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18节

            ?#21834;?#21035;管它!要么得到馥多拉,要不然就死去!……’我在一座桥的转弯处嚷道,‘馥多拉,这就意味着财富!’

            “这时,那间美丽的哥特式梳妆室和路易十四时代的客厅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重?#39540;?#21040;穿着白色长袍的伯爵夫人,她的宽大雅致的袖子,她那动?#35828;?#27493;伐,迷?#35828;?#33016;脯。当我头发凌乱,象戴着一位自然科学家的假发那样,回到我光?#21644;?#30340;冰冷的阁楼时,我还在为馥多拉的豪华形象所陶醉。这种处境的明显对比,是一位很坏的?#25991;保?#32618;恶就是从这里产生的。我为这一切气得发抖,我咒骂我的正派、诚实的贫穷和这间丰产的阁楼,在这儿曾产生了我的许多学术思想。我在向上帝,向恶魔,向社会,向我父亲,向整个宇宙要求说明我的命运,我的不幸的原因;?#21494;?#30528;肚子上床睡觉,嘴里还嘟囔着可笑的诅咒,但是,我却下定决心要把馥多拉弄到手。这颗女?#35828;男谋?#26159;决定我的命?#35828;?#26368;后一张彩票。

            “为了使故事迅速进入戏剧性的阶段,我给你略去了我最初几次拜访馥多拉的情况。我在努力打动这个女?#35828;?#24863;情,企图博取她的欢心,并让她觉得我的成名会满足她的虚荣心。总之,为了使她确确实实地爱我,我不惜千言万语苦劝她更好地珍惜自己的青春美貌!我从来不让她感到被冷落;女人?#20999;?#35201;得到各种感情,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我就尽量给她提供这种激动情绪;因此,我宁愿使她生气,也不让她对我无动于衷。如果在开始时,因为我抱有坚强的意志和务必使她爱我的欲望,我曾经对她稍占?#35828;?#19978;风,可是,不久我的热情就爆发了,我再也无法控制,我竟真正地、丧魂失魄地、以致无可奈何地迷恋着她了。我不很清楚在诗歌中或?#23500;?#37324;,我?#21069;?#29233;情叫做什么?#22351;?#26159;,在我的双重人格里突然发展起来的感情,我却?#35753;?#26377;在任何地方找到对它的描绘,也没有在修辞学的句子和卢梭的词藻里发现过。说到卢梭,也许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他从前住过的,我没有在两世纪以来我们的冷冰冰的文学概念里,也没有在意大利的绘画中找到它,但在比安湖的风景里,在罗西尼乐章的某些主题中,在苏尔①元帅珍藏的牟利罗的圣母像上,在莱斯孔巴②的书信中,在奇谈秘事集里散见的片言只?#31181;校?#29305;别是在狂热教徒的祈祷文和我们的韵文故事集里的某些段落中,才能把我领到我初恋的神圣境界里。

            “没有任何?#27515;?#30340;语言,没有任何借助于颜色、大理石、文字和声音以表达思想的东西,能够体现灵魂里的力量、真实、完善和突出的情感!是的!谁谈论艺术,谁就在说谎。爱情在和我们的生活永远打成一片,并最后给它染上火红的颜色之前,曾经过无数的变形。这种看不见的渗透的秘密,躲过了艺术家的分析。对一个冷漠的?#27515;?#35828;,真正的激情是用叫喊和使人讨厌的叹息来表达的。只有真诚地恋爱的人在阅读《克拉丽莎-哈洛?#21457;?#30340;时候,才能对洛弗拉斯的咆哮有所体会。爱情是一股纯洁的泉水,它从长着水芹和花草,充满砂砾的河床出发,在?#30475;畏豪?#20013;?#35851;?#24615;质和外形,或成小溪或成大河,最后奔流到汪洋大海中,在那里,精神贫乏的人只看见它的单调,心灵高尚的人便沉溺于不断的默想?#23567;?br />
            ①苏尔(1769-1851),法国元帅,他在路易-菲力浦王朝当过陆军部长和外交部长。

            ②莱斯孔巴是十八世?#31171;?#21160;一时的一件刑事诉讼案中的女主角。她指使情?#22235;?#26432;了自己的丈夫。

            ?#37048;?#20811;拉丽莎-哈洛》是英国作家理查逊(1689-1761)的小说,洛弗-斯是该小说中的一个道德败坏,专善诱骗女?#35828;那?#24180;贵族。

            “我怎么敢把这些随时变幻的感情色彩,这些微不足道却富有价值的琐事,这些温馨语言之宝库尚不够显示其声调的言词,这些比之最富丽的诗篇还更丰富多采的眼神,来一一加以描绘呢?当我们不知不觉地狂恋上一个女人,在所有爱情的神秘场景中的每个场景,都有一个张开大口的深渊,足以吞没?#27515;?#25152;有的诗篇,唉!当我们对可以看到的美的奥妙,还缺乏语言来描绘的时候,怎么能够用疏注来再现灵魂的强烈和神秘的激动呢?这是多么迷?#35828;那?#26223;啊!我完全陶醉在一种无法形容的忘我状态中,专心致志地看着她,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

            “高兴,高兴什么?我不知道。在这些时刻里,如果她的脸部被光线照亮,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现象,使得这张面孔显得分外鲜艳;那些使她脸部细致柔嫩的皮肤好象发出金光的?#35772;?#27735;毛,便温柔地烘托出她脸部轮廓的美妙,就象浴在阳光中的远方地平线一般令人叹赏。阳光似乎在爱抚她,和她融成一体,或者是从她那明艳照?#35828;?#33080;上?#27966;?#20986;一种比光线本身还要强烈的光;后来,一个阴影从这张温柔的面孔上掠过,便在上面产生某种颜色,这种颜色随着表情的变化而?#35851;?#33394;调。常常,在她云石般洁白的前额上,似乎描绘出某种思想;她的眼睛发红,她的眼睑闪动,她的脸部线条因微笑而波动;她那灵巧的珊瑚般红润的嘴唇翕动着,时而张开,时而闭上;我不知道在她的头发上有种什么光泽,每当她说话时,两边鲜妍的太阳穴上,因为震动而投射出一种棕黑的色调。

            “她的每种不同的娇媚都给我的眼睛带来新的欢乐,在我的心中唤起前所?#20174;?#30340;优美的感受。我想从她脸部的各种表情中看出某一种感情,某一个希望。这些无声的?#23500;埃?#20174;一个灵魂透过另一个灵魂,?#36335;?#26159;一个声音发出了回响,给我带来暂时的快乐,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声音使我产生一种难以?#31181;?#30340;兴奋。我已回想不起是在摹仿洛林①的哪一位王子,如果她用使人发痒的?#31181;?#25554;在我的头发里轻轻抚摩的话,我可能不会觉察到自己手心里握着一块炽炭哩。这已不仅是一种爱慕,一种欲望,而是一种魅力,一种宿命了。常常在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还模糊地看见馥多拉在她家里,而且我?#36335;?#20063;参与了她的生活;要是她感觉不适,我?#19981;?#24863;到不舒适,第二天我就会对她说:

            ①洛林?#26131;?#26159;?#21448;?#19990;纪起就拥?#26032;?#26519;地区的王族。

            “-您不舒服啦!’

            “由于?#21494;?#22905;一往情深的那股精神力量的召唤,不知有多少次在万籁无声的黑夜里,她来到我这儿!有时,她象一线突然射出的光辉打落了我的笔,她使我无可奈何地停止我的学术研究;她再次摆出了我以前见过的那种迷?#35828;?#23039;态,使我不得不崇拜她。有时,又是我本人亲自到幽灵界去迎接她,把她当做希望来向她致敬,向她要求能再听到她银铃般的声音;然后,我便哭着醒过来。有一天,她在答应和我去看戏之后,又突然?#21046;?#21035;扭,拒绝和我出去,要我让她一个人呆在家里。她的食言使我很失望,她让我白白浪费了一个工作日和可说是我的最后一个银币,为了想看看她所希望看到的那出戏,我索性到她可能要去的那个地方去。

            ?#26696;?#22352;下来,我的心就受到一下象触电般的冲击。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她在这儿!’我猛一回头,瞥见伯爵夫人坐在二楼她的包厢的尽里面,隐藏在黑暗中,我的目光没有迟疑,我一眼就把她看得异常清楚,我的灵魂向她飞去,就象一只蜜蜂飞向它的花儿。我的感觉到底凭什么得到预示呢?某些内心的战栗会使浅薄的人感到惊异,其实,我们内部机能的这种作用,也正象我们的外界视觉所常有的现象一样简单;因此,我倒不觉得奇怪,只觉得生气。?#21494;?#20110;很少为世人所注意的?#27515;?#30340;精神力量的研究,至少能够使我在我的热恋中碰到一些有关我的理论体系的活的证据。这种学者和恋?#35828;慕岷希?#26159;种真正的偶像崇拜和一种对科学的热爱,这其中有什么奇?#31181;?#22788;,我也不知道。科学常常对使恋人失望的事情感到满意,而当恋人相信自己胜利?#35828;?#26102;候,他就会幸福地把科学驱逐出去。馥多拉看见了我,便摆出一副?#32420;?#30340;样子,我显然妨碍了她。在第一幕戏演完休息时,我到她包厢里拜访她;看到她只一个人,我便留在那儿陪她。尽管我们彼此之间从未谈过爱,我却预感到会有表明心迹的机会。我还一点没有向她泄露我心中的秘密,然而,我们之间早已存着某种期持:她常常把她的娱乐计划告诉我,而?#26131;?#26159;在前一天晚上以一种友好的或担心的神情问我第二天是不是来看她,当她说了句俏皮话后,总爱用一个眼神来征求我的同意,好象她是特地为讨我的?#19981;叮?#35201;是?#21494;?#27668;,她就变得特别逗人喜爱;要是她装作生气的样子,我就觉得?#24515;?#31181;权利来质问她为什么生气;要是我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她就让我向她苦苦求?#27169;?#25165;肯宽恕我。对这类小别扭,我们已经发生兴趣,觉得充满了爱情。她在这方面不惜尽力卖弄她的柔情和娇媚,我嘛,只觉得在这温柔乡里享受到无穷的幸福!而目前这个时刻,我们的亲密关系是完全中断了,我们彼此相对就象两个陌生人。伯爵夫?#27515;?#33509;冰霜,我嘛,害怕大难临头。

            ?#21834;?#24744;陪我回家吧,’戏散场后她对我说。

            “天气突然变了。当我们从戏院出来的时候,天上落下夹着雨的雪花。馥多拉的马车不能一?#31508;?#21040;戏院大门。一个街上的帮闲人,看到一位衣着华贵的妇人不得不步行穿过街道,便前来张开他的雨伞为我们挡雪,当我们上马车的时候,他便向我们要小费,而我却身无分文,当时我真愿意出卖我十年的寿命来换取两个铜子。所?#24515;?#23376;汉大丈夫的气概和虚荣心,都在我身上被一种可怕的痛苦所压倒了。‘亲爱的朋友,我没有零钱!’这两句话似乎是来自我的受挫折的爱情,被?#32654;?#37239;的声调,由我自己,这个?#35828;幕?#38590;?#20540;埽?#20146;口说出来的!而我本人对不幸又是深有体会的!想当初,我一下子给人七十万法郎,是何等的轻而易举,仆人把?#21069;?#38386;的推开,马儿便疾驰而去。在返回她的府邸的路上,馥多拉显得没精打采,或者?#30333;?#26377;什么心事的样子,对我的问话仅报以轻蔑的支吾之词。我只好沉默下来。这是一个令?#22235;?#22570;的时刻。回到她家里,我们便坐在壁炉前面。当仆人把炉火弄旺,退出去后,伯爵夫人便转身对着我,脸上显出一副无法捉摸的神情,用一种庄严的语调对我说:

            ?#21834;?#33258;从我回到法国,我的财产曾经引起?#29238;?#38738;年?#35828;?#22402;涎;我听过一些也许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的爱情的表白;我也遇到过一些既十分真诚又十分深情的男子,他们即使一旦发现我也许已是一个贫穷女子,象我以前那样,他们也仍然愿意娶我的。总之,德-瓦朗坦先生,您该明白,曾经有过一些人向我奉献过新的财富和新的贵族头衔;可是,您也不妨了解一下,对于那些很不知趣的来和我谈情说爱的人,我是从来不愿再见他们一面的。要是?#21494;阅?#30340;交情不深,我就不会给您这样一个出于友谊多于来自?#26223;?#30340;警告了。要是一个女人自认为被人所爱,自己却预?#26579;?#32477;别人对她讨好的心意,那她就有招致侮辱的危险。我知道阿尔西诺艾和阿拉曼特①的情节,因此,在同样情况下所能听到的回答,对我来说也并非陌生?#22351;?#25105;希望今天不至于因为?#21494;?#19968;个高尚的男人坦白地表明了自己的心迹而遭到误解。’

            ①阿尔西诺艾是莫里哀的喜剧?#36887;?#19990;者》中的凶恶?#32454;救说?#20856;型。阿拉曼特是十八世纪许多戏剧中的人物,这里大约是指马里沃的喜剧《假机密》中一位可爱的?#36805;尽?#22905;不自觉地爱上了自己的管家。

            “她以一个诉讼代理人和公证人向主顾解释诉?#25103;槳富?#22865;约条文时的冷静态度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她的清脆迷?#35828;?#22768;音没有显露任何感情;只有她那始终是高贵端庄的容貌和仪态,似乎给我一种外交场面上冷淡乏味的感觉。她一定是事先想好了她所要说的话,并且拟定了这场对话的情节。哦!我亲爱的朋友,当某些女人觉得撕碎我们的心,和决意?#31192;?#39318;在我们的心上戳一下,并在里面转一转,便能给她们带来快乐,那么,这种女人都是值得钟爱的,她们都是在恋爱或是希望被人爱!总有一天,她们会酬报我们的痛苦,象常人所说,上帝该会报答我们所做过的善事;她们将会给我?#21069;?#20493;的快乐以赔偿她们故意给我们受的痛苦:她们的凶狠难道不是充满激情的吗?但是,被一个对我们满不在乎的女人所折磨,以至于死,这难道不是一种酷刑吗?当时,馥多拉并不知道她是在践踏我的一切希望,粉碎我的生命和摧毁我的?#24052;荊?#23601;象一个儿童因为好奇而撕碎一只蝴蝶的翅膀,完全是出于一种无意识的冷酷和无辜的残忍?#37027;欏?br />
            “后来,馥多迎接着又说:‘我希望您将会?#40092;?#21040;我献给我的朋友的牢固的感情。您?#27493;?#20250;发现?#21494;运?#20204;始终是友好和忠诚的。必要时我可以为他们牺牲性命。可是,如果我接受他们的爱情而不还报以爱情,您就会看不起我。因此,?#21494;运亲?#26159;适可而止。您还是我愿意跟您说出这些心里话的唯一的男人。’

            “起初,我不知?#36855;?#26679;回答她,而且,我也很难克制当时在我心中掀起的风暴;可是,不久我便把激动的?#37027;橐种?#20303;了,于是,我微笑着说:

            ?#21834;?#22914;果?#21494;阅?#35828;我爱您,’我答道:‘您准会把我赶出去;如果我承认?#38405;?#26080;动于衷,您就会?#22836;?#25105;。神甫、法官和女人从来不会把他们的长袍全?#23458;?#25481;。沉默并不说明任何问题;夫人,您觉得这样好,我就什么也不说。您肯向我提出这么友好的忠告,可是您害怕会失掉我,光是这个念头就可以满足我的自尊心了。但是让我们撇开个人问题不谈吧。您也许是唯一的女人,能够同我一起用哲学家的态度来?#33268;?#19968;个如此违反自然规律的决定。?#23194;?#26469;和您同类型的女人相比,您是一个不可?#23478;?#30340;人物。好吧!就让我们怀着好意一起来寻找这种变态心理的原因吧。许多女人都很自傲,热爱自己体态的完美,您是否也象她们那样,有种过分讲究的自私情绪,使您一想到要嫁人就产生?#24535;澹?#25285;?#35851;黃确?#24323;自己的意志和屈从于一种与您格格不入的习惯势力?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觉得您更美丽一千倍!也许您在第一次恋爱的时候曾经受过虐待?也许您过分重视要保持您秀丽的身?#27169;?#20248;美的胸脯,使您害怕做母亲带来的损失:难道这不就是您拒绝被人过分热爱的秘而不宣的最好理由吗?您是不是有什么发育不全的毛病,使您被迫成为贞洁自守的女人?……请您不要生气,我是在?#33268;?#38382;题,研究问题,离恋爱还远得很哩。大自然既能产生先天性的盲人,也就可以在爱情上产生聋、哑和盲目的女人。真的,您倒是医学上一个宝贵的研究对象!您还不完全知道自己本身的价值。您可以有很正当的理由来厌恶男人;我完全赞同您,我觉得他们都是些丑恶和讨厌的?#19968;鎩?#24403;然您是对的,’我补充说,感到?#37027;?#27785;重,‘您完全有理由蔑视我们,事实上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您!’

            “我用不着把我笑着对她说的一切嘲弄的话语?#20960;?#35785;你。总之,所有最辛辣的语言,最尖刻的讽刺,都既不能引起她的任?#21619;?#20316;,也不能使她做出一个?#24352;?#30340;姿态。她在静听我说话,却始终在嘴唇上,在眼睛里保持着她惯常的微笑,这种微笑,对她来说,就象她穿在身上的?#36335;?#32780;且不管是对她的朋友,一般的相识,或是陌生人,都始终报以同样的微笑。

            “-我让您这样把我放在解剖台上,难道不是够和气的吗?’她抓住我停止说话、默默望着她的一刹那对我说。‘这您是明白的,’她一面笑着又说,‘我在友谊上并没有那种愚蠢的过分敏?#23567;?#35768;多女人都会因为您这种无礼行为而处罚您?#29786;?#24744;以闭门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