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11节

            “没?#23567;!?br />
            “那么,你,怀疑派,请闭嘴。”

            “怀疑派是最有良心的人。”

            “他们没有良心。”

            “你这是什么话!他们至少有两个良心。”

            “向天国要贴现,好啦,先生,你的生意倒真不错。古代的宗教不过是很好的发展了肉体的快乐;可是,我们呢,我们却发展了心灵和希望;这就是有了进步。”

            “哎!我的好朋友们,在这样一个政治气氛浓厚的世纪里,你们指望能够得到什么呢?”拿当说道,?#21834;?#27874;希米亚国王和他的七个行宫的故事》是一部有最动?#35828;?#26500;思的著作,它所遭受的又是怎样的命运呢?”

            “这个吗?”那位“批评家”从桌子的这一头嚷到另一头,“这是偶然从一顶帽子里捡到的语句,真正是为疯人院写的作品。”

            “你是?#21862;模 ?br />
            “你是?#20498;希 ?br />
            “噢!噢!”

            “啊!啊!”

            “他们要打起来的。”

            “不会。”

            “明天见高低,先生。”

            “马上见分晓,”拿当答道。“算了吧!算了吧!你们两位都是好汉。”

            “你是另一位好汉!”挑衅者说。

            “他们连站都站不起来啦。”

            “啊!我站得也许不挺!”好斗的拿当站起来答道,样子象风筝般摇摇?#20301;巍?br />
            他用迟钝的眼光向桌子上瞟了一下;随后,就象给这种努力弄得疲倦不堪,仍旧倒在椅子?#24076;?#32823;拉着脑袋,一声不响。

            “我竟然为了一本从未见过,更未读过的书决斗,”批评?#21494;?#20182;的邻座说,“这难?#21862;?#26159;很可笑吗?”

            “爱弥尔,当心你的衣服,你旁边那个?#35828;?#33080;已发青啦,”毕西沃说。

            “康德①吗,先生?又是一只气球放出来让?#20498;?#20204;开心!唯物论和唯心论是两只漂亮?#37027;?#25293;,穿长袍的走方郎中可以用来打同一个羽毛球。照斯宾诺莎②的说法,上帝无处不在,或者照圣保罗的说法,一切都是上帝创造……蠢东西!关上或打开一道门的动作难?#21862;?#19968;样吗?到底是鸡生蛋呢,还是蛋生鸡?……请把鸭肉递给我!……这便是整个的科学。”

            ①康德(1724-1804),德国哲学家。

            ②斯宾诺莎(1632-1677),荷兰哲学家。

            “呆蛋,”学者对他嚷道,“你所提出的问题已被一个事?#21040;?#20915;了。”

            “是哪桩事实?”

            “教授们的讲座不是特为哲学而设的,倒是先有了讲座才有哲学课!请戴上眼镜,看看预算表吧。”

            “?#24247;粒 ?br />
            ?#21543;倒希 ?br />
            “骗子!”

            “?#24247;埃 ?br />
            “除了在巴黎,你还能在别的地方找到这样激?#25671;?#36825;样迅速的思想交锋吗?”毕西沃用一种次低音的声调嚷道。

            “喂!毕西沃,你来,给我?#21069;?#28436;?#24576;?#21476;典笑剧!先别忙;还是?#24576;?#28369;稽戏吧!”

            “给你们来?#24576;?#21313;九世纪的,行吗?”

            “听着!”

            “安静点!”

            “轻声点,别乱吠啦!”

            “混蛋,你还不住嘴!”

            “把酒给他,让他住嘴,这孩子!”

            “要看你的了,毕西沃!”

            艺术家把他黑上衣的钮扣?#31528;?#21040;脖子?#24076;?#25140;起他的黄手套,扮着鬼脸,斜着眼睛,摹仿?#35835;?#19990;界?#21448;盡发?#30340;模样;可是,喧闹声盖过了他的说话声,他的笑话别人连一个字也听不到。但是,如果他没能表达本世纪的精神,至少他演出了该?#21448;?#30340;形象,因为对这个世纪连他本人都没有理解。

            ①?#35835;?#19990;界?#21448;盡?#26159;十九世纪二十年代?#31383;?#30340;哲学、文学期刊,它团结了许多进步浪漫主义文学的著名人物在它的周围。

            餐后果点象变戏法般上席,转眼之间便琳-满目。餐桌上摆了一个巨大的雕花镀金青铜盘,这是托米尔①工艺作坊的出品。还有许多高级美女雕像,是一位著名艺术家的精心杰作,它们的姿态之?#26469;?#21040;了理想的程度,是欧洲所公认的。这些美女托着或捧着堆成金字塔型的草莓,菠萝,鲜椰枣,黄葡萄,金色蜜桃,从塞图巴尔②运来的橙子,石榴,以及?#21448;?#22269;运来的果品,总之,一切令人惊叹的珍品,各色精美绝伦的细点,最可口的美味甜食,最诱?#35828;?#21508;色蜜饯。这些烹调术的奇迹,由各种珍馐美馔构成的色彩?#22836;?#30340;图画,被瓷器的光彩,镀金器皿?#27966;?#30340;光芒和刻花玻璃杯盘的闪光衬托得分外绚烂。碧绿轻盈,象大西洋的海藻般优美的苔?#28023;?#25226;塞夫勒瓷器上复制的普桑的风景画衬托得更加锦上添花。一位德国王子的领地收入也许还不够支付这种穷奢极侈的排场。白银、螺钿、黄金和水晶制的各种器皿,又用新的?#38382;?#37325;新显示主人挥金如土的气魄;但是,这些宾客由于喝醉了?#30130;?#30524;光迟钝,满嘴胡言,面对这一堪与东方故事里的仙境媲美的豪华场面,只有一种模糊的感觉。用饭后果点时喝的甜?#30130;?#21448;香?#33267;遙?#35937;沁人心脾的春药,迷?#35828;?#38654;霭,使它们产生一种精神的幻景,在这种幻景的吸引下,他们的脚象上了锁链,他们的手也沉重不?#21834;?#30732;成金字塔的水果被乱抢一通,他们的嗓音变?#20040;粥模?#21927;闹声更大了。这时候,席间再没有一句听?#20204;?#26970;的话语,玻璃杯满天?#26705;?#33853;地发出清脆的声音,狂笑声象火箭般从醉客的嘴里喷出。居尔西抓起一只小号,用它来?#24213;?#19968;段军乐。这一来象是魔鬼发出的信号。这个疯狂的集会在吼叫,狂啸,歌唱,呐喊,怒号,责骂。看到这些本来快乐的人,忽然变得象克雷比庸③的悲剧结局一样悲惨,或者象水手那样坐在车子上变成了做梦的人,你也许会觉得好笑。有些聪明的人把他们的秘密告诉了一些好奇的人,他们却毫不理会。一些忧郁的人微笑起来,象芭蕾舞舞女跳完她们的单足?#20598;?#26059;似的。克洛德-维尼翁象关在兽槛里的大熊,摇?#31383;?#21435;。知己的朋友竟然殴打起来。曾经由生理学家很有趣地指出的铭刻在人类脸上和兽类相似的种种特征,此刻又重新在?#35828;?#23039;态和人体的某些习惯上模糊地出?#33267;恕?#36825;种情况就象一本专为?#35748;蘑?#20889;的书,如果他也在场的话,一定会觉得又冷又饿。宴会主人觉得自己也喝醉了,不敢站起来,但是,他以一副固定不变的怪表情对宾客的胡闹表示赞许,竭力保持有礼貌的好客姿态,他那?#31528;?#38420;的脸庞变得又红又蓝,几乎成了紫色,难看得吓人,配合着全身的运动,前后俯仰,左右摇摆,活象在风浪?#34892;?#39542;的一艘双桅帆船。

            ①托米尔工艺作坊是当时一个著名的珠宝店作坊。

            ②塞图巴尔,葡萄牙的海港城市,面临大西洋。

            ③克雷比庸(1674-1762),法国悲剧作家。

            ④?#35748;模?771-1802),法国解剖学家、生物学家。

            “你把他们杀掉了?”爱弥尔向他问道。

            “听说为了纪念七月革命,政府打算废除死刑。?#30887;?#20234;番答道,他把双眉一皱,那神态?#28982;?#26234;又愚蠢。

            “难道你有时在梦里也不曾梦见他们吗?”拉法埃尔追问道。

            “这里面有个时效问题!?#38381;?#33136;缠万贯的凶手说。

            “那么,在他的墓碑?#24076;?#29233;弥尔以冷笑?#37027;?#35843;嚷道,“坟场的承造人将刻上这么一句墓铭?#39608;?#36807;路人,为他身后的声名一洒同情之泪吧!’……哦!”他接着说,“我很愿意给他?#35805;?#20010;铜子,要是有一个数学家?#20040;?#25968;的方程?#25945;?#25105;证明地狱的存在。”

            他把一枚?#33046;?#25243;向空中,嘴里嚷道:

            “如有上帝,正面落地!”

            “你别看!”

            拉法埃尔边说边伸手把?#33046;?#25509;住;“谁能知道?偶然造成的机会是怪可笑的。”

            “唉呀!”爱弥尔做出一副忧愁的滑稽相接着说,“我真不知道在不信教者的几何学和教皇的我们的天父之间,我该站在哪边。管它呢!我们喝酒吧!我相信喝就是‘神?#30475;?#27583;’的神谕,也就是《巨人传》得出的结论。”

            “我们的艺术,我们的建筑,也许还有我们的科学,这些都是我们的天父的恩赐,”拉法埃尔答道,“而?#19968;?#26377;更大的恩惠!那便是我们的现代政体,在政府下面有一个庞大而富裕的社会,有五百名才智卓绝的人物非常巧妙地代表它,其中各种敌对的势力彼此中和起来,结果?#21069;?#20840;部权力赋予了文明,这是位伟大的皇后,她取代了国王,这个古老的可怕的形象,是人类在上天和他之间创造的虚假的主?#20303;?#38754;对着这许多业已完成的业绩,无神论不过是一具不能生育的骸?#21069;?#20102;。对这一切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在想为了天主教而流过的滔滔血浪,”爱弥尔冷冷地说,“它打开我们的血管和心脏,用以造成?#24576;?#25721;拟的洪水。但是,这也没关系!一切有思想的人都该在基督的旗?#38393;?#19979;前进。他是唯一能用精神来战胜物质的人,他是唯一有诗意地给我们揭开把上帝和我们分开来的中间世界的人物。”

            “你相信吗?”拉法埃尔接着说,同时投给他一个无从捉摸的醉态的微笑。“好吧!为了不让我们牵连在这种纠纷里,我们最好来给那句著名的祝酒词:Diisignotis①!干一杯!”

            ①拉丁文:无名的神明。

            于是他们便举起原来喝光了他们那混合着科学,碳酸气,香?#24076;?#35799;歌和异端邪说的醇酒。

            “如果诸位先生愿意到客厅里去,那里的咖啡已经准备好了。”管事的仆人说。

            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宾客都沉湎在一种甜蜜的混沌境界,这儿理智的光辉熄灭了,肉体从自己的暴君?#31181;?#35299;放出来,委身于?#26434;?#30340;疯狂享乐。有些人已醉到了极点,神情沮丧,还勉?#21487;?#27861;抓住一个思想,借以证明他们?#26087;?#30340;存在;有些人肚子饱得不能再饱,由于过重的消化负担,陷在极度的疲劳里,连动都不想动了。几个勇敢的演说家,还在放空炮,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时听到的几声叠句,好比没有生命的机?#24213;?#21160;?#20445;?#26080;可奈何地发出的若?#20808;?#32493;的响声。?#33391;?#21644;喧嚣奇怪地配合在一起。虽然如此,当仆人代替主人以响亮的声音向宾?#25176;?#21578;新的享乐节目即将开始?#20445;?#20182;们都站了起来,彼此拉扯,相互扶持,大家你挤我拥的。整个队伍有一瞬间象着了?#36816;?#30340;,在?#20598;?#19978;愣住了。

            宴会穷奢极侈的排场,此刻在东?#20048;?#22857;献给他们的感官的最肉感的景象面前,不禁黯然失色了。在一座烛光四射的镀金的大吊灯的照耀下,在一张朱红金漆桌子的周围,有一群女子突?#24576;?#29616;在这些发呆的宾客面前,她们的眼睛象钻石般发出光芒。她们身上的珠宝富丽?#27809;剩?#20294;是,更富丽的是她们本?#35828;拿烂玻?#22312;这?#22909;?#33395;照?#35828;拿?#22899;面前,这座豪华大厦里的一?#34885;?#29645;异宝都显得毫无价值了。这?#22909;?#22899;热情的眼睛,象仙女的眼睛?#35805;?#36855;人,它们的光彩?#29616;?#22312;无数的光涛照耀下?#20174;?#20986;的帷幔的绿光,云石的白光,青铜器皿柔和的闪光还更鲜艳。看了她们各式各样动?#35828;?#21457;式和姿态,全都各有魅力和特点,人们就会禁不住心中的欲火。这是一堵花墙,混杂着红宝石,蓝宝石和?#27721;?#30340;装饰品,黑色的?#20889;?#35937;项?#31383;?#22260;在雪白的脖子?#24076;?#36731;飘飘的披肩,象灯塔上飘荡的火炬,头上的纱巾显出?#26223;?#30340;神态,紧身的长袍在含蓄地挑逗情欲。

            这是一群堪与苏丹后宫的宫女媲美的美女,她们能迷惑一切?#35828;?#30524;睛和满足各种奇特?#37027;?#27442;。一个姿态非常迷?#35828;?#33310;女,在轻柔的开司米披肩波状褶?#26222;?#30422;下,仿佛一丝不?#25671;?#36825;里那里,只见她们或是一片透明?#37027;?#32433;裹体,或是一块闪光的丝绢遮身,使玉体最美妙神秘的地方若隐若现。她们娇小的双脚象在?#30422;?#35828;爱,她们鲜艳朱红的嘴唇反而一声不响。这?#21402;厚?#31471;庄的少女,这些?#33453;?#30340;处女,她们美丽的头发散发出一股宗教的圣洁气息,她们整个形象让人?#34850;?#35937;是一口气就可以吹散的美艳的幽灵。这之外,便是一些眼神?#26223;?#30340;贵族美女,但是,她们神态冷漠,体质纤弱瘦削,优?#35834;?#20391;着头儿,那种神气好象还有王室的保护,使人买她们的账。有一位英国女郎,肌肤雪白,品貌贞洁,象莪相①诗歌中描绘的天上下凡的少女,她象一位忧郁的天使,又象是躲避罪恶的悔恨者。而巴黎女人全部的美却寄托于一种无法形容的媚态,她的装束和禀性都是轻浮的,她的全能武器就是娇?#24148;?#22905;软硬兼备,她是没有心肝没有热情的妖艳女人,但她却懂得人为地制造种种激情的财宝,伪装出发自真心的声调,在这个危险的聚会上这类女人是少不?#35828;模?#22312;这里大放光彩的还有表面安详,骨子里却对自己的幸福很认真的意大利?#23194;錚?#20307;态健美的?#24503;?#24213;富家女子和黑头发大眼睛的南方?#23194;鎩?#20320;会以为这群?#23194;?#26159;勒贝尔②设法替主子弄进凡尔赛宫的美女哩。她们一早就布置好了她们?#37027;?#32593;,来到这里就象一群被奴隶贩子的声音?#34892;眩?#20197;便在黎明时向市场出发的东方女奴。她们默不作声,羞答答的样子,在桌?#21448;?#22260;忙做一团,就象一群在蜂窠里嗡嗡作响的蜜蜂。她们这种怯生生的拘谨,抱怨和撒娇混在一起的神情,你可以说这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迷魂阵,也可以说是自然流露的羞耻之心。也许这是女人永远无法完全摆脱的感情在命令她用道德的外衣做掩护,以便给荒淫带来更多?#37027;?#36259;和更大的刺激。因此,老泰伊番精心策划的阴?#20445;?#20284;乎非失败不可了。这群失去控制的男人,果然一下子就被女人所赋有的伟大力量征服了。一阵?#37027;?#30340;赞?#26087;?#22312;回响,象一种最柔和美妙的音乐。爱情和醉酒是不能并驾齐驱的;这些宾客们本以为狂欢的肉欲享受就在眼前,忽然觉得自己周身无力,只好放弃了无上快乐的肉欲陶醉。艺术家们受到永远统治他们的诗神的召唤,正在愉快地捉摸使这群上选的美女各具异彩的种?#27835;?#22937;色调。

            ①莪相,传说中的三世纪时歌颂英雄勋业的苏格兰抒情诗人。

            ②勒贝尔,法王路易十五的侍?#32908;?/p>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