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20节

            “他穿上衣服,吩咐套好他豪华的双轮马车;然后,我们便摆出一副惯于买?#31456;?#31354;的大胆投机家的目空一切的神气,象两个百万富翁那样来到了巴黎的咖啡馆。这个加斯科涅的鬼?#19968;錚?#20182;那阔绰的神气和泰然自若的态度,使我大为惊讶。当我们吃完一顿非常精美、十分满意的饭,正在喝咖啡的时候,拉斯蒂涅对着一?#21644;?#26679;以他们的优?#27431;?#24230;和华丽衣着引人敬慕的青年人一一点?#20998;?#24847;,他看到其中一位时髦人物走进来,便对我说:

            “-瞧,你的买卖来了。’

            “于是,他?#38405;?#20301;打着漂亮领结,象在寻找一个合适座位的绅士做手势,叫他过来和他说话。

            ?#21834;?#36825;?#19968;錚?#25289;斯蒂涅贴着我的耳朵说,‘这就是为了发表过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懂的著作,新近获得勋章的人物;他是化学家、史学家、小说家、政论家;他拥有四分之一,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的,我不知道多少剧本的著作权,但是,他却和堂米盖尔的牝骡一样无知。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名字,一个大家熟悉的招牌。因此,他总是避免走进门上写着:在这里你可以自己进行写作那类小房间。主持一个会议倒是他的拿手好戏。一句话,这是一个精神上的混血儿,既不完全诚实,也不完全狡诈。可是,别作声!他是曾经奋?#39277;?#26469;的,社会上对他也没有更多的要求,一般都认为他是位可敬的人物。’

            ?#21834;?#21890;!我的杰出的朋友,光荣的朋友,阁下的贵体近来可好?’当这位我不认识的人坐在邻座上时,拉斯蒂涅对他说。

            ?#21834;?#21834;,不好,也不坏……我现在正忙得透不过气来,我手上有着大批资料,足够写出整套有趣的历史回忆录,我还不知道该分派给?去写。我正为此事发愁哩!可是,又不能不赶热门,再迟这类回忆录就过时了。’

            ?#21834;?#26159;什么回忆录,当代的,古代的,关于宫廷的,还是什么方面的?’

            “-关于项链?#24405;?#30340;。’

            ①法王路易十六的皇后玛丽-安东?#32705;兀?755-1793)的“项链?#24405;保?#26159;一件关系到皇后和当时许多头面人物的欺诈案。

            ?#21834;?#36825;不是太凑巧了吗?’拉斯蒂涅笑着对我说。

            “然后,他回过头来?#38405;?#20301;投机家说:

            ?#21834;?#24503;-瓦朗坦先生是我的朋友,’他指着我说?#39608;?#25105;来给你介绍,他是我们未来的大文豪。他从前有位姑母在宫里红极一时,是一位侯爵夫人,两年以来,他在写一部大革命时期保王党历史的著作。’

            “这时候,他又凑近这位奇怪的商人耳边说:

            ?#21834;?#36825;是个有才能的人,但是位书呆子,他可以用他姑母的名义替你撰写你所要的回忆录,每卷给他一百埃居就可以了。’

            “-这笔买卖倒还合我的意,’对方一边回答,一边把领结往上抬一下。‘喂!伙计给?#21494;四?#34510;来。’

            ?#21834;?#37027;么,好的,你可要给?#21494;?#21313;五个路易的佣金,还要预支他一卷书的稿酬。’拉斯蒂涅接着说。

            ?#21834;?#19981;,不。我只能预支五十个埃居,这样我会更有把握早日拿到原稿。’

            “拉斯蒂涅压低声音给我谈一下这笔买卖,然后,不和我商量就回答对方说:

            ?#21834;?#25105;们同意啦,’他回答说,‘我们什么时候去看你,好办妥这笔买卖的?#20013;俊?br />
            ?#21834;?#37027;么,明天晚上七点钟,你们到这里来吃晚饭吧。’

            “我们两人站起身来。拉斯蒂涅掷给伙计一些小费,把?#35828;?#22622;进衣袋里,我们就出来了。我为他这么轻率,毫不介意地便把我那可敬的姑?#35813;?#21338;隆侯爵夫人卖掉,不禁大吃一惊。

            ?#21834;?#25105;宁愿搭船去巴西给印第安人教代数,尽管?#21494;?#20195;数一窍不通,也不愿意玷污我们家的名声。’

            “拉斯蒂涅听了哈哈大笑,打断了我的?#24052;貳?br />
            ?#21834;?#38590;道你就这样傻!你先把这五十埃居拿到手,再给他写回忆录。等到写好回忆录,你便拒绝用你姑母的名义发表,?#20498;希?#33945;博隆夫人死在断头台上,她的长裙,她的声望,她的美貌,她的脂粉,她的拖鞋,这一切,?#23545;?#36229;过六百法郎。到那时候,要是出版商不肯付给你姑母应得的代价,就让他去找一个老铜子或者什么拆烂污的侯爵夫人来顶名发表吧。’

            ?#21834;?#22114;!为什么我要离开我那纯洁的阁楼?’我大声嚷道,‘这个社会的背面真是太肮脏下贱了!’

            “-好,这倒满有诗意,可是,我们是在谈生意经呵!你可真是孩子气。’拉斯蒂涅回答,‘你听我说,关于回忆录,读者会作出评价;至于我那位文学界的?皮条朋友,他和出版界所建立的关系,难道不是花了他八年的时间,和无数惨痛的经验才换来的吗?在和他分担著书的工作上,你虽然吃点亏,但在金钱报酬方面,你还是占了便宜嘛;二十五个路易?#38405;?#30340;?#20040;Γ?#27604;一千法郎对他所起的作用要大得多。去吧,你可以写这类历史回忆录,万一能成为艺术作品就更好,狄德罗也曾为一百埃?#26377;?#36807;六本说教书哩。’

            ?#21834;?#23601;这?#31383;?#21543;,’我很感动地对他说,‘这对我说来确是一?#20013;?#35201;,我可怜的朋友呵,我为?#35828;?#35813;好好?#34892;?#20320;了。二十五个路易将使我成为巨富……’

            ?#21834;?#32780;且比你所设想的还富得多,’他笑着回答说,‘如果斐诺在这桩买卖上给我一笔佣金,难道你猜不出这也是为你而要的吗?——我们现在到布洛涅森林散步去吧,’他说,‘在那儿我们会遇到你的伯爵夫人,我还要把我打算娶的那位漂亮的小寡妇指给你看,她是个稍有点胖,很迷?#35828;?#38463;尔萨斯女子。她读康德、席勒和?#24049;?保尔①的著作,还读一大堆有关水力学方面的书。她有一种癖好,老?#19981;?#24449;求我的意见。因此,我得装作了解这种德国的感伤情调?#25237;?#24471;一大堆歌谣,这都是医生禁止服用的麻醉品。我还不能使她丢掉爱好文学的习惯,她读歌德的作品时,哭?#32654;?#20154;儿似的,为了献殷勤,我也只好陪她流点眼泪,这是关系到五万法郎年金的问题呀!我的朋友,何况,她还有世上最美的小脚和小手!……啊!要是她没有那德国口音,说我的天使时,说成我的天子,说弄乱时,说成弄断,那她就算是个十全十美的女人了!’

            ①?#24049;?保尔-李?#32773;?763-1825),德国哲学家、小说家,曾在诗篇《幽灵?#20998;?#25551;写过死去的?#35828;?#22833;望,据称有些死者?#22815;?#21518;说,死去的耶稣本人曾告诉过他们,上帝是不存在的。

            “我们看见伯爵夫人坐在她华丽的马车里,容光焕发,神采照人。这妖媚的女人挺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还对我嫣然一笑,当时我觉得这微笑是神圣的,并且充满爱情。啊!我是多么幸福呵!我相信已被她爱上,我已有钱,又有爱情的宝藏,穷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感到轻松,?#37027;?#24841;快,一切都满意,我觉得我朋友的情人也很迷人。树木,空气,天空,整个大自然似乎都象馥多拉那样在向我微笑。再回到爱丽舍田园大?#26391;保?#25105;们顺便到拉斯蒂涅平常买衣帽的帽店和裁缝店去。‘项链?#24405;?#20351;我脱离了穷苦的和平生活,而转入了可怕的斗争生活。从今以后,我可以毫无顾虑地在风雅和奢华方面与那批?#21857;?#22312;馥多拉身边的青年人比一比高低了。我回到自己家里后,?#27492;?#19978;房门,表面上保持冷静,对着天窗,向我的屋顶作永远的告别,我沉溺在未来生活的?#20301;美錚?#25226;生活尽量变得戏剧化,预先盘算着如何享受爱情和它的种?#25527;?#36259;。啊!在家徒四壁的阁楼里,生活竟然也能够沸腾起来!人类的灵魂真是个精灵,它能把一根?#38745;?#21464;成金刚钻;在它的魔杖?#23500;?#19979;,迷?#35828;?#23467;殿出现在眼前,就象田野里的花儿,一朵朵在太阳热力的烘暖下绽开那样……

            “第二天,近中午的时候,波利娜轻轻叩我的房门,给我带来一样东西,你猜猜是什么?原来是馥多拉写的一封信。伯爵夫人请我到卢森堡公园接她,并从那儿一道去?#21890;?#21338;物馆和植物?#21834;?br />
            ?#21834;?#36865;信人在等候回音,’她略微沉默了一会儿后对我说。

            “我草草写了一封回信,表示谢意,把它交给波利娜,然后,我穿上衣服。正当装束完毕,对自?#21512;?#24403;满意的时候,忽然想到如下的问题,身上不禁冷了半截:

            “-馥多拉到底是坐车子来,还是走路来?天将会下雨,还是仍然晴朗?……’但是,我心想,不管她是坐车来还是?#21483;?#26469;,难道有谁能猜透一个女?#35828;?#24618;诞思想吗?#20811;?#20063;许身上不带一文钱,却愿意?#36879;?#19968;个萨瓦省小孩五个法郎,因为他的衣?#26391;?#22312;破烂。

            “我身上一个铜子也没有,要到晚上才能收到一?#22763;?#23376;。噢!在我们青年时代,象这类困境不知道有多少,一个诗人要使自己的才智获得充分发展,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就得节衣缩?#24120;?#36763;勤工作!霎时间,无数剧烈的?#32431;?#24605;想涌上心头,就象万箭穿心那样。我从天窗仰望长空,看到天气很不可靠。万一天气真要变坏,我当然可以雇一辆整天包用的马车;但与此同时,我在快乐的时候岂不要时刻担心晚上找不到斐?#25285;?#25105;自认没有能耐在快乐的时刻来负担这么多恐惧。尽管我?#39654;?#19981;会找到任何东西,我却决心在我房间里大加搜索,寻找我幻想中的银币,我连褥?#25317;?#19979;都翻到了,我搜遍一切,甚至破旧的长靴筒子都去摇一摇。我神经紧张,象发了疯,我用凶暴的眼光瞪着所有被?倒?#35828;?#23478;具。我怀着由于绝望而?#24039;?#30340;?#37027;椋?#36208;到书桌跟前,第七次打开抽屉,瞥见紧贴在侧面板上,阴险地躲藏着一枚五法郎的银币,它洁净而辉煌,美丽而高贵,象初现的明?#21069;閔亮痢?#24403;时我那种疯狂的激动情形,你能够了解吗?我既不想追?#20811;?#40664;不作声地躲藏起来的原因,也不愿斥责它如此狠?#29281;?#36530;藏起来的罪过,反而象对一位患难之交的朋?#23547;?#21563;它,向它大声欢呼,以致发出回响。我猛然回过身来,瞥见波利娜面色发青地站在那里。

            “-我以为,’她声音激动地说,‘以为您出了什么事了!那送信人……(她停住不说,象是喘不过气来似的。)我?#30422;滓寻?#23567;费给他了,’她又添上一句。

            ?#20843;?#21518;,她就跑开了,那?#23383;?#21644;有点疯狂的样子,简直莫名其妙。可怜的小姑娘!我祝愿她和我一样幸福。在这时候,我似乎感到心中充满了人世间的一切欢乐,我真愿意给不幸的人们退回他们应得的那部分欢乐,因为我相信他们失去的欢乐正是被我偷走?#35828;摹?#25105;们对?#21482;?#30340;预感常常是有道理的,伯爵夫人把她的马车打发走了。那是一?#20013;?#34880;来?#20445;瞧?#20142;女人们的奇想,连她们自己也常常无法解?#20572;?#22905;要从林荫大道上?#21483;?#21435;植物?#21834;?br />
            ?#21834;?#21487;是,天快要下雨了,’?#21494;?#22905;说。

            “她却?#19981;?#36319;我闹别扭。在我们?#21483;?#31359;过卢森堡公园时,出乎意外,天气很晴朗。当我们走出公园门外,使我担心的一团乌云却正卷得飞快,而且滴下了几滴雨水,于是我们登上了一辆街车。当我们走过几条马路后,雨已停止,天空又晴朗了。到达博物馆时,我打算把马车打发走,馥多拉却要我把车子留下。我只得暗?#21040;?#33510;!可是,一面跟她聊天,一面却要?#31181;?#24515;中不可告?#35828;?#28909;狂,这一来,无疑会在我的脸上露出?#25345;?#21574;板的微笑;就这样,我们边?#21103;?#36208;,毫无目的地在植物园的林荫小道上漫步,感到她的胳?#27493;?#38752;着我的胳膊,这一切都使我莫名其妙,只觉事情十分?#29281;?#31616;直是在?#23383;?#20570;梦。然而,无论是在走路时,还是在停步时,她的动作,都既没有温柔,也没有热?#25285;?#23613;管表面上有肉?#23567;?#24403;我设法在?#25345;?#24847;义上参与她的生活时,我在她身上碰到了一种内在的,隐秘的活力,我也不清楚这是种什么离奇古怪的力量。一切没有灵魂的女人,在她们的举止上,都没有一点柔和之处。因此,我们和她们的结合,既不是由于同样的意志,也不是出于同样的步伐。世上还不存在这样的字眼,足以说明两个人之间的这种有形的矛盾。因为,我们还不习惯于从一个动作来了解对方的思想。这种人性中不可捉摸的现象,只能凭本能去感觉,而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的。”

            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拉法埃尔接着说,好象是在回答自己提出的反对意见似的。

            “正当我的热情激发到极点的时候,我并没有象吝啬鬼?#24863;?#26816;点和衡?#20811;?#20204;的金币那样来检查我的感觉,分析我的快乐,更没有计算我的脉搏。噢,决不!今天,可悲的经验已照亮了我的心,使我认?#35835;斯?#21435;,回忆也给我带来?#39654;中了?#30340;印象,就象是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海浪把失事的船舶的残骸,一片一段地推到沙滩上来那样。

            “-您可以给我帮一个相当大的忙,’伯爵夫人带点狼狈的神情瞧着我说,‘在我向您吐?#35835;宋叶?#29233;情的反感后,我觉得我可以用友谊的名义,更自由地来请求您替我办一桩事。难道您不觉得,’她笑着又说,‘今天来做,功劳不是更大吗?’

            “我?#32431;?#22320;瞧着她。却感觉不到有任何人在我身边,她是手段?#19981;?#32780;并非多情;我觉得她象一个老练的女演?#20445;?#22312;演自己的?#24039;?#25509;着,她的声调,她的一个眼波,一句话,又重新引起我的希望;可是,如果我复活?#35828;?#29233;情,是流露在眼睛里的话,她在接触到我的眼光时,却不让她自己的眼神因此发生变化。因为,她的眼睛和老虎的眼睛一样,似乎?#36824;?#19978;了一层金属的薄片。在这样的时候,我把她恨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