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11章

            “我明年再给你这么多,”他把首饰倒进她的围裙。“这样,不用多久,他的首饰就全到你的手里了,”他搓着手,为自己有办法利用女儿的感情占便宜而洋洋自得。

            然而,老头儿虽然身板还硬朗,也感到需要让女儿学点持家的诀窍了。接连两年,他让欧叶妮当着他的面吩咐家常?#35828;ィ?#32467;收债款。他慢慢地、逐步地告诉她葡萄园和农庄的名字和经营内容。到第三年,他已经让女儿习惯他的全部理?#21697;?#27861;,他让这些方法深入到女儿的内心,成为她的习惯,他总算可以不必担心地把伙食库的钥匙交到她的手里,让她正式当家。

            五年过去了,在欧叶妮和她父亲单调的生活中,没有什么事值得一提。总是那些同样的事情,总?#31373;?#32769;座钟那样一丝不苟地及时完成。格朗台小姐内心的愁闷对谁都不成其为秘密;但如果说人人都感觉到这愁闷的原因的话,她本人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以证实索缪城上上下下有关这位富?#21494;?#22899;心境的猜测不是捕风?#25509;啊?#36319;她作伴的,只有克吕旭叔侄三人,以及他们无意中带来的?#30528;?#22909;友。他们教会她玩惠斯特牌①,而且天天晚上玩一局。一八二七年那一年,她的父亲感到了衰老的份量,不得不向她面授有关田产的机宜,并对她说,遇到难题,可以找克吕旭公证人商量,他的忠?#25285;?#32769;头儿是领教过的。后来,到那一年的年底,老头儿终于在八十二岁高龄,患了瘫痪,而?#20063;?#24773;很快恶化。贝日兰大夫下了不治的诊断。欧叶妮想到自己不久将孤单地活在世上,跟父亲也就更亲近了,她把这亲情的最后一环抓得更紧。在她的思想中,跟所有动了情的女人一样,爱情就是整个世界,而夏尔不在身边。她就倾心照料?#22836;?#20365;老父。老父的机能开始衰退,只有吝啬依然凭本能支撑着。所以他的死同他的生并不形成对比。一清早,他就让人用?#24544;?#25226;他推到卧室的壁炉和密室的房门之间,密室里当然堆满金银。他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呆着,但他不放心地一会儿望望包了铁皮的门,一会儿又望望前来探视他的人。有一点响动,他就要?#39135;?#20102;什么事;让公证人吃惊的是,他居然听得见狗在院子里打哈欠。表面上他浑浑噩噩,可是一到该收租的日子,他总能按时清醒过来,跟管葡萄园的人算账,或者出具收据。他拨动?#24544;危?#19968;直把?#24544;?#36716;到面对密室铁门的地方。他让女儿把门打开,监督她亲手把钱袋秘密地堆好,把门关严。等女儿把珍贵的钥匙交还给他之后,他立即不声不响地回到平常耽的老地方。?#21069;?#38053;匙他总是放在坎肩的口袋里,还不时地伸手摸摸。他的老朋友克吕旭公证人感到,倘若夏尔-格朗台回不来,那么这财主的女继承人就非嫁给他的当庭长的侄子不可,所以他对老头儿加倍体贴殷勤:他天天来听候格朗台的差遣,衔命去弗洛瓦丰,去各地的田庄、草场、葡萄园办事,出售收成,再把一切收入转换成金子、银子,由老头儿把这些金银秘密地装成一袋一袋,堆放在那间密室。临终的日子终于到了,那几天老头儿结实的身架同毁灭着实作了一番较量。他要坐到壁炉边正对着密室房门的那个地方去。他把身上的毯子拉过来,紧紧地裹住自己,让?#38405;?#20892;说:“抓紧,抓紧了,别让人?#24213;?#25105;的东西。”他的全部生命都退居到他的那双眼睛里去了,等他一有力气睁开眼睛,便把眼珠转向密室房门.那里面藏着他的金银财宝。他问女儿说:?#20843;?#20204;还在吗?还在吗?”

            那声调透出一种惊恐万状的?#23396;恰?br />
            ①英国流行的一种纸牌。

            “在,父亲。”

            “看住金子,去拿一些来,放在我面前。”

            欧叶妮在桌上放开?#35813;?#37329;路易,老头儿就像刚学会看的孩子傻盯着同一件东西,定睛看那?#35813;?#37329;路易,一看就是?#29238;?#23567;时;他也像孩子一样,不时地露出一个吃力的微笑。

            “这东西暖我的心窝,”他喃喃说道,偶而?#25104;?#36824;露出一种无比舒坦的表情。

            当本堂神?#21648;?#32473;他做临终圣事的时候,他那双显然已经死去?#29238;?#23567;时的眼睛,一见银制的十字架、烛台和圣水壶,忽然复活,目不转睛地盯住这些圣器,?#20146;?#19978;的那颗肉瘤也最后地动了一动。当教士把镀金的受难十字架送到他的唇边,让他吻吻上面的基督时,他做了一个吓?#35828;?#21160;作,想把它抓过来,而这最后的努力耗尽了他的生命;他叫欧叶妮,尽管她就跪在他的床前,他却看不见。欧叶妮的眼泪淋湿了他已经冷却的手。

            “父亲,您要祝福我吗?”她问。

            ?#24052;?#20107;要多操心。以后到那里向我交账,”他用这最后一句遗言证明基督教应该是守财奴的宗教。

            从此,欧叶妮-格朗台在这世上、在这所房屋里就孤身一人了。只有娜农,她只要使一个眼色,娜农一定能心领神会;只有娜农,才是为疼她而疼她,她内心的苦楚也只能向娜农倾诉。对于欧叶妮来说,大高个娜农是天赐的保护神,所以她不再是老妈子,而是一位谦卑的朋友。父亲死后,欧叶妮从克吕旭公证人那里得知,她在索缪地区的地产,年收入三十万法郎;有六十法郎?#36824;?#20080;进的利率三厘的公债六百万,现在?#36824;?#21334;到七十七法郎;还有二百万法郎的黄金和十万法?#19978;?#27454;,还不算其它零星收入。她的财产总计大?#21363;?#21040;一千七百万法郎。

            “我的堂弟在哪里呀?”她默念道。

            克吕旭公证把人已经算得一清二楚的遗产报表送来的那天,欧叶妮和娜农两人各据一方地坐在客厅的壁炉两边,如今空荡的客厅中什么东西都成了纪念品,从母亲当年坐的那张加脚垫的椅子到堂弟?#35033;?#37202;的那只玻璃杯。

            “娜农,就剩下咱俩了……”

            “?#21069;。?#23567;姐;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那个小白脸儿,要不然我走着也要找他去。”

            “隔着大海呢,”她说。

            这阴冷灰暗的房子就是这可怜的女继承?#35828;?#25972;个世界;正当她同娜农在这里相对饮泣的时候,从南特到奥尔良,无人不在谈论格朗台小姐的一千七百万法郎的?#20063;?#22905;签发的第一批文书中,就有给娜农的一笔一千二百法郎的终身年金。原先已有六百法郎年金的娜农顿时成了有钱的攀亲目标。不出一月,她从老姑娘变成新媳妇,嫁给了被任命为格朗台小姐田产庄园总看守的安托万-高诺瓦叶。高诺瓦叶太太比起当时的一般妇女来,有一个了不起的长处。她虽然已经五十九岁,但看上去不超过四十。她粗糙的轮廓经得起岁月的攻击。多亏长期过着修道院式的生活,她面色红润,身子?#31373;?#38081;打的,衰老对她无可奈何。也许她从来没有像结婚的那天那样漂亮过。她占了长得丑的便宜,显?#20040;?#29367;、肥硕、结?#25285;?#27627;不见老的?#25104;?#33258;有?#36824;?#26149;风得意的神气,有些人甚至眼红高诺瓦叶的艳福。“她气色多好,”布店老板说。“她能生一群儿女呢,”贩盐的商人说;“说句您不见怪的话,她像是盐缸里腌过的,保鲜。”“她有钱,高诺瓦叶这小于算是娶着了,”另一个邻居说。在邻里中人缘极好的娜农、从老屋出来,走下曲折的?#20540;潰?#21040;教堂去行婚礼,一路上受到人们的祝贺。欧叶妮送她三套十二件的餐具作为贺礼。高诺瓦叶没有料到女主人如此大方,一提到她不由得热泪满眶:说为她丢脑袋也甘心。成为欧叶妮的贴心?#35828;?#39640;诺瓦叶太太还有一件跟她找到如意郎君一样称心的乐事:她终于可以像已故的东家那样掌管伙食库的钥匙和早晨调配口粮了。其次,她手下还有两个佣人,一个是厨娘,另一个的?#20843;?#26159;收拾屋子、缝缝补补和给小姐做衣裳。高诺瓦叶兼当看守和管家。不用说,娜农挑选来的那个厨娘和女佣都是名符其实的“珍品”。这样,格朗台小姐就有四个忠心耿耿的佣人。佃户们倒觉察不出老东?#23452;?#21518;有什么两样,他生前早已严格建立一套管理的例行章程,现在由高诺瓦叶夫妇继续遵照执?#23567;?br />
            到三十岁,欧叶妮还没有尝到过一点人生的乐趣。她的凄凉惨淡的童年是在一个得不到理解、老受欺侮、始终苦闷的母亲的身旁?#35033;?#30340;。这位母亲在高高兴?#27515;?#19990;之时为女儿还得活下去而难过,她给欧叶妮留下了些许的负疚和永远的遗恨。欧叶妮第一?#25105;?#26159;仅有的一次恋爱是她郁郁不欢的根源。她只草草地观察了情人几天,便在两次偷偷的接吻之间,把心给了他;然后,他就走了,把整个世界置于他俩之间。这段被父亲诅咒的恋情,几乎要了她母亲的性命,只给她带来了?#24615;?#30528;淡淡希望的痛苦。所以,她耗尽心力扑向幸福,迄今却得不到补偿。精神生活和肉体生活一样,也有呼气、吸气:一个灵魂需要吸收另一个灵魂的感情,需要把这些感情化作自己的感情,然后再把这些变得更丰富的感情,送还给另一个灵魂。没有这美妙的人际现象,也就没有心灵的生机;那时心灵由于缺少空气,就会难受,就会衰萎。欧叶妮开始难受了。在她眼里,财富既不是一种势力,也不是一种安慰;她只能依靠爱情、依靠宗教、依靠对未来的信念才能活命。爱情给她解释永恒。她的心和福音书都告诉她:以后有两个世界需要期待。她?#25214;鉤两?#22312;两种无穷的思想之中,对于她来说,这也许是合二而一的。她退居到自己的内心,她爱别人,也自以为别人爱她。七年来,她的热情向一切渗透。她钟爱的财宝不是收益日增的几百万家当,而?#31373;?#23572;的那只盒子,是挂在床头的那两幅肖像,是从父亲那里赎来的那些首饰,她把它?#31373;?#26679;地摊在一块棉垫子上,放在柜子的抽屉里,?#36865;猓?#36824;有婶婶的那个顶针,以前母亲用过,现在她虔诚地、像珀涅罗珀做着活计?#21364;?#19976;夫归来①那样,戴着那个顶针绣花,这仅仅是为了要把这件充满回忆的金器套在她的手指上。看来格朗台小姐决不会在服丧期间结婚。她出于真心的虔诚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克吕旭一家在老神父高明的?#23500;?#19979;只用无微不至的照?#27515;窗?#22260;有钱的女继承人。每天晚上,她家的客厅里高朋满座,都是当地最狂热、最忠诚的克吕旭派,他们用各仲调门拚命地向女主人唱赞歌。她有随从御医,大司祭,内廷侍从,梳妆贵嫔,首相,尤其还有枢密大臣,一位无所不言的枢密大臣。倘若她要一名替她提裙边的跟班,他们?#19981;?#32473;她找来的。她成了女王,所有的女王得到的谄媚,都不如她得到的那样丰富而巧妙。谄媚从来不会出自伟大的心灵,它是小?#35828;?#20238;俩,他们都缩身有术,能钻进他们所趋附的那个?#35828;?#35201;害部位。谄媚还意味着利益。所?#38405;?#20123;天天晚上挤在格朗台小姐客厅里的人,才能围着她转,称她为德-弗洛瓦丰小姐,而且有办法把美妙绝伦的赞词把她捧上天。这些众口一词的恭维,欧叶妮听了觉得很新?#21097;?#36215;初她还脸红,后来不知不觉地,她的耳朵习惯于听人家夸她美,尽管有些奉承话说得太露骨,她也不觉?#20040;?#32819;;倘若有哪位初来乍到的人觉得她难看,她对这样的?#19988;?#23601;不会像八年前那样不在乎了。后来她终于爱听她在对偶像膜拜时私下说的那类甜言蜜语了。就这样,她逐渐习惯于被人捧为女王,习惯于看到她的宫廷里天天晚上朝臣如潮。德-蓬丰庭长是这个小圈子里的头牌明星,他的机智,他的人品,他的?#33796;?#20182;的斯文,在这小圈子里受到不断的赞扬。有人说,七年来,他的财产很见涨,蓬丰庄园至少有一万法郎年收入,而且跟克吕旭家的所有产业一样,都被格郎台小姐大得没边的产业围住了。“您知道吗,小姐?”一位常客说道,“克吕旭家有四万法郎的年收入。”“还不算积蓄呢,”一位克吕旭派的老党羽,德-格里博古小姐?#30828;?#35828;道。“最近有位巴黎先生来找克吕旭,愿意把自己的事务所以二十万法郎的价钱让给他,因为如果他能当上调解法庭的法官,他就得卖掉事务所。”“他想接替德-蓬丰先生当庭长呢,先做些铺垫,”德-奥松瓦尔太太说,“因为庭长先生要当法?#21644;?#20107;了,然后再晋升为院长。他的门路多,早晚达到目的。”“?#21069;。?#20182;真是个人才,”另一位说。

            “您说呢,小姐?”庭长先生竭力把自己打份得跟他想充当的角色般配。虽然年过四十,虽然他那张紫膛皮色、令人生厌的面?#31069;?#20687;所有吃司法饭的?#35828;?#23562;容一样干瘪,他却打扮得像个小伙子,耍弄着藤杖,在德-弗洛瓦丰小姐家不吸一点鼻烟,来的时候总戴着白领带,穿一件前胸打宽裥的衬衣,那神气就像公火鸡的同族。他跟美丽的女继承人说话的口气很亲密:“我们亲爱的欧叶妮!”总之,除了客人?#35033;?#21435;多,除了摸彩换成打惠斯特牌,除了没有格朗台夫妇二位的尊容,客厅里的场面跟我们故?#39540;?#22987;时的昔日,几乎别无二致。猎狗们总?#20146;?#36880;欧叶妮和她的百万家当;不过今天的猎狗数量增多了,叫得也更好听了,而且是同心合力地围住了猎物。要?#31373;?#23572;从印度忽然回来,他会发现还是同一批人在?#38750;?#21516;样的利益。德-格拉珊太太认为欧叶妮的人品和心眼都是十全十美的,她一直跟克吕旭叔侄过不去。可是,跟过去一样,欧叶妮仍然是这个场面的主角;也跟过去一样,夏尔还是这里的人上人。不过,毕竟有些进步。从?#24052;?#38271;只在欧叶妮过生日和命名日才给她送鲜花,如今变得经常了。每天晚上,他给有钱的女继承人一大束华丽的鲜花,高诺瓦叶太太有心当着大家的面把它插进花瓶,等客人,一走又偷偷地扔到院子的角落里去。开春的时候,德-格拉珊太太有意想搅乱克吕旭叔侄的美梦,跟欧叶妮提起德-弗洛瓦丰侯爵,说倘若欧叶妮肯通过婚约把侯爵的地产归还给他的话,他就可以重振家业。德-格拉珊太太把贵族门第、侯爵夫?#35828;?#22836;衔叫得震天响,而且,由于把欧叶妮轻蔑的一笑当成赞同的表示,她到处扬言,说庭长先生的婚事不见得像有人想象的那样进?#39038;?#21033;。“虽然弗洛瓦丰先生五十岁了,”她说,“可是看上去不比克吕旭先生老气;不错,他妻子死了,留下一堆孩子,但他毕竟是侯爵,早晚是法兰西贵族院议?#20445;?#30524;下这个年月,找得着这?#20540;荡?#30340;人家攀亲吗?我确实知道,格朗台老爹当年把他的全部产业都归并到弗洛瓦丰,就有把自己的家族嫁接到弗洛瓦丰家谱上去的打算,这话他常常对我说的。他的心眼儿灵着呢,这老头儿。”——

            ①见荷马?#32933;?#22885;德赛记》。

            “怎么,娜农,”欧叶妮有一天晚上临睡时说:“他七年当中连一封信也不来?……”

            正当这些事情在索缪发生的时候,夏尔在印度发了财。先是他带去的那批货卖得很顺手。他很快就积攒到六千美元。赤道的洗礼使他丢弃许多成见;他发现,在?#21364;?#22320;区和欧洲一样,致富的捷径是买卖?#19997;凇?#20110;是他到非洲海岸,做贩卖黑?#35828;?#29983;意,同时?#21545;?#26368;有利可图的商品,到为了求利而去的各类市场上做交?#20303;?#20182;有生意方面进行的活动,不给他留一点空闲,唯一的念头是发笔大财,回到巴黎去显耀显耀,同时攫取一个比落魄前更光彩的地位。在人堆里混久了,世面见得多了,又见?#35835;?#30456;反的风?#31069;?#20182;的思想逐渐改变,终于变得怀疑一?#23567;?#30475;到同一件事在这个地方被说成?#32568;錚?#22312;那个地?#25509;直?#30475;作美德,于是他对是非曲直再没有定见。不断地追逐利润,他的心冷了,收缩了,干枯了。格朗台家的血统没有在他身上失传。夏尔变得狠?#23613;?#36138;婪。他贩卖中国人、黑人、燕窝、儿童、?#20498;?#25163;;他大放高利贷。惯于在关税上做手脚,使他对人权也不放在眼里。他到圣?#26032;?#26031;贱价买进海盗的赃物,?#35828;餃被?#30340;地方去出售。初出门时,欧叶妮高贵纯洁的形象,像西班牙水手供在船上的圣母像一样,伴随他在世道上奔波;他曾把生意上最初的成功,归功于这温柔的姑娘祝福和祈祷产生的法力;后来黑种女人、黑白混血女人、?#23383;?#22899;人、爪哇女人、埃及舞女,他跟各色人种的女人花天酒地胡混,在不少国家有过放纵的艳遇之后,对于堂姐、索缪、旧屋、小凳以及在楼梯下过道里的亲吻的回忆,给抹得一干二净。他只记得?#39748;?#22260;着的花园,因为那是他冒险生涯开始的地方;但是他否认这是他的家:伯父只是一条骗取他首饰的老狗;欧叶妮在他的心里、在他的思念里都不占地位,她只作为曾借他六千法郎的债主,在他的生意中占一席之地。这?#20013;?#24452;和这些思想说明了夏尔-格朗台杳先音信的缘由。在印度、在圣?#26032;?#26031;、在非洲沿海、在里斯本、在美国,这位投机商为了不牵连本姓,起了一个假姓名,叫卡尔-西弗尔。这样,他可以毫无危险地到处出没了,不知疲倦、胆大妄为、贪得无厌,成为一个决心不择手段发财、早日结束无耻生涯,以便后半世做个正人君子的人。由于这一套做法,他很快发了大财。一八二七年,他搭乘一家保王?#25104;?#31038;的华丽的双桅帆船?#22885;?#20029;-卡罗琳”号,回到波尔多。他有三大桶箍得严严实实的金末子,价值一百九十万法郎。他打算到巴黎换成金币,再赚七八厘的利息。同船有位?#35748;?#30340;老人,是查理十世陛下的内廷侍从,德-奥布里翁先生。他当年一时糊涂娶了个交?#24335;?#33459;名?#38498;?#30340;女子,然而他的产业在西印度群岛。为了弥补太太的挥霍,他到那里去变卖产?#25285;?#24503;-奥布里翁夫妇的祖上是旧世家德-奥布里翁-德比什,这一世家的最后一位都尉早在一七八九年以前就死了。如今德-奥布里翁先生一年只有两万法郎左右的进账,膝下偏偏还有一个相当难看的女儿。由于他们的财产仅够他们在巴黎的生活,所以做母亲的想不给陪嫁。社交界的人都认为,任凭女界闻达有天大的本领,这种打算的成功希望恐怕极为渺茫。连德-奥布里翁太太本?#19997;?#21040;女儿也几乎感到绝望,无论是谁,哪怕想当贵族迷了心窍的人,恐怕也不?#26102;成?#36825;个碍眼的包袱。德-奥布里翁小姐腰身细长像只蜻蜓?#36824;?#30246;如柴、弱不经风,嘴轻蔑地撇着,上面挂着一条太长太长的?#20146;櫻?#40763;尖却很肥大,平时?#20146;永?#40644;,饭后却变得通红,这种类似植物变色的现象,出现在一张?#22253;?#32780;无聊的面孔的中央,显得格外讨?#21360;?#24635;之,她的长相……一个三十八九岁的母亲,倘若风?#23244;?#23384;而且还有点野心的话,倒巴不得有这样一个女儿在身边守着。但是,为了补救那些缺陷,德-奥布里?#27631;?#29237;夫人教会女儿一种非常高雅的风度,让她遵循一?#27835;?#29983;的方法,使?#20146;?#26242;时维持一种合理的皮色,还教会她打扮得不俗气,给她传授一些漂亮的举止和顾盼含愁的眼神,让男?#19997;?#20102;动心,甚至以为遇到了无处寻觅的天仙;她还给女儿示?#30563;?#19978;功夫,教她在?#20146;?#25918;肆地红起来的时候,及时地把脚伸向前面,让人家鉴?#36864;?#20204;的小巧玲珑;总之,她把女儿调教得相当有成绩。用肥大的袖子,骗?#35828;?#33016;垫,四面鼓起、垫衬得十分仔细的长裙和束得很紧的腰身,她居然制造出了一些很耐人寻味的女性特征,真该把这些产品陈列在博物馆里供母亲们?#24944;肌?#22799;尔很巴绵德-奥布里翁太太,她也正好想跟他套?#25417;?#20046;。好?#29238;?#20154;甚至扬言,说漂亮的德-奥布里翁太太在船上的那些日子里不遗余力地钓上了金龟婿。一八二七年六月在波尔多下船后,德-奥布里翁夫妇和女儿跟夏尔在同一家旅馆下榻,又一起动身去巴黎。德-奥布里翁的宅第早已抵钾出去,夏尔要设法赎回来。岳母已经声称她?#38047;?#25226;底下的一层让女儿女婿居住。她倒不像德-奥布里翁先生那样有门户之见,她已经对夏尔-格朗台许?#31119;?#35201;为他奏请仁慈的查理十世,谕准夏尔-格朗台改姓德-奥布里翁,并享用侯爵家的爵徽,而且只要在奥布里?#33179;?#21040;一块价值三万六千法郎的?#32769;?#39046;地,夏尔就可以承袭德-比什都尉和德-奥布里?#27631;?#29237;的双重头衔。两家的财产合在一起,彼此和?#32769;?#22788;,再加上宫廷闲差的俸禄,德-奥布里?#35848;?#19968;年也可以有十几万法郎的收入。“有了十万法郎的年收入,又有贵族的头衔和门第,出入宫廷,因为我会设法给您弄一个内廷侍从的职衔的,那时,您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她对夏尔说,“您可以当行政法院审查官,当省长,当大使馆秘书,当大使,由您挑。查理十世对德-奥布里翁恩宠尤加,他们从小就?#40092;丁!?br />
            野心勃勃的夏尔经这女人一再点拨,竟飘飘然起来。巧妙的手把这些希望送到他的眼前,而且是用将心比心的体己话的方式,所以他在船上就憧憬自己的前程。他以为父亲的事情早已由伯父了结,觉得自己已经平步青云地闯进了人人都想进入的圣日耳曼区,靠玛蒂尔德小姐的蓝?#20146;?#30340;福佑,像当年德吕一家摇身一变成为布?#33258;?#20399;爵府一样,他也将以德-奥布里翁伯爵的身份衣锦荣归。他出国时王政复辟还没有站住脚跟,如今却?#27604;?#24471;令人眼花?#26376;遙?#24819;到当贵族何?#35033;獠剩?#20182;在船上开始的醉意一直维持到巴黎。他横下一条心,为了把他自私的岳母已经让他看到一些眉目的高官厚禄弄到手,他决定不择手段。在这个光辉?#27704;?#30340;远景中,他的堂姐只不过是小小的一点。他又见到了安奈特。以社交女流之见,安奈特力劝老朋友攀这门亲,而且答应支持他的一切野心活动。安奈特乐得让夏尔娶一个既丑又可厌的小姐,因为在印?#21364;?#33633;这几年,把夏尔锻炼得很有诱惑力。他的皮色晒黑了,举止变得坚决而大胆,跟那些习惯于决断、作主和成功的人一样。看到自己可以在巴黎当个角色,夏尔觉得巴黎的空气呼吸起来都比以?#24052;?#24555;。德-格拉珊听说他已回国,并且就要结婚,还发了财,便来看他,想告诉他再付三十万法郎便可了结他父亲的债务。他见夏尔正在跟珠宝商会?#31119;?#20808;前夏尔向珠宝商定了一批首饰作为给德-奥布里翁小姐的?#21648;瘢?#29664;宝商于是给他拿来了首饰的图样。虽然夏尔从印?#21364;?#22238;了富丽的钻石,但?#20146;?#30707;的镶工,新夫妇要置备的银器和金银珠宝的大小件首饰,还得花费二十多万法郎。夏尔接待?#35828;?格拉?#28023;?#20182;不记得他是何许人,那态度跟时?#26234;?#24180;一样蛮横,毕竟他在印度跟人家决斗过几次,打死过四名对手。德-格垃珊已经来过三次,夏尔冷冰冰地听他说,然后,他并没有完全弄清事情的原委,就回答说:“我父亲的事不是我的事。多?#24515;?#36153;心,我很感激,只是无法领情。我汗流浃背挣来的两百来万,不?#20146;?#22791;用来甩到我父亲的债主们的头上的。”

            “要是几天之内有人宣告令尊破产呢?”

            “先生,几天之内,我将是德-奥布里翁伯爵。您弄明白了,这件事将与我完全无关。再说,您比我清楚,一个有十万法郎年收入的人,他的父亲决不会破产,”说着,他?#25512;?#22320;把德-格拉珊爵爷推到门口。

            那一年的八月初,欧叶妮坐在那张曾与堂弟海誓山?#35828;?#23567;凳上,每逢晴天,她总来这里吃饭的。那天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可怜的姑娘不禁把自己的爱情史上的大小往事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21482;?#19968;件件在回忆中重温。太阳照着那面到处开裂几乎要倒塌的美丽的院墙。虽然高诺瓦叶一再跟他的女人说,这墙早晚要压着什么?#35828;模?#21487;?#31373;?#20837;?#27424;?#30340;女东家就是禁止别人去翻修。这时?#20160;?#25970;门,递给高诺瓦叶太太一封信。她赶紧给主人送来,说:“是您天天等的那封信吗?”

            这话在院子和花园间的墙壁中振荡,更强烈地震响在欧叶妮的心?#23567;?br />
            “巴黎!……是他。他回来了。”

            欧叶妮?#25104;?#21457;?#31069;?#25343;着信?#35835;?#19968;会儿。她心跳得太厉害,简直不能拆阅。大高个娜农站着不动,两手叉腰,快乐从她晒黑的?#25104;?#30340;?#20498;?#32541;缝里,像烟一样冒出来。

            “看信哪,小姐……”

            “啊!娜农,他是从索缪走的,为什么回到巴黎呢?”

            “看了信,您就知道了。”

            欧叶妮哆嗦着拆信,里面掉出一张汇?#20445;?#22312;索缪的德-格拉珊太太与科雷合办的银号取款。娜农捡了起来。

            亲爱的堂姐……

            “不叫我欧叶妮了,”她想,心头一阵发紧。

            您……

            “他以前对我是称你的!”

            她?#23219;?#30528;手臂,不敢往?#39540;矗?#22823;颗眼泪涌了上来。

            “他死了?”娜农问。

            “那就不会写这封信,”欧叶妮说。

            她读的全信如下:

            亲爱的堂姐,您若知道我事业成功,相信您一定会高?#35828;摹M心?#30340;福,我发了财,回来了。我遵从了伯父的指点。他和伯母的去世,我是刚由德-格拉珊先生告知的。父母去?#26391;?#22238;归自然,我们理应承继他们。我希望您现在已经节哀。什么都无法抗拒时间,我深有体会。

            是的,亲爱的堂姐,对于我来说,不幸的是,幻梦时节已经过去。有什?#31383;?#27861;!在走南?#28526;薄?#21508;地谋生时,?#21494;?#20154;生作了反复思考。远行时我还是孩子,归来时我已成大人。今天我想到许多过去不曾想过的事。您是自由的,堂姐,我?#19981;?#26159;自由的;表面上,没有任?#21563;?#21046;能妨碍咱们实现当初小小的计划;但是我生性太坦?#24076;?#26080;法向您隐瞒我目前的处境。我没有忘记我不属于我自己;

            我在漫长的旅程中始终记得那条木板小凳……”

            欧叶妮好像身子底下碰到了燃烧的炭,直跳起来,坐到院子里石阶上去。

            ……那条木板小?#21097;?#21681;?#20146;欧?#35475;永?#26029;?#29233;,我还记得那过道,那灰色的客厅,阁楼上的我的卧室,以及您出于?#24863;?#30340;关?#24120;?#32473;于我的?#25163;?#30340;那个夜晚。您的?#25163;?#20351;我的?#24052;酒教?#22810;了。是的,这些回忆支持了我的勇气,我常想,在我们约定的那个钟点,您一定像我常常想念您那样也在想念我。您在九点钟看天上浮云了吗?看了,是不是?#20811;?#20197;,我不想?#20960;?#23545;我来说是神圣的友谊;

        上一章 ?#21868;?#24405;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31095;啬?#24405;)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