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二 德·巴日东太太(2)

            ①古希伯来?#35828;?#39554;人话,见《新约·马太福音》第五章第二十二节。

            ②法国古金币,值二十法郎。

            吕西安的无比的美貌,羞怯的举动,还有他的声音,一切都使德·巴日东太太感到惊异。诗人本身已经是一首诗了。吕西安觉得这女人名不虚传,偷偷打量了一番:德·巴日东太太同他理想中的贵族太太完全符合。她按照时行的款式,戴一顶直条子黑丝绒拼成的平顶帽。这顶大有中世纪风味的帽子,在青年人眼中愈加抬高了对方的身分。帽子下面露出一大堆黄里带红的头发,照着亮光的部分完全金黄,蜷曲的部分红?#32654;?#23475;。据说女人长着这种颜色的头发,别的部分很不容?#30528;浜希?#37027;位高贵的太太却是皮色鲜明,弥补了那个缺点。一双灰色眼睛闪闪发光,雪白宽广,已经有皱裥的脑门,轮廓很显著;眼睛四周的色调象螺钿;鼻子两旁有两条?#22534;?#31649;,细巧的眼圈儿因之显得更洁白。神采?#32466;?#30340;长脸孔上长着一个鹰爪鼻,成为一个鲜明的标识,说明她容易激动,象孔代①家的人。头发没有完全遮掉脖子。随便扣上的袍子露出雪白的胸脯,不难想见Rx房丰满,位置恰当。德·巴日东太太伸出她保养很好而有些干枯的细长?#31181;福?#24456;亲热的指着近边的椅子,要青年诗人坐下。杜·夏特莱坐在一把靠椅上。那时吕西安?#27431;?#35273;没有别人在座。

            ①法国王室波?#32422;?#30340;旁系亲属。

            乌莫的诗人被德·巴日东太太的谈话陶醉了。在她身边消磨的三个钟点,对吕西安简直是个梦,恨不得永远做下去。他发现那太太是消瘦而不是真正的瘦,渴望爱情而?#35980;?#21040;爱情,身强力壮而带着病态。态度举动把她的缺点更加夸大了,吕西安却看着很中意;年轻人开头总?#19981;?#22840;张,只?#26391;切?#22320;纯洁的表现。他完全不注意烦闷和?#32431;?#32473;她带来的颧?#24039;?#30340;褐红色斑疹,使她的面颊显得神态憔?#30149;?#20182;的幻想?#36824;?#30447;着那双热烈的眼睛,照着烛光的美丽的鬈发,白得耀眼的皮肤,象飞蛾见到亮光一样?#34013;?#19981;放。并?#21494;?#26041;的话句句说到他心里,他再也不想去判断对方是怎样的女人。那种女性的激动,德·巴日东太太重复了多年而吕西安觉得很新鲜的滥调,都使吕西安入迷,尤其他存心把一切看得十全十美。他不曾带作品来,而且当?#24065;?#35848;不到这个问题;吕西安?#23460;?#24536;记带诗,好作为下次再来的借口;德·巴日东太太也绝口不提,以便改天再要他念?#32422;?#30340;作品。这不是初次见面就有了默契吗?西克斯特·杜·夏特莱先生对这次招待大不高兴。他发觉得晚了一步,这漂亮青年竟是他的情?#23567;?#20182;送吕西安从美景街下坡去乌莫,直送到第一个拐角儿?#24076;?#26377;心?#26032;?#35199;安领教领教他的手段。间接税稽核所所长先?#32422;?#22840;了一阵引见的功劳,然后以介绍人身分给他一番劝告,?#26032;?#35199;安听着很诧异。

            杜·夏特莱先生说:“总算吕西安运气,受到的待遇?#20154;?#22799;特莱好。这批蠢东西比宫廷还傲慢。他?#24039;?#23613;你面子,?#24515;?#19979;不了台。他们要不改变作风,一七八九年的革命准会再来。至于他夏特莱,他所以还在那?#26131;?#21160;,无非是对德·巴日东太太感到兴趣,昂古莱?#20998;?#26377;这个女人还象点儿样。他先是因为无聊,对德·巴日东太太献献殷勤,结果却发疯似的爱上了她。不久事情就好得手,处处看得出她爱着他。他只有收服这个?#26223;?#30340;王后,才能?#38405;?#25209;臭乡绅报仇泄恨。”

            夏特莱形容?#32422;?#30340;痴情已经到了杀死情敌的地步,万一有情敌的话。帝政时代的老油子用尽全身之力扑在?#38378;?#30340;诗人身?#24076;?#24819;用威势压倒他,叫他害怕。他讲到旅行埃及时的危险,大大夸张了一番,抬高?#32422;海?#21487;是他只能刺激诗?#35828;?#24819;象而并没有吓退情人。

            从那天晚上起,吕西安?#36824;?#32769;风流如何威胁,如何装出小市民冒充打手的样子,照样去拜访德·巴日东太太;他先还保持乌莫?#35828;?#36523;分,陪着小心;后来习惯了,不象早先那样觉得在那儿出入是莫大的荣幸,上门的?#38382;?#24840;来愈多。那个圈子里的人认为药房老板的儿子根本无足重轻。开始一个时期,某个贵族或者某些妇女去看娜依斯而碰到吕西安,对他都拿出上等人对待下级的态度,礼貌特别周到。吕西安先觉得他们和蔼可亲,后来也咂摸出那种虚假的客气是什么意思。有一些恩主面孔引起他的愤慨,加?#20811;?#30171;恨不平等的平民思想;许多未来的贵人开始对高等社会都有这种仇恨。可是不论怎样的?#32431;啵?#21525;西安为了娜依斯都能忍受。娜依斯这个名字,他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那个帮口跟西班牙的元老和维也纳的世家一样,熟朋友之间?#24515;?#22899;女都用名字相称,他们想出这一点区别,表示他们在昂古莱姆的贵族里头也?#24623;?#20247;不同的。

            吕西安爱上娜依斯,正如年轻人爱上第一个奉承他的女子,因为娜依斯预言他?#24052;?#26080;量,一定会享大名。她使尽手段要吕西安成为她家里的常客,不但过甚其辞的赞美,还?#24503;?#35199;安是她有心提拔的一个穷孩子;她?#23460;?#25226;他缩小,好把他留在身边;她要吕西安做秘书,念书给她听。其实她?#21069;?#21525;西安,在当年那次惨痛的经历以后,她?#32422;?#20063;想不到还能爱到这个程度。她暗暗责备?#32422;海?#35273;得爱一个二十岁的青年简直荒唐,单说身分,他就同?#32422;?#31163;得多远!种种顾?#24039;?#21160;起来的傲气,莫名其妙的在亲热的态度中流露出来。她一会儿目无下尘,摆出一副保护人面孔,一会儿慈爱温柔,满嘴甜言蜜语。吕西?#37096;?#22836;震于她高贵的地位,尝遍了恐惧,希望,绝望的滋味;可是经过?#32431;?#19982;快乐的交替,第一次的爱情也在他心里?#20540;?#26356;深了。最初两个月,他把德·巴日东太太当做象慈母一般照顾他的恩人。一来二去,终于说起知心话来了。德·巴日东太太称诗人为亲爱的吕西安,然后干脆叫他亲爱的。诗人大着胆子也把尊贵的太太叫起娜依斯来,她听着大不高兴,发了一阵脾气,叫不通世故的孩子愈加神魂颠倒;她嗔怪吕西安不该用一个大家通用的称呼。又高傲又尊贵的德·奈格珀利斯小姐,向俊美的天使提出一个簇新的名字,要他用路易丝相称。这一下吕西安一交跌进了爱情的天堂。一天夜晚,路易丝正在瞧一张肖像,吕西安进去,她急忙收起,吕西安要求给他看。这是他第一次表示嫉妒,路易丝怕他发?#20445;?#32473;他看了年轻的康特-克鲁瓦的肖像,?#39318;?#30524;泪讲出那一段悲惨的爱情,多么纯洁,受到多么惨酷的摧残的爱情。是不是她打算对已故的情人不忠实了?还是利用肖像暗示吕西安,还有一个男人同他竞争?吕西安太年轻,没有能力分析他的情人,只是很天真的发?#20445;?#22240;为娜依斯已经排开阵势挑战。在这种战斗中,女人总希望男人把她理由说得相当巧妙的顾虑彻底破除。她们关于责?#21361;?#20307;?#24120;?#23447;教的争辩好比许多堡垒,但?#25913;?#20154;一齐攻下。天真的吕西安?#35980;?#30528;这些挑拨就冲过来了。

            有天晚?#24076;?#21525;西安大着胆子说:“换了我才不肯死呢,我要为着你活下去。”他想把德·康特-克鲁瓦先生彻底解决,望着路易丝的目光表示他的热情已经到顶点。

            路易丝看着这股新生的爱情在她和诗人心中进展,暗暗吃惊。她?#23460;?#25214;错儿,?#24503;?#35199;安答应题在她纪念册第一?#25104;?#30340;诗不?#32654;?#26159;拖延。等到诗写出来了,她当然觉得比贵族诗人卡那利最好的作品还要美,可是她念过以后又作何感想呢?

            生花妙笔,虚幻的诗神,

            并不经常来叩我的心魂,

            点染我的花笺和薄薄的绢素。

            倒是我美丽的情人在挥毫时分,

            往往把她?#25343;?#30340;欢欣,

            或是无声的悲苦,向我倾吐。

            啊!等到她追?#25300;?#35114;色的旧稿,

            想得到一个分晓,

            花团锦簇的前程从何处发轫;

            那时但愿爱神呵,

            将来回想起这次美妙的旅行,

            象晴朗的天空没有一朵乌云!

            她说:“你的诗真是受了我的感应吗?”

            这个疑问是?#19981;?#29609;火的女人有心挑逗,?#26032;?#35199;安冒出一颗眼泪;她便安慰吕西安,破题儿第一遭亲了亲他的额?#24688;?#30495;的,吕西安是个大人物,她要好好的栽培他,教他意大利文,德文,纠正他的态度举动;有了这些借口,她可以当着?#21069;?#35752;厌的清客,让吕西安经常留在身边了。她多关?#26032;?#35199;安的生活!为着吕西安重新弄音乐,引他进入音乐的天地,弹几支贝多芬的美妙的曲子,使他听着出神。吕西?#37096;?#20048;,路易丝也跟着快乐;看见吕西安心醉神迷,快要晕过去的样子,她假?#24066;?#30340;说:“有了这样的幸福,我们不是该满足了吗?”?#38378;?#30340;诗人糊?#23458;?#39030;,回答说:“是的。”

            ?#38382;?#36880;渐发展,上星期路易丝?#23588;?#30041;吕西安在家和德·巴日东先生同?#33713;?#39277;。虽然有丈夫在场,事情还是弄得满城皆知,大?#19968;?#35748;为过分离奇,难以相信。结果引起许多骇人听闻的谣言。有的人觉得社会马上要天翻地覆了。另外一些人大声疾呼的说:“这就是高谈自由平等的后果!”醋意十足的杜·夏特莱打听出服侍产妇的夏洛特太太便是沙尔东太太,被他说做“乌莫夏多布里昂的母亲”。这句话变了一句有名的俏皮话。德·尚杜太太第一个赶往德·巴日东太太家,说道:

            “亲爱的娜依斯,你可知道全昂古莱姆谈论的事吗?那起码诗?#35828;?#23064;,就是两个月以前服侍我嫂子生产的夏洛特太太!”

            德·巴日东太太摆出一副十足地道的王后面孔,回答说:“亲爱的,这有什么大惊小怪?#20811;?#19981;是药剂师的寡妇吗?德·吕邦?#32654;?#23478;的小姐落到这步田地?#34917;豢闪?#30340;了。假定你跟我穷得一个钱都没有?……咱们靠什么过活?怎么养活你的孩子?”

            德·巴日东太太的镇静压倒了贵族的怨?#23613;N按?#30340;心胸最容易把苦难当作德?#23567;?#20570;的好事受到指责而坚持下去,也更有意思;清白无辜和不正当的嗜好同样有刺激作用。晚上德·巴日东太太家高朋满座,都是来埋怨她的。她拿出冷嘲热讽的口才,说即使贵族成不了莫里哀,拉辛,卢梭,伏尔泰,玛西永,博马舍,狄德罗,至少该接待生出大人物的家具商,钟表?#24120;?#38136;刀?#22330;"?#22905;说天才永远是贵族。她责?#25913;切?#32453;士不懂得?#32422;?#30495;正的利益。总而言之,她说了许多傻话,听的人要不那么蠢,早就心中有数;可是他们?#28784;?#20026;她脾气古怪。一场?#23376;?#34987;她用大炮轰散了。吕西安第一次被请来当众露面,四桌客人在褪色的旧客厅里打惠斯特②;路易丝满面春风的接待吕西安,摆着一副叫人非服从不可的王后气?#19978;?#22823;众介绍。她把间接税稽核所所长叫做“夏特莱先生”,表示她知道夏特莱并无资格在姓氏之前加上旧家的标识,夏特莱听着愣住了。从那天晚上起,吕西安算?#24623;?#25384;进了德·巴日东太太的圈子;可是个个?#35828;?#20182;毒物看待,存心慢慢的用傲慢的态度做解毒剂,把他排除出去。娜依斯虽然胜利,却是大失人心;一部分反对派打算离开她了。阿美莉,——就是德·尚杜太太,——听着夏特莱的主意决定每星期三接待宾客,和德·巴日东太太唱对台。德·巴日东太太是每天晚上招待的,去的人早已养成习惯,老是坐在那几张绿呢牌桌前面,玩那几副西洋双六棋③;看惯屋子里的当差,烛台;在走道里挂大衣,帽子,放套鞋,都变了刻板文章;甚至对楼梯的踏级也象对女主人一样有感情。大家捺着性子忍受“御花园中的?#33618;瘼?rdquo;,这是亚历山大·德·布勒比昂想出来的俏皮话。最后,农学会会长还说出一番内行话来消除众?#35828;?#24594;气。

            他说:“大革命以前,便是主公大?#23478;步?#24453;跟这小诗人差不多的小角色,例如杜克洛,格里姆,克雷比庸等等;可是从来不接见收人头税的小官儿,象夏特莱这种人。”

            ①莫里哀的父亲是家具商;卢梭和博马舍的父亲是钟表?#24120;?#29380;德罗的父亲是铸刀?#22330;?br />
            ②纸牌戏的一种,?#25490;?#30340;前身。

            ③?#26126;?#23376;和跳棋玩的一种游戏。

            ④?#33618;瘢ㄒ约?#33609;人食料的鸟)在法文中叫做“沙尔东纳莱”;吕西安?#19976;?#23572;东,原义为蓟草,是一种开淡紫花的多年生草。沙尔东纳莱前半与沙尔东相同,又可作小沙尔东解。

            杜·夏特莱做了沙尔东的替死鬼,个个人对他冷淡。间接税稽核所所长自从被称为夏特莱先生起,发誓非征服德·巴日东太太不可;他一发觉受人攻击,反而站在女主人一边,替青年诗人撑腰,自称为吕西安的朋友。了不起的外交家当年手段?#23380;荊?#27809;有拍上?#38391;坡兀?#22914;今却来笼络吕西安,跟他亲热了。他请了一次客,替诗人捧场,出席的有省长,税局局长,驻军司令,海军学校校长,法院院长,所有的行政首脑。?#38378;?#30340;诗人大受夸?#20445;?#35201;不是二十二岁的年轻人,听着?#20999;?#32781;弄他的赞美准会疑心。上甜?#35828;?#26102;候,夏特莱要他的情敌朗诵他最近的杰作,《垂死的沙达那帕鲁斯的?#35848;琛貳?#32032;来不动感情的中学校长拍手说,便是冉-巴蒂斯特·卢梭①也不能写得更好了。西克斯特·复特莱男爵断定这小诗人不是经不起夸?#20445;?#26089;晚在暖室里干瘪,便是为了未来的光荣得意忘形,闹出些狂妄的笑话来,仍旧缩回去做个无名小卒。在这个天才不曾夭折的时期,夏特莱的雄心似乎为德·巴日东太太牺牲了?#40644;?#23454;他老奸巨猾,订好计划,要象刺?#39556;?#24773;一样留意两个情?#35828;?#34892;动,等候机会消灭吕西安。从那时起,城内城外隐隐然说到昂古莱姆出了一个大人物。舆论一致赞美德·巴日东太太照顾青年才子。德·巴日东太太发现她的行事有人赞同,就想获得公众的批准。她在本省内逢人便说,要举行一次请吃冰淇淋和糕点的茶会;那时茶叶还作为消化药,归药房发售,请客喝茶是从来未有的创举。第一流的贵族都被请去听吕西安朗诵一件重要作品。

            ①冉-巴蒂斯特·卢梭(1671—1741),法国抒情诗人。

            路易丝把她暗中克服的困难瞒着吕西安,可也透?#37117;?#21477;上流社会反对他的阴?#34180;?#22905;认为应当让吕西安知道天才一生中必?#28784;?#32463;历的危险,有些难关需要过?#35828;?#21191;气才能冲破。她拿这种胜利当作教育。她伸着雪白的手,向吕西安指出要?#35980;欢?#30340;苦难去换取的光荣,提到殉道的志士非受不可的毒刑,她搬出她的最好听的空话,最浮夸的词藻。那?#20013;?#21475;开河的议论正是学了《?#21525;?#23068;》小说中的缺点。她自以为雄辩滔?#24076;按?#20043;极,而她的口才又是受她的邦?#24597;?#30340;感应,也就更爱他了。①她劝吕西安放大胆子抛弃父亲的姓?#24076;?#25913;用吕邦?#32654;?#37027;个高贵的姓,不用管?#35088;?#36215;哄,反正将来王上会批准的。布拉蒙-绍弗里家的小姐,德·埃斯巴侯爵夫人,跟路易丝是至亲,在宫廷中很有势力,请求改姓的事由路易丝负责就是了。听到王?#24076;?#23467;廷,德·埃斯巴侯爵夫人这些字儿,吕西安好比看见一连串美丽的烟火,觉得大有改姓的必要。

            “亲爱的孩子,”路易丝带着又温柔又打趣的口吻说,“事情早一天做,公众就早一天承认。”

            她把社会的阶层一一揭开,叫诗人明白这个巧妙的主意可以使他平空跳过多少等级。吕西安听着她的劝告,立?#35848;?#21464;思想,不再相信一七九三年代的虚幻的平等;对于名位的饥渴本来被大卫?#32654;?#38745;的理智消解了,如今受到路易丝的煽动,她说只有高等社会才是他活动的天地。愤懑不平的自由党人inpctto②变了保王?#22330;?#21525;西安咬着荣华?#36824;?#30340;禁果,发誓要送一个胜利的花冠给他的王后,哪怕是染着鲜血的花冠,他也要弄到手,quibuscumqueviis.③他要证明他的勇敢,说出眼前的?#32431;啵?#33267;此为止他瞒着路易丝;年轻人初次恋爱都莫名其妙的怕羞,不?#24322;?#32768;?#32422;?#23815;高的品质,但愿不露出真正的精神面目就得到情人赏识。?#19997;?#20182;说出如?#38382;?#36139;穷压迫,?#32422;?#22914;何高傲的忍受,提到在大卫那儿的工作,深夜的用功。这股青春的热诚使德·巴日东太太想起二十六岁的上校,眼神愈来愈柔和。吕西?#37096;?#20986;他的尊贵的情人动了心,便抓着她的手(她也让他拿着),凭着诗?#35828;模?#38738;年的,情?#35828;某?#21160;亲?#24688;?#36335;易丝甚至?#24066;?#33647;剂师的儿子把颤动的嘴?#25945;?#22312;她的脑门上。

            ①法国女作家斯塔尔夫人(1766—1817)写的小说《?#21525;?#23068;》,?#20174;?#22905;和邦?#24597;?middot;贡斯当的爱情;作者借女主人公?#21525;瞿缺?#29616;?#32422;?#30340;思想感情。

            ②意大利文:暗中,内心深处。

            ③拉丁文:任何代价在所不惜。

            她从迷惘中醒来,说道:“孩子!孩子!给人撞见了,我要?#20013;?#35805;了。”

            那天晚?#24076;?#24503;·巴日东太太的思想把她所谓吕西安的成见摧毁了不少。据她说来,天才是没有?#25913;福?#27809;有?#20540;埽?#27809;有姊妹的;他们要建立?#25353;?#30340;事业,表面上不能不自私,为了他们的成就不能不牺牲一?#23567;?#23478;属开始?#24187;?#34987;巨人式的头脑?#40092;常?#22240;为要帮助一股被压迫的力量奋斗而作种种牺牲,可是后来分享胜利的果实的时候,得到的报酬比付出的代价不知要超过多少?#19969;?#22825;才只向?#32422;?#36127;责;手段只能由他决定,因为目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超于法律之?#24076;?#20182;的使命是重订法律;能控制时代的人,什么都可以取为己有,什么都可?#38405;?#21435;冒险,因为一切都是属于他的。路易丝举出许多名?#35828;纳?#24180;时代作例子:贝尔纳·德·帕利西,路易十一,福克斯,?#38391;坡兀?#21733;伦布,恺撒,?#32422;?#19968;切有名的冒险家,开始都债台高筑或者潦倒不?#22467;?#34987;人误解,当作疯子,败子,品行不?#35828;母感郑?#21518;来却为一家,一国增光,甚至为全人类增光。

            这些议论正好迎合吕西安隐藏的邪念,进一步败坏他的心术。在强烈的欲望鼓动之下,他认为不择手段是理所当然的。不能成功不是对社会犯了大不敬的罪恶吗?#28212;?#36133;的人不是等于把世俗的美德全部?#21697;?#21527;?而?#20999;?#32654;德正是社会的支柱,社会唾弃的便是坐在废墟上的马利乌斯①。吕西安不知道他所处的地位一方面是沉沦堕落,一方面是天才的胜利,他?#36824;?#26395;着先知们逗留过的西乃山,没有看见山下的死海和峨摩拉的丑恶的尸体。②

            ①马利乌斯(公元前157—前86),罗马将军,做到执政,被政敌放逐国外,追捕的人看见他坐在迦太基的废墟上叹息。后世以此为英雄末路的比喻。

            ②西?#32781;?#21448;译西?#21361;?#23665;是摩西看见耶和华显形的地方,见《旧约·出埃及记》。阿拉伯半岛上的古城峨摩拉,以人民作恶多?#32781;灰?#21644;华用天火毁灭,作者引用这两个典故作上面两句的比喻,谓吕西安向往天才的荣誉,看不见脚下的万丈深渊。

            诗?#35828;?#24605;想感情被路易丝从外省生活的襁褓中完全解放出来,他竟想试探德·巴日东太太,看?#32422;?#26159;否能征服这个高贵的俘虏,不至于遭到拒绝,下不了台。最近宣布的诗歌晚会正好给他作这个尝试。他的爱情中间有野心羼入。他动了情,同?#24065;?#24819;往上高升;这股双重的欲望,在既要满足感情,又要摆脱贫穷的青年身?#24076;?#20063;是自然的。今日之下,社会把所有的孩子请去?#24052;?#19968;个宴会,叫他们年纪轻轻就有野心。社会使青年失去妩媚,作着自私的打算,破坏他们仁厚的心地。我们美妙的理想但愿情形不是这样,无?#38382;?#23454;往往破坏我们一相情愿的幻景,叫人除了十九世纪的青年以外没法写出另外一种青年。吕西安还觉得?#32422;?#30340;计划用意高尚,表示他对大卫友情深厚呢。

            吕西安动笔比说话大胆,便写了一封长信给他的路易丝。十二张信?#25509;?#20102;三遍,叙述他父亲的才气,落空的希望,使他受尽折磨的贫穷。他把心爱的妹?#26377;?#25104;天使,大卫·赛夏写成未来的居维埃,目前不但是吕西安的朋友,而且是他的兄长,他的父亲。如果他不要求路易丝对待大卫象对待他一样,他就不配受路易丝的爱,——不配受他生平第一次的光荣。他宁可放弃一切,不能?#20960;?#22823;卫,他要大卫亲眼看见他成功。在那种疯狂的信里,年轻人往往用自杀来威吓,关于良心问题发表许多?#23383;?#30340;议论,搬出高尚的心灵的?#25343;?#30340;逻辑;长篇累牍的废话说得怪有意思,还穿插一些天真的倾诉,在写的人是无心流露而女人看了最?#19981;?#30340;。吕西安把信交给女用人,到印刷所去改校样,分派工作,打发一些零星?#28216;瘢?#23545;大卫只字不提。年轻人只有在童心未失的时候,才会这样稳重。说不定吕西安?#25165;?#22823;卫的不客气的批评,或者怕大?#28389;?#20809;犀利,窥破他的心事。念过?#33618;?#32822;的作品,吕西安听到大卫埋怨,好象?#19997;詒灰?#29983;的手碰到了,他的秘密方始?#26377;?#20013;浮到嘴边。

            现在你们不难体会,吕西安从昂古莱姆走回乌莫,脑子里有些什么思想。那位高贵的太太要生气吗?会接待大卫吗?野心家不至于被撵出来,缩回乌莫的阁楼上去吧?不曾亲吻路易丝的额?#19988;?#21069;,吕西安还能估计一个王后和她宠臣的距离,现在可想不到他花了五个月才走完的?#28902;蹋?#22823;卫不可能在一霎眼之间跨过。他不知道贵族排斥小百姓的禁令多么严格,德·巴日东太太再要敢触犯一次,非下台不可;路易丝自?#35782;?#33853;的罪名势必坐实,不能再在昂古莱姆住下去,本?#20934;?#30340;人对她都要远而避之,象中世纪的人躲避麻疯病人一样。娜依斯要是失节的话,上层的贵族?#20934;叮?#29978;?#20142;?#25945;会在内,都会替她辩护;和下等人往来可是罪大恶极,永远不能赦免?#28784;?#20026;当权的人?#22797;?#35823;,可以得到大家原谅,下台以后就要受到谴责。而接待大卫不是等于自动逊位吗?吕西安即使看不见这方面的问题,他的贵族的本能也预感到另外一些困难,使他心里发慌。高尚的思想感情不一定产生高尚的举止。拉辛的风度固然不?#24623;?#36523;分极高的朝臣,高乃依却很象一个牛贩子。笛卡尔长得象?#40092;?#30340;荷兰商人。孟德斯鸠肩上扛着铁耙,头上戴着睡帽,到拉·勃莱德去?#26790;?#30340;外客往往以为他是粗俗的园丁。上流社会的风度是出身高贵的?#35828;?#22825;?#24120;?#20174;?#38405;?#30340;时候起就开始吸收,或者从血统带来的?#24187;?#23398;问,否则就得靠教育培养,还需要某些偶然的因素帮忙,例如漂亮的外表,清秀的面目,特殊的音色。这些重要的小节在大?#37070;?#19978;完全没有,而他的朋友生来就具备。吕西安承继母系的贵族血?#24120;?#36830;一双脚也是法兰克?#35828;?#39640;脚?#24120;?#19981;比大卫长的是韦尔希?#35828;?#24179;脚?#23581;伲?#20307;格象他掌车的父亲。吕西安?#36335;?#24050;经听到众人对大卫的讪笑,看见德·巴日东太太忍俊不禁的表情。总之,他虽不完全觉得他的?#38376;?#21451;丢他的脸,至少下着决心,以后不再凭冲动行事,先要经过一番考虑了。

            ①韦尔希是德国人轻?#27833;?#22269;人和一切外国事物的用语。相传法国的贵族是法兰克族的后代,平民是高卢?#35828;?#21518;代。弓起的脚背被认为是贵族血统的标识。

            因?#32781;?#22312;充满诗意和友爱的时间以后,两个朋友念过作品,在一个新的太阳照耀之?#39540;?#21040;另外一个文学天地以后,吕西安想起处世的手段和实际的利益来了。回到乌莫,他已经瞥见上流社会的无情的规律,后悔不该写那封信,恨不得收回才好。他完全体会到,交上好运对个?#35828;谋?#36127;有怎样的帮助;他在猎取功名的?#28363;?#19978;已经跨了第一步,再要退回来牺牲太大了。然后他又想起他的朴素安静的生活,高尚的感情;天才横溢的大?#34013;嗝纯?#24936;的帮助他,必要时连为他献出生命都愿意?#33618;?#20146;受了屈辱仍旧那么高贵,认为儿子不但聪明,而且天性仁厚;乐天安命的妹子多?#32431;?#29233;,她的童年多么纯洁,良心上不曾有过斑点;他?#32422;?#30340;希望也不曾受过狂风吹打;这些情形,他都回想起来。于是他觉得,用?#32422;?#30340;成绩冲破贵族或者布尔乔亚的封锁,比靠一个女?#35828;某?#29233;发迹更有面子。他的天?#26049;?#26202;会光芒四射,象?#20999;?#24449;服社会的前辈一样;那个时候自然有女人爱他!?#38391;坡?#30340;榜样使多少平凡的人狂妄自大,成为十九世纪的致命?#32781;?#21525;西安也想起?#38391;坡兀?#20002;开了钻营的念头,还为此责备?#32422;骸?#21525;西安就是这样的性格,从恶到善,从善到恶,转变得一样容易。他不象学者那样爱好?#32422;?#30340;小天地;一个月来看到铺子的绿地黄字的招牌,写着

            沙尔东药房—波斯泰尔新记

            好象对他是种耻辱。父亲的?#25307;?#22312;一个?#24503;?#24517;经之处,他觉得刺眼。那天晚上跨过他家里难看的铁栅门,打算去美景街挽着德·巴日东太太在上?#20146;?#26102;髦的青年中间?#35835;?#30340;时候,他更抱怨这所屋子同他的好运气太不相称。

            他从过道走进小院子,一路想:“爱上了德·巴日东太太,不久也许就能得手,偏偏住在这耗子窠里!”院子里靠墙放着几捆煮过的药草,学徒在?#27492;?#37197;药间的锅子,波斯泰尔先生系着围身,捧着一个曲颈瓶察看瓶里的药水,一边瞅着铺子,看药看得专心的时候,便?#21183;?#32819;朵留意门铃。从院子到后面的破屋子,到处是一股?#31034;眨?#34180;荷,和煮过的草药味儿。后院的住屋要从笔直的楼梯走上去,扶?#31181;?#26377;两根绳子,?#23376;?#21483;做磨坊梯子。假三层上只有一间卧房,便是吕西安住的。

            波斯泰尔先生是个标准的外省老板,他招呼吕西安道:“?#31995;埽?#20320;好。身体怎么样?我才把植物糖水做了一?#38382;笛椋?#25105;的问题只有你父亲能解决,他这个人真了不起!要是我知道他治痛风症的秘方,咱们俩今天还不高车大马,阔得很吗?”

            又蠢?#31181;?#21402;的药剂师每星期都要向吕西安提到他父亲不肯泄露秘方的话,?#26032;?#35199;安听了刺心。

            吕西安很简单的回答:“的确倒霉。”?#40092;?#30340;波斯泰尔对师母和她的儿女帮过好?#22797;?#24537;,吕西安常常感激他,近来却觉得父亲的学生俗不可耐。

            “你怎?#34850;玻?rdquo;波斯泰尔说着,把瓶子放在实验?#37070;稀?br />
            “可有我的信吗?”

            “有一封,象香膏一样好闻!就在账台?#24076;?#25105;的写字架①旁边。”

            ①面板倾斜的木架子,放在?#37070;?#20889;?#38047;?#30340;。

            德·巴日东太太的信同药房的瓶儿罐儿放在一起,还?#35828;茫?#21525;西安赶紧冲进铺子。

            一?#21149;?#24320;的窗子里传出一个好听的声音,温柔的叫着:“吕西安,快些儿!饭?#35828;?#20102;你一个钟点,快凉了。”可是吕西安没有听见。

            波斯泰尔抬起头来说:“小姐,你哥哥魂都没有了。”

            这单身?#21512;?#19968;个小酒?#22467;?#34987;画家一时高兴描上了一张皮色通红的大麻脸。他望着夏娃装出又恭?#20174;?#35752;好的神气,说明他很有意思娶老东家的女儿,只是没法叫利益和爱情在心中停止打架。吕西安走过他身边,他把平日堆着笑脸常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好漂亮啊,你妹妹!你也不错!?#28784;?#32463;过你爸爸的手,没有一样不出色!”

            夏娃个子高大,深色皮肤,黑头发,蓝眼睛。看上去性格刚强,其实她温柔和?#24120;?#24453;人非常热心。大卫准是看中她的率直,天真,心平气和的过着刻苦耐劳的生活,端庄稳重,从来没人说过她一句坏话。从第一次见面起,两人之间就有一股隐藏而纯朴的感情,?#30475;?#26159;德国式的,既没有骚动的表现,也不急于吐露真情。各人只?#21069;?#20013;想念,?#36335;?#26377;个?#22987;?#30340;丈夫会对他们的感情生气。两人都瞒着吕西安,也许认为他们相爱会损害吕西安。大卫惟恐夏娃不?#19981;?#20182;;夏娃因为家境清苦,特别羞怯。真正的女工可能胆子很大,有教养的落难的姑娘只会适应她悲惨的命运。夏娃表面上谦虚,骨子里高傲,不愿?#38750;?#19968;个公认为有钱的?#35828;?#20799;子。那时地产正在涨价,熟悉行市的人估计马萨?#35828;?#24196;园值到?#36865;?#27861;郎以?#24076;先?#22799;候着机会买进的田地还不算在内;他手头积蓄不少,年年丰收,出产都是高价脱手的。或许只有大卫一个人对老子的家业一无所知。在他看来,马萨克?#36824;?#26159;一八一○年上花一万五六买下的一所?#21697;?#23376;,每年他只在收割的季节去一回,让父亲带着在葡?#35328;?#37324;溜达,一路夺他的收成;大?#26469;?#26469;没看见收获的东西,也不放在心上。生活?#38706;?#30340;学者往往夸大感情方面的阻碍,因而感情愈加扩张;这?#28909;说?#29233;情需要对方鼓励才行?#28784;?#20026;大卫心目中的夏娃比小职员心目中的贵夫人还要尊严。印刷商在他偶像身边心慌意乱,手足无措;他急急忙忙赶到,又急急忙忙离开,热情非但不表示出来,反而竭力?#31181;啤?#20182;往往在晚上想出理由,要和吕西安商量事情,从桑树广场穿过巴莱门赶往乌莫;到了?#21776;?#30340;铁栅门口,忽然又退回来,怕时间太晚,或者怕夏娃睡了,嫌他冒失。虽然这股强烈的爱只在小事情上透露,夏娃却心里明白;看见大卫的眼神,说话,举动,对她十分尊敬,她也很得意,可并不?#26223;粒?#32780;印刷商最动?#35828;?#22320;方还是在于他盲目的崇拜吕西安;讨好夏娃最有效的办法,被他想出来了。这种爱情自有一些无声无息的乐趣,不同于骚?#21307;?#24352;的热情,正如田野的花不同于?#24052;?#20013;富丽?#27809;?#30340;花。温柔微妙的眼神好比浮在水上的蓝色的睡莲,飘忽的表情赛过野?#24040;?#30340;淡淡的清香?#40644;嗔?#30340;情调同丝绒般的苔藓一样柔和;那是两颗高尚的心灵在一块富饶、肥沃、不会变质的土地上开出来的花。夏娃屡次体会到,在大卫软弱的外表之下,藏着一?#38378;Α?#20961;是大卫不敢表达的情意,夏娃都很感激,所以只消一件小小的事故就能使他们俩的心进一步接近。

            吕西安?#19979;ィ?#22799;娃已经把门打开了。他和妹妹一句话不说就坐下。交叉的木架子撑着一张小桌,没有台布,摆着他的刀叉。?#38378;?#30340;小家庭只有三份银制的?#36884;擼?#22799;娃都给心爱的哥哥用了。

            她从灶上拿下一盘?#32781;?#31471;上桌子,用铁板把灶火压熄了,说道:“你看什?#31383;。?rdquo;

            吕西安不回答。夏娃又端出一只小碟子,有模有样的铺着葡萄叶,还有一小碗满满的奶油,一齐放在?#37070;稀?br />
            “喂,吕西安,我给你弄了草莓来?#30149;?rdquo;

            吕西安?#36824;司?#31934;会神看信,不曾听见。夏娃过来坐在他身边,一句?#27490;?#37117;没有?#24187;?#23376;对哥哥感情太好了,哥哥越对她随便,她越快活。

            她看见吕西安眼中亮晶晶的含着眼泪,便说:“怎?#34850;玻?rdquo;

            “没有什么,夏娃,没有什么,”吕西安搂着妹子的腰把她拉到身边,亲她的额角,头发,脖子,冲动?#32654;?#23475;。

            “你有事瞒我呢。”

            “告诉你,她真的爱我!”

            ?#38378;?#30340;妹妹红着脸,带着埋怨的口气说:“我知道你不?#24623;当?#25105;。”

            “我们都要快活了,”吕西安说着,把一大匙一大匙的?#21171;?#22068;里送。

            “我们?”夏娃问。她也有大卫那样的预感,便补上一句:

            “你不会象以前那样爱我们了!”

            “你不是了解我的吗?怎么有这个想法呢?”

            夏娃握了握哥哥的手,撤去?#24352;?#21644;棕色陶器的?#21862;В?#31471;上她做的菜。吕西安顾不得吃,又拿着德·巴日东太太的信看起来。识趣的夏娃尊重哥哥,并不要求看信;他要愿意让妹子过目,她就得等着?#28784;?#26159;不愿意,也不能强求。所以她等着。来信是这样写的:

            朋友,我怎会?#35805;?#21161;你研究学问的同道,象帮助你一样呢?在我看来,有才能的人都有同?#28909;?#21033;。可是你不知道我周围的?#35828;?#20559;见。我们没法叫无知的贵族承认思想的高贵。?#28909;?#25105;的声望不能强?#20154;?#20204;接受大卫·赛夏先生,?#20197;?#24847;把他们为你牺牲,象古时候?#38376;?#32650;?#37070;?#19968;样。?#36824;?#20146;爱的朋友,你不见得要我同一个在思想或态度举动方面,可能使我不?#19981;?#30340;人来往吧?你过分赞美我,足见一个人多么容易被友谊?#26432;危∥叶阅?#30340;要求提出一个条件,你不至于见怪吗?我要见见你的朋友,鉴定一下,为了你的?#24052;?#25105;要亲自判?#22799;?#26159;否看错了人。亲爱的诗人,?#28909;?#25105;要象慈母一般照应你,这个做法不是?#21494;阅?#24212;尽的责任吗?

            路易丝·德·奈格珀利斯

            吕西安不知?#37070;?#27969;社会的人有本领从是说到否,从否说到是。他觉得那封信是他的胜利。大卫可以到德·巴日东太太家里去,显露他天才的光辉了。吕西?#37096;?#21040;事情顺利,自以为有了压倒众?#35828;?#20248;势,不由得心神陶醉,得意扬扬,?#25104;戏从?#20986;各式各样的希望,让妹子看着叫好,说他美极了。

            她说:“她要是个聪明人,怎么能?#35805;?#20320;呢!今晚她心里不见得会好过,所有的女人都要向你卖俏。你念起?#22930;?#32422;翰在巴德摩斯》来,一定漂亮极了!我恨不得变做耗子,钻到那儿去看你!?#31383;桑?#20320;的衣服我放在妈妈屋里了。”

            妈妈的房间虽然寒素,还过得去。胡桃木的?#37319;?#25346;着白?#39318;櫻?#24202;前铺一方薄薄的绿地毯。木头面子的五斗柜,上面装着镜子。另外还有几把胡桃木的靠椅。壁炉架上的座钟叫人想起他们从前?#26049;?#30340;生活。窗上挂着白窗?#34180;?#22721;上糊着暗花的灰色纸。地砖上过颜色,夏娃擦得很干净。中央一张独?#26049;?#26700;,放一个描金?#20498;?#33457;形的红盘,盘里摆三只茶杯,一只糖缸,都是利摩日的?#29260;鰲?#22799;娃睡在隔壁一个小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床,一只旧沙发,临窗一张女红台。房间小得象水手的房舱,只能经常开着玻璃门让空气流通。虽然处处地方显出境况艰难,却有一股勤劳朴素的气息。凡是?#40092;?#37027;娘儿三个的人,都觉得室内的景象非常和?#24120;?#21160;人。

            吕西安正在扣领带,听见小院子里响起大卫的脚步声;不一会印刷商进门了,动作和神气都说明他?#20999;约被?#24537;赶来的。

            野心勃勃的吕西安叫道:“喂!大卫,事情成功了!她真爱我!你可以去了。”

            “不,”印刷?#21497;执儼话?#30340;说,“?#26131;?#35802;来谢谢你的友谊;我为此郑重考虑了一番。吕西安,我的身分早已确定。我是大卫·赛夏,领着王家执照在昂古莱?#25151;?#21360;刷所,墙上的招贴下面都有我的名字。在贵族看来,我是一个手艺人,说得好听些是商人,在靠近桑树广场的美景街上有个铺子。?#19968;?#27809;有凯勒的家财,也没有德普兰的声望;便是这两种势力,①贵族还不肯承?#22799;亍?#24182;且有了财产或者名气还?#36824;唬?#36824;要懂得绅士的规矩,有绅士的气派;在这一点上我同意贵族的意见。我凭什么一步登天呢?我不但要受贵族耻笑,也要受布尔乔亚耻笑。你啊,你处的地位不同。做印刷所的监工?#38405;悴?#27809;有束?#20426;?#20320;做工是为了求上进,学一些必要的知识,你可以用你的前程解释你眼前的职业。你以后尽可干别的?#38706;?#35835;法律啊,学外?#35805;。?#36827;衙门啊。反正你没有归入门类,贴上标签。你利用你的自由之身吧,你一个人向前,去?#38750;?#21151;名吧!所有的乐趣,哪怕是满足虚荣的乐趣,?#24980;?#31649;高高兴?#35828;?#20139;受。但?#25913;?#24555;乐,我看到你成功放心中得意,你是我的化身。的确,你经历的生活,?#21494;?#33021;够领会。宴会,应酬,交际场中的光彩,钻门路,找捷径,都是你的?#38706;?#29983;意?#35828;?#26420;素勤恳的生活,长时期的研究学问,那是我的?#38706;?#23558;来你是我们的贵族,”大卫说着望了望夏娃。“你身子摇晃的时候,我伸出胳膊来扶你。你要是受了欺骗,可?#36828;?#21040;我?#20999;?#20013;来,我?#24623;?#30340;?#24623;?#36828;不变的爱。人家的照拂,恩惠,好意,分在两个人身上可不容易持久;咱们会互相妨碍;还是你一个人上前吧,必要的时候再拉我一把。?#21494;阅?#38750;但不忌妒,还愿意为你牺牲。你因为不肯丢掉我,不肯否认我是你朋友,竟?#24187;?#30528;危险,不怕失掉你的靠山,也许还是你的情人;这桩多?#25353;?#30340;小事使我跟你,吕西安,就算过去还不曾象?#20540;?#19968;般;这一下也成了生死之交。你?#35980;?#30528;好象沾了便宜而良心?#35805;玻?#26377;什么顾?#24688;?#25105;就赞成两弟兄分家,长兄独得大份的办法。即使你日后使我受到烦恼,谁敢说我不?#24623;?#36828;欠着你的情分呢?”说到这两句,大卫怯生生的望着夏娃,夏?#25466;?#30528;眼泪,完全了解他的意思。大卫还说出一番话来,?#26032;?#35199;安听着诧异:“并且你长的一表人?#27169;?#36523;腰多美,打扮起来多象样,穿着你的黄纽扣的蓝衣服,简简单单的南京缎裤子,活脱是个绅士?#25442;?#20102;我,在?#20999;?#20154;中间我象个工人,又窘,又僵,不是说些傻话,便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你为了迁就大?#21494;?#38376;第的偏见,不妨改用你母亲的姓,称为吕西安·德·吕邦?#32654;祝?#25105;永远是大卫·赛夏。在你来往的那个社会里,一切都?#38405;?#26377;利,对我不利。你生来是交际场中的红人。女人见了你这张天使般的脸准定?#19981;叮?#22799;娃,你说是不是?”

            ①大银行家凯勒,名医德普兰,都是《人间喜剧》中的人物。

            吕西安?#26031;?#21435;?#24403;?#22823;卫。这番谦让替他把许多疑虑和困难一齐解决了。大?#26469;?#21451;谊出发所想到的,和吕西安从野心出发想到的完全一样,他对大卫怎么能不加倍亲热呢?野心家和情人觉得?#24052;?#24179;坦了,自然流露出青年和朋友的感情。精神奋发,所有的心弦一齐振动,发出丰满的声音:这是人生少有的境界。不幸心胸高尚的?#35828;?#26126;智,使吕西安惟?#21494;?#23562;的倾向越发加强。我们多多少少全?#26032;?#26131;十四那种“朕即国家”的想法。母亲和妹子的爱集中在他一人身?#24076;?#22823;卫对他爱护备至,他?#37096;?#24815;三个人为他暗中努力,不禁养成一种少爷习气,产生自我中心的思想,?#36136;?#20182;高尚的品质;德·巴日东太太还迎合他的自私,怂恿他忘记?#25913;?#20146;,妹子和大卫的情分。当时他还没有到这一步,可是?#20154;?#25226;野心的?#27573;?#22312;四周扩大起来,谁敢担保他不至于迫于?#38382;疲?#20026;了保?#20540;?#20301;而只想着?#32422;?#21602;?

            彼此激动了一番以后,大卫提醒吕西安,他那首题作?#22930;?#32422;翰在巴德摩斯》的诗恐怕圣经气息太重,念给不熟悉寓意诗的人听不大合?#30465;?#21525;西安要同全夏朗德省最不容易讨好的?#35088;?#35265;面,也不大放心。大卫劝他把安德烈·?#33618;?#32822;的集子带去,?#26790;?#21463;欢迎的东西代替不一定受欢迎的东西。吕西安擅长朗?#26657;?#24517;定讨人?#19981;叮?#19981;念?#32422;?#30340;作品还显得谦虚,对他有好处。他们俩象多数年轻人一样,认为?#32422;?#30340;智力和品德,上流人物同样具备。不曾犯过错误的青年既不原谅别?#35828;?#36807;失,同时当做别人也有崇高的信仰。我们必须有了丰富的人生经验,才能理会拉斐尔的名言?#26680;?#35859;了解是彼?#35828;某?#24230;相等。一般说来,法国领会诗歌的人很少,性灵一下子就被理性?#31181;疲?#19981;能悠然神往,冒出圣洁的眼泪?#28784;?#27809;有人肯费心去体味崇高的意?#24120;?#21457;掘无穷的天地。浮华社会的无知同冷淡,在吕西安是第一次领教。他先往大卫家拿诗集。

            等到只剩下两个情?#35828;?#26102;候,大卫觉得生平从来没有这样局促过。他心慌的厉害,既要人称赞,又怕人称赞,竟想溜之大吉,原来怕羞的人也有欲迎故拒的心理!?#38378;?#30340;情人惟恐说出话来好象要人感激,一开口?#22836;赶?#30097;,只能不声不响,神气象罪?#28014;?#36825;种?#40092;等说?#33510;恼,夏娃完全理解,她很?#37070;?#22823;卫的静默。大?#38647;?#30528;帽子团来团去预备动身了,夏娃笑着说:

            “大卫先生,?#28909;?#20320;不上德·巴日东太太家,咱们不妨一块儿消磨黄昏。天气很好,你愿意到夏朗德河边去散散步吗?

            咱?#24378;?#20197;谈谈吕西安。”

            大卫恨不得扑在这个妙人儿脚下。夏娃的声调给了他意想不到的酬报,温柔的语气打开了僵局,她的提议不仅有赞美的意思,也是第一次表示她的情意。

            大卫做了一个手势,夏娃接着说:“请你在外面等一下,?#26790;一灰?#26381;。”

            大?#26469;?#26469;不会唱歌,出门的当口?#23588;?#21695;咿唔唔的哼起来;忠厚的波斯泰尔听着奇怪,不禁对夏娃和印刷商的关系大起疑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