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4章

            格朗台老爹不理会大家,或者说得确切些,他聚精会神看信的情状,逃不过公证人和庭长的眼睛,他们从老头儿脸部细微的表情中,设法揣摩信的内容,偏偏这时烛光把他的面孔照得格外分明。葡萄种植园主很难保持住平日不动声色的外貌。况且人人都可以设想,他在读下面这封信时能克制到什么程度:

            “哥哥,我们天各一方已将近二十三年。最后一次见面是你来贺我新婚,然后我们高高兴?#35828;?#20998;手。当然,我那时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要靠你来独立支撑家业,为了它的兴旺,你曾拍手称快。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人世。以我的地位,我不愿蒙受破产的羞辱,苟且偷生。?#20197;?#22312;深渊的边缘挣扎到最后,希望还能挽回狂澜。我的经纪人和我的公证人洛甘同时破产,把我的后路彻底断绝,使我身无分文。我的痛苦是亏空了四百万,却只有清偿四分之一的能力。库存的酒正赴上市价下跌,因为今年你们的收成既多又好。三天之后,巴黎将人人咒骂:“格朗台先生原来是个骗子!”我一生清白,却要死于声名狼藉。我害了亲生的儿子,玷污了他的性?#24076;?#21448;刮走了他母亲的那份财产。至今他还蒙在鼓里,我疼爱这孩子。我们分手时依依不舍。幸亏他并不知道这是诀别,我倾注了一生中最后的热泪。将来他会诅咒我吗?哥哥,我的哥哥,儿女的咒骂是最可怕的;他们可以求得我们宽恕,我们却无法挽回他们的诅咒。格朗台,你是我的哥哥,你应该庇护我:你要设法不让夏尔对着我的坟墓吐出恶毒的咒语!哥哥,即使我当真用鲜血和眼泪书写这封绝笔信,我在这封信中也不会注入更多的痛苦;因为我纵然痛哭,纵然流血,纵然死去,也不会比现在更难受。可是我现在心如刀割?#20174;?#21741;无泪,看着死亡临头。夏尔只有靠你来做他的父亲了!他在母亲方面没有一个亲人,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我为什么不屈从社会的偏见呢?我为什么要屈从爱情呢?我为什么要娶一个贵族的私生女作妻子呢?夏尔无家可归了。我们苦命的儿啊!儿啊!听我说,格朗台,我不是为我自己?#31383;?#27714;你,况且你的家产也许不足以应?#24230;?#30334;万法郎的抵押;但是,我要为我的儿子向你哀告!你知道,我的哥哥,我合上双手求天保佑的时候,想到了你。格朗台在临死之前,把儿子托付给你。总之,想到你将成为他的父亲,?#21494;?#30528;枪口也就不感到痛苦了。夏尔很爱我,?#21494;?#20182;也很仁慈,从来不为难他,他不会诅员咒我的。而且,你看着吧,他脾气温顺,像他母亲,他不会让你伤心的。可怜的孩子!他享惯奢华的福气,完全不知道你我小时候缺吃少穿的穷日子有多么难熬……如今他不仅破产,还成了孤儿。是的,他的朋友都会避开他,而他的羞辱是?#20197;?#25104;的。啊!我恨不能一拳把他打上天去,把他送到他母亲的身边。我疯了!言归正传:我命苦,他也命苦。我把他送到你身边,由你找个适当的机会,把我的死讯和他面临的命运告诉他。做他的父亲吧,做他的慈?#36212;桑?#19981;要突然戒绝他的?#33889;?#29983;活,这样你会要他命的,我跪着求他放弃他母亲的遗产,不要以债权?#35828;?#36523;份?#20174;胛叶?#31435;。不过我这种哀求纯属多余;他要面子,他一定知道不该同我的债权人站在一起。劝他在有效时期内放弃继承我的遗产①让他知道我给他造成了何等困难的处境;他若对我还有往日的孝心,那你就以我的名义告诉他,他的?#24052;?#24182;非完全无望。你我当初都是靠劳动脱离苦境的,只要?#32454;桑?#20182;?#37096;?#20197;挣回给我败光的家业;要是他肯听从为父的?#24050;裕?#20026;了他我真恨不能从坟墓里爬出来跟他说说,他该远走高飞,到印度去!哥哥,夏尔这孩子正?#24199;?#25954;;你给他一批货,他宁可死也决不会不还你借给他的本钱;你供他一些本钱吧,格朗台!否则你会受良心责备的!啊!要是我的孩子得不到你的帮助和你的爱怜,我就会永远求上帝?#22836;?#20320;的狠心。要是我有办法抢救出一些财产,我本应该在他母亲的财产中留一?#26159;?#32473;他,但是我上月的支出已经用尽了我的全部余款。孩子的?#24052;?#21513;凶未?#32602;?#25105;真不想死啊?#26179;叶?#24895;意握着你的手,亲耳听到你的神圣的允诺,?#27425;?#26262;我的胸怀,但是来不及了。正当夏尔在?#19979;?#30340;时候,我不得不清算帐目,我要以我奉为经商之本的信誉,证明在我的破产过程中,既无差错又无私?#20303;?#36825;不是为了夏尔吗?永别了,哥哥。愿你为接受我托付给你的监护权,善待我的遗孤而得到上帝赐予的福佑,我相信你会接受的。在我们早晚都会去、而现在我已经身临其境的阴世,将永远会有一个声音为你祈祷。维克多-安日-纪尧姆-格朗台。?#34180;?br />
            ①按法律,放弃继承者不负前?#35828;?#20538;务责任。

            “你们在聊天哪?”格朗台说,一面把信照原来的折叠线叠好,放进坎肩口袋。他谦卑而胆怯地望望侄儿,以此掩?#25991;?#24515;的激动和盘算。“烤烤火,暖和过来了吧?”他对侄儿说。

            “很舒服,亲爱的伯父。”

            “哎!女人们呢?”伯父已经忘记自己的侄儿要住在他家。这时,欧叶妮和格朗台太太回到客厅。“楼上都收拾好了吗?”

            老头儿恢复了平静,问她们。

            “收拾好了,父?#20303;!?br />
            “那好,侄儿,你要是累了,就让娜农带你?#19979;?#30561;去。圣?#36212;。?#37027;可不是什么花团锦簇的?#22836;浚?#31181;葡萄的人穷得叮当响,你可不要见怪。捐税把我们刮空了!”

            “我们不打扰了,格朗台,”银行家说,“您跟令侄一定有话要说,我们祝你们晚安。明天再见。”

            一听这话,大?#21494;?#36215;身告别,各人根据各自的身份,行告别礼。老公证?#35828;?#38376;下取他自己带来的灯笼,点亮之后,提出?#20154;偷?格拉珊一家回府。德-格拉珊太太没有预料中途会出事,这么早就散了,家里的佣人还没有来?#21360;?br />
            “请您赏脸,让我扶您走吧,”克吕旭神父?#32536;?格拉珊太太说。

            “谢谢,神父先生。我有儿子侍候呢,”她冷冷地回答。

            “太太们跟我在一起是不会招惹是非的,”神父说。

            “就让克吕旭先生扶你一把吧,”德-格拉珊先生?#21451;缘饋?br />
            神父扶着俏丽的太太,走得好不轻快,抢前几步赶到这一队?#35828;?#21069;面。

            “那个小伙子真是不错,太太,您说呢?”他抓紧了她的胳膊说。“葡萄割完,筐就没用。您该跟格朗台小姐说声再见了,欧叶妮早晚嫁给那个巴黎人。除非堂弟早就爱上了什么巴黎女子,否则令郎阿道尔夫眼前遇到的情敌太不好?#24895;?#21834;……”

            “不说了,神父先生。那个小伙子很快就会发现欧叶妮有多傻,而且长得也不水灵。您仔细端详过她没有?今天晚?#24076;?#22905;的脸色蜡黄。”

            “说不定您已经提醒她堂兄弟注意了吧?”

            “我倒也有什么说什么……”

            “太太,以后您就总跟欧叶妮挨着坐,您不必多费口舌,他自己就会比较……”

            “首先,他已经答应后天来我们家吃饭了。”

            “啊!要是您愿意的?#21834;?br />
            “愿意什么,神父先生?您的意思?#19988;?#25945;我坏?我清清白白活到三十九岁,谢天谢地,总不能时至今日还不爱惜自己的名声吧,哪怕送我一个莫卧儿大帝国我也不能自轻自贱呀!你?#21494;家?#36825;把年纪,说话得知道分寸。您虽说是个出家人,其实有一肚子龌龊的坏主意。呸!您这些东西倒像《福布拉?#21457;?#37324;的货色。”

            “那么您看过《福布拉》了?”

            “不,神父,我说的是《危险的关系?#21457;凇!薄?br />
            ①色情小说,描写十八世纪淫佚风气。

            ②法国作家拉克洛(一七四一-一?#24661;?#19977;)的书信体小说。

            “啊!这部书正经多了,”神父笑道。“可是您把我说得跟当今的青年人一样?#26377;?#19981;良!我不过是想……”

            “您敢说您不是想给我出坏主意?这还不明摆着吗?要是那个小伙子,用您的话说,人不错,这我同意,要是他追求我,他当然不会想到自己的堂姐。在巴黎,我知道,有些好心的母亲,为了儿女的幸福和财产,确实不惜这样卖弄自己的色相。可是咱们是在内地,神父先生。”

            “是的,太太。”

            ?#20843;?#20197;,”她接着说,“哪怕有一亿家私,我和阿道尔夫都不会愿意付出这种代价去换的……”

            “太太,我可没说什么一亿家私。倘有这样大的诱惑,恐怕你?#21494;?#26080;力抵挡。我只是想,一个正经的女人,无伤大雅地调调情也未尝不可,这也是交际场上女?#35828;?#20219;务……”

            “您这么想?”

            “太太,难道我们不该彼此亲切热情吗?……对不起,我要擤擤鼻子,——我不骗您,太太,他拿起夹鼻?#28783;?#26397;您看的那副模样,比看我的时候要讨好得多;这我谅解,他爱?#26391;?#20110;敬老……”

            “明摆着,”庭长粗声大气说道,“巴黎的格朗台打发儿子来索缪,绝对抱有结亲的打算……”

            “真要这样,那堂弟也不该来得这么突然啊!”公证人答腔。

            “这不说明什么,”德-格拉珊先生说,“那家伙向?#31383;?#36305;跑颠颠。”

            “德-格拉珊,亲爱的,我请他来吃饭了,请那个小伙子。你再去邀请拉索尼埃夫妇,德-奥杜瓦夫妇,当然,还有漂亮的奥杜瓦小姐;但愿她那天打份得象样些!她的母亲好吃?#31069;?#24635;把她弄成丑八怪!”说着,她停下脚步,对克吕旭叔侄说,“也请诸位届时光临。”

            “你们到家了,太太,”公证人说。

            三位克吕旭同三位格拉珊道别之后,转身回家,一路上他们施展内地人擅长的分析才能,对今晚发生的事从各方面细细研究。那件事改变了克吕旭派和格拉珊派各自的立场。支配这些勾心?#26041;亲?#23478;的了不起的理智,使他们?#40092;?#21040;有必要暂时结盟,共同?#32536;小?#20182;们不是应该彼此配?#24076;?#38459;止欧叶妮爱上堂弟,不让夏尔想到堂姐吗?#20811;?#20204;要不断地用含?#25104;?#24433;的?#31095;啊?#33457;言巧语的诬蔑、表面恭维的诋毁和假装天真的诽谤?#31383;?#22260;那个巴黎人,让他上当。他招架得住这样密集的招数吗?

            等客厅里只剩下四个骨肉亲人时,格朗台先生对他侄儿说:

            “该睡觉了。至于让你风?#37202;?#20166;到这儿来的?#20999;?#20107;情,现在太晚了,先不说吧。明天找个?#40092;?#30340;时间再谈。我们这儿?#35828;?#38047;吃早饭。中午,?#32536;?#27700;果和面包,?#32570;?#30333;葡萄酒;五点钟开晚饭,跟巴黎人一样。这就?#19988;?#26085;三餐的程序。你要是想去城里走走,或到周围转转,尽管自便。我的事情多,别怪我没有空陪你。你也许到处能听到人们说我有钱:格朗台先生这样,格朗台先生那样。我让他们说去,闲话损伤不了我的信誉。但是,我实际没有钱,我这把年纪还像小伙计一样苦干,全部家当不过?#19988;?#21103;蹩脚的刨子和一双干活儿的手。你不久也许会亲身体会到,挣一个铜板得流多少汗。娜农,拿蜡烛来。”

            “侄儿,我想您需要的东西房间里都备齐了,”格朗台太太说;“不过,缺少什么,尽管?#24895;?#23068;农。”

            “不必了,亲爱的伯母,我想,东西?#21494;即?#40784;的。希望您和我的堂姐一夜平安。”

            夏尔从娜农手中接过一支点着的白蜡烛,那?#21069;?#33593;的产品,在店里放久了,颜色发黄,跟蜡油做的差不多,所以,根本没有想到家里会有白蜡烛的格朗台,发现不了这?#19988;?#20214;奢侈品。

            “我来给你带路,”他说。

            格朗台没有走与大门相通的那?#35753;牛?#32780;是郑重其事地走客厅与厨房之间的过道。楼梯那边的过道有一?#35748;?#30528;椭圆形玻璃的门,挡住了顺着过道往里钻的冷气。但是,在冬天,虽然客厅的门上都钉了保暖的布垫,寒风刮来依然凛冽砭骨,客厅里很难保持适?#35828;?#28201;度。娜农去闩上大门,关好客厅,从牲畜棚里放出狼?#32602;?#37027;狗的吠声像得了咽喉炎一样沙哑,凶猛至极,只认得娜农一人。它和娜农都来自田?#22467;?#24444;?#35828;?#24456;相投。当夏尔看到楼梯间发黄的四壁布满烟薰的痕迹,扶手上蛀?#31383;?#26001;,楼梯被他的伯父踩得?#20301;?#24736;悠,他的美梦终于破灭。他简直以为自己走进了鸡笼,不禁带?#25293;?#38382;,回头望望伯母和堂姐。她们走惯了这座楼梯,猜不到他惊讶的原因,还以为他表示友好,于是亲切地朝他笑笑,越发把他气懵了。

            “父亲为什么打发我上这样的鬼地方来?”他想道。到了楼?#24076;?#20182;看到三扇漆成赭红色的房门,没有门框,直接嵌在布满尘埃的墙中,门上有用螺丝钉固定的铁条,露在外面,铁条两?#39034;?#28779;舌?#21361;?#36319;长长的锁眼两头的花纹一样。正对?#24597;?#26799;的那?#30830;?#38376;,显然是堵死的,门内是厨?#21487;?#38754;的那个房间,只能从格朗台的?#20801;?#36827;去,这是他的工作室,室内只有一个临院子的窗户采光,?#24052;?#26377;粗大的铁橱把守。谁也不准进去,格朗台太太也不?#23567;?#32769;头儿愿意像炼丹师守护丹炉似地独自在室内操劳,那里一定很?#25797;?#22320;开凿了几处?#20498;瘢?#34255;着田契、房契,挂着?#24179;?#24065;的天平;清偿债务,开发收据和计算盈亏,都是更深夜静时在这里做的。所以,生意场上的人们见格朗台总是有备无?#36857;?#20415;想象他准有鬼神供他差遣。当娜农的鼾声震动楼板,当护院的狼?#39277;?#27424;连连,当格朗台太太母女已经熟睡,老?#23458;?#21280;便到这里来抚摸、把玩他的?#24179;穡?#20182;把金子捂在怀里,装进桶里,箍严扣实。房内四壁厚实,护窗板也密不通风。他一人掌管这间密室的钥?#20303;?#25454;说他来这里查阅的图表?#24076;?#37117;标明果木的数目,他计算产?#23380;?#30830;到不超出一株树苗、一小捆树杈的误差。欧叶妮的房门同这扇堵死的门对着。楼梯道的尽头是老两口的套间,占了整个前楼。格朗台太太有一个房间与欧叶妮的房间相通,中间隔一扇玻璃门。格朗台与太太的各自的房间,由板壁隔?#24076;?#32780;他的神秘的工作室和?#20801;?#20043;间则隔着一道厚墙。格朗台老爹把侄儿安排在三楼一间房顶很高的阁楼里,恰好在他的?#20801;?#19978;面,这样,侄儿在房内走动,他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欧叶妮和母亲走到楼道当中,接?#33108;?#36947;晚安;她们又跟夏尔说了几句,就各自回?#20811;?#35273;去了。欧叶妮嘴上说得平平淡淡,心里一定很热乎。

            “你就睡在这一间,侄儿,”格朗台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对夏尔说道。“你若要出门,先得?#24515;?#20892;,否则,对不起!狗会不声不响地?#32536;?#20320;的。睡个好觉。晚安。啊!啊!娘儿们已经给你生上火了。”正说着,大高个娜农端着一只暖?#29468;?#36208;了进来。“瞧,说到娘儿们,这就来了一个!”格朗台先生说。

            “你把我的侄儿当产妇吗?把这暖?#29468;?#25343;走,娜农!”

            “可是,先生,?#22351;コ弊拍兀?#20917;且这位少爷真比姑娘还娇嫩。”

            “得了,既然你疼他,就给他炉子吧,”格朗台说着,推了推娜农的肩膀,“不过,小心着火。”说罢,守财奴嘟嘟囔囔下楼去了。夏尔在行李堆中发呆。他望望墙上的壁纸,黄底子上面一簇簇小花,是农村小?#32536;?#37324;用的那种;望望石灰石的、有凹槽的壁炉架,仅外表就令人心寒;望望漆过清漆的草坐垫木?#21361;?#30475;上去?#36335;?#19981;止四只角;望望没有门的床头柜,里面简直容得下一个轻骑兵;望望?#26893;继?#32534;织的?#30424;海?#25918;在一张有帐顶的床前,帐幔摇摇欲坠,上面蛀洞累累。他扫视了这一切之后,绷着脸?#38405;?#20892;说:“唉!乖乖,我当真是在格朗台先生的府?#19979;穡克?#24403;真做过索缪市长,是巴黎的格朗台先生的哥哥?”

            “没错,先生,您是在一个多么文雅、多么和气、多么善良的老爷家里。要我帮您解开行李吗?”

            “那真是求之不得,我的兵大爷!你没有在帝国军队里当过水兵吧?”

            “噢!……”娜农问,“帝国水兵是啥东西?#32943;?#30340;还是淡的?#20811;?#19978;游的?”

            “给你钥?#31069;?#26367;我从这只箱子里把我的睡衣找出来。”

            娜农看到一件绿底金花、?#21450;?#21476;朴的绸睡衣,惊讶得合不拢嘴。

            “您穿这个睡觉?”她问。

            “是的。”

            “圣母呀!这给教堂铺在祭坛上才?#40092;?#21602;。亲爱的小少爷,您把这件睡衣捐给教堂吧,您的灵魂会得救的,不然,您的灵魂就没教了。噢!您穿上多体面,我去叫小姐来看看。”

            “行了,娜农,别大声嚷?#25314;?#25105;要睡觉了,明天再整理东西。要是你?#19981;?#36825;件睡衣,要是你的灵魂一定能得救,我这人笃信基督,助人为?#37073;?#36208;的时候一定把这件睡衣留给你,派什?#20174;?#22330;由你自便。”

            娜农呆呆站着,望望夏尔,无法把他的许诺当真。

            “把这件漂亮的宝贝送给我?”她边走边?#27490;尽!?#36825;位少爷在说?#20301;?#20102;。明天见。”

            “明天见,娜农。”

            “我来这里干什么?父亲不是?#24213;櫻?#25171;发我来必有目的。”夏尔睡下后,思忖道,“嘘!正经事,明天想,这是哪个希腊笨蛋说的话?”

            “圣母玛丽亚!我的堂弟多文雅啊,”欧叶妮祈祷时忽然想道;那天晚上她没有做完祈祷。

            格朗台太太睡下时,无牵无挂。她听到壁板中间的门那边,爱钱如命的老头在自己的房内来回踱步。同所有胆小的女人一样,她早已摸熟老爷的脾气。就像海鸥能预知雷电,她从蛛丝马迹中也预感到格朗台内心正翻腾着狂风暴雨,用她的话来说,她只有装死。格朗台望着里面钉上铁皮的工作室的门,想道:“我的老弟怎么会有这种怪念头?把孩子留给我管!真?#19988;?#31508;好遗产!我可没有一百法郎供他花销。对于这轻薄的浪子来说,一百法郎顶什?#20174;茫克?#31471;着夹鼻?#28783;?#30475;我的晴雨表时的那种架势,像要放火把它烧掉似的。”

            想到那份痛苦的遗嘱将会造成什么后果,格朗台此刻心乱如麻,或许比他的弟弟写遗嘱时更激动。

            “我真会得到那件金睡衣吗?”娜农入睡时?#36335;?#24050;披上了祭坛的锦围,她生平头一回梦见了花朵,梦见了绫罗绸缎,正如欧叶妮有生以来第一次梦见爱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