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二十七 出尔反尔的技术

            几天以后,早上十一点光景,吕西安还没起床,勃龙代闯进来说:“你从外省来的时候是不是身上带?#27431;?#21650;?”他亲了亲?#21525;?#33673;的额角,指着吕西安道:“这个美男子真是迷人,从地下室到顶楼,上上下下都被他扰乱了。”勃龙代跟诗人握握手,说道:“我是来动员你的,朋友;德·蒙柯奈伯爵夫人昨天在意大利剧院嘱咐我带你到她家里去。一个年轻可爱的女人请你,在她府上还能遇到上流社会的精华,你总不至于拒绝吧?”

            ?#21525;?#33673;道:“要是吕西安待我好,决不去见你的伯爵夫人。

            他为什么要在上流社会里抛头露面?#20811;?#20250;厌烦的。”勃龙代道:“你可是想管束他?难道你忌妒?#25216;?#22919;女吗?”

            “是的,”?#21525;?#33673;回答,“?#25216;?#22919;女比我们更要不得。”

            勃龙代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小猫咪?”

            她说:“从她们丈夫那里啊。你忘了我跟德·玛赛打过六个月交道。”

            勃龙代说:“孩子,难道我真的愿意把这样一个美男子介绍给德·蒙柯奈太太吗?你要反对,刚才的话就算我没有说。可是我相信,问题不在于什么女人,而是要吕西?#37096;?#23439;大量,饶赦那个可怜虫,在吕西安的报上变做箭靶子的?#19968;鎩?#22799;特莱太不聪明,把那些文章当真了。德·埃斯巴太太,德·巴日东太太,还有德·蒙柯奈太太府上的一般常客,都关心鹭鹚,我答应替洛尔和彼特拉克,德·巴日东太太和吕西安讲和。”

            吕西安好似浑身添了新鲜的血液,报仇雪耻的快感使他陶醉了,他回答说:“啊!他们终究被我踩在脚下了!我感谢我这支笔,感谢我的朋友们,感谢新闻界的可怕的威力。我自己还没写过?#24895;?#20044;贼鱼和鹭鹚的文章呢。老弟,我可以去,”他把手拢在勃龙代腰里,“是的,我可以去,?#36824;?#20808;要他们领教一下,我这样轻飘飘的东西有多少?#33267;浚 ?#20182;把写拿当书评的笔扬了一扬。“明儿?#21494;?#30701;的写上两栏摆布他们一顿,以后咱们再瞧着办。?#21525;?#33673;,你放心!这不是谈恋爱,是报仇,我报仇一定要报得彻底。”

            勃龙代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对什么都厌倦的巴黎社会难?#27809;?#36825;样骚动的;吕西安,你知道了这一点,?#37096;?#20197;?#38498;?#20102;。你将来准是个大混?#22467;?#21187;龙代用了一个有?#33267;?#30340;字眼,“这样下去,不怕不得势。”

            ?#21525;?#33673;道:“他一定成功。”

            “他六个?#30631;?#24050;经走了很多路了。”

            ?#21525;?#33673;说:“等到吕西安只差一个尸首的距离就能登上宝座的时候,他可?#38405;?#25105;?#21525;?#33673;的身体做垫脚石。”

            勃龙代说:“你们这样相爱,倒象太古时代的人物。”又望着吕西安道:“你的大作我很佩服,其中颇有些?#38706;?#35199;。这一下你变了名家了。”

            卢斯托,埃克?#23567;?#26364;兰,韦尔努,一同来看吕西安,吕西?#37096;?#20182;们对他这样巴结,得意极了。费利西安·韦尔努送来一百法郎稿费。报馆要拉拢作者,认为一篇这样出色的稿子应当多给报酬。?#21525;?#33673;一看见这帮记者,派?#35828;?#36317;离最近的蓝钟餐厅叫了一桌菜;她听见贝雷尼斯报告一切准备好了,就把客人请入华丽的餐室。饭吃到一半,大家喝着香槟,有了酒意,朋友?#21069;?#26469;意透?#35835;恕?br />
            卢斯托道:“你总不愿意?#24515;?#24403;和你作对吧?#20811;?#26159;记者,有的是朋友,你第一部作品出版,就可跟你捣乱。你不是还?#23567;?#26597;理九世的弓箭手》要脱手吗?我们今天早上碰到拿当,他?#34987;?#20102;;你最?#36855;?#26469;一篇评论,把赞美的话淋漓尽致的浇在他头上。”

            “怎么?”吕西安说,“我写了文章攻击他,你们又要……”

            爱弥尔·勃龙代,埃克?#23567;?#26364;兰,艾蒂安·卢斯托,费利西安·韦尔努,一齐哈哈大笑,打断了吕西安的?#21834;?br />
            勃龙代说:“你不是请他后天到这里?#38383;?#28040;夜吗?”

            卢斯托说:“你上一篇书评没有署名。费利西安不象你初出茅庐,替你写上一个C,以后你在他报上都可用这个名字。他的报是清一色的左派。我们都是反政府党。费利西安特别郑重,替你的政治主张贸着余地。埃克托的报纸属于中间偏右的一派,你可以署名L。攻击用假名,捧场尽可用真名实姓。”

            吕西安回答:“署名倒不在乎,可是?#21494;阅?#37096;书没有一句?#27809;?#21487;说。”

            埃克托说:“难道你的意见真的跟你文章上写的一样吗?”

            “是的。”

            勃龙代说:“啊!老弟,?#19968;?#20197;为你是厉害角色呢!真的,看你的额角,你魄力不小,很象思想卓越的人,秉性坚强,有本?#38706;?#26679;样事情从两个方面考虑。朋友,文学上每种观念都有正有反,没有人能断定哪?#24187;?#26159;反面。在思想领域中,一切都是双重的。任何观念都是二元的。一个身体两个面孔的神道雅吕斯,正好做批评的比喻,天才的象征。除非上帝才有三个方面①!莫里哀和高乃依所以与众不同,就在于有本领提出一个问题叫阿尔赛斯特肯定,?#35780;?#29305;否定,叫奥太维肯定,西拿否定。卢梭在《新爱洛?#20102;俊分?#20889;了一封赞成决斗的信,又写一封反对决斗的信,卢梭的真意如何,你说得上吗?在克拉丽莎和洛弗拉斯之间,赫克托耳和阿喀琉斯之间,②谁能够下断语?究竟哪一个是荷马的英雄?理查逊的用意怎么样?#20811;脚?#35780;,应当根据作品所有的面貌去观察。总而言之,我们是审查官。”

            ①旧教教义有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之说。

            ②前二人是理查逊小说《克拉丽莎·哈洛?#20998;?#30340;男女主人翁,后二人是荷马史诗《伊利昂纪》(又译《伊里亚特》)中的英雄。

            韦尔努带着讪笑的神气和吕西安说:“你写出来的意见,你真的坚持吗?我们是拿文字做买卖,以此为生的。如果你想写一部伟大的精彩的书,真正的作品,那你自然可以放进你的思想,灵魂,重视你的作品,保护你的作品。至于今天看过,明天就忘掉的报刊文章,我觉得只有拿稿费去衡?#20811;?#30340;价值。要是这样无聊的东西也值得看重,那么你替人写一份说明书,先?#27809;?#19968;个十字,向圣灵做祷告了!”

            众人看吕西安有顾虑,觉得奇?#37073;?#20415;一齐动手,替他把童年的服装撕得粉碎,穿上新闻记者的大人衣衫。

            卢斯托说:“你可知道拿当读了你的评论用什么话安慰自己?”

            “?#20197;?#20040;会知道?”

            “拿当说:零碎文章过?#32771;?#24536;,大作品始终存在!——这?#19968;?#36807;两天要到这里?#38383;?#28040;夜,你应当叫他扑在你脚下,吻你的脚跟,?#30340;?#26159;个大人物。”

            吕西安道:“那才滑稽呢。”

            勃龙代接着说:?#23433;?#26159;滑稽,而是必要的。”

            略有醉意的吕西安说道:“诸位,我很愿意听你们的话,可是怎?#31383;?#21602;?”

            卢斯托道:“你不妨在曼兰的报上写三栏出色的文字,?#20826;?#20320;自己的主张。我们刚才看拿当发火,先乐了一阵,接着告诉他不久就会感谢这场激烈的论战,帮他的书在八天之内销完。?#19997;?#20320;在他眼中是奸细,恶棍,坏?#22467;?#21518;天你可变了大人物,本领高强,竟是?#31456;?#22612;克传记中的英雄了!拿当还要来?#24403;?#20320;,当你最好的朋友。道里阿来过了,三千法郎到手了,戏法变完了。现在你的问题是要得到拿当的尊重跟友谊。我们只能叫出版商受累,只能损害我们的敌人。若要?#24895;?#19968;个不经我们的手而冒出来的角色,一个有才能而强头倔脑,?#21069;?#20182;消灭不可的人,我们决不写了批评再自?#21644;品?#25343;当却是我们的朋友,勃龙代先叫人在《信使报》上攻击,再自己出面在《辩论报》上反驳;拿当的第一版书就这样销完了!”

            “诸位,说良心话,我现在对这部书连一个赞美的字也?#24202;?#20986;来……”

            曼兰说:“你还有一百法郎到手,就是?#30340;?#24403;替你挣了十个路易①;将来你在斐诺的周刊上写一篇,再拿一百法郎稿费,道里阿另外送你一百:一共是二十路易!”

            ①等于二百法郎。

            “可是说些什么呢?”吕西安?#30465;?br />
            勃龙代定了定神,说道:“孩子,让我告诉你怎?#31383;臁?#20320;可以说,好果子要长虫,好作品要招忌;拿当的书有人忌妒,想破坏。批评界?#24471;?#27714;疵,不能不为着这部书发明一些理论,分什么两种文学,一种以观念为主,一种以形象为主。老弟,你说最高的艺术是要把观念纳入形象。你想法证明形象最富于诗意,同时抱怨我们的语言诗意太少,怪不得外国人责备我们的风格偏重实证主义;然后赞美卡那利和拿当的贡献,说他们使法国语言不至于太平淡。你?#21697;?#20320;上次的论证,指出我们比十八?#20848;?#36827;步;要把进步两字大做文章,叫布尔乔亚听着入迷!新兴文艺运用许多画面,集中所有的体裁,包括喜剧,戏剧,描写,性格的刻划,对话,用有趣的情节做关键,把那些因素镶嵌起来。小说是近代最了不起的创造,既需要情感,也需要风格和形象。喜剧受着旧规律的限制,不适合现代人的生活习惯了,只能由小说来代替。小说在构思的过程中就包括事实和观念,也需要拉布吕耶尔式的才智和他的严格的道德观念,要象莫里哀一般刻划性格,要有莎士比亚式的伟大的结构,描绘最微妙的情欲,——那是前人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同十八?#20848;?#37027;种冷冰冰的,数学式的讨论,枯燥的分析比较起来,小说不知要高明多少。你尽可一本正经的宣布:小说是有趣的史诗。你举《?#21525;?#23068;》为例,提出德·斯塔尔夫人做根据。十八?#20848;?#24576;疑一切,十九?#20848;?#19981;能不下结论,而十九?#20848;?#23601;凭现实,生动活泼的现实下结论,同时也发挥情欲的作用,这个因素伏尔泰是不知道的。接?#21525;?#25209;评一顿伏尔泰。至于卢梭,他仅仅把议论和主义穿上衣衫,朱丽和克莱尔①没有血肉,只是完满的典范。然后借题发挥,说我们全靠和平跟波旁王室的统治,才有这派别具一格的新文艺,因为你是替中间偏右的报纸写稿。对一般开口体?#24403;?#21475;体系的人,尽可讽刺一番。你不妨装着漂亮的姿势大喝一声:我们的同?#26469;?#20102;,说的全是胡话!为什么呢?因为要贬低一部优秀作品的价值,欺骗大众,使一部应?#36152;?#38144;的书销不出去!Prohpudor②!你这样说就是了,这句话准会刺激读者。临了你对批评界的没落表示感慨。结论是:只有一种文学,有趣的文学。拿当走的是一条新路,他懂得时代,能适应时代的需要。时代要求戏剧式的故事。目前的政治便是一出无穷无尽的哑剧,在这样一个?#20848;停?#22823;家当然要?#32874;?#21095;了。二十年来我们不是看到大革命,执政时期,帝政时期和王政复辟四场戏吗?说到这里,你大捧一阵拿当的作品,不用怕肉麻,他的第二版要不马上销完才?#37073;?#21578;诉你,下?#30631;?#20320;再替我们的?#21448;?#20889;一篇,签上德·吕邦?#32654;祝?#19968;字不要省略。你说好作品的特点在于能引起广泛的讨论。本?#30631;?#26576;报?#38405;?#24403;的书说了如此这般的话,另外一份报纸加以有力的反驳。你把C和L两位批评家一齐批评几句,顺便称赞一下我替《辩论报》写的书评;最后肯定拿当写出了本时代最美的作品。大?#21494;?#27599;本书都这样说,因此说了也等于不说。一个?#30631;?#20043;内,你除?#35828;?#25163;四百法郎,还说出一些真理。有头脑的人或者赞成C,或者赞成L,或者赞成吕邦?#32654;祝?#35828;不定对三个人都赞成。人类最伟大的发明,神话,把真理放在井底③,那不是要用吊桶去吊出来吗?#32943;?#22312;你不是给人一个吊?#22467;?#32780;是给了三个!孩子,我的?#24052;?#20102;。你动手吧!”

            ①卢梭的书信体小说《新爱洛?#20102;俊?#21448;名朱丽?#20998;?#30340;两个人物,朱丽是书中的女主人公。

            ②拉丁文:可耻啊,可耻!

            ③公元前五?#20848;?#26102;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说过:“真理藏在井底,深不可测,很少希望掘出来。”

            吕西安愣住了。勃龙代亲了亲他的腮帮,说道“我要到铺子里去了。”

            各人上各人的铺子去了。在那些好汉眼里,报馆?#36824;?#26159;个铺子。晚上大?#19968;?#24471;在木廊商场见面,吕西安要到道里阿书店签合同。杜·勃吕埃在王宫市场请全景剧场的经理吃饭,佛洛丽纳和卢斯托,吕西安和?#21525;?#33673;,勃龙代和斐诺,都有份儿。

            客人散了,吕西安对?#21525;?#33673;道:“他们说的不错!英雄好汉应当拿别人做工具。三篇书评换到四百法郎!?#19968;?#20004;年?#38590;?#20889;的一部书,道格罗也仅仅出到这个价钱。”

            ?#21525;?#33673;道:“就写评论吧,?#20540;蒙?#25955;心!我不是今晚扮安达卢西亚女人,明儿扮波希米亚女人,后天扮男人吗?你跟我一样办就是了,看在金钱份上,他们要你做鬼脸就做鬼?#24120;?#21482;要咱们日子过得快活。”

            吕西安被似是而非的怪论迷惑了,精神兴奋,?#36335;?#39569;上了一匹使性的骡子,——飞马珀伽索斯和巴兰的驴子①交配出来的牲口。他在布洛涅森林中?#25443;紓?#24605;想也在奔腾驰骋,发现勃龙代的论调颇有独到的地方。他兴高采烈吃过晚饭,在道里阿那儿签了合同,把《长生菊》的版权全部出让了,不觉得有什?#24202;煌住?#38543;后上报馆去转一转,匆匆忙忙写好两栏稿子,回到旺多?#26041;幀?#20182;如同?#21069;?#20803;气充沛,精力还没有怎么消耗的人,隔天的念头第二天早上已经酝酿成熟。他快快活活的考虑书评,一团高兴的动起手来。既是翻案文章,笔下自有一些精彩的段落。他?#21738;?#35801;?#24120;?#23545;文艺上的情感,观念,形象等等,居然有新的见解。他又巧妙,?#21482;?#28789;,想起在商业巷上的阅?#26391;?#20013;第一次读那部书的印象,用来赞美拿当。他只用几句话就从?#37327;?#30340;批评家,滑稽的嘲弄者,一变而为诗人:抑扬顿挫的字句好比提着满炉的香朝着神坛来回摆动②。

            ①神话中的飞马珀伽索斯,通常用来譬喻富有诗意的幻想。巴兰的驴子在急难时能作人言,见本书第140页注①。

            ②旧教仪式,常用?#21050;?#21514;着小香炉向神坛来回摆动,使香?#22363;?#24448;神?#22330;?br />
            吕西安把他在?#21525;?#33673;梳妆的时候写的八页稿子在?#21525;?#33673;面前一扬,说道:“又是一百法郎,?#21525;?#33673;!”

            他趁着才思焕发的当口,细磨细琢的写了一篇向勃龙代预告过的恶毒的稿子,攻击夏特莱和德·巴日东太太。那天上午吕西安体会到做新闻记者的最大的乐趣?#21644;魄?#35773;刺的警句,把寒光闪闪的?#26007;?#30952;得锐利无比,拿敌人的?#22856;?#24403;做刀鞘,还雕刻刀柄给读者?#37070;汀?#32676;众只晓?#36855;?#32654;刀柄的做工,?#24202;?#20986;恶意,不知道俏皮话的锋芒淬着仇恨的毒素,把敌人的自尊心乱翻乱搅,戳成无数的窟窿。这种阴森森的作恶的快感,只有私下?#27900;?#32780;无人知道的快感,好比同一个不在眼前的人决斗,用笔杆子把对方?#24444;潰?#20063;好比做记者的具有不可?#23478;?#30340;魔力,能为所欲为,象阿拉伯故事中身藏符咒的人物。冷嘲热讽是仇恨的结晶,而仇恨是集邪欲之大成,正如爱是集美德之大成。没有一个人不感到爱的快?#37073;?#20063;没有一个人报复的时候不绝顶俏皮。虽然这种聪明在法国极其普遍,不足为奇,可是始终受人欢迎。吕西安这篇文章准会替小报助长阴险恶毒的名声,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刺到两个人的内心深处,大大伤害了他的情敌夏特莱和他以前的洛尔,德·巴日东太太。

            ?#21525;?#33673;对吕西安道:?#38774;欣玻?#21681;们上布洛涅去?#25443;紜?#39532;早已套好,等得不?#22836;?#20102;。你也不能太?#37327;唷!?br />
            “咱们先把批评拿当的稿子送给曼兰。真的,报纸竞象阿喀琉斯的神枪,伤了人能把他治好的①,”吕西安一边说一边?#25351;?#21160;几处文字。

            ①荷马史诗《伊利昂纪?#20998;校?#26366;描?#20174;?#38596;阿喀琉斯的枪伤了人,只消用他枪上的锈?#32426;?#22312;?#19997;?#19978;,就能治愈。

            一对情人出发了,在巴黎城中炫耀他们阔绰的排场;以前大家眼里根本没有吕西安,现在开始注意他了。既然懂得这个都市有如汪洋大海,要在里头当个角色多么困难,吕西安受到注意自然心花怒放,快乐得如醉如狂。

            ?#21525;?#33673;道:“孩子,到你裁缝那儿转一转,倘若?#36335;?#20570;好了,就试样子,要不也?#20040;?#19968;下。你去见?#21069;?#28418;亮太太,就要你把魔王德·玛赛,小拉斯蒂涅,阿瞿达一潘托,马克西姆·德·特拉伊,旺德奈斯,把所有的公子哥儿一齐比下去。别忘了你的情人是?#21525;?#33673;!再说,你不会对我不忠实吧,嗯?”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跡?/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