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09节

            爱弥尔是这么一个新闻记者,他可以什么事都不干,却能比其他在职业上有成就的记者获得更大的光荣。他是一位大胆的批评家,既热情,又尖刻,他具有他的缺点所能容忍的一切优点。他为人既爽直又开朗,当着面,他可以尽情地嘲弄一个朋友,但在背后却能够勇?#21494;?#27491;直地替他辩护。他嘲笑一切,甚至自己的前程。他始终一文不名,象一切有才干的人那样,他懒惰得出奇,他能够在?#20999;?#19981;懂得在自己的书里写上一个警句的人面前,把一本书中的道理,用一个警句说出来。他对别人随便许愿,却从未兑现,他躺在自己的?#20197;?#21644;光荣上睡大觉,甘愿冒一觉醒来已经老在医院里的危险。再说,他为朋友可以不顾性命,吹牛皮可以不顾廉耻,单纯得象孩子,他工作只是为了兴趣或需要。

            “照阿尔科弗里巴①大师的说法,我们去赴的是一次空前盛大的宴会②。”他指着吐放馨香,使楼梯变成绿荫的盆花,对拉法埃尔说。

            “我?#19981;?#38138;有豪华地毯的温暖的大走廊,”拉法埃尔答道,

            ①阿尔科弗里巴,法国文艺复兴时期作家拉伯雷(1494-1553)的笔名。

            ②指拉伯雷的《巨人传》中的大吃大喝场面。

            “华丽的陈设从走廊开始,在法国毕竟是罕见。在这里我觉得自己是复活了。”

            “还有上面的哩,我们还要到上面去喝?#38138;?#31505;一番,?#19994;?#21487;怜的拉法埃尔——啊!这一回!我希望我们是胜利者,我们将要踩着所有这些?#35828;?#33041;袋前进。”他接着说。

            随后,他用嘲弄别?#35828;?#25163;势,指着到会的宾客,一面走进一间金碧辉煌的客厅,他们立即受到巴黎最出色的青年们的欢迎。其中一个初露头角的青年,正以他的第一幅成名作品去和帝政时代绘画的光荣成就争一日之短长。另一个前一天晚上侥幸出了一本尖酸刻薄的新作,这是文学上的轻蔑的标志,它给现代派创作发?#33267;?#26032;路子。更远一点的地方,一位满脸粗线条,显出某种强有力的天才的雕刻师,正和一位无情的开玩笑专家聊天,这种人,最会随机应变,有时不愿在任何地方见到有比他高明的人,有时又会到处甘拜?#36335;紜?#36825;里是我们最机智的讽刺画家,他们眼睛狡猾,嘴巴恶毒,正在窥伺可以做讽刺素材的对象,以便用铅笔描绘下来。那里是一个年轻大胆的作家,他能比任何人都更好地提炼政治思想的精华,或者以嘲弄的手法?#39038;?#19968;个多产作家创作的精神,他在和一个诗人闲聊,这诗人,如果他的才能有他的仇恨那么大,写出的东西准能压倒现时的一切作品。这两人都在用甜言蜜语彼此恭维,尽力不让自己说出真?#22467;?#20294;也不撒谎。一位著名音乐家,用第七音符低半音的调子和嘲讽的声音安慰一个最近在政治上垮台而未受损?#35828;那?#24180;政客。一些没有风格的青年作家站在没有思想的青年作家们旁边,充满诗意的散文家和毫无诗意的诗人们挤在一起。一个相当天真地轻信圣西门①学说的可怜的圣西门派,?#21561;?#36825;些各有缺陷的人物,便仁慈地把他们拉在一起,他无疑是想把他们变成他所?#27431;?#30340;学说的信徒。

            随后,在那儿还可以?#19994;?#20004;三个这样的学者:他们是专门为了在谈话中说一些令人扫?#35828;?#35805;而来的,还有好几个杂剧作家,随时准备在那里投射一些象钻石的闪光那样转瞬即逝的光芒,这种光既不热也不亮。这里还有几个荒谬绝伦的人物,他?#21069;?#31505;?#20999;?#23545;世人和?#26391;?#20844;开表示赞赏或蔑视的人,至于他们自己则早已采取两面三刀的手法,用来阴谋反对一切制度,却不拥护任何一种制?#21462;?#19968;位蹩脚的批评家,他对一切都满不在乎,他可以在滑稽剧院正当大家倾听一支小调的时候,忽然大声擤鼻子,抢在众人之前首?#21364;?#22768;叫好,并且反驳任何先说出他的意见的人,这时他正在那儿?#19968;?#20250;把聪明?#35828;?#35805;当做自己的警句。在这?#32597;?#23458;中,五个人是有?#24052;?#30340;,十来个人可以获得某种光荣的终身年金;至于别的一些人,他们可以象所有的庸人那样,用路易十?#35828;?#37027;两句著名的谎言?#21644;?#32467;一致,忘却前嫌②来聊以自慰。宴会的主人有花费?#35282;?#22467;居③的人那种带忧愁的快乐。他有点不?#22836;?#30340;样子,眼睛不?#32972;?#23458;厅的大门?#24050;?#20182;所期待的客人,不久便出?#33267;?#19968;个矮胖的男人,大?#21494;?#20197;阿谀的欢呼迎接他,这便是当天早上完成了?#31383;?#36825;家报纸的法律?#20013;?#30340;公证人。

            ①圣西?#29275;?760-1825),法国哲学家,圣西门学说的创?#26082;恕?br />
            ②路易十八,法国国王,一七五五年生于凡尔赛,一八二四年死于巴黎,一八一四年至一八二四年在位期间,曾在他批准的宪章上载明了这两句?#21834;?br />
            ③法国古银币,一埃居约等于三法郎。

            一个穿黑?#21697;?#30340;仆人走来打开一间大餐厅的?#29275;?#20110;是宾客们便毫无拘束地走进餐厅,在一张大餐桌的周围寻找各自的座位。拉法埃尔在离开客厅进入餐厅之前,还对客厅里的陈设?#35835;?#26368;后的一?#22330;?#20182;的希望无疑是整个地实?#33267;恕?#25152;有房间铺陈的无非是丝绸和黄金,华丽的烛台上燃着无数的蜡烛,使得金色柱头的最细微的地方,铜器上精致的雕镂和?#37202;?#30340;富丽?#27809;?#30340;颜色更加光彩夺目。优美的竹制花架上摆着名贵的盆花,散发出阵阵?#33021;?#39321;。这里的一切,甚至帷幔之类,都有一种毫不夸张的典雅气氛;总之,在这一切上面,我也不知?#26391;?#24590;样的一种诗意的温雅情调,它的魅力必然会在穷汉的脑子里产生幻想。

            “十万法郎的年息,确乎是《教理问答》的美好注释,它会巧妙地帮助我?#21069;?#36947;德见诸行动!”他感慨地说,“噢!是的,我绝不能让?#19994;?#21697;德光着脚板走路。对我来说,人生的缺陷就是住阁楼,穿破?#36335;?#20908;天戴灰帽子和欠?#27431;?#30340;钱……啊!如今我要在这种豪华环境里活上一年半载,不管怎样!然后,就死掉。这样,至少让我认?#35835;耍?#32463;历了,尽情享受了各种丰?#27426;?#24425;的生活!”

            “啊!你把股?#26412;?#32426;?#35828;?#19968;辆马车当做幸福。”爱弥尔听他说完后对他说道。?#20843;?#20102;吧,你不久就会讨厌财富的,当你发现它夺去使你成为高尚人物的机会的时候。艺术家难道在?#36745;?#30340;贫困和贫困的?#36745;?#20043;间曾经动摇过吗?对我们来说,难道我们不是经常需要有斗争吗?因此,准备好你的胃口吧,你看,”他边说边做了个豪迈的手势,指给他看一看享福的资本?#19994;?#39184;厅中所呈现的那派威严、神圣和安详的景象。”这个人,”他接着说:“他拚命赚钱难道不就是为了我们吗?#20811;?#38590;道不是被自然科学家忘记列进?#27721;?#34411;类里的一种海绵吗?要紧的?#21069;?#20182;交给他的继承人之前,先巧妙地榨出他的油水。难道你没注意到装饰墙壁的浮雕那种气派吗?还有许多大吊式烛台和油画,不用说,这是多么豪华啊!如果听信?#20999;┒始?#30340;人和自认为知道生活奥秘的?#35828;幕埃?#36825;个人①在大革命时期曾经杀过一个德国人和别的几个人,有人说其中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和这个朋友的母?#20303;?#20320;能给这位头发斑白,令人肃然起敬的泰伊番加上?#27604;?#29359;的罪名吗?#20811;?#22806;貌多么象一个老好人啊。你看他的银器多么光彩夺目,你会相信银器闪耀的每一道光芒都是他挥动匕首的一次闪光吗?……算了吧,与其相信这些,倒不如去相信穆罕默德②。如果公众意见是对的?#22467;?#35831;看,这儿有三十来位有良心有才能的人,正在准备饱餐和痛饮一个家庭的脏腑和鲜血;而我们两人都是满脑子天真和狂热的青年人,我们将要成为罪大恶极的同谋者。我真想问问我们的资本家是不是一位清白的人……”

            ①这个人,指泰伊番,他的出身和发迹见巴尔扎?#35828;?#21478;一部小说《红房?#21191;?#39302;》。

            ?#35840;?#32597;默德?#25954;了?#20848;教的创?#26082;四?#32597;默德。

            “不,现在不要去问!”拉法埃尔嚷着说,?#26263;?#20182;醉得不省人事时再问;那时候,我们早吃过酒席了。”

            两位朋友笑嘻嘻地坐了下来。每个客人首先用比说话还迅速的眼光向长方形的餐桌瞟了一眼,对着豪华的筵席不禁表示惊叹,桌布象新降的白雪那么洁白,桌上整齐对称地排列着餐具,每份餐具旁边堆着金黄色的小面包。水晶杯不断反射出彩虹般的星光,银烛高照,烛光交相辉?#24120;?#30427;在银盘里,用圆盖罩住的各色佳肴,?#21364;?#28608;食欲,又引起人们的好奇心。座上宾客很少交谈。邻座食客彼此凝视。侍者?#27492;承?#32473;客人斟上马德拉①的名酒。接着第一道菜在它应得的一切荣耀中出?#33267;恕?#23427;准会给已故的康巴塞雷斯②增光,而布里?#29275;?#33832;瓦兰③?#19981;?#20104;以赞赏。波尔多的白葡萄酒,勃艮第的红葡萄酒,大量倾注,完全见王宫里的气派。这宴会的第一部分,就任何方面说,都可以和舞台上演出的一出古典悲剧的场面相媲美。第二幕戏就变得有点谈笑风生了。

            ①马德拉,大西洋中的海?#28023;?#33889;萄?#26391;?#22320;。

            ②康巴塞雷斯(1753-1824),法国法学家,在拿破仑帝国时代?#29976;?#37325;用。传说他是位?#26391;?#23478;。

            ③布里雅-萨瓦?#36857;?755-1826),法国烹调学家。

            参?#21451;?#20250;的每个宾客都随着自己的兴趣有分寸地?#33267;?#39278;用各著名产地的葡萄美酒,等到人?#21069;?#36825;第一道豪华佳肴的残余撤走的时候,暴风雨般的争论就开始了;有些人苍白的前额变红了,某些?#35828;谋?#23574;也开始发赤,人人容光焕发,眼睛闪亮,在这个微醺的阶?#21361;?#22823;?#19994;?#35848;论还没有越出礼仪的界限;但是,谐谑和警句逐渐从各?#35828;?#22068;里脱口而出;随后诽谤就轻轻地抬起了它那毒蛇的小脑袋,用笛子般委婉的声音开始说话了。这里,那里,几个阴险的人在留神倾听,希望能够保持他们的理性。第二道菜端上来的时候,宾客们的精神都十?#20013;?#22859;,大?#21494;?#36793;吃边谈?#22467;?#36793;谈话边吃,每人都满杯的大饮大喝,毫不在意酒浆的流溢,尤其是酒那么清洌,那么香?#36857;?#19968;个人带头喝,别人就更受传?#23613;?#27888;伊番自夸能使他的宾客们活?#37202;?#26469;,于是叫人拿来罗讷省的烈酒,匈牙利的托?伊葡萄酒和醉?#35828;穆?#35199;荣省陈酿。喝过这些酒之后,大家又不?#22836;?#22320;?#21364;?#39321;槟上席,酒到之后,就喝得更多了。受到香槟酒劲的鞭策,他们的思想就象驾驿车的驿马断了辔头似的奔向漫无边际的空谈里,但谁也不爱听,他们所?#24425;?#30340;故事没有听众,重复无数遍的询问更无人回答,各人都你说你的,我说?#19994;摹?br />
            惟有纵酒狂饮在发出巨大的吼声,这声音由无数混?#19994;?#21483;嚣构成,就象罗西尼①的渐强?#26234;阶?#36234;响。随后便是用诡计诱骗别人干杯,大吹牛皮,向别人挑战。大?#21494;?#25918;弃?#24357;?#33021;来彼此炫耀,而争着以酒量来称雄。每人似乎都有两种声音。有时候,宾客们抢着同时说?#22467;?#20365;者们便都会心地微笑。但是,这场舌战是由各种光?#33268;?#31163;的谬论、貌似滑稽的真理,在大叫大嚷中?#29615;?#30340;,至于各种中间判决,权威的判断和愚蠢的言谈,就象一场战斗里,炮弹,枪弹和榴霰弹在呼啸声中横飞,这场热闹,无疑会使某些哲学家因为发现其中有些思想奇特而感到有趣,或者使得某个政治家觉得有些主张古怪而大为吃惊。这一切既是一本书也是一幅画。各派哲学、各种宗教、各种道德,从这个范畴到另一个范畴,千差万别,还有各?#32456;?#20307;,总之,人类智慧的一切伟大行为,终将倒在象时间老人手中?#21069;?#22823;镰刀那么长的镰刀之下,你也许会觉得难于判断挥舞这把镰刀的,到底是醺醉的智慧,还是变得明智?#35828;?#37306;醉。

            ①罗西?#24148;?792-1868),意大利著名作曲家,他的名作有歌剧?#24230;?#32500;勒的理发师》,《奥赛罗?#36820;取?br />
            这些才?#29992;?#35937;被某种风暴吹卷起来的波?#21361;?#24868;怒地冲击着海里的岩石,他们想要动摇作为各种文明的基础的一切法则,这样就无意?#26032;?#36275;了上帝的愿望,原来上帝给大自然布置了善和恶,而给自己保留使善恶之间永远斗争的秘密。这场辩论既狂热又滑稽,在某种意义上象是一次才?#29992;?#30340;安息日会①。这些革命的儿?#29992;牽?#22312;一家报馆创立之初所说的一些悲?#35828;?#31505;话和快活的酒徒们在卡冈都亚②诞生的时刻所发表的议论之间,隔着整整一条把十九世纪和十六世?#22836;指?#24320;来的鸿沟。十六世纪在嬉笑中搞了一场大破坏,我们的十九世纪却站在?#38386;?#19978;面开玩笑。

            “那边的那位青年人,您管他叫什么名字?”公证人指着拉法埃尔说,“我似乎听见人家叫他瓦朗坦。”

            “您乱嚷些什么,只说个?#29004;?#27809;尾的瓦朗坦?”爱弥尔笑着说,“拉法埃尔-德-瓦朗坦,请您这样称呼他!我们的?#19968;?#26159;黑色作底,上面一只金鹰,顶戴银冠,鹰嘴和鹰爪深红色,配上一句拉丁文的好格言:NONCECIDITANIMUSa③!我们不是路上捡到的弃儿,我们是瓦朗斯族的始祖,西班牙和法兰西的瓦朗斯城的创建人,瓦朗?#22815;?#24093;,东罗马帝国的合法继承?#35828;?#21518;?#24119;?#22914;果我们让马赫穆德④在君?#21051;?#19969;堡登上宝座,那纯粹是出自我们的好意和因为我们无钱或者没有士兵。”

            ①即传说中魔王撒旦主持下在星期六午夜举行的巫魔狂欢会。

            ②卡冈都亚是拉伯雷的《巨人传》里的主人公庞大固埃的父亲,是个食量极大的巨人。

            ③拉丁文:勇气长存。

            ④指马赫穆德一世(1696-1754),?#28860;?#20854;苏丹,一七三○至一七五四年在位。

            爱弥尔用他的叉子在拉法埃尔的头顶上描绘了一个?#20351;凇?#20844;证人?#20102;?#20102;一会儿,然后立即又喝起?#35780;矗?#26080;意中做了个表示真诚的姿势,按这个姿势,他似乎承认自己要把瓦朗斯,君?#21051;?#19969;堡等城市,马赫穆德,瓦朗?#22815;?#24093;和瓦朗斯家族同他的主顾联在一起是不可能的。

            “象巴比伦,推罗,?#24525;?#22522;或威尼斯这样的蚂蚁窠,常给过路的巨人一脚踩坏,这难道不?#21069;?#22066;弄?#35828;脑?#21270;给人类的警告吗?”克洛德-维尼翁说道。维尼翁这?#19968;?#26159;?#30343;章?#26469;写只值十个铜子一行的博叙埃①式文章的奴隶。

            “摩西,西拿,路易十一,黎塞留,罗伯斯比尔和拿破仑,也许是在各个不同文化期重新出现的同一人物,就象彗星出现在天上一样。”一个巴朗什②分子回答说。

            “为什么要去推测上帝的意旨呢??#22791;?#35875;体诗歌作者卡那利说。

            ?#20843;?#20102;吧,看你竟扯到上帝去了!”批评家嚷着说,打断了他的?#24052;貳!?#25105;不知?#26391;?#19978;还有什么东西比它更富灵活性。”

            ①博叙埃(1627-1704),法国主教、作家和宣教家,维护路易十四的宗教政策,反对新教,是自由思想的死?#23567;?br />
            ②巴朗什(1776-1847),法国神秘主义作家,他的作品富有宗?#35848;?#2477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