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尾声

            “那么,波利娜怎么样了?”

            “啊!波利娜吗?听着。有时候,你是否曾在一个冬天的晚上,坐在你家温暖的炉火前面,一边纵情地沉湎于爱情或青春岁月的回忆?一边欣赏火焰在一块栎木上造成的条纹?这里,燃烧作用描绘出了棋盘上的红色格线,那儿,燃烧发出一些柔软的闪光;蓝色的小火焰在奔跑,跳跃,在炽热的炭火的背景上游戏。这时来了个无名氏画家利用这火焰当画布;运用他的独特?#35760;桑?#22312;这紫色或紫红色的灿烂画面上描绘出一个超自然的秀丽绝伦?#23068;?#20687;,这是个转?#24067;?#36893;的幻象,决不会凑巧有第二次出现;她是一个头发被风吹起的女人,她的侧面流露一种动?#35828;娜?#24773;:这是火中的火焰!她微笑,她消逝了,你再?#24067;?#19981;到她。永别了,火焰之花!永别了,未完备的,出乎意料的?质,要成为光辉灿烂的金刚钻,你不是来得太早,就是来得太晚了!”

            “可是,波利娜呢?”

            “你还没听懂吗?我再说一遍。让开!让开。她来了,这就是她,她是幻象的皇后,她象亲?#21069;?#20495;忽即逝,她象闪电般一闪即过,也象闪电那样,从天上喷射电火,她是非创造的存在,是整个精神,整个爱情!我不知道她是哪种火焰的化身,?#36816;?#26469;说,也许火焰本身就是有生命的?#24067;洌?#22905;身上的线条那么纯洁,这就告诉你,她是从天上来的,她难道不是象天使般光华灿烂?你难?#28866;?#26377;听到她的翅膀在空中搏动的声音?#20811;?#39134;来停在你的身旁比飞鸟还轻,她那双可怕的秀眼使人着迷;她那柔和而有力的气息,以一种神奇的力量吸引着你的嘴唇;她躲避你,而又引诱你,你已身不由己离开了大地。你情愿,哪怕只有一回,用你发痒的手,狂热的手,抚摩这雪白?#23068;?#20307;,揉搓这一头金色的美发,亲吻这双闪亮的眼睛。一股浓香使你陶醉,一阵?#28866;?#30340;音乐迷住了你。你的全?#21487;?#32463;震动了,你全身都是欲望,都是?#32431;唷?#22114;!无法形容的幸福!你曾经接触过这个女?#35828;?#22068;唇;可是,突然间,一阵剧痛使你惊醒。啊!啊!!你的脑袋碰在床角上,你抱住红木的床柱亲吻,你吻冰冷的镀金饰物,吻一个青铜像,一个铜制的爱神。”

            “可是,先生,波利娜呢?”

            “还要问!你听着。

            “一个明媚的早晨,从图尔出发,一个年轻人,和一个漂亮女人手挽手登上了拉维尔-昂热?#24597;?#33337;。这样结合在一起的一对情侣,他们长时间地欣赏着在卢瓦尔河广阔水面上的一个白衣女像,她朦胧地出现在雾霭里,仿佛是水分和阳光造成的结果,或者是云彩和空气形成的幻象。

            “这个流体的创造物,她一会儿是河水女神,一会儿又是空气中的女精灵,她在空间?#19978;瑁?#23601;象在记忆里回旋的一句话语,它使你白费劲地?#24050;埃?#21364;不让你抓住;她漫步在?#27827;?#19982;?#27827;?#20043;间:她摇摆着脑袋穿过高高的白杨树林;后来,她又变得庞大无比,她身上长袍的无数褶裥熠熠生辉,太阳在她面部周围造成的光轮灿烂夺目;她在村落与?#35282;?#20043;上?#19978;瑁?#20223;佛是要禁止汽船从于塞古堡①之?#24052;?#36807;。你也可以说这是‘漂亮的表妹’②的幽灵在保护她的?#27663;?#20813;受近代文明?#23068;?#20405;。”

            ①于塞古堡是法国卢瓦尔河岸的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宏伟古堡。

            ②指法国十五世纪作家拉萨尔的风俗小说《小冉-德-圣德?#23567;?#20013;的女主人公,是一位非常漂亮,受人爱慕的贵妇,当时的国王给了她一个尊称:“漂亮的表妹?#20445;?#22905;的真名反而被人遗忘。

            ?#26114;?#22909;,我明白了,波利娜原来是这样的。可是,馥多拉呢?”

            “噢!馥多拉,你总会碰见她……昨天她在滑稽剧院,今晚她将去歌剧院,到处有她的踪迹。要是你愿意,不妨这么说,她就是社会。”

            一八三○至三一年于巴黎

            梁均译——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32999;?#31614;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