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8节

            从老头子的嘴里发出的一阵狂笑,传到青年疯子的耳朵里,就象是从地狱里迸出的声音,如此专横地制止了他,使他不再做声了。

            “您以为我的地板会突然裂开,变成一条过道,让摆满山珍海错的筵席和另一世界的客人一齐进来吗?”古董商人说,“不,不,傻小子,您已经签订过契约,这就万事俱备。现在您的意愿将会确确实实地得到满足,但须用您的生命作代价。这张驴皮就象征您的寿命的限度,它将按照您的希望的强度和数目的大小而收缩,从最轻微的到最强烈的希望,都毫厘不爽。当初给我这张驴皮的婆罗门教徒曾经向我解释,说在这张驴皮持有?#35828;?#21629;运与希望之间将会自动地起一种神秘的协调作用。您的第一个愿望是平凡的,我倒可以把它实现,但是,?#20197;?#25226;它留给您的新生活去处理。话说回来,您是想寻死的!那么!您的自杀只不过是推迟一步罢了。”

            陌生人有点愕然,几乎生气了,他觉得这个奇怪的老人在和他开玩笑,虽然在这最后一次玩笑中,他那种半是出于仁慈的?#37027;?#26159;显而易见的,于是他嚷着说:

            “先生,如果我的命运会有什么变化的话,在我走过这个堤岸的一段时间内,我就会明白。可是,如果您不是在拿一个不幸的人取笑,那么,为了回敬您给我的这个致命的帮助,我希望您爱上一个舞女!那时候您就会懂得放荡生活的快乐,也许您会变成一个挥金如土的浪子,把您以哲学家的风度攒积的全部财产通通花光。”

            他匆?#26131;?#20986;去,连老人发出的一声长叹都没听到,他穿过厅堂,走下楼梯,那粗腮帮子的?#21482;?#35745;在后面紧跟着想给他照亮都没来得及;他溜得那么快,就象当场被人发现的小偷似的。一阵热狂使他变得迷迷糊糊,甚至没有察觉到那张驴皮的难以置信的韧性,它变得象一只手套那样柔软了,他用狂热得发抖的?#31181;?#25226;它卷起来,塞进上?#39540;?#34955;,他几乎是机械地完成这个动作的。

            在他从店铺的门口奔向大街的时候,撞见了三个手挽着手的青年人。

            “畜生!”

            “傻?#24076; ?br />
            这便是他们见面时交换的温雅称呼。

            “哎!原来是拉法埃尔!”

            “好极啦,我们正在找你。”

            “怎么啦!是你们?”

            这三句友好的对话,是在一?#24403;?#39118;吹得直摇晃的街灯的光线正好照在这群惊讶的青年?#25104;?#26102;,紧接着先前的谩骂说出来的。

            “亲爱的朋友,你跟我们?#31383;桑?#20960;乎被拉法埃尔撞倒的那个青年人对他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只管走吧,我可以一面走,一面把事情告诉你。”

            出于自愿或被强迫,不管怎样,拉法埃尔是被他的朋友?#21069;?#22260;着,被拉着胳膊加进这快乐的一帮,向艺术桥走去了。

            “亲爱的,”演说家在继续他的演说,“我们到处找你,差不多有一个礼拜了。在你住的可敬的圣?#22564;?#26053;馆,附带说一句,它那始终不变的?#20449;疲?#24635;是一个黑字接着一个红字交错着写的,就象卢梭时代的?#20449;?#37027;样,你的莱奥?#20667;壟?#23545;我们说你下乡去了。可是,我们并没有富人、执达吏、债权人或商务法警那种神气呵。没关系!拉斯蒂涅有天晚上还在滑稽剧院瞥见你,于是我们重新鼓起了勇气,拿自尊心来打赌,一定要把你找到,看你是不是栖息在爱丽舍田?#25353;?#36947;的树?#24076;?#26159;不是花两个铜子到救?#36855;?#21435;睡觉,和那些靠在吊绳上睡觉的叫化子为伍?#25442;?#32773;,如果更?#20197;?#20123;,你的临时营房是不是驻扎在什么女?#35828;?#21270;妆室里。可是,我们到处找不着你,甚至圣佩拉日监狱和拉福尔斯监狱的囚犯名册上都找不到你的名字!我们还到政府各部门去打听,又到国立歌剧?#28023;?#21508;修道?#28023;?#21654;啡馆,图书馆去,也查看了警察局的名册,还到各报馆编辑部,各饭馆,各剧院的休息室,总之,所有巴黎的好地方、坏地方我们都细心地找过,我们不禁为失掉这么一个既可以进?#20351;?#20063;可以入监狱的相当有天才的人物而叹息。我们正在议论要把你列入七月革命②英雄的名册上去!而且凭良心说,我们都在为失掉你而惋惜!”

            ①莱奥?#20667;攏?#27861;国作家勒萨日(1668-1747)的小说?#37117;?#23572;-布拉斯》中的老女仆的名字,这里是指拉法埃尔住的旅馆的女仆。

            ②这里指的是一八三○年七月巴黎民众武装起义?#21697;?#26597;理十世的波旁王朝,建立路易-菲力浦的七月王朝事件。

            这时候拉法埃尔和他的朋友们走过艺术桥,他并没有听他们的说话,只顾望着塞纳河,滚滚的流水在怒吼声中?#20174;?#20986;巴黎的灯光。不久以前,他还想从这儿纵身投水自杀,现在老?#35828;?#39044;言已实现,他的死期势必要推迟了。

            “我们的确在为失掉你而惋惜!”他那朋友一直在继续发表他的议论,接着又说,“那是事关一桩密谋的问题,我们想让你也来参加,因为你有超凡的才干,你是懂得驾驭一切的人。亲爱的朋友,今天,在王室的诈骗之下,利用宪法作幌子来为非作歹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厉害了。被人民的英雄行动?#21697;说?#19975;恶的君主专制政权,是一个下贱的娼妇,人?#24378;?#20197;随便和她开玩笑,饮酒取乐;但祖国却是一?#35805;?#21792;叨的有德性的妻子;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们都得接受她的刻板的爱抚。因此,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权力已从杜伊勒里宫转移到了报馆,就象金库已转移地方,从圣日耳曼区①转到了昂丹大道②。”

            “但是,也许你还不知道这样的事实!政府,也就是银行家和律师们的新贵族政权机构,今天他们利用祖国,就象过去教士们利用君主专制政权,他们觉得有必要利用新字眼和旧思想来迷惑善良的法国民众,就象各派哲学家和各个时代的当权人物所做的那样。问题就在于要给我们造成一种声势浩大和全国一致的舆论,从而给我们证明:给由某某先生所代表的祖国缴纳十二亿法郎三十三生丁的?#22467;?#35201;比给只说?#21494;?#19981;说我们的国王缴纳十一亿法郎九生丁的税更为幸福得多。总之一句话,一家拥有二、三十万结结实实的法郎的报馆新近?#31383;?#25104;功了,报馆的目的是要做出一种反对派的姿态,使不满现状的人感到满意,同时又不致妨碍公民国王③的国民政府。由于我们既嘲笑自由,也嘲笑专制,嘲笑宗教同时也嘲笑异端;因此,对我们来说,祖国就是这样一个首都,在这里让我们彼此交换意见,并且按多少钱一千字出卖?#32422;海?#22312;这里每天都有丰富的晚餐可吃,有精彩的演出好看;在这里到处都有淫荡的妓女,在这里夜宴继续到清晨,在这里爱情以钟点计算,就象出租的马?#30340;?#26679;;但愿巴黎永远是所有国家中最可爱的首都!是快乐的祖国,自由的祖国,智慧的祖国,美女的祖国,坏蛋的祖国,美酒的祖国,而且,在这里我们不大感觉得到权势的压力,既然我们大?#21494;?#21644;?#36843;?#30340;人物接近;……我们这些靡非斯特魔神的真正信徒,我们承办一切;我们制造舆论,我们给粉墨登场者换新?#22467;?#32473;政府这家旧铺子钉上新?#20449;疲?#32473;?#31456;?#27966;一些药吃,给老共和?#25345;?#26032;回炉,给波拿巴派重露头角的机会,给中间?#21830;?#20379;给养,只要它允许我们iupetto④嘲笑一下国王和民众,允许我们晚上改变早上的意见,让我们象巴汝奇⑤或照东方?#35828;?#20064;惯躺在柔软的褥垫上过快乐的生活。我们一致请求你?#25345;?#36825;个离奇的滑稽诗的帝国;因此,我们现在立即领你去赴这家报馆?#31383;?#20154;,一位退休银行家的宴会,他有钱不知?#36855;?#20040;花,便一心想把他的金子变成智慧。在他那里,你将受到兄弟般的接待,我们将把你尊为天不怕地不怕,专爱鸣不平的人们的国王,这些?#35828;?#32874;明?#32982;?#36275;以在奥国、英国或俄国还没有打定主意之前,就预见到他们的意图!是的,我们打算把你奉为这个智慧王国的国王,这个王国曾经给世界提供过象米拉波⑥、塔莱朗⑦、皮特⑧、梅特涅⑨那类政治人物,总之,所有这些机灵的克里斯平⑩们,在他们之间,把一个帝国的命运作为赌注,就象普通人在玩?#26725;?#26102;,把他们的樱桃酒作为赌注。我们一致认为你是最勇敢的伙伴,而且你从未真正和‘放荡’接触过,‘放荡’,这可爱的怪物,是所有意志坚强的人,都想和它较量一番的;我们甚至敢说它还没有把你征服过。我希望你不至于?#20960;?#25105;们?#38405;?#30340;赞许。我们的东道主泰伊番准备给我们举行一次盛大宴会,其规模将?#23545;?#36229;过我们现代的小吕?#21191;浪耿?#30340;吝啬的狂欢宴。他相当富有,能够在小事情上做得大方,在恶习中表现优雅和?#29616;隆?#20320;同意吗,拉法埃尔?”演说家打断?#32422;?#30340;?#24052;?#38382;道。

            ①圣日耳曼区是贵族聚居的地区。

            ②昂丹大?#26391;且?#34892;家聚居的地方。

            ③指路易-菲力浦。

            ④意大利文:私下,暗?#23567;?br />
            ⑤巴汝奇,拉伯雷的《巨人传》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为人精明、狡猾,是庞大固埃的忠实伙伴。

            ⑥米拉波(1749-1791),法国政治家,大革命时期最著名的演说家。

            ⑦塔莱朗(1754-1838),法国外交家。

            ⑧皮特(1759-1806),英国政治家。

            ⑨梅特涅(1773-1859),奥地利政治家。

            ⑩克里斯平原来是意大利喜剧中仆?#35828;拿?#23383;,后来成为诗人?#19981;?#30340;仆?#35828;?#20856;型,他代表聪明机智,调皮捣?#22467;?#24684;不知耻的仆人。

            ?#19979;讕勇浪?#26159;古罗马将军,以生活奢侈著名。

            “是的,”青年人回答道,他对于他的愿望的实现,并不觉得怎么奇怪,使他惊愕的倒是这一连串事情,竟发生得如此自然。

            尽管他不可能相信这是由于魔法的影响,但是,他却?#37070;?#20154;类命?#35828;?#31163;奇。

            “可是,你对我们说‘是的’时,那神情就象你忽然想起了你祖父的死那样,”一个在他身旁的人说。

            “啊!”拉法埃尔接着说,他天真的音调,引起这群体现法国年轻一代的希望的作家们发笑,“朋友们,我想我们很快就要变成一群不折不扣的大坏蛋了!到目前为止,在两次喝酒之间,我们曾经衡量过生命,在我们消化食物的时候,我们曾经品评过人物。我们未曾做出任何事业,空谈却十分大胆;可是,现在我们给打上政治的烙印,就要进入这座大监狱了,并且要在那儿失掉我们的幻想。当人们只相信魔鬼的时候,才会惋惜青春时期的天堂,在那天真未凿的时代,我们虔诚地向一位好心的神甫伸出舌头去接受我主耶稣基督的圣体饼。啊!我的?#38376;?#21451;们呀!如果我们过去?#38405;?#20040;大的乐趣去犯我们最初的罪过,那是因为我?#24378;?#20197;用痛悔来使它美化,给它以刺激和趣味;至于现在……”

            “啊!现在,”那先前说话的人说,“我们却只剩下……”

            “什么?”另一个人问道。

            ?#30333;?#24694;……”

            “看,这个词的意义,它的高度比得上绞刑架,深度比得?#20808;?#32435;河,”拉法埃尔答道。

            “啊,你没有听懂我的话……我要说的是政治罪恶。从今天早上起,我就只想过这么一种生活,那就是阴谋家的生活。可我不知道明天我的奇想还会不会继续存在;但是,今天晚?#24076;?#25105;们乏味的文明生活,就象铁路的轨道?#24853;?#35843;,真使?#21494;?#24515;透顶!现在我的心充满激情,正在为莫斯科败绩①的不幸,《红色海盗?#21457;?#30340;惊心动魄,以及走私者的生活所吸引。既然在法国再没有沙尔特?#25307;?#36947;院③,我希望最少要有一个植物学湾④,一种特别为小拜伦们而设的诊疗所,这些?#19968;?#25226;生活弄得象晚餐后的?#24466;?#33324;一?#26049;悖?#20182;们除了纵火焚烧?#32422;?#30340;祖国,自杀,替共和国密谋,或者要求战争……就再没别的事情好干。”

            ①指拿破仑的军队从莫斯科败退。

            ②《红色海盗》是美国惊险小说家库柏(1789-1851)的作品。

            ③法国著名的沙尔特?#25307;?#36947;院创建于一○八四年,里面的修?#26391;?#20110;一九○三年被驱逐。

            ④植物学湾是悉尼附近的一个海湾,以前是英国人流放罪犯的地方。

            “爱弥尔,”拉法埃尔旁边的人气冲冲地?#24895;?#25165;?#19981;?#30340;人说,“我敢发?#27169;?#35201;是没有七月革命,?#20197;?#23601;到偏僻的乡下当神甫,过野?#35828;?#29983;活去了,而?#25671;?br />
            “而且你每天都要念祈祷文吗?”

            “是的。”

            “你是个傻瓜。”

            “我?#24378;?#26159;每天都读报纸呵!”

            ?#23736;?#19968;个记者来说,这还不坏!但是,你快别说了,我们正走在一大群订户的中间。新闻业,你可知道,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宗教,而且有了进步。”

            “为什么?”

            “因为头面人物不必去相信它,民众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就这样闲谈着,活象那些多年来就把Devirisillus-tribus①读得烂熟的正人君子,不觉到了儒贝尔街②的一座私邸前面。

            ①拉丁文:《古代名人传》。

            ②儒贝尔?#21046;?#23454;没有银行?#26131;?#23429;,倒?#21069;?#20025;大道一带是金融中心,银行?#21494;?#20303;在那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