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一 巴黎的第一批果实(1)

            吕西安,德·巴日东太太,男当差冉蒂,女用人阿尔贝蒂娜,一个人都没讲过那次路上的情形。可是不难想象,对一个想享受私奔的乐趣的情人,仆役不离左右的旅行是不会痛快的。吕西安还是生平第一回坐包车出门,打算作一年开销的钱在昂古莱姆到巴黎去的路上差不多全部花光,把吕西?#37096;?#24471;呆住了。他可不应该象那种既有才华而又保持童年的妩媚的人一样,见了新鲜事儿大惊小怪,好不天真的表现出来。男人要在女人面前随便流露自己的感触和思想,非先把那女人彻底研究一番不可。惟?#24418;?#26580;同高贵不相上下的情妇才能?#31169;?#19968;个男人的孩子气,觉得好玩;万一她有点儿虚荣,尽管是很少的一点,就不能原谅情人的幼稚,虚荣或者渺小。很多妇女崇拜一个人的时候竭力夸大,要她们的偶像永远象个神道。如果女子爱一个男人?#21069;?#23545;方本人而不是为她自己,她?#38405;?#20154;的渺小和伟大会同样?#19981;丁?#21525;西安还没体会到德·巴日东太太的爱情是和骄傲连在一起的。他一路象小耗子出了洞穴似的活泼样儿非但没有?#31181;疲?#21453;而尽情流露,叫路易丝抿着嘴唇微笑,吕西安不去推敲那些笑容的意义也是失着。

            天没有亮,一行旅客住进梯子街上的快活林旅店。两个情人都十?#21046;?#21171;,路易丝只想睡觉,便睡下了。她要吕西安在她套房的上面一层开一个房间。吕西安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德·巴日东太太叫人唤他起来吃饭;他一知?#20048;?#28857;,急忙穿好?#36335;?#21435;见路易丝。巴黎尽管自命为处处讲究,还没有一家旅馆可以让有钱人象在自己家里一样舒服。路易丝住的那种怕人的房间简直是巴黎的耻辱。冷冰冰的屋子不见阳光,?#26131;?#35114;色的窗?#20445;?#19978;蜡的地砖一派寒酸相,家具破烂,式样恶俗,不是过时的,就是买的旧货。吕西安虽是突然醒来,眼睛还有点迷糊,在那个房里也认不得他的路易丝了。的确,?#34892;?#20154;一离开他们周围的人物,家具,场所,他们的面相和身价便大不相同。人的外貌自有一种特殊的气氛配合,好比一定要有弗?#23454;吕?#30011;派的明暗,艺术家凭着性灵安放在画面上的人物才有生气。外省人差不多全是这样。再说,?#19997;?#27809;有了障碍,圆满的幸福正好开始,德·巴日东太太也不该有这?#31070;?#25345;和担心事的神气。吕西安不便抱怨,冉蒂和阿尔贝蒂娜正在侍候他们吃饭。饭菜不象外省那么丰盛,实惠。只图赚钱而尽量克扣的菜,由近边的一家饭店供应,东西少得可怜,勉强够吃。对于财力不足,要在小事情上打算的人,巴黎不是一个愉快的地方。吕西?#37096;?#30528;路易丝的变化莫名其妙,但等吃过饭探问原因。他看得不错。他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一桩?#29616;?#30340;事,因为人的思考的确是精神生活中的大事。

            下午两点光景,西克斯特·杜·夏特?#36710;?#26053;馆来,着人?#34892;?#38463;尔贝蒂娜,说要见她主人。德·巴日东太太才梳洗完毕,他又上门了。阿娜依斯自以为隐藏得很好,没想到杜·夏特莱会撞来,好不诧异,在三点左右接见了他。

            他一边行礼一边说:“我不怕上司见怪,跟着你来,因为你的行动,?#20197;?#26009;到了。不过就算?#21494;?#25481;差事,至少保全了你的名声。”

            德·巴日东太太嚷道:“这话是什么意思?#20426;?br />
            夏特莱用一副自愿退让的温柔的神气说:“我看得很清楚,你爱上了吕西安;不是热烈的爱一个男人,决不会不假思索,把体统忘得干干净净,而你是多懂得体统的人!亲爱的娜依斯,要是人家发觉你象?#24188;?#19968;般同一个青年离开昂古莱姆,尤其在德·巴日东先生跟德·尚杜先生决斗以后,你以为德·埃斯巴太太或者巴黎无论哪一家,还会招待你吗?你丈夫住到埃斯卡尔巴去,很象和你分居。遇到这一类情形,有身分的男人往往先为妻子决斗,然后让她自由。你爱德·吕邦泼雷先生也好,提拔他也好,?#19981;对?#20040;处置他都可以,只是不能和他住在一起!如果这儿有人知道你们一路同车,你想结交的人准会把你挡在门外。娜依斯,你还不能为一个青年作这些牺牲,你还没有拿他同别人作过?#20873;希?#19981;曾试过他的心,他可能碰上一个他认为对他的野心更有帮助的巴黎女子,把你忘掉。我不想损害你心爱的人,只请你允许我把你的利益放在他的利益之前,我劝你先研?#20811;?#19968;番!要知道你的行动出入重大。万一人?#21494;阅?#38381;门不纳,太太们不招待你,至少你得有把握将来不会?#27809;冢?#35273;得对方始终值得你作这许多牺牲,而他也体会到你的牺牲。德·埃斯巴太太对人对?#36335;?#24120;严格,看重体统,因为她自己就跟丈夫分居,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纳瓦兰家,布拉蒙-绍弗里家,勒农库家,所有的亲戚都站在她一边,最古板的妇女也到她家里去,对她恭恭敬敬,?#36335;?#36807;失是在德·埃斯巴侯爵方面。等你第一次去拜访她,便知道我所见不错。我熟悉巴黎,?#20197;?#20808;说一句?#32791;?#19968;进侯爵夫人的大门就要提心吊胆怕她知道你同一个药房老板的儿子,尽管他自称为德·吕邦泼雷先生,住在快活林旅店。你在这儿要遇到另外一些对手,比阿美莉更刁猾更阴险;她们少不得知道你是谁,住在哪儿,从哪儿来,干些什么。我看出你想瞒着人;可是象你这种人决不能隐?#31456;?#21517;。你不是到处能碰到昂古莱姆的人吗?国会正要开会,夏?#23454;?#30465;的议员在这里出席,将军在这里休假;只消有一个昂古莱姆人瞧见你,就能使你的?#24052;?#33707;名其妙的搁?#24120;?#37027;时你不过是吕西安的情妇。要是你用得着我,不论什么事,?#21494;?#24110;忙,我住在圣奥?#36947;?#22478;关街?#25300;?#23616;长家里,同德·埃斯巴太太府上很近。卡里利阿诺元帅夫人,德·赛里齐太太,国务总理,?#21494;?#30456;熟,可以替你介绍;不过你在德·埃斯巴太太家见到的人多得很,用不着我引进。你不必自己想办法踏进这家那家的客厅,将来所有的人?#21494;?#24052;不得你光临呢。”

            杜·夏特莱一口气讲着,德·巴日东太太没有插一句嘴;她觉得这些意见完全?#26082;罰?#24515;里很震动。昂古莱姆的王后的确打算不给人知道的。

            她道:“亲爱的朋友,你说的很对;那么怎?#31383;?#21602;?#20426;?br />
            夏特莱回答说:“让我替你找一个体面的,连家具出租的公寓;开销比旅馆省,而且是独门独户。你要是信?#24418;遙?#20170;晚就好搬过去。”

            她说:“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20426;?br />
            “你的车很容易认,而且我特意跟着你。送你来的马夫在塞夫勒把你的地址告诉我的马夫,你允许我替你当副官吗?等会我叫人送个信来,通知你住哪儿。”

            她说:“行,就这样吧。”

            这句话听来无关紧要,其实意义无穷。杜·夏特莱跟一个交际场中的妇女说的是交际场中的话。他的衣着是极漂亮的巴黎款式,坐着来的是一辆轻便双轮车,套着体面的牲口。德·巴日东太太靠在窗上考虑自己的处?#24120;?#26080;意中看到过时的花花公子出门。过了一会,吕西安突然醒来,匆匆穿起?#36335;?#20986;现了;德·巴日东太太看他穿着隔年的南京缎裤子,紧窄的旧外套,长相固?#24187;潰?#21487;是打扮得多乡气。?#31169;?#38401;的阿波罗或者安提弩斯,①穿上担水工人的服?#22467;?#35841;还认得出希腊或罗马雕塑家的杰作?我们的眼睛先要作一个?#20873;希?#26469;不及让感情来纠正这个匆忙的不由自主的判断。吕西安和杜·夏特莱的对比太强烈了,不能不使路易丝感到刺目。六点左右,吃完晚饭,德·巴日东太太坐在一张破旧的长沙发上,面子是红地黄花的印花布;她做个手势要吕西安过去坐在她身边。

            她说:“我的吕西安,假定我们做了一桩糊涂事儿,使我们俩同归于尽,你不觉得应当想办法挽?#22199;穡?#20146;爱的孩子,我们在巴黎不能住在一起,也不能让人疑心我们一路同来。你的前程多半依靠我的地位,而我无论如何不应当破坏自己的地位。所以我今晚就要搬出去,离这儿很近。你照旧住这个旅馆。那我们尽可以天天见面,没有人好议论了。”

            ①?#31169;?#38401;,在梵蒂冈,藏有古代许多著名塑像。阿波罗是希?#26114;?#26399;的作品,安提弩斯是罗马时期的作品,都是最著名的雕像。

            路易丝向吕西安解释上流社会的规矩,吕西安听着,眼睛睁得很大。他不知道女人做了傻事后悔,便?#21069;?#24773;起了变化;他?#27426;?#24471;他已经不?#21069;?#21476;莱姆的吕西安了。路易丝口口声声只讲她自己,她的利益,她的声名,还讲到上流社会;她要遮盖她的自私,竭力叫吕西安相信一切是为了他。吕西安对路易丝谈不上任何权利,而路易丝已经一下子恢复?#35828;隆?#24052;日东太太的身分;更糟的是吕西安绝对作不了主。他不禁含着两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吕西安说:“在你眼中,我是你的光荣;可是对我来说,你更重要得多,你是我唯一的希望,是我整个的?#24052;尽?#25105;本以为你既然分享我的成功,一定也分担我的不幸;谁知我们现在就分手了。”

            她说:“你批评我的?#24418;?#21487;见你并不爱我。”她见吕西安望着她的神气非常痛苦,便改口说:“亲爱的孩子,你要愿意,我就留在这儿,就让我们无依无靠,一同倒霉吧。不过将?#27425;?#20204;俩一齐落难,到处碰壁的时候,等到一事无成,——我们样样都要预料到,——逼得我们退往埃斯卡尔巴去的时候,亲爱的人儿,你别忘了那结果是?#20197;?#26009;到的,我也向你提议过按照上流社会的规矩,服从那些规矩来实现我们的目的。”

            他?#24403;?#30528;路易丝回答说:“你考虑得这样周到,我看着害怕。别忘了我是个小孩儿,完全听从你的意?#23613;?#25105;自己?#24613;妇?#25105;的力量奋斗,出人头地。假如靠着你的帮助,比我单枪匹马成功更快,将?#27425;?#30340;功名利禄都出于你的?#30171;停?#37027;?#20197;?#39640;兴没?#23567;?#35831;你原谅!我一切都交给你了,不能不处处操心。

            我觉得分离是遗弃的?#26085;祝?#32780;我受到遗弃是活不成的。”

            她说:“可是,亲爱的孩子,社会并没要你作多大牺牲。你不过睡在这儿,可以整天待在我家里,没有人好批评。”

            吕西安受了一番温存,平静?#21525;礎?#19968;小时以后,冉蒂送上夏特莱的一张字条,告诉德·巴日东太太在卢森堡新街找到一个公寓。她问了问街道的位置,原来离梯子街不十分远,便对吕西安说:“咱们是邻居呢。”过了两小?#20445;?#24503;·巴日东太太坐上杜·夏特莱派来的车,往新屋去了。公寓华丽而并不舒服;家具商布置这一类的屋子,专门租给在巴黎短期作客的议员或大人物。十一点左右,吕西安回到他的小旅馆,对于巴黎只看到卢森堡新街和梯子?#31181;?#38388;的一?#38382;?#22885;?#36947;?#34903;。他在简陋的小房间里睡下,?#24187;?#25226;自己的?#20801;?#36319;路易丝的漂亮公寓作了一番?#20873;稀?#21525;西安离开德·巴日东太太的当口,夏特莱男爵来了,他刚从外交部长府上出来,穿着一身光彩夺目的跳舞衣衫。他来报告代德·巴日东太太订的各项条件。路易丝暗暗发慌,眼前这个阔绰的排场使她害怕。她受着外省生活的影响,用钱谨慎,很有条理,她的作风在巴黎简直近乎吝啬了。她带着?#25300;?#23616;的一张汇?#20445;?#23558;近两万法郎,打算贴补四年的额外开销;?#19997;?#22905;已经担心?#24335;?#19981;足,要?#27675;?#20102;。

            夏特莱告诉她公寓只花她六百法郎一月。

            杜·夏特莱看见娜依?#22815;?#36523;一震,便说:“呃,小意思。——你还有一辆包车,每月五百法郎,连房租?#24443;?#26159;五十路?#20303;?#38500;此以外,你只消管衣着了。要同阔人来往的妇女只能这样。如果你?#34892;?#26367;德·巴日东先生谋一个?#25300;?#23616;长或者宫廷的?#25300;唬?#19975;万不能露出寒酸样儿。在这里,好处只给有钱的人。你有冉蒂做跟班,有阿尔贝蒂娜服侍,已经很运气了,巴黎的仆役是个大漏洞。至于伙?#24120;?#35937;你这样不久就要走红的人是难得在家吃饭的。”

            德·巴日东太太和男爵两人谈着巴黎,杜·夏特莱报告当天的新闻,许许多多的无聊事儿,你不知道就不成其为巴黎人。他又告诉娜依斯买东西应该上?#30007;?#38138;子?#21644;方硎前?#23572;博做的好,帽子和睡帽要向朱丽叶买;又给她一个女裁缝的地址,代替维克托莉;总之他让德·巴日东太太明白,昂古莱姆的乡气必须去掉。临走他又想出一个好主意。

            “明儿我可以在戏院里弄到一个包厢,”他很随便的说,“我来接你和德·吕邦泼雷先生同去。让我在巴黎替你们当个向导。”

            德·巴日东太太看他邀请吕西安,私忖道:“他有这点儿气量,我倒没想到。”

            六?#21525;錚?#37096;长们的包厢无处安排:政府党的议员和他们的后台老板收割葡萄或者监督收成去了,平日请托最多的熟人不是下乡就是出门旅行;那时巴黎各戏院最好的包厢便出现一批古怪的客人,只露一次面,给人的印象赛过一张旧地毯。杜·夏特莱?#34892;?#21033;用机会,不用?#21697;?#20160;么,请请娜依斯,那些娱乐也最配外省人的胃口。第二天,吕西安第一次上门,没有遇到路易丝。德·巴日东太太在外面买几样必需品。她听着夏特莱的指点,同那些大名鼎鼎,神气俨然的时装专家商量去了。她已经写信给德·埃斯巴侯爵夫人,报告她到了巴黎。尽管在外省当过长时期的领袖,自信很强,这时照样提心吊胆,怕自己乡气。她相当聪明,知道女人之间的交际全靠第?#24187;?#30340;印象;虽然她自以为很快就能和德·埃斯巴太太那样高级的妇女并驾齐驱,觉得开头还是需要人家包涵,讨人?#19981;?#30340;因素一个都不能放过。因此她很感激夏特莱给她门道,让她能够配合巴黎的时?#31258;?#20250;。碰巧当时侯爵夫人的处境使她很乐意帮助丈夫的亲属。德·埃斯巴侯爵不知为什么过着隐居生活,对产业、政治、家属、妻子不闻不?#30465;?#20399;爵夫人在可以自由行动的情形之下,需要舆论支持;有机会代替侯爵照顾他的家属,再高兴没?#23567;?#22905;?#34892;?#25226;这件事做得人人知道,格外显出丈夫的不是。她当天回了一封亲热的信给德·奈格珀利斯家的小姐,德·巴日东太太。信里的话说得非常好听,你直要在社会上混了相当?#22868;?#25165;会发觉内容空虚。

            久闻大名,不胜仰慕;有机会同家属相聚,更其高兴。巴黎的友谊并不可靠,所以很想在世界上多一个知己;否则长此与外人往还,未免过于虚妄。大姑倘有差遣,无不效劳。实因小恙,不能趋前拜访。辱?#20889;?#24565;,先布谢忱。

            吕西安第一次在几条大街跟和平大?#31181;?#38388;溜达,象初到巴黎的人一样?#36824;?#30475;景致,来不及注意人物。在巴黎,首先引起注意的是规模宏大:铺子的华丽,房屋的高度,?#24503;?#30340;拥挤,随处可见的极度奢华与极度贫穷的对比,先就使你吃惊。富于想象的吕西安想不到有这些同他不相干的群众,觉得自己大大的缩小了。在外省?#34892;?#21517;气,无论到哪儿都感到自己重要的人,突然之间变得毫无身价是很不习惯的。在本乡是个角色,在巴黎谁也不?#23194;?#24403;人,这两个身分需要有一段过渡才行,太剧烈的转变会使你失魂落魄。青年诗人平素有什么感情,思想,总有人和他交流,听他倾诉,便是极小的感触也能找到共鸣的心灵;这样的人势必觉得巴黎一片荒凉,可怕得很。吕西安漂亮的蓝色礼服还不曾拿来,身上穿的即使不算破烂,至少很寒酸,因此他等德·巴日东太太回家的当口再去的时候,?#24187;?#24863;到拘束。杜·夏特莱男爵?#20154;?#20808;到,随即带他们到牡蛎岩饭店吃饭。吕西安被巴黎天旋地转的速?#20873;?#26127;了,对路易丝又不能说什么话,车上有第三者在场;他只能捏捏路易丝的手,路易丝态度和蔼,表示?#31169;?#20182;的意思。吃过晚饭,夏特莱带两个客人上滑稽歌舞剧院。吕西安见到夏特莱便心中不快,恨天下竟有这种巧事,他?#19981;?#21040;巴黎来。?#25300;?#31293;核所所长说他此番出门是为了施展抱负?#21512;?#26395;进随便哪个衙门当个秘书长,在参事院兼一个评议官;他特意来要求人?#34915;男?#35834;言,象他这样的人材总不能老是做稽核所所长;他宁?#19978;?#30528;,不是当国会议员便是再进外?#21796;紜?#35828;话之间,他身价越来越高了。吕西安隐隐然承认,过时的花花公子的确熟悉巴黎,是一个高明的交际家;更难堪的是吕西安吃饭看戏都沾了他的光。凡是诗人惊惶失措的场合,前任的首席秘书都如鱼得水。吕西安的迟疑,惊奇,问话,未经世面而闹的笑柄,叫他的情敌杜·夏特莱看着微笑,好比老水手笑新水?#33267;?#33050;不稳。吕西安第一次在巴黎看戏,很?#34892;?#36259;,心慌意乱的不愉快总算有所补偿。那个晚上很值得纪念,因为他对外省生活的观念不知不觉去掉了一大半。眼界扩大了,社会的规模不同了。邻座几个漂亮的巴黎女人打扮得多时髦,多娇嫩,吕西安觉得相形之下,德·巴日东太太虽然穿?#27809;?#35762;究,到底陈旧了:料子,式样,颜色,没有一样不过时。头发的款式,吕西安早先在昂古莱姆赞叹不置,?#19997;?#21516;那些妇女的?#30422;?#30340;花样一比,简直恶?#20303;?#20182;心上想:“是不是她就这样保持下去呢?#20426;?#19981;知道德·巴日东太太白天就在作脱胎?#36824;?#30340;?#24613;浮?#22806;省没有选择,没有?#20873;希?#22825;天看惯的面孔自有一种大家公认的美。在外省被认为好看的女子,一到巴黎便没人注意,原来她的?#20048;?#35937;老话说的:独眼龙在瞎子国里?#20166;酢?#21525;西安拿戏院里的女人同德·巴日东太太作了一个?#20873;希?#20063;就是前一天晚上德·巴日东太太把他和杜·夏特莱作的?#20873;稀?#22312;德·巴日东太太方面,她对情人也?#34892;?#22810;异样的感想。虽然长相极美,可怜的诗人一点风度都没?#23567;?#34966;子太短的外套,外省的蹩脚手套,紧窄的背心,和花楼上的青年比起来,可笑得不象话;德·巴日东太太只觉得他一副可怜样儿。夏特莱却是很知趣的照顾她,无微不至的关切显得他情意深厚;穿扮大方,举止潇洒,好比一个演员回到了他原来的舞台;他六个月中失去的阵地两天功夫都收复了。俗人不相信感情会突然变化,事实上两个情人的分离往往比订交更快。吕西安和德·巴日东太太相互之间的迷梦正在逐渐消失,而这是巴黎促成的。在诗人眼中,人生扩大了;在路易丝眼中,社会有了新的面目。只要出一桩事故,双方都会斩断联系。这个对吕西安极可怕的打击不久就要来到。德·巴日东太太?#20154;褪?#20154;回旅馆,然后由杜·夏特莱陪着回家,可怜的情人看了大不高兴。

            他上楼回到凄凉的?#20801;遙?#19968;边想:?#23433;?#30693;他们俩议论我什么。”

            车门关上了,杜·夏特莱微笑着说:“这可怜的青年乏味透了。”

            “凡是胸中和脑子里有一个幻想世界的人都是这样。他们长时期酝酿一些美丽的作品,?#34892;?#35768;多多思想要表达;他们不大重视谈话,因为聪明才智作了零星交易,会降低价值的。”高傲的奈格珀利斯这么说着,还算有勇气替吕西安辩护,但多半是为她自己而不是为吕西安。

            男爵道:“我承认你说得有理,可是我们是跟人过生活,不是跟书本过生活。亲爱的娜依斯,我看出你们之间还没有什么,我很高兴。就算你因为以前生活缺少兴趣,?#34892;?#25214;点儿补偿,可千万别把这个自封的才子作对象。你要是看错了人怎?#31383;?#21602;?万一几天之内,亲爱的美人儿,你遇到一般真有才具,真正杰出的人物,跟他一?#20873;希?#21457;觉你驮在凝脂般的肩头上捧出山的,并非有什么生花妙笔的诗人,而是一个小猢狲,没有风度,没有见识,愚蠢,狂妄,在乌莫或许还算得上聪明,在巴黎只是一个平凡之极的青年,那你岂不糟糕?这儿每?#30631;?#37117;有诗集出版,便是最不行的也比沙尔东先生写的高明。我劝你等一等,?#20873;?#19968;下!”夏特莱看见车子拐进卢森堡新街,又说:“明天是?#30631;?#20116;,歌剧院有演出;德·埃斯巴太太可以占用内廷总管的包厢,准会带你同去。我到德·赛里齐太太的包厢去?#25226;?#20320;的风采。明儿演的是?#27934;?#37027;伊得斯?#21457;佟!?br />
            ①?#27934;?#37027;伊得斯》,萨利埃里的歌剧,于一七八四年首演成功,成为保留剧目。

            她说:?#26114;?#21543;,再见了。”

            第二天,德·巴日东太太想凑起一套象样的晨装去见她远房的弟媳妇,德·埃斯巴太太。天气稍微凉一些,她在昂古莱姆的旧?#36335;?#37324;找来找去,勉?#21051;?#20986;一件绿丝绒袍子,滚边相当火气。在吕西安方面,他觉得应当把那件贵重的蓝色礼服?#27809;?#26469;,他也讨厌身上穿的单薄的外套,又想到说不定会碰上德·埃斯巴太太,或者出其不意的到她家里去,不能不经常衣冠楚楚。他急于取回包裹,跳上一辆出租马车,不出两小时花了三四个法郎,使他对巴黎的开支大有感触。他穿上他最讲究的服?#22467;?#36208;往卢森堡新街,在门口遇到冉蒂从屋内出来,陪着一个跟班小厮,小厮帽子上插着鲜艳的羽毛。

            冉蒂说:“先生,我正要上你那儿去,太太?#24418;?#36865;个字条给你。”冉蒂在外省随便惯了,不懂巴黎的规矩和客?#20303;?br />
            小厮只?#26391;?#20154;是个当差。吕西安拆开信来看了:德·巴日东太太整天都在侯爵夫人家,夜晚到歌剧院去,约吕西安在那儿相会;她弟媳妇很乐意请青年诗人看戏,在包厢中给他一个位置。

            吕西安私下想:“她?#21069;?#25105;的!我提心吊胆根本是荒唐。

            今天晚上她就介绍我去见她弟媳妇了。”

            他心花怒放,直跳起来。那时离开快乐的夜晚还有一?#38382;奔洌?#20182;想痛痛快快的消磨,便直奔杜伊勒里公?#22467;?#25171;算散步到傍晚,再上韦里酒家吃一顿。他?#35851;?#36339;跳,快乐得飘飘然,跨上斐扬平台,一边走一边打量游人,但见俊俏的妇女由她们的爱人和漂亮哥儿陪着,成双作对,手挽着手,跟熟人眉来眼去的打招呼。这个平台和美景街大不相同!蹲在这华丽的架子上的鸟儿比昂古莱姆的不知好看多少!这里的是五色斑斓的印度鸟?#20048;?#40479;,昂古莱姆的只是灰溜溜的欧洲鸟。吕西安在杜伊勒里待了两小?#20445;?#31616;直是受罪。他把自己严格检查了一下,批判了一下。先是那些漂亮哥儿没有一个穿礼服的。偶尔看到一个穿礼服的人,只是没人理会的老头儿,穷苦的可怜虫,或是住在沼泽区靠利息过活的人,或是机关里的当差。容易激动,目光尖锐的诗人,发现除了晚上的装束还有白天的装束,便觉得自己的旧衣?#33713;?#38475;不?#22467;?#31036;服的式样早已过?#20445;?#34013;也蓝得不登大雅,领子特别难看,前面的衣摆因为穿久了,老是挤在?#37266;耄慌?#25187;发红;有折痕的地方褪了颜色;总而言之毛病百出,十分可笑。背心太短了,外省的裁剪更是不堪入目,吕西安急忙扣上礼服的纽子,遮住背心。最后他发觉只有普通人才穿南京缎裤子,有身分的人穿的不是上等花色细呢,便是一尘不染的雪白的料子。并且裤脚管都有带子扣在鞋底上;吕西安的裤脚偏偏和靴跟不合作,望上翻卷,似乎对靴子大有反?#23567;?#20182;戴着角上绣花的白领带,当初妹子看见杜·奥图瓦先生和德·尚杜先生?#24213;?#36825;种领带,赶紧替哥哥照样做了几条。可是巴黎人白天不用白领带,除非是老古板、上了年纪的金融家,或是一本正经的官吏。不但如此,可怜的吕西安从公园的铁栅望出去,看见里沃利街的人行道上走过一个杂货店的伙?#30130;?#22836;上顶着一只篮,领带两头有他心爱的女工绣的花!那时?#36335;?#19968;棍打着吕西安的胸口,这是我们感觉的?#34892;模?#35828;不出是哪个器官的部位;人类自从有了感情以后,遇到强烈的快乐或痛苦,总要拿手去按那个地方的。读者认为以上的叙述幼稚可笑吗?有钱的人从来没尝到这一类的痛苦,当然觉得我说的情形恶俗,荒唐。可是不见得只?#34892;以?#20799;和有权有势的人遭到困难,生活大起变化,才值得注意,可怜虫的苦恼就不值得注意。小百姓受的痛苦不是?#30171;?#20154;物一样多吗?痛苦能使一切变得伟大。如果改动一?#26053;?#35789;,谈的不是服装的?#33713;螅?#32780;是什么勋章,荣誉,头衔,这些看上去很小的事情,不是也叫功?#24403;?#28851;的生涯大起风波吗?#38752;鑾叶?#19968;般想冒充阔佬的人,服?#25300;侍?#30340;?#39277;?#31995;重大;因为往往先要摆了空场面,以后才能撑起真场面。德·埃斯巴侯爵夫人是内廷总管的亲戚;各方面的名流,经过特别挑选的闻人,都在她府上出入;吕西安想起晚上要穿着这套?#36335;?#22312;她面前出现,不禁冷?#24618;?#27969;。

            他看见圣日耳曼区的青年子弟个个风流,漂亮,搔?#30528;?#23039;,便恨恨的想道:“我可真象药房老板的儿子,铺子里的小伙?#30130; ?#37027;些哥儿们自有一种风度:清秀的外貌,高贵的气派,脸上的神态,显得他们彼此相象;可是又有各各不同的格局,显出每个人的特色。他们象台上的演?#20445;?#20250;烘托自己的长处,这是巴黎的男人和女人同样精通的诀窍。吕西安沾着母亲的光,长得非常体面,这一点能给他多少便宜,他已经看清楚了;?#19978;?#20182;这块金?#21448;?#26159;一块原料,不曾经过?#32842;ァ?#20182;的头发剪得很难看。脖子里没有柔软的鲸鱼骨使他能高高的扬着?#24120;?#20182;觉得自己的尊容陷在?#32435;?#30340;蹩脚领子里头;软绵绵的领带毫无支撑的力量,只得可怜巴巴的耷拉着脑袋。从昂古莱姆带来的靴子奇丑无比,哪个女人想得到里面的一双脚多么有样呢?#20811;?#30340;所谓礼服只能算一个蓝布套,把他苗条的身段改了样,哪个青年会羡慕他呢?人家雪白的?#32435;?#19978;纽扣多漂亮,哪象他的纽扣黄里泛红!所有时髦贵族的手套都极其讲究,吕西安的手套却和警察戴的一样!有的拿着精工镶嵌的?#32456;然?#33310;,有的?#32435;雷?#30528;硬套袖,配着小巧玲珑的金纽扣。一个男的一边和女人谈天,一边扭着手里的马鞭子,穿着细腰身的外套,钉绉边的裤脚管上溅?#20598;?#28857;泥浆,踢马刺在地?#38706;?#21486;当当,表示他快要上马,一个拳头大的小厮牵着两头牲口在一边等着呢。另外一个男人从背心袋里掏出一只表,象五法郎的银元一样薄,看钟点的神气?#36335;?#21040;这儿来赴约早了一步,或者迟了一步。吕西安从来没想到这些美丽的小玩意儿,直要看见了才知道有这么一大堆必不可少的无用之物,才明白没有大?#39318;式?#20241;想当一个漂亮哥儿!想到这里他?#36125;?#23506;噤。他?#21483;?#36175;?#21069;?#24471;意而潇洒的青年,越感到自己怪模怪样,走在街上不知前面通到什么地方,到了王宫市场还不晓得王宫市场在哪儿,向人打听卢浮宫,人?#19968;?#31572;说:“就是这里。”吕西安发现自己和眼前的世界隔着一条鸿?#25285;?#19981;知怎么跳过去,心里只想变得和苗条文雅的巴黎青年一样。所有的贵公子遇到打扮和相貌都象天仙似的妇女,没有一个不打招呼;如果这些女子肯给他一个亲?#29301;?#20415;是象科尼马克伯爵夫人的侍从①一般?#20223;?#33853;地,吕西安也心甘情愿。同这般王后相比,路易丝在他模糊的记忆中只能算一个老婆子。他遇到好几个妇女,后来全是十九?#20848;?#30340;历史人物,以才情,?#28866;玻?#29233;情而论,名气不会在前朝的后妃之下。吕西?#37096;?#35265;一个才华绝世的?#23194;錚?#26480;出的女作家德·图希小姐,她的笔名卡米叶·莫潘无人不知,她不但容貌出众,思想也高人一等?#36824;?#22253;里男女游客?#35760;?#36731;的提着她的名字。

            ①科尼马克伯爵夫人(1662—1728),波兰王奥古斯特二世的情妇,有一个贵族为了爱她而被?#34180;?br />
            吕西安心上想:“啊!多有诗意!”

            那个天?#22815;?#36523;都是青春和希望的光彩,前程远大,堆着温柔的笑容,漆黑的眼睛象天空一般广阔,象太阳一般热烈;相形之下,德·巴日东太太算得了什么呢!德·图希小姐和菲尔米亚尼太太有说?#34892;Γ?#33778;尔米亚尼太太也是巴黎最有风趣的一个女人。吕西安明明听见有个声音说:?#25353;?#26126;才智是拨动社会的杠杆。”另外一个声音?#24188;?#35828;:?#25353;?#26126;才智要靠金钱做支点。”他眼看自己在公园里当场出丑,打了败仗,不愿意待下去了。他对本区的地形还没弄清,便问了路由,向王宫市场出发。他走进韦里酒家点了几样菜,尝尝巴黎的乐趣,同时排遣他的苦闷。一瓶波尔多红?#30130;?#19968;盘奥斯坦德牡蛎,一?#36867;悖?#19968;盘鹧?#24120;?#19968;盘意大利面条,几样水果,便是他necplusultra①。他一边享受这顿小规模的酒席,一边打算晚上在德·埃斯巴太太面前卖弄才情,拿丰富的学识来补?#20154;?#19981;伦不类的猥琐的装束。饭店开出?#35828;ィ?#24635;数是五十法郎,把他的梦惊醒了。他本以为五十法郎在巴黎可以过不少日子,谁知一顿晚饭就花掉他昂古莱姆一个月的用度。他走出豪华的饭店,恭恭敬敬带上门,决意从此不来了。

            ①拉丁文:最大的欲望。

            他穿过石廊回旅馆去拿钱,心上想:“夏娃说的不错,巴黎的物价不?#21069;?#21476;莱姆的物价。”

            他一路走一路欣赏时装铺子,想着白天看见的装束。?#25300;艺?#21103;不三不四的打扮决不能去见德·埃斯巴太太,”他想罢,一阵风似的赶回快活林旅店,奔进房间,拿了三百法郎回王宫市场,预备从头到脚置办新装。他刚才看到有专门做靴子的,做内衣的,做背心的,理发的;体面的衣着穿戴,在王宫市场?#31258;?#22312;十来家铺子里。他随便闯进一家时装店,老板拿出大批礼服,让他尽量试穿,保证?#32771;?#37117;是最新的式样。?#20154;?#36208;出铺子,已经买下一件绿色的礼服,一条白裤子,一件花色背心,总?#19981;?#25481;两百法郎。一会儿又觅到一双非常漂亮而合脚的靴子。各式各样的必需品买齐了,他叫一个理发师到旅馆去;各家铺子的东西也?#21483;?#36865;到。晚上七点,他跳上一辆出租马车赶往歌剧院,头发烫得象迎神赛会中的圣?#24049;玻?#32972;心,领带,无一不好看,只是第一次穿在身上,赛过背了一个?#37096;牵?#26377;点发僵。他按照德·巴日东太太的嘱咐,说要进内廷总管的包厢。检票员看他的漂亮衣衫好象借来的,神气活脱是个男傧相,便问他要票子。

            “我没有票子。”

            “那就不能进去,?#22868;?#31080;员冷冷的回答。

            吕西安说:“我是德·埃斯巴太太的客人。”

            “这个用不着告诉我们,?#22868;?#31080;员说着,和同?#26053;?#19981;动声色的笑了笑。

            那时门口回?#35748;旅?#26469;了一辆轿车。跟班的小厮,吕西安已经认不得了,放下踏板,车上走出两个盛装的女人。吕西安惟恐检票员出言不?#26041;?#20182;让路,自动闪在一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23588;?#20070;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