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第33节

            这些感想象诗的灵感那样,在拉法埃尔的心中迅速涌现;他环顾四周,感到有股阴淡的冷气,这是社会为?#35828;?#20303;穷苦人而散发出来的,它使?#35828;?#28789;魂发抖,比十二月的北风冻僵?#35828;?#32905;体更为难受。他两臂交叉抱在胸前,背靠着墙壁,陷在深沉的忧郁?#23567;?#20182;想到这种可怕的世道给人们提供的少许幸福。这算什么呢?这是没有兴味的娱乐,没有快乐的高兴,没有乐趣的佳节,没有快感的狂热,总之,是燃烧在火炉里的木柴或炭灰,没有一点火焰。当他再抬头一看,发现只剩下他一个人,打弹子的人都跑光了。

            “要让他们敬重我的?#20154;裕?#21482;须使出我的权势就够了!”他想。

            想到这一点,他就象扔下斗篷①那样,把蔑视掷在世界与他之间。

            第二天,湖滨疗养所的医生来看他,这医生态度亲热,对他的健?#24403;?#31034;关?#23567;?#25289;法埃尔听到对他的友好的谈?#22467;?#24863;到浑身舒畅。他发现医生的面孔温柔和善,连他栗色假发的发卷都散发出慈善的气息,他那件方角款式的上衣,他裤子上的褶儿,他那双象公谊会教徒②穿的宽大鞋子,这一切,甚至假发上的小辫子在他微驼的背脊周围撒下的粉迹,都流露出一种使徒的性格,显示了基督教徒的仁慈和为?#35828;?#24544;诚,为了表示对病?#35828;?#28909;心,不得不和他们玩玩惠斯特牌和掷骰子戏,因为手法相当高,还常常赢他们的钱。

            ①把斗篷掷在世界与他之间,表示向世界挑战,象人们发生争执时,?#29615;?#25226;手套掷向对方,要求决斗那样。

            ②公谊会教派,十七世纪在英国建立的教派。他们主张苦修,粗衣淡?#24120;?#23545;衣着从不讲究。

            “侯爵先生,”他和拉法埃尔经过长谈后说,“我准能消除您的忧愁。现在?#21494;阅?#30340;全身已看得相当清楚,可以断言巴黎的医生?#38405;?#30340;病的性质都看错了,虽然他们广博的才能?#21494;?#20102;解。除非发生意外,您一定会和玛土撒拉①一样长寿。您的肺象风箱吹风一样有劲,您的胃使鸵鸟的胃相形见绌;但是,如果您呆在气温高的地方,您就会冒着很快,而且十分肯定地被送往圣地的危险。侯爵先生只须听两句?#22467;?#23601;会了解我的意思。化学告诉我们,呼吸在?#35828;?#36523;上构?#28903;?#27491;的燃烧作用,其燃烧的强度,随不同的人身所吸收燃素的多寡而定。在您身上,燃素丰富;如果允许我这么说的?#22467;?#25105;可以说,您是个含氧过高的人,这种?#35828;?#24615;格热情奔放,注定要产生伟大的激情。吸进新鲜、纯洁的空气,能促进体质弱的?#35828;?#20581;康,却会使您快速燃烧的生命之火燃烧得更快。所以适合您的生存条件的,乃是牛棚和峡谷里的浓?#24378;?#27668;。?#21069;。?#36807;?#25172;?#21151;的天才人物的活命空气,应该到德国的肥沃牧场,象巴登-巴登和特普利兹那里去找。要是您不讨厌英国,它的浓雾环境将会平息您的高?#28909;?#24773;;可是我们湖滨疗养所却坐落在高过地中海水平一千法尺②的地方,这?#38405;?#26159;致命的。这是我的意见,”他说这话时,无意中做了一个谦虚的姿态;“我提供的这个意见是违背我们的利益的,要是您听从了这个建议,我?#22681;?#22240;为不能和您在一起而感到不幸。”

            ①据“圣经”传说,玛土撒拉是诺亚的祖?#31119;?#27963;到九百六十九岁。

            ②法尺,法国古长度单位,相当325毫?#20303;?br />
            如果他不说最后这几句?#22467;?#25289;法埃尔准会被这位伪善医生的花言巧语所诱惑;但是,象他这样深刻的观察家,不至于不能从这段微带嘲弄口气的谈话中的声音、姿势和眼色,猜出这个矮小人物,准是受了这群快乐的病?#35828;?#22996;托来完成这项使命的。这些容光焕发的闲人,这些厌倦的老妇人,这些英国流浪?#28023;?#36825;些躲开丈夫跟情?#35828;?#28246;滨来偷情的风流女子,他们就这样串通合谋来驱逐这个外表上看来无法抵抗他们日常?#32676;?#30340;瘦弱的濒死病人!拉法埃尔看出在这个阴谋中有种乐趣,他便接受了这场战斗。

            “?#28909;?#20320;们对我离开这儿表示遗憾,”他回答医生说,“我打算采纳你的忠告,并尽可能留在这里。从明天起,我叫人在这里盖一所房子,按照您的处方,我?#22681;谋?#23460;内的空气。”

            医生从拉法埃尔唇边露出的忧郁的微笑中,看出带有揶揄的神气,竟找不出一句话来回答,只好向他施礼致敬。

            布尔热湖是由连绵的山岭环成的一个多缺口的大水盆,水面比地中海高出七、八百尺,象一滴蓝色的水珠闪闪发光,其清澈度是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水都比不上的。从猫牙山上望下去,这个在蓝天映照下的湖泊,活象一块遗失在那儿的蓝宝石。这一滴艳丽夺目的水珠,方圆有三十六公里,某些地方水深达五百尺。身处湖中,在广阔的水面上驾一叶扁舟,荡漾在蓝天丽日之下,耳边听到的无非是双桨击水的声音,极?#20811;埃?#22320;平线上惟见烟云笼罩的远山,你还可欣赏法国这边莫列讷山谷璀璨的雪?#22467;?#20320;时而经过覆盖着苍翠的凤尾草或小灌木丛的?#24050;攏?#26102;而面对含笑的山岗;只见一边是荒芜的野地,一边是草木繁茂的大自然,仿佛穷人参加富?#35828;难?#20250;;这种既协调又?#28784;?#33268;,构成这么一个景象:这儿全是巨大的,那儿全是渺小的。山岭的景色随时?#35851;淙说?#35270;觉和所见的远?#22467;?#30334;尺高的古柏,看来象根芦苇,宽大的峡谷显得象条羊肠小径。这个湖是唯一能让人在那儿开诚相见的地?#20581;?#20320;可以在这儿思想,在这儿恋爱。在任何处所,你都无从找到象这样水、天、?#20581;?#22320;配合得如此美好的地?#20581;?#36825;儿有治疗一切人生疾苦的灵丹妙药。这个地方替你保守痛苦的秘密,给你缓解苦闷,减轻烦恼,给爱情添上某些严肃和专一的成分,使激情变得更深刻,更纯洁。一个亲吻在这儿显得更崇高。然而,这尤其给人留下种种美?#27809;?#24518;的湖泊,用它的波光水色给各种回忆增添色?#21097;?#23427;是一面?#20174;?#19968;切的大镜子。

            拉法埃尔只有在这样的自然美景里才能忍受他的精神负担,在这儿,他仍然可以是个懒散的人,梦想者和无欲望的人。在医生拜访过他之后,他便命舟出?#21361;?#22312;一个美丽山岗的沙嘴上靠岸,圣伊诺桑村庄就坐落在这山岗上。从这个?#21040;?#21487;以环视比热山脉,看到罗讷河从山脚下流过,看到湖泊的背?#22467;?#20294;是,拉法埃尔却?#19981;?#20174;这儿眺望河对岸上孔伯镇上凄凉的修道?#28023;?#37027;儿是撒丁岛历代国王的陵墓,它们俯伏在群山的面前,就象朝圣的香?#20599;执?#22307;地时拜倒在地那样。一阵?#24503;?#30456;等,节奏均匀的桨声打破了这里风景的沉?#29275;?#32473;他传来单调的类似修?#26391;?#21809;圣诗的声音。

            拉法埃尔感到奇怪,平常湖的这一带地方很僻静,现在居然在这儿遇上游客,他不由得要看看坐在船上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一面依旧沉在梦想里,同?#27604;?#20986;坐在船尾的正是昨晚那么严厉地质问他的那位老妇人。

            游船?#36824;?#25289;法埃尔面前时,只有那位老妇?#35828;?#38543;身女伴向他招呼,他似乎头一次看到这位高贵的穷女子。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身边有衣服的——声,轻轻的脚步声,这时,他早已忘掉迅速消失在岬嘴后面的那一船游客了。他回过头来,瞥见了刚才陪伴老妇?#35828;?#37027;?#36824;?#23064;;从她那拘谨的样子,他猜想她有话要对他说,便朝她走去。她约莫三十六岁,高瘦的身材,冷漠的表情,象所有老处女那样,她的眼光本来不大自然,和她此刻那种踟蹰、畏缩,缺乏弹性的步伐就更加不协调。她既象年老,又象年轻,为要显示她自己的美德和修养的崇高价?#25285;?#22905;摆出一副尊严的神气。此外,她还有惯于洁身自好的女人们那?#20013;?#36947;院式的谨慎举止,无疑这也是为了?#39038;?#20204;免遭情场失意的命运。

            “先生,您有性命危险,别再到俱乐部来啦,”她对拉法埃尔说,一面后退了几步,好象她的贞操已受损失。

            “可是,小姐,”瓦朗坦微笑着答道,“?#28909;?#24744;已枉驾到这里,请费心说得更清楚一点……”

            “啊!”她接着说,“如果没有强烈的动机驱使,我不会甘冒使自己在伯爵夫人面前失宠的危险,因为万一她知?#26391;?#25105;来通知你……”

            “可是,谁会去告诉她呢,小姐?”拉法埃尔大声嚷道。

            “这倒是真的,”老处女答道,用猫头鹰看到太阳时那种微微发抖的眼光瞧了他一眼,“可是,您得留神点,”她接着说,“好几个青年人想要把您从疗养所赶走,他们决心向您寻衅,逼您进行决斗。”

            远处传来了老贵妇的声音。

            “小姐,”侯爵说,“我向您表示感激……”

            那来搭救他的人,听到她女主?#35828;?#22768;音再次?#21451;?#30707;中间尖叫起来,早就跑掉了。

            “可怜的女子!同病相怜,患难相助,历来如此,”拉法埃尔心里想,一面坐在一棵树下。

            打开所有科学大门的钥匙无疑是一个问?#29275;?#25105;们所获得的重大发明大多数应归功于怎?#31383;歟看?#19990;的诀窍也许就在于随时向自己多问一个为什么?#38752;?#26159;,这种故意做作的?#29123;?#20043;明,也会破坏我们的幻想。因此,瓦朗坦在没有经过哲学思考之前,便把老处女的善行作为他浮想的课题,觉得这里面充满了?#20102;帷?br />
            “即使我?#28784;晃还?#22919;?#35828;?#20276;娘爱上了,”他想,“这也并不奇怪:我才二十七岁,有贵族头?#21361;?#26377;二十万法郎的年收益!但她那位比猫儿还怕水的女主人,竟把她带到船上,送到我身边来,岂不是桩奇妙的事?这两个女?#35828;?#33832;瓦省来是准备象土拨鼠般过冬的,她们睡到中午,还在问是否天亮了,今天却在?#35828;?#38047;之前起床,为的是要跟踪我,却想使人相信这完全是巧遇!”

            不久之后,这位老处女和她那种四十岁的?#35828;?#22825;真行径,在他眼里变成了这个虚伪和戏弄?#35828;?#31038;会的卑鄙奸计,拙劣阴谋,一种教士或女?#35828;?#26080;谓争吵的新花样。

            所谓决斗,想是无稽之谈或是别人借以吓唬他的?#26705;?#36825;些胸襟狭隘,象苍蝇般放肆的令人讨厌的?#19968;錚?#32456;于刺激了他的虚荣心,?#21483;?#20102;他的?#26223;?#24863;,挑动了他的好奇心。他既不愿上他们的当,也不甘当懦夫,况且,也许他觉得这幕小剧有趣,所以当天晚上他到俱乐部来了。他靠在壁炉边,?#31181;?#25601;在大理石的壁炉台上,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大厅中,他在?#24863;难?#31350;,不让自己授人以任何把柄;但是,他同时在观察别?#35828;牧?#33394;,在某种意义上,他是以自己的审慎态度向整个集会挑?#20581;?#23601;象一只猛犬确信自己的力量,在家里?#32676;?#25112;斗,不作无谓的狂吠。

            晚会将结束的时候,他在游戏厅里漫步,从厅的入口处走到台球室的入口处,时而向室内看一眼,发现里面有几个青年人在打台球。他转了几个圈之后,听到人家说着他的名字。尽管谈话的声音很低,拉法埃尔也不难猜出他已成为他们争论的对象,最后,他终于听到了几句大声说的?#22467;?br />
            “你吗?”

            “对,是我!”

            “我才不信?#25991;?#21602;!”

            “我们打赌好吗?”

            “噢!他?#23567;!?br />
            正当瓦朗坦为了好奇,想要知道他们打赌的目标,而向前来细听他们的谈话时,一个高大,?#23380;常?#27668;色很好的青年,从台球室里走出来,他是属于那种倚仗膂力、态度横蛮、目光?#36843;说?#20154;。

            “先生,”他用镇定的语调对拉法埃尔说,“我受委托告诉您一件您似乎不知道的事:您的脸孔和您本人,使这里所有的人都讨厌,尤其是我……您很懂礼貌,不会不肯为公众利益而牺牲自?#28023;?#25152;以我请您?#28784;?#20877;到俱乐部来。”

            “先生,开这种玩笑,在帝政时代的兵营里曾经流行过,可是,时?#20004;?#26085;,这个调门已很不吃香了。”拉法埃尔冷冷地回答。

            “我并不是开玩笑,”那青年人说,“我跟您再说一遍:您居留在这儿将使您的健?#24403;?#24471;更?#25285;?#28814;热的气候,强烈的阳光,客厅里的空气,团体的生活,都?#38405;?#30340;病有害。”

            “您在哪里学的医?”拉法埃尔问道。

            “先生,我在巴黎?#24352;?#28909;射击场获得过射击学士学位,还在剑术大师塞里西埃①门下得过博士头衔。”

            ①作者这里说的塞里西埃,疑是指格里西埃,他是当时著名的击剑教师。

            “您只剩下最后一个学位?#19995;?#21462;得,”瓦朗?#22815;?#31572;,“请您学一下礼法?#26705;?#37027;您就会成为一位完美的绅士。”

            这时候,一群微笑的或沉默的青年走出台球室,别的玩纸牌的人也对这事很关心,都放下纸牌走过来了,听别人吵架最能满足他们的?#25172;?#29420;自置身于这个充满?#24184;?#30340;人群中,拉法埃尔努力保持镇静,并使自己?#29615;?#20219;何错误;但是,他的对手决心要嘲弄他,而这种嘲弄非常机智,?#29123;?#23613;挖苦的能事,又包含着极大的侮辱,他便严肃地回答说:

            “先生,今天再也不允许打别?#35828;?#32819;光了,可是,我真不知该用什么话语来痛斥您的这种卑鄙行为。”

            “够啦!够啦!明天你们自己去算账?#26705;奔?#20010;青年人说着?#22467;?#20415;冲过去把两个吵架的人分开了。

            拉法埃尔算是对别?#35828;那?#29359;者,只好接受在波尔多古堡附近决斗的约会,然后,他离开了大厅。决斗要在?#36924;?#19978;的一块小草地上进行,这地方离?#39540;?#30340;一条公路不远,从这里,得胜者可以?#21271;?#37324;昂。拉法埃尔必须作出决定,要么躺倒在病床上,要么离开艾克斯湖滨休养所。社会就胜利了。

            第二天清晨八时,拉法埃尔的对手带着两个证人和一位外科医生首先来到决斗场地。

            “我们选这地方非常好,天气晴朗,最适宜决斗!”他高?#35828;?#21483;起来,一面望着蓝色的天空、湖里的绿水和山上的?#24050;攏?#35273;得很轻?#26705;?#24515;里没有丝毫疑虑,也没有悲哀。“如果我给他在肩膀上来一下,”他接着说,“我就会让他在床上躺一个月,?#26376;穡?#21307;生?”

            “至少一个月,”外科医生答道,“可是,您让这株小柳树安逸点?#26705;环?#21017;您把手弄累了,就不能控制您的手枪,那么您原来要打伤他,结果会把他打死。”

            远处传来了车辆驶近的声音。

            “他来啦,”那两个证人说,他们不久就看见大路上有一辆由两个车夫驾驶的四匹马拉的四?#33268;?#36710;?#36824;?#26469;。

            “多么奇怪的派头!”瓦朗坦的对手嚷着,“他就这样乘车赶来送死……”

            在一场决斗中,象在一?#21619;?#21338;中那样,最轻微的意外事?#21097;?#37117;会影响求胜心太切的当事?#35828;?#24515;理;这青年?#35828;却?#37027;辆马车到来,它却在大路上停下,因此,他有点焦急了。?#20808;?#32435;塔首先笨重地从车上下来,然后扶着拉法埃尔出来;他用衰弱的胳膊搀着侯爵,象一位情人照顾他的情妇那样无微不至。两人都消失在把大路和指定的决斗地点分隔开来的小径里,过了许久之后,才?#31181;?#26032;出现:他们走得实在太慢。这?#36824;?#21095;的四个观众看到瓦朗坦靠在他仆人胳膊上的那副样子,深受震动:他脸色苍白,精神不振,步伐蹒跚,耷拉着脑袋,一言?#29615;ⅰ?#20320;会说他们两人都是身体坏透?#35828;?#32769;头,一个是上了岁数,一个是用脑过度;前一个的岁数写在他的白发上,年轻的那个却已看不出岁数。

            “先生,我没有睡着觉,”拉法埃尔对他的敌手说。

            这句冷冰冰的话语,和随之而来的可怕的眼光,使这真正是挑?#26222;?#30340;人发?#35835;耍?#20182;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自己的作为暗自羞愧。在拉法埃尔的态度、声音和姿势上?#24515;?#31181;异常的东西。侯爵停顿了一下,众人也就跟着沉默。大伙的?#35805;?#21644;关注达到了顶点。

            “现在还来得?#22467;?#20182;接着说,“您稍稍给我赔个不是就行了,就这样办?#26705;?#21542;则,您就会死。此刻您还在倚仗您的本领,认为在这场决斗?#24515;?#21344;有一切有利条件,不愿后退一?#20581;?#37027;么,好?#26705;?#20808;生,我是慷慨的,我可以把我的优势事先告诉你,我具有一种可怕的威力。?#28784;?#25105;愿意,我就可以使您的本领失灵,使您的眼睛被蒙上,使您的手发抖,使您的心狂跳,甚至杀死您。我不愿被逼施展这种威力,因为运用它我也要付出巨大代价。您并不是独自一人死去。如果您拒绝向我道?#31119;?#24744;的子弹就会掉在这个瀑布的水里,尽管杀人是您的习惯,而我的子弹不需瞄?#36857;?#23601;会直穿您的心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