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6章

            这话让克吕旭顿时感到浑身冰凉。虽然当公证?#35828;?#37117;有不动声色的本事.但是他想到巴黎的格朗台或许央求过索缪的格朗台支援几百万而遭拒绝,仿佛有一股凉气透过他的脊梁。

            “他儿子昨天那么高兴……”

            “他还一无所知,”格朗台依旧镇静地答道。

            “再见,格朗台先生,”克吕旭全明白了,要紧去给蓬丰庭长吃定心丸。

            格朗台回到?#20381;錚?#30475;到早饭已经摆好。欧叶妮?#35828;?#27597;亲的怀里,情绪激动地吻了吻母亲,她的?#37027;?#36319;我们极其苦恼但又无法渲说时一样。格朗台太太正坐在窗边那张四脚垫高的椅子上编织冬天用的毛线套袖。

            “你们先吃吧,”娜农从楼梯三步并成两步地跑下楼来,说道,“那孩子睡得像个小娃娃,正香着呢。他闭着眼睛的那模样多可爱!刚才我进去叫他。嗨!就像没有人似的,一声不应。”

            “让他睡吧,”格朗台说,“今天他什么时候醒都赶得上听到坏消息。”

            “怎么啦?”欧叶妮在咖啡里放了两块糖。天晓得一块重几公分,那是老头儿闲着没事儿把大块切成的小块。格朗台太太不?#26885;剩?#21482;望着丈夫。

            “他父亲开枪打碎了自己的脑壳。”

            “我叔叔?……”欧叶妮问。

            “可怜的年轻人!”格朗台太太失声叫道。

            “是可怜,”格朗台说,“如今他分文没有了。”

            “唉!可他现在睡得那么香,好似天下都是他的呢。”娜农说,那语调分外柔和。

            欧叶妮吃不下早饭。她的心给揪得紧紧的,她生平第一次,为自己所爱的人遭受的不幸,感到切肤之痛,同情的激流泻遍她全身心。可怜的姑娘哭了。

            “你又不认识你的叔叔,哭什么?”她的父亲像饿虎一样瞪她一眼,说道。他瞪眼看?#24179;?#26102;的目光想必也是这样的。

            “可是,老爷,”女佣人插嘴道,“这可怜的小伙子睡得那么香,还不知道横祸临头。谁见了能不同情啊?”

            “我没有跟你说,娜农!别多嘴多舌。”

            欧叶妮这时才知道,动了情的女人应该隐瞒自己的心迹,她不吭声了。

            “等?#19968;?#26469;之前,谁也不许给他漏半点口风。这是我的希望,格朗台太太,”老头儿接着说道,“我现在不得不去叫人把草地挨着大路那边的水沟挖齐。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我跟侄儿谈谈与他有关的事情。至于你,格朗台小姐,要是你为这公子哥儿哭鼻子抹泪,就到此为止吧。他很快就要动身去印度。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父亲?#29992;?#23376;边拿起手套,像往常一样镇静地戴上,一个手指接一个手指地捋妥贴之后,出门去了。

            “啊!妈妈,我透不过气来,”欧叶妮等房里只剩下她和母亲两人时,失声叫道。“我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格朗台太太见女儿面色发白,赶紧打开窗户,让她大口吸气。“我好一些了,”欧叶妮过了一会儿说。

            平时外表那样冷静和稳重的女儿竟激动到这种地步,格朗台太太不禁一怔,她凭慈母对娇儿心心相通的?#26412;酰?#30475;着欧叶妮,同时猜透了一?#23567;?#30830;实,她们母女之间关?#24471;?#20999;的程度,超过了那一对遐迩闻名的匈牙利孪生姐妹;匈牙利孪生姐妹由于造物主一时的错误身体连在一起,欧叶妮和她母亲坐在窗前做女红,到教堂望弥撒,总形影?#21992;媯?#36830;晚上睡觉都呼吸一样的空气。

            “可怜的孩子!”格朗台太太把女儿的?#20223;?#22312;怀里。

            听母亲这声低吟,女儿抬头望母亲,揣摩她没有明说的意?#36857;?#28982;后,她问:“为什么要送他去印度?#20811;?#36973;受不幸,难道不该留下吗?#20811;?#19981;是咱们的亲骨肉吗?”

            “是的,孩子,按理说他应该留下;可是你父亲自有道理,咱们应该尊重他的主张。”

            母女俩一声不响地坐着,母亲坐在垫高的椅子上,女儿坐在小靠椅里;接着,两人重新拿起活计。欧叶妮?#38405;?#20146;如此通情达理,十分感激,憋不住吻了吻母亲的手,说道:“你多善良啊,好妈妈!”这话使母亲常年受苦而憔悴不?#21834;?#32769;气横秋的脸上绽出了光彩。欧叶妮接着问了一句:“你觉得他好吗?”

            格朗台太太没有回答,只微微一笑?#24576;?#40664;了半晌之后,她低声问道:“你已经爱上他了,是吗?这可不好。”

            “不好?”欧叶妮反问,“为什么?你?#19981;?#20182;,娜农?#19981;?#20182;,为什么我就不该?#19981;?#20182;?来,妈妈,摆好桌子,?#20154;?#26469;吃早饭。”她放下活计,母亲也跟?#27431;?#19979;活计,嘴里却说:“你疯了!”但是她乐于证明女儿疯得有理,她跟她一起疯。欧叶妮?#24515;?#20892;。

            “你还要什么,小姐?”

            “娜农,鲜奶油到中午总能?#26753;?#20986;?#31383;桑俊?br />
            “啊!中午吗?可以了,”?#19979;?#23376;答道。

            “哎!那好,给他煮一杯浓咖啡。听德-格拉珊先生说,巴黎人喝的咖啡都很浓的。给他多放些。”

            “哪来那么多咖啡啊?”

            “上街买去。”

            “要是碰到老爷呢?”

            “他去看草地了。”

            “那我快去,不过,我买白蜡烛的时候,费萨尔老板就问了,是不是要招待远道来朝拜耶稣的三王。这样大手大脚花钱,城里马上就会传遍的。”

            “要是你的父亲看出破绽,”格朗台太太说,“说不定会动手打人呢。”

            “打就打吧,咱们就跪着挨打。”

            格朗台太太没有答话,只抬眼望望苍天。娜农戴上头巾上街去了。欧叶妮铺上雪白的?#21862;迹?#21448;到顶楼上摘几串她先前出于好玩有意吊在绳子上的葡萄;在过道里她蹑手蹑脚,生怕惊醒堂弟,又不禁在他的卧室门口偷听一下他均匀的呼吸。“他睡得那么甜,哪知祸已临头,”她心里想道。她又从藤上挑绿得鲜灵的叶子,摘了几片,像摆筵席的老手那样把葡萄装扮得格外诱人,然后得意洋洋地把它放上?#22949;饋?#22905;又到厨房把他父亲点过数的梨搜刮一空,把它们堆成金字塔,下面铺垫绿叶。她来来去去,连蹦带跳。她恨不能把父亲?#20381;?#30340;东西全都掏尽;?#19978;?#20160;么东西父亲都上了锁。娜农拿了两只?#23402;?#40481;蛋回来,看到鸡蛋,欧叶妮想扑?#20808;?#25602;住她的脖子。

            “朗德的佃户篮子里有?#23402;?#40481;蛋,我问他要,他为了讨好我?#36879;?#20102;,那孩子真机灵。”

            费了两小时的心血,欧叶妮放下活计二十来次,看看咖啡煮开了没有,听听堂弟起床的动静,她总算张罗出一顿很简单又不费钱的午餐,只是?#20381;?#26681;深蒂固的老规矩受到了极度的冒犯。?#32509;?#21320;餐是站着吃的。每人吃一点面包、水果或黄油,喝一杯葡萄酒。看看壁炉前摆上?#22949;潰?#22530;弟的刀叉前放上?#35805;?#26885;子,?#22949;?#19978;水果?#33050;蹋?#34507;盅一个,白葡萄酒一瓶,又是面包,又是一小碟堆尖的糖块,欧叶妮想到万一父亲赶巧这时进门,会怎样跟她瞪眼,不由得四肢哆嗦起来,所以她不时地望望座钟,暗自?#25169;?#22530;弟在父亲回来之前能不能吃罢这一餐。

            “放心吧,欧叶妮,要是你父亲回来,一切由我担当,”格朗台太太说。

            欧叶妮不禁流下眼泪。

            “啊!好妈妈,”她失声叫道,“?#21494;阅?#27809;有尽孝道呀!”

            夏尔哼着歌曲,在房里转着圈儿地绕个没完,终于下楼了。幸亏那时才十一点?#21360;?#24052;黎人?#27169;?#20182;打扮得那样花哨,好像他是上那位去苏格兰旅游未归的贵妇?#35828;?#29237;府里作客似的。他进客厅时那笑容可掬的潇洒的神情,同他焕发的青春何等般配,让欧叶妮看了又喜又悲。安茹的宫堡梦虽已破灭,他满不在乎;他高高兴?#35828;?#21516;伯母打?#27899;簦?br />
            “您晚上睡得好吗,伯母?您呢,堂姐?”

            “很好,侄少爷,您呢?”格朗台太太说。

            “我睡得好极了。”

            “您饿了吧,堂弟,”欧叶妮说,?#30333;?#19979;吃饭吧。”

            “可是中午以前我从来不吃东西,我中午才起床。不过,我一路上吃饭睡觉都太差了,只好随遇而安。再说……”他掏出名表匠布雷盖制造的精致绝伦的扁平怀表看了看。“嗨!

            现在才十一点钟,我起早了。”

            “早?……”格朗台太太问。

            “?#21069;。?#25105;本来想整理一下东西。好吧,先吃点也好,家养的鸡鸭或者野味竹鸡,随便吃点。”

            “圣母啊!”娜农听到这话叫了起来。

            “竹鸡,”欧叶妮心中盘算着,她甘愿掏尽自己的私?#22771;?#20026;他买只竹鸡。

            “过来坐吧,”伯母对他说。

            时髦的少爷像靠在长榻上摆姿势的俏女子,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倒。欧叶妮和她母亲也端了两把椅子,坐到壁炉跟前离他不远的地方。

            “你们一直住在这里吗?”夏尔问道。他觉得客厅比昨天烛光下的模样更难看了。

            “是的,”欧叶妮望着他答道,“除了收葡萄的时候,我们去帮娜农干活,都住在?#20302;?#21494;修道院。”

            “你们从来不出去走走吗?”

            “有时候星期天做完晚祷,又赶上是晴天。”格朗台太太说。“我们就到桥上走走,或者遇到割草的季节,就去看割草。”

            “这儿有戏院子吗?”

            “去看戏?”格朗台太太惊呼道,“看戏子演戏?我的侄少爷哎,您不知道这是该死的罪孽吗?”

            “您?#27169;?#25105;的好少爷,”娜农端来鸡蛋,说,“请您尝尝带壳的小鸡。”

            “哦!鲜鸡?#21834;!?#36319;习惯干奢华的人那样,夏尔早已把竹鸡抛到脑后。“这可是鲜美的东西,有黄油吗?啊,宝贝儿?”

            “啊!黄油?给您黄油,我就做不成薄饼了。”?#19979;?#23376;说。

            “?#27809;?#27833;去,娜农!”欧叶妮叫起来。

            姑娘?#36214;?#31471;详堂弟切面包的动作,看得津津有味,正如巴黎多情的女工看到一出好人伸冤的情节剧,有说不出的痛快。确实,他从小得到有风度的母亲的调教,后来又经过时髦女子的精心磨练,那一举一动的娇媚、文雅和细腻,简直跟小情妇不相上下。少女的同情和温馨具有一种磁力般的影响。所以,当夏尔发觉自己成了堂姐和伯母关注的对象,他就无法从感情的影响中抽身,只感到她们关切的情意朝他滚滚涌来,简直把他淹没在情意的大海?#23567;?#20182;望望欧叶妮,那目光因充满善意和温柔而显得十分亮堂,而且笑容可掬。在凝望中他发现欧叶妮纯情的脸上五官和谐而优雅,举止清纯率真,明亮而有魅力的眼明?#20102;?#20986;青春洋溢的爱意,却无丝毫肉欲追求的痕迹。

            “说实话,堂姐,您要是穿上盛?#30333;?#22312;歌剧院的包厢里,我敢担保,伯母的话准没错,您会让男人个个动心,女人个个?#20992;剩?#20840;都非冒犯戒条不成。”

            这句恭维话抓住了欧叶妮的心,虽然她一点没有听懂,她却快活得心直跳。

            “哦!堂弟,您挖苦没见过世面的内地姑娘?#27169;俊?br />
            “堂姐,您要是了解我的话,就会知道?#21494;?#35752;厌挖苦人了,这让人寒心,?#32929;?#23475;感情……”说着,他讨人?#19981;?#22320;咽下一块涂上黄油的面包。“不,?#21494;?#21322;没有取笑人家的那份聪明,所以吃了不少亏。在巴黎,要教谁没脸见人,就说这人心地善良。这话的意思是:可怜这小子笨得像头犀牛。但是由于我有钱,谁都知道我用什么手枪都能在三十步开外一枪打?#24515;?#26631;,而且是在?#24052;猓?#25152;以谁都不敢取笑我。”

            “您说这话,侄儿,证明您心地善良。”

            “您的?#28210;刚?#28418;亮,”欧叶妮说,“求您给我看看,?#35805;?#20107;吧?”

            夏尔伸手摘下?#28210;福?#27431;叶妮的指尖碰到堂弟的粉红色的指甲,羞得脸都红了。

            “您看,妈妈,做工多讲究。”

            “哦!含金量很高吧,”娜农端咖啡进来,说道。

            “这是什么?”夏尔笑问道。

            他指着一只椭圆形的褐色陶壶问道。那壶外面涂釉,里面涂珐?#29275;?#22235;周有一圈灰,壶内咖啡沉底,泡沫翻上水面。

            “这是烧得滚开的咖啡,”娜农说。

            “啊!亲爱的伯母,我既然来这儿住几天,总得做些好事,留个纪念。你们太落后了!?#20381;?#25945;你们用夏塔尔咖啡壶煮咖啡。”

            他力图说清夏塔尔咖啡壶的用法。

            “啊!有那么多?#20013;?#23068;农说,“那得花一辈子的功夫。我才不费这个劲儿呢。啊!是不是?我要是这么煮咖啡,谁替我去给母牛弄草料啊?”

            “我替你,”欧叶妮说。

            “孩子!”格朗台太太望着女儿。

            这一声“孩子?#20445;?#35753;三位妇女想起了苦命的年轻人临头的?#21482;觶?#22905;们都不说话了,只不胜怜悯地望着夏尔。夏尔大吃一惊。

            “怎么啦,堂姐?”

            “嘘!”格朗台太太见欧叶妮正要开口,连忙喝住,“你知道的,女儿,你父亲说过由他亲口告诉先生……”

            “叫我夏尔,”年轻的格朗台说。

            “啊!您叫夏尔?这名字好听,”欧叶妮叫道。

            预感到的祸事几乎总会来临。担心老?#23458;?#21280;可能不期而归的娜农、格朗台太太和欧叶妮偏偏这时听到了门锤声:敲得这么响,他们都知?#26391;?#35841;。

            “爸爸回来了,”欧叶妮说。

            她端走了糖碟子,只留几块糖在?#21862;?#19978;。娜农撤掉那盘鸡?#21834;?#26684;朗台太太像受惊的小鹿一蹦而起。夏尔看到她们如此惊?#29275;?#24863;到莫明其妙。

            “哎!你们怎么啦?”他问。

            “我父亲回来了,”欧叶妮说。

            “那又怎么样?”

            格朗台先生走进客厅,目光锐利地看看桌子,看看夏尔,都看清了。

            “啊!啊!你们在给侄儿接风呢,好,很好,好极了!”他说,不打一点磕巴。“猫一上房,耗子就跳舞。”

            “接风?”夏尔心?#24515;?#38391;,难以想象这一家?#35828;?#35268;矩?#22836;縞小?br />
            “给我一杯酒,娜农,”老头儿说。

            欧叶妮端来一杯酒。格朗台从腰包里掏出?#35805;?#21402;刃牛角刀,切了一片面包,挑上一点黄油,仔仔?#36214;?#22320;把黄油涂抹开,然后站着吃起来。这时夏尔正在给咖啡加糖。格朗台看到那么多糖块,瞪了一眼脸色已经发白的妻子,朝前走了几步,俯身凑到可怜的老太太的耳边,问道:“你从哪儿拿的糖?”

            “娜农到费萨尔的铺子去买来的,?#20381;?#27809;有糖了。”

            简直无法想象这一场?#20973;?#32473;三位妇女造成多么惶恐的紧张气氛。娜农从厨房里赶来,看看客厅里事情怎么样。夏尔喝了口咖啡,觉得太苦,伸手要去拿格朗台早已收起来的糖,“你要什么,侄儿?”

            “糖。”

            “?#26377;?#29275;奶,”家长说,“可以减轻些苦味。”

            欧叶妮把格朗台收起来的糖碟重新拿出来放到桌上,镇静自若地望着父亲。真的,巴黎女人为了帮情人逃跑,用纤纤玉手抓住丝绸结成的绳梯,那种勇气未必胜过欧叶妮重新把糖碟放到桌?#20808;?#26102;的胆量。巴黎女子嗣后会骄傲地给情人看玉臂上的伤痕,那上面的每一?#26391;?#25439;的血管都会得到眼泪和亲吻的洗礼,由快乐来治愈,这是情人给她的报答。可是夏尔永远也不会得知堂姐在老?#23458;?#21280;雷电般的目光的逼视下痛苦得五内俱焚的秘密。

            “你不吃吗,太太?”

            可怜的老女奴走上前来恭敬?#29992;?#22320;切了一块面包,拿了一只梨。欧叶妮大胆地请父亲吃葡萄:“爸爸,尝尝我保存的葡萄吧!堂弟,您也吃点儿好吗?我特地为您摘的,瞧这几串多美。”

            “哦!要是不制止的话,她们会为你把索缪城掳掠一空的,侄儿。等你吃完饭,咱们去花园里走走。我有话要说,那可不是什么甜蜜的事儿。”

            欧叶妮和她母亲瞅了夏尔一眼,那表情夏尔不可能弄错。

            ?#23433;?#29238;,您这话是什么意?#36857;?#33258;从家母死后……(说到家母他声音软?#21525;矗?#25105;不可能再有什么不幸了……”

            “侄儿,谁能知道上帝要让咱们经受什么痛苦啊?”伯母说。

            “得,得,得,得!”格朗台说,“又胡说?#35828;?#20102;。我看到你这双标致白净的手,侄儿,我心里就难受。”他给侄儿看老天爷在他小臂的尽头安上的那双像羊肩一样宽大而肥硕的手又说,“瞧,这才是生来捞金攒银的手!你从小学会把?#27431;?#36827;本?#20174;?#35813;做钱包的羊皮里去,而我们呢,把?#26412;?#25918;进羊皮公事包。这可糟得很,糟得很?#27169; ?br />
            “您想说什么,伯父,我若听懂一句,就不得好死。”

            “跟?#20381;矗?#26684;朗台说。

            守财奴把刀子?#38738;?#19968;声折好,喝掉杯底的剩酒,开门往外走。

            “堂弟,勇敢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