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六 柯拉莉

            忽然幕上露出一个隙缝,一只多情的眼睛光芒闪闪,射在吕西安的漫不经意的眼睛上。诗人从迷惘中醒来,认出是柯拉莉的眼睛,不由得浑身发热,低下头去,望着卡缪索,卡缪索正好回进对面的包厢。

            那位女性鉴赏家是个大胖子,布尔东奈街上的丝绸商,还担任商务法庭裁判;家里有四个孩子,老婆是续弦,一年有八万法郎进款;年纪已经五十六,满头花白,象戴着一顶帽子,是一个假作正经而及时行乐的人;他一生在生意场中受过不少委屈,离开世界之前一定要快活一阵。颜色象新鲜牛油般的额角,象修士般红润的脸颊,似乎还不够容纳他?#24149;?#24594;放的快乐。卡缪索趁老婆不在身边,准备拚命鼓掌,捧柯拉莉。富商的虚荣心集中在柯拉莉身上,他在小公馆里撑的场面不亚于从前的王侯。他认为女演员的成功一半是他的功劳,因为他是出钱的老板。既然?#24615;?#29238;在场,卡缪索的行动等于得到批准。岳父是个矮小的老头儿,头发扑?#27431;郟?#30524;睛色迷迷的,可是神态庄严。吕西?#37096;?#30528;不胜厌恶,想起自己一年来对巴日东太太的爱情何等纯洁,热烈。于是那种诗人式的爱情展开雪白的翅膀,无数?#24149;?#24518;象浅蓝的天色一般围绕着昂古莱姆的大人物。他又沉入幻想中去了。第二幕正开始。柯拉莉?#22836;?#27931;丽纳都在台上。

            柯拉莉对答的时候,佛洛丽纳和她轻轻的说:“亲爱的,他脑子里才没有你呢。”

            吕西安忍不住笑了,望着柯拉莉。她是巴黎女演员中最可爱最有趣的一个,可以同佩兰太太和弗勒里埃小姐①相比,不但面貌相象,命运也差不多。这一类的姑娘有本事随心所欲的迷惑男人。柯拉莉在犹太女人中是最杰出的典型,一张长长的鹅蛋脸,淡黄皮肤带着象?#37070;?#40092;红的嘴巴赛过石榴,细腻的下巴象杯子的边。眼皮包着火剌剌的黑玉般的瞳子,睫毛往上翻卷。从眼皮和睫毛底下,不?#20005;?#35937;那副懒洋洋的眼神,必要时会闪出沙漠中?#24149;?#28976;。橄榄色的眼圈上面,弯弯的眉毛很浓。两股紫檀色的头发从中间对分,照着灯火,光艳如漆;棕色的脑门藏着卓越的思想,仿佛很有才气。其实柯拉莉同多数女演员一样,虽则会讲一套后台的俏皮?#22467;?#20154;并不聪明;虽有应酬的经验,却谈不上?#35009;?#30693;识;她的聪明是凭?#26412;酰?#24515;肠好是因为她多情。可是她的滚圆光滑的胳膊,象?#32435;?#30340;锭子般的?#31181;福?#40644;澄澄的肩膀,象《雅歌》中咏叹的那?#20013;?#33071;,曲线优美,动作灵活的脖子,穿着红丝袜,长得多漂亮的大腿,叫人看?#22235;?#30505;神迷,怎么还会追?#20811;?#30340;精神生活?这些富于东方诗意的美,被舞台上流行的西班牙装束衬托之下,越发显著了。她系着短?#21476;?#26469;扭去,把裙子扭出许多淫荡的皱痕,观众的眼睛紧盯着她的腰部臀部,乐不可支。吕西安发觉这女的只为他一个人表演,再也想不起卡缪索,正如楼厅上的野孩子再也不想?#36824;?#30382;;他把肉欲的爱放在纯洁的爱情之上,?#20005;?#21463;放在爱?#34903;?#19978;,恶魔似的淫欲引起他许多邪念。

            ①佩兰太太和弗勒里埃小姐,十九世纪初期两个美丽的女演员,都是年轻时夭折的。

            吕西安?#34507;?#24819;道:“花天酒地,穷奢极侈的爱情,我一点都不知道。?#21494;?#21322;在思想中过活,很少过现实生活。一个人要描绘一切,就应当认识一?#23567;?#20170;晚我第一回参加大场面的消夜,同一般奇奇怪怪的人作乐。前一世纪的大贵族沉湎酒色,留下许多佳?#22467;?#25105;为?#35009;?#19981;尝尝那种乐趣呢?就是要移用到真正的爱情中去,也该领教一下交际花和女戏子的爱情,看看其中有?#35009;?#24555;乐,妙处,激动,?#35760;桑?#22885;妙。归根结底,这不是销魂荡魄的诗意吗?两个月之前,这些女人在我眼中好比有毒龙看守的女神;刚才?#19968;?#20026;?#27431;?#27931;丽?#19978;?#24917;卢斯托;眼前这个比佛洛丽纳更美;她既然有意,我为?#35009;?#19981;顺水推舟接受呢?#30475;?#23448;贵人不惜拿最珍贵的东西孝敬她们,博一夕之欢。大?#22993;?#19968;进那些魔窟,把昨天明天?#32426;?#20102;。?#19968;?#27809;有爱上?#35009;?#20154;,倒比一般王侯还多所顾虑,岂不是?#20498;希 ?br />
            吕西安再也不想到卡缪索了。对于最可耻的合伙,他曾经向卢斯托表示深恶痛绝,?#19997;?#20182;也跌进了这个臭沟。吕西安受着热情煽动,听凭自欺欺?#35828;?#29702;由勾引,在一片欲海中浮沉。

            卢斯托回进包厢,说道:“柯拉莉爱你爱得发疯了。你的相貌比得上希?#30333;?#26377;名的雕塑,弄得后台个个人神魂颠倒。朋?#30505;?#20320;真?#20284;?#26607;拉莉才十八岁,凭她的姿色不久就能挣到六万法郎包银。她还挺安分。三年以前被母亲卖了六万法郎,一向很?#32431;啵?#21482;想求幸福。她进戏院是迫不得已。她恨死她的第一个主子德·玛赛。不久她被花花太岁丢了,总算脱离苦海,碰上这个忠厚的卡缪索;柯拉莉心里并不?#19981;叮?#21487;是卡缪索象父亲对女儿一般对她,她也就容忍了,接受他的爱。有人用大?#20160;?#20135;引诱她,她拒绝了,宁可跟着卡缪索,至少不受折磨。所以她?#38405;?#36824;是初恋。噢!她一看见你,心上好象中了一颗子弹;她因为你冷淡,在更衣室里哭起来,佛洛丽纳才?#20843;?#26469;着。这出戏眼看要砸了,柯拉莉把台?#35782;纪?#21862;;

            卡缪索替她谋的竞技剧场的合同没有希望了!……”

            吕西安听着这些?#22467;?#34394;荣心满足了,十分得意,说道:“唔?……?#38378;?#30340;姑娘!……真的,朋?#30505;?#25105;一生十?#22235;?#20013;遇到的事,还没有一个黄昏遇到的多。”

            接着吕西安说出他和德·巴日东太太的恋爱和对夏特莱男爵的仇恨。

            “好啊,眼前报纸?#33151;?#23569;一个对头,正好揪住他。这男爵是帝政时代的美男子,?#19997;?#21448;是政府党,对我们很?#40092;劍?#25105;在歌剧院常常见到的。至于你那个贵族太太,我也面熟得很,她常在德·埃斯巴太太包厢出现。你的旧情人活象一块乌贼鱼骨,男爵还在追求她。事情真巧,?#25745;?#25165;?#25176;?#26469;说,报纸连一份抄本都没有;我们的一个记者,小坏蛋埃克?#23567;?#26364;兰,因为人家扣除了他稿子上的空白,跟?#25745;檔仿搖l撑导被?#20102;,正在赶写一篇攻击歌剧院的稿子。朋?#30505;?#36825;里的剧评你来写,你?#24525;?#19968;听,想一想。我到经理室去准备三栏文章,对付你的冤家和瞧你不起的美人儿,叫他们明天不得安宁!……”

            吕西安道:“原来报纸是在这种地方这样编出来的?”

            卢斯托回答说:“老是这么回事。我在报馆里十个月,总是晚上?#35828;?#36830;一份抄本都没?#23567;!?br />
            印刷业的行话把发排的手稿叫做抄本,大概假定作者只交作品的?#22791;濉?#20063;许是拿拉丁文的copia(意义是丰富)①译作反?#22467;?#22240;为报馆里老是?#25351;?#33618;!……

            卢斯托又道:?#30333;?#29702;想是预?#32570;?#22909;几期,可是这?#33529;?#27704;远实现不了。?#19997;?#24050;经十点,还一个字都没?#23567;?#20026;了?#39068;?#19968;期编得精彩,我要去通知韦尔努和拿当,叫他?#20999;?#19968;二十条小品,挖苦一阵议员,部长,枢密大臣克吕佐,必要?#24149;鞍雅?#21451;都放进去。遇到这种情形,便是糟蹋自己的老子也顾不得了,?#28909;?#28023;盗要活命,连抢来的金洋也不能不当做弹药装进大炮。你的稿子要是写得风趣,就能在?#25745;得?#21069;站稳脚跟;他给?#35828;?#24773;分都从利害关系出发。除?#35828;?#38138;的?#31449;藎?#26681;据利害关系的情分也是最好最靠得住的东西。②”

            ①法文中的“抄本”叫做copie,语源便是拉丁文中的copia,意思是丰富,充沛。

            ②原文中?#31449;?#21644;情分(感激一字的转义)是同一个字,故此处用作双关语。

            吕西安道:“新闻记者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难道一坐到桌子前面,文思就会源源不绝的来吗?……”

            ?#24052;?#20840;象点灯一般……点到灯尽油于为止。”

            卢斯托正推开包厢的?#29275;?#25103;院经理和杜·勃吕埃来了。

            剧作者对吕西安说:“先生,让我去代你通知柯拉莉,说你吃过消夜和她同走;要不然我的戏完啦。?#38378;?#30340;姑娘不知道她做些?#35009;矗?#35828;些?#35009;矗?#36825;样下去,应当笑的时候她会哭,应当哭的时候她会笑。台下已经喝倒彩了。你还能挽回局面。

            反正是?#24515;?#24555;活,不是受罪。”

            吕西安道:“我不习惯同人家平分秋色。”

            经理望着杜·勃吕埃说:“这话别告诉她。柯拉莉这孩子的脾气,会把卡缪索轰走的。金茧号的老板很厚道,每月给柯拉莉?#35282;?#27861;郎,还负担全部衣着和鼓掌队的费用。”

            吕西安神气俨然的说:“好在你许的愿约束不了我,你先挽回了戏再说吧。”

            杜·勃吕埃央告道:“你可千万别冷淡这个可爱的姑娘。”

            诗人说:“?#21494;?#20102;,我又要为你的戏写评论,又要?#38405;?#24180;轻的女主角装笑?#22330;?#34892;,就这样吧!”

            作者向柯拉莉递了一个暗?#29275;?#20986;去了。柯拉莉从此演戏演得很精彩。布?#23581;?#37027;天扮一个西班牙老法官,第一回显出他演老头儿的本领;他在掌声雷动中出台宣布,说道:“诸位先生,我们演的这出戏是拉乌尔同德·居尔西②两位先生合编的。”

            ①布?#24120;?800—1888),法国当时著名的喜?#32554;?#21592;。

            ②前者是拿当的名字,后者是杜·勃吕埃的笔名。

            卢斯托说:“?#24076;?#21407;来拿当也是作者,怪不得他在这里。”

            “柯拉莉!柯拉莉!”正厅的观众发狂似的叫?#21834;?br />
            两个商?#35828;?#21253;厢中发出打雷般的声音,叫道:“佛洛丽纳!”

            接着好几个人喊起来:“佛洛丽纳!柯拉莉!”

            幕重新升起,布?#25745;?#20004;个女演员出来谢幕。玛蒂法和卡缪索各自向台上丢了一个花圈,柯拉莉捡起她?#24149;?#22280;伸向吕西安。在戏院里的两个钟点,吕西安等于做了一个梦。他一进后台就开始迷迷糊糊,虽然后台那么丑恶。心地还纯洁的诗人呼吸到一片混乱和肉欲的气息。肮脏的走道中堆满机关布?#22467;?#27833;灯冒着黑?#36427;?#20284;乎有一种腐蚀心灵的?#28872;摺?#37027;儿的生活既不清白,也不现实。所有的正经?#38706;?#37117;变了玩笑,所有?#24149;?#21776;?#38706;?#20498;象是真的。吕西安好象吃了麻醉品,最后柯拉莉又使他快活得神魂颠倒。吊灯熄了。只有女?#20889;?#22312;场子里搬开小凳,关上包厢,闹出一片古怪的响声。几十?#21040;?#28783;一下子给吹熄了,臭气触鼻。台前的幕高高卷起,屋梁上放下一盏灯笼。消?#34013;?#21644;戏院的工友开始?#33162;欏?#21488;上的神仙世界,美女充斥的包厢,眩目的灯光,富丽?#27809;?#30340;布?#26114;?#26032;?#22467;?#23436;全不见了,只剩下寒冷,丑恶,阴?#25285;?#31354;虚,叫人不堪忍受。

            吕西安的惊愕诧异简直无法形容。

            卢斯托在台上叫道:“喂,你来吗,老弟?——从包厢里跳上?#31383;傘!?br />
            吕西安身子一纵,上了舞台。佛洛丽纳和柯拉莉卸下戏?#22467;?#35065;着大衣,里面穿着普通的棉袍,帽子上罩着黑纱,好比蝴蝶又变了幼虫。吕西安几乎认不得她们了。

            “请你搀着我好不好?”柯拉莉打着哆嗦问。

            “好啊,”吕西安回答。他扶着柯拉莉的胳膊,觉得她的心象小鸟一般的乱跳。

            柯拉莉偎傍着诗人,好比一?#24187;?#21448;热烈又温柔的靠着主?#35828;?#33151;?#22235;ィ?#35828;不出有多么舒服。

            她对吕西安说:“啊,我们一同去吃消夜了!”

            四个人走出去,看见戏院后门口,神庙沟街上停着两辆街车。卡缪索和他的老丈卡陶已经在一辆车上等着;柯拉莉请吕西安上去,也让杜·勃吕埃占了一个位置。戏院经理?#22836;?#27931;丽纳,玛蒂法,卢斯托同车。

            柯拉莉说:“这些街车真要不得!”

            杜·勃吕埃说:“为?#35009;?#20320;不自备一辆呢?”

            “为?#35009;矗俊?#26607;拉莉口气不大高兴,“我不好意思当着卡陶先生说出来,他的女婿准是他一手教导的。你想得到吗,卡陶先生人这?#31383;?#24180;纪这么大,只给弗洛朗蒂纳五百法郎一月,刚好够她吃饭,住房子,买木屐。德·罗什居?#21525;?#20399;爵①一年有六十万进款,两个?#21525;纯?#21475;声声说要?#33216;?#19968;辆轿车。我可是演员,不是低三下四的姑娘。”

            ①即《?#31383;?#29305;丽克丝》中的罗什菲德侯爵。

            卡缪索一本正经的说:“小姐,你的车后天就有;只是你从来没向我开口。”

            “这也要人家开口吗?怎么,一个人爱一个女人,会让她踩着街上的垃圾,不怕她扭断腿吗?只有卖衣料的老板才?#19981;?#22899;人衣角上沾上泥浆。”

            这些牢骚叫卡缪索听着好不难受。柯拉莉一边说一边碰到吕西安的腿,趁势把自己的腿靠上去,还抓起他的手握着。她不出声了,好象一心一意体味着无穷的快乐。对于这一类?#38378;?#34411;,这种快乐等于把一切过去的悲伤和不?#21494;?#34917;偿了,在心中引起一股诗意,那是别的妇女体会不到的,因为她们?#20284;?#22909;,不曾有过这些强烈的对比。

            杜·勃吕埃对柯拉莉说:?#30333;?#21518;你演得和马尔斯小姐一样好。”

            卡缪索说:“?#21069;。?#23567;姐开场好象心里有疙瘩;可是从第二幕后半段起,她把人迷住了。你的戏成功一半是靠小姐。”

            杜·勃吕埃说:“小姐的成功一半?#37096;?#25105;。”

            “你们都在抢别?#35828;?#21151;劳,”柯拉莉说话的声音不大自然。

            车子经过一段黑洞洞的街道,柯拉莉把嘴唇凑着吕西安的手亲了一下,掉了几滴眼泪在他手上。吕西安感动得不得了。交际花动了感情会这样谦?#22467;?#31934;神的伟大可以说胜过天使。

            杜·勃吕埃对吕西安说:“先生写起剧评来,正好为我们的柯拉莉写一段好文章。”

            卡缪索道:?#29677;蓿?#35831;你帮帮忙,我永远感激不尽,”他的声音完全是恳求吕西安。

            气恼的柯拉莉说道:“别干涉先生的自由,他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卡缪索,我要你买?#25285;?#19981;要你买人家的夸奖。”

            吕西?#37096;?#23458;气气回答:“我的赞美用不着你?#21697;選?#25105;从来没有在报上写过一个字,不知道报界的作风,我为你?#38138;?#20799;第一遭动笔……”

            杜·勃吕埃道:“那才妙呢。”

            小老头卡陶说:“邦迪街到了。”他被柯拉莉抢白了几句,狼狈得很。

            柯拉莉趁大家下去,车厢里只有她和吕西安两个?#35828;?#26102;候,说道:“你为我第一次动笔,我为你第一次动情。”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跡?/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