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8章

            她逃了出来,为自己敢上楼又害臊又高兴。只有心无邪念才敢做出这样冒失的事。涉世一深,美德也会像恶念一样锱铢计较。欧叶妮在堂弟跟前没有哆嗦,一回到自己的房里,她的腿却支持不住了。无知的生活突然告终,她思前想后,把自己狠狠地埋怨一番。“他会怎么看我呢?#20811;?#20250;以为我爱上了他。”这恰恰又是她最希望的。坦诚的爱情自有其预感,知道爱能产生爱。?#26469;?#28145;闺的少女居然悄悄溜进青年男子的卧室,这事多么非同寻常!在爱情方面,有些思想行为对于某些心灵而言不就等于神圣的婚约吗?一小时之后,她走进母亲的房间,像平时一样侍候母亲起床穿衣。然后,母女俩坐到客厅窗前的老位置上,?#21364;?#26684;朗台,内心充满焦虑,就像有的人由于害怕责骂,由于害怕惩罚,而吓得心冰凉,或者心发热,或者心缩紧,或者心扩张,这由各人气质而定;这种情绪其实十分自然,连家畜都感觉得到,它们因自己粗心而受了伤能一声不吭,挨主人打有一点儿疼就会哇哇乱?#23567;?#32769;头儿下楼来了,但是他心不在焉地跟太太说话,吻了吻欧叶妮,就坐到桌子跟前,看来已经忘记昨晚的恐吓。

            “侄儿怎么样啦?#20811;?#20498;是不烦人。”

            “老爷,他还在睡,”娜农回答说。

            “那好,用不着点蜡烛了,”格朗台话中带刺说道。

            这种反常的宽大,这种说挖苦话的兴致,弄得格朗台太太深感意外。她聚精会神地看看丈夫。老头儿……话到这里,应该向读者说明,在都兰、安茹、普瓦?#24049;?#24067;?#20852;?#23612;等地方,老头儿这一我们已经多次用来指格朗台的称谓,既可用于最残忍的人,也可用于最慈悲的人,只要他们到一定年纪,都能通用。这一称谓并不预示个?#35828;娜?#24904;。?#24616;?#27491;传,老头儿拿起帽子、手套,说:“我去市中心广场遛遛,跟克吕旭叔侄碰碰头。”

            “欧叶妮,你父亲一定有事儿。”

            确实,格朗台睡觉少,夜里有一半时间作初步盘算,盘算的结果总能使他的见解、观察、计划达到惊?#35828;?#31934;?#32602;?#24635;能保证事事成功,让索缪人叹服。人类的能力完全是耐心加时间。强者既有愿望,又善于伺机而动。守财奴的生活在于不断地让?#35828;?#33021;量服务于人格。他依靠两种感情:自尊?#31361;?#21033;;但是利益既然在一定程度上是具体的、不言自明的自尊心,而?#20063;?#26029;证实自己真正高人一等,因此自尊心?#31361;?#21033;是同一事物的两面,都出于自私。所以,被巧妙地搬上舞台的守财奴,一般都能引发人们极大的好奇心。每个人都同这类人物一脉相通,因为他们涉及人类的一切感情,是一切感情的缩影。人,谁无欲望?哪种社会欲望的解决不靠金钱?格朗台确实用他妻子的说法是有事儿。像所有的守财奴一样,他心中总纠结着一团无法暂息的需要,非跟别人勾心?#26041;牵?#25226;别?#35828;那?#21512;法地赚过来不可。压倒别人,不就是实施自己的威力,让自己永远有权藐视那些由于过分懦弱只好任人宰割的弱者吗?啊!谁能真正理解?#24616;?#22320;躺在上帝脚下的羔羊?#20811;?#26159;尘世间一切受害者最感?#35828;?#35937;征,它象征了弱者们的?#24052;荊?#37027;就是得到美化的受苦和懦弱,这样的羔羊,守财奴把它养肥,圈起来,杀掉,煮熟了吃;守财奴藐视它,金钱和轻蔑就是守财奴的养料。头天夜里,老头儿的心思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子:他的宽大是由此而来的。他想出一套作弄巴黎?#35828;?#35809;计,他要拧他们,碾他们,揉搓他们,让他们来回奔忙,让他们出汗、产生希望、?#25104;?#21457;白;他,在灰色客厅深处,登上索缪城他家那架虫?#31383;?#26001;的楼梯时,他要拿巴黎人来开心。侄儿的事盘踞在他的脑海。他要挽回亡弟的名声,而又不必?#21697;?#20356;儿和他的钱。他的现金将存入为期三年的帐号,今后他只要经管好田庄就行了。但是,他需要一种养料来维持勾心?#26041;?#30340;心眼儿,他?#26377;?#24351;的破产中正好找到了这种养料。既然他感到利爪之?#20081;?#27809;有别的可供挤压的东西,他只好去捏碎巴黎人了,借此给夏尔弄到些?#20040;Γ?#33258;己又可便?#35828;?#20805;当讲义气的哥哥。家庭的名誉在他的筹划中并不重要,他的善意好比赌棍切身体会到的需要,非看到自己没有下注的赌?#20356;?#20986;绝招不可。克吕旭叔侄是他必需的帮手,但他不想去找他们,而要他们自己找上门来,他决定让刚刚构?#24049;?#30340;这场喜剧当晚就开演,以便不花分文在演出后的翌日博得全城喝采叫好。父亲出门之后,欧叶妮庆幸自己可?#24616;?#28982;关心亲爱的堂弟,放心火胆地向他倾注内心无穷的怜悯。怜悯是女性崇高的优点之一,是女性?#25954;?#35753;?#24605;?#24863;觉到的唯一的优点,是女人肯原谅男人让她惠赐的唯一感情。欧叶妮去听堂弟的呼吸足有三四次,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睡,有没有醒来。后来,他起床了,于是?#36867;停?#21654;啡,鸡蛋,水果,盘子,杯子,一切与午餐有关的东西都成了她操心的对象。她轻快地爬上破旧的楼梯去听堂弟的动静。他在穿衣裳吗?#20811;?#36824;在哭吗?#20811;?#19968;直走到房门口。

            “堂弟?”

            “堂姐。”

            “您?#25954;?#19979;楼吃饭呢,还是?#35828;?#24744;房里吃?”

            “听您的。”

            “您好吗?”

            “亲爱的堂姐,说来惭愧,?#21494;?#20102;。”

            隔着门说的这段对话,欧叶妮觉得,简直是一整段小说插曲。

            “那好,我?#21069;?#39277;?#35828;?#24744;房里来,免得惹我的父亲生气。”说罢,她像小鸟一样轻盈地下楼进厨房。“娜农,去?#24080;?#20182;的房间。”

            这架上上下下多少回的破楼梯,一有响动就回声不绝,如今在欧叶妮看来它?#36335;?#24050;失去破旧的性质。她觉得楼梯亮堂堂的,能说话,而且同她一样年轻,同她的爱情一样年轻,她的爱情多么需要这楼梯的协助呀。还有她的母亲,她的慈祥而宽容的母亲也甘心受她的爱情狂想的调遣。等夏尔的房间?#24080;?#22909;之后,母女俩都上去陪伴不幸的人。基督教慈悲为怀的教义不是命令她们要安?#21549;?#38590;的人吗?母女俩从宗教中利用了一大堆模棱两可的说法来为自己的?#28966;?#34892;为辩解。夏尔-格朗台发觉自己成了最体贴温柔的关怀的对象,他因痛苦而破碎的心,强烈地感受到温馨情谊和亲切同情的?#20365;穡?#37027;是心灵始终处于压抑之中的母女,在她们天性所属的?#27573;?#37324;,也就是受苦受难的区域内,一旦获得片刻的自由,就善于表露出来的一种感情。有至亲关系当令箭,欧叶妮一无?#24605;?#22320;整理堂弟随身带来的内衣和梳洗用品,而且可以称心地玩赏每一件富丽的小玩意儿,把捡到手的镶金嵌银的装饰品,以察看做工为名,拿在手里不?#25319;?#22799;尔看到伯母和堂姐对他如此厚道关心,不禁深为感动。他对巴黎的世态炎凉相当熟悉,像他目前的处?#24120;?#29031;例只能受到冷待;于是欧叶妮在他眼中具有一种特殊的美的全部光采,昨天他还瞧不起的乡土气,如今他赞?#30171;?#26420;可风了。所以,欧叶妮从娜农?#31181;?#25509;过一只珐琅碗,里面盛满加上鲜?#36867;?#30340;咖啡,她诚挚地端给堂弟,并善意可掬地望了他一眼,巴黎?#35828;?#30524;睛顿时被眼泪润湿,他握住堂姐的手,吻了一下。

            “哎,您又怎么啦?”她问。

            “哦!这是我感激的眼泪,”他答道。

            欧叶妮突然扭身跑到壁炉前去拿烛台。

            “娜农,给你,拿走,”她说。

            当她再看堂弟的时候,尽管她脸上红晕?#36176;剩?#20294;至少眼神可以打掩护,不把内心洋溢的极度快?#30452;?#29616;出来;他们的眼睛却表达了同样的感情,正如他们的心灵融合在同样的思想之中:未来是属于他们的。这番柔情对于遭了大难的夏尔而言,确在意料之外,所以更加感到甜蜜。一声门锤,把母女俩召归原位,幸亏她们下楼迅速,等格朗台走进客厅的时候,她们手里已经拿起活计;?#28909;?#20182;在楼梯下的门厅里遇到她们,是准会起疑心的。老头儿草草?#20882;?#31616;单的午餐,没有拿到预先说定的津贴的庄园看守,从弗洛瓦丰赶来了。他拿来一只?#24052;煤图?#21482;竹鸡,都是在庄园里打的,还有几条鳗鱼和两条梭鱼,那是磨坊租户?#20852;?#25422;带抵租的。

            “哎!哎!这可怜的高诺瓦叶,来锦上添花了。这些东西好吃吗?”

            “好吃着呢,亲爱的?#32654;?#29239;,两天前打到的。”

            “来呀,娜农,抬抬你的脚板,”老头儿说,“把这些东西拿去,晚饭时吃;我要请两位克吕旭吃晚饭。”

            娜农傻了,瞪眼看看大家。

            “啊!那好,”她说,“可我到哪儿去弄猪油和大料呀?”

            “太太,”格朗台说,“给娜农六法郎,待会儿提醒我去地窖拿几瓶好酒。”

            “嗯!这么说来,格朗台先生,”庄园看守早已准备好一篇索取津贴的?#19981;埃?#26684;朗台先生……”

            “得,得,得,得,”格朗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个精明的好人,咱们明天再说好吗?今天我忙得很。”他又转身对格朗台太太说:“太太,给他五法郎。”

            说罢,他赶紧走开了。可怜的妻子花销十一法郎买到眼前的清静,高?#35828;?#35874;天谢地。她知道,格朗台把他给的钱一?#30563;?#19968;枚从她?#31181;?#35201;回去之后,她会过上半个月的太平日子。

            “给,高诺瓦叶,”她给了十法郎,“我们以后再酬谢你吧。”

            高诺瓦叶无话可说,走了。

            “太太,”娜农戴上黑?#26041;恚?#25358;着篮子,说:“我只要三法郎,余下的您留着吧。行了,我能对付。”

            “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娜农,堂弟要下楼吃饭的,”欧叶妮说。

            “没错,准有不寻常的事,”格朗台太太说,“我们结婚?#36739;?#22312;,这是你父亲第三?#21563;?#23458;。”

            四点钟光景,欧叶妮和她母亲摆好了六副刀叉,一家之长从地窖拿出几瓶内地人珍藏的好酒,这时夏尔走进客厅。年轻人面色?#22253;住?#20182;的举止、神态、眼神和说话的声调透出一种落落大方的哀伤。他没有故作痛苦,他实实在在难受,哀痛蒙在他脸上的面纱使他具有一种特别能讨女性?#19981;?#30340;表情。欧叶妮因此更疼爱他。也许,不幸使他离她更近了。夏尔不再是她心?#24656;?#39640;不可攀的、阔绰的美少年,而是一个陷入可怕的?#29420;?#28145;渊的穷亲戚。贫穷出平等。女人在这一点上同天使相仿,以救苦济贫为己任。夏尔和欧叶妮只以眼睛交谈,相互理解;因为落难的公子,可怜的孤儿,虽沉静而高傲地坐在角落里默不作声;而堂姐温柔而亲切的目光不时落在他的身上,?#20161;?#20182;抛开愁思,同她一起奔向她乐意同他一起遨游的希望和未来。这时,格朗台宴请克吕旭叔侄的消息,轰动了索缪城;他昨天出售当年的收成,犯下背叛全体葡?#35328;?#20027;的滔天罪行,还没有激起声势如此浩大的反应。如果老奸巨滑的葡?#35328;?#20027;为了惊世骇俗,像苏格拉底的弟子阿尔契别亚德当年那样,剁下狗尾巴宴客,说不定他会成为名垂青史的伟人;但他从不把城里人放在眼里,他不断地把索缪人把玩于股掌之间,他比一般人要高明得多。德-格拉珊夫妇不久就得知夏尔的父亲暴卒并多半已经破产的消息,便决定当晚就到老主?#24605;?#26469;吊唁,以?#23621;?#35850;,同时探听格朗台在这时决定宴请克吕旭叔侄究竟有什么目的。五点正,克-德-蓬丰庭长与他的叔叔克吕旭公证?#35828;劍?#20004;人全都穿戴节?#24080;⒆啊?#23486;主入席,开始闷头大嚼。格朗台绷着?#24120;?#22799;尔不出声,欧叶妮像哑巴,格朗台太太也比往常更少开口,弄得这顿晚餐成了名符其实的丧家饭。离席时,夏尔对伯父伯母说:“请?#24066;?#25105;先告退。我有一封伤心的长信要写。”

            “请便罢,侄儿。”

            夏尔一走,老头儿认为他忙于写信,未必听得见别?#35828;奶?#35770;,便狡猾地望望妻子,说道:

            “格朗台太太,我们要谈的事,你们可能听不懂,现在是七点半,你们还是趁早钻被窝去吧。一夜平安,孩子。”

            他吻了一下欧叶妮,母女俩出去了。这天晚上的演出到这时才正式开场。格朗台早在与人们的交?#21448;醒?#24471;诡计多端,以致于被他咬得皮开肉绽的人给他起了个“老狗”的诨名。今晚他比一生中任何时候都更精于施计。要是索缪市长野心更大,再加遇到?#27809;?#20250;,爬进社会的上层圈子,奉派出席?#33268;?#21508;国事务的会议,把他?#38750;?#20010;人利益的本事用到国际上去,毫无疑问,他会为法国立功的。然而,同样可能的是老头儿离开了索缪,只会是一事无成的可怜虫。也许才智就跟某些动物一样,离开生长的?#23601;?#20415;再难繁?#22330;?br />
            ?#24052;ァ?#24237;……庭长……先生……您……您说……说到破……破破破产……”

            他装了多少年以致大伙儿都习以为常的磕巴,以及每逢雨天他总抱怨不休的耳聋,在今天这种场?#24076;?#20351;克吕旭叔侄感到特别累人。他们俩一面听葡?#35328;?#20027;结结巴巴往下说,一面不知不觉地?#25165;?#21160;着嘴?#24120;?#22909;像在替他费劲儿,要把他有意说得含糊的话补全。说到这里,也许有必要追叙一下格朗台口吃和耳聋的历史。在安茹地区,没有人听当地话和说当地话比狡猾的葡?#35328;?#20027;更心领神会,更口齿伶俐。虽然他如此精明,从前却上过犹太?#35828;?#24403;。那个犹太人在谈生意的时候,把手在耳朵边弯成喇叭形,假装听觉不灵,又结结巴巴地像要寻找合适的措辞,表示口才太差。格朗台动了恻隐之心,觉得自己有责任替那个狡猾的犹太人找出他假?#32610;也?#30528;的字眼儿和想法,代犹太人补全表达欠佳的理由,结果他的话成了该死的犹太人要说的话,最终他成了那个犹太人而不是格朗台自己了。那次古怪的交锋所达成的生意,是老?#23458;?#21280;的商业生涯中唯一吃了亏的?#28784;祝?#20294;经济上吃了亏,精神上却赚到得益匪浅的教训。所以格朗台后来感激犹太人教会他这一手,?#30446;?#24052;巴地让商业对手着?#20445;?#24537;于替他表达思想,从而忘掉自己的观点。而今天晚上要谈的?#20365;?#30340;确更需要装聋、装口吃,更需要用莫明其妙的?#31561;?#23376;来掩盖自己的真思想。首先,他不愿对自己的主张承担责任;其次,他又?#25954;?#35828;话主动,让人摸不透他的真正意图。

            “德-蓬……蓬……蓬丰先生……”格朗台三年来第二次称克吕旭的侄子蓬丰先生。庭长听了简直自以为已经被刁钻的老头儿选作女婿了。“您……您……您方才说,破……破产……可……可以……出于某……?#25345;?#24773;况……由……由……”

            “由商业法庭出面阻止。这种事情天天都有,”德-蓬丰先生抓住了,说得?#38750;?#20123;,自以为猜到了格朗台老爹的想法,好心好意地准备跟他详细解释一番。“您想听听?”

            “洗……洗耳恭……恭听,”老头儿特别谦逊地回答说,?#24708;?#26679;像调皮的孩子?#23460;?#23398;乖,假装一本正经听老师?#27493;猓?#24515;里却在讪笑老师。

            “当一位值得尊敬又受到尊敬的人,例如,在巴黎的已故的令弟……”

            ?#21543;帷?#33293;弟,对。”

            “一旦受到周转不灵的威胁……”

            “这……这……叫叫做……周……周转不灵?”

            “是的。……以致破产迫在眉睫,对他有管辖权的(请注意)商业法庭有权通过判决给他的商社任命一些清理员。清理不是破产,您懂不懂?一个人一旦破产名誉就扫地了;但是宣告清理,他还是个清白的人。”

            “这就……大……大……大不一样了,要……要?#24688;?#20195;价……并……并不更高……”格朗台说。

            “不通过商业法庭也还可以宣告清理的。因为,”庭长捏了一撮鼻烟,“破产是怎么宣告的,您知道吗?”

            “我从来没有想……想过,”格朗台回答。

            “第一,”法官说,“当事人或他的合法登记的代理人造好资产结算表送往法院书记室。第二,由债权人出面申请。如果当事人不交资产结算表,债权人不申请法院宣告该当事人破产,那又怎?#31383;?#21602;?”

            “?#21069;。?#24590;……怎?#31383;歟俊?br />
            “那么死者的亲族,代表,继承人,或者当事人如果没?#20852;?#21017;由他自己,或者当事人如果躲起来了,可以由他的朋友,出面清理。也许您想清理令弟的债务吧?”庭长问道。

            “啊!格朗台,”克吕旭公证人叫起来,“那就太好了。咱们地处偏僻,面子要紧。令弟毕竟跟您同姓,要是您挽救自家清白,?#24708;?#21487;真是个男子汉了……”

            “崇高的男子?#28023;?#24237;长打断老叔的话,插言道。

            “当然,”老葡?#35328;?#20027;答道,“我我我的弟弟是是是姓格朗台,跟……跟我同姓。这……这这是千真万确的。我我?#20063;?#21542;否否认。而这这这……种……清清清清理……能能能能……在任……任何情情情况况……况下,从各各各方方面看看看,对对对我我我……所爱的侄儿是是是很很很有利利利的。可是,先得弄明?#20303;N也蝗先稀?#35748;得那些巴黎的坏坏坏?#21834;?#25105;……在索缪,您知道!我的葡葡萄秧,我的水水水渠,总,总之,我有我的事。我从没有开过期票。什么叫期?#20445;?#25105;我我收到的期期期票多了,我自己没有签签签发过。期票能?#21494;叶叶?#29616;,能贴贴贴贴现。我就知道这些。我听听说可可可可以赎回期期……”

            “是的,”庭长说,“贴百分之几,可以买到。您懂不懂?”

            格朗台用手托住耳朵,做了个招风耳。庭长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那么说,”葡?#35328;?#20027;接言道,“这这这中间,有人?#24525;潰?#26377;人吃肉了。我我?#19968;?#21040;这这把年年年纪,这这这些事事事,?#21494;?#37117;闹闹闹不清。我得……得……留……留在这里照照照看谷物。谷物进进进了仓,就用……用谷物……支付。首先得照照照看?#24080;?#25104;。我在弗洛瓦丰有有有重要的生意要做,赚赚赚钱生意,?#20063;?#33021;?#30528;着?#24320;我我我的家去应应付我根本不不不了解的鬼鬼鬼人鬼鬼鬼事。您说我我我应该去去去巴黎办清清清理理理,制止破产宣告。我我我分身无无无术呀,我又不是小小鸟,……所以……”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公证人叫出声来,“那?#20882;歟?#32769;朋友,您有朋友,有老朋友,能为您尽心尽力的。”

            “得了,”葡?#35328;?#20027;心想,“您就自告奋勇吧。”

            “要是?#20260;?#21435;巴黎,找令弟纪尧姆最大的债主,跟他说……”

            “且且?#34915;?#32769;头儿接言道,“跟他说。说什么?是不是就就就说:索缪的格朗台先生这样,索缪的格朗台台先生?#24708;悄?#26679;。他疼他的弟弟,爱他的侄侄侄儿。格朗台是个好好亲亲亲戚,他有一一一片好心。他把把?#24080;帐?#25104;卖卖卖了。不要宣告破破破破产,你们碰碰碰碰?#32602;?#20219;任任任命几个清清清理员。到那时格朗台等等等着瞧吧。与与与其让法法院插插……手,倒不如……清理更上……算……嗯?是不是?”

            “对极了,”庭长说。

            “因为,您知道,德-蓬蓬蓬丰先生,在打……打……定主意……以前,得斟酌斟酌,做不……到总?#24688;?#20570;不到。凡……凡是花……花钱的事,为为为了不倾……倾家荡产,得先……把收支弄弄弄清。嗯?是不是?”

            “当然,”庭长说。“我的意见是在几个月内可以花一?#26159;?#25226;债券全部赎回,通过协商付款。哈哈!手里有肥肉,还怕狗不跟着走?只要不宣告破产,只要债券到您手里,您就清白得像冬雪了。”

            “像冬冬冬雪,”格朗台托着耳朵,把手做成招风耳,重复庭长的话,说,“?#20063;?#26126;白,什么冬雪?”

            “您好好听我说,”庭长嚷道。

            “我,我,我听着呢。”

            ?#32610;?#21048;是一种商品,也有市价涨落。这就是杰?#37196;?边沁对于高利贷的原则推论。他论证了谴责高利贷的偏见是愚蠢的。”

            “对……”老头儿说。

            “根据边沁的观点,既然金钱在原则上是一种商品,代表金钱的东西也同样变为商品,”庭长接着说道,“众所周知,有某某人签名的期?#20445;?#36319;这?#21482;?#37027;种商品一样,也名目繁多,价格时涨落时,流通量忽多忽少,涨价时能很贵,也能跌得一钱不?#25285;?#21830;业法庭裁决……(咄!我真笨,对不起),照我看,令弟的债券您可以打二五扣赎回的。”

            “您您……说,他叫?#23567;?#26480;……杰……杰?#37196;祝?#36793;……”

            “边沁,英国人。”

            “那个杰?#37196;?#35753;咱们在商业上避免了许多哭天喊地的下场,”公证人笑着说。

            “那些个英国人有有有有时候还真讲情情情理,”格朗台说,“那么,照照照边边边边沁的看法,我兄弟的债券说说说是?#25269;?#38065;……其实不值钱了。是这样的话,我,我,我说对了,是不是?我觉得很清楚……债主可能……不,不可能……

            我明明明?#20303;!?br />
            “让我跟您都讲明了吧,”庭长说,“从法律上讲,您要?#21069;?#26684;朗台商社的债券全都弄到手,那么令弟或他的继承人就不欠谁的债了。好。”

            “好,”老头儿也跟着说一遍。

            “?#24616;?#36947;而论,如果令弟的债券在市场上以百分之几的折扣转让(您明白转让的意思吗?),赶巧您有位朋友经过那里,把债券买下,那就是说,债权人没有受到任何暴力的强迫,自愿放出债券,已故的巴黎格朗台的遗产就光明正大地不负债务了。”

            “不错。生……生……生意总归是生意,”?#23458;?#21280;说,“这甭……甭……说……可是,然而,您知道的,这也有难难……难处。我,我……没?#23567;?#38065;钱……也……也……也没?#23567;?br />
            空,空……”

            “?#21069;。?#24744;脱不开身。哎,这样吧,我替您去巴黎走一趟(旅费记在您的账上,小意思)。我去见见债权人,跟他们谈谈,把期限往后拖一?#24076;?#21482;要您在清理总数上再添付一?#26159;?#36319;债券对上,事情就都能解决。”

            “这以后再……详……详谈,我……我……不……不能,也不想……没弄清就……应……应?#23567;?#19981;……不……不行的,您……明白?”

            “那?#24688;!?br />
            “我脑袋?#23478;?#28856;……炸了,您说……说的……话……您……简直把……我……我的脑……脑袋都……拆……拆散了。?#19968;?#21040;今天头头……头一回……得想想……这么个……”

            “?#21069;。?#24744;不是法学家。”

            “我,我只是个种……种葡萄的穷老大,听不懂您……您刚才说的?#24688;?#37027;些话;所以我得……得……得琢琢……琢磨琢磨……”

            “那好,”庭长摆出像要作总结的架势。

            “侄儿!……”公证人带着埋怨口吻打断他的?#24052;貳?br />
            “怎么,叔叔?”庭长回话。

            “让格朗台先生说说他的想法,委?#37034;?#36825;么一件大事,非同小可。咱们的朋友应该对委托?#27573;?#20316;一个明确的界定……”

            一声门?#24863;?#21578;德-格拉珊一家三口驾到。他们进来,跟大家寒暄,使克吕旭无法把话说完。公证人对此反倒高兴。格朗台已经斜眼瞅他了,鼻尖的肉瘤传达出了他内心狂风暴雨般的翻腾;但是,首先,谨小慎微的公证人认为:一个初级法庭庭长不宜亲自去巴黎降服债权人,插手一件冒犯廉政法律的花招;其次,他还没有听到格朗台肯不肯花钱的表示,侄儿就自告奋勇接手这桩?#28784;祝?#20182;从本能上感到心惊肉跳。所以,趁格拉珊夫妇进门的当口,他把侄儿拉到窗户旁边……“你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侄儿;献殷勤到此为止吧。你想他的女儿都想?#27809;?#20102;头。见鬼!不能像刚出窠的小乌鸦那样见到核桃就啄。现在让我?#31383;?#33333;,你只要帮着使劲儿就?#23567;?#20320;犯得着让你的法官身份牵连进这样一件……”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德-格拉?#21512;?#29983;向老?#23458;敖成?#25163;说道:“格朗台,我们听说府上遭到可怕的不幸,纪尧姆-格朗台的商社出事了,令弟也去世了。我们特地前来表示哀悼。”

            “要说不幸,”公证人打断银行家的话,“也就是格朗台先生的弟弟去世。他要是想?#36739;?#21733;哥求援,也不至于自杀。咱们的老朋友最讲面子,他打算清理巴黎格朗台家的债务。我这个当庭长的侄儿,为了免得格朗台先生在这样一桩涉及司法的事务中遇到麻?#24120;?#33258;告奋?#20081;?#31435;刻替他去巴黎,跟债权人磋商,并适当地满足他?#24688;!?#36825;一席抢白,再加上葡?#35328;?#20027;抚摸下巴表示默认的态度,让德-格拉珊一家三口惊诧至极。他们在来的路上还大骂格朗台吝?#27169;?#20960;乎把他说成害死兄弟的元?#20303;?br />
            “啊!我早料到了,”银行家瞅瞅妻子,叫出声来。“路上我跟你怎么说的,太太?格朗台连头发根儿都讲面子,决容忍不了堂堂?#24080;?#21463;到一丝一毫的玷污!没有面子的钱是一种病!咱?#24708;?#22320;就讲面子。好,好样的,格朗台!我是个老兵,不会装扮自己的想法,怎么想就怎么说:这件事,真是天晓得,太伟大了!”

            “可……可……这……伟大……的代价很……很……高呀,”老头儿的手被银行家握着热?#19968;?#21160;的时候,他这么回答道。

            “可是,这件事儿,我的好格朗台,”德-格拉珊接着说,“但愿庭长听了别不高兴,这件事儿?#30475;?#26159;生意经,涉及不到司法,得商务老手去处理才?#23567;?#38590;道不该精通回扣、预支、利息计算之类的业务吗?我赶上要去巴黎办事,可以代您……”

            “咱们倒……倒……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咱们俩尽……尽可……可能作些……安……?#25165;拧?#33021;让我……我……?#20063;恢列懟?#35768;……许下什么我……我……?#20063;輝感懟?#19979;的诺……诺言,”格朗台结结巴巴说道,“因为,您知道,庭长先生当然要我出旅费的。”

            这最后一句话,老头儿说得很利索。

            “嗨!”德-格拉珊夫人说,“去巴黎可是一件高?#35828;?#20107;。

            我?#25954;?#33258;己掏路费去呢。”

            她先向丈夫使了一个眼色,像是鼓励他不惜代价把这件差事从对手那里抢过来;接着又带着一?#24809;?#33510;的表情,看看克吕旭叔?#35835;?#36825;两位顿时面色沮丧。

            格朗台于是抓住银行家的一个纽扣,把他拉到一边。

            “比起庭长,我倒更信过得您,”他说道,“不过,其中有些奥妙,”他牵动着肉瘤,又补充说道。“我想买公债;要买下几千法郎,不过我只想下七十法郎一股的本钱。据说每逢月底行市会跌。您这方面在行,是不是?”

            “敢情!您哪,我得替您收进几千法郎的公债了?”

            “初涉?#35828;潰?#20808;小做做。别说!?#20063;?#24819;?#24125;?#20154;知道我玩这玩意儿。您给我在这个月底做成一?#20107;?#21334;;别透半点口风给克吕旭他们,不然他们会生气的。既然您去巴黎,那么咱们不妨同时为我那可怜的侄儿?#25945;?#39118;,看看王牌的?#19976;!?br />
            “这就说定了。我明天一早?#38543;?#36710;走,”德-格拉珊提高嗓门说道,“那么,我几点钟来您这儿听您最后的嘱咐?”

            “五点钟,晚饭之前,”葡?#35328;?#20027;搓搓双手,说。

            两家?#33151;?#21448;面对面地耽了一会儿。停顿片刻之后,德-格拉?#21495;?#20102;一下格朗台的肩膀,说:“有您这么讲义气的亲戚,真不错……”

            “?#21069;。?#34429;然表面上看不出来,”格朗台回答道,“我可是看重?#24688;?#32905;情份的。我疼我的兄弟,我要证明我疼他,但愿不花……花……花得我倾家……”

            “我们告辞了,格朗台,”银行家趁他还没有把话说完便知趣地打断了他。“我要是提前动身的话,有些事还?#20882;才?#19968;下。”

            “好的,好的。我也一样……为了您知道的这件事,我……

            我要到到……到房间去……想一想,躲进我的?#24688;?#37027;间……用克吕旭庭长的说法,叫评评评议室……去。”

            “该死!我又不是德-蓬丰先生了,”庭长伤心地想道,脸上的表情顿时像被辩护词弄得心烦意乱的法官。

            两个敌对家族的首领们一起告辞了。他们?#23478;?#32463;把老葡?#35328;?#20027;今天上午出卖乡亲的罪恶行径置诸脑后,只想刺探对方如何?#20848;?#32769;头儿对新近这件事的真正意图,不过双方嘴?#24049;苧希?#35841;都不漏半点口风。

            “二位跟我们一起拜访德-奥松瓦尔夫人如何?”德-格拉珊?#20351;?#35777;人。

            “我们以后再去,”庭长抢着回答说,“要是叔叔?#24066;?#30340;话,我已经答应德-格里博古小姐,上她那里去照个面的,我们要?#28909;?#22905;家。”

            “那就再见了,二位,”德-格拉珊太太说。他们刚同克吕旭叔侄?#36136;鄭?#38463;道尔夫赶紧对父亲说:“他们气得七窍冒烟了,嗯?”

            “闭嘴,孩子,”母亲连忙说道,“他们还听得见呢。再说,你的话不登大雅,有股法?#35059;?#29983;的刻薄味儿。”

            “哎,叔叔,”庭长见德-格拉珊一家走远之后,忍不住叫起来,“我开始被称为蓬丰先生,临了又只是个克吕旭。”

            “我当时就看出来了,你心里有气。但是风向对德-格拉珊有利。你那么聪明,怎么倒糊涂了?……?#33151;?#20182;们乘上格朗台老爹‘以后再说’的顺风船吧。孩子,你放心。欧叶妮早晚是你的?#22791;?#20799;。”

            不多一会儿,格朗台慷慨的决定同时在三家传播开了,满城风雨只传说这桩手足情深的义举。格朗台不顾葡?#35328;?#20027;们应有的信义独家出售存货的行为得到了大家的原谅,人人都佩服他讲面子,赞不绝口地说,想不到他会这么慷慨。法国?#35828;?#33086;气本来就是好激动,?#19981;?#36215;哄去捧昙花一现的红角儿,为不着边际的新鲜事儿瞎起劲。跟着哄的人?#24708;?#36947;没有一点儿记性吗?

            格朗台老爹一关上大门,就把娜农叫来:

            “先别放?#32602;?#20063;不要睡觉,咱们还有事儿要一起干呢。十一点钟,高诺瓦叶该赶?#24597;?#36710;从弗洛瓦丰来这儿。你注意听着,别让他敲门,?#20852;?#36731;轻地进来。警察局有令,夜里禁止喧哗。况且左邻?#30097;?#20063;用不着知道我出?#25319;!?br />
            说罢,格朗台上楼去他的密室,娜农在楼下听到他在上面搬东西、翻东西、走来走去,动作很轻。显然他不想惊动妻子和女儿,尤其怕引起侄儿的注意。他瞅见侄儿的房里还有灯光早就低声地咒骂过了。半夜,一心惦记着堂弟的欧叶妮?#36335;?#21548;到?#20852;?#24555;要死了在呻吟,她认为这要死的人一定是夏尔,跟她?#36136;?#26102;他那么苍白,那么垂头丧气!说不定他自寻短见了。她忙披上一件有帽兜的搭肩,想上去看看。先是有一道强光?#29992;欧?#37324;射进来,吓得她以为着火了;接着听到娜农沉重的脚步声,她才安下心来,又听到她在说话,还有几匹马嘶叫的声响。

            “我父亲把堂弟架走了不成?”她一面想,一面小心翼翼地把房门打开一条缝,既不让?#27431;?#20986;咿呀的声响,又正好能瞅见楼道里谁在走动。突然,她的眼睛遇到了父亲的眼睛;虽然父亲并没有注意到她,也没有怀?#20260;?#22312;偷看,但是她已吓得手脚冰凉。只见老头儿和娜农两?#35828;?#32937;?#25151;?#30528;一根粗大的杠子,杠?#21448;醒?#19968;条绳索捆住一只小?#23601;埃?#36319;格明台平时在面包房里做着玩的那种小?#23601;?#24456;像。

            “圣母呀!老爷,怎么这么重呀?”娜农压低嗓口问道。

            “?#19978;?#37324;面只有一大堆铜钱!”老头儿回答道,“小心别砸倒蜡烛台。”

            这个场面只有一支蜡烛照明;蜡烛放在楼梯扶手的两根立柱之间。

            “高诺瓦叶,”格朗台对他那位临时保镖说道,“你带手枪了没有?”

            “没有,先生。老天爷!不就是一堆铜钱吗,有什么好怕的?……”

            “哦!不怕。”格朗台老爹说。

            “再说,咱们跑得快,”庄园看守说道,“佃户们为你挑选了最精良的马。”

            “好,好。你没有告诉他们我要去哪儿吧?”

            “我又不知道您去哪儿。”

            “好。车还结实吧?”

            “这?#25285;?#32769;爷您问这?#25285;苦耍?#35013;三千斤没?#20365;狻?#24744;那些破酒桶能有多重?”

            “噢,那我清楚!”娜农说。“总该有一千七、八百斤吧。”

            “别多嘴,娜农!回头你跟太太说我?#36739;?#19979;去了。晚饭时回来,高诺瓦叶,快点儿?#24076;?#24471;在九点?#21448;?#21069;赶到安茹。”

            马车走了,娜农闩?#20040;?#38376;,放出?#26538;罚?#32937;头酸疼她上了床,左邻?#30097;?#26080;人知道格朗台走了,更猜不到他出门的目的。老头儿保密保到家了。在这幢堆满?#24179;?#30340;房屋里,没有人能见到一个铜板。上午他在码头上听人闲?#27169;?#35828;南特接下不少船只装备的生意,?#24179;?#20215;格随之涨了一倍,投机商都涌到安茹来抢购?#24179;穡?#32769;葡?#35328;?#20027;只消向佃户借几匹马,便拖着?#24179;?#21040;安茹抛售,以此换回国库券,等市价高出面值之后,再用它来买进公债。

            “我的父亲走了,”欧叶妮在楼上都听到了。屋里又?#25351;?#20102;一片沉?#25319;?#36828;去的?#24503;?#22768;渐渐消歇,不再在?#20102;?#30340;索缪城里回荡。这时,欧叶妮先在心?#23567;?#28982;后用耳朵听到一声悲叹,从堂弟的卧室穿过隔断的墙壁传了过来。一道像?#24230;?#19968;样细的灯光?#29992;欧?#37324;射出,横照在破旧楼梯的扶手上。“他心里难受,”欧叶妮心想,并上了两级梯?#20303;?#31532;二声悲吟已把她拉到三楼的楼道,门半掩着,她推开房?#25319;?#22799;尔的头歪倒在旧靠椅的外边,?#23460;?#32463;掉下,手几乎接近地面;他睡着了。他的这种姿势使呼吸断断续续;欧叶妮吓了一跳。她连忙进去。

            “他一定累极了,”欧叶妮看到十来封已经封好的信,心里想道。她看了看?#25307;湃说?#22320;?#32602;?#27861;里-布雷曼车行,?#23478;了?#26381;装店……等等。“他大概料理好事情之后,好早点儿离开法国。”她想道。她的眼睛落到两页没有装入?#27431;?#30340;信上。其中有一页信笺的开头写道:“亲爱的安奈特……”这几个?#36136;?#22905;一阵眼花。她的心突突乱跳,她的?#27431;路?#24050;被钉在地板上。亲爱的安奈特,他在恋爱,也有人爱他!没有希望了!他信上说些什么?这些念头穿过她的脑海,穿过她的心?#30149;?#22905;到处都看到这几个字,甚至出现在地板上,一笔一划都是火焰。

            “不理他!不!?#20063;?#30475;这封?#25319;?#25105;该走开。可是看了又怎么样呢?”她看着夏尔,把他的头托回到椅子靠背上。他像孩子一样听人摆布,虽然睡着,也知道那是他妈妈,不用睁开眼睛,朦胧中接受母亲的照料和亲?#24688;?#27431;叶妮就像母亲,把他垂下的手拿起来,像母亲一样吻了一下他的头发。亲爱的安奈特!有个魔鬼在她耳朵边这么吼了一声。“我知道这也许不好,但我要看看那封信,”她心想。欧叶妮扭过脸去,因为她高傲的品性在责备她,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心中善和恶交锋。直到那时,她从来没有干过一件让她脸红的事。激情和好奇心占了上风。每读一句,她的心就多膨胀一点,在读信时她身心激奋的热血,使她初恋的快感更加美不可言。

            亲爱的安奈特,什么都拆不散我们,除了我现在遭到的不幸,那是再谨慎的人都无法逆料的。家父自寻短见,他的财产以及我的财产完全败尽。我成了孤儿,从我所受的?#36867;?#32780;论,我这年?#31361;?#21482;能算是个孩子;然而如今我应该像成人一样,从深渊中爬出来。?#19968;?#20102;半夜的功夫作了一番盘算。要是我想清清白?#26700;?#24320;法国(这是无疑的),那么?#19968;?#27809;有一百法郎,好去印?#28982;?#32654;洲碰运气。是的,可怜的安娜,我要到气候最?#23588;说?#22320;方去寻找发财的机会。听说,在那样的地方,发财是十拿九稳的,而且钱来得快。至于耽在巴黎,我决不可能。我的心,我的?#24120;?#37117;忍受不了一个破产的人、一个把?#20063;?#36133;光的?#35828;?#20799;子面临的羞辱、冷漠和?#26432; ?#22825;哪!亏空四百万?……?#19968;?#22312;头一个星期就死在决?#20998;?#30340;。所以我决不会回巴黎。你的爱情,使男?#35828;?#24515;灵空前高贵的最温柔、最忠贞的爱情,也无法把我吸引到巴黎去。唉!

            我的心上人呀,我没有钱上你那里去给你一个吻,和受你一个吻,一个能使我竭取干一番事业所必需的力量的亲?#24688;!?br />
            “可怜的夏尔,幸亏?#21494;?#20102;这封信!我有钱,我给他钱,”

            欧叶妮说。

            她擦了擦眼泪,继续读信:

            我过去从没有想到会受穷。就算我有必不可少的一百金路易漂洋过海,我也没有一个铜板?#31383;?#36135;做生意。别说一百金路易,我一个金路易也没?#23567;?#21482;有等到我在巴黎的债务清偿之后,我才能知?#26391;?#19979;多少钱。要是分文不剩,我就心平气?#33151;?#21335;特,到船上当水手,就像那些年轻时身无分文的硬汉子,从印度回来时已腰缠万贯,我一到那里也要像他?#24708;?#26679;白手起家。从今天上午起,我冷静地考虑过我的?#24052;尽?#23545;我来说,这?#24052;?#27604;对别人更可怕,我从小被母亲娇生惯养,又受到世上最慈祥的父亲的宠爱,而且一进入社交圈,就得到安娜的爱!我只?#40092;?#29983;活中的鲜花:这福气却不能长久。然而,亲爱的安奈特,我现在已经有了更多的勇气,这是过去那个无忧无虑的年轻人所没有的,尤其是因为那个年轻人习惯于得到巴黎最温馨的女子的爱怜,在家庭的快乐生活中长大,谁都疼他爱他,想要什么父亲就给他什么……啊,我的父亲,安奈特,他死了呀……哎!我想了自己的处?#24120;?#21448;想了你的处?#22330;?#36825;一天一夜,我老了许多。亲爱的安娜,就算你为了把我留在你的身边,留在巴黎,甘愿牺牲你一切的豪华享受、衣着打扮和歌剧院里的包厢,咱们也无法?#25484;胛一?#38669;的生活所必需的那笔费用;更?#24944;鑫也?#33021;同意你作出那么多的牺牲。咱们俩今天只能一?#35835;?#26029;。

            “他跟她断了,圣母啊!哦!多好呀!”

            欧叶妮高?#35828;?#36339;起来。夏尔动了一下,吓得她手脚冰凉;

            幸亏他没有醒,欧叶妮继续往下读信:

            我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欧洲人一到印度,由于气候关系,老得很快,尤其是操劳的欧洲人。就算十年之后吧。十年之后,你的女儿十八岁,将成为你的伴侣,你的耳目。对于你,这世界很残酷,你的女儿可能更残酷。世态炎凉,少女忘恩负义,这类先例咱们见?#27809;?#23569;吗?要引以为训。像我一样,在心灵深处牢牢地记住这四年的幸福吧,而且,如有可能,忠于你可怜的朋?#23547;傘?br />
            但是?#20063;?#20250;强求你的忠实,因为,你知道,我亲爱的安奈特,我应该符合我目前的处?#24120;?#29992;布尔乔亚的眼光来看待生活,实惠地盘算着过日子。我应该考虑结婚,这是我新生活中一件必需办的事情;而且我可以坦诚相告,我在这里,在索缪,在?#20063;?#29238;家里,遇到一位堂姐,她的举止、长相、头脑和心地,你都会?#19981;?#30340;,此外?#19968;?#35273;得她好像已经……

            “他一定是累极了,所以没有往下写,”欧叶妮看到信到此中?#24076;?#24515;里想道。

            她给他找借口辩护!难道这天真的姑娘不能感觉到信里通篇透出一股冷气吗?在宗教空气里教养出来的女孩子,既无知又纯洁,一旦涉足被爱情美化的世界,觉得什么东西都充满爱意。她们在爱的世界?#34892;?#36208;,被天国的光明所包围,这光明是从她们的心灵中放射出来的,而且照到了她们心爱的?#35828;?#36523;上;她们用自己的感情的火花,给爱人增添色?#21097;?#36824;把自己崇高的思想,看成是他的思想。女?#35828;?#19968;切错误几乎总由于?#21467;?#21892;或相信真。在欧叶妮看来,“亲爱的安奈特,我的心上人”这类字眼儿像爱情的最美的表述,响彻在她的心?#32602;?#24944;抚着她的心灵,就像小时候,听到教?#32654;?#30340;管风琴一再奏出?#29420;窗。?#33180;拜吧》这首圣歌的音符,觉得特别?#26522;?#19968;样。而且,还挂在夏尔眼角的泪水显示出了他心地的高尚,这是最让姑娘着迷的。她怎能知道,夏尔之所?#38405;敲窗?#20182;的父亲,那么真诚地为他落泪,这与其说是他心地善良,倒不如说因为他的父亲待他太宽厚了。纪尧姆-格朗台夫妇总是满足儿子的愿望,给他享受到?#36824;?#29983;活的一切乐趣,不让他像巴黎的大多数儿女那样,看到巴黎的花花世界,不由得产生欲念和计划,只碍于父母在世,一天天迟迟无法实现,便打起多少有点罪恶的算盘,来算计父母。父亲不惜挥金如土,在儿子的心田终究播下爱的种子,培育出真正的、无保留的孝心。然而,夏尔毕竟是个巴黎孩子,受到巴黎的风气和安奈特亲自的调教,什么都习惯于算计算计,虽然长着一副孩儿?#24120;?#21364;已经世故得像个老人。他早已受够这种世道的可怕的熏陶,在他的圈子里,一夜之间在思想言语方面犯下的罪行,比重罪法庭惩处的更多;只消几句俏皮话,便诋毁最伟大的思想,谁看得准谁是强者,而所谓看得准就是什么都不相信,不相信感情,不相信人,甚至不相信事实,热衷于炮制假事实。这个世道,要看得准,就得天天早晨掂?#21999;?#21451;钱袋的份量,善于像政客一样对发生的一切都持高姿态,暂时对一切都不欣赏,对?#24080;?#20316;品、对高尚的行为,都不赞一词,办什么事都以个人利益为转移。经过千百次撒疯放纵之后,那位贵族太太,美丽的安奈特,强迫夏尔认真思索过;她把搽了香水的手伸进他的头发,跟他说到他以后的地位;她一面卷着他的头发,一面教他计算生活:她使他女性化,教他讲实惠,使他双重变质,然而这种变是向华丽、精致、高?#27431;?#23637;。

            “您真傻,夏尔,”她说,“我得费些功夫教您懂得世道。您对?#21862;?#20811;斯先生的态度太不像样。我知道他这人不地道;但您得等他失势之后才能随便糟践他。您知道康庞夫人①怎么说过吗?#20811;?#23545;我们说:‘孩子们,一个人只要还在部里当官,你们就得?#31383;?#20182;;等他一旦垮台,你们就拖他进垃圾堆。’有权有势,他就是上帝;垮了,就比倒在阴沟里的马拉都不如,因为马拉死了,他还活着。人生是一连串的纵横捭阖,得好好研究,密切注视,这样才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34180;?br />
            ①康庞夫人(一七五二-一八二二)?#27735;?#26063;女校校长,曾为路易十六王后的密友。

            夏尔是个非常时髦的人,父?#25954;?#21521;太宠他,社交界太捧他,以致他根本没有什么感情。母亲扔在他心窝里的那颗真金的种子,早已在巴黎这架拉丝机中被拉?#19978;?#19997;,他平时只使用它的表面,一天天的磨蚀,早晚会磨尽。但是夏尔毕竟才二十一岁。在这种年纪,生命的朝气?#36335;?#36319;心灵的坦诚?#28937;?#38590;分。声音、目光、长相显得跟感情是协调的。所以最无情的法官、最多疑的?#40092;Α?#26368;刻薄的债主,看到一个人眼睛仍清彻如水,额头没有一?#24656;?#32441;,能贸然断定他老于世故、心术不正吗?夏尔还一直没有机会应用巴黎道德的?#30424;酰?#36804;今为止,他还多亏没有经验才容光焕发。但是,他还不知道他已经种下了自私自利的疫苗。巴黎人使用的政治经济学的萌芽,已经潜伏在他的心中,不久就会开花,只待他从?#33889;?#30340;观众变成实际生活舞台上的演员。女孩子几乎全都死心塌地接受外表的甜言蜜语;欧叶妮即使像内地有些姑娘那样谨慎和有眼力,当她看到堂弟的举止、言谈和行为同内心的憧憬还很协调的时候,她能提防吗?一次偶然的机会,对欧叶妮是命运攸关的,她看到了蕴积在堂弟年轻的心中的真情,最后一次由衷地流露,她听到了他良心的最后几声叹息。她放下了那封她认为充满爱意的信,同情地端详睡梦中的堂弟:她觉得对人生朝气勃勃的幻想依然在这张脸上徜徉,她?#20161;前蛋?#21457;誓要始终疼爱堂弟。然后她把目光转到另一封信上,再也不觉得这种窥人隐私有什么要紧了。况且,她读这另一封信,是为了取得高尚品格的新证据,跟其他女子一样,她也把高尚品格假借给自己看中的男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