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九节

            红发女郎开一家五金店,店铺座落在百花河堤。她原来的情人是个有名的杀人犯,万字会成员。一八一九年她的情人被处死后,雅克-柯兰代表他将两万多法郎分文不差地交给了这个姑娘。她当时是个经营女帽的商人,只?#23567;?#39740;上当”知道她与这个“兄弟”有这种亲密关系。

            “我是你那个?#35828;摹?#32769;板’,”雅克-柯兰当时是伏盖公寓的房客,他把这位女帽商叫到植物园,对她这样说,?#20843;?#22823;概跟你谈起过我,我的姑娘。谁要是出卖我,年内必定送命!谁忠实于我,就永远不用害怕我。如果我想给谁做好事,却又连累了他,我就会一声不吭地死去,我就是这种朋友。你要听我的话,就像把灵魂交给魔鬼一样,这样你就一定会得到好处。你那个可怜的奥古斯特想让你富裕,为?#22235;?#32780;掉?#22235;?#34955;。我向他许过诺?#35029;?#19968;定要使你得?#21483;?#31119;。不要哭了,听我说:世界上除了我以外,谁也不知道你是一个苦役犯、一个上星期六被‘埋’掉的杀人犯的情妇,我永远不会说出去一个字。你二十二岁,长得很漂亮,现在又有二万六千法郎。把奥古斯特忘了,嫁个男人,如果可能,就做个规矩女人吧!作为对这一平静生活的回报,我要求你给我帮个忙,给我和我派去找你的人帮个忙,不要有什么犹豫。我绝不会要求你做那些使你,你的孩子,你的丈夫——如果你有丈夫的话,和你的家庭受连累的事。我干的这一行里,常常需要有个可靠的地方说说话,藏藏身。我需要有个做事谨慎的女人送送信,跑跑腿。你就给我当个信箱,当个?#27431;浚?#24403;个密使。不多不少,就是这些。你的头发比金色还要深,奥古斯特和我过去都叫你红发女郎,你就保留这个名字吧。我的姑妈在神庙街经商,我让你跟她接上头。她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服从的唯一的人。你遇到的事情要统统告诉她。她会让你结婚,会?#38405;?#24456;有用处。”

            一项这种类型的魔鬼协定就这样缔结了。在很长时间里,他与?#31456;?#24403;斯-赛尔维安之间也通过这种协定结成了联盟。他像魔鬼一样热衷于招兵买马。

            雅克丽娜-柯兰于一八二一年将红发女郎嫁给一个富有的五金批发商的首席帮办。这个首席帮办已经商谈过购买老板的铺子,正在一天天发迹。他有两个孩子,还当上了本区的副区长。红发女郎成了普雷拉尔夫人后,对雅克-柯兰或他的姑妈从来没有什么?#26432;?#24616;的。但是每当他们要她帮忙时,普雷拉尔夫人便浑身发抖。所以这时候看到这两个可怕的人物走进店铺,她的面色立刻变得惨白了。

            “夫人,我们有生意和你谈谈。”雅克-柯兰说。

            “?#24418;?#19976;夫在。”她回答。

            “那好!此刻我们不很需要你。我们从不无缘无故打扰人。”

            “派人找一辆出租马车来,姑娘。”雅克丽娜-柯兰说,“?#24418;?#24178;女儿下来,我打算把她安排到一个贵妇人家里当贴身侍女,那家的管家想叫她去。”

            帕卡尔很像一个穿便服的宪兵。他这时正在与普雷拉尔先生商谈一笔生意,要为一座?#24085;?#25552;供大批铁丝。

            一个伙计去叫一辆出租马车。几分钟后,欧罗巴,或者为了不用她伺候艾?#21051;?#26102;的名字,我们叫她?#31456;?#24403;斯-赛尔维安,还有帕卡尔,雅克-柯兰和他的姑妈都登上?#22235;?#36742;出租马车。这使红发女郎非常高兴。“鬼上当”吩咐车夫驶向伊弗里门。

            ?#31456;?#24403;斯-赛尔维安和帕卡尔在“老板”面前战战兢兢,好似有罪的灵魂面对着上帝。

            “那七十五万法朗在那里?”老板问,明亮而直勾勾的目光死死盯着他们,使这些犯了过错,该入地狱的灵魂惊惶不安,觉得头上的头发像针一样在刺自己。

            “七十三万法朗放到了可靠的地方,”雅克丽娜-柯兰回答侄子说,“今天早上我把它放在一个包里,交给了罗梅特……”

            “你们要是没有把钱交给雅克丽娜,你们就要去……”他说着用?#31181;?#20102;?#24178;?#28393;广场。那辆出租马车正好从广场前经过。

            ?#31456;?#24403;斯-赛尔维安仿佛看见霹雳打到自己身上,她按照家乡的姿势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我原谅你们,”老板继续说,“条件是你们不许再犯类似错误,今后就要像我这右手的两个?#31181;福?#20182;说?#27966;?#20986;食指和?#20804;福?#36825;大拇指嘛,当然就是这个善良的女人了!”

            他随即拍了拍姑妈的肩膀。

            “你们听着,今后,你,帕卡尔,什么都不用担心,你可以在巴黎自由自在地走路!我答应把?#31456;?#24403;斯嫁给你。”

            帕卡尔拉住雅克-柯兰的手,恭恭敬敬地亲吻了一下。

            “要我干什么?”他问

            “什么也不用干。你会有固定收入,会有女人,除了自己的老婆,因为你很有摄政时期的风度①,我的老朋友!……这就是美男子该享受的!”

            ①指一七一五至一七二三年法国?#38706;?#33391;公爵摄政时期,当时社会风气奢靡。

            帕卡尔受到主子稍带戏谑的赞扬,高?#35828;?#32418;了?#22330;?br />
            “你,?#31456;?#24403;斯,”雅克-柯兰接着说,“你需要有个活干,有个职?#25285;?#22868;个前程,还要继续为我效劳。你好好听着:圣髯街的圣埃斯泰弗夫人开了一家挺不错的商店,我姑妈有时借用她的名字……这家铺子生意很好,顾客盈门,每年赢利一万五到二万法郎。圣埃斯泰弗有个支撑门面的人,名?#23567;?br />
            “高诺尔。”雅克丽娜说。

            “她是那个可怜的拉普拉叶的‘后侧风’,”帕卡尔说,“可怜的冯-高布赛克夫人,也就是我们的女主人去世的那一天,我和欧罗巴就溜到那里去了……”

            “我在说话,你们干吗喋喋不休?”雅克-柯兰说。

            马?#36947;?#39039;时鸦雀无声,?#31456;?#24403;斯和帕卡尔再也不?#19968;?#30456;看一眼。

            “这商店由高诺尔经营。”雅克-柯兰继续说,“你和?#31456;?#24403;斯去那里藏身。我看呀,帕卡尔,你真还挺机灵,足以冲破警察的防线。可是,你?#19981;?#19981;够精明,没有?#23567;?#22899;老板’找不着?#30333;佟?#20182;说着抚摸了一下姑妈的下巴,“我现在知道了她是怎么找到你的……真正碰巧了。你们再回到那儿去,回到高诺尔那儿去……我再说一遍:雅克丽娜将跟努里松夫人商谈收购圣髯街商店的事,你去那里好好干就能发财,我的小姑娘!”他望着?#31456;?#24403;斯说,“这等于像你这样年轻就当上了修道院院长,这正是法国姑娘应该做的。”他用尖锐刺耳的声音又加了一句。

            ?#31456;?#24403;斯搂住“鬼上当”的脖子亲吻他。但是,老板用一股非同一般的力气,一下?#29992;?#28872;地将她推开。如果没有帕卡尔,姑娘就会一头碰撞在马车的窗玻璃上,把玻璃打得粉碎。

            “别碰我!我不?#19981;?#36825;一套!”老板生硬地说,“这是对我不尊重。”

            ?#20843;?#35828;得对,我的姑娘,”帕卡尔说,“你看,这等于说老板给?#22235;?#21313;万法郎。那商店就值这个价。它在?#24544;?#22823;?#37070;希?#38754;对着竞技场,表演散场后,就有生意做……”

            “我要尽最大力量,要买下这个店铺。”“鬼上当”说。

            “这样我们六年内就会成为百万富翁了!”帕卡尔高声说。

            “鬼上当”因自己?#19981;?#34987;打断而感到不快,便向帕卡尔的胫骨踢了一脚,势?#20998;?#29467;,足以把他的胫骨折断。然而帕卡尔的神经像橡胶一样坚韧,骨头像白铁一样坚硬。

            “好了,老板!我不多嘴了。”他回答。

            “你们以为我是在说废话吗?”“鬼上当”这时发现帕卡尔多喝了?#21103;?#20415;继续说,“你们听着:在那个店铺的地下室里有二十五万金法郎……”

            马?#36947;?#20877;次鸦雀无声。

            “这些金子埋得很结实……要把这?#26159;?#25366;出来。干这活,你们只有三夜时间。雅克丽娜协助你们……十万法郎用来支付店铺的钱,五万用于买房子,其余的不要动……”

            “啊!”帕卡尔说。

            “在地窖里!”?#31456;?#24403;斯重复一句。

            “安静!”雅克丽娜说。

            “可是,要运走这些碎料,必须得到警察局许可。”帕卡尔说。

            “这好办!”“鬼上当”生硬地说,“你少管闲事……”

            雅克丽娜注视着她的侄子,看到他?#25104;?#38452;沉,感到十分惊奇。这个硬汉平时惯于以无动于衷的外表来?#35857;文?#24515;的激动。

            “我的女儿,”雅克-柯兰对?#31456;?#24403;斯-赛尔维安说,“我姑妈将把七十五万法郎交给你。”

            “七十三万。”帕卡尔说。

            “好吧,就算七十三万。”雅克-柯兰继续说,“今天夜里,你一定要找个什么借口去一趟吕西安夫?#35828;?#37027;间屋子。你?#29369;?#31383;上到屋顶,再?#21451;?#22257;下到你已故女主?#35828;?#21351;室,把她的?#21069;?#38065;放到她的床垫下……”

            “为什么不?#29992;?#36827;去?”?#31456;?#24403;斯-赛尔维安问。

            ?#21543;?#29916;,门上有封条!”雅克-柯兰回驳道,“几天后才开财物清单,你们在这个?#22253;鋼星?#30333;无辜了……”

            “老板万岁!”帕卡尔叫起来,“啊,你心肠真好!”

            “车夫,停车!……”雅克-柯兰拉开嗓门喊道。

            马车当时走到植物园马车广场前。

            “快溜,孩?#29992;牽?#38597;克-柯兰说,“别干?#26391;攏?#20170;天下午五点钟,你们去艺术桥,我姑妈将告诉你们命令有没有变动——什么?#23478;?#20107;先想到。”他向姑妈低声补充一句,“雅克丽?#35753;?#22825;会?#38405;?#20204;细说,怎样万无一失地从深处挖掘出金子。”他继续说,“这是一件很难干的活儿……”

            ?#31456;?#24403;斯和帕卡尔跳到马路上,像被赦罪的盗贼一样高兴。

            “啊!老板真是个好人呀!”帕卡尔说。

            ?#20843;?#35201;是不那么看不起女?#35828;?#35805;,那就是人?#20804;?#26480;啊!”

            “哦!他很热情可亲!”帕卡尔大声说,“你看到了吗,他是怎么踢我的?我们?#19981;?#35813;叫人打发adpaires!①毕竟还是我们使他陷入?#27515;Ь场?br />
            ①拉丁文:回老家。

            “但愿他不把我们卷进什么罪恶勾当中,打发到‘草地’去……”聪明精细的?#31456;?#24403;斯说。

            ?#20843;?#21568;,如果有这种想法,就会对我们说的,你不了解他!他给你安排了多么美好的?#24052;荊?#25105;们现在是有产者了,真幸运!哦!这个人呀,当他?#19981;?#20320;的时候,?#20154;?#37117;善?#36857; ?br />
            “我的好人,”雅克-柯兰对姑妈说,“高诺尔的事归你管了。一定不能叫她察觉,五天后她就会被捕,人?#19968;?#22312;她的卧室里搜出十五万法郎的金币,这是杀害公证人父母克罗塔老夫妇的另一份赃款。”

            “她得为这?#38706;?#20116;年玛德洛奈特监狱。”

            “差不多。”雅克-柯兰回答,“这也是努里松要出手他店铺的原因,她不能自已经营,也找不到合适的代理人。因此,你可以很好地处理这件事。我们以后在那里就有一个耳目……这三件?#38706;际?#20110;我刚刚开始的有关信件?#20365;?#30340;?#27010;?#33539;畴。拆开你的裙子吧,把那些货物样品给我。那三包东西在哪里?”

            “啊,在红发女郎家里呢。”

            “车夫!”雅克-柯兰喊道,“返回司法大厦,快!……我答应迅速办理。我离开那里已经半小时,时间太长了。你呆在红发女郎家里,见到办公室仆役来找德-圣埃斯泰弗夫人,你就把封好的这几个包交给他。你问他是谁派来的,他应该这样?#38405;?#35828;:‘夫人,我受总检察长委派,前?#31383;?#29702;您知道的事情。’你站在红发女郎家的门前,装作观看花市那边情?#22467;?#20197;免引起普雷拉尔注意。你一旦交出那些信件,便可以让帕卡尔和?#31456;?#24403;斯开始行动……”

            “我猜到了,”雅克丽娜说,“你想取代比比-吕班。那个小伙子的死把你搞得晕头转向了!”

            “还有泰?#38706;?#23572;呢,人家本来要给他‘理发’,下午四点就要砍头!”雅克-柯兰说,

            “这倒是个主意!我?#20146;?#21518;去气候温和的图兰,购置一处漂亮的房地产,成了有产者,过上正经?#35828;?#29983;活。”

            “我的?#24052;?#24590;么样呢?#26607;?#35199;安带走了我的灵魂,带走了我整个的幸福生活。我看自己还要烦恼三十年,但我已经没有勇气了。我将不再是苦役犯的‘老板’,我要当司法部门的费加罗①,为吕西安报仇。我只有披上警察的皮,才能有把?#29031;?#25481;科朗坦。能吃掉一个人,这还可以算活着。在?#37070;?#24178;什么?#24184;担?#36825;只是表面情况,实质在于内心想法。”他拍拍自己前额又加了一句,“我们的金库里现在还有多少钱?”

            ①费加罗:博马舍的三部曲?#24230;?#32500;利亚的理发师》、《费加罗的婚姻》和《罪恶的母亲?#20998;?#30340;人物,一个聪明机智的仆人。

            “一点都没有了。”姑妈说,她对侄子说话的语气和方式感到恐惧,“我把所有的钱都交给?#22235;悖?#32473;你那个孩子花了。罗梅特做生意不超过两万法郎。我?#38597;?#37324;松夫?#35828;那?#37117;拿来了,她大约有六万法郎……啊!我们一年来没有任?#38382;?#20837;,那孩子把兄弟会的份子、我们的金库和努里松所有的一切全都吃掉了。”

            “一共是多少?”

            “五十六万……”

            “我们有十五万金币,是帕卡尔和?#31456;?#24403;斯应该还给我们的。我要告诉你到哪儿再能搞上二十万……其余的来?#22253;刻?#30340;遗产继?#23567;?#23545;努里松应该给予报偿。有了泰?#38706;?#23572;、帕卡尔、?#31456;?#24403;斯、努里松和你,我很快就能组建我所需要的神圣大军……哦!快到了……”

            “这是那三封信。”雅克丽娜说,她刚刚用剪刀拆掉她的长裙里子。

            “好。”雅克-柯兰回答,接过那三封亲笔信。那是三张还散发着香味的上?#38592;?#30382;纸。“南泰尔的案子是泰?#38706;?#23572;干的。”

            “啊!是他!……”

            ?#30333;?#22068;!时间很宝贵。他想喂一只小鸟,一个名叫吉内塔的科西嘉女人……你派努里松去找到她。我叫戈尔交给你一封信,信里将告诉你必要的情况。你过两小时到附属监狱的边门去。要把这个小姑娘送到一个洗衣女工那里去,那个洗衣女工是高戴的姐姐。还要使这个小姑娘在那里当家作主……高戴和鲁法尔是拉普拉叶对克罗塔夫妇盗窃和凶杀的同谋。那七十五万法郎分文未动,三分之一在高诺尔的地窖里,是拉普拉叶那一份;另外三分之一在高诺尔的卧室里,是鲁法尔的那一份,还有三分之一藏在高戴的姐姐家?#23567;?#25105;们?#21364;永?#26222;拉叶那份中取出十五万法郎,然后从高戴的份额中取出十万,从鲁法尔的份额中取出十万。鲁法尔和高戴一旦进了监狱,他们份额中那部分钱被取走和放到别处的责任就属于他?#20146;?#24049;了。我要使他们这样认为:要使高戴相信我们为他把十万法郎存在一边;要使鲁法尔和拉普拉叶相信高诺尔为他们抢救了这?#26159;章?#24403;斯和帕卡尔要到高诺尔那里去干活。我看吉内塔是个机灵人,你和吉内塔呢,你们去高戴的姐姐?#19968;?#21160;。我这出戏一开场,就要?#23567;?#40563;鸟’?#19968;?#20811;罗塔案件中的四十万法郎,并且找到罪犯。我要摆出把南泰尔杀人案搞个水落石出的姿态。我们要?#19968;?#33258;己的钱财并打入警察内部!我们过去是猎物,现在成了猎人,就是这样。付给车夫三个法郎”

            马车到了司法大厦。惊得发呆的雅克丽娜?#35835;?#36710;钱。“鬼上当”上楼会见总检察长。

            生活的完全改变对人是一种巨大震动。雅克-柯兰虽然已经下了决心,但是登上一?#37117;?#27004;梯时脚步仍然迟缓。这楼梯从?#23601;?#34903;通到木廊商场。那里,在重罪法庭的柱廊下,便是检察院阴暗的入口。在通向重罪法庭的那?#20852;怕?#26799;下,由于某个政治事件聚集着一帮人,凝神?#20102;?#30340;苦役犯一时被人群挡住了去路。双?#24597;?#26799;的左侧是大厦的一面墙垛,犹如一根巨大的柱子。这里可以看到一道朝向一?#34892;?#26799;的小门。那旋梯便可通向附属监狱。总检察长、附属监狱的监狱长、重罪法庭庭长、代理检察长和保安警察的头目就从这里进进出出。这列楼梯有个分支,如今已经堵死,当年法国王后玛丽-安东奈特就是经过这列分梯被带上革命法庭的。正如人们已经知道,当年的革命法庭就位于今天的最高法院庄严的审判大厅里。

            看到这令人恐惧的楼梯,想到玛丽-泰莱丝①的女儿曾经从这里经过,不免使人心情沉重。想当初,凡尔赛宫的大楼梯可是充塞着她的随从、头饰和衣裙!……也许她是在?#25925;?#22905;母亲的罪过,玛丽-泰莱?#20811;?#20204;无耻地瓜分了波兰。君主们犯这类罪行?#27605;?#28982;没有想到上天将为此而向他们索要代价。

            ①玛丽-泰莱丝(一七一七-一七八○)奥地利皇后,玛丽-安东奈特的母亲。

            就在雅克-柯兰进入楼梯的穹顶下,准备会见总检察长的时候,比比-吕班从墙上开出的这道?#24471;?#20986;来。

            这位保安警察头目从附属监狱过来,也要去见德-格朗维尔先生。可以想象,当比比-吕班认出眼前晃动的是他今天早上仔?#20184;?#35814;过的卡洛斯-埃雷拉道袍时,他是多么震惊。他跑着想抢到他的前面去。雅克-柯兰转过身来。仇人相见,双方仁立不动。两双如此不同的眼睛射出同样的光芒,就像决?#20998;型?#26102;开火的两支手枪。

            “这回我可抓住你了,强盗!”保安警察头子说。

            “啊,啊!……”雅克-柯?#23478;?#22066;讽的神态回答。

            他立刻想到这是德-格朗维尔先生在派人跟踪他。可是奇怪!他看到这个人不是他想象的那么高大,心里竟有点儿不是滋?#19969;?br />
            比比-吕班勇猛上前来掐雅克-柯兰的脖子。雅克-柯兰眼睛盯?#35834;?#25163;,猛击一拳,把他打到三步以外,跌了个四脚朝天。接着,“鬼上当”又稳步走向比比-吕班,伸手将他搀扶起来,完全像个对自己力量确有把握,巴不得再来一个回合的英国拳师。比比-吕班身体强?#24120;?#27809;有叫?#21834;?#20182;站起身,跑到走?#28909;?#21475;处,做手?#26222;?#26469;一名宪兵。然后他又闪电般地重新来到敌人面前。雅克-柯兰从容地看着他如何行动。

            雅克-柯兰心里想:要么总检察长对我言不由?#35029;?#35201;么他没有将比比-吕班当作自己的心腹人物,所?#21592;?#39035;弄清楚自己的处?#22330;?br />
            “你想逮捕我吗?”雅克-柯兰问他的仇敌,?#20843;?#29245;快快说,不要拐弯抹角!在这‘鹳鸟’窝里,你比我更厉害,这一点难道?#19968;?#19981;知道?我可以用法国式拳击打死你,但是我收拾不了这些宪兵和成排的士兵。我们别搞得沸沸扬扬,你打算把我带到哪里去?”

            “卡缪索先生那里。”

            “好,去卡缪索先生那里吧!”雅克-柯兰回答,“为什么不去总检察长的检察院呢?……它离这儿更近。”他?#26893;?#20805;说。

            比比-吕班知道自己在司法当局上层不受宠信,人?#19968;?#30097;他通过损害罪犯和罪犯的受害者的利益而发迹,他因此觉得带着这样一个俘虏在检察院出现倒也不错。

            “那就去检察院吧,”他说,“对我来说都一样!不过,?#28909;?#20320;已经投?#25285;?#35753;我给你整理一番,我怕你打?#21494;?#20809;!”

            他说着从口袋里取出拇指铐。雅克-柯兰伸出手,比比-吕班将他的拇指铐上。

            “啊!这还不错!?#28909;?#20320;那么听话,”他接着说;“告诉我,你是怎么从附属监狱出来的?”

            “就是从你出来的那个地方,从小楼梯呀!”

            “这么说,你把宪兵又?#33050;?#20102;一番?”

            “没?#23567;?#24503;-格朗维尔先生凭我一句话就让我自由行动了。”

            “你开什么玩笑?……”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说不定人家马上要给你带上拇指铐呢!”

            这时候,科朗坦正在对总检察长说:

            “啊,先生!这?#19968;?#20986;去已经整整一小时了,您不担心他在耍弄我们吗?……他也许正走在去西班牙的路上呢,这样我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因为西班?#26391;?#20010;神秘莫测的国度……”

            “要么我不善于观察人,要么他将回来。他的所有利害关系迫使他返回来,他从我这里取得的东西要?#20154;?#32473;我的东西多……”

            这时候,比比-吕班出现了。

            ?#23433;?#29237;先生,”他说,“我给您带来一个好消息:雅克-柯兰逃跑后已被重新抓获了。”

            “啊!”雅克-柯兰大声说,“您就是这样遵守诺言的!请您问问您的这位双重警察,他在什么地方找到我的?”

            “什么地方?”总检察长说。

            “就在离检察院两步远的穹顶下。”比比-吕班回答。

            “把他的镣铐解开!”德-格朗维尔先生?#21592;?#27604;-吕班严厉地说,“别忘了,没有命令你重新逮捕他之前,你要让这个人自由……你出去吧!……你惯于把自己当作司法和警察的化身来行事!”

            总检察长向保安警察头子转过背去,雅克-柯兰又瞪了他一眼。他知道自?#21644;?#34507;了,顿时?#25104;?#24808;白。

            “我没有走出我的办公室,我在等您。您不能怀疑我的诺?#35029;?#23601;像您也遵守?#22235;?#30340;诺言一样。”德-格朗维尔先生对雅克-柯兰说。

            “开?#38469;保叶阅?#26377;所怀疑,先生。您要是处在我的地位,大概也会这么想。但是,我经过深?#38469;?#34385;,知道这样做是错怪您了。我给您的东西要比您给我的更多,您如果欺骗我,?#38405;?#27809;有好处……”

            司法官员突然与科朗坦交换一下眼色。“鬼上当”的注意力集中在德-格朗维尔身上,这一眼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并使他瞥见了坐在角落里一把扶?#24544;?#19978;的那个古怪的小老头。顿时,强?#21494;?#24613;速的本能提醒他敌人就在身边,雅克-柯?#38469;?#20180;?#20184;?#35814;了这个人物。他一眼便看出,这个?#35828;?#30524;神没有衣着所显示的那么年老,他明白了这是化?#21834;?#36807;去在佩拉德家里,科朗坦曾经迅速察觉出雅克-柯兰的?#20146;?#25171;扮(见《交际花盛衰记?#21457;伲?#36825;次他在一分钟内对他实行了报复。

            ①《交际花盛衰记》最初发表时?#31383;?#25324;《伏脱冷原形毕露》,所以作者有这一说明。

            “这里不止是我们两个人!……”雅克-柯兰对德-格朗维尔先生说。

            “对。”总检察长生硬地回答。

            “哦,我觉得……这位先生是我的一位老熟人吧?……”苦役犯接着说。

            他问前跨了一步,认出了科朗坦。他是明明白白的真正促使吕西?#37096;?#21488;的人。雅克-柯兰的脸顿时变得砖一样通红,即刻又转成?#22253;祝?#20960;乎是惨白,全身血?#27827;?#21521;?#33041;啵?#20351;他产生狂热的欲望,要扑向这头凶恶的猛兽,把他撕个稀烂。但是,他?#31181;?#20102;这一强烈的愿望,这巨大的?#31181;?#21147;量才使他变得那样可怕。他用和蔼的神态,彬彬有礼的谄媚语气,向小老?#20998;?#24847;。他扮演高级教士以来,已经习惯运用这种神态和语气了。

            “科朗坦先生,我愉快地在这里与您相遇是属于偶然,还是我十分幸?#35828;?#25104;?#22235;?#26469;检察院拜访的对象?……”

            总检察长感到极其惊讶,他不由自主地打量着面面相对的这两个人。雅克-柯兰的动作和他说出的这?#22919;?#35805;的语气表明双方关系十分紧张。总检察长很想猜出其中的缘故。

            科朗坦看到自己的身份被迅速而奇迹般地识破,就像一条蛇被人踩着了尾巴,站立起来。

            “对,就是我,亲爱的卡洛斯-埃雷拉神甫。”

            “您是来为总检察长和我之间进行调停吗?……”“鬼上当”对他说,“我能有幸作为您施展才华的一场?#27010;?#30340;主题吗?请您接着,先生,”苦役犯转向总检察长说,“为了不浪费您的宝贵时间,这就是我的货物样品。请您读一读吧!……”

            他说着从大衣一侧的口袋里抽出那三封信,递给德-格朗维尔先生。

            “如果您允许的话,在您看信的时间里,我跟这位先生聊聊……”

            “不胜荣幸。”科朗坦回答。他不禁全身颤栗起来。

            “先生,我们这个案子,您已获全胜,”雅克-柯兰说,“我已经失败……”他像输了钱的赌徒那样轻巧地加了一句,“不过,您在地上也留下了?#22919;?#23608;体……这是付出了高昂代价的胜利……”

            “对,”科朗坦回答,他接受了这句玩笑,“如果您丢了王后,我也丢了两条车……”

            “哦!贡当松只是个小卒,”雅克-柯兰嘲讽地回击他,“是可以替换的。您是,请允许我当面恭维您一句,我以荣誉担保,您是一个神奇的人!”

            “不,不,比起您的高明?#20356;危?#25105;?#25342;?#19979;风。”科朗坦回答,他显出一副“你想开开心,咱们就开开心”的职业滑稽演员的姿态,?#26114;伲?#25105;拥有一切,而您可以说是单枪匹马……”

            “哦!哦!”雅克-柯兰说。

            “您差点儿获胜了。”科朗坦听到雅克-柯兰的回答后说,“您是我平生遇到的最不寻常的人,我见过许多不寻常的人,我与之较量的这些人都有巨大的勇气,能进行卓绝而大胆思考。?#19978;?#25105;与已故的德-奥特朗特公爵大人①关系密切;路易十八在位时,我为路易十八效过劳;路易十八流亡国外期间,我为?#23454;邸?#30563;政府效过劳……您有卢韦尔的刚强,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政?#21890;?#20855;。您也有外交家亲王②的灵活。而且又有多么了不起的助手!……要是能得到可怜的小艾?#21051;?#30340;那个厨娘为我服务,我用许多死囚来换取也甘心……那些漂亮的女人,就像那一阵应付德-纽沁根先生的代替犹太女?#35828;?#37027;个姑娘,您是从哪里找来的?……我如果需要这样的人,就不知道去哪里寻找……”

            ①指富歇。

            ②指塔莱朗(一七五四-一八三八),法国政治家。

            “先生,先生,”雅克-柯兰说,“您太过奖了……这些赞扬会叫人飘飘然了……”

            “您是当之无愧的!嘿,您还骗过了佩拉德,他真的把您当作治安警察了!……啊,您要是没有那个小傻瓜需要保护,早把我们给打败了……”

            “啊!先生,您忘了贡当松扮装成黑白混血儿……佩拉德扮装成英国人。演员有演戏的本领,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每时?#38752;?#37117;演得那样惟妙惟肖,只有您和您这班人才能做到……”

            ?#26114;伲?#30631;!”科朗坦说,“我们对各自的价值和?#35834;?#37117;深信不疑。现在我们两人都单枪匹马。我失去了我的老朋友,你的那个年轻的被保护人也不在了。我目前是最有权势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像《阿?#21525;?#26053;店?#20998;?#37027;样做呢?我向您伸出手,?#38405;?#35828;;‘我们?#24403;?#21543;,让这一切都成为过去!’①当着总检察长的面,我交给您全部罪行的特赦证,您成为我手下的一员,仅次于我的第一副手,说不定还能成为我的继承人。”

            ①《阿?#21525;?#26053;店》是法国戏剧家昂蒂埃、圣阿芒和波利昂特于一八二三年创作的三幕情节剧。但是,这句台?#20160;?#19981;在《阿?#21525;?#26053;店?#20998;校?#32780;是在它的续篇《罗贝尔-马凯?#20998;小?br />
            “这么说,您送给我一个官位?……”雅克-柯兰说,“一个美妙的官位!我要从褐发姑娘变成金发姑娘了②……”

            ②见《高老头》。雅克-柯兰常唱尼科洛的一段著名浪漫曲,歌?#25163;杏小?#21521;褐发姑娘和金发姑娘献殷勤?#26412;洹?br />
            “您将处在一个您的才情能得到充分赏识和酬报的环境里,您可以自由自在地行动。当政治警察和王国警察也有风险,您看我已经两次被关进监狱……不过,身体倒并不?#25285;?#21487;以游山玩水嘛!要想怎样就怎样……我们为政治戏剧布置舞台,那些贵族老爷还?#24125;?#24428;有礼地对待我们……啊,亲爱的雅克-柯兰,您认为怎么样?……”

            “您是奉命提出这件事吗?”苦役犯问。

            “我能全权处理……”科朗坦回答,对自己的这一说法感到很得意。

            “您在开玩笑了。您是个强有力的人物,人家不信?#25991;?#24744;也能接受……您出卖过不止一人,是叫他?#20146;?#24049;钻进口袋,您再把口袋扎紧……我知道您打的那些漂亮的战役,?#36175;?#26391;案呀,西默兹案呀③,这些?#38469;?#20390;?#34903;?#30340;马朗戈战役④!”

            ③见《舒昂党人》和《一桩神秘的案件》。

            ④马朗戈位于意大利。一八○○年六月拿破仑在此?#22253;?#22320;利军队作战,取得了有限的胜利——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