们当作伙伴和偶像的卑贱的狗也给宰了。上帝高兴时,这些神秘的人就成?#22235;?#35199;、阿提拉、查里曼大帝、穆罕默德、或者拿破仑。但是,当上帝任凭这些偌大的工具在一代?#35828;拿?#33579;人海深处锈蚀时,他们就只不过是?#21344;?#20052;夫、罗伯斯比尔、卢韦尔、卡洛斯-埃雷拉神甫。他们对温和的人们有极大的控制能力,将他们吸引过来,蹂躏他们。这些人在他们的同类中显得伟大,漂亮。他们是树林中引诱孩子们的色彩绚丽的毒花,是恶之诗。像你们这样的人应该住在洞穴里,而不应该出来。您使我靠这种?#27704;?#30340;生活而生活。?#21494;?#29983;活确实有自己的一本帐。所以,我能将自己的脑袋从您的谋?#38405;烟?#20013;抽回来,套入我自己领带的活结?#23567;?br />
            为了补救我的过失,我向总检察长交了一份关于收回我审讯记录中所说的话的声明。您可以利用这一文件。

            神甫先生,人们将根据一份合乎规定的遗嘱所表达的愿望,将一笔属于您的教会的钱归还给您。出于您对我的慈父之情,您不慎为?#21494;?#29992;了这?#26159;?br />
            永别了!啊,永别了!邪恶与堕落的冷冰冰的巨人!永别了,您如果走在正道上,您早就胜过希门尼斯和黎希留。您实践了自己的诺言:您?#24418;?#32463;历一场美妙的?#20301;?#21518;,我又在夏朗特河?#29616;?#26032;找到了我自己。不幸的是,它已经不是我将要投身去洗清我青少年时代小小过失的故乡的那条河流,而是塞纳河了。我的沉沦之处,就是?#32478;?#30417;狱中一间又小又黑的牢房。

            不要怀念我。?#21494;阅?#34065;视的程度就是?#38405;张?#30340;程?#21462;?br />
            吕西安

            凌晨一点以前,有人?#31383;?#36816;遗体,发现雅克-?#21525;?#36330;在床前,那封信丢弃在地上,也许像寻短见的人将自刎的匕?#30528;?#24320;时那样掉落的。但是这个痛苦的人一直将吕西安的手握在自己合十的手中,祈祷上帝。

            搬运工看到这个人,不禁停顿了一下,因为他酷似中?#20848;头?#22675;前由天才雕刻家创作的永久跪在那里的石雕像。这个假教士的眼睛像老虎一样熠熠闪光,身体僵直得纹丝不动,简直令人不?#20260;家欏?#36825;些人感到?#27425;罰?#20415;温和地叫他站起来。

            “为什么?”他怯生生地问。

            这个胆大包天的“鬼上当”这时候变得孩子一样软弱。

            监狱长叫德-夏尔日伯夫先生来看这一情?#21834;?#36825;种痛苦?#32431;?#20351;德-夏尔日伯夫先生萌生敬意。他对雅克-?#21525;急?#36896;的父亲身份信以为真,便向他说出?#35828;?格朗维尔先生关于安排吕西安葬礼和送葬行列所下达的命令,并说一定要将吕西安遗体运送到他的马拉凯河滨寓所,那里已有教士等着,下半夜将为他守灵。

            “我确实认为这位法官具有高尚的心灵,”苦役犯用悲戚的声调叫道,“先生,请您告诉他,他可以指望得到我的感激……是的,我能给他提供很大帮助……千万别忘记这句话,对他来说,这句话是至关重要的,啊!先生,一个人为这样一个孩子哭泣了七个小时后,他的心里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哎,我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人们从雅克-?#21525;际?#20013;把他儿子的遗体取走。他用母亲般的目光又向吕西安望了一眼,然后倒下了。他看着吕西安的遗体被运走,不禁发出一声呻吟,搬运工听到后更加快了脚步。

            总检察长的秘书和监狱长为了避免看到这种情?#22467;?#26089;已离开了。

            这个钢铁般的?#22235;?#22312;眨眼之间作出决定,他的思想和行动能同?#27605;?#38378;电一样?#27431;?#20986;来,他的神经受过三次越狱?#33151;?#27425;坐牢的锻炼,达到金属般的坚强,跟?#22885;说?#31070;经没有什么两样。这样一个人现在变?#36855;?#20040;样?#22235;兀?#38050;铁被?#20040;?#21040;一定程度或多次?#21451;?#21518;就会变脆,它的不可穿透的分子被?#25442;?#21518;变得均匀,从而解体,这样的金属即使不处在熔化状态,也不再具有原来的抗力。铁?#22330;?#38145;?#22330;?#20995;具匠等经常加工这类金属的工人用一个专门?#36324;?#34920;示这种状态;“铁沤烂了。”他们是借用一个加工大麻的词汇这样说的,大麻是这样沤过后才解体的。那么,?#35828;?#24515;灵,或者说身、心、神的三重效能受到多次打击后,会与铁处于类似的状态。有些人就像麻和铁一样被沤烂了。铁轨断裂引起可怕的列车事故中,最?#29616;?#30340;便是贝尔维地区事件。科学家、司法部门和公众正在对这类事件寻找各种原因,但是没有一个人去请教这方面的真正行家:铁?#22330;?#20182;们个个都会这样说:“铁沤烂了!”这种危险是无法预见的,变脆的金属与仍有韧性的金属从外表看一模一样。

            听忏悔的神甫和预审法官发现罪大恶极的犯人常常处于这种状态?#23567;?#37325;罪法庭和“更衣”所引起的可怕感受,对这些最坚强的硬汉的神经系统解体,?#36127;?#24635;是起着决定性作用。嘴巴闹得最紧的人这时候?#19981;?#19981;由自主地招供,铁石般僵硬的心这时?#19981;?#30862;裂。奇怪得很,当招供已经没有用处时,这种极度的软弱便能揭去使司法机关感到不安的无辜的假面具。犯人没有认罪就死了,法院总是惴惴不安的。

            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场上体验到了?#35828;?#21508;?#33267;?#37327;的解体。

            早上?#35828;?#38047;,自费单间的看守走进雅克-?#21525;?#25152;在的房间时,看他面色苍白,心态平静,就像一个拿定主意后,又变得坚强的?#22235;?#26679;。

            “?#27431;?#26102;间到了,”掌握钥匙的看守说,“您已经在屋子里呆了三天,如果想透透空气,走一走,您可以出去。”

            雅克-?#21525;?#27491;在全神贯注地思?#36857;?#23545;自己已经完全置之度外,?#35805;?#33258;己看作是衣架饭?#36965;?#26082;没有怀?#26432;缺?吕班对他设置的圈套,也没有想到去?#27431;?#38498;子有什么意义。这个?#22993;?#39740;不由自主地走出屋子,在这排牢房的过道穿?#23567;?#36825;些又黑又小的囚室就在法兰西国王宫殿的华美拱?#32570;?#19978;,拱廊上方便是被人称之为的圣路易长廊,现在,人们可以经过那里去最高法院的各个所属部门。这条走廊与自费单人牢房的走?#35748;?#36830;。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卢韦尔这个有名的?#26412;?#32773;当年?#36824;?#30340;囚?#36965;?#23601;在这两条走廊的直角交点上。国王漂亮的书房位于蓬贝克塔楼上,书房下方有一?#26032;?#26059;形楼梯,这条阴暗的走廊直通到这?#26032;?#26799;。无论是住自费单间的囚?#31119;?#36824;是单?#20848;?#31105;的囚?#31119;欧?#26102;来回?#23478;?#32463;过这?#26032;?#26799;。

            所有被监禁的人,包括将到重罪法庭受审或已经受审的被告,还是不再被单独关押的罪?#31119;?#24635;之,?#32478;?#30417;狱里所有的犯人,都到这个完全铺石块的狭窄场地上来散步,每天数小时,夏天是在清晨。这个?#27431;?#38498;子是上绞刑架或去苦役犯监狱的过度场所,它一头连结这两处地方,另一头通过警察营房、预审法官办公室和重罪法庭与社会相连结。所以,这个地方看上去比绞刑架还要叫人全身发冷。绞刑架可以成为上天堂的阶梯,而?#27431;?#38498;子里却聚集了大地上所?#24418;?#27861;排除的污秽!

            不管是拉福尔斯或普瓦西监狱的?#27431;?#38498;子,还是默伦或圣贝拉日监狱的?#27431;?#38498;子,?#27431;?#38498;子总是?#27431;?#38498;子,那些地方都发生同样的事,只有墙的颜色和高度不同,?#21344;?#22823;小不同而已。所以,如果在这里不对这个巴黎群魔殿作最准确的描写,“习俗研究”就不切题了。

            在最高法院审判厅楼内高大穹顶下第四个拱门处,有一块石头,据说圣路?#33258;?#22312;这里发放过施舍品。今天,这石头被当作桌子,人们在那里向犯人出售一些食品。所以,?#27431;?#38498;子一旦开放,所有的犯人便聚集到这块大石头周围。那里有甜?#22330;?#28903;酒、朗姆酒?#21462;?br />
            壮丽的拜占庭式长廊是豪华的圣路易宫中仅存的?#20598;!?#23427;的对面便是?#27431;?#38498;子的一侧,那里的头两个拱?#21028;?#25104;了会客?#36965;?#24459;师和被告在这里进行交谈。囚犯是通过一扇很大的边门进入会客室的。一些粗大的铁条划出两条人行通道,一直?#30001;?#21040;第三个拱门的?#21344;洹?#36825;两条通道很像?#21545;?#19978;演好戏时,?#21545;好?#21475;为?#38469;?#25490;队人?#27627;?#26102;用栅?#29238;?#25104;的通道。这间会客室位于?#32478;?#30417;狱现在的边门大厅尽头,通过通风窗从?#27431;?#38498;子一边采光,在边门那一侧最近安装了有框的玻璃窗,这样就能监视与事主谈话的律师。这项革新之所以必要,是因为一些标致的女?#20184;?#22905;们的辩护?#22235;?#26045;加极大的诱惑力。真不知?#26391;?#39118;将走向何处?……道德上的谨慎小心与良心的自我?#35789;?#21313;分相像。即使是想象一些不为人知的恶行,这种想象也是堕落。警察允许犯人、被告和羁押者的?#23376;?#26469;?#32478;?#20182;们时,也在这个会客室见面。

            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了,对于?#32478;?#30417;狱的两百名犯人来说,?#27431;?#38498;子意味着什么。这是他们的花?#22467;?#19968;个没有树?#23613;?#27809;有花草、没?#24515;?#22303;的花?#22467;?#20294;是归根结蒂还是一个?#27431;?#38498;子!会客室附近和准许分发食物和烧酒的圣路易大石头旁边地带是唯一有可能与外界沟通的地方。

            囚?#38050;?#26377;在?#27431;?#38498;子里才能见到天日,才能与别人接触。别的监狱里,其他囚犯可以在劳动作坊相聚,但在?#32478;?#30417;狱,除了住自费单间的人以外,别的囚犯不能从事任?#20301;?#21160;。在这里,人人都为陷入重罪法庭而胆战心惊,因为到?#22235;?#37324;,要么接受预审,要么接受判决。这个法庭呈现一派可怕景象,对此人们难以想象,只有亲眼目?#27809;?#20146;身经历才会明?#20303;?br />
            首先,聚集在这四十米长、三十米宽的?#21344;?#37324;的一百来名被告或犯人,并非社会精华。这些坏人大部分属于社会底层,他们衣服破?#33579;?#38754;目丑陋或可憎。来自社会上层的罪犯极少,这是令人庆幸的。只有盗用公款、伪造文书或欺诈、破产等罪行才使一些体面人来到这里。这些人来了以后,有权住自费单人牢房,住下后?#36127;?#23601;不离开了。

            这块散步场地的周围,一边是黑乎乎的高大围墙,一边是介于那些国室之间的一排廊柱,靠堤岸一边是一座碉堡,北侧是自费单人牢房的铁?#23458;?#23567;囚室。场地里是一群无耻的罪人,由看守严加看管,他们彼此之间?#19981;?#30456;提防。这个场所的布局已经令人感到压抑,加上这群声名?#22681;?#30340;人用充满仇恨、好奇和绝望的目光迎面注视着你,这地?#20132;?#24456;快使人感到恐惧。没有任?#20301;独鄭?#26080;论是场地还是人,一切?#38469;?#38452;暗的。无论是高?#20132;?#26159;人心,全都在沉默。对这些不幸的人来说,一切都充满危险,除了在这阴森的监狱结成的阴森的友谊外,他们谁都不敢信任谁。警察押着他们,这对他们来说更败坏了气?#30504;?#27585;坏了一切,连两个亲密的犯人之间的握手也被毒化了。一个犯人在这里遇到他最要好的伙伴,但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悔过,是否为保全自己的生命而已经招供。这种对安全的担心,对“绵羊”的惧怕,使?#27431;?#38498;子里已经显得如此虚无的自由空气更加稀薄了。在监狱的行话里,“绵羊”就?#21069;?#25506;,但是这种人表面上还是像犯了重案一样,心情沉重。他们的尽人皆知的机灵劲在于能叫人把他们当作“朋友?#34180;?#22312;行话里,“朋友”的意?#38469;?#32769;练的盗贼,经验丰富的盗贼,他早已与社会断绝往来,愿意一辈子当盗贼,不管怎样?#23478;?#30452;忠实于高级盗贼的纪律。

            犯罪?#22836;?#30127;?#24515;?#20123;类似之处。在?#27431;?#38498;子里见到?#32478;?#30417;狱的犯人,与在疯人院的花园里见到的疯子,?#38469;?#21516;样情形。他们在散步时?#38469;?#20114;相回避,互相?#28193;?#30340;至少是?#24544;?#30340;目光,根据他们当时的思想,?#37096;?#33021;是凶残的目光,但从来不是愉快或严肃的目光。他们互相认识,又互相惧怕。?#27431;?#38498;子里散步的人由于等待着判决,由于悔恨和忧虑,都显出疯?#22235;?#31181;惊恐不安的神色。只有久经磨练,经验丰富的罪犯才显得镇定沉着,就像一个生活诚实、良心清白的人显示出的从容和坦然。

            中等阶级的人在这里是少数的几个例外,他们犯了罪感到羞耻,不肯走出牢房,所以?#27431;?#38498;子里经常去的人,一般都穿着工?#22235;?#26679;的衣服,主要是长工作?#24544;攏?#30701;工作服?#33151;?#24067;上衣。这些?#33267;?#21644;肮脏的衣服与他们平庸阴沉的外表,?#30452;?#30340;举止——这种举止由于他们的?#24623;?#24515;情终究有所收敛——以及其他的一切,直至这个地方的静寂无声,融为一体,使那些为数极少的前来参观的人感到恐惧?#33073;?#24694;。只?#24515;?#20123;有很?#37096;可?#30340;人,才能享受来?#32478;?#30417;狱进行研究的这种不可多得的特权。

            在解剖模型室里,那些下流病症都在蜡人身上显示出来,人?#21069;?#24180;轻人带到那里去参观,使他们?#24418;?#31471;正,向往圣洁高尚的爱情。同样,?#27431;?#38498;子里满是注定要进苦役监狱、上绞刑架和受什么加辱刑的人;那些虽然内心深处已听到上天审判的声音,但可能还不怕上天司法的人,看了?#32478;?#30417;狱和这个?#27431;?#38498;子的景象,就会惧怕人间的司法。他们从这里出去后,会长时间做正直的人。

            雅克-?#21525;?#19979;到?#27431;?#38498;子时,在那里?#27431;?#30340;人要在“鬼上当”一生中关键的一幕里?#32554;萁巧?#23545;这可怕的群体中的几个主要人物进行描绘,并不是无关紧要的。

            这里,与别的众人聚集的地方一样;这里,?#33073;?#26657;一样,体力和精神力量占据支配地位;这里,和苦役监狱一样,罪行越重的人身份越高,要掉脑袋的人?#20154;?#26377;其他人身份都高。正如人们所想象的,?#27431;?#38498;子是一所刑法学校,在这里宣讲要比在?#35748;?#31072;广场宣讲效果好得多。这里,周期性的玩笑是?#24085;?#37325;罪法庭的戏,指定一个庭长、一个陪审团、一个检察署、一个律师,然后对案件进行审理。这种可怕的闹剧?#36127;?#24635;是在发生大案时演出。这期间,已经列入重罪法庭日?#30251;?#30340;一个大?#31119;?#20415;是克罗塔夫妇被杀案。克罗塔夫妇过去是农场主,儿子是公证人。正如这个不幸的案件所表明的,他们在家里放了八十万金法郎。杀死这对夫妇的作案者之一是诨名叫作拉普拉叶的有名达纳蓬。他是一个被?#22836;?#30340;苦役?#31119;?#20116;年来,借助七、八个不同的名字,躲过了警方最严厉的追捕。这个歹徒有非常高明的化装?#35760;桑?#20197;致在南特狱中服刑两年期间,一直用他的一个弟子?#38706;?#33487;?#35828;拿?#23383;。?#38706;?#33487;克也是有名的盗贼,但作案内容从来不超出轻罪法庭的?#34892;譚段А?#25289;普拉叶从苦役监狱出来后,已是第三次杀人。他这次被判死刑已是确定无疑。另外,别人猜想他有大量钱财,这就使这个被告成了囚犯们恐惧和?#24352;?#30340;对象。他?#36947;?#30340;钱放在哪里,人们连一个里亚也没有找到。尽管发生了一八三○年七月事件,人们对这个大胆的举动在巴黎引起的惊恐仍然记忆犹新。从盗窃数额之大看,这个案子可以与?#38469;?#39302;奖章被窃案相提并论①。当代有一种不幸的倾向,就是一切都用数字来衡量,因此,偷的数目越大,杀人案也就越引人注目。

            ①这个盗窃案发生在一八三一年,逮?#35835;?#19968;个名叫福萨尔的嫌疑?#31119;?#20182;盗窃的物品后被如数?#19968;亍?/p>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