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二十六 出版商拜访作家

            第二天,吕西安正和?#21525;?#33673;吃中饭,一辆轻便双轮车在他们那条冷静的街上停下,听那干脆的声音就知?#26391;?#28418;亮车子,牲口步子轻快,站住也有一种特殊的方式,显而易见是纯血种的好马。吕西安从窗口一望,果然看见道里阿的那匹出色的英国马,道里阿把缰绳递给小厮,下了车。

            吕西安对他?#37027;?#22919;嚷道:“书店老板来了。”

            ?#21525;?#33673;立即吩咐贝雷尼斯:“让他等着。”

            年轻的姑娘把吕西安的利益看做自己的一般,应付事情又这样机灵,吕西?#37096;?#30528;微微一笑,走回去把她热烈?#24403;В?#35273;得她聪明透了。狂妄的书店老板会急急忙忙赶来,投机商中的大头儿肯突然屈服,原是迫于形势,这?#20013;?#21183;现在大家差不多忘了,因为十五年来书业?#37027;?#24418;大不相同。在一八一六至一八二七年间,出版界除了托人在报纸的正文或者副刊上发表文章以外,没有别的方法宣传。一八二七年左右,本来只租阅报刊的阅?#26391;也?#21478;收费用,供应新书;而报刊在重重捐税的压迫之下,也想出招登广告的办法。到那时为止,法国的日报篇幅有限,便是大报的规模也未必超过今日的小报。为?#35828;种?#26032;闻记者的霸道,道里阿和拉沃卡两人首先发明招贴来吸引主顾,用奇怪的字体,五花八门的颜色,加上各种花边,后来还有石印的图画,把招贴弄得?#25176;?#24742;目,叫读者上当,送钱给书店。以后招贴愈变愈奇,一个有收藏癖的人居然收着全套的巴黎招贴。这一类的宣传品最初限于铺子的橱窗,大街上陈列样品的摊子,随后遍及全国,直到报纸行出登广告的办法,方始减少。可是报上的广告以及广告上登的作品被人遗忘的时候,招贴始终在你眼前,所以至今有人采用,尤其从漆在墙上的招贴出现以后。出了钱谁都可以刊登的广告,使报纸的第四版对于国库和投机商同样成为生财之道。其实广告就是印花税条例,?#25910;?#31456;程①和?#31383;?#25253;刊必须缴纳保证金的制度促成的。维莱勒先生当政的时期,定出那些限制,把报纸看作商品,很可能扼杀报纸;不料事实正相反,因为条例苛刻,几乎没法再办新的刊物,原有的刊物便变成一种专利品。因此,一八二一年代的报刊操着思想界和出版界的生?#36125;?#26435;。直要花了惊?#35828;?#20195;价,才能在本市新闻栏登出几行宣传文字。先是编辑室内部的把戏层出不穷;而夜晚拼版,决定哪篇稿子采用,哪篇稿子抽掉的当口,印刷所又变了各显神通的战场;弄到后来,资力雄厚的书店竟雇用一个文人,专写短小的稿子,用极少的话表达大量的意思。这些无名记者要等稿子见报才拿到稿费,往往在印刷所通宵守候,把不知怎么弄来的长文章,或者只有寥寥数行的短稿所谓义务广告,登出来。出版商,作家,追求荣誉的?#36710;?#32773;,要永远走红才有饭吃的可怜虫,当初为了争报上的地盘,着实花过一番气力,使尽勾引笼络,卑鄙龌龊的手段。如今文坛和书业的风气完全变了,许多人听到从前的?#36718;?#24403;是无稽之谈。事实上那?#36125;?#23478;对新闻记者又是请?#20572;?#21448;是送礼,奉承巴结,无微不至。批评界和出版业的关?#24471;?#20999;到什么程度,不必一再申说,只消讲一桩故事就可以明?#20303;?br />
            ①当时报纸必须缴纳印花税,按发行额计算。寄递报纸的邮费不但不象近代有特别优待的价目,反而收费很高。

            当时有一个气派十足,存心要做政治家的人,年少风流,当着一份大报的编辑,成为某家出名的书店的娇客。有一天正是星期日,有钱的书店老板在乡下招待各报的重要记者,年轻美貌的主妇把那赫赫有名的作家带往屋外的大花园。书店的掌柜是个德国人,冷静,古板,做事有条有理,一心想着买卖,挽着一个副刊编辑一边散步,一边商量一桩生意。谈话之间,两人出了花园,走近树林。德国人瞥见林木深处有个人很象老板娘,他拿手眼镜一照,急忙?#37038;纸?#24180;轻的记者不要开口,赶快回头,他自己也小心翼翼的退回来。记者问:“你看见什?#31383;。俊?#20182;回答说:“没有什么。我们的长篇书评不用担心了,明儿《辩论报》至少给我们三栏版面。”

            还有一件?#39540;?#20197;说明报刊文学的势力。夏多布里昂先生写过一部关于斯图亚特后?#35828;?#20070;,没人请教,在书店里变成夜莺。一个青年仅仅在《辩论报》上发表一篇书评,七天之内那部书就销售一空。社会上还不曾有出租图书的机构,要看书只能花钱去买的?#36125;?#26377;些自由党作家的著作,靠着全体反政府派报纸的吹嘘,能销到一万;不过也得补充一句,那时比利时的书商?#22993;?#26377;翻印我们的书。吕西安的朋友们先打一阵冲锋,再加上吕西安的评论,很可以使拿当的作品无人?#24335;頡?#25343;当不过扫了面子,并无损失,他稿费早已到手;道里阿?#32431;?#33021;赔掉三万法郎。专印所谓时髦书的买卖,归纳起来只有一个公式:一令白纸的成本是十五法郎,印成书不是变成五法郎,便是三百法郎,看销路而定。这个盈亏问题当时往往取决于报刊上的一篇书?#26391;?#25447;还是骂。道里阿要推销五百令纸的书,不得不赶来同吕西安讲和。出版商由小霸王一降而为奴隶,咕哝着等了一会,尽量闹出响声,一边跟贝雷尼斯办交涉,总算见到了吕西安。骄横的出版商象朝臣进宫一般,满面笑容,同时摆出扬扬自得而又很随便的神气。

            他说:“亲爱的孩子们,对不起,打搅你们了。哎哟,?#34903;?#23567;鸟儿多可爱啊!简直是一对斑鸠!小姐,你看这家伙文文雅雅象个小姑娘,谁知他是老虎,长着钢铁般的爪子,撕破一个?#35828;?#22768;名跟撕破你的梳妆衣一样容易,如果你不快快脱下的话。”道里阿大声笑着,没有把打趣的话说完,便挨着吕西安坐下,叫了声:“老弟……”又回头对?#21525;?#33673;说:“小姐,我是道里阿。”

            出版商发觉?#21525;?#33673;的招待不够热烈,认为必须放一炮,报出他的大名来。

            女演员道:“先生吃过中饭没有?同我们一起吃好不好?#20426;?br />
            “好啊,”道里阿回答,“在饭桌上谈起话来更痛快。再说,扰了你这一顿,将来我请我的朋友吕西安吃饭,不怕你不赏脸了,因为从今以后,咱们的交情就象手跟手套一样。”

            ?#21525;?#33673;叫道:“贝雷尼斯,来些牡蛎,柠檬,新鲜牛?#20572;?#36824;有香?#26408;啤!?br />
            道里阿望着吕西安说:“你太聪明了,不会不知道我的来意。”

            “可是来?#31456;?#25105;的诗集?#20426;?br />
            “正是,”道里阿回答。“第一让咱们放下武器。”

            他从袋里掏出一只漂亮的皮夹,拿三张一千法郎的钞票放在一个盘子里,眉开眼笑的送到吕西安面前,问道:“先生满意了吗?#20426;?br />
            诗人想不到有这样一个数目,不由得浑身舒畅,感到从来未有的快乐,回答说:“?#23567;!?br />
            吕西安好容易忍住了,心里可真想蹦蹦跳跳的唱起歌来。他相信世界上真有神灯①和一切奇妙的力量,尤其相信自己真有天才。

            出版商道:“那么诗集归我了?凡是我出版的书,你都不能再攻击了。”

            “诗集是归你了,我可不能保证以后的这支笔。朋友们的写作要听?#19994;?#24230;,我这支笔也要听朋友们调度。”

            “反正你是我的作家了。凡是我的作家都是我的朋友。就算你要损害我的买卖,动?#31181;?#21069;也得通个消息,让我有个?#24613;浮!?br />
            “好吧。”

            道里阿端起酒杯说道:?#30333;?#20320;成功!”

            吕西安说:“我完全知道你?#21069;選?#38271;生菊》念过?#35828;摹!?br />
            道里阿声色不动的回答:“老弟,不看内容就?#31456;?#31295;子,才是出版家对作者最了不起的恭维。要不了六个月,你准是个大诗人;人家忌惮你,自有文章替你捧场,?#20063;?#29992;费心就能销掉作品。今天的我,同四天以前并没有分别。不是我变了,是你变了;上星期,你的十四行诗在我眼中等于菜叶,今天你的地位使那些诗成了《梅赛尼安纳?#21457;凇!?br />
            ①《一千零一夜》中有个故事叫做《阿拉丁——又名神灯》,那盏灯能满足?#35828;?#19968;切欲望。

            ②《梅赛尼安纳》,法国诗人兼剧作家?#21525;?#32500;涅(1793—1843)写的爱国诗集,于一八一八至一八一九年间出版,作者一举成名。

            吕西安有了?#35272;齙那?#22919;,已经快活得象?#30415;?#19968;样,此刻有了成功的把握,愈加嘴皮刻薄,放肆起来,他说:“你没有读我的诗,至少看过我的书评。”

            “是的,朋友,要不?#19968;?#36825;样急急忙忙赶来吗?#20811;鬮一?#27668;,你那篇可怕的文章写得真好。老弟,你是大才。趁你当令的时候尽量利用一下吧。”道里阿这句话好象是出于好?#27169;?#39592;子里非常无礼。“报纸送到没有?你看过了吗?#20426;?br />
            吕西安说:“?#22993;?#26377;,长篇的散文?#19968;?#26159;第一次发表。大概埃克托叫人捎往夏洛街,送到我家里去了。”

            “那么你念吧,”道里阿做着一个塔尔玛演曼纽斯的手势。

            吕西安才接过报纸,就被?#21525;?#33673;抢了去。

            她笑道:“你说过你的处女作是归我的。”

            道里阿忌惮吕西安,谄媚逢迎,无所不至;他周末本要大请?#20572;?#25307;待新闻记者,也就请了吕西安和?#21525;?#33673;。他带着《长生菊》回去之前,要他的诗人有便上木廊商场转一转,签订合同,文件他会?#24613;?#22909;的。他素来气派十足,借此吓唬浅薄的人,还要表示他是提倡文艺的阔佬,不是普通的出版商,当时留下三千法郎,不要?#31449;藎?#21525;西安给他,他做了个洒脱的手势拒绝了。他临走亲了亲?#21525;?#33673;的手。

            ?#21525;?#33673;听吕西安讲过他以前的生活,便说:“亲爱的,如果你呆在克吕尼街上的破屋子里,在圣热内维埃弗图书馆死啃书本,你会看到这些钞票吗?我看?#27169;?#20320;那些四风街上的小朋友全是傻瓜!”

            他小团体里的弟兄们是傻瓜!吕西安听着居然会笑!他把印在报上的书评看了一遍,体会到那种无法形容的,作者的喜悦,第一次尝到踌躇满志的快感,而且这快感一生也不会有第二回的。他看了一遍又是一遍,对于文章的力量和牵涉的?#27573;?#24863;觉得更清楚了。手稿经过印刷,好比女?#35828;?#19978;舞台,优点和缺点一齐暴露;既能给你生命,也能制你死命,哪?#36718;?#26377;一个错误,也和美妙的思想同样触目。吕西安心神陶醉,再也想不起拿当,拿当只是他的垫脚石。他?#20004;?#22312;快乐中,自以为变了富翁。当初他寒瑟瑟的在昂古莱姆走下美景街的石级,回到乌莫,踏进波斯泰尔的阁楼,一家只靠一千二百法郎一年过活;对这样一个孩子,道里阿送来的款子简直是波托西①。有一桩事对他还印象鲜明,只是被巴黎日以继夜的欢娱湮没了,那时忽然浮上脑海,使他的心回到了桑树广场,想起他的?#35272;?#30340;,有情有义的妹子夏娃,他的大卫,他的可怜的母?#20303;?#20182;立刻拿一张钞票叫贝雷尼斯去?#19968;唬?#36225;此给家里写了一封短?#29275;?#25171;发贝雷尼斯赶往驿车公司,好象迟了一步就不能把五百法郎寄给母亲似的。在他眼中,在?#21525;?#33673;眼中,归还家里这?#26159;?#26159;做了一桩好事。女演?#27604;?#20026;吕西安是孝子?#25176;鄭?#25265;着他百般抚爱;这些好心的姑娘?#24049;?#21402;道,?#19981;?#36825;一类的?#24418;?br />
            ①南美玻利维亚国的城市,有银矿锡矿。

            她说:“这个星期咱们天天有饭局,你也够?#37327;?#20102;,应当来一次小小的狂?#19969;!?br />
            ?#21525;?#33673;有了每个妇女见了都眼红的吕西安,只想欣赏他的美貌,认为他的衣衫不够漂亮,带他上斯托勃铺子。走出成衣铺,两个情?#35828;讲?#27931;涅森林兜风,回来赴杜·瓦诺布勒太太的饭局。吕西安在席上遇到拉斯蒂涅,毕西沃,德·吕卜克斯,斐?#25285;?#21187;龙代,维尼翁,德·纽沁根男爵,博德?#25285;?#33778;利普·勃里?#29275;?#22823;音乐家孔蒂,反正是些艺术家,投机商,不但要做大事业,还要追求强烈的刺激的人。他们对吕西安?#24049;?#27575;勤。吕西安信心十足,谈笑风生,可没有一点卖弄的意味;大家用?#36843;?#26379;?#27529;?#29992;的恭维话,夸他气魄不小。

            ?#26114;伲?#19981;知他肚里打的什么主意,”泰奥多尔·迦亚对一个诗人说。那诗人受着宫廷保护,正想办一份小型的保王党刊物,就是后来的《觉醒报》。

            吃过晚饭,两个记者陪着各?#35828;那?#22919;上歌剧?#28023;?#26364;兰有个包厢,全部客人跟着一起去了。几个?#36718;?#21069;,吕西安在歌剧院栽过一个大斤斗,此番再去?#36175;?#39118;十足。他在休息室中挽着曼兰和勃龙代的?#30452;郟?#30524;睛直瞪着以前捉弄他的公子哥儿,夏特莱更不在他眼里!当时的一般狮子①,德·玛赛,旺德奈斯,玛奈维尔,对吕西安摆出傲慢的神气,吕西安不甘示弱,照样回敬。拉斯蒂涅在德·埃斯巴太太的包厢里耽搁了好久,侯爵夫人和德·巴日东太太架着手眼镜打量?#21525;?#33673;,可见那儿在谈论风流俊美的吕西安。德·巴日东太太见了吕西安是不是心中后悔呢?这个念头老是在诗?#35828;哪?#23376;里打转;他一看到昂古莱姆的?#21525;?#23068;②,立刻想到报复,象那天在爱丽舍田园大道上受到这女人和她弟媳妇轻视的时候一样。

            ①法国人每个?#36125;?#23545;花花公子都有一个特殊的名称,王政复辟?#36125;?#30340;漂亮哥儿叫做狮子。

            ②参看本书第68页注①。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跡?/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