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一 木廊商场

            那个时期,木廊商场在巴黎赫赫有名,是个挺好玩的地方。那藏垢纳污的集市值得描写一番,因为它三十六年之间对巴黎生活影响极大,四十岁左右的人看了我的叙述很少不感兴趣,虽则年轻人觉得难以相信。原来的场子今天变了开阔的奥尔良回廊,又高又冷,赛过没有花草的花房。当初盖着一些木屋,说准确些只是薄板搭的棚子,胡乱盖上一个顶,开间很小,朝着院子和花园,①有些钉死的玻璃窗,象城门口的小酒店最脏的窗子,略微透进一些日光。三排铺子留出两条走廊,大约有十二尺高。中间一排夹在两条走廊之间,空气恶浊;走廊顶上的玻璃老是乌七八糟,底下更没有多少光线。蜂?#20811;?#30340;铺面尽管小得可怜,有几间不过六尺宽,八尺到十尺深,可是供不应求,租金要三千法郎一年。靠院子和花园取光的棚屋都有绿漆的矮木栅保护,大?#25490;?#32676;众走近,把破落的后壁撞倒。本栅之内有二三尺②空地,长着奇形怪状,科学家认不得的植物,跟同样茂盛的各色工艺品混在一起。印刷车上试过大样的字纸,盖在一株蔷薇上,修辞学的华彩沾着流产的鲜花的香味。无人照料的小园灌饱臭水。植物枝条上挂着五颜六色的?#20889;?#21508;种商品的传单。帽子店的零料和废品压得植物喘不过气来:一簇绿叶托着一个缎子的结,扎成大丽菊的样子,叫人看了把花的观念弄糊涂了。不论在院子那边还是花园那边,这座古怪的宫殿让你见识到巴黎最龌龊最奇怪的面目:雨水淋坏的粉刷,补过的土墙,陈旧的油漆,想入非非的?#20449;啤?#38754;朝院子和花园的木栅也被巴黎的群众糟蹋得污秽不堪,似乎替铺子镶了一条难看而又难闻的边,叫感觉灵敏的人不要走近;谁知感觉灵敏的人并没被这些丑恶?#26408;?#35937;吓退,正如童话中的王子不怕恶魔放在公主身旁的毒龙和危险的障碍。那时的木廊象现在的奥尔良回廊一样,中央有一条过道;也象现在一样,可以穿过两座有成行柱子的游廊进去。那游廊是大革命以前动工的,后来缺乏经费,没有完成。如今通往法兰西剧院的壮丽的石廊,当年是一条狭窄的甬道,高得异乎寻常,屋顶盖得极马虎,雨天常常漏水。大家把那走道叫做玻璃廊,免得和木廊混淆。所有破烂店房的屋顶都非常糟糕;有一个经营开司米和呢绒的出名的商人,一夜之间货物淋了雨,损失浩大,把业主奥尔良王室告了一状,打赢了官?#23613;?#26377;些地方,顶上只盖两重柏油布。不论是木廊,还是舍韦酒家在那儿起家的玻璃廊,底下都是天然的泥地,加上过路?#35828;难プ有?#23376;带来一层人造泥土。愈踩愈硬的泥地经过商人们不断打扫,变成许多岗?#22303;?#35895;,一年四?#26223;?#20320;的脚,初去的人很不容易走路。

            ①木廊商场?#24187;?#27491;对旧王宫,?#24187;?#27491;对旧王宫附属的园子。

            ②上面提到的都是法国旧尺,每尺合0.3248公尺。

            地下是一堆堆可怕的泥巴,玻璃窗风吹雨打,粘着灰土,平顶的棚屋披着褴褛的衣衫,砌了一半的围墙肮脏无比;整个景象叫人想起波希米亚?#35828;?#24080;幕,集市上的木棚,围在巴黎大建筑四周的临时工?#36427;?#37027;些大建筑始终没有盖起来。奇丑的外貌同内容非常相称:藏垢纳污的廊子底下,热闹,嘈杂,各?#20013;?#19994;鳞次栉比,从一七八九年的革命到一八三○年的革命为止,做的买卖为数惊人。交易所设在对面王宫市场的底层,有二十年之久。舆论?#37027;?#21521;,声名的显晦,政治和金融的波动,都在这个地方酝酿。交易所开市以前,收市以后,许多人约在廊下见面。巴黎的银行家和商人往往挤在王宫市场的院子里,雨天便拥进木廊。不知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建筑物,回声特别响亮,到处听得见哄笑的声音。这一头有人口角,那一头就知道为什么口角。商场中只看见书店,诗集,政论,散文,帽子店,以及夜晚才来的马路天使。这儿有的是新闻,图书,新老牌子的名人,议会的阴?#20445;?#20070;店的谎话。新书在这儿发卖,群众?#34917;?#25191;得很,新书一定要上这儿来买。保尔-路易·库里埃写的政论小册,或?#21069;?#23572;良一房向路易十?#35828;?#23466;章放的第一炮,《一个公主的奇遇》,一个黄昏在这里销掉?#30422;?#20876;。吕西安在那儿露面的时代,有些铺?#21491;?#32463;装上漂亮的玻璃橱窗,不过只限于靠院子和花园的两排商店。在建筑师封丹纳动工拆造,把这个古?#20540;木?#30041;地消灭之前,两条走廊之间的店铺门户洞开,象外省集市上的临时摊子,只靠木柱支撑;从商品或者玻璃门中望出去,两旁的走廊一目了然。室内不能生火,商人都用?#24597;?#21462;暖,消防也由他们?#32422;?#36127;责;一不小心,这个木板搭成的小天地一刻钟内就能化为灰烬:板屋在太阳底下?#22434;?#20102;,还有卖淫业的欲火烘烤,堆着满坑满谷的纱罗,纸张,有时再加上过堂风助威。帽子店摆满奇怪的帽子,似乎专为陈列,不是出卖的,上百顶的挂在香菌式的铁钩上,花花绿绿,把几条走廊都点缀到了。二十年来的游人都暗?#30340;?#38391;,想不透这些吃饱灰尘的帽子到哪些?#35828;?#22836;上去?#22812;?#23487;。做帽子的女工多半又丑又放荡,按照中央菜市场的?#32942;?#21644;谈吐,?#20204;?#30382;话兜搭来往的?#20061;?#19968;个伶牙利齿,眼睛骨碌碌的姑娘,站在圆凳上招揽顾客:“太太,为什么不来买一顶漂亮帽?#24433;。俊薄?#20808;生,照顾一笔买卖好不好?”高低不同的声调,眼神,对过路?#35828;?#35780;头论足,使她们的丰富生动的词汇更有变化。书店老板和开帽子店的?#20061;?#30456;处很好。在那个名字?#27809;剩?#21483;做玻璃廊的商场里,有的是希奇古怪的行业。有讲腹语的①,有各式各样走江湖的,有拿新奇?#26408;爸露?#20154;看的,或者叫你花了钱一无所见,或者给你看到全世界。

            ①口技的一种,说话的声音好象从肚子里发出来。欧洲从十六?#20848;?#36215;即有专长腹语的人。

            一个到处赶集,发了七八十万家财的人,当初就是在这儿开场的。他的?#20449;?#26159;一个太阳在黑圈子里打转,周围写着红字?#36203;?#37324;你能看到上帝看不见的东西,收费两个铜子。招揽生意的伙计从来不让你单独进去,也不让两个以上的人进去。到了里面,你劈面看到?#24187;?#22823;镜子,忽然有个连霍夫曼①听了也要吓一跳的怪声,象机器开了发条一般的直叫:“你们两位看见了上帝永远看不见的东西,就是说你们看见了同胞。上帝却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个的。”你只能暗暗?#29273;?#30340;走开,不好意?#20960;?#20154;知道你做了?#20498;稀C可?#23567;门旁边都有与此相仿的声音叫叫嚷嚷,请你去看高斯摩喇嘛②,君?#21051;?#19969;堡风景,木偶戏,机器人下棋,会辨别美女的狗。腹语大王费兹-詹姆斯在跟着综合理工学院学生到蒙马特尔去送命③之前,在这里的博雷尔咖啡馆表演,生意兴隆。商场中还有卖水果的女人,卖花的女人,一家著名的成衣铺,军装上盘的花边夜晚金光闪闪,象太阳。下午两点以前,木廊商场静?#37027;?#30340;,黑洞洞的,不见人影。商人们谈谈说说,象在家里一样。巴黎人在这个地方的约会要三点左右才开始,正当交易所开市的时间。等到大批的人涌到,就有酷爱文艺而身无分文?#37027;?#24180;在陈?#34892;?#20070;的摊子上看“白书?#34180;?#23432;摊子的伙计心地?#32570;?#21548;凭穷小子一页一页的翻阅。象《斯玛拉》,《皮埃尔·施莱米》,?#23545;己病?#26031;博?#21462;罰对脊取罰?#19968;类十二开本⑤的两百页的书,两次就狼吞虎咽的读完了。当年没有阅?#26391;遙?#35201;看书不能不花钱去买;所?#38405;?#26102;小说的销数在今天看来简直不可?#23478;欏?#23545;求知欲旺盛?#37027;?#38738;年施舍精神食粮,?#30475;?#26159;法国作风。一到傍晚,邪气十足的商场便充满淫荡的诗意。大批的马路天使在近边的大街小巷和商场之间来来往往,多半是没有报酬的闲荡。巴黎各个地段的娼妓都得跑王宫。木廊商场属于领照妓院的范围,老板们?#35835;司杷埃?#25226;装成公主般的女人陈列在某个拱廊之下,或是花园中正?#38405;?#20010;拱廊的地方。木廊是卖淫业的公共地?#36427;子?#29992;王宫市场作为妓院的代名词,主要是指木廊部分。一个妓女可以跑来带走她的俘?#29627;?#39640;兴带往哪儿就哪儿。因为有这般?#20061;?#21560;引,木廊里人山人海,只能一步一步挨着走,好比参加迎神赛会或者假面舞会。这样慢吞吞的走路既不妨碍别人,又可从容细看。那些女人穿的服装现在早已绝迹;前胸后?#31243;?#21035;袒露;头发有心梳得奇形怪状,引人注目:有诺曼底乡姑式,有西班?#26391;劍?#26377;的鬈得象哈叭狗,有的一绺绺挂下来;一双大腿穿着长统白袜,不知怎么会露出来叫人看见,而?#34915;?#24471;正是时候。这一类妖艳的诗意如今一去不复返了。粗野的问答,同环境很调和的无耻的表现,在时下的假面舞会和非常出名的舞会中,再也听不见看不到了。当时那个地方的确又丑恶又热闹。男人几乎老是穿的深色?#36335;?#22899;人肩头和胸部的肉便格外耀眼,成为鲜艳的对?#21462;?#22024;杂的人声脚声,在花园中央就听得见,好似一片连续不断的低音伴奏,穿插着娼?#35828;目?#31505;或者偶尔发生的争?#22330;?#19978;等人和最有身分的人,照样被满脸横肉的汉子推推搡搡。这些牛鬼蛇神的集会自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再冷静的人也不能不动心。所以直到最后一个时期,上下三等的巴黎人源源而来;建筑师要造新屋子的地窖,在路面上铺了木板,游人就在木板上熙来攘往。那批可怕的木屋拆毁的时候,大?#19968;挂?#21475;同声,惋惜不置呢。

            ①霍夫曼,见本书第223页注①。

            ②当时?#36335;?#26126;的一种玩意,把大幅风景画,风俗画放在大玻璃镜片之后,画面即具备深度和透?#21360;?br />
            ③指一八一四年联军攻入巴黎时,巴黎市民的守卫战。

            ④前三种是当时流行的神怪小说,最后一种是写猴子的故?#38534;?br />
            ⑤照我国出版业的?#32942;擼?#22823;约是二十四开而较为狭长。欧洲书业一般不用白报纸印书,故开本标准和我们不同。

            几条走廊的半中腰有一条过道,拉沃卡新近在过道和走廊的拐角儿上开了一家书店,面对道里阿的铺子。如今没人知道的道里阿原是很有气魄?#37027;?#24180;,以后同行做得很发达的?#20081;?#26159;他?#29366;?#30340;。道里阿的铺子坐落在靠花园的一排上,拉沃卡书店靠着院子。道里阿的店房一分为二:很大的一间做铺面,另外一间是他的办公室。吕西?#19981;?#26159;第一次在晚上来,跟外省人和年轻人一样,看着眼前的形形色色目瞪口呆,一转眼就和同伴走失了。

            一个妓女指着吕西安对一个老头儿说:“你要长得跟这个小伙子一样漂亮,我就掏出心来给你。”

            吕西安听着,羞得象瞎子养的狗。逛市场的人象潮水一般,他跟在后面,愣头?#30340;?#30340;神气和紧张的?#37027;?#31616;直难以形容。女?#35828;?#30446;光盯着他,?#35013;着?#32982;的肉引诱他,袒露的胸部看得他眼花缭乱;他拚命挟着稿子,惟恐被人抢走,这天真的孩子!

            吕西安忽然觉得有人抓他的胳?#29627;?#21482;道他的诗集被什么作家看中了,不由得叫起来:“哎!怎么?#29627;?#20808;生?”

            他一看原来是他的朋友卢斯托,和他说:“我知道你要打这儿过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