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四 后台

            吕西安踏上街车,挨着卢斯托坐下,说道:“没想到是一个鬼地方!”

            卢斯托吩咐赶车的:“全景剧场,越快越好,给你一法郎半。”然后他在吕西安面前摆着前辈的架子,很得意的说道:“道里阿这混蛋一年做十五六万法郎生意,好比当着文艺部部长。他和巴贝一样贪心不足,可是专门捞大笔头的油水。道里阿有气派,很豪爽,也很虚荣;他那点儿风趣是拿别?#35828;?#35805;凑起来的。他的铺子是个好地方,值得走动,你可以同当代的优秀人物攀谈。告诉你,一个青年在那儿呆一小时,比读十年书,弄得面黄肌瘦,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大家在那边讨论报刊上的文章,找题材,交攀名流或专有势力的人物,将来好派用场。今日之下,要成功全靠交游广阔。一切要靠机会,你不是看见了吗?最要不得是有了聪明才智,孤零零的守在冷角落里。”

            吕西安说:“他狂妄极了!”

            艾蒂安回答说:“哼,我们都拿道里阿打哈哈。你有求于他,他踩在你肚子上;他要用得着《辩论报》,勃龙代要他怎么就怎么,好比转陀螺。唉,你进了文艺界,这种角色有的看呢!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吗?”

            吕西安道:“?#21069;。?#20320;说的不错,可是尽管听过你的预告,我在铺子里受的气还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干吗要痛苦呢?凡是我们消耗了生命,为之坐到深更半夜,绞尽脑汁的题材,我们在精神世界中的漫游,用足心血造起来的大建筑,在出版商眼里不过是一桩赚钱生意或者蚀本生意。书店老板只晓得你的书好销不好销。他们只操心这一点。对他们说来,印一部书是拿一笔?#26102;?#21435;冒险。作品越好,卖出的机会越少。优秀的人总是比群众高一等,他的作品要过相当时间受人赏识以后,才能风?#23567;?#21738;个出版商愿意等呢?最好今天印的书明天就卖完。既然是这种制度,真有分量,要慢慢的受到推崇的作品,出版商决不接受。”

            吕西安嚷道:“阿泰兹说的不错。”

            卢斯托道:“你认识阿泰兹吗?象他那种生活孤独,自以为能叫群众迁就他们的人,我认为最危险。这些要到身后才出名的人,用信心把青年的幻想鼓动得如醉若狂,因为我们开始都自以为力量大得不得了,听了他们的话很投机,就不去利?#27809;?#33021;行动,还能有所收获的年纪打天下。我可赞成穆罕默德的办法,他叫山走过来,说道:你不过来,我来!”

            这个警句把论点提得非常尖锐,使吕西安在?#34903;?#21150;法之间打不定主意:一个办法是小团体的朋友们提倡的安?#29420;?#36947;的生活,另外一个是卢斯托提出的战斗生活。直到神庙街,昂古莱姆的诗人一声不出。

            现在全景剧场经过拆造,变了民房;当初是一所漂亮的?#21545;海?#22352;落在神庙街,正对?#31302;?#34903;。两任经理都失败了,不曾做过一笔好买卖。继承滑稽名角波蒂埃的维廖勒,五年以后大红特红的佛洛丽纳,最初倒是在全景剧场登台的。剧院和人一样逃不过命?#35828;?#23433;排。全景剧场要同?#32597;?#23621;喜剧院,快活剧院,圣马丁门剧院,以及专演歌舞剧的一些?#21545;?#31454;争;它经不起同业的倾轧,营业?#20945;?#30340;限制①,又缺少精彩的剧?#23613;?#21095;作家不肯为了一家?#24052;?#28218;茫的?#21545;?#25226;别的?#21545;?#24471;罪了。那时经理室正想靠一出带点滑稽的杂剧卖座,作者是个青年,叫做杜·勃吕埃,曾经同几个名人合作过,这次他自称是一个人执笔专为佛洛丽纳初次登台编的。佛洛丽纳一向在快活剧院做跑龙套,最近一年担任一些小角色,稍稍有人注意,可始终没当上主角;全景剧场便要她跳槽。另外一个女演员?#21525;?#33673;也在这出戏里第一次露面。两个朋友来到?#21545;海?#21525;西安发觉报?#25509;心?#20040;大的势力,先自吃了一惊。

            ①当时官方对?#21545;?#22810;方限制,甚至规定在舞台上同时开口的演?#36744;?#24471;超过二人。

            “这位先生是我带来的,”艾蒂安告诉检?#36125;Γ?#26816;?#36125;?#30340;职员都弯了弯腰。

            “今晚不容易腾出位?#33579;?#26816;?#36125;?#30340;头目说,“只有经理的包厢还能安插。”

            艾蒂安和吕西安在游廊里走了一转,和女招待办了几次交涉,没有结果。

            “咱们进场找经理去,他会请我们坐他的包厢。另外?#19968;?#35201;介绍你见见今晚的女主角佛洛丽纳。”

            卢斯托做了个手势,管乐队池子的人掏出小钥匙,在厚实的墙上开了门。吕西安跟着朋友,从灯火通明的游?#32676;?#28982;进入一个漆黑的窟窿。在剧场和后台之间,差不多每家?#21545;?#37117;有这样一条过道。外省诗人跨上几步?#31508;?#30340;踏级,走进后台,看见许多意想不到景象?#21512;?#31364;的支柱,高耸的天顶,挂油灯的柱子,近看挺可怕的舞台装?#33579;?#28385;脸白粉的演员,式样古怪,料子粗糙的服?#22467;?#19978;衣沾满油迹的工人,挂在空中的绳索,高高吊起的布景,戴着帽子踱来踱去的后台监督,随便坐着的跑龙套,还有消防人员,总之是一大堆滑稽,凄惨,肮脏,丑恶,刺眼的东西,和吕西安生在台?#39540;?#21040;的大不相同,使他诧异不置。台上快要演完一出歌舞剧,叫做《贝特朗?#21457;伲?#20223;?#31456;?#22270;林的悲剧编的。诺迪耶,拜伦,瓦尔特·司各特都很重视麦图林的原作,可是在巴黎不受?#38431;?br />
            ①指《贝特朗或海盗》,一八二二年上演的一部三幕歌舞剧。

            艾蒂安嘱咐吕西安:?#30333;?#32454;搀着我的胳膊,要不你不是踩着活门掉下去,就是一座森?#25191;?#22825;而?#25285;?#22871;在你头上,再不然你会撞翻宫殿,拖倒茅屋。”

            一个女演员听着台上的对白准备出场,艾蒂安问她:“小宝贝,佛洛丽纳可是在更衣室里?”

            “是的,?#35013;?#30340;,谢谢你在报上说我?#27809;啊?#20315;洛丽纳到这里以后,你更和气了。”

            卢斯托道:“小?#19968;錚?#21035;误?#22235;?#30340;事。快点上台,好好念你的两句台词:住手,混蛋!今天卖座卖到?#35282;?#27861;郎呢。”

            女演员脸上换了一副表情,嚷道:住手,混蛋!吕西?#37096;?#30528;愣住了,那声音吓得他全身发冷。她的确变了一个人。

            吕西安对卢斯托说:“这就叫?#21545;骸!?br />
            卢斯托回答:“?#21545;和?#26408;廊书店和报纸一样,是文学的装配工场。”

            拿当出现了。

            卢斯托问道:“你是为谁来的?”

            拿当说:“替《法兰西新闻》跑跑小?#21545;海?#32842;胜于无。”

            卢斯托说:“今晚跟我们一同去吃消夜,希望你对佛洛丽纳多多照应,以后回敬你就是了。”

            “一定帮忙,”拿当回答。

            “你知道,她搬到邦迪街去了。”

            刚才的女演?#36125;?#21488;上回进后台,问道:“小卢斯托,你同来的漂亮青年是谁?”

            “啊!?#35013;?#30340;,他是个大诗人,将来要出名的。——拿当先生,你们今晚同席,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吕西安·德·吕邦泼雷先生。”

            拿当说:“先生,你的姓漂亮得很。”

            艾蒂安招呼他的新朋友:“吕西安,这位是拉乌尔·拿当先生。”

            吕西安道:“真的,先生,我两天以前拜读了大作,没想到你写?#22235;?#26679;的书,那样的诗集,对一个新闻记者会那么恭敬。”

            “等你第一部书出版了,看你的吧,”拿当很含蓄的笑了笑。

            韦尔努瞧见他们三个在一起,嚷道:“?#24076;∵希?#26497;端派①同自由党握手了。”

            拿当回答:“白天我代表我的报纸说话,晚上我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天黑了,个个记者都是灰色的。”②

            ①这是极端派保王?#36710;?#31616;称。

            ②法国有句?#23376;錚骸?#22825;黑了,只?#24187;?#20799;都是灰色的。”

            韦尔努对卢斯托说:“艾蒂安,斐诺和我同来,正在找你呢……噢……他来了。”

            斐诺说:“嗳,嗳,咱们没有位置吗?”

            女演员满面春风的笑着说:“我们心坎里永远有你的位置。”

            “哦,佛洛维尔,你的爱情倒结束得快。听说你被一个俄国亲王拐走了。”

            佛洛维尔便是那个大叫住手,混蛋的女演员,她回答说:“这个年月还能拐走女人吗?我们在圣芒德住了十天,亲王给了经理室一?#26159;!?#22905;?#20013;?#30528;说:“我看经理但愿上帝多派几个俄国亲王来,让他拿些补偿费,只有收入,没有支出。”

            一个漂亮的乡下姑娘在旁听着,斐诺问她:“那么你呢,小妹?#33579;?#32819;朵上两颗金刚钻哪里来的?可是搭上了什么印度亲王?”

            “没?#23567;?#19981;过是个做鞋油生意的英国人,已经走了!觉得家里无聊,资财上百万的生意人,不是随便碰得到的,象佛洛丽纳和?#21525;?#33673;那样才福气呢!”

            卢斯托道:“佛洛维尔,你要误场了,你被你朋友的鞋油迷了心了。”

            拿当道:“你要台下叫好,别象疯子般?#27604;攏?#20182;得救了!最好安安静静的进去,走到台边,用丹田的声音说:他得救了,象芭斯塔在《唐克雷蒂?#21457;?#37324;念:噢!祖国一样。好,去吧!”拿当说着推了她一下。

            ①指罗西尼根据伏尔泰的剧?#23613;?#21776;克雷蒂》改编的歌剧。

            韦尔努道:“来不及了,她误场了!”

            卢斯托道:“场子里拚命拍手,她怎么啦?”

            跟过鞋油商的女演员道:“她拿出她的看家本领,跪下去露出胸脯来了。”

            斐诺告诉艾蒂安:“经理请我们上他的包厢去,我在那儿等你。”

            卢斯托带着吕西安在舞台背后绕来绕去,穿过迷魂阵似的甬道和楼梯,走到四楼上的一个小房间,拿当和费利西安·韦尔努跟着他们。

            佛洛丽纳道:“诸位先生好。”又转身对一个坐在一边的矮胖子说:“先生,这几位都是我命?#35828;?#20027;宰,我的前程操在他们掌心里;可是我希望明儿早上他们一齐躺在我们的饭桌底下,只要卢斯托党生样样安排好……”

            艾蒂安说:“当然安排好!《辩论报》的勃龙代,货真价实的勃龙代,也给请来了。”

            “噢!小卢斯托,那我非?#24403;?#20320;不可,”佛洛丽纳上前搂着卢斯托的脖子。

            胖子玛蒂法看着沉下脸来。佛洛丽纳十六岁,身材瘦削。她的?#32769;?#19968;个含苞未放的花蕾,只有?#19981;?#31295;本胜过完工的图画的艺术?#20063;派?#35782;。这个迷?#35828;?#22899;演员相貌之间处处流露出秀气,很象歌德笔下的?#38405;鎩?#29595;蒂法是伦巴第街上有钱的药材商,以为大街上一个年轻的女戏子不需要多少钱,不料十一个月中间,佛洛丽纳已经花了他六万法郎。老实的商人坐在一角,象看守田园的忒耳弥诺斯神①,叫吕西?#37096;?#30528;好不奇怪。十尺见方的更衣室糊着美丽的花纸,摆一个?#25307;?#21888;女神的像,一张半榻,两把椅子,一条地?#28023;?#19968;个壁炉架,好几口衣柜。女用人正好替佛洛丽纳穿扮完?#24076;?#19968;身西班牙装束,佛洛丽纳在那出情节复杂的戏里扮一个伯爵夫人。

            ①古代拉丁民族崇拜的神,雕像往往只有上半身,下半身是一块界石。

            拿当对费利西安说:“再过五年,这姑娘准是巴黎最美的女演员。”

            佛洛丽纳转身对三个记者说:“啊!你们这些心肝宝贝,明天要好好捧我一阵才对。今夜你们?#23478;?#37257;得人事不知,我包好车子预备送你们回去。玛蒂法弄了好酒,同路易十八喝的不相上下;他还找了?#31456;?#22763;公使的厨子。”

            拿当说:“我们一看见先生,就知道有好东西请我们。”

            佛洛丽纳说:“他知道请的客是巴黎最危险的人物。”

            玛蒂法神色不安的瞧着吕西安,看他长得这样美,?#24187;獍蛋?#24524;?#30465;?br />
            佛洛丽纳也发现了吕西安,说道:“这一位我不认识。你们哪一个把八角阁的阿波罗①从佛罗?#20857;?#24102;来的?#20811;?#38271;得和吉罗德画的人物一样漂亮。”

            ①古希腊有名的阿波罗雕像,此处指罗马?#36125;?#30340;仿制品。

            卢斯托道:“小姐,我忘了介绍,这位是外省来的诗人。

            你今晚太美了,我连最起码的礼数都想不起来……”

            佛洛丽纳道:“他能做诗人,大概很有钱吧?”

            “穷得象约伯一样,”吕西安回答。

            “真有意?#36857;?#20315;洛丽纳说。

            剧本的作者,年轻的杜·勃吕埃忽然闯进来,穿着大礼服,个子矮小,身体灵活,看上去象公务人员,又象业主,又象经纪人。

            他说:“小佛洛丽纳,台词记熟了吧?#33510;牛?#21035;临时忘了。特别注意第二幕,要泼?#20445;?#35201;尖刻!我不爱你那一句要说得好,跟我们排练的一样。”

            玛蒂法对佛洛丽纳说:“干吗你要扮这个角色,说这种话呢?”

            大家听着药材商的话哈哈大笑。

            她道:“那跟你有什?#32874;?#24178;?又不是?#38405;?#35828;的,?#20498;希 ?#20315;洛丽纳又望着记者们说:“听他的胡说?#35828;?#30495;好玩。我要不怕破产,还愿意花钱?#31456;潁?#20182;说一句糊涂话给他多少钱。”

            药材商回答:“可是你说这句话把眼睛瞪着我,象你背台词的时候一样,我看着害怕。”

            她道:“那容易,下回我望着卢斯托就是了。”

            过道里响起一阵铃声。

            佛洛丽纳道:“你们一齐请出去,我要温温台词,把意思弄清楚。”

            吕西安和卢斯托最后走出。卢斯托亲了亲佛洛丽纳的肩膀,吕西安听见佛洛丽纳说:“今晚不?#23567;?#32769;头儿告诉他女人,说他下乡去了。”

            艾蒂安问吕西安:“你看她可爱不可爱?”

            吕西安道:“可是,朋友,那个玛蒂法……”

            卢斯托回答说:“呃,孩子,你还一点不了解巴黎生活。有些无可奈何的事只能忍受!比如你爱一个有夫之妇,不是一样吗?人总得有点理智。”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