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16节

            到五月底,维克托兰陆续付给纽沁根男爵的钱已经把旧债料清,于洛男爵的养老金可以动用了。可是每季的养老金,照例要凭了生存证明书支付的;既然无人知道男爵的住址,抵押在沃维奈名下的到期俸金,只能全部冻结在国库里。沃维奈债款收清的声明书已经签出,从此就得找到领俸的本人,去领出那儿笔过期的款子。男爵夫人,由于毕安训医生的悉心诊治,业已恢复健康。约瑟法来了一封信,通篇没有一个别字,?#32422;?#26159;由埃鲁维尔公爵改过的;这封信更加促成了阿黛莉娜的康复。下面便是歌女在四十天积极寻访以后,给男爵夫?#35828;?#25253;告:

            男爵夫人:两个月前,于洛男爵在贝纳丹街和埃洛迪-沙尔丹同居,埃洛迪就?#21069;?#20182;从比茹手里抢过去的女人。但他又不别而行,丢下全部的东西,不知往哪儿去了。我并没灰心,有人说曾经在布尔东大街看见他,现在我就在托这个人寻访。可怜的犹太女子对基督徒许的愿,一定会?#30007;?#30340;。但望天使为魔鬼祈祷!在天上,有时就会有这样的事。

            抱着最大的敬意,我永远是你卑微的仆人

            约瑟法-弥拉。

            于洛-德-埃尔维律师,不再听到可怕的努里松太太的消息,眼看岳父结了婚,新娶的丈?#25913;?#27809;有什么为难他的举动,妹婿给他拉回来了,母亲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他就一味忙着政治跟司法方面的事;一小时要当一天用的巴黎生活的忙乱,象急流似的把他带走了。他在众议院负责的某项报告,使他在会期终了要做一通宵的工作。九点左右给回到书房,一边等当差把保险灯送来,一边想起了父?#20303;?#20182;埋怨?#32422;?#19981;该把寻访的责任丢给歌唱家,决定下一天就去拜访夏皮佐先生;不料在黄昏的微光中,他看见?#24052;?#26377;一个庄严的老人,黄黄的脑袋,四周全?#21069;?#21457;。

            “亲爱的先生,可不可以让?#21307;?#26469;,我是一个可怜?#30007;?#22763;,从沙漠中来的,想替一所修道院募点儿捐。”

            一看见这?#27605;?#35980;,又一听见声音,律师忽然想起丑恶的努里松的预言,打了一个寒噤。

            “你把这个老人带进来,”他?#24895;?#24403;差。

            “先生,他要把书房都搅臭?#35828;模?#37027;件?#31095;?#34957;子,从叙利亚到这里就没有换过,里面也没有?#32435;饋?br />
            “你带他进来就是了,”律师又说了一遍。

            老人进来了。维克托兰将信将疑的打量这个自称为苦修士的人,?#27492;?#31455;是标准的那不勒斯僧侣,?#24459;?#35124;褛,跟那不勒斯乞丐的差不多,鞋子只是几块破烂的皮,有如这个修士?#26087;?#23601;是一个破烂的肉体。这明明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苦行僧,律师虽然还在犹疑,心中已经在埋怨?#32422;海?#19981;该把努里松太太妖言惑众的话当真的。

            “你要我给多少呢?”

            “你认为应当给多少就多少。”

            维克托兰在一堆现洋中检出一枚五法郎的递给他。

            “拿五万法?#34923;此悖?#36825;未免太少了吧,”沙漠中的乞丐说。

            这句话使维克托兰不能再怀疑了。

            “上天许的愿是不是?#30007;?#20102;呢?”律师皱了皱眉头。

            “怀疑就是侮辱,我的孩子!倘使你要等办过丧事再付当然也可以;我过八天再来。”

            ?#21543;?#20107;?”律师嚷着站了起来。

            “是的,事情早已发动,”老人一边退出一边说,“巴黎死个把人快得很。”

            于洛低着头正想回答,矫健的老人已经不见了。

            “我简直不懂他的意思,”小于洛对?#32422;?#35828;,“八天以后,要是还没寻到父亲,?#19994;?#35201;问问他。这种角色,努里松太太(是的,她是叫这个名字)打哪儿找来的呢?”

            第二天,毕安训医生允许男爵夫人下楼到花园里来。李斯贝特为了一些轻微的支气管病已经有一个月不出房门,那天也让毕安训给瞧了一下。博学的医生在没有发现确切的症状以前,不愿把他关于李斯贝特的意见一齐说出来。他陪男爵夫?#35828;?#22253;子里,要研究一下室内待了两个月之后,室外的空气对他所关切的神经抽搐有什?#20174;?#21709;。他很有野心要治好这个病。看到那位有名的大医师特地为他们抽出一些时间,男爵夫人和孩?#29992;?#20026;了礼貌关系,自然得陪他谈一会儿天。

            “你生活很忙,又是忙得那么不愉快,”男爵夫人说。“整天看到精神的或是肉体的痛苦,那种滋味我是知道的。”

            “太太,你为了慈善事业所见到的那些景象,我当然知道;可是到后来你会跟我们一样习惯的。这是社会的定律。倘使职业精神不把一个?#35828;男?#20919;下去,就没有法儿当忏悔师、法官、诉讼代理人。不经过这一番变化,我们还能活吗?军人打仗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比我们看到的更?#34915;穡?#21487;是所有上过火线的军人都是好心肠。我们治疗成功还觉?#27599;?#24944;;就象你,太太,从饥饿、堕落、贫穷中救出一个家庭,使他们能够工作,恢复社会生活,你也觉?#27599;?#24944;。可是法官、警察、诉讼代理人,一辈子都在利害关?#24213;?#40844;龊的计谋中掏摸,试问他们能有什?#31383;?#24944;可说?利害关系是一个社会的妖魔,只知道有失败的懊恼而不知道忏悔的。社会上一半的人,他们的生活就是观察另外一半人。我有一个当诉讼代理?#35828;?#32769;朋友,现在已经退休了,他告诉我,十五年来,公证人、诉讼代理人,对于当事人,跟当事?#35828;?#23545;方防得一样厉害。你家世兄是律师,难道他没有被当事人拖累的经验吗?”

            “噢!那是常有的,”维克托兰叹道。

            ?#23433;?#26681;在哪里呢?”男爵夫人问。

            “在于缺乏宗教,”医生回答,“也在于金融势力的扩张,说穿了便是自私?#23731;?#30340;结晶化。从前,金钱并不包括一切;大?#19968;?#25215;认有高于金钱的东西。例如贵族、才具、?#27605;?#20110;国家的劳迹;但是今天,法律把金钱定为衡量一切的尺度,把它作为政?#25991;?#21147;的基础!有些法官就没有被选的资格,卢梭生在今?#25214;?#19981;会有被选资格!遗产一分再?#31181;?#19979;,逼得每个人满了二十岁就得为?#32422;?#25171;算。而在必须挣钱与卑鄙无耻的手?#27779;?#38388;,再没有什么?#20064;?#20102;。因为法国已经没有宗教情绪,虽然还有人在热心复兴旧教。凡是象我一样看到社会内幕的人,都有这样的意见。”

            “你没有什?#20174;?#20048;吗??#21329;?#26848;丝问。

            “真正的医生,热情的对象是科学。这一点情感,和有益社会?#30007;?#24565;,便是他精神上的依傍。譬如说,眼前我就有一桩科学上的乐事,浅薄的人却认为我是没有心肝。明天我要向医学会报告一个新发现,是我看到的一个?#24674;沃?#30151;,而且是致命的,在这个温带区域我们毫无办法,因为在印?#28982;?#33021;医治;……这是中古?#36125;?#27969;行的病。一个医生碰到这样一个症例,真是一场壮烈的战斗。十天功夫,我?#31508;?#21051;刻想着我两个病人,他们是夫妇!啊,跟你们不是亲戚吗?因为,太太,”他对赛莱斯蒂纳说,“你不是克勒韦尔先生的女儿吗?”

            “什么!你的病人就是我的父亲?……他是不是住在猎犬街的?”

            “是的,”毕安训回答。

            “那个病是致命的吗?”维克托兰惊骇之下又追问了一遍。

            “我要看父亲去!?#27604;?#33713;斯蒂纳站了起来。

            “我绝对禁止你去,太太,”毕安训很冷静的回答,“这个病是要传染的。”

            “先生,你不是一样的去吗,”年轻的太太反问他,“难道女儿的责任不比医生的更重吗?”

            “太太,做医生的知道怎样预防;现在你为了孝心,就这样的不假思索,足见你决不能象我一样的谨慎。”

            赛莱斯蒂纳回到屋子里去穿衣,预备出门了。

            “先生,”维克托兰问毕安训,“你还有希望把克勒韦尔先生夫妇救过来吗?”

            “我希望能够,可是没有把握。这件事我简?#27605;?#19981;通……这个病是黑人同?#20048;?#27665;族的病,他们的皮肤组织跟?#23383;?#20154;不同。可是在黑种、棕种、混血种、跟克勒韦尔夫妇之间,我找不出一点儿关系。对我们医生,这个病固然是极好的标本,为旁人却是极可怕的。可怜的女人据说长得很?#27599;矗?#22905;为了美貌所犯的罪,现在可受了报应;她变成一堆丑恶不堪的东西,没有人样了!……头发?#33713;?#37117;掉了,象麻风病人一样,连她?#32422;憾己?#24597;;手简直不能看,又?#23376;?#38271;了许多?#34915;?#30340;小脓疱;她搔来搔去,把指甲都掉在创口上;总之,四肢的尽头都在烂,都是脓血。”

            “这种腐烂的原因在哪儿呢?”律师问。

            “噢!原因是她的血坏了,而?#19968;?#24471;非常的快。我想从清血下手,已经托人在化验了。?#28982;崳一?#21435;可以看到我的朋友、有名的化学?#21494;?#29926;尔教授的化验结果,根据这个,再试一试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们有时就是这样跟死亡搏斗的。”

            “这是上帝的意志!”男爵夫人声音极其感动的说,“虽然这女的给了我那么些痛苦,使我希望她受到天报应,?#19968;?#26159;祝祷,噢!我的上帝!祝祷你做医生的能够成功。”

            小于洛一阵?#21545;危阅盖住?#22969;子、医生,一个个望过来,惟恐人家猜到他?#30007;?#24605;,他觉得?#32422;?#20570;了凶手。奥棠丝却认为上帝非常公正。赛莱斯蒂纳走出来要丈夫陪她一块儿去。

            “你们要去的?#22467;?#24517;须离床一尺,所谓预防就是这一点。你们俩都不能?#24403;?#30149;人!所以,于洛先生,你应当陪太太去,防她不听我的话。”

            家里只剩下阿黛莉娜和奥棠丝了,她们?#26082;?#32473;李斯贝特做伴。奥棠丝对瓦莱丽的深仇宿恨再也按捺不住,她叫道:

            “贝姨!我跟妈妈都报了仇了!……那万恶的女人要大大的受苦咧,她已经在烂啦!”

            “奥棠丝,”男爵夫人说,“你这不是基督徒?#30007;?#20026;。应当祈祷上帝,使这个可怜的女人忏悔。”

            “你们说什么?”李斯贝特从椅子?#29616;?#31435;起来,“是说瓦莱丽吗?”

            “是的,”阿黛莉?#28982;?#31572;,?#20843;?#27809;有希望了,那个致命的病可怕得不得了,光是听人家形容就会让你发抖。”

            贝特把?#33713;?#21676;得格格的响,出了一身冷汗,拚命发抖,足见她对瓦莱丽的友谊是何等深厚。

            “我要去!”她说。

            “医生不准你出门呀!”

            “管它,我要去的!……可怜的克勒韦尔不得了啦,他多爱他的女人……”

            “他也要死了,?#21329;?#26848;丝说,“啊!我们所有的敌人都落在了魔鬼手里……”

            “落在上帝手里!我的女儿……”

            李斯贝特穿起衣服,戴上那条历史?#20973;?#30340;黄开司?#30528;?#32937;、黑丝绒?#20445;?#31359;上小皮靴;她偏不听阿黛莉娜和奥棠丝的?#30333;瑁?#20986;门的时候好似有一阵暴力推着她一样。在猎犬街比于洛夫?#23601;?#21040;几?#31181;樱?#26446;斯贝特看见七个医生在客厅里,都是毕安训请来观察这个独一无二的奇迹的,毕安?#24213;约?#20063;在场跟他们一块儿?#33268;郟?#19981;时有一个医生,或是到瓦莱丽房里,或是到克勒韦尔房里看一眼,再回去把观察的结果作为他的论据。

            这些科学巨头的意见分做两派。只有一个医生认为是中毒,是报复性质的谋害,他根本否认是中?#20848;?#30149;的再现。其余三位,认为是淋巴与体液的败坏。第二派,便是毕安训一派,认为是由于血的败坏,而败血又是由于原因不明的病?#30784;?#27605;安训把杜瓦尔教授的化验结果带来了。治疗的方法,虽是无办法中的办法,而且是试验性?#21097;?#36824;?#27599;?#36825;个医学问题如?#35859;?#31572;而定。

            李斯贝特走到垂死的瓦莱丽床前三步的地方,就吓呆了。床头坐着一个圣多马-达干教堂的教士,另有一个慈善会的女修士在看护病人。腐烂的身体,五官之中只剩了视觉的器官;可是宗教要在这堆烂东西上救出一颗灵魂。唯一肯当看护的女修士,站在相当距离之外。由此可见,那神圣的团体天主教会,凭着它始终不渝的牺牲精神,在灵肉双方帮助这个罪大恶极而又臭秽不堪的病人,对她表示无限的仁爱与怜悯。

            那些用人害了怕,都不?#26174;?#36827;先生跟太太的卧房;他们只想着?#32422;海?#35273;得主?#35828;?#21463;罪是活该。臭气的强烈,即使窗户大开,用了极浓的香料,还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在瓦莱丽屋里?#20040;?#21482;有宗教在守护她。以瓦莱丽那样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两个教会的代表在此能有什么?#20040;Γ克?#20197;她听从了教士的劝告。恶疾一步步的毁坏了她的容貌,邪恶的灵魂也跟着一步步的忏悔。对于疾病,娇弱的瓦莱丽远不如克勒韦尔反抗得厉害。而且她是第一个得病的,所以也应该是第一个死。

            李斯贝特和她朋友的生气全无的眼睛,彼此望了一下,说:“要是我?#32422;?#19981;害病,我就来服侍你了。我不出房门已经有半个月二十天了,从医生嘴里一知道你的情形,我立?#35848;?#20102;来。”

            “可怜的李斯贝特,你还爱我,那是一望而知的。告诉你,我只有一两天了,这一两天不能说活,不过是让我想想罢了。你瞧,我已经没有身体,只是一堆垃圾……他们不许我照?#24213;印?#19968;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啊!为了求上帝宽恕,我希望能补赎所有的罪孽。”

            “噢!”李斯贝特说,“你这?#21482;?#34920;示你已经死了!”

            “嗳,你别阻止她忏悔,让她保?#21482;?#30563;徒的念头,”教士说。

            李斯贝特害怕之极,对?#32422;?#35828;:?#24052;?#20102;!完了!她的眼睛、她的嘴,?#21494;既?#19981;出了!?#25104;?#27809;有一点儿原来的样子!神志也不清了!噢!真可怕!……”

            “你不知道,”瓦莱丽接着说,“什么叫做死,什么叫做不得不想到死后的日子,想到棺材里的遭遇:身上是蛆虫,可是灵魂呢?……啊!李斯贝特,我觉得的确还有另外一个生命!……对于死后的害怕,使?#24050;?#21069;皮肉的痛苦反而感觉不到了!……从前为了嘲笑一个圣洁的女人,我跟克勒韦尔打哈哈,说:上帝的?#22836;?#21487;能变成各式各种的苦难……唉,我竟是说中了!……不要把神圣的东西开玩笑,李斯贝特!要是你爱我,你应当学我的样,应当忏悔!”

            “哼,我!”洛林女子说,“我看见世界上到处都是报复,虫蚁受到攻击,也拚了命来报复!这些先生,”她指了指教士,“告诉我们说上帝也要报复,而且他的报复是永无穷尽的!……”

            教士对李斯贝特?#35748;?#22320;望了一眼,说:

            “太太,你是无神论者。”

            “唉,你看看我落到什么田地啊!”瓦莱丽说。

            “你这身恶疮从哪儿来的?”老姑娘始终象乡下人一样不肯相信。

            “噢!我收到亨利一张字条,就知道这条命完了……他杀了我。正当我想规规矩矩做?#35828;?#26102;候死,而且死得这么丑恶!……李斯贝特,把你报复的念头?#24809;?#20002;开吧!好好的对待他们,我已经在遗嘱上把法律允许我支配的钱,全?#20811;?#32473;了他们!你去吧,孩子,虽然到了今天,只?#24515;?#19968;个人没有把我当恶煞似的躲开,我求你快快走吧,让我一个人在这儿……

            ?#20197;?#19981;把?#32422;?#20132;给上帝就赶不及了!……”

            ?#20843;?#24050;经语无?#29366;?#20102;,”李斯贝特站在房门口想。

            女人之间的友谊象她们这样,可以说是最强烈的感情了,但是还没有教会那种百折不回的恒心。李斯贝特受不住?#28872;?#33324;的恶臭,离开了房间。她看见一般医生还在?#33268;郟?#20294;毕安训的意见已得到多数赞成,所商讨的仅是试验性质的治?#21697;?#27861;。一个意见相反的医生说:

            “将来倒是极好的解剖资料,并且有两个对象可以做比较。”

            李斯贝特陪着毕安?#21040;?#26469;,他走到病人床前,好象并没发觉有什么秽浊的气味。

            “太太,我们要试用?#24674;?#24378;烈的药品,可以把你救过来……”

            “要是救了过来,?#19968;?#33021;跟从前一样?#27599;?#21527;?”

            “也许!”医生回答。

            “你的也许我是知道的!”瓦莱丽说,“我要象那些火烧过的人一样!还是让我皈依宗教吧!我现在只能讨好上帝。我要跟他讲和,算是我最后一回的卖弄风情!是的,我要把好天爷勾上手!”

            “啊!这是我可怜的瓦莱丽最后一句?#22467;?#36825;才是她的本相!”李斯贝特哭着说。

            洛林女子觉得应该到克勒韦尔房里走一下,看见维克托兰夫妇坐在离开病床三尺的地位。

            “李斯贝特,”病人说,“人家不肯告诉我女?#35828;?#30149;情;你刚才看了她,怎么样啦?”

            “好些了,她?#32422;?#35828;是得救了!”李斯贝特用了这个双关语?#31383;?#24944;克勒韦尔。①——

            ①得救亦是永生的意思,此处?#25269;?#27515;亡。

            “啊!好,我怕这个病是我带给她的……做过花粉跑街的总免不了出乱子。我已经把?#32422;?#22475;怨了一顿。要是她死了,?#20197;趺窗?#21602;?老实说,孩?#29992;牽?#25105;真是疼她。”

            克勒韦尔在床上坐起,想摆好他的姿势。

            “噢!?#32844;鄭比?#33713;斯蒂纳说,“你病好了,我一定接待后母,我答应你!”

            “好孩子,来让我?#24403;?#19968;下!”

            维克托兰拉住了太太不给她上前。

            “你不知道,先生,”律师很温和的说,“你的病会传染的……”

            “啊,不错。医生们高?#35828;?#19981;得了,说在我身上又找到了中?#20848;?#30340;什么?#28872;擼?#22823;家以为久已绝迹的病,他们在大学里说得天花乱坠……喝!真怪!”

            “?#32844;鄭比?#33713;斯蒂纳说,“拿出点勇气来,这个病你一定顶得住的。”

            “孩?#29992;牽?#25918;心,死亡要打击一个巴黎的区长,一定得三思而后行!”他那?#32456;蚓布?#30452;有点儿可笑,“再说,要是我区里的人民倒霉,非丧失他们两次票选出来的人物不可……(嗨,看我说话多流利!)那我也知道怎么卷?#35848;恰?#24403;过跑街的,出门是常事。啊!孩?#29992;牽?#25105;才不贪生怕死呢。”

            “?#32844;鄭?#20320;答应我,让教会的人待在你床边。”

            “那不行!我是大革命培养出来的,虽没有霍尔巴赫①的头脑,那种精神我是有的。现在,哼!我更是摄政王派,?#19968;?#26538;手派②,杜布瓦神甫派,黎塞留元帅派!我女人昏了头,刚才派一个教士到这儿来,想说服我这个崇拜贝朗瑞③的人,跟小娇娘攀朋友的人,伏尔泰跟卢梭的徒弟!……医生想?#25945;?#25105;有没有给病魔压倒,问我:‘你见过神甫了吗?’我可是照伟大的孟德斯鸠办法。?#19994;?#30528;医生,瞧,就象这个样子,”他斜着四?#31181;?#19977;的身子,威严的伸着手,跟他画像上的姿势一模一样,“?#19968;?#31572;他说:

            ……那小子曾经来到,

            拿出了他的命令,可是什么也没得到。

            ?#25034;?#24503;斯鸠这里说的命令,是一个很妙的双关语,表示他临死还是才华盖世,因为人家派去见他的是一个耶稣会教士!④……我?#19981;?#36825;一段,固然不是他活的一段,而是他死的一段。啊!一段这两个字又是双关语!孟德斯鸠的一段!妙!”⑤——

            ①霍尔巴赫(1723-1789)?#20309;?#29289;论哲学家和无神论者。

            ②火枪手是法国古代用火?#26874;?#22791;的步兵或近卫骑兵。其事迹可看大仲马的小说?#24230;?#20010;火枪手》。

            ③十九?#20848;?#33879;名歌谣作者,其作品脍炙人口。

            ④命令与教会的宗派在法语是同一字。

            ⑤文字的“一段”与生死的“一段”为双关语。

            小于洛凄然望着他的岳父,暗?#36842;耄?#26080;聊与虚荣难道跟心灵的伟大有同样的力量吗?精神的动力似乎完全不问结果的。一个元凶巨恶所表现的精神,和尚瑟内?#23094;?#35270;死如归的精神,是不是同?#24674;?#21147;量呢?——

            ①尚瑟内兹(1760-1794),保王党文人,以写作讽刺歌曲著名,一七九四年被送上断头台。

            到星期末了,克勒韦尔太太受尽了惨酷的痛苦,给埋掉了;克勒韦尔只隔了两天也跟着他妻子去了。于是婚约成了?#29616;劍?#21518;死的克勒韦尔承继了瓦莱丽。

            就在葬礼举行过后的第二天,律师又看到了老修士,接见的时候他一句话都不说。修士不声不响伸出手来,维克托兰-于洛不声不响给了他八十张一千法郎的钞?#20445;?#26159;从克勒韦尔书桌里拿到的钱总数的一部分。小于洛太太继承了普雷勒的田地利三万法郎利息的存款。克勒韦尔太太遗赠三十万法郎给于洛男爵。那个生满瘰疬的斯塔尼斯拉斯,成年的时候可?#38405;?#21040;二万?#37027;?#23384;息和克勒韦尔公馆。

            旧教的慈善家,苦心?#20081;?#22312;巴黎设了许多救?#27809;?#26500;,其中一个是德-拉尚特里太太主办的,目的是要把一些两相情愿结合的男女正式结婚,替他们代办宗教手续与法律手续。国会不肯放松婚姻登记的收入,当权的中产?#20934;?#20063;不肯放松公证?#35828;?#25910;入,他们只装做不知道?#30699;?#20013;间有四?#31181;?#19977;的人拿不出十五法郎的婚约费用。在这一点上,公证人公会远不如诉讼代理人公会。巴黎的诉讼代理人,虽然受到很多毁谤,还肯替清寒的当事人免?#23547;?#26696;子;公证人却?#20004;?#19981;愿为穷人免费订立婚约。至于国库,那直要跟上上下下的政府机关去抗争,才有希望使它通融办理。婚姻登记是绝对不理会实?#26159;?#24418;的。同时教会也要征收一笔婚姻?#21834;?#26497;?#26494;?#19994;化的法国教会,在上帝的庙堂里还拿凳子椅子卖钱,做一笔无耻的生意,使外国人看了气愤,虽然它决?#24674;?#20110;忘掉耶稣把做买卖的赶出庙堂时的震怒。教会不肯放弃这项收入,是因为这笔款子(名义上说是收回成本)现在的确成为它一部分?#35797;矗?#25152;?#38405;?#20123;教堂的错处实际还是政府的错处。上面那些情?#26410;?#21512;起来,再赶上这个只关切黑人、关切儿童罪犯、而无?#31455;思?#36973;难的老?#31561;说氖贝?#20351;许多安分守己的配偶只能姘居了事,因为拿不出三十法郎,那是区政府、教堂、公证人、登记处,替一对巴黎人办结婚手续的最?#22836;?#29992;。德-拉尚特里太太的机构,就是要寻访这一类穷苦的配?#36857;?#24110;助他们取得宗教的、合法的地位;第一个?#34903;?#26159;先救?#20204;?#20154;,那就更容易访查他们有没有不合法的生活情形了。

            于洛男爵夫人完全复原之后,继续执行她的职务。德-拉尚特里太太来请她在原职之外再兼一个差事,就是要把穷?#35828;?#31169;婚变成合法的婚姻。

            男爵夫人一开场就想到几个线索,有一家是住在从前称为小波兰的那个贫民窟里的。那区域包括岩石街、苗圃街、米罗梅尼尔街,仿佛是圣马尔索区伸展出去的。该区的情?#27779;?#28040;一句话就可说明:有些屋子的房东简直不敢向住户?#22336;?#31199;,也没有一个?#21019;?#21519;敢去撵走欠租的房客?#28784;?#20026;住的都是些工人、惹是生非的打手、无所不为的穷光蛋之类。那时?#24247;?#20135;的投机,着眼到巴黎这一角来了,想在阿姆斯特丹街和鲁勒城关街中间的荒地上盖造新屋,从而改变本区的面目和?#29992;?#30340;成分。营造工匠的斧?#21545;?#23376;,在巴黎宣导文明的作用,你真是想象不到。一朝盖起有?#27431;?#30340;漂亮屋子,四周铺上人行道,底层造了铺面,房租一经提高,那些无业游民、没有家具的家庭、坏房客,自然都不会来了。各区里无赖的?#29992;瘢?#20197;及除非法院派?#30149;?#35686;察从不插足的藏?#25913;?#27745;之所,就是这样给廓清的。

            一八四四年六月,拉博尔德广场一带,外观还是一个教人不大放心的地?#20581;H肿?#32768;目的步兵,偶尔?#29992;?#22275;街往上踱到那些阴森可怖的街上,会意想不到的看见贵族?#20934;?#32473;一个下等女人推来撞去。住这些区域的都是些赤贫的,无知无识的小民,所以巴黎最后一批代笔的人还有不少在那儿混饭吃。只要你看到溅满污泥的底层或是底层的阁楼,玻璃窗上贴着张?#23383;劍?#26631;着代写书信几个大大?#30007;?#20307;字,你就可大胆断定那是一个文盲的区域,也就是苦难与罪恶的渊?#30784;?#24858;昧是罪恶之母。一个人犯罪第一是因为没有推理的能力。

            那个把男爵夫?#35828;?#20570;神明一般的区域,在她卧病的时期,新来一个代笔的人住在暗无天日的太阳弄,这种名?#36842;?#21453;的现象,巴黎人是司空见惯的。那代笔的名叫维代尔,人家疑心他是德国籍,和一个小姑娘同居在一块儿。他妒?#32422;?#37325;,除了圣拉扎尔街老实的火炉匠家里,绝对不准她在外边走动。象所有的同行一样,圣拉扎尔街的火炉匠也是意大利人,在巴黎已经住了多年了。正当他们要宣告破产而不?#21543;?#24819;的时候,男爵夫人代表德-拉尚特里太太把他们救了出来。一般的意大利火炉匠都是能苦干的,所以几个月功夫,他们居然从贫穷爬到了小康;从前咒骂上帝的,现在却信了教。男爵夫人首先访问的对象,就有这一家在内。他们住在圣拉扎尔街靠近岩石街的一段;她看到他们屋里的景象觉得非常高兴。工场与栈房现在都堆满了货,工人与学徒在那里忙做一团,都是多莫多索拉谷地出身的意大利人。工场与栈?#21487;?#38754;是他们小小的住家,克勤克俭的结果,屋里也显出富足的气象。他?#21069;?#30007;爵夫人招待得如同圣母显灵一般。问长问短的消磨了一刻钟,铺子的情形可是要等男人回来报告的;在等待期间,阿黛莉娜便开始她天使般的查访工作,打听火炉匠家里可认得什么遭难的人需要帮助。

            “啊!好太太,”意大利女人说,“你是连罚入地狱的灵魂都能救出来的,附近就有一个小姑娘需要你去超度。”

            “你跟她很熟吗?”

            ?#20843;?#31062;父是我丈夫的老东家,一七?#21496;?#24180;大革命的时候就到法国来的,叫做于第西。在拿破仑朝代,于第西老头是巴黎一个最大的锅炉?#24120;?#19968;八一九年死后留了一笔很大的家私给儿子。可是于第西的儿子,跟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把产业?#24809;吵怨?#20102;,结果又娶了一个最坏的,生下这个女孩子,今年刚刚过十五岁。”

            ?#20843;?#29616;在怎么样呢?”男爵夫人听到于第西?#30007;?#26684;很象她丈夫,不由得心中一动。

            “是这样的,太太。小姑娘叫做阿塔拉,离开爹娘到这儿来跟一个德国老头住在一起;他起码有八十岁,叫做维代尔,专门替不识字的人代笔。据说这老色鬼是花了一千五百法郎把女孩子从她娘手里买来的,也听说他另外还能拿到几千法郎一年的进项。当然老头儿是活不了?#25913;?#30340;了,要是肯正式娶这孩子,她天性是很好的,将来就?#24674;?#20110;走?#22885;罚?#20063;?#24674;?#20110;穷到去为非作歹。”

            “谢谢你告诉了我一件应该做的好事,”阿黛莉娜说,“可是得小心应付,那老头儿是怎么样的人呢?”

            “噢!太太,他是一个好人,小姑娘跟了他很快活。他把事情看得很清楚,因为我相信,他搬出于第西的区域,是为了不让孩子给娘抓在手里。她把女儿看做一件活宝,因为她长得漂亮,说不定打算要她做一个交际花呢!阿塔拉想起了我们,?#20843;?#30340;先生搬到我们这边来住;老头儿看出我们是好人,答应她到这儿来玩。可是太太,劝他们结婚吧,这样你老人家真是做了一件好事……结了婚,女孩子可以自由,不再受她娘的束缚;她老在?#28982;?#20250;想靠女儿吃饭,送她去做戏子,或是干什么下贱?#30007;?#20026;,在这方面出头。”

            “干吗那个老人家不娶她呢?”

            “他用不着呀;虽然维代尔那?#19968;?#19981;是真的坏良心,我相信他很精明,只想把女孩子占着,可是结婚,天哪!这可怜的老头,就怕象所有的老头一样,碰到那种倒霉事儿……”

            “你能不能把女孩子找来?我先在这儿见见她,?#20174;?#20160;?#31383;?#27861;……”

            火炉匠女人对她的大女儿做了一个手势,她马上走了。十?#31181;?#21518;她回来挽着一个十五岁半的姑娘,?#30475;?#26159;意大利型的美女。

            于第西小姐全部是父系的血?#24120;?#30382;色在白天是黄黄的,灯光下白得象?#20472;?#33457;;大眼睛的模样、光?#21097;?#22815;得上称为东方式;弯弯的浓睫毛,好象极细的黑羽毛;紫檀?#26087;?#30340;头发?#25442;?#26377;伦巴第女子天生的庄严,使外国人星期日在米兰城中散步的时候,觉得连看门的女孩子都俨然象王后似的。阿塔拉早就听人提过这?#36824;?#26063;太太,一听到火炉匠女儿的通知,便急急忙忙穿上一件漂亮的绸?#24459;潰?#22871;上皮靴,披了一件大方的短外氅。缀着樱?#28082;?#32526;带的帽子,把她脸蛋儿陪衬得越发动人。小姑娘摆着天真的好奇的姿态,从眼角里打量男爵夫人,?#27492;?#19968;刻不停的打战觉得好奇怪。一看到这个绝色的美女堕落在风尘之中,男爵夫人深深叹了口气,决定要?#20154;?#20986;来,使她弃邪归正。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21307;?#38463;塔拉,太太。”

            “你认得字吗?”

            ?#23433;唬?#22826;太;可是没有关系,先生是识字的……”

            “你?#25913;复?#20320;上过教堂吗?有没有经过初领圣体?知道不知道你的?#30563;?#29702;问答?#32602;俊?br />
            “太太,你说的这些,?#32844;?#35201;我做,可是妈妈不愿意……”

            “你母亲!……”男爵夫人嚷道,“难道她很凶吗,你母亲?”

            ?#20843;?#32769;揍我!不知道为什么,爸跟妈老是为了我吵架……”

            “人家从来没有跟你提到上帝吗?”

            女孩子睁大了眼睛。

            “啊!妈妈常跟?#32844;?#35828;:上帝的圣名!上帝打死你!……”她憨态可掬的说。

            “你从来没有看见过教堂吗?没有想过要进去吗?”

            “教堂?……啊,圣母院,先?#25405;簦职?#24102;?#21307;?#22478;的时候,?#20197;对?#30475;见过;不过这是难得的。城关就没有这些教堂。”

            “你以前住哪一个城关?”

            “就是城关啊……”

            “哪一个呢?”

            “就是夏罗讷街,太太……”

            圣安东城关的人,一向把那个有名的区域只叫做城关的。他们认为这才是老牌的、真正的城关,厂商嘴里说的城关,也就是指的圣安东城关。

            “没有人告诉过你什么叫做好,什么叫做?#24503;穡俊?br />
            ?#22885;?#22920;有时揍我,要是我不照她的意思做……”

            “离开?#25913;福?#36319;一个老人住在一块儿,是件不好的事,你知道吗?”

            阿塔拉-于第西很高傲的望着男爵夫人,不回答她。

            “竟是一个没有开化的野孩子!”阿黛莉娜心里想。

            “噢!太太,城关里象她这样的多得很呢!”火炉匠女人说。

            ?#20843;?#20160;么都不知道,连善恶都不知,我的天!——干吗你不回答我呢?”男爵夫人伸手想把阿塔拉拉过来。

            阿塔拉别扭着退了一?#20581;?br />
            “你是一个老疯子!”她说,“?#19994;?#22920;饿了一个星期!妈要我干些事,大概是很坏的,因为?#32844;治?#27492;揍了她一顿,叫她女贼!那时,维代尔先生把爹妈的债?#24809;?#36824;清了,又给了他们钱……噢!满满的一口袋呢!……后?#27492;?#25226;我带走了,可怜的?#32844;?#21741;了……可是我们一定得分手!……嗯,这就算做了坏事吗?”

            “你很?#19981;?#36825;个维代尔先生吗?”

            “?#19981;叮俊?#24403;然罗,太太!他天天晚上给?#21307;?#22909;听的故事!……给我?#27599;?#30340;?#24459;饋?#34924;衣、披肩。我穿扮得象公主一样,也不穿木鞋了!再说,两个月功夫我没有饿过肚子。我不再吃番薯了!他给?#23016;?#26524;、杏仁糖!噢!杏仁心子的巧克力多好吃!……为了一袋巧克力,他要我干什么?#21494;?#24895;意!再说,我的维代尔老头真和气,把我招呼得真好,真亲热,我这才知道我妈是应该怎样对我的……他想雇一个老妈子照呼我,不要我下厨房弄脏了手。一个月到现在,他挣了不少钱呢。每天晚上他给我三法郎,我放在扑满里。只是一样,他不愿意我出去,除非上这儿来……他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所以他要?#20197;?#20040;我就怎么……他把?#21307;?#20570;他的小猫咪……我妈只叫我小畜牲……小……小贼!毒虫!这一类的名字。”

            “那么孩子,干吗你不把维代尔老头做了丈夫呢?”

            “他是我的丈夫呀,夫人!”小姑娘很?#26223;?#30340;望着男爵夫人,脸也不红,眼睛、额角,都是一派天真的表情,“他告诉我说,我是他的小媳妇儿;可是做男?#35828;?#32769;婆真别扭!……

            哼,要没有杏?#26159;?#20811;力的?#22467; ?br />
            “我的天!”男爵夫人轻轻的自言自语,“哪个野蛮的男人,胆?#20197;?#36427;一个这么无?#22467;?#36825;么圣洁的孩子?领她到正路上去,就等于补赎我?#20146;约?#30340;罪过。”她又记起了她和克勒韦尔的一幕,暗暗的想:“我是明知故犯,她可是一无所知!?#34180;?#20320;认得萨玛农先生吗?……”阿塔拉做着撒娇的样子问。

            ?#23433;唬?#25105;的孩子;为什么问我这个呢?”

            “真的不认识吗?”天真的孩子说。

            “你不用怕太太,阿塔拉……”火炉匠女人插嘴说,?#20843;?#26159;一个天使!”

            “因为我的老头儿怕这个萨玛农找到他,他躲着……我很希望他能自由……”

            “为什么呢?”

            “哎,那样他可以带我上鲍比诺,或者昂必居喜剧院去看戏了!”

            “多有意思的孩子!”男爵夫人?#24403;?#30528;小姑娘。

            “你有钱吗?”阿塔拉拈弄着男爵夫人袖口的花边问。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男爵夫人回答,“对象你这样的好姑娘,我是有钱的,只要你肯跟神甫把基督徒的责任弄清楚,只要你走正路。”

            “什么路呀?我可以走着去的。”

            “道德的?#32602; ?br />
            阿塔拉带着悄皮的讪笑的神气望着男爵夫人。男爵夫人指着火炉匠女人说:

            “你瞧这位太太,自从她信了教之后多快活。你那种结婚就跟野兽交配差不多!”

            “我?只要你能给我维代尔老头给我的东西,我就愿意不结婚。结婚真讨厌!你知?#26391;?#24590;么回事吗?”

            “象你这样的跟了一个男人,为了贞节就该对他忠实。”

            “直到他老死为止吗?……”阿塔拉很聪明的问,“那我用不着等多久。你不知道维代尔老?#21545;?#26679;的?#20154;裕?#21912;气!……

            啵!啵!”她学着老?#35828;?#26679;。

            “为了贞节跟道德,你的婚姻应该经过教会跟区政府的核准。教会代表上帝,区政府代表法律。你看这位太太,她是正正当当结婚的……”

            “那是不是更好玩呢?”孩子问。

            “你可以更快乐。因为那样,谁都不能责?#25913;?#30340;结婚不对了。你可以讨上帝?#19981;叮?#20320;问?#25910;?#20301;太太,她是不是没有宗教的仪式结婚的。”

            阿塔拉望着火炉匠的女人,问:

            ?#20843;?#27604;?#21494;?#20123;什么?我?#20154;?#38271;得更?#27599;囪健!?br />
            ?#23433;?#38169;,可是我是一个规矩的女人,”意大利女子?#30452;?#36947;,“你,人家可以给你一个难听的名字……”

            “要是你把天上的跟世界上的法律踩在脚底下,怎么能希望上帝保佑呢?”男爵夫人说,“你知道吗,上帝替那些遵照教会戒律的人,留着一个天堂呢!”

            “天堂里有些什么?有没有戏看?”

            “噢!你想得到的快乐,天堂里?#21152;小?#37027;边都是天使,长着雪白的翅膀。我们可以看到荣耀的上帝,分享他的威力,我们可以?#31508;?#21051;刻的快乐,永久的快乐!……”

            阿塔拉听着男爵夫人好象听着音乐;阿黛莉娜觉得她莫名其妙,便想换一个方法着手,去找老人说话。

            “你回去吧,孩子;我去跟维代尔先生谈谈。他是法国人吗?”

            “他?#21069;?#23572;萨斯人,太太。他将来会有钱的呢,嗨!你要是愿意代他还清萨玛农的债,他一定会还你的!因为他说,再过几个月,他有六千法郎进款了,那时我们可以到乡下去,很远的地方,在孚?#19976;?#37324;……”

            “孚?#19976;?#37324;”这句?#22467;?#20351;男爵夫人顿时出神了。她又看到了她的村子!直到火炉匠来招呼,才把她痛苦的默想惊?#36873;?#20182;拿出证据来表明他事业的发达。

            “再过一年,太太,我可以还清你的钱了,那是好天爷的钱,是穷人苦?#35828;?#38065;!将来我发了财,你尽管向我捐得了,你给我们的帮助,我可以借你的手去给予别人。”

            “现在我不问你要钱,只要求你合作做一件好事。我刚才看到于第西小姑娘,她跟一个老人同居,我要使他们的婚姻在宗教上法律上?#24613;?#25104;正当的。”

            “啊!维代尔老头吗,他是一个好人,又规矩?#21482;?#20986;主意。可怜的老头儿,来了两个月在?#22336;?#19978;已经交了不少朋友。是他替我把?#22235;颗?#28165;的。我相信他是上校出身,替拿破仑出过力……噢!他真崇拜拿破仑!他受过勋,可是身上从来不戴。他巴望能挣一份家业,因为这可怜的好人欠了债!……我甚?#26009;?#20449;他是躲着,?#22969;?#37324;的人在追?#20811;!?br />
            “你告诉他,只要他正式娶了这个女孩子,我可以替他还债……”

            “噢,那容易得很!太太,咱们一块儿去吧,只有两步?#32602;?#23601;在太阳弄。”

            男爵夫人跟着火炉匠出门,上太阳弄去了。

            “太太,这儿走,”火炉匠指着苗圃街说。

            太阳弄一边通到苗圃街头上,一边通岩石街。这条弄是新辟的,铺面租金相当便宜;走到半弄,男爵夫人看见玻璃窗上挂着绿纱,高度正好使行人望不到屋内,窗上有代写书信几个字,门上又有两行:

            事务所

            代办诉愿文件,整理?#22235;康?#39033;。机密可靠,交件迅速。

            屋内颇象公共街车的?#25442;?#31449;,?#27809;怀?#30340;客?#35828;?#24453;的地?#20581;?#21518;面一座楼梯,大概是通到底层阁楼上的住家的,附属于铺面的阁楼,靠前面的?#21355;热?#20809;。黝黑的白木书桌,上面放着些护书,旁边摆了一张旧货摊?#19979;?#26469;的破椅子。一顶便?#34180;?#19968;个铜丝很油腻的绿绸眼罩,表明不是为了掩藏形迹,便是为了老年人目力衰?#35828;脑倒省?br />
            “他在楼上,我去叫他下来,”火炉匠说。

            男爵夫人放下面网,坐下了。沉重的脚步震动着楼梯,阿黛莉娜一看是她丈夫于洛男爵,不由得尖叫了一声。他穿着灰毛线上?#21834;?#28784;呢长裤、脚上套着软底鞋。

            “太太,什么事呀?”于洛殷勤的问。

            阿黛莉娜站起来,抓着他,感动得连声音都发?#35835;耍?br />
            “啊,到底给我找着了!……”

            “阿黛莉娜!……”男爵叫着,愣住了。他关上了门,高声叫火炉?#24120;骸?#32422;瑟夫!你打后边走吧。”

            “朋友,”她说,她快乐得把什么都忘了,“你可以回家了,我们有钱啦!你儿子一年有十六万法郎进款,养老金已经赎回,只消拿出你的生存证明书就能领到过期的一万五千法郎!瓦莱丽死了,送给你三十万。得了吧,没有人再提到你了。你尽可在外边露面,光是你儿子手中就?#24515;?#19968;笔财产。?#31383;眨?#21681;们这样才是全福?#30149;?#25105;找了你三年,一心一意想着随时能碰到你,家里的房间都早已给你预备好了。呃!走吧,离开这儿,快快丢掉你这个不三不四的身分!”

            “我很愿意呀,”男爵懵懵懂懂的说,“可是我能把小姑娘带着吗?”

            “埃克托,把她放手了罢!你的阿黛莉娜从来没有要你作过一点儿牺牲,依了我这一遭吧!我答应你给她一笔陪嫁,好好嫁个人,把她教育起来。她既然使你快乐,我一定也使她快乐,不让她再走?#22885;罚?#20063;不让她掉入泥?#27185; ?br />
            “要我结婚的原来是你?……”男爵笑着说,“你等一下,我上去穿衣服,?#19968;?#26377;一箱体面的?#24459;?#21602;……”

            只剩下阿黛莉娜一个?#35828;?#26102;候,她把这间简陋不堪的铺面又看了一会,流着泪想:

            “他住在这种地方!我们可是过得舒舒服服的!……可怜哪!受罚也受够了,以他那?#22336;?#38597;的人!”

            火炉匠来向他的恩人告辞,她顺手叫他去雇一辆车。他回来的时候,男爵夫人要他把阿塔拉招呼到他家里去住,并?#34915;?#19978;带走。她说:

            “你告诉她,要是她肯听玛德莱娜的本堂神甫指?#36857;?#21021;领圣体的那天,我给她三万法郎陪嫁,替她找一个又规矩又年轻的丈夫!”

            “嗳,太太,我的大儿子啊!他二十六岁,对这个孩子?#19981;?#24471;不得了!”

            这时男爵下来了,眼睛有点儿湿。他咬着太太的耳朵说:

            “你教我离开的一个,倒是差不多跟你一样爱我的!这孩子哭得什?#27492;?#30340;,我总不能把她这样的丢下罢……”

            “放心,埃克托!她现在去住在一份规规矩矩的人家,?#19968;?#36127;责管教她的。”

            “啊!那我可以跟你走了,”男爵说着,带了太太向出租马?#24213;?#21435;。

            埃克托恢复?#35828;?埃尔维男爵的身分,穿着蓝呢大氅、蓝呢长裤、白背心、黑领带、手?#20303;?#30007;爵夫人在?#36842;?#20013;刚刚坐定,阿塔拉便象小青蛇似的一钻钻了进来。

            “喂!太太,让我跟你们一块儿去。我一定很乖、很听?#22467;?#20320;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可是别把我跟维代尔老头分开,他是我的恩人,给了?#21494;?#20040;好的东西。你?#20146;?#20102;,我要挨打的!……”

            “嗨,嗨,阿塔拉,”男爵说,“这位太太是我的妻子,我跟你一定得分手了……”

            ?#20843;?#32769;得这个样啦!”天真的孩子回答,“象树叶一样索索抖的!噢!这副神气!”

            她刻薄的学着男爵夫?#35828;?#21457;抖。火炉匠追着于第西,到了?#24471;?#21475;。

            “带她走!”男爵夫人说。

            火炉匠抱了阿塔拉,把她硬拖到家里去。

            “谢谢你这次的牺牲,朋友!”男爵夫人抓了男爵的手紧紧握着,快活得象发疯一样。“你变得多厉害!你受了多少罪!

            这一下你的儿子女儿,都要大吃一惊咧!”

            阿黛莉娜象久别重逢的情人一样,恨不得把千言万语一口气说完。十?#31181;?#21518;,男爵夫妇到了路易大帝街,阿黛莉娜又收到下面一封信:

            男爵夫人,德-埃尔维男爵在夏罗讷街住过一个月,假姓托雷克,那?#21069;?#20811;托几个字母的颠倒。现在他住在太阳弄,?#30007;?#32500;代尔,自称阿尔萨斯人,以代写书信为业,跟一个叫做阿塔拉-于第西的小姑娘住在一起。太太,请你小?#30007;?#20107;,因为有人竭力在搜寻男爵,不知为什么。

            女戏子?#38405;?#30340;诺言总算?#36842;?#20102;,她永远是,男爵夫人,你的卑恭的女仆。

            约瑟法-弥拉

            男爵的归来使大?#19968;?#22825;喜地,他看了这种情?#25105;?#23601;甘?#37027;?#24895;的恢复了家庭生活。他把阿塔拉忘了,因为,热情过度的结果,他的感情已经象儿童的一样变化不定。大家认为美中不足的是男爵的改变。离开儿女出走的时候还很精神,回来却仿佛一个上了百岁的老人,伛?#22330;?#40857;锺、脸庞都改了样。赛莱斯蒂纳临时弄了一席好菜,使老人回想起歌女府上的晚?#20572;?#30524;看家里这等富裕的光?#22467;?#20182;简直给搅糊涂了。

            “你们在款待一个浪子回头的父亲哪!”他咬着阿黛莉娜的耳朵说。

            “嘘!……过去的事都忘了,”她回答。

            男爵没有看到老姑娘,便问:

            “李斯贝特呢?”

            “可怜!她躺在床上呢,?#21329;?#26848;丝回答说,?#20843;?#26159;起不来的了,不久她就要离开我们,教我们伤心呐。她预备饭后跟你见面。”

            第二天早上刚出太阳,?#27431;?#26469;通知小于洛,说市政府的警卫?#24433;?#22260;了他全部的产业。法院的人要找于洛男爵。跟着?#27431;?#36827;来的商务警察,把判决书交给律师,问他愿不愿意替他父亲付债。一个放印子钱的萨玛农,有男爵一万法郎的借?#20445;?#22823;约当初不过是两三千法郎的债。小于洛要求商务警察撤退人马,他把债照数付清了。

            “是不是只有这一笔?#31119;俊?#20182;担着心事想。

            照耀家庭?#30007;?#31119;,李斯贝特看了已经大为懊恼,这一次大?#26049;玻?#22905;自然更受不了?#28784;?#27492;病势急转直下,一星期后毕安训医生就说她没有希望。打了多少胜仗的长期战争,终于一败?#24247;亍?#32954;病到了可怕的弥留时期,她还是咬紧牙关,一点儿不?#23396;?#22905;的恨意。并且她最痛快的是看到阿黛莉娜、奥棠丝、于洛、维克托兰、斯?#20849;?#20811;、赛莱斯蒂纳,和他们的几个孩子,都在床前流着眼泪,痛惜这个庇护家庭的好天使。三年?#27492;?#27809;有的好吃好喝,把于洛男爵养得精力也恢复了,人也差不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丈夫一复原,阿黛莉?#28982;?#21916;得连神经性的发抖都减轻了许多。男爵从儿子女儿嘴里知道了太太的痛苦,便对她格外敬重。李斯贝特看到这种情形,在临死前一夜不由得想道:

            “?#27492;?#32467;果还是幸福的!”

            这个感触加速了贝姨的死;出殡的时候,全?#21494;?#27969;着泪送她的丧。

            男爵夫妇自认为到了完全退休的年龄,便搬上三楼,把二楼那些漂亮房间让给斯?#20849;?#20811;伯爵夫妇。靠了儿子的力量,男爵在一八四五年初在铁路局找到一个差事,年俸六千法郎,?#30001;?#20845;千法郎养老金,以及克勒韦尔太太赠与的财产,他一年的总收入有了两万四。奥棠丝在三年分居的期间,跟丈夫把财产分开了,所以维克托兰很放心的把二十万法郎的代管遗产,拨在妹?#29992;?#19979;,又给了她一年一万二千法郎的津贴。文赛斯拉,做了一个有钱太太的丈夫,不再欺骗她了;可是他游手好?#26657;?#36830;极小的作品也没有心?#26082;?#20570;。变了一个空头艺术家之后,他在交际场中倒非常走红,好多鉴赏?#21494;?#21521;他来请教,临了他成为一个批?#20848;遙?#20961;是开场把人家虚哄了一阵的低能儿,都是这种归宿。因此,这?#20184;?#21516;住的夫妇,各有各的财产。男爵夫人吃了多少苦终于醒悟了,把银钱出入交给儿子代管,使男爵只有薪水能动用,她希望这些微薄的?#35797;?#20351;他?#24674;?#20110;再?#29238;?#36761;。可是男爵似乎把女色丢开了,那是母子俩都意想不到的好?#20303;?#20182;的安分老实,被认为是年龄关系,结果使全家完全放了心;所以看到他的和气,看到他不减当年的风度,人家只觉得心里痛快。对太太,对儿女,他都体贴周到,陪他们去看?#32602;?#19968;同到他现在重新来往的人家;在儿子的客厅里,他又是谈笑风生,周旋得极好。总之,这个浪子回头的父亲,使家属满意到了极点。他变了一个可爱的老人,衰朽无用,可是非常风雅,过去的荒唐只给他留下一些社?#24576;?#20013;的美德。自然而然,大家觉得他绝对保险了。男爵夫人与女儿们,把好?#32844;?#25447;到了?#36139;?#37324;,把两个伯叔的死给忘得干干净净!没有遗忘,人生是过不下去的!

            维克托兰太太跟李斯贝特学得非常能干,为了管理这个大家庭,不得不雇用一个厨子,连带也得雇一个做下手的姑娘。下手姑娘现在?#23478;?#24515;很大,专门想偷些厨子的诀?#24076;?#31561;学会?#35828;髦平?#27713;,就出去当厨娘。所?#38405;?#20123;用人总是常常更调的。一八四五年十二月初,赛莱斯蒂纳雇的下手是一个?#24503;?#24213;的大?#27490;?#23064;,矮身量,手臂又粗又红,挺平常的?#24120;?#35937;应时的戏文一样其蠢无比,连下?#24503;?#24213;省姑娘常戴的那个布?#20445;?#20063;始终不肯脱下来。这?#23601;?#35937;奶妈一样胖,胸部的?#24459;?#20223;佛要崩开来;绯红的?#24120;?#36718;廓的线条那?#20174;玻?#35937;是石头上刻出来的。她名叫阿伽特,初进门的时候当然谁也没有加以注意;外省送到巴黎来的这等结实的女孩子,天天?#21152;小?#21416;子也不大看得上阿伽特,她说话实在太?#28825;?#20102;,因为她侍候过马?#34507;?#36816;-,?#38470;?#21448;在城关的小?#38665;?#37324;做过工;她非但不曾征服厨子而讨教到一点烹调的艺术,倒反招了他的厌。厨子追求的是路易丝,斯?#20849;?#20811;伯爵夫?#35828;?#36148;身女仆。所以?#24503;?#24213;姑娘常在怨命;大司务快要做好一盘菜,或是完成浆汁的时候,老?#21069;?#22905;借端支开,打发到厨房外面去。

            “真的,?#20197;似?#19981;好,要换东家了,”她说。

            她辞了两次,可是始终没有走。

            有一夜,阿黛莉娜?#28784;恢?#22855;怪的声响惊醒过来,发觉旁边床上的埃克托不在了。为老年人方便起见,他们睡的是双?#30149;?#22905;等了一个钟点不见男爵回来,不禁害怕了,以为出了事,或是中风等等,她便走上仆役们睡的顶楼,看见阿伽特的半开的房门里不但?#20923;?#24378;烈的光,还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便走了过去。一听是男爵的口音,她吓得立刻站住。原来男爵迷上了阿伽特,禁不住那个丑婆娘故意的撑拒,竟说出几句该死的?#22467;?br />
            “太太活不了多少时候了,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男爵夫人。”

            阿黛莉娜大叫一声,扔下烛台逃走了。

            三天以后,男爵夫人终于到了弥留状态,临终圣体隔天已经受过了。全家的人都流着泪围着她。断气之前,她紧紧握着丈夫的手,附在他耳边说:

            “朋友,我现在只有一条命可以给你了:一霎眼之间,你就可以自由,可以再找一个男爵夫人了。”

            于是大家看到死人眼中淌出一些眼泪,那是极少有的事。淫恶的残酷,把天使的?#25176;?#25171;败了;在进入永恒的前一刹那,她说出了平生仅有的一句责备。

            下葬三天之后,于洛男爵离开了巴黎。过了十一个月,维克托兰间接知道,他的父亲于一八四六年二月一日,在伊西尼地方,和阿伽特-皮克塔尔小姐结了婚。

            报告这个消息的是前任商务大臣的第二个儿子,包比?#24503;?#24072;。于洛律师回答他说:

            ?#30333;?#23447;可以反对儿女的婚姻,儿女只能眼看?#27431;?#32769;还童的祖宗荒唐。”

            一八四?#22235;?#20061;月-巴黎——

        上一章 回目录 ?#31095;?#21015;表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祷?#30446;?#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