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7节

            “不,先生,”青年人答道,一面好奇地摸弄着这张象征性的皮革,因为它缺少柔韧性,倒颇象一张金属薄片。

            老商人把灯又放回原来的柱头上,瞟了青年人一眼,那眼神充满冷酷的嘲笑,似乎在说:“他已不想去死了。”

            “这是真的奥秘吗?还是在开玩笑?”陌生青年问道。

            老头子摇摇头严肃地说: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您。我把这个灵符所给予的可怕的威力奉献给一些看来比您更为果断的人;但是,在他们全都以嘲笑态度来对待这种不大可信的会影响他们未来命?#35828;?#23041;力的同时,谁也不?#35813;?#38505;去签订这样一个叫我也莫名其妙,不知是哪一种神怪力量提出的致命的契约。结果我的想法也和他们一样,我?#19981;?#30097;,我终于弃权了,而?#25671;?br />
            “您甚至没有尝试一下?”青年人打断他的?#24052;?#35828;。

            “尝试!”老头子回答道,“如果您站在旺多姆广场上圆柱①的顶端,您想不想试试从上面纵身往下跳?难道我们能阻止生命的进程吗?您几曾见过人类能和死截然分开?在走进这间陈列室之前,您是决心要自杀的;但是,突然间一个秘密引起了您的注意,?#22836;?#25955;了您要寻死的念头。孩子!我想您每天碰到的生活之谜都不会比您今天碰到的这个谜更有趣味吧?您听我说。我曾亲眼见过摄政王朝淫秽的宫廷。我也象您一样,当时很穷,曾经?#27490;?#39277;;尽管这样,我却活到了一百零二岁,而且,现在我已?#21069;?#19975;富翁:不幸倒给了我财富,无知倒教育了?#25671;?#25105;打算用很简短的几句话给您揭露人生的一大秘密。人类因为他的两种本能的行为而自行衰萎,这两种本能的作用汲干了他生命的源泉。有两个动词可以表达这两种致死原因所采取的一?#34892;问劍?#37027;便是欲和能,在人类行为的这两个界限之间,聪明的人采取另外一种方式,而我的幸福和长寿就是从它那里得来的。欲焚烧我们,能毁灭我们;但是,知却使我们软弱的机体处于永远宁静的境界。这样,欲望或愿望,便都在我身上被思想扼杀;动作或能力都被我的器官的自然作用消除了。简言之,我既不?#21069;?#25105;的生命寄托在容易破碎的心里,也不是寄托在容易衰萎的感官上,而?#21069;?#23427;寄托在不会?#27809;擔?#27604;其他一切器官寿命都长的头脑里。我的灵魂和肉体都没有被任何过度的刺激所-伤。可是,我?#20174;?#35272;了整个世界。我的两脚曾登上亚洲和美洲最高的山峰,?#24050;?#20250;了人类所有的语言,并且在一切社会制度下生活过。我借钱给一个中国人,仅用他父亲的身体做抵押,我睡在阿拉伯?#35828;?#24080;篷里,仅凭他口头的诺言。我在所有欧洲的首?#35760;?#35746;合同,我毫无顾虑地把我的金子寄放在?#22885;说?#33541;屋里;总之,我得到了一切,因为?#21494;?#24471;蔑视一?#23567;?#25105;的唯一野心就是想观察,观察不就是认识吗?啊!认识,青年人呵,这不就是一种?#26412;?#30340;享受吗?不就是发现事物的本质,从而基本上把它占有吗?一个物质的占有会给我们留下什么呢?不过是一个概念。请您设想一下,一个人能把一切现实的东西都铭刻在他的思想里,把一切幸福的源泉都输送到他的灵魂里,排除一切尘世的污?#31119;?#20174;而提炼出无数理想的快乐,那时候,他的生活该是多么美满呵。思想是打开一切宝库的钥匙,它给吝啬人提供快乐,而不会给他带来麻?#22330;?#25105;就是这样在世界上?#24184;#?#25105;的快?#36136;?#32456;是精神上的享受。我的放纵便是欣赏海洋、各民族、森林和高山!我什么都看过了,可这?#21069;?#23433;静静地看,不让?#32422;?#30130;劳;我从来没渴望过任?#21619;?#35199;,我在等待一?#23567;?#25105;在世界上漫步,就象在?#32422;?#30340;花园里那样。人们的所谓忧愁、爱情、野心、失败、悲哀等等,对我来说,都不过是被我转化成梦幻的一些观念;我不是在感觉它们,而是在表达它们,演绎它们;我不让它们吞噬我的生命,?#31383;?#23427;们戏剧化,把它们提高;我用它们来娱乐,就象我运用内心的视觉来阅读小说。我从来不让我的器官疲劳,因此,我仍然享有强壮的身体。我的灵魂继承了我没浪费过的全部精力,因此,我这颗?#28304;?#37324;储藏的东西,比我铺子里收藏的还要多。在这里,”他用手拍着前额说,“在这里的才是真正的百万?#20063;啤?#25105;曾经度过许多美妙的日子,因为我用智慧的眼光去回?#24605;韧?#25105;能把许多国家整个的召来,并召来许多优美风?#21834;?#28023;?#21834;?#21382;史上的美人!我有一个想象中的后宫,在那里,我占有了我所没有的一?#20449;?#20154;。我常常再见到你们的战争,你们的革命,并且把这些事件加以评论。呵!为什么会有人宁愿热狂地、轻佻地去欣赏稍有几分姿色的容貌,多少有点曲线美的体态;为什么会有人宁愿接受由你们谬误的主意所造成的一?#24615;?#31096;,而不去运用最高的智能,来使整个世界出现在?#32422;?#30340;心中,取得既不受时间的束缚,也不受空间制约,而运动自如,能?#24403;?#19968;切,观看一切,俯身在世界的边沿,去询问其他的星球,去倾听上帝的纶音的无边乐趣呢?这件东西便是欲和能的结合,”他用响亮的声音指着那张驴皮说,“这里面包含着你们的社会观念,你们的过分的欲望,你们的放纵行为,你们致人于死命的欢乐,你们使生活丰富的痛苦;因为痛苦也许只是一种强烈的快乐。有谁能够确定肉欲变?#36175;?#33510;和痛苦仍是肉欲的界线?观念世界里最强烈的光线,不是反会爱抚视觉,而物理世界里最柔和的阴影,不是倒常常会刺伤视觉吗?智这个字难道不是?#21448;?#36825;个?#30452;?#26469;的吗?疯狂如果不是过度的欲或过度的能,那又是什么呢?”

            ①旺多姆广场上的圆柱,是用拿破仑军队从敌人手里缴获的一千二百门大炮铸成的铜柱,屹立在广场的中央。

            “就算是这样吧!是的,我就?#19981;?#36807;强烈的生活,”陌生人说,把驴皮攫在手里。

            “青年人,您可要当心呵!”老头子用难以置信的激动神情嚷着说。

            “我曾原因为研究和思考消耗了我的生命;可是这种努力甚至还养活不了我,”陌生人回答,“我既不愿受斯威登堡①式预言的欺骗,也不愿受您的东方符-所愚弄,先生,就连您为了想把我再留在这个我再也不可能活下去的世界所进行的一切善意的努力,我也不愿接受……好啦!”他用一只痉挛的手紧握着那张灵符,望着老头子补充说。“我想来一次比得上王宫里的盛筵那样的豪华夜宴,我要有一次热热闹闹的配得上这个世纪的堪称尽善尽美的盛大宴会!我所有的宾客都是年轻人,都是有才智而无偏见的人,快乐?#27599;?#35201;发疯!饮用的美酒要越来?#33050;遥?#36234;来越?#24049;瘢?#37202;力之强?#36965;?#35201;足以让我们酣醉三日!这一天晚上,席间要有许多热情的女人来点?#28023;?#25105;要那狂热的、吼叫着的放荡之神把我们载在它那四匹马拉的飞车上,奔到世界的尽头,把我们扔在人迹未到的海滩上!让灵魂升上天?#27809;?#26159;?#24230;?#27877;潭,我不知道到那时候,它们到底上升还是下沉,这对我无关紧要!我只想命令这个不祥的力量把一切的欢乐融合成一个大快乐。是的,我需要在最后的一次?#24403;?#20013;把天?#20808;?#38388;的一切快乐都享受一番,然后死去。因此,我希望在酒后有放荡的古代颂歌,有能?#21483;?#27515;者的歌曲,有无数的?#28216;牽?#27809;完没?#35828;慕游牽?#35753;?#28216;?#30340;声音象一场火灾发出的噼啪声那样传遍巴黎,把所有的夫妻都惊醒,唤起他们强烈的热情,使他们全都?#25351;?#38738;?#28023;词?#26159;年已七旬的老夫妻!”

            ①斯威登堡(1688-1772),瑞典的通灵论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