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5节

            象近代化学把瓦斯用来随意制造各种物品,难道心灵由于迅速集中了享乐、力量或思想,就不包含有可怕的毒素?许多人难道不正是因为受到某种精神酸素在他的体内突然散发所引起的冲击而遭殃吗?

            “这只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他来到一个大房间里,这儿是人类的光荣创造、勤奋努力的结果,奇妙成就和财富的最后堆积处,他指着其中一只用银链挂在墙上的红木?#21697;?#24418;大匣子问道。

            “啊!先生有这匣子的钥匙,”那胖子伙计带点神秘?#38590;?#23376;说。“如果您想看看这张画像,我愿斗胆去告诉先生。”

            “您说斗胆!难道您的主人是位王爷?”青年人问道。

            “这我可不知道,”伙计回答说。

            他们相互看了一会儿,彼此都感到惊奇。那古董店的学徒看出陌生?#35828;某?#40664;是一种愿望的表示,便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自己找老板去了。

            你在阅读居维埃①的地质学著作的时候,是否曾投身于无限广阔的时间和空间里?被他的天才所指引,你是否曾象被一只魔术师的手托住那样,飞越一个无边无际的过去的深渊?当人们在蒙马特尔的石矿或乌拉尔的片岩之下,一片一片,一层一层地发掘出属于洪水前文化期的兽类骸骨的化石时,不禁为瞥见几十亿年的时间,数以百万计的民族被人类的微弱记忆和不可摧毁的神圣传统所遗忘而感到惊骇,而这些民族的尸?#21494;?#31215;在地球的表层,构成那几尺给我们带来面包和鲜花的土壤。居维埃难道不是我们世纪里最伟大的诗人吗?拜伦诚然用文字描写了人类精神的激动状态;但是,我们不朽的自然科学家却用白骨重建了各个时代的世界,象卡德摩斯②那样,他用牙齿重新建筑了城市,用煤块复原了隐蔽整个动物学的秘密的千万座森林,而且从一只巨大毛象的脚,重新找到了巨兽群生活的痕迹。这些形象都一一站立起来,逐渐变大,和谐地布满了与它们的身躯相适应的各个地域。居维埃是运用数字的诗人,他在把零放在七的旁边时简直是绝顶聪明。他唤醒虚无,而不装腔作势地口?#24515;?#24565;有词;他检查一块石膏,在上面发现什么痕迹便向你叫嚷?#39608;?#20320;瞧!”突然间云石变成了动物,死的东西复活了,世界也在向前发展;经历了无数年代,在巨兽类绝迹后,在鱼类和软体动物之后,终于出现了人类,它也许是从被造物主毁灭的某种巨?#25237;?#29289;种类演变的退化生物。这些出生于往昔的瘦弱的人们,被他用回?#24605;?#24448;?#38590;?#20809;所温暖,便能够超越混沌,唱起一首没完没?#35828;?#36190;歌,恰象把《启示录》颠倒过来,让过去的世界?#31181;?#26032;复活。面对这样一种仅由于一个?#35828;?#22768;音而引起的骇?#35828;?#22797;活,在这为一切领域所共有,被我?#22681;?#20570;时间的无以名之的无限里,我们被允许得到片刻的享受,这一?#31181;?#30340;生活对我们说来实在可怜。我们不禁要问,我们被压倒在这么多人世的废墟之下,我们的光荣,我们的仇恨,我们的爱情,又有什么意义;而且,如果为了在将来留下一小点看不见摸不着的痕迹,难道就值得接受目前生活的痛苦??#29273;?#29616;在,直到我们的仆人进来对我们说?#39608;?#20271;爵夫人回?#22467;?#35828;她正在等候先生”时,我们都不算是活人。

            ①居维埃(1769-1832),法国著名自然科学家,创立比较解剖学和古生物学。

            ②卡德摩斯,腓尼基人,相传古希腊的忒拜城是他建的。他在路上杀了那条吃掉他的同伴的毒龙后,遵照天神雅典娜的?#24895;潰?#25226;龙齿种在土地里,立即长出了许多全?#34109;?#35013;的武士,他们互相残杀,最后只剩下五个人,他们便是忒拜城的贵族。

            青年人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已知的人类创造的奇迹,在心灵里所引起的情绪波动,正象哲学家用科学眼光去看一?#24418;?#30693;的创造时所产生的颓丧心情;现在他比任?#38382;?#20505;都更热烈希望死去,他颓然坐在一张?#24597;?#39532;大官坐的象牙椅上,一任自己?#38590;?#30555;象看幻灯那样浏览过去的全?#21834;?#21508;种图画发出光辉,各个圣母的头像向他微笑,各个雕像呈现出虚假的生命色彩。由于极度的苦恼把他的头?#36234;?#24471;疲惫不?#22467;由?#38452;影的作用,使他所见到的一切都在跳舞,这些艺术品都活动了,都在他面前旋转?#24187;?#20010;大肚子瓷人都在向他做鬼脸,图画上人物?#38590;?#30555;都合上了,象在闭目养神。所有这些形象都在战栗,都在雀跃,都依照它们的习惯、性格和构造,严肃地或轻佻地,温雅地或?#30452;?#22320;离开了它们原来的位置。这是一个神秘的群巫晚会,那荒唐?#20540;?#30340;场面,堪与浮士德博士当年在布罗肯①所见到的情景媲美。但是,这些由于疲倦、目力的紧张或黄昏时分光线的变幻而产生的视觉怪现象,并?#35789;?#36825;陌生人骇怕。各种人生的恐怖,对一个已习惯于死亡恐怖的人,是不起作用的。他反而?#38053;?#29609;笑的同谋态度鼓励这种因精神受刺激产生的奇怪现象,这些奇事与他新近的思想正好吻?#24076;?#20063;正是这种思想使他感到自己还活着。无边的沉寂笼罩在他周围,使他不久便沉入温柔的梦境,梦中印象随着光线色调的缓缓演变,一个接一个地逐渐变黑了,象受着魔法的驱?#39038;?#30340;。一线从天空掉落的亮光,在大地上和黑夜作挣扎,映照出最后一缕红?#36857;?#20182;抬?#25151;?#35265;一具骷髅,在微光中疑惑地把头从右面向左边一歪,似乎在说?#39608;?#27515;者目前还不想要你哩!”当这青年人用手往额上一抹,想把睡魔驱走时,他清楚地感觉到不知从什么毛茸茸的东西那里掀起一阵凉风拂在他的面上,不禁打了一个寒噤。玻璃窗上卜的发出一声钝重的音响,他想这阵拂面的凉风,倒真象墓地里蝙蝠?#19978;?#25159;起的神秘的阴风。当落日的余?#31361;?#27809;有完全消失前,还有点时间让他模糊地看见围绕着他的鬼怪;后来,所有这些静物便都一起沉没在一团漆黑之?#23567;?#40657;夜降临,该赴死的时间骤然到来了。从此刻起,有一?#38382;?#38388;,他对?#24605;?#30340;一切事物,都没有任何感觉,这也许由于他正沉浸在一个深沉的梦里,或者是由于疲倦和无数痛心的思想,使他陷入迷糊状态。突然间,他觉得有一个可怕的声音在叫唤他,他不禁战栗起来,就象我们在一场恶梦中慌慌忙忙纵身跳进了无底深渊似的。一道强烈的光线把他两眼照得发眩:他看见在黑暗中有一个红色的光团,光团中站着一个老头,而且把灯光朝他照射过来,他把眼睛闭上了,他?#35753;?#26377;听到他走近,也没有听见他的说话和动作。这种出现真象是?#24515;?#27861;似的。就算最大胆的人,这样在睡眠中被惊醒,看见这个象是从附近古墓里钻出来的人物,无疑也要发抖的。从这个鬼怪般的人物那双不动?#38590;?#30555;里射出的奇异的青春的光芒,使这陌生人不可能设想在他面前出现的是什么超自然的奇迹。尽管这样,在把他的梦游生活和他的真实生活?#25351;?#24320;的那一瞬间,他陷在象笛卡儿②所倡导的那种哲学的怀疑里,无可奈何地屈服在这些无法解释的幻觉的势力之下,其中的神秘是我们的?#26223;了?#19981;能承认或者我们的科学徒然想要加以分析,却又无能为力的。

            ①布罗?#24076;?#24503;国阿尔茨群山的最高峰,民间传说中群巫夜聚狂欢的地方,歌德曾在他的诗剧《浮士德》中有所叙述。

            ②笛卡儿(1596-1650),法国哲学家、数学家,他?#21697;?#20102;中世纪的经院派哲学,创建了唯心论的笛卡尔主义。

            请你想想看,这么一个?#25351;捎直?#30340;小老头,穿一件黑天鹅绒的便袍,腰间束一条粗大的丝带子。他头上戴的圆便帽同样是黑天鹅绒的,两边鬓角各露出一长绺白发,额上的头发紧贴在头皮上,使帽子牢牢地罩住前额。他的袍子活象一块巨大的殓尸布裹在身上,只让人看见一张狭长苍白的脸孔,而看不出人体的其他形状。如果不是老头子那只干瘦得象一块布挂在棒?#30001;?#30340;手臂举着一盏灯,以便照亮这青年人,你会以为那张脸孔是悬在空中的哩。一把修剪成尖形的灰色胡子,遮住这个怪?#35828;?#19979;巴,使他的外表很象画家们画摩西像时用作模特儿的那类犹太?#35828;?#33080;相。这个?#35828;?#22068;唇极薄,毫无血色,得特别留神才能在他苍白的?#25104;?#29468;出他嘴巴合着时那条横线在哪里。他宽阔的前额满是皱?#30130;?#21452;颊苍白而深陷,他那双既无睫毛也无眼眉的绿色小眼睛,冷酷而凶狠,足以使这陌生青年以为热拉尔-道的?#25238;?#37329;币的人》从图画上脱框而出。?#29992;?#37096;曲折的皱纹和两边太阳穴周围的皱褶,透露出他具有审判官一般的精细,并且证明他对人生百事有着深刻的了解。要欺骗这个人是不可能的,他似乎天生具?#24515;?#31181;能抓住别人埋藏在内心深处最秘密的思想的能力。地球上所有民族的风尚和它们的?#33108;?#37117;集中在他冰冷的脸孔上,就象全世界的产品都堆积在他满是灰尘的店铺里那样。你可以在这副脸孔上看到?#32874;?#19968;切的神明所具有的那种安详的明智,或一个历尽沧桑的人物所有的自豪心情。一位画家可以用两种不同的表情,寥寥数笔便照这副脸孔勾画出一位仁慈上帝的美好形象,或者是那个爱嘲笑的靡非斯特①的脸?#20303;?#22240;为在这?#20808;说?#33080;孔上并存着一个有无上权威的?#35828;?#21069;额,和一?#27431;?#20986;不祥的冷笑的嘴巴。在他以无边的威力粉碎人类的一?#22411;?#33510;的同时,这个人似乎也把?#24605;?#25152;有的快乐都扼杀了。当这个即将去死的青年人推想到这个老妖怪独自住在一个人所不知的天地里,?#35753;?#26377;欢乐,因为他已经没有幻想?#28784;?#27809;有痛苦,因为他已不知道有快乐,想到这些,他不禁发?#35835;恕?#36825;老人站着,屹然不动,象是处在一团光云中的一?#21028;切恰?#20182;的绿色眼睛,充满无法形容的镇定和狡猾,好象照亮着精神的世界,犹如他的灯照亮这间神秘的收藏室。

            ①靡非斯特,歌德的《浮士德》中恶魔的名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23548;?#36820;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