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八 半夜餐

            “我不懂你们为什么要攻击德·巴日东太太和夏特莱男爵,听说夏特莱当上了夏朗德省省长兼参事院评议官。”①卢斯托道:“德·巴日东太太把吕西安当做坏蛋一样撵出大门。”

            ①原文此句未说明是哪一个人说的,从上下文揣摩,大概是德·雷托雷公爵。

            德国公使道:“怎么?这样漂亮的一个青年!”

            饭桌上用的是全新的银器,塞夫勒窑的瓷器,丝光斜纹的台布,一派的豪华阔绰。菜是舍韦酒家包的,酒是圣贝尔纳河滨道上最有名的酒商挑选的,他是卡缪索,玛蒂法和卡陶的朋?#36873;?#21525;西安第一次看到巴黎的奢侈,觉得样样出乎意外,幸亏他象勃龙代说的是个有才情,有魄力,有气派的人,不至于大惊小怪。

            ?#21525;?#33673;走出客厅的当口咬?#27431;?#27931;丽纳的耳朵说:“替?#22812;?#37257;卡缪索,让他睡在你这里。”

            “难道你跟那新闻记者搭上了吗?”佛洛丽纳用了一句她们那种女?#35828;?#21475;头语。

            “不,亲爱的,我?#21069;?#19978;他了!”?#21525;?#33673;说着,微微耸了耸肩膀,?#32824;?#32654;极了。

            吕西安动了欲念,感觉格外灵敏,这些话都听见了。?#21525;?#33673;衣衫穿得十分讲究,她的装束很巧妙的衬托出她的特色,因为每个女人都有一种特殊的美。她的袍子和佛洛丽纳的一样,用的上等衣料市面上还没见过,名叫蝉翼纱。卡缪索是金茧号的老板,里昂绸厂的货色要他在巴黎推销,时新货在他铺子里总是最先出现。爱情和装扮等于女性的胭脂花粉,称心如意的?#21525;?#33673;也就格外迷人。期待中的快乐,一定能到手的快乐,最能诱惑青年。花?#33267;?#24055;?#21738;?#21147;,或许就因为那儿的欢娱是十拿九稳的缘故;长时期对一个人忠诚,恐怕也是由于这?#22351;恪?#32431;洁真实的爱,生平第一次的爱,再加可怜的女演员们常有的狂热,对于吕西安的美貌的倾慕,使?#21525;?#33673;变?#20040;?#26126;起来。

            她坐上饭桌的时候凑着吕西安的耳朵说:“哪怕你又丑又病,我还?#21069;?#20320;!”

            在诗人听来,这句话多有意思!卡缪索消失了,吕西?#39184;?#30528;?#21525;?#33673;,再?#37096;?#19981;见卡缪索。一个渴望享受,感觉敏锐的人,厌恶外省的单调,受着巴黎?#21738;?#31391;吸引,被贫穷和迫不得已的禁欲生活折磨够了,克吕尼街上修院生涯和毫无结果的工作使他厌倦不堪,一朝面?#38498;?#21326;的筵席,怎么肯推却呢?吕西安一只脚踏在?#21525;?#33673;的床上,一只脚踏进了他再三奔走都没有能接近的报馆。他在桑蒂耶路①空等了多少次,如今办报的人就在席上饮酒作乐,兴高采烈,而且脾气挺随和。他受过多少气,多少?#32431;啵?#27809;法报仇;现在靠着人家一篇文章把怨气出尽了,第二天登出去就可以撕破两个?#35828;男摹?#20182;望着卢斯托私下想:“这是我的朋友!”谁知卢斯托已经在忌惮他,觉得他是个可怕的敌手。吕西安不应该太露锋芒;?#28909;?#21482;写一篇平淡的稿子,对他反而更好。幸亏勃龙代?#21150;?#35834;对待这样一个出色的人?#37027;?#23601;一些,把卢斯托的嫉妒冲淡了。卢斯托决意继续和吕西安做朋友,再跟斐?#36947;?#20010;默契,尽?#22570;?#21066;这个危险?#30007;?#20154;,不让他手头宽裕。这是卢斯托和斐诺咬耳朵谈了两句,心照不宣定?#21525;?#30340;策略。

            ①作者在第七节(第240,245?#24120;?#20013;说斐诺的小报馆设在圣菲阿克街,斐?#24403;?#20154;住在费多街。此处忽然提到桑蒂耶路。《?#20102;?#22899;人?#20998;幸?#35828;斐诺的报馆和住所都在桑蒂耶路同一屋子内。事实上圣菲阿克街和桑蒂耶路是两条?#21483;?#30340;街,相距不远。

            ?#20843;?#26377;才干。”

            “我?#27492;?#26159;不容易满足的。”

            “噢!”

            “对!”

            德国公使在德·蒙柯奈伯爵夫人家见过勃龙代,当下装出一副忠厚,安详,庄重的神气望着他说:?#24052;?#27861;国记者吃消夜,我老是心惊胆战。勃吕歇①说过的一句话,在你们身上应验了。”

            “什么话啊?”拿当?#30465;?br />
            “一八一?#21738;?#33832;肯和勃吕歇②走上蒙马特尔高地,——对不起,诸位,我向你们提到那个不愉快的日子,——萨肯是老粗,他说:咱们放一把火把巴黎烧了?#26705; ?#21187;吕歇回答说?#21644;?#19975;使不得,只有巴黎才能断送法国!——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你们的大创口,在塞纳盆地上热腾腾的?#25226;獺!?#20844;使停了一会又道:“谢谢上帝,我们国内没?#26012;?#32440;。刚才那个戴纸帽的小?#19968;?#25165;不过十岁,头脑就跟老资格的外交家一样,我至今想着害怕。今天晚上,我觉得是和狮子老虎一块儿吃消夜,只是?#20852;?#20204;的情,不伸出爪子?#31383;?#20102;。”

            ①勃吕歇(1742—1819),?#31456;?#22763;将军。

            ②萨肯是俄国将领,勃吕歇是?#31456;?#22763;将领,两人曾经同拿破仑作战。此处说的是一八一四至一八一五年联军占领巴黎时的故事。

            勃龙代道:“不错,我们可以凿凿有据的向欧洲报导,说阁下今晚嘴里吐出一条蛇,险些儿没钻进我们最漂亮的舞蹈明星,蒂丽娅小姐的身体;然后我们对夏娃,《圣经?#32602;?#21407;始罪恶,基本罪恶,发一通议论。可是放心,您是我们的客人。”

            斐诺道:“那才滑稽呢。”

            卢斯托道:“我们可以发表一批科学论文,从人身上和人心中的各种蛇说起,说到外交界的蛇。”

            韦尔努道:“我们可以说,这个装樱桃酒的玻璃瓶里就有一条蛇。”

            维尼翁对公使说:“临了您?#19981;?#30456;信实有其事。”

            德·雷托雷公爵嚷道:“诸位别伸出爪子?#31383;。 ?br />
            斐诺说:“报纸的影响和势力现在才不过开始,新闻事业还没脱离童年?#36125;?#24930;慢会长大的。十年之内,样样要受广告统治。思想会指导一切,思想……”

            ?#20843;?#24819;要摧残一切,”勃龙代打断了斐诺的话。

            克洛德·维尼翁说:“这话有理。”

            卢斯托说:?#20843;?#24819;能制造帝王。”

            德国公使说:“也能?#21697;?#21531;主专政的国家。”

            ?#20843;?#20197;,”勃龙代说,“要是本来没?#26012;?#32440;,就不应该发明;

            ?#28909;?#26377;了,我们就靠此为生。”

            德国公使说:“结果是你们为之送命。群众经过你们开导,越来越?#21152;?#21183;,个人更不容是出人头地;你们在下层阶级散播思考的种子,将来的收获是大众的?#32431;梗?#31532;一批牺牲品便是你们。请问巴黎暴动的时候毁坏些什么?”

            拿当道:“路灯杆子。我们这种人太渺小了,不用害怕,大不了受点轻伤。”

            公使道:“你们的民族聪明过分,不论哪种政府都不让发展。要不然,你们在欧洲没有能用刀枪保住的天下,可以再用笔杆子去征服。”

            克洛德·维尼翁道:“报纸?#20504;?#26159;祸水,祸水也?#32654;?#29992;;政府偏要把它消灭。那?#22836;?#29983;斗争。哪一方面打败呢?是个问题。”

            “我一口咬定是政府,”勃龙代说,“在法国,聪明才智比什么?#35760;浚?#25253;纸不但具备所有聪明?#35828;?#25165;智,还有答尔丢夫①那样作假的本领。”

            ①莫里哀的喜剧?#27573;本?#23376;?#20998;?#30340;主?#26031;?#38452;险狡猾的骗子典型。

            斐诺道:?#23433;?#40857;代!勃龙代!你这话太没遮拦,这儿还?#26012;?#32440;的订户呢。”

            “你开?#27431;?#27602;的铺子,当然害怕;我才不理你们这些黑店呢,虽则我靠此活命!”

            克洛德·维尼翁道:?#23433;?#40857;代说的不错。报纸不尽传教士的责?#21361;?#21453;而变做党派的工具,报纸用这个工具做生意,无法无天,象所有的买卖一样。勃龙代说的好,报纸是用说话做商品的铺子,专拣群众爱听的话向群众推销。要是有一份给驼背看的报,准会从早到晚说驼背怎么美,怎么善,怎么必要。报纸的作用不再是指?#21152;?#35770;,而是讨好舆论。过了相当时期,所有的报纸都要变成无耻,虚?#20445;?#19979;流,都要撒谎,甚至于行凶?#27426;?#26432;思想,?#36139;齲?#20154;物?#27426;?#19988;靠着这种行为一天天的发达。报纸是法人,占?#27431;ㄈ说?#20415;宜:做了坏事谁也不负责?#21361;?#25105;是我,你是你,我是维尼翁,你是卢斯托,勃龙代,斐诺,不?#21069;?#37324;斯泰提,便?#21069;?#25289;图,或是卡图,总之是?#31456;?#22612;克传记中的圣贤豪杰;我们个个清白,丑事扯不到我们身上。这种道德的或者不道德的现象,随你怎么称呼,拿破仑曾经有过解?#20572;?#20182;研究了国民议会,得出一个极妙的结论,他说:集体犯的罪恶,牵连不到个人。报纸尽可干出最残酷的事,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沾着血腥。”

            杜·勃吕埃道:“可是官方能订出?#22836;?#30340;法令,目前正在起草。”

            拿当道:“呸!法律怎么对付得了法国?#35828;?#32874;明才智!那是渗透力最强的溶解剂。”

            维尼翁又道:?#20843;?#24819;只能用思想去消?#23613;?#21482;有恐?#21202;?#31574;和专制手段才压得住法国?#35828;?#29305;性。法国语言特别宜于暗示,说双关话;越是用法令禁止,聪明才智越爆发得厉害,好?#26222;?#27773;给关在装着活塞的机器里。王上做一桩好事,报纸如果反对王上,就说好事是部长做的;?#28909;?#21453;对部长,就把事情反过来说。凡是造谣毁谤,报馆说是从外边听来的。当事人抱怨?#26705;?#25253;馆说声放肆了事。告到法庭?#26705;?#25253;馆推说当事人并未要求更正;要求更正?#26705;?#23427;又一笑置之,认为它的罪恶不足?#39029;蕁?#34987;害人胜诉的话,报纸再挖苦他一顿。万一报馆判了罪,要付出巨额罚金,就向大众指控你跟自由,祖国,知识作对。报上可?#32536;?#19968;篇文章,解释某先生如何如何是国内最诚实的君子,?#20146;?#37324;暗示他是个贼。因此,报纸犯的罪不足?#39029;藎?#20405;犯报纸的人才罪大恶极!在某个时期之内,报纸要读者相信什么,读者就相信什么。报纸不?#19981;?#30340;事决不可能?#21069;?#22269;的?#27426;?#19988;报?#25509;?#36828;不会错的。它用宗教攻击宗教,用宪章攻击国王;司法机关得罪了报纸,就被挖苦;迎合了大众的偏见,就受赞扬。为了招揽订户,不惜造出激动人心的谎话,做出逗笑的把?#32602;?#35937;有名的丑角鲍贝什。办报?#21738;?#21487;拿自己的老子活活的开刀,作为取笑的资料,决不放过吸引群众,叫群众开心的机会,好比演员要哭得逼真,把儿子的骨灰放在匣子里,也好比一个女子为着情人什么都肯牺牲。”

            勃龙代插进来说:“总而言之,报纸是表现在印刷品上的平民大众。”

            维尼翁接着说:“而且是虚伪的,气?#32943;?#31364;的平民大众。他们放逐有才能的人,同?#35834;?#20154;放逐阿里斯泰提一样。我们等着瞧?#26705;?#24320;头由正人君子主办的报后来会落到最庸俗的人手里,因为他们有?#25176;裕?#32943;卑躬屈膝,象橡皮,有才华的人缺少这副本领,或者受油酒杂货商控制,因为他们有钱?#31456;?#20316;家。这种情形眼前已经出现了!不到十年,便是中学毕业生也要自命为大人物,在报上打前辈的嘴巴,拉他们的腿,抢他们位置。拿破仑?#24618;?#35328;论,真有道理。我敢打赌,反对派的机关报自?#21495;?#19978;台的政府,只要对它们有?#22351;?#20799;违拗,它们就?#20040;丝?#25915;击王上的政府同样的理由,同样的文章,拼命攻击。你向新闻记者越让步,报纸越贪得无厌。成功的记者将来要被又穷又饿的记者代替。这个创口是没法医的,只会愈?#20174;?#24694;化,愈?#20174;?#20982;横;并?#19968;?#23475;越大,越受容忍,直到报纸有一天多于牛毛,陷于混乱为止,象当年的巴?#22199;?#19968;样。我们都知道,报纸比帝王还要无情无义;它做的投机生意,打的算盘,比最肮脏的买卖还要狠;它每天早上榨取我们的智力,做成麻醉品出卖;可是我们个个人替报?#21483;?#31295;,好比开水银矿的工人明知要送命,照样采掘。?#29942;吕?#33673;身边?#21738;?#20010;青年……他叫什么名字?吕西安!他长得漂亮,是诗人,是才子,这?#22351;?#26356;难得;嗳,他马上要踏进那贩卖思想的下流地方,所谓报馆了,他要浪费他精彩的思想,绞尽脑汁,自?#35782;?#33853;,暗地里干一些卑鄙事儿,在思想战争中等于佣兵头子的战术,焚?#31456;奧樱?#25913;变舰艇的方向。等到他象成千上百的人一样,为着股东消耗了一部分才华,那些贩毒的商人便让他口渴的时候饿死,饿极的时候渴死。”

            斐诺道:“你愈说愈不象话了。”

            克洛德·维尼翁道:“唉,天哪!这些我明明知道,我坐着苦役监,看见一个新犯进来觉得高兴。勃龙代和我,比拿我们的才具做投机?#21738;?#30002;某乙强得多,?#20174;?#36828;被他?#21069;?#21066;。我们除了聪明,还有心?#21361;?#20559;偏缺少剥削别?#35828;?#29408;?#23613;?#25105;们懒洋洋的,?#19981;凍了?#40664;想,批评这个,批评那个;人们喝了我们的血,还骂我们品行不端!”

            佛洛丽纳嚷道:“没想到你这样杀风?#22467; ?br />
            勃龙代道:“佛洛丽纳说的不错,公众的病应当交给吹牛的政客?#34903;巍?#27801;尔莱①有句话,叫做:砸破自己的饭碗吗?才不这么?#30340;兀 ?br />
            ①沙尔莱(1792—1845),法国十九世纪有名的版画家。

            卢斯托指着吕西安说:“你们知道我听了维尼翁的话作何感想?#20811;?#35937;?#28781;?#34903;上的大胖女人对一个中学生说:小弟弟,你年纪太轻,还不配到这里来……”

            这句俏皮话引?#20040;蠹叶?#31505;了,?#21525;?#33673;听了更?#21069;蛋?#27426;?#30149;?br />
            三个商人一边?#38498;?#19968;边听。

            德国公使对德·雷托雷公爵说:“多古怪的民族,多少的善善恶恶集中在他身上!诸位先生,你们是浪子,偏偏不会倾家?#24202;!?br />
            可见吕西安掉下险坡之前,由于机缘凑巧,各方面的教育都受到了。开始?#21069;?#27888;?#21364;?#20182;走上用功的路,激发他不怕艰难的?#37202;?#20415;是卢斯托也因为自私自利而告诉他报界和文坛的真相,希望他不要参加。吕西安先还不信真有这许多黑暗?#21738;?#24149;,可是又听到记者们大声诉苦,亲眼看见他们工作,不惜?#22763;?#20083;母的?#20146;?#39044;?#21592;?#30028;的?#24052;尽"?#37027;天晚上他的确见到了事情的真面目。巴黎的腐败被勃吕歇?#31283;?#24471;那么贴切,吕西安目睹腐败?#21738;?#24149;却并不深恶痛绝,反而如醉若狂?#30007;?#36175;这批风趣的人物。那些了不起的人把他们恶劣的品行当做华丽的甲?#20449;?#22312;身上,把冷静的分析当作湛亮的头盔;在吕西安眼中他们竟比小团体中正经严肃的成员高出?#22351;取?#24182;且他初次体会到财?#22351;?#20048;趣,受?#27966;?#21326;的诱惑,珍馐美味的影响,他的轻浮的本能觉醒了;极品的?#28079;穡?#21517;厨的手?#21361;?#20182;都是第一回领教;他看见一个公使,一个公爵和他的舞女,同记者混在一起,佩服他们的恶势力;吕西安不禁?#38590;?#38590;熬,只想控制这些无冕之王,自以为有力量压倒他们。最后是?#21525;?#33673;,听了他几句话就不胜快慰;吕西安借着席上的烛光,从菜肴的热气和醉眼矇眬的雾雰中把她打?#24656;?#19979;,觉得她妙不可?#35029;?#36825;姑娘本是巴黎最美的女演员,动了真情越发娇艳了。小团体尽管代表崇高的智慧,怎敌得过这样多方面的诱惑!内行的夸奖满足了作家?#30007;?#33635;,连未来的敌手都在恭维他。文章的轰动和?#21525;?#33673;的倾心,即使不象吕西安这样新出道的人也?#24187;?#20026;之得意忘形。高谈阔论的时候,大家吃得很多,喝的酒尤其可观。卢斯托坐在卡缪索?#21592;擼?#31070;不知鬼不觉的在他的葡萄?#35780;?#21152;了两三次浓烈的樱桃酒,说话之间还激他多?#21462;?#36825;套手法做得很巧妙,卡缪索根本没有发觉,他自以为卖弄狡狯也有一手,不亚于新闻记者。甜点心和美酒一道一道的上来,尖刻的话也多起来。大吃大喝的宴会临了都?#24187;?#19985;态百出;机灵的德国公使发觉那些?#32554;?#30340;人语无伦次,快要撒野了,便向德·雷托雷公爵和舞女递了个眼色,三个人一齐溜了。?#21525;?#33673;和吕西安在席面上始终象一对十五六岁的情人,看见卡缪索酩酊大醉,便奔下楼梯,踏上一辆街车。卡缪索横在饭桌底下,玛蒂法只道他陪着女演员走了,也就趁佛洛丽纳回?#20811;?#35273;的当口跟着退席,让客人们?#24616;?#33258;抽烟,喝酒,说笑,争论。天亮时分,全班好汉只剩一个酒量最大的勃龙代还能说话,向呼呼大睡的同伴提议为红光满天的曙色干杯。

            ①古代?#36164;?#24448;往将祭神的牲口开膛?#36139;牵?#39044;言未来之事。记者靠报纸为生,故言乳母。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26607;跡?/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