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2節

            男爵夫人在克勒韋爾走后的感想和落眼淚,現在我們都不難了解了。可憐的夫人,兩年來知道自己已經墮入深淵,但以為只有她一個人受罪。她不知道兒子的婚事是怎么成功的,不知道埃克托攪上了貪財的約瑟法;而且她一向希望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痛苦。可是,既然克勒韋爾這樣毫無顧忌的談論男爵的荒唐,眼見要沒有人尊重埃克托了。老花粉商羞惱之下所說的野話,使她想象到兒子的婚姻是在怎樣無恥的默契中撮合的。不知在哪一次的酒色場中,兩個老人醉醺醺的,親昵狎弄之余,提出了這頭親事,等于由兩個墮落的姑娘做了媒婆。

            “他居然把奧棠絲忘掉了!”她心里想。“他還是天天見到她的呢;難道他想在那些娼婦家里替她找一個丈夫嗎?”這時她丟開了妻子的身分,只有母性在思量一切,因為她看見奧棠絲和貝姨在那里笑,那種年輕人的無愁無慮的癡笑,而她知道,這種神經質的笑,跟她獨自在園中散步,含著眼淚出神,同樣不是好兆。

            奧棠絲象母親,但頭發是金黃的,天生的鬈曲,異乎尋常的濃密。皮色有螺鈿的光彩。顯而易見,她是清白的婚姻、高尚純潔的愛情的結晶品。面貌之間熱烈的表情,快樂的氣息,青年人的興致,生命的朝氣,健康的豐滿,從她身上放射出來,象電光似的鋒芒四射。奧棠絲是引人注目的人物。那雙無邪的、水汪汪的藍眼睛,停留在一個走路人身上時,會使他不由自主的一震。頭發金黃的女子,乳白的皮膚往往免不了被褐色的斑點打點折扣,可是她白凈得連一顆雀斑都沒有。高個子,豐滿而不肥,靈活的身段,和母親的一樣儀態萬方;從前的作家濫用仙女二字,她真可當之無愧。街上見到她的人,誰都要叫一聲:“呦!美麗的姑娘!”她卻是天真爛漫的,回家對母親說:

            “那些人怎么啦,媽媽,你和我在一塊的時候,他們叫著:

            美麗的姑娘!你不是比我更好看嗎?……”

            的確,男爵夫人雖然過了四十七歲,喜歡夕陽晚照的鑒賞家,還是覺得她比女兒更可愛,因為象婦女們所說的,她的風韻還一點兒沒有減色:這是少有的現象,尤其在巴黎,十七世紀時,尼儂①曾因此大動公憤,因為她到了高年還是容貌不衰,使一般丑女人即使年輕也無人問津——

            ①指尼儂-德-朗克洛(1620-1705),法國名媛,以才貌雙全著稱。

            男爵夫人從女兒身上又想到丈夫,眼見他一天一天的,慢慢的墮落,也許要給人家從部里攆走。想到她的偶像快要倒下,隱隱約約的意會到克勒韋爾預言的苦難,可憐的女人越想越受不住,竟象入定一般失去了知覺。

            貝姨一邊和奧棠絲談話,一邊不時張望,要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回進客廳;可是男爵夫人打開窗門的時節,她的甥女兒偏偏問長問短,糾纏不清,使她根本不曾注意。

            李斯貝特-斐歇爾,比于洛太太小五歲,卻是斐歇爾兄弟中老大的女兒;她不象堂姊那樣生得美,所以對阿黛莉娜一向是出奇的妒忌。而妒忌便是這個怪人的基本性格,——怪這個字是英國人用來形容不是瘋人院中的,而是大戶人家的瘋狂的。十足的孚日鄉下姑娘,瘦削的身材,烏油油的黑頭發,大簇的濃眉毛虬結在一塊,粗大的長胳膊,又肥又厚的腳,長長的猴子臉上有幾顆肉-:這便是老處女的速寫。

            弟兄不分居的家庭,把丑姑娘做了漂亮姑娘的犧牲品,苦澀的果子作了美艷的鮮花的祭禮。李斯貝特在田里做活,堂姊姊卻在家嬌生慣養;因此她有一天趁著沒有人在場,想摘下阿黛莉娜的鼻子,那顆為上年紀的女人贊美的真正希臘式的鼻子。雖然為此挨了打,她照樣撕破得寵姊姊的衣衫,弄壞她的領圍。

            自從堂姊攀了那門意想不到的親事之后,李斯貝特認了命,好似拿破侖的兄弟姊妹,在王座與權威之前低下了頭一樣。心地極好極溫柔的阿黛莉娜,在巴黎記起了李斯貝特,一八○九年上把她叫出來,預備替她找個丈夫,免得在鄉下受苦。可是這個黑眼睛,黑眉毛、一字不識的姑娘,不能象阿黛莉娜的心意,一下子就攀上親,男爵只能先給她弄個生計,送她到供奉內廷的刺繡工場,有名的邦斯兄弟那里去學手藝。

            大家簡稱為貝特的這位小姨子,做了金銀鋪繡的女工之后,拿出山民的狠勁來學習,居然識了字,會寫會算;因為她的姊夫,男爵,告訴她,要自己開一個繡作鋪,非先學會這三樣不可,她立志要掙一份家業,兩年之內換了一個人。到一八一一年,鄉下姑娘已經是一個相當可愛、相當伶俐、相當聰明的女工頭。

            這一行叫做金銀鋪繡的職業,專做肩章,飾帶,刀劍柄上的-子,以及花哨的軍服與文官制服上五光十色的零件。拿破侖以他喜歡穿扮的意大利人脾氣,要大小官員的服裝都鋪滿金繡銀繡;帝國的版圖既有一百三十三州之廣,成衣匠自然都變了殷實的富戶,而這個供應成衣匠或直接供應達官巨宦的工藝,也成為一樁穩嫌錢的買賣。

            等到貝姨成為邦斯工場中最熟練的女工,當了制造部門的主管,可能成家立業的時候,帝國開始崩潰了。波旁王室的號召和平,使貝特大為驚慌,她怕這行買賣要受到打擊,因為市場的范圍已經從一百三十三州減縮到八十六州,還要大量的裁軍。同時她也害怕工商業的變化,不愿接受男爵的幫助;他簡直以為她瘋了。男爵希望她跟盤下邦斯工場的里韋先生合伙,她卻跟里韋吵了架,仍舊退回去做一個普通工人:

            于是人家更以為她瘋了。

            那時,斐歇爾一家又回頭去過他們艱難的日子了,跟于洛男爵沒有提拔他們的時候一樣。

            拿破侖第一次的遜位把他們的事業斷送了之后,斐歇爾三兄弟在一八一五年上無可奈何的當了義勇軍。老大,貝特的父親,戰死了。阿黛莉娜的父親,被軍事法庭判了死刑,逃到德國,一八二○年上死在特里爾。最小的一個,若安,到巴黎來求一家之中的王后,據說她吃飯的刀叉都是金銀打的,在應酬場中頭上頸上老戴滿了小核桃大的、皇帝御賜的金剛鉆。若安-斐歇爾那時四十三歲,向于洛男爵要了一萬法郎,靠前任軍需總監在陸軍部里的老朋友的力量,在凡爾賽鎮上作些小小的糧秣買賣。

            家庭的不幸,男爵的失勢,叫貝特屈服了;在營營擾擾,爭名奪利,使巴黎成為又是地獄又是天堂的大動亂中,她承認自己的渺小。體驗到堂姊的種種優越之后,她終于放棄了競爭與媲美的念頭;可是妒火依然深深的埋在心底,象瘟疫的菌,要是把堵塞的棉花卷兒拿掉,它還會卷土重來,毀滅整個城市的。她常常想:

            “阿黛莉娜和我是一個血統,咱們的父親是親兄弟;她住著高堂大廈,而我住著閣樓。”

            可是每年逢到本名節和元旦,貝特總收到男爵夫婦倆的禮物;男爵待她極好,供給她過冬用的木柴;于洛老將軍每星期請她吃一次飯,堂姊家里永遠有她的一份刀叉。大家固然取笑她,卻從來不引以為羞。再說,人家也幫她在巴黎有了一個立足之地,可以自由自在的過活。

            的確,這個姑娘怕一切拘束。要是堂姊請她住到她們家里去,貝特覺得依人籬下就等于戴了枷鎖;好幾次男爵把她結婚的難題解決了;她先是動了心,然后又擔心人家嫌她沒受教育、沒有知識、沒有財產把人家回絕了:最后,倘使男爵夫人提議她住到叔父那邊去管理家務,免得花大錢雇一個大權獨攬的女管家,她又回答說,她才不樂意這種方式的嫁人呢。

            貝姨在思想上所表現的那種古怪,在一般晚熟的性格,和思想多而說話少的野蠻人身上都有的。由于工場中的談話,與男女工人接觸的關系,她的鄉下人的聰明又染上一點兒巴黎人的尖刻。這姑娘,性格非常象科西嘉①人,強悍的本能,照理是喜歡軟弱的男人的;但因為在京城里住久了,京城的氣息把她表面上改變了。頑強的個性給巴黎文化磨鈍了些。憑著她的聰明狡獪,——那在真正獨身的人是很深刻的——再加她思想的尖刻,在任何別的環境中她準是一個可怕的人物。狠一狠心,她能夠離間一個最和睦的家庭——

            ①科西嘉:法國島名,為拿破侖出生地,以民風強悍著稱。

            早期,當她不露一點口風而抱著希望的時候,她曾經穿胸褡,注意時裝,在某一時居然收拾得相當光鮮,男爵認為她可以嫁人了。貝特那時頗象法國舊小說里的火辣辣的黑發姑娘。銳利的眼神,橄欖色的皮膚,蘆葦似的身段,大可叫什么退職的少校之流動心;但她笑著對人說,她只預備給自己鑒賞。并且,物質方面不用操心之后,她也覺得生活很美滿:從日出到日落做完了一天的工,她總在別人家里吃晚飯,這樣,她只消管中飯和房租的開支了;人家供給她衣著,也給她不傷體面的食物,例如糖,酒,咖啡等等。

            一半靠于洛夫婦和斐歇爾叔叔支持的生活,過了二十七年之后,到一八三七年,貝姨已經死心塌地不想再有什么成就,也不計較人家對待她的隨便;她自動的不參加宴會,寧愿在親密的場合露面,還可以有她的地位,而不致傷害她的自尊心。在于洛將軍家里、克勒韋爾家里、男爵夫人家里、小于洛家里、在她吵過架又和好而又很捧她的里韋家里,到處她都象自己人一樣。到處她懂得討下人們的好,不時賞他們一些酒錢,進客廳之前老跟他們談一會兒天。這種親熱,老老實實把自己看做和他們一般高低的親熱,博得了下層階級的好感,這是吃閑飯的清客必不可少的條件。背后大家都說:“這個老小姐心地善良,是個好人。”再說,她的殷勤,自發的、無限的殷勤,同她假裝的好脾氣一樣,也是她的地位逼成的。看到處處要依賴人家,她終于了解了人生;因為要討個個人的好,她跟年輕人一塊兒嘻嘻哈哈,在他們心目中,她是那種最受歡迎的甜言蜜語的跟班人物,她猜到而且贊成他們的欲望,做他們的代言人;他們把她當做最好的心腹,因為她沒有權利責備他們。她的極端穩重,使她同時得到成年人的信任,因為她象尼儂一樣有男人的長處。一般而論,一個人的心腹話,總是下達而非上聞的。干什么秘密的事,總是跟上司商量的時候少,跟下屬商量的時候多,他們幫我們設謀劃策,參與我們的會議;但連黎塞留①尚且不明白這一點,初次出席御前會議就自命為已經登峰造極。人家以為這個可憐的姑娘處處要仰人鼻息,非閉上嘴巴不可。她也自命為全家的懺悔箱。只有男爵夫人一個人,還記得小時候吃過大力氣的堂妹妹的苦,至今防她一著。再說,為了顧全顏面,她夫婦之間的悲苦,也只肯對上帝傾訴——

            ①黎塞留(1585-1642),紅衣主教,路易十三的宰相,法國史上有名的能臣權相。

            在此也許得說明一下,男爵夫人的屋子,在貝姨眼中還是金碧輝煌,她不象暴發的花粉商會注意到破爛的沙發、污黑的花綢、和傷痕累累的絲織品上所表現的窮相。我們看待有些家具,象看待我們自己一樣。一個人天天打量自己的結果,會象男爵那樣自以為沒有改變也沒有老,可是旁人發覺我們的頭發已經象齦鼠的毛,腦門上刻著人字形的皺紋,肚子上鼓起累累的南瓜。因此,貝特覺得這所屋子始終反映著帝政時代的光華,始終那么耀眼。

            年復一年,貝姨養成了老處女的怪脾氣。譬如說,她不再拿時裝做標準,反而叫時裝來遷就她的習慣,迎合她永遠落后的怪癖。男爵夫人給她一頂漂亮的新帽子,或是什么裁剪入時的衣衫,貝姨馬上在家里獨出心裁的改過一道,帶點兒帝政時代的形式,又帶點兒洛林古裝的樣子,把好好的東西糟蹋了。三十法郎的帽子變得不三不四,體面的衣衫弄成破破爛爛。在這一點上,貝姨象騾子一樣固執;她只求自己稱心,還以為裝束得挺可愛呢;殊不知她那番把服裝與人品同化的功夫,表現她從頭到腳都是老處女固然很調和,卻把她裝扮得奇形怪狀,人家縱有十二分的心意,也不敢讓她在喜慶日子露面了。

            男爵給她提過四次親(一次是他署里的職員,一次是個少校,一次是個糧食商,一次是個退休的上尉),都給她拒絕了,另外她又拒絕了一個后來發了財的鋪繡商。這種固執,任性,不受拘束的脾氣,莫名其妙的野性,使男爵開玩笑地替她起了一個外號,叫做山羊。但這個外號只能說明她表面上的古怪,說明我們個個人都會在人前表現的那種變化無常的脾氣。仔細觀察之下,這個姑娘,的確有鄉下人性格中兇狠殘忍的方面,她始終是想摘掉堂姊鼻子的女孩子,要不是有了理性,說不定她在妒性發作的時候會把堂姊殺死的。知道了法律,認識了社會,她才不至于露出鄉下人的本性,象野蠻人那樣迫不及待的,把情感立刻變為行動。本色的人跟文明人的區別,也許全在這一點。野蠻人只有情感,文明人除了情感還有思想。所以野蠻人的腦子里可以說沒有多少印象存在,他把自己整個兒交給一時的情感支配;至于文明人,卻用思想把情感潛移默化。文明人關心的有無數的對象,有無數的情感;而野蠻人一次只能容納一種情感。就因為此,兒童能夠暫時壓倒父母,取得優勝,但兒童的欲望一經滿足,優勝的條件也就消滅;可是這個條件,在近乎原始的人是繼續存在的。貝姨這個野性未馴的、帶點兒陰險的洛林姑娘,就屬于這一類的性格;在平民之中這種性格是出乎我們意料的普遍,大革命時代許多群眾的行為,也可以用這種性格解釋。

            在本書開場的時代,要是貝姨肯穿著入時,象巴黎女子一樣,時興什么就穿什么,那么她場面上還算拿得出,但她始終直僵僵的象一根木棍。而在巴黎,沒有風韻的女人就不算女人。黑頭發、冷冷的美麗的眼睛、臉上硬繃繃的線條、干枯的皮色、頗有喬托①畫像的風味:這些特點,一個真正的巴黎女子一定會加以利用而獨具一格的,但在貝特身上,尤其是她莫名其妙的裝束,把她弄成怪模怪樣,好似薩瓦省的孩子們牽在街上走的、猴子扮的女人。于洛家的親戚,都知道她喜歡待在家里,只在小圈子里活動,所以她的古怪已經誰也不以為怪,一到街上,更是無人理會了,因為熙熙攘攘的巴黎,只有漂亮女人才會受人注意——

            ①喬托(1266-1336),意大利畫家,鑲嵌藝術家:風格雄渾,被公認為現代繪畫的先驅。

            那天奧棠絲在花園里的傻笑,是因為戰勝了貝姨的固執,把追問了三年的心事逼了出來。一個老姑娘盡管諱莫如深,還是不能咬緊牙關,一貫到底,為什么?為了虛榮心!三年以來,奧棠絲對某些事情特別感到興趣,老是向姨母提出些天真的問話;她要知道姨母為什么不嫁人。五次提親都被拒絕的事,奧棠絲都知道的,她便編了一個小小的羅曼史,認定貝姨心上有人,并且拿這一點來和貝姨彼此開玩笑。她提到自己跟貝姨的時候,總喜歡說:“呃!我們這輩小姑娘!”好幾次貝姨說笑話似的回答,“誰跟你說我沒有愛人哪?”于是,真的也罷,假的也罷,貝姨的愛人成了大家取笑的材料。無傷大雅的斗嘴,已經有兩年的歷史。貝姨上次到這兒來,奧棠絲第一句就問:

            “你的愛人好嗎?”

            “好吶,”她回答,“就是有點兒不舒服,可憐的孩子。”

            “啊!他身體很嬌?”男爵夫人笑著問。

            “對啦……他是黃頭發的……我這么一個黑炭,自然要挑一個白白嫩嫩的、象月亮般的皮色嘍。”

            “他是什么人呢?干什么的?”奧棠絲問,“是一個親王嗎?”

            “我是做針線的王后,他是做活兒的親王。街上有住宅,手里有公債的富翁,會愛我這樣一個可憐的姑娘嗎?還是有什么公爵侯爵,或是你神話里美麗的王子會要我?”

            “噢!我倒想見見他!……”奧棠絲笑著說。

            “你想瞧瞧肯愛上老山羊的男人是什么模樣嗎?”貝姨反問。

            “大概是個老公務員,胡須象公山羊似的怪物吧?”奧棠絲望著她的母親說。

            “哎哎,這可是猜錯了,小姐。”

            “那么你真的有愛人了?”奧棠絲以為逼出了貝姨的秘密,表示很得意。

            “真?跟你的沒有愛人一樣的真!”貝姨有點兒賭氣的說。

            “好吧,貝特,你既然有愛人,干嗎不跟他結婚?……”男爵夫人說著又對女兒做了一個暗號,“講了他三年啦,你早應該看清楚的了,要是他不變心,你就不應當把這種局面老拖下去讓他受罪。而且這也是一個良心問題;倘使他還年輕,你也該趁早有個老來的倚靠。”

            貝姨瞪著眼瞅著男爵夫人,看見她在笑,便回答說:

            “嫁給他等于嫁給饑餓;他是工人,我是工人,生下孩子來還不是一樣的工人……不行,不行;我們精神上相愛,便宜多呢!”

            “你干嗎把他藏起來呢?”奧棠絲又問。

            “他穿著短打哪,”老姑娘笑著回答。

            “你愛他不愛呢?”男爵夫人問。

            “那還用說!這小天使,我就愛他的人,我心上有了他四年嘍。”

            “好吧,要是你就愛他的人,”男爵夫人態度很嚴肅,“要是你真的愛他,要是真有這個人,你就是大大的對他不起。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愛。”

            “這玩意兒,咱們生下來都懂的!”貝姨說。

            “不;有些女人盡管愛,可是自私得厲害,你就是這樣!……”

            貝姨把頭低了下去,要是這時有人看到她的眼睛,一定會害怕的;但她望著手里的線團。

            “你應該把你的愛人介紹我們認識,埃克托可以替他找個事,找個發財的機會。”

            “不行,”貝姨說。

            “為什么?”

            “他是波蘭人,一個亡命的……”

            “一個叛黨是不是?”奧棠絲叫了起來。“噢!你好福氣!

            ……他可曾有過冒險的事呀?……”

            “他為波蘭打過仗。他在中學里教書,學生鬧起革命來了;因為是康斯坦丁大公薦的人,所以他沒有赦免的希望……”

            “教書?……教什么的?”

            “教美術!……”

            “是革命失敗以后逃到巴黎的嗎?”

            “一八三三年,他穿過整個德國走來的……”

            “可憐的小伙子!幾歲啦?……”

            “革命的時候剛好二十四,現在二十九……”

            “比你小十五歲咧,”男爵夫人插了一句嘴。

            “他靠什么過活的?”奧棠絲問。

            “靠他的本領……”

            “啊!他教學生嗎?……”

            “他配?……”貝姨說。“他自己還在受管教,而且是嚴格的管教!……”

            “他的名字呢?好聽不好聽?”

            “文賽斯拉!”

            “你們這般老姑娘,想象力真是了不起!”男爵夫人叫道。

            “聽你說得這樣有根有據,人家真會相信你呢,李斯貝特。”

            “媽媽,這個波蘭人一定是吃慣俄羅斯棍子的①,所以貝姨要給他嘗嘗家鄉風味。”

            三個人都笑開了,奧棠絲把“噢!瑪蒂爾德……”改成“噢!文賽斯拉,我崇拜的神喔!……”的唱起來②……大家也就把斗嘴的事暫停片刻。

            奧棠絲走開了一會,回來的時候,貝姨望著她說道:

            “哼!你們這般小姑娘,以為人家只會愛你們的。”

            等到只剩下她們兩個人了,奧棠絲又說:

            “嗨,只要你證明文賽斯拉不是童話,我就把那條黃開司米披肩給你。”

            “他的確是伯爵!”

            “所有的波蘭人全是伯爵!”③

            “他不是波蘭人,他是立…瓦…立特…”——

            ①棍子是帝俄時代特殊的刑具。

            ②歌劇《威廉-退爾》有一段著名的唱詞:噢!瑪蒂爾德,我崇拜的神喔!……

            ③法語中童話(Conte)與伯爵(Comte)完全同音。當時以反抗帝俄而亡命在巴黎的波蘭人,大都自稱為貴族:故言波蘭人全是伯爵,含有譏諷之意。

            “立陶宛人是不是?”

            “不……”

            “立沃尼亞人是不是①?”——

            ①立沃尼亞(Livonie)原屬波蘭,一六六○年歸瑞典:一七二一年又被割讓與俄國。所以,立沃尼亞人應是俄國人,貝姨在這里弄錯了。

            “對啦!”

            “他姓什么?”

            “哎哎,我要知道你能不能保守秘密。”

            “噢!貝姨,我一定閉上嘴巴……”

            “能守口如瓶嗎?”

            “能!”

            “能把你的靈魂得救做擔保嗎?”

            “能!”

            “不,我要你拿現世的幸福擔保。”

            “好吧。”

            “那么告訴你,他叫做文賽斯拉-斯坦卜克伯爵!”

            “查理十二從前有一個將軍是這個姓。”

            “就是他的叔祖噢!他的父親,在瑞典王死后搬到了立沃尼亞;可是他在一八一二年戰役中丟了家業,死了,只留一個可憐的八歲的兒子。康斯坦丁大公看在斯坦卜克這個姓面上,照顧了他,送他進學校……”

            “說過的話我決不賴,”奧棠絲接口道,“現在只要你給我一個證據,證明確有此人,我就把披肩給你!啊!這個顏色對皮膚深色的人再合適沒有了。”

            “你替我保守秘密嗎?”

            “我把我的秘密跟你交換好了。”

            “好,我下次來的時候把證據帶來。”

            “可是要拿出你的愛人來才算證據啊。”奧棠絲說。

            貝特從到巴黎起,最眼熱開司米,一想會到手那條一八○八年時男爵送給太太,而后根據某些家庭的習慣,在一八三○年上從母親傳給了女兒的黃開司米披肩,她簡直有點飄飄然。十年以來,披肩已經用得很舊;但是這件藏在檀香匣里的珍貴衣飾,象男爵夫人的家具一樣,在老姑娘看來永遠是簇新的。所以她異想天開,帶來一件預備送男爵夫人過生日的禮物,想借此證明她神秘的愛人并不是虛構的。

            那禮物是一顆銀印,印紐是三個埋在樹葉中的背對背的人物,頂著一個球。三個人物代表信仰、希望、博愛。他們腳底下是扭做一團的幾只野獸,中間盤繞著一條有象征意味的蛇。要是在一八四六年,經過了雕塑家德-福沃小姐,瓦格納,耶南斯特,弗羅芒-默里斯等的努力,和利埃納一流的木雕大家的成就之后,這件作品就不希罕了;但在當時,一個對珠寶古玩極有見識的女孩子,把這顆銀印拿在手里把玩之下,的確要欣賞不置的。貝姨一邊拿給她一邊說-“嗯,你覺得這玩意兒怎么樣?”

            以人物的素描、衣褶、動作而論,是拉斐爾派;手工卻令人想起多納太洛,勃羅奈斯基,季培爾底,卻利尼,冉-德-鮑洛涅等佛羅倫薩派的銅雕。象征情欲的野獸,奇譎詭異,不下于法國文藝復興期表現妖魔鬼怪的作品。圍繞人像的棕櫚、鳳尾草、燈心草,蘆葦;其效果、格調、布局、都使行家叫絕。一條飄帶把三個人像的頭聯系在一起,在頭與頭的三處空隙之間,刻著一個W,一頭羚羊,和一個制字。

            “誰雕的?”奧棠絲問。

            “我的愛人嘍,”貝姨回答,“他花了十個月功夫,所以我得在鋪繡工作上多掙一點兒錢……他告訴我,斯坦卜克在德文中的意義是巖石的野獸或羚羊。他預備在作品上就用這個方式簽名……啊!你的披肩是我的了……”

            “為什么?”

            “這樣一件貴重的東西,我有力量買嗎?定做嗎?不可能的。所以那是送給我的。而除了愛人,誰又會送這樣一個禮?”

            奧棠絲故意不動聲色(要是貝特發覺這一點,她會大吃一驚的),不敢露出十分贊美的意思,雖然她象天生愛美的人一樣,看到一件完美的、意想不到的杰作,自然而然的為之一震。她只說了一句:

            “的確不錯。”

            “是不錯;可是我更喜歡橘黃色的開司米。告訴你,孩子,我的愛人專門做這一類東西。他從到了巴黎之后,做過三四件這種小玩意,四年的學習和苦功,才有這點兒成績。他拜的師傅有-銅匠、模塑匠、首飾匠等等,不知花了多少錢。他告訴我,現在,幾個月之內,他可以出名,可以掙大錢了……”

            “那么你是看到他的了?”

            “怎么!你還當是假的?別看我嘻嘻哈哈,我是告訴了你真話。”

            “他愛你嗎?”奧棠絲急不及待的問。

            “愛我極了!”貝姨變得一本正經的,“你知道,孩子,他只見過一些沒有血色、沒有神氣的北方女人;一個深色的、苗條的、象我這樣年輕的姑娘,會教他心里暖和。可是別多嘴!

            你答應我的。”

            “可是臨了這一個還不是跟以前的五個一樣?”奧棠絲瞧著銀印,嘲笑她。

            “六個呢,小姐。在洛林我還丟掉一個,就是到了今天,他還是連月亮都會替我摘下來的。”

            “現在這個更妙啦,他給你帶來了太陽,”奧棠絲回答。

            “那又不能換什么錢。要有大塊兒田地,才能沾到太陽的光。”

            這些一個接著一個的玩笑,加上必然有的瘋瘋癲癲的舉動,合成一片傻笑的聲音,使男爵夫人把女兒的前途,跟她眼前這種少年人的歡笑比照之下,格外覺得悲傷。

            奧棠絲給這件寶物引起了深思,又問:

            “把六個月功夫做成的寶物送你,他一定有什么大恩要報答你-?”

            “啊!你一下子要知道得太多了……可是告訴你……我要你參加一個秘密計劃。”

            “有沒有你的愛人參加?”

            “啊!你一心想看到他!要知道象你貝姨這樣一個老姑娘,能夠把一個愛人保留到五年的,才把他藏得緊呢……所以,別跟我膩。我啊,你瞧,我沒有貓、沒有鳥、沒有狗、也沒有鸚鵡;我這樣一頭老山羊總該有樣東西讓我喜歡喜歡,逗著玩兒。所以哪,我弄了一個波蘭人。”

            “他有須嗎?”

            “有這么長,”貝特把繞滿金線的梭子比了一比。她到外邊來吃飯總帶著活兒,在開飯之前做一會。她又說:“要是你問個不休,我什么都不說了。你只有二十二歲,可比我還嚕-,我可是四十二啦,也可以說四十三啦。”

            “我聽著就是,我做啞巴好了。”

            “我的愛人做了一座銅雕的人物,有十寸高,表現參孫①斗獅。他把雕像埋在土里,讓它發綠,看上去跟參孫一樣古老,現在擺在一家古董鋪里,你知道,那些鋪子都在閱兵場上,靠近我住的地方。你父親不是認得農商大臣包比諾和拉斯蒂涅伯爵嗎?要是他提起這件作品,當做是街上偶爾看見的一件精美的古物,——聽說那些大人物不理會我們的金繡,卻關心這一套玩意兒——要是他們買下了,或者光是去把那塊破銅爛鐵瞧一眼,我的愛人就可以發財了。可憐的家伙,他說人家會把這個玩意兒當做古物,出高價買去。買主要是一個大臣的話,他就跑去證明他是作者,那就有人捧他了!噢!他自以為馬到成功,快要發跡啦;這小子驕傲得很,兩位新封伯爵的傲氣加起來也不過如此。”

            “這是學的米開朗琪羅②,”奧棠絲說。“他有了愛人,倒沒有給愛情沖昏頭腦,……那件作品要賣多少呢?”——

            ①參孫是希伯來族的大力士,相傳他的體力都來自他的頭發。

            ②米開朗琪羅(1475-1564),意大利著名畫家、雕塑家、建筑師和詩人,一四九五年,米開朗琪羅創作了一座雕像,名為《睡著的丘比特》交給米蘭一位商人出售。商人為了賺錢,把雕像埋在地里,然后取出冒充古董。被紅衣主教圣喬治以重金買去。

            “一千五百法郎!……再少,古董商不肯賣,他要拿傭金呢。”

            “爸爸現在是王上的特派員,在國會里天天見到兩位大臣,他會把你的事辦妥的,你交給我得啦。您要發大財了,斯坦卜克伯爵夫人!”

            “不成,我那個家伙太懶,他幾星期的把紅土攪來攪去,一點兒工作都做不出來。呃!他老是上盧浮宮,國家圖書館鬼混,拿些版畫瞧著,描著。他就是這么游手好閑。”

            姨母跟甥女倆繼續在那里有說有笑。奧棠絲的笑完全是強笑;因為她心中已經有了少女們都感受到的那種愛,沒有對象的愛,空空洞洞的愛,直要遇上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模糊的意念方始成為具體,仿佛霜花遇到被風刮到窗邊的小草枝,立即就粘著了。她象母親一樣相信貝姨是獨身到老的了,所以十個月以來,她把貝姨那個神話似的愛人構成了一個真實的人物;而八天以來這個幽靈又變成了文賽斯拉-斯坦卜克伯爵,夢想成了事實,縹緲的云霧變為一個三十歲的青年。她手中那顆銀印,閃耀著天才的光芒,象預告耶穌降生似的,真有符咒一般的力量。奧棠絲快活極了,竟不敢相信這篇童話是事實;她的血在奔騰,她象瘋子一般狂笑,想岔開姨母對她的注意。

            “客廳的門好象開了,”貝姨說;“咱們去瞧瞧克勒韋爾先生走沒走……”

            “這兩天媽媽很不高興,那頭親事大概是完了……”

            “能挽回的;我可以告訴你,對方是大理院法官。你喜歡不喜歡當院長太太?好吧,倘使這件事要靠克勒韋爾先生,他會跟我提的,明天我可以知道有沒有希望!……”

            “姨媽,把銀印留在我這兒吧,我不給人家看就是了……

            媽媽的生日還有個把月,我以后再還給你……”

            “不,你不能拿去……還要配一口匣子呢。”

            “可是我要給爸爸瞧一下,他才好有根有據的和大臣們提,做官的不能隨便亂說。”

            “那么只要你不給母親看見就行了;她知道我有了愛人,會開我玩笑的……”

            “你放心……”

            兩人走到上房門口,正趕上男爵夫人暈過去,可是奧棠絲的一聲叫喊,就把她喚醒了。貝特跑去找鹽,回來看見母女倆互相抱著,母親還在安慰女兒,叫她別慌,說:“沒有什么,不過是動了肝陽——嘔,你爸爸回來了,”

            她聽出男爵打鈴的方式;“別告訴他我暈過去……”

            阿黛莉娜起身去迎接丈夫,預備在晚飯之前帶他到花園里去,跟他談一談沒有成功的親事,問問他將來的計劃,給他出點主意。

            于洛男爵的裝束氣度,純粹是國會派、拿破侖派;帝政時代的舊人是可以一望而知的:軍人的架式,金鈕扣一直扣到頸項的藍色上裝,黑紗領帶,威嚴的步伐,——那是在緊張的局面中需要發號施令的習慣養成的。男爵的確沒有一點兒老態:目力還很好,看書不用眼鏡;漂亮的長臉盤,四周是漆黑的鬢腳,氣色極旺,面上一絲一絲的紅筋說明他是多血質的人;在腰帶籠絡之下的肚子,仍不失其莊嚴威武。貴族的威儀和一團和氣的外表,包藏著一個跟克勒韋爾倆尋歡作樂的風流人物。他這一類的男子,一看見漂亮女人就眉飛色舞,對所有的美女,哪怕在街上偶然碰到而永遠不會再見的,都要笑盈盈的做一個媚眼。

            阿黛莉娜看見他皺著眉頭,便問:“你發言了嗎,朋友?”

            “沒有;可是聽人家說了兩小時廢話,沒有能表決,真是煩死了……他們一味斗嘴,說話象馬隊沖鋒,卻永遠打不退敵人!我跟元帥分手的時候說:大家把說話代替行動,對我們這般說做就做的人真不是味兒。……得了吧,呆在大臣席上受罪受夠了,回家來要散散心嘍……啊,你好,山羊!……

            你好,小山羊!”

            說罷他摟著女兒的脖子,親吻、戲弄、抱她坐在膝上,把她腦袋靠著他肩頭,讓她金黃的頭發拂著他的臉。

            “他已經累死了,煩死了,我還要去磨他,不,等一會吧,”于洛太太這么想過以后,提高了嗓子問:“你今晚在家嗎?”

            “不,孩子們。吃過飯我就走。今天要不是山羊、孩子們、和大哥在這兒吃飯,我根本不回來的。”

            男爵夫人抓起報紙,瞧了瞧戲目,放下了。她看見歌劇院貼著《魔鬼羅伯特》①。六個月以來,意大利歌劇院已經讓約瑟法轉到法蘭西歌劇院去了,今晚她是扮的愛麗思。這些動作,男爵都看在眼里,他目不轉睛的瞅著妻子。阿黛莉娜把眼睛低下,走到花園里去了,他也跟了出去——

            ①《魔鬼羅伯特》,德國作曲家邁耶貝爾(1791-1864)的作品。

            “怎么啦,阿黛莉娜?”他摟著她的腰,把她拉到身邊緊緊抱著,“你不知道我愛你甚于……”

            “甚于珍妮-卡迪訥,甚于約瑟法是不是?”她大著膽子打斷了他的話。

            “誰告訴你的?”男爵把妻子撒開手,退后了兩步。

            “有人寫來一封匿名信,給我燒掉了,信里說,奧棠絲的親事沒有成功,是為了我們窮。親愛的埃克托,你的妻子永遠不會對你哼一聲;她早知道你跟珍妮-卡迪訥的關系,她抱怨過沒有?可是奧棠絲的母親,不能不對你說老實話……”

            于洛一聲不出。他的太太覺得這一忽兒的沉默非常可怕,她只聽見自己的心跳。然后他放下交叉的手臂,把妻子緊緊摟在懷里,吻著她的額角,熱情激動的說:

            “阿黛莉娜,你是一個天使,我是一個混蛋……”

            “不!不!”男爵夫人把手掩著他的嘴,不許他罵自己。

            “是的,現在我沒有一個錢可以給奧棠絲,我苦悶極了;可是,既然你對我說穿了心事,我也好把憋在肚里的苦處對你發泄一下……你的斐歇爾叔叔也是給我拖累的,他代我簽了兩萬五千法郎的借據!而這些都是為了一個欺騙我的女人,背后拿我打哈哈,把我叫做老雄貓的!……嚇!真可怕,滿足嗜好比養活一家老小還要花錢!……而且壓制也壓制不了……我現在盡可以答應你,從此不再去找那個該死的猶太女人,可是只要來一個字條,我就會去,仿佛奉著皇帝的圣旨上火線一樣。”

            “別難受啦,埃克托,”可憐的太太絕望之下,看見丈夫眼中含著淚,便忘記了女兒的事,“我還有鉆石;第一先要救出我的叔叔來!”

            “你的鉆石眼前只值到二萬法郎,不夠派作斐歇爾老頭的用場;還是留給奧棠絲吧。明天我去見元帥。”

            “可憐的朋友!”男爵夫人抓著她埃克托的手親吻。

            這就算是責備了。阿黛莉娜貢獻出她的鉆石,做父親的拿來給了奧棠絲,她認為這個舉動偉大極了,便沒有了勇氣。

            “他是一家之主,家里的東西,他可以全部拿走,可是他竟不肯收我的鉆石,真是一個上帝!”

            這是她的想法。她的一味溫柔,當然比旁的女子的妒恨更有收獲。

            倫理學者不能不承認,凡是很有教養而行為不檢的人,總比正人君子可愛得多;因為自己有罪過要補贖,他們就先求人家的寬容,對裁判他們的人的缺點,表示毫不介意,使個個人覺得他們是一等好人。正人君子雖然也有和藹可親的,但他們總以為德行本身已經夠美了,毋須再費心討好人家。而且,撇開偽君子不談,真正的有道之士,對自己的地位幾乎都有點兒介介于懷,以為在人生的舞臺上受了委屈,象自命懷才不遇的人那樣,免不了滿嘴牢騷。所以,因敗壞家業而暗自慚愧的男爵,對妻子,對兒女,對貝姨,把他的才華,把他迷人的溫功,一齊施展出來。兒子和喂著一個小于洛的賽萊斯蒂納來了以后,他對媳婦大獻殷勤,恭維得不得了,那是賽萊斯蒂納在旁的地方得不到的待遇,因為在暴發戶的女兒中間,再沒有象她那么俗氣,那么庸碌的了。祖父把小娃娃抱過來親吻,覺得他妙極了,美極了;他學著奶媽的口吻,逗著孩子咿咿啞啞,預言這小胖子將來比他還要偉大,順手又把兒子于洛恭維幾句,然后把娃娃還給那位諾曼底胖奶媽。賽萊斯蒂納對男爵夫人遞了個眼色,表示說:“瞧這老人家多好呀!”不消說得,她會在自己父親面前替公公辯護的。

            表現了一番好公公好祖父之后,男爵把兒子帶到花園里,對于當天在議院里發生的微妙局面應當如何應付,發表了一套入情入理的見解。他叫年輕的律師佩服他眼光深刻,同時他友好的口吻,尤其是那副尊重兒子,仿佛從此把他平等看待的態度,使兒子大為感動。

            小于洛這個青年,的確是一八三○年革命的產物:滿腦子的政治,一肚子的野心,表面卻假裝沉著;他眼熱已經成就的功名,說話只有斷斷續續的一言半語;深刻犀利的字句,法國談吐中的精華,他是沒有的;可是他很有氣派,把高傲當做尊嚴。這等人物簡直是裝著一個古代法國人的活動靈柩,那法國人有時會騷動起來,對假裝的尊嚴反抗一下;但為了野心,他臨了還是甘心情愿的悶在那里。象真正的靈柩一樣,他穿的永遠是黑衣服。

            “啊!大哥來了!”男爵趕到客廳門口去迎接伯爵。自從蒙柯奈元帥故世之后,他可能補上那個元帥缺。于洛把他擁抱過了,又親熱又尊敬的攙著他走進來。

            這位因耳聾而毋需出席的貴族院議員,一個飽經風霜、氣概不凡的腦袋,花白的頭發還相當濃厚,看得出帽子壓過的痕跡。矮小、臃腫、干癟、卻是老當益壯,精神飽滿得很;充沛的元氣無處發泄,他以看書與散步來消磨光陰。他的白白的臉,他的態度舉動,以及他通情達理的議論,到處都顯出他樸實的生活。戰爭與戰役,他從來不提;他知道自己真正的偉大,毋需再炫耀偉大。在交際場中,他只留神觀察女太太們的心思。

            “你們都很高興啊,”他看到男爵把小小的家庭集會攪得很熱鬧,同時也發覺弟媳婦臉上憂郁的影子,便補上一句:

            “可是奧棠絲還沒有結婚呢。”

            “不會太晚的,”貝姨對著他的耳朵大聲的叫。

            “你自己呢,你這不肯開花的壞谷子!”他笑著回答。

            這位福芝罕戰役中的英雄很喜歡貝姨,因為兩個人頗有相象的地方。平民出身,沒有受過教育,他全靠英勇立下軍功。他的通情達理就等于人家的才氣。一輩子的清廉正直,他歡歡喜喜的在這個家庭中消磨他的余年,這是他全部感情集中的地方,兄弟那些尚未揭穿的荒唐事兒,他是萬萬想不到的。他只知道家庭之間沒有半點兒爭執,兄弟姊妹都不分軒輊的相親相愛,賽萊斯蒂納一進門就被當做自己人看待:對于這幅融融泄泄的景象,誰也不及他那樣感到欣慰。這位矮小的好伯爵還常常問,為什么克勒韋爾沒有來。賽萊斯蒂納提高著嗓子告訴他:“父親下鄉去了!”這一次,人家對他說老花粉商旅行去了。

            這種真正的天倫之樂,使于洛夫人想起:“這才是最實在的幸福,誰也奪不了的!”

            老將軍看見兄弟對弟媳婦那么殷勤,便大大的取笑他,把男爵窘得只能轉移目標去奉承媳婦。在全家聚餐的時候,男爵總特別討好和照顧媳婦,希望由她去勸克勒韋爾老頭回心轉意,不再記他的恨。看到家庭的這一幕,誰也不會相信父親瀕于破產,母親陷于絕望,兒子正在擔憂父親的前途,女兒又在打算奪取姨母的情人——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