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七节

            “嘿!可是,亲爱的,那里边找不到一句能影响她名誉的话……”

            “您恐怕不能保持这样的冷静和细心,”卡缪索夫人回答,“您是女人,您属于不会抵挡魔鬼的那类天使……”

            “我已经发誓再也不写信了。我这一辈子里,只给这个可怜的吕西安写过信……我要把他给我的信一直保存到我死去的那一天!亲爱的,这是火一般的激情,人们有时候是需要它的……”

            “如果人家发现了,怎?#31383;歟 ?#21345;缪索夫人说,作了一个害臊的姿态。

            “哦,我就说这是一本刚开始写的小说里的书信。因为,亲爱的,我把这些信都抄录了?#21525;矗?#25226;原件都烧掉了。

            “哦,夫人,作为报答我,您让我看看这些信吧……”

            “也许可以。”公爵夫人说,“亲爱的,您那时会发现,他给雷翁蒂娜可没有写过这样的信!”

            这最后一句话概括了一切女人,各个时代,各个国家的女人。

            卡缪索夫人像拉封丹寓言中那只浑身胀得鼓鼓的青蛙一样①,在美丽的狄安娜-德-莫弗里涅斯陪同下,兴高采烈地走进了格朗利厄家。这个上午,她要去拉一个关系,这关系对实现自己的雄心是必不可少的。她好像已经听见别人在叫她院长夫人了。她感受到一种战胜巨大障碍的说不出的高兴。这主要障碍便是丈夫的无能,虽然这种无能至今还是若隐若现,但她心中已十分了然。叫一个凡夫俗子出人头地,这要花多大劲儿!对一个女人来说,甚至对国王来说也一样,这等于在享受诱惑众多名演员的乐趣,也就?#21069;?#19968;个蹩脚的剧本演上一百遍。这是利己主义的陶醉!至少,在?#25345;?#31243;度上,是竭力炫耀自己的权势。权势是通过独特的行径,将荒唐戴上成功的桂冠,并对天才加以蔑视,才证实自己的力量。而天才却是极权无法达到的唯一力量。卡利居拉②擢升御马这出宫廷闹剧,过去演出过许多次,今后还将上演无数次。

            ①见拉封丹寓言诗《青蛙想长得和牛一样大》。

            ②加利居拉(十二一四一),?#24597;?#39532;?#23454;邸?br />
            狄安娜和阿梅莉在几?#31181;?#20869;便从美丽的秋安娜的雅?#38706;?#26434;乱的卧室来到?#35828;?格朗利厄公爵夫?#35828;?#20005;肃整齐、颇有气派的豪华房间里。

            这位非常虔诚的葡萄牙女人总?#21069;说?#36215;床,然后到圣瓦莱尔小教堂去望弥撒。圣瓦莱尔小教堂属于圣托马-达甘教堂,当时位于荣军院前的广场上。这个小教堂今天已经拆毁,被迁移到了勃良第街上。原址将建造一座哥特式大教堂,据说准备献给圣克洛蒂尔德。③

            ③这座教堂始建于一八四六年,第二帝国时期才竣工。

            狄安娜-德-莫弗里涅斯?#25112;?#24503;-格朗利厄公爵夫?#35828;?#32819;朵说话。刚说出头几句,这位虔诚的女人便去见德-格朗厄尔先生,很快将他领来了。公爵向卡缪索夫人迅速打量了一眼,这是那些爵爷们?#24202;烊说?#36523;世甚至灵魂的目光。阿梅莉的打扮使公爵很有把握地?#38706;?#20986;这个?#24433;?#26391;松到芒特,再从芒特到巴黎的市民阶层的人物。

            啊!如果法官的妻子早知道公爵们有这?#30452;?#39046;,她也许不能自在地经受住这彬彬有礼而充满嘲讽的眼神了。她只见到彬彬有礼的一面。无知与精明各有特长。

            “这是卡缪索夫人,内阁掌门官蒂里翁的女儿。”公爵夫人对丈夫说。

            公爵极其礼貌地向法官的妻子致意,脸上严肃的神情稍稍有所缓和。他拉了拉铃,他的随身男仆进来了。

            “你去一趟奥诺雷-什瓦利埃街,乘马车去。到?#22235;?#37324;后,找到十号的一个小门拉铃,对出来开门的仆人说,我请他的主人来这里一趟。如果那位先生在家,你就把他接到我这里来。你可以用我的名义,这就足以排除各种困难。尽量在一刻钟内办完这些事情。”

            公爵的男仆一走,公爵夫?#35828;?#38543;身男仆便出现了。

            “你以我的名义到德-肖利厄公爵家去一次,叫人把这张卡片递给他。”

            公爵给了一张折叠成?#25345;?#24335;样的卡片。这两个亲密的朋友为?#25345;?#32039;急而秘密的事需要立刻见面而又来不及写信?#20445;?#20415;用这种方式通知对方。

            人们可以看到,社会各阶层有相似的习俗,只是方式方法有细微的差别。上流社会也有自己的隐语,有自己特色的隐语。

            “夫人,您能完全肯定存在那些所谓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小姐写给这个年轻?#35828;?#20449;件吗?#20426;?#24503;-格朗利厄公爵问。

            他说着瞥了卡缪索夫人一眼,就像水手抛出一个测深器。

            “我没有见过这些信,可是这很叫?#35828;?#24515;。”她战战兢兢地回答。

            “我女儿不可能写任何见不得?#35828;?#19996;西!”公爵夫人高声说。

            “可怜的公爵夫人!”狄安娜心里想,一边望?#35828;?格朗利厄公爵一眼,这眼光使他颤栗。

            “你怎么看,亲爱的小秋安娜?#20426;?#20844;爵把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人拉到一个窗子前,在她的耳边说。

            “亲爱的,克洛蒂尔德那样狂热地爱?#24597;?#35199;安,在她动身前还跟他约会,要是没有?#25214;?#21476;尔夫人,说不定她早就跟吕西安逃到枫丹白露的森林里去了!我知道吕西安给克洛蒂尔德写过一些信,这些信叫一个女信徒看了?#19981;?#26197;头转向!我们这三个夏娃的女儿被书信这条毒蛇给缠住了……”

            公爵和狄安娜从窗前回到公爵夫人和卡缪索夫人身边,这两位夫人正在低声交谈。阿梅莉在这方面遵照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35828;?#24847;见,摆出一副虔诚的姿态,以博取高傲的葡萄牙女?#35828;?#27426;心。

            “我们在听凭一个潜逃的无耻苦役犯摆布!”公爵耸?#22987;?#33152;说,“家里接待一些不完全知道底细的人,就会造成这种状况。接纳一个人之前,必须充分了解他的财产,亲戚朋友,以及过去的所有经历……”

            从贵族观点看,这句话便是这个故事给?#35828;?#25945;益了。

            “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人说,“现在想想怎样拯救可怜的德-赛里奇夫人,克洛蒂尔德和我吧……”

            “我们只能等亨利来了再说,我已经派人去叫他了。但是,一切都得取决于冉蒂去寻找的那个人。但愿这个人现在在巴黎!夫人,”他朝着卡缪索夫人说,“我很感激您想着我们……”

            这就是对卡缪索夫人下逐客令了。内阁掌门官的女儿还算机灵,她领会了公爵的意思,站立起来。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人以她可爱的妩媚赢得了很多默契和友情,这时她又施展这?#30452;?#39046;,拉住阿梅莉的手,?#38405;持址?#24335;叫公爵和公爵夫人注意她。

            “我看,她从一大早起身就来救我们,我请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位娇小的卡缪索夫人。首先,她已经给我帮了忙,这是我不能忘记的。另外,她对我们忠心耿耿,她和她丈夫?#38469;?#36825;样。我已经应允让她的卡缪索高升,我也请你们出于对我的爱,对他优先加以保

            “您不需要这样的推荐,”公爵对卡缪索夫人说,“格朗利厄家的人不会忘记别人给他们的帮助。为国王效力的人不久就会有机会出人头地,人们要求他们尽忠尽力,您丈夫会补缺的……”

            卡缪索夫人告辞出来,得意洋洋,兴高采烈,信心百倍。她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家里,?#20945;?#33258;喜,对总检察长的敌意嗤之以鼻。她心里想:“我们要?#21069;?#24503;-格朗维尔先生搞掉该多好!”

            卡缪索夫人出来正是时候。国王的宠臣之一肖利厄公爵在台阶上正好碰上这个平民女子。

            “亨利,”格朗利厄听见禀报他朋友来到,便喊道,“我请你快去一趟王宫,跟国王说一说。事情是这样的,”他于?#21069;?#20844;爵拉到刚才与轻佻而妩媚的狄安娜谈话的那个窗子边。

            德-肖利厄公爵不时?#20302;?#22320;瞄睃那位狂热的公爵夫人。她一边跟那位虔诚的公爵夫人聊天,听她说教,一边跟肖利厄公爵眉来眼去。

            “亲爱的孩子,”德-肖利厄公爵的个别交谈结束后说,“还是要明?#21069;。?#21780;!”他加了一句,同时抓住狄安娜的手,“要循规蹈矩,再也不要使自己受连累,永远不要给人写信了!亲爱的,信件造成了多少个人不幸和公?#19981;?#24739;……对于像克洛蒂尔德那样初次恋爱的?#23194;?#26469;说,也许还能原谅,但是对于……”

            “对于见过?#20132;?#32439;飞的老投弹手来说就不可原谅了!”公爵夫人?#36130;?#22068;对肖利厄公爵说。

            这个表情和玩笑使两位公爵和那位虔诚的公爵夫?#35828;?#38452;沉的脸又绽出了笑容。

            “我已经四年没有写过情书了!……难道我们得救了吗?#20426;?#29380;安娜问。她装出一副孩子气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还没有!”肖利厄公爵说,“因为您不知道,采取?#25105;?#34892;动是非常困难的,对于一个立宪制国家的君主来说,这?#20013;?#21160;就像一个已婚妇女不贞一样,就是通奸!”

            “是个小毛病!”德-格朗利厄公爵说。

            “禁果!”狄安娜微笑着说,“哦,我真想成为内阁首脑,因为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禁果,?#21494;?#23581;过了。”

            “哦,亲爱的!亲爱的!”虔诚的公爵夫人说,“您说得太过分了……”

            一辆马车停到了台阶前,奔跑的马匹发出很大的响声。两位公爵听到这一声音便向两位妇女告辞,离开她们,去格朗利厄的书房。有人将奥诺雷-什瓦利埃街的一个居民领到书房,他不是别人,正是反警察组织和政治警察头目,默默无?#21734;?#21448;权势灼?#35828;目?#26391;坦。

            “请进,”德-格朗利厄公爵说,“请进,圣德尼先生。”

            科朗坦对公爵高度的记忆力感到惊?#21462;?#20182;向两位公爵深切致意后,第一个走进书房。

            “还是那个?#35828;?#20107;,或者说由他引起的事,亲爱的先生。”德-格朗利厄先生说。

            “他不是死了吗?#20426;?#31185;朗坦说。

            “还有一个伙伴,”德-肖利厄公爵说,“一个厉害的伙伴。”

            “苦役犯雅克-?#21525;跡 ?#31185;朗坦说。

            “费?#22799;希?#20320;谈谈情况吧。”德-格朗利厄公爵对前大使说。

            “这个歹徒需要提防,”德-肖利厄公爵接着说,“他把德-赛里奇夫人和德-莫弗里涅斯夫人写给吕西安-夏尔东的信件都握在手里,以索取一笔赎金。吕西安-夏尔东原是他掌握的人。看来这是这个年轻?#35828;?#19968;贯做法,他用自己的信去换取别人充满激情的信,因为据说德-格朗利厄小姐写过几封这样的信。我们至少有这样的担心,但无法得知任何情况,因为她出?#24597;?#34892;去了……”

            “那个小青年是不会保存这些东西的!……”科朗坦回答,“这是卡洛斯-埃雷拉神甫采取的预?#26469;?#26045;!”

            科朗坦把?#30452;?#25903;在就座的沙发扶手上,手撑着脑袋进?#20852;?#32771;。

            “为了钱!……可是,这个人比我们钱多。”他说,“艾?#21051;?高布赛克为他当钓饵,从那个名?#20449;?#27777;根的金币池塘里钓走了将近二百万……先生们,请你们叫有权人士授予我全权,我替你们除掉这个?#19968;錚 ?br />
            “那么……也能销毁这些信件吗?#20426;?#24503;-格朗利厄公爵问科朗坦。

            “听我说,先生们,”科朗坦站起来继续说,显出一张涨得通红的狡猾的?#22330;?br />
            他把双手伸进黑色莫列顿呢长裤口袋里。这个当代历史剧的名演员只穿了一件背心和一件礼服,还没有脱掉早?#30475;?#30340;裤子,因为他知道那些大人物在某些情况?#38706;?#21035;?#35828;?#36805;速行动是非常感激的。他不拘礼节地在书房里踱来踱去,高声说着话,仿佛没有别人在场。

            “他是个苦役犯!不用诉讼就能把他扔进?#28909;?#29305;尔监狱单独关押,叫他不能与外界联系,让他在那里死去……不过,他可能预见到这种情况,已经给他的同伙下了指令!”

            “但是,出其不意地将她从那个妓女寓所逮捕后,他马上被单独监禁了起来。”德-格朗利厄公爵说。

            “对这个?#19968;?#26469;说,还有什么单独监禁可言!”科朗坦回答,“他跟……跟我一样厉害!”

            “那怎?#31383;歟俊?#20004;个公爵的目光里透出这句话。

            “我们可以立?#31383;?#36825;个?#19968;?#37325;新关进……罗什福尔苦役监狱……六个月后他就会死在那里!……哦,不用提什么罪行了!”他看到德-格朗利厄公爵做了个手势,便这样回答,“有什?#31383;?#27861;呢!一个苦役犯,如果真正?#24656;?#20182;在夏朗特?#30001;?#21457;的疫气中干活,过了一个炎热的夏天,他六个月也挺不?#21525;?#30340;。但是,只有在这个?#19968;?#23545;这些信没有采取预?#26469;?#26045;的情况下,这个办法才能奏效。如果他对敌手产生了疑心——这很有可能,那就必须发现他采取什么预?#26469;?#26045;。如果掌握信件的人很穷,可以对他进行?#31456;頡?#25152;以,一定要叫雅克-?#21525;?#24320;口!真是一场恶战!我可能会被击败!最好的办法是,用别的东西……特赦证,将这些信?#31456;?#36807;来,然后将这个人收在我的铺子里。可怜的贡当松和亲爱的佩拉德已经死了,雅克-?#21525;际?#21807;一有足够能力继?#24418;?#20301;置的人。雅克-?#21525;?#26432;死了我的这两个无与伦比的暗探,好像在为他自己安排位置。先生们,你们?#37096;?#21040;了,必须授予我全权才?#23567;?#38597;克-?#21525;?#22312;附属监狱。我马上去检察院见德-格朗维尔先生。请你们派某个心腹人物到那里和我接头,因为我必须向德-格朗维尔先生出示信件,他对我毫不熟悉,?#19968;?#35201;把这封信交给议长,或者派一位令人尊敬的引见者……你们还有半个钟头的时间,因为我大概需要半小时更衣,也就是说,把自己打扮成该在总检察长先生眼前出现的那个模样。”

            “先生,”德-肖利厄公爵说,“我知道您很能干!您能保证成功吗?#20426;?#25105;只要求您说出‘能’,或是‘不能’。”

            ?#21834;?#33021;’,但是要给我全权,而且你们保证以后永远不要就此向我提问。我的计划已经确定。”

            这个阴险的回答使两位大人物微微颤栗。

            “好吧!先生,”德-肖利厄公爵说,“您将这件事列入您的日常公务吧。”

            科朗坦向两?#36824;?#26063;老爷致意告别。

            亨利-德-?#25214;?#21476;尔立刻去见国王。费?#22799;?德-格朗利厄叫人给他备车。由于他担任的职务,他享有随时晋见国王的特权。

            这样,社会上下各种利害关系纠集在一起,受必要性所驱使,集中到总检察长的办公室里。这些利害关系由三个人作为代表:德-格朗维尔先生代表司法部?#29275;?#31185;朗坦代表豪门贵族,他们两人面对一个可怕的敌手雅克-?#21525;跡?#20182;是蛮横强暴的社会恶势力的化身。

            司法与王权结合在一起向苦役犯和他的诡计进行较量,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搏斗!苦役犯是大胆无畏的象征,排除琐碎的计算与考虑,不择手段,没有王权的虚?#20445;?#19985;恶地象征?#21734;齠亲?#30340;?#35828;?#21033;益,是饥饿者急速?#33073;?#33125;的抗议!这不是进攻与?#26391;?#30340;关?#24503;穡?#19981;是抢劫与护卫财产的关?#24503;穡?#19981;是社会状态的国家与自然状态的国家?#35845;?#30456;逢这一可怕问题吗?总之,过分软弱的政权代表与?#22885;?#30340;扰事者之间达成的反社会的妥协,在这里可以找到一幅生动骇?#35828;?#30011;面。

            有人向总检察长禀报卡缪索先生来到,总检察长示意让他进来。德-格朗维尔先生早就预感到这次来访,想要借此机会与这位法官商定了结吕西安案件的办法。可怜的诗人死去的前一天,他曾与卡缪索一起找到的那个解决办法,已经不能用了。

            “请坐,卡缪索先生,”德-格朗维尔先生说,一边坐到自己的扶手椅上。

            这?#36824;?#21592;与法官单独在一起,让人看出他已经疲惫不?#21834;?#21345;缪索望着德-格朗维尔先生,发现他如?#24605;?#27589;的脸庞几乎变成了青灰色,显出极度疲劳和彻底沮丧的神色,表明他的痛苦大概要超过死刑犯因书记官宣布驳回向最高法院上诉时所感受的痛苦。按法院惯例,宣布驳回上诉就等于说:“作好准备吧,你的最后时刻来临了!”

            ?#23433;?#29237;先生,”卡缪索说,“虽然事情紧?#20445;一?#26159;下次再?#31383;傘?br />
            “别走,”总检察长姿态庄重地回答,“先生,真正的司法官员应该承认自己的焦虑,并且将它埋藏在心?#20303;?#22914;果您在我身上看出了一些烦乱情绪,那是我做得不对……”

            卡缪索做了一个手势。

            ?#21543;系?#20445;佑您不要经受我们生活中这些迫不得已的事,卡缪索先生!即使再小的事,?#19981;?#25226;人压垮的。我刚刚在我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那里过了一夜。我只有两个朋友,就?#21069;?#20811;塔夫-德-博旺公爵和德-赛里奇伯爵。德-赛里奇先生、奥克塔夫和我,我们从昨晚六点直到今晨六点一直呆在一起,?#33267;?#20174;客厅到德-赛里奇夫?#35828;?#24202;边去照看,?#30475;?#37117;担心她死了或是永远疯了。德?#32509;肌?#27604;昂雄、西纳尔,还有两名看护人?#20445;?#19968;直没有离开房间。伯爵很爱他的妻子。这一夜呀,一边是一个因爱情而发疯的女人,一边是悲?#20174;?#32477;的朋友,你想想我这一夜是怎么过的!一位国家要人不会像一个蠢物那样伤心绝望!赛里奇就像就坐在国务会议席位上那样平静,他蜷着身子坐在一?#27966;?#21457;上,向我们?#20801;?#20986;宁静的面容。工作的重负使他低垂的前额上渗出了汗水。由于极度困乏,我从早上五点睡到七点半,而?#35828;?#21322;还必须到这里来下达一?#26469;?#20915;令。卡缪索先生,请您相信我,一个司法官员在痛苦的深渊里煎熬了整整一夜,感到上帝的手?#26519;?#22320;制约着人间的事物,打击着高尚的心灵,在这样情况下,他很难再坐在这里,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冷静地说:下午四点钟砍掉一个脑袋,消灭一个上帝创造的充满生命活力和非常健康的人!然而,这又是我的职责!……我自己陷在痛苦的深渊中,但是还必须下命令竖立?#22987;堋?#27515;刑犯不知道这位司法官员与他同样焦虑不安。这时候,我代表要求进行报复的社会,他代表需要抵偿的罪恶,双?#25509;?#19968;纸文书联结在一起,我们是同一个义务的两个方面,是法律的尖刀一时拼凑在一起的两个生命。”

            “这?#36824;?#21592;如此?#26519;?#30340;痛苦,谁来同情?#20811;窗?#24944;?#20426;?#25105;们的光荣就?#21069;?#36825;些痛苦埋在心底!教士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上帝,战士把成千上万被他打死的人献给国家,我觉得他们都要比这?#36824;?#21592;幸福,官员身上只有怀疑、恐惧和可怕的责任。”

            “您知道要处决谁吗?#20426;?#24635;检察长继续说,“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就像昨天死去的那个一样俊美,也像他一样有一头金发。处死他并不是我们的愿望,因为从他那里查获的只?#24418;言?#30340;证据。这个小伙子被判了死刑都没有招供!七十天来,他经受着各种考验,始?#25214;?#23450;自己无罪。这两个?#21525;矗?#25105;肩膀上长着两个脑袋!哦!他要是能招供,我宁愿减少一年寿命,因为必须要使陪审冈放心!……如果有一天人们发现这个年轻人因这一罪行被处死,而这一罪行却是另一个人犯的,这对司法将是多大的打击!在巴黎什么?#38706;?#20250;引起?#29616;?#21518;果,最小的审判事?#23460;不?#21464;?#28903;问录!?br />
            “陪审团这个机构,革命时期的立法者认为是强有力的,实际上是社会废墟的一部分,因为它没有尽?#22467;?#19981;能对社会进行足够的保护。陪审团玩忽职守。陪审员?#33267;?#37096;分,一部分人不主张死刑,这就导致彻底?#21697;?#27861;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那些弥天大罪,如杀害父母罪,在某省竟被宣?#24418;?#26080;罪(苦役监狱中有二十三个杀害父母的罪犯享受‘减轻罪行情状’的照顾),而在另一省,一件可以说是平平常常的罪行,却以死刑进行?#22836;!?#22914;果在巴黎,在我们这个法院管辖区内,将一个无辜的人处死了,那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20426;?br />
            “他是一个潜逃的苦役犯。”卡缪索先生小心翼翼地说。

            “可是,到了反对派和报界手里,他会成为复活节的羔羊。”德-格朗维尔先生大声说,“反对?#28903;?#25569;有利的条件能为他?#27492;ⅲ?#22240;为他是一个狂热地维护当地观念的科西嘉人,他的杀人罪是‘族间仇杀’?#24418; ?#22312;那个岛上,杀死仇敌的人,自认为非常正?#20445;?#21035;人也这样认为……

            真正的司法官员确实很不幸!您?#30130;?#20182;们的生活必须与整个社会隔绝,就像过去天主教高级神职人员一样。只有当他们在规定的时间走出自己的修室?#20445;?#21035;人才能见到他们。他们表情严肃,苍老年迈,令人尊敬,像古代社会集法权与神权于一身的希伯莱教大祭司那样判?#31119;?#20154;们只有在司法官员的座位上才能找到我们……今天,人们看到我们也和别人一样?#25165;?#21696;乐!……人们看到我们在客厅里,在家庭里,是?#32960;?#20844;民,也有激情,我们并不那么可怕,?#19981;?#26174;?#27809;?#31293;可笑……”

            这发自心底的呼?#22467;?#21152;上有顿挫的停歇、感叹和手势,是那样雄辩有力,难以用?#35475;?#21152;以描绘。卡缪索听了为之颤栗。

            “先生,”卡缪索说,?#30333;?#22825;,我?#37096;?#22987;感受到我们这个职业的痛苦!……我差点儿因那个年轻?#35828;?#27515;而死去。他没有领会到我在?#25442;?#20182;,这个不幸的人便自己陷入泥潭不能自拔了……”

            “哎,本来不应该审讯他,”德-洛朗维尔先生大声说,“什么也不做就帮上了忙,那多省事……”

            “可是有法律规定啊!”卡缪索回答,“他被捕已经两天了!……”

            “祸事已经发生了。”总检察长说,“我已作了最大努力来进行补救,当然,这是无法补救的。我的马车和手下的人都加入了这位意志薄弱的可怜诗?#35828;?#36865;葬行?#23567;?#36187;里奇和我一样尽了力,而且尽了更大的力。他接受了这个可怜的年轻?#35828;?#22996;托,将是他的遗嘱执行人。他作出这一应允?#20445;?#22905;的妻子向他望了一眼,眼光中?#20102;?#30528;理智。另外,奥克塔夫伯爵亲自参加了吕西安的葬礼。”

            “好吧!伯爵先生,”卡缪索说,“把我们这件事办完吧!我们还有一个非常危险的在押犯,您跟我一样清楚,他是雅克-?#21525;肌?#36825;个歹徒将要被人认出他的真面目……”

            “那我们就完了!”德-格朗维尔先生叫起来。

            “现在,他就在您的那个死刑犯身边。过去在苦役监狱中,那个死刑犯是他的被保护人,就像吕西安在巴黎是他的被保护人一样!?#32570;?吕班扮?#19978;?#20853;进入他们会面的地方。”

            ?#20843;?#27861;警察为什么要参与进去?#20426;?#24635;检察长说,?#20843;?#27861;警察只能按我的命令行事!……”

            “整个附属监狱都会知道我?#20146;?#20102;雅克-?#21525;肌?#23545;,我是来告诉您,这个胆大包天的要犯可能掌握着德-赛里奇夫人、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人和克洛蒂尔德-德-格朗利厄小姐信札中最连累?#35828;?#20449;件。”

            “您能肯定这一点吗?#20426;?#24503;-格朗维尔先生问,脸上流露出惊讶而痛苦的神色。

            “您想想吧,伯爵先生,?#21494;?#36825;桩祸事的担心有没有道理。当我打开从这个?#22993;?#30340;年轻人寓所搜来的那相信件?#20445;?#38597;克-?#21525;?#19987;注地瞧了一眼,接着流露出满意的笑容。这笑容的含意,一个预审法官是不会搞错的。一个像雅克-?#21525;?#36825;样?#22799;?#28145;算的恶棍是不会轻?#30528;灼?#36825;样的武器的。这?#19968;?#35201;是在政府和贵族的敌人中找一名辩护人,这些信件落入这个辩护人手里,您说会产生什么后果?德-莫弗里涅斯公爵夫人很关心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已经去通知她了。她们两人这时候大概已经在格朗利厄家商议对策了……”

            “对这个人无法提起诉讼了!”总检察长高声说着站起来,在书房里大步走来走去,“他肯定将这些东西放到可靠的地方了……”

            “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卡缪索说。

            预审法官的这句话顿?#27605;?#38500;了总检察长对他的全部成见。

            “是吗?#20426;?#24503;-格朗维尔先生说着又坐了?#21525;礎?br />
            “我从家里出来去司法大厦的路上,对这件令人遗憾的事作了深入思考。雅克-?#21525;?#26377;一个姑妈,是真姑妈,不是假姑妈。对这个女人,政治警察已经向巴黎警察局提交了一份记录。她叫雅克丽娜-?#21525;跡?#26159;雅克-?#21525;?#30340;父亲的姐妹。雅克-?#21525;际?#22905;的弟子,也是她的上帝。这个女人开一家服饰脂粉店,她借助生意中建立起来的各种联系,掌握了很多家庭的秘密。雅克-?#21525;?#22914;果把这些能?#20154;?#21629;的信件托付给了什么人保管,那一定是她!我们将她逮捕起来……”

            总检察长用精明的目光看了卡缪索一眼,这目光的含意是:“这个人不像我昨天认为的那么?#25285;?#21482;是?#40723;?#36731;一点,还不会使用司法的缰绳。”

            “要使事情成功,必须改变我?#20146;?#22825;采取的全部措施,”卡缪索继续说,“我是来向您请示,请您发布命令……”

            总检察长拿起他的?#24357;?#20992;,轻轻地敲着桌沿。这是那些考虑问题的人完全?#20004;?#22312;思?#38469;?#30340;一个习惯动作。

            “三个大家庭处于危?#31449;?#22320;!”他高声说,“千万不能莽撞行事!……您说得不错,首先,我们要遵循富歇的至理名言:‘逮捕!’必须立即将雅克-?#21525;?#37325;新单独关押!”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确认他是苦役犯了!这就损害了吕西安死后的名声。”

            “多么可怕的案子!”德-格朗维尔先生说,“真是进退两难!”

            这时候,附属监狱的监狱长进来了,他并非没有敲门。像总检察长办公室这样严加守卫的地方,只有检察院的熟人才能到这里来敲门。

            ?#23433;?#29237;先生,?#22791;?#23572;先生说,“那个叫卡洛斯-埃雷拉的犯人要求与您谈话。”

            “他跟谁有过接触?#20426;?#24635;检察长问。

            “跟关押的犯人,因为他在?#27431;?#38498;子里大概已经呆了七个半小时。他见?#22235;?#20010;死刑犯,死刑犯好像还跟他聊了一阵。”

            德-格朗维尔先生的脑子中突然闪过卡缪索先生的一句话,觉得可以利用雅克-?#21525;?#20379;认与泰?#38706;?#23572;-卡尔维关?#24471;?#20999;,来叫他交出那些信件。

            总检察长找到了?#30629;?#25191;行死刑的理由,感到很高兴。他示意叫戈尔先生走到他的身边。

            “我想把死刑的执行?#30629;?#21040;明天,”他对戈尔先生说,“但是这一?#30629;?#19981;要引起附属监狱的人怀疑,要绝对保密。叫行?#38518;?#20570;出去检查准备工作的姿态。您把那个西班牙教士在严密看管下送到这里来,西班?#26469;?#20351;馆向我们要这个人。叫宪兵把卡洛斯先生从你们进出的那道楼梯带过来,以免他见到任何人。通知这些宪兵,两个人挟持他,一人扭住一条胳膊,直到我办公室门口才能放开。戈尔先生,您能完全肯定这个危险的外国人只是跟那些囚犯交谈过吗?#20426;?br />
            “啊!他从死囚牢房出来?#20445;?#26377;一位女士来看他……”

            听到这句话,两位司法官员交换了一下眼色,可这是什么样的眼色啊!

            “什么样的女士?#20426;?#21345;缪索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