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二十一 另外一种记者

            第二天清早?#35828;悖?#21525;西安去找艾蒂安,艾蒂安不在,便赶往佛洛丽纳家。记者和女演员象夫妇一般占据着漂亮的卧房,就在房内接待他们的朋友,三个人一同吃了一顿挺讲究的中饭。

            吕西安在饭桌上说到?#21525;?#33673;要请他们吃消夜,卢斯托回答:“老弟,我劝你跟我一同去看费利西安·韦尔努,约他吃饭,尽量同他联络,对这样一个小人非如此不可。他替一份带有政治性的报纸编副刊,说不定肯介绍你进去,登你的长篇稿子,那你优哉?#21351;眨?#26085;子好过了。那份报和我们的一样属于自由党,将来你总是自由党的人,这是最得人心的党派;等到人?#21494;阅?#23475;怕以后,再倒向政府也便?#35828;?#22810;。埃克?#23567;?#26364;兰和他那位杜·瓦诺布勒太太,——在她家里出入的有几个大贵族,漂亮哥儿,百万富翁,——他们不是邀你和?#21525;?#33673;吃饭吗?”

            “是的,”吕西安回答,“也请你跟佛洛丽纳。”

            吕西安和卢斯托星期五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星期日参加经理的饭局的时候,彼此已经称兄道弟,亲热得很了。

            “好吧,咱们可以在报馆里碰到曼兰,这?#19968;?#20934;会死钉着斐诺;你最好敷衍敷衍他,请他和他的情妇吃消夜,也许他不久就能帮你忙,心里有怨恨的人用得着所有的人,他可能?#21149;?#20320;一下,再在必要的时候利用你写稿。”

            佛洛丽纳对吕西安说:“你第一炮放得相当响,眼前尽可通行无阻,我劝你打铁趁热,要不人家很快会把你忘掉的。”

            卢斯托说:“那笔大生意做成了!一无所能的斐?#24403;?#25104;道里阿周报的经理兼总编辑,白到手六?#31181;?#19968;的股份,还有六百法郎一月薪水。我从今天起做了我们那份小报的主编。经过情形就跟我前天晚上预料的一样。佛洛丽纳本领高强,便是塔莱朗亲王①也要让她三分。”

            佛洛丽纳道:“男人要寻欢作乐,我们利用这一点抓住他们;外交家只能利用?#35828;?#33258;尊心。一般人在外交家面前装腔作势,在我们面前专做傻事,所以我们力量更大。”

            卢斯托道:“玛蒂法认股的时候说:反正这桩买卖不出我的本行!②我看他做了一辈子药?#32435;?#24847;,从来没说过这样风趣的话。”

            ①塔莱朗(1754—1838),法国外交家,弄权?#21592;?#30340;政客。

            ②本行是指药?#32435;?#24847;。药材在法文中另有一个通俗的意义,指一切无用的,品质低劣的,甚至有害的东西,此处?#21069;?#31034;报纸。

            吕西安道:“我疑心是佛洛丽纳教他的。”

            卢斯托道:?#20843;?#20197;,好朋友,你这一下是脚踏马镫,上了路啦。”

            佛洛丽纳道:“你生来命好。不知有多少年轻人在巴黎呆上几年,一篇文章都登不出来!你的稿子将来可以跟爱弥尔·勃龙代的一样走红。我想象得出你六个月以后神气活现的面孔,”她用了一句?#23376;錚?#21547;讥带讽的笑了笑。

            卢斯托道:“我不是在巴黎呆了三年吗?到昨天才当上主编,斐诺才给我三百法郎一月固定的薪水,五法郎一栏稿费,他的周报给我一百法郎一页。”

            佛洛丽纳望着吕西安说:“喂,怎么不开口啊?……”

            吕西安说:“我要考虑一下。”

            卢斯托气恼着说:“朋友,我当你亲兄弟看待,样样替你安排好;可是斐诺的事,我不敢担保。两天之内,自愿跌价,想加入他报纸的人准有几十个!我在斐?#24471;?#21069;替你一口应承了,你要不愿意,你去回绝吧。”停了一会又道:“你是得福不知。在咱们这个帮口里,弟兄们能够在好几份报上攻击敌人,互相帮衬。”

            吕西安急于联络那些鹰犬,说道:“咱们先去找费利西安·韦尔努。”

            卢斯托叫人雇了一辆?#25285;?#20004;个朋友坐着上芒达尔街。韦尔努在一所有过道的屋子里住着三楼上的一套房间。尖刻,傲慢,功架十足的批评家,正在和家里人吃饭;女的长得太丑了,一定是正式的配偶;两个小孩儿爬在两张围着栏?#35828;?#39640;椅上;饭间恶俗不?#22467;?#31946;?#27431;?#26684;的花纸,每隔一段有一簇青苔,几个金漆的框子嵌着镂版画。吕西?#37096;?#30528;这排场很奇怪。费利西安的晨衣是用老婆的旧印花布?#26639;?#30340;,他因为这副装束被人?#24067;?#20102;,脸上不大高兴。

            “吃过饭没有,卢斯托?”韦尔努一边招呼,一边指着一把椅子让吕西安坐下。

            艾蒂安说:“我们才从佛洛丽纳家吃了来。”

            吕西安?#36824;?#25171;量韦尔努太太。她象个老实的大胖厨娘,皮肤还白,长相俗不可耐。?#26041;?#19979;面,一顶睡帽用带子扣在下巴上,腮帮的肉被带子箍紧了,拚命往外挤。没有腰带的梳妆衣只在领圈上扣着一个纽子,阔大的褶裥挂?#21525;矗?#31359;在身上不三不四,叫人想起?#25918;?#30340;界石。身体好得异乎寻常,脸颊差不多红得发紫,?#31181;?#22836;象螺丝钉。吕西?#37096;?#20102;这女人,忽?#27426;?#24471;为什么韦尔努在交际场中那么?#34218;鰲?#20182;既厌恶?#32422;?#30340;婚姻,又没有勇气丢掉老婆孩子,可是还有相当幻想,不能不为着老婆经常苦闷,所以他恨别人成功,对什么都不满意,也不满意?#32422;骸?#37259;意十足的脸冷冰冰的老是不高兴,话中带刺,动不动出口伤人,象锋利的匕首;韦尔努这些表现,吕西安完全了解了。

            费利西安站起来说:“到我书房去,你们来大概是为稿子吧?”

            “可以说是,?#37096;?#20197;说不是,”卢斯托回答。“朋友,主要是为了吃消夜。”

            吕西安说:“我代?#21525;?#33673;来请你……”

            韦尔努太太听见这名字,抬起头来。

            吕西安接着说:?#21834;?#35831;你吃消夜,从今天算起还有一星期。还是佛洛丽纳家的原班人马,只多了杜·瓦诺布勒太太,曼兰,还有另外几个人。咱们也有牌局。”

            韦尔努的女人对丈夫说:“朋友,那天我们约好要上玛乌多太太家。”

            韦尔努说:“那有什么关?#25285;俊?br />
            “咱们不去,玛乌多太太会不高?#35828;模?#20320;不是想把书店的期票请她贴现吗?”

            韦尔努对客人说:“朋友,你看竟有这样的女人,不知道半夜餐跟十一点散场的晚会并不冲突。?#24444;?#21518;补上一句:“我总是在她身边写文章的。”

            吕西安道:“你的想象力真了不起!”这句话惹恼了韦尔努,从此恨死吕西安。

            卢斯托道:“那么你一定到了?还有一件事:德·吕邦泼雷先生现在是咱们的人了,希望你在你报馆里帮衬一下,告诉人家说,他能写纯文艺的作品,每个月至少让他发表两篇稿子。”

            韦尔努回答说:“行,只要他站在我们一边;我们攻击他的敌人,他也得攻击我们的敌人,保护我们的朋友。今晚我到歌剧院去就提到他。”

            “好吧,明儿见,”卢斯托好不亲热的和韦尔努握握手。

            “你的书什么时候出版?”

            “那要看道里阿了,”韦尔努回答,“我可是完工了。”

            “你满意吗?……”

            “又满意又不满意……”

            “我们捧场就是了,”卢斯托说着,站起来向同事的老婆行了礼。

            客人这样急匆匆的告辞,因为两个小孩大吵大闹,拿羹匙掏着面包汤互相泼在脸上。

            艾蒂安对吕西安说:“朋友,你看见了吧,那个女的无意中在文坛上闯了不少祸。可怜的韦尔努为着他的老婆心绪恶劣,跟我们过不去。咱们应当替他打发掉,当然不是为他,而是为了公众的利益。这么一来,我们不至于再看到没结没完的刻薄文章,咒别人成功,骂别人交运。家里放着这样一个女人,加上两个丑巴怪,结果怎么样?皮卡尔有出戏叫做《?#21183;斃小罰?#20320;看过没有?其中有个角儿里戈丹……告诉你,韦尔努同里戈丹一样,?#32422;?#19981;打架,专门叫别人动手;只要能挖掉他好朋友的一双眼睛,他?#32422;和?#25481;一只也愿意。你瞧着吧,他会踩着人家的尸首前进,看着人家的苦难高兴;他是平民,所以要攻击亲王,公爵,侯爵,贵族;为着他那个老婆,他气不过单身的名流,满口仁义道德,宣传家庭的乐趣,提倡公民的责任。总之,这位品行多好的批?#20848;叶?#20010;个人不客气,连小孩儿在内。他住在芒达尔街上,老婆有资格扮《贵人迷?#21457;?#20013;的土耳其贵人,两个小韦尔努难看得象树上长的疮;他瞧不起圣日耳曼区,因为他一辈子进不去,他笔下的公爵夫人开起口来都象他的女人。这种?#19968;?#21482;会直着嗓子骂耶稣会,骂宫廷,说它要?#25351;?#23553;建特权,长子特权,号召大家来一次十字军争平等,?#32422;喝?#26159;跟谁都不愿意平等。如果他是单身汉,能出入上流社会,气派同那些受公家津贴,挂着荣誉勋位勋章的保王党诗人一样,他准是个乐天派。新闻记者的出发点都差不多。那是一架?#20811;?#29712;碎碎的仇恨推动的大弩炮机。你看了这榜样还有意思结婚吗?韦尔努没有心肝,怨毒把什么都淹没了。所以他是标准记者,是一只老虎,不过长着两只手,见一样撕一样,仿佛他的笔得了神经病。”

            ①《贵人迹》,莫里哀的喜剧。

            吕西安道:?#20843;?#24597;女人。——他能力怎么样?”

            ?#20843;?#24456;俏皮,是专写报刊文章的作家。韦尔努脑子里,笔底下,全是报刊文章,只有报刊文章。他用足苦功也没法把他?#32435;?#25991;发展成一部书。费利西安不会?#39038;迹?#24067;局,不会按照一个有头有尾,向一桩重要事故进展的计划,把人物和谐的配合起来。他有思想,可不知?#26391;率担?#20070;中的主角不是代表哲学的乌托邦,便是代表自由思想的乌托邦;风格标新立异,浮夸的句子好比一戳即破的气球,经不起批评家的讽刺。因此他最怕报纸,凡是需要乱?#24503;?#25447;的赞?#21862;?#33021;浮在水面上的人都是这样。”

            吕西安道:“你这个批评可厉害呢!”

            “老弟,这种话只好闷在肚里,万万不能说出来。”

            “这是你当总编辑的口气,”吕西安说。

            “你在哪儿下?#25285;俊?#21346;斯托问他。

            “?#21525;?#33673;家。”

            卢斯托说:“啊!你真的动了爱情。不?#24515;模?#23545;待?#21525;?#33673;最好象?#21494;?#24453;佛洛丽纳一样,把她当做管家婆。?#32422;?#38750;保持自由不可!”

            吕西安笑道:“你连圣徒?#23478;?#36865;入地狱!”

            卢斯托道:“本来是魔鬼,用不着再送地狱。”

            这位新朋友的轻薄而风趣的口吻,应付人生的方式,怪僻的议论,夹着巴黎式的老奸巨猾的格言,无形中影响了吕西安。诗人觉得那种思想在理论上固然危险,实际应用起来倒很有帮助。车子进入神庙街,两个朋友约好四点至五点之间在报馆相会,大概埃克?#23567;?#26364;?#23478;不?#21435;的。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