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二十二 靴子對私生活的影響

            不錯,呂西安被交際花的真正的愛情迷住了,覺得其樂無窮。這等女子能抓住男人心中最軟弱的地方,有一套百依百順的軟功,迎合男人的懶散的習慣,她們的力量就是從這一點上來的。呂西安已經少不了巴黎的享受,喜歡在女演員家坐享現成,過那種富裕奢華的生活。他進門發見柯拉莉和卡繆索兩人歡天喜地。競技劇場請柯拉莉從明年復活節開始登臺,合同的條款訂得明明白白,待遇還超過柯拉莉的期望。

            卡繆索說:“先生,這是你的功勞。”

            柯拉莉說:“當然嘍!沒有他,大法官早完了,哪里會有什么劇評!我在大街上還得呆上六年。”

            她說完,當著卡繆索勾著呂西安的脖子。女演員的熱情急不可待的發泄出來,不知有多么溫柔,她的得意忘形不知有多么甜蜜:她愛到了極點!卡繆索和一切痛苦不堪的人一樣,低下頭去,發現呂西安漆黑發亮的靴統從上到下有一道深黃的縫線,認出那是一般出名的鞋匠用的。早先卡繆索對著柯拉莉壁爐前面那雙奇怪的靴子暗暗尋思的時候,曾經注意到縫線的顏色,也看到潔白柔軟的里子上有幾個黑字,印著當年有名的鞋店牌號:蓋依皮鞋公司,米紹迪耶爾街。

            “先生,”他和呂西安說:“你的靴子好看得很!”

            “他身上沒有一樣不好看,”柯拉莉回答。

            “我很想找你的靴匠定做幾雙。”

            “噢!”柯拉莉道,“向人家打聽買東西的鋪子,多俗氣!難道你想穿青年人的靴子,做漂亮哥兒嗎?象你這樣成家立業,有老婆,孩子,情婦的人,還是穿你的翻統靴合式。”

            “不管怎樣,先生要愿意脫下一只靴子來給我瞧瞧,倒是幫了我很大的忙,”卡繆索固執的說。

            “沒有鞋拔子,我脫了穿不上,”呂西安紅著臉說。

            “叫貝雷尼斯去買一個,這兒也用得著,”卡繆索神氣挖苦得厲害。

            柯拉莉滿臉瞧不起的樣子,惡狠狠的瞪著他說:“卡繆索老頭,拿出勇氣來,別鬼鬼崇崇的!把你心里的話一齊說出來吧。你認為他的靴子象我的,是不是?”她回頭對呂西安說:“我不許你脫。——是的,卡繆索先生,那天放在壁爐架前面的就是這一雙,先生還躲在我盥洗室里等著穿呢,他隔天是在這兒過夜的。你心里這樣想,對不對?好,就這樣想吧,我要你這樣想。這是事實。我騙了你又怎么樣?我喜歡嘛,我!”

            她并不生氣,若無其事的坐下來望著卡繆索和呂西安,他們倆卻不敢照面。

            卡繆索道:“只有你要我相信的事,我才相信。別開玩笑,我認錯就是了。”

            “我或者是一個不要臉的小淫婦兒,心血來潮看中了他,或者是個可憐蟲,破題兒第一遭動了真情,那是個個女人追求的。不管我是哪一等人,反正咱們得一刀兩斷,要不然你甭想管我,”她說著,做了一個氣概不凡的手勢,根本不把卡繆索放在眼里。

            “真的嗎?”卡繆索看著呂西安的態度知道柯拉莉不是開玩笑,他只希望人家騙他一下,把事情蒙過去。

            呂西安說:“我是愛小姐的。”

            柯拉莉聽著這句聲音激動的話,撲上詩人的脖子,緊緊抱著他,掉過頭去朝著卡繆索,讓他看到一幅兩人相愛的畫面。

            “可憐的繆索,你給我的東西統統收回去吧,我一樣不要,我愛他愛得發瘋,不是為他的才氣,而是為他的漂亮。我寧可跟他過苦日子,不要你的百萬家財。”

            卡繆索倒在靠椅上,兩只手捧著頭一聲不響。

            “你要我們走嗎?”柯拉莉的口氣狠得不得了。

            呂西安看到要負擔一個女人,一個女演員和一個家,身子涼了半截。

            “住下去吧,柯拉莉,一切照舊,”卡繆索有氣無力的痛苦的聲音完全是從心底里發出來的。“我一樣都不收回。這里的家具值到六萬法郎,可是想到我的柯拉莉吃苦,我受不了。而你是很快要吃苦的。先生再有才干也維持不了你的生活。唉,我們老頭兒都是這個下場!柯拉莉,讓我不時來看看你行不行?我還能幫助你。并且老實說,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可憐他就在自以為最快活的時候,全部幸福歸于泡影;他的和順的態度,使呂西安十分感動,柯拉莉卻不以為意。

            她說:“好,可憐的繆索,你要來盡管來吧,我不欺騙你了,反而更喜歡你。”

            卡繆索沒有被逐出塵世的天堂,感到高興;在這個天堂上當然不免痛苦,但他存著卷土重來的希望,相信巴黎的生活變化多端,呂西安也抵抗不了周圍的誘惑。狡猾的商人認為這漂亮青年早晚要喜新厭舊;為了暗中窺探,讓柯拉莉識破呂西安,他要做他們的朋友。這樣的忍氣吞聲說明他真是一片癡情,叫呂西安看著害怕。卡繆索約他們到王宮市場韋里酒家吃晚飯,他們答應了。

            卡繆索走后,柯拉莉叫道:“多快活啊!你可以留在這里,不用再住拉丁區的閣樓,咱們從此不分開了。為了體統,你不妨在夏洛街上租一個小公寓;別的都不用管,聽其自然就是了!”

            她興高采烈,一腔熱情無法抑制,跳起她的西班牙舞來。

            呂西安道:“我好好的工作,每月可以掙到五百法郎。”

            “我在戲院里也有這個數目,另外還有津貼。卡繆索照樣會替我做衣服,他才愛我呢!每個月有一千五進款,咱們的生活還不跟克雷絮斯①一樣嗎?”

            ①公元前六世紀時利拱阿國國王,為古代有名的巨富。

            呂西安道:“還有馬,馬夫,用人,怎么開銷呢?”

            柯拉莉道:“我可以借債。”

            她說完,又拉著呂西安跳了一支快步舞。

            呂西安道:“那么斐諾的條件非接受不可了。”

            柯拉莉道:“讓我去換衣衫,送你上報館,我在大街上坐在車里等你。”

            呂西安坐在沙發上瞧著柯拉莉裝扮,想起正事來。照他的心思,他寧可讓柯拉莉自由,不愿和她同居,給自己加上一副擔子;可是看她這樣美,身段這樣好看,這樣動人,呂西安又覺得這種放蕩的生活別有風趣,決意不顧一切,向命運挑戰了。柯拉莉把呂西安搬家的事交給貝雷尼斯去辦,然后得意揚揚,又漂亮又快活,拉著她心愛的情人,她的詩人,穿過巴黎城往圣菲阿克街進發。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