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三十二 浪子

            柯拉莉惟恐吕西安被人抢去,非但不反对他生活放荡,反而加以鼓励,鼓励的时候和一般痴情的人一样盲目,只顾着现在,为?#35828;?#21069;的快活牺牲一切,甚至于牺牲前程。真正的爱情始终和童年的情形相仿:轻率,冒失,放荡,逞着性子哭哭笑笑。

            那个时期出现一帮年轻人,穷富不等,全都无所?#29575;攏?#31038;会上称为浪子。他们过的醉生梦死的生活的确不可思议,胃口奇好,喝起酒来尤其勇猛。他们见了钱赛过冤?#21494;?#22836;,拚命的使花,再加撒野胡闹,生活不仅荒唐,竟是发疯;任何做不到的事都要试一试,还夸耀自己的胡作非为,可是也不敢过分越轨?#22351;仿?#30340;时候用别出心裁的聪明掩饰,叫人不能不加以原谅。复辟政府把青年人逼上腐化堕落的路,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再清楚没有了。他们的精力没有地方发泄,不仅消耗在新闻事业,政治阴谋,文学方面和艺术方面,而且年轻一代的法国人元气太旺,还要做出奇奇怪怪的过火的?#21525;礎?#29992;功的人要求权势和享受,从事艺术的要求金银财富,游手好闲的要求情欲的刺激;他们无论如何要一个位置,政府却不给他?#21069;?#25554;。所谓浪子几乎?#21152;?#19968;些出众的才能,有的经不起生活的消耗,丧失了能力;有的顶过去了。其中最出名最风趣的一个,拉斯蒂涅,后来跟着德·玛赛,走上正路,?#23588;?#20986;人头地。?#21069;?#38738;年闹的笑话遐迩闻名,给人做了好几出戏剧的题材。吕西安被勃龙代引进浪子集团,同毕西?#33267;?#20154;着实出了一番风头;毕西沃是当时说话最尖刻的?#19968;錚?#19968;张贫嘴老是滔滔不绝。整整一冬,吕西安的生活赛过长时期的沉醉,清醒的时候只替报纸做些容易的工作;他继续供应他的巴黎小品,有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写出几篇用心的精彩的评论。而这种情形?#25250;?#22806;,诗人直要迫不得已才肯用功;?#24418;?#21644;晚上的宴会,花天酒地的作乐,上流社会的应酬,打?#36139;那?#21344;去他所有的时间,剩下的一部分又给了柯拉莉。吕西安不让自己想到明天。他看见一般自称为他朋友的人行动和他一样,代出版商起草报酬优厚的内容提要,为投机事业写写稿子,到手一些外快作为开销,把自己的前程都吃到?#25250;?#21435;了,好在他们也不在乎前程。吕西安发觉,在报界和文坛上一朝受到和别人同等的待遇以后,再要跨上一步就难而又难:个个人答应他平起平坐,谁也不?#25954;?#20182;高人一等。他不知不觉的放弃了靠文学成名的念头,以为进政界更容易发迹。

            吕西安已经同夏特?#36894;?#24402;于好,有一天夏特莱和他说:“权术不象才?#21830;?#36215;那么多利欲的冲突,暗地里的活动不会引人注意。并且权术胜过才干,能够无中生有打出一个局面来;

            能干角色有了天大的本领,往往惹祸?#37266;輟!?br />
            在俾昼作夜的狂欢生活中,吕西安答应人家的工作老是交不出来,只抱着一个主要的念头:他不断的出入上流社会,趋奉德·巴日东太太,德·埃斯巴侯爵夫人,德·蒙柯奈伯爵夫人,决不错过一次德·图希小姐的晚会。他或是出席了作?#19968;?#20986;版商的饭局,在参加后半夜的宴会之前赶往上流社会;或是从上流社会的客厅中出来,还有人输了东道请吃消夜。沉湎无度的生活只给他留下很少的一点儿思想和精力,而这点儿思想和精力还要消耗在巴黎式的谈天和赌博上面。诗人丧失了清明的理智,冷静的头脑,也就没法观察周围的形势,再没有暴发户所必不可少的那种随机应变的本领。他分辨不出?#35009;?#26102;候德·巴日东太太对他回心转意,?#35009;?#26102;候对他生气,回避,?#35009;?#26102;候原谅他,?#35009;?#26102;候责备他。夏特莱发现他的情敌还有机会成功,尽量同吕西安亲热,引诱他继续放荡,浪费精力。拉斯蒂涅嫉妒他的同乡,又觉得和男爵结成党羽比吕西安更可靠更得力,也就站在夏特莱一边。昂古莱姆的彼特拉克和洛尔相会过后几天,拉斯蒂涅在牡蛎岩饭店请一顿场面阔绰的消夜,?#20040;?#26367;诗人同帝政时代的美男子劝和了。吕西安经常天亮回家,?#24418;?#36215;床,对于近水楼台的爱情不能克制。他的懒惰使他把看清自己处境的时候的英勇的决?#38393;?#20043;脑后,让意志的动力不断软化,终于完全消灭,到了贫穷?#23454;?#30340;紧急关头再也得不到意志的帮助。柯拉莉先是鼓励他游荡,以为一手养成了他的嗜好,他就受着自己束缚,长时期内不会变心,所以看见吕西安作乐很高兴。到了后来,温柔和顺的柯拉莉也鼓着勇气,劝情人别忘了工作,好?#22797;?#36843;不得已的提醒他本?#36335;?#27809;有挣多少钱。两个情人亏空的速度惊人。出卖诗集剩下的一千五百法郎,吕西?#37096;?#22836;挣的五百法郎,很快的花完了。三个月之内,诗人自以为做了一大堆工作,其实稿费并没超过一千法郎。可是吕西安已经用浪子的轻佻的态度对待债务。殊不知二十五岁的青年?#30196;?#36824;表示他们风流,过后就没人原谅了。值得注意的是,某些真有诗人气质而意志薄弱的人,为了要用形象来表达自己的感觉,只知道感受,而完全缺乏作任何观察都需要的道德观念。诗人只接受自己的印象,不愿深入别?#35828;?#20869;心,去研?#20811;?#24819;感情的作用。吕西安从不追问那批浪子,他们之?#24615;?#20040;有些人会销声匿迹;他?#37096;?#19981;见他的酒肉朋友的?#24052;荊?#26377;的遗产已经到手,有的十拿九稳,有的才能已经得到社会的承?#24076;?#26377;的对自己的前程抱着坚强的信念,存心玩弄法律。吕西安对于自己的?#24052;?#21482;是相信勃龙代说的一些至理名言:

            “船到?#29275;?#33258;会直。——一无所有的人没有?#35009;?#21487;损失。——大不了我们?#38750;?#30340;家业到不了手!——随波逐流,到头总有一个归宿。——有才气的人只要踏得进上流社会,随时可以发迹!”

            那个尽情欢乐的冬天,泰奥多尔·迦亚和埃克?#23567;?#26364;兰正好用来为《觉醒报》筹措基金,创刊号到一八二二年三月才出版。这件事就是在杜·瓦诺布勒太太家策划成功的。那漂亮风趣的交际花曾经指着她华丽的屋子说:“这不是‘一千零一夜’吗??#24444;?#22312;保王党的银行家,大贵族和作家中间有些势力,他们常常在她家里集会,商量一些别处不便商量的事。克?#23567;?#26364;兰内定为《觉醒报》的总编辑,要吕西安做他的副手。吕西安变了他的知己,还有希望进一家政府党的报馆编副刊。吕西安一边作乐,一边私下活动,准备转移阵地。天真的孩子自以为精明透顶,把这桩惊?#35828;?#25226;?#20223;?#24471;紧紧的;他一?#38393;?#26395;政府党慷慨解囊,让他弥补亏空,消除柯拉莉暗地里的烦恼。女演员老?#20999;?#30408;盈的,不露出?#38393;?#30340;焦急;贝雷尼斯却大着胆子告诉吕西安。未来的大人物和所有的诗人一样,看见苦难临头,一下子动了感情,说要用功了,结果是句空话,他用吃喝玩乐来排遣暂时的愁闷。柯拉莉有一天发见情人愁云满面,便埋怨贝雷尼斯,告诉诗人风浪已经平静。德·埃斯巴太太和德·巴日东太太但等吕西安?#35851;?#20826;派,她们说那时就托夏特莱请求部长,把他渴望已久的诏书弄到手,准许他?#30007;鍘?#21525;西安向侯爵夫人许愿,要拿《长生菊》题献给她,她表示很高兴;自从作家在社会上成为一股势力以后,这一类的献礼难得看到了。晚上吕西安去见道里阿,打听他的诗集进行得怎么样,出版商振振有辞的说出一番理由,认为暂时不宜付印。道里阿手上有好几桩买卖,一时忙不过来;卡?#25250;?#26377;一部新的集子要出版,你不能跟他唱对台;拉马丁先生的第二部《?#20102;?#38598;》正在印刷,两部重要的诗选不宜于同时出现;况且作者应当相信出版家的手腕。吕西安急于?#20204;?#21482;能向斐诺通融,预支一部分稿费。晚上吃消夜的时候,兼做新闻记者的诗人同一般酒肉朋友谈起他的境况,他们一边用香槟酒解除他的心事,一边说笑打趣。?#30196;?#21527;?哪个有气魄的人不?#30196;?#20538;务是说明你的需要和嗜好得到满足。一个人只有在贫穷的铁掌压迫之下才能发迹。

            勃龙代对吕西安嚷道:“当铺最感激大人物!”

            毕西沃道:“样样要,就是样样赊欠。”

            ?#23433;?#26159;的,”德·吕卜克斯说,“样样赊欠,就是样样享受过了!”

            ?#20999;?#28010;子向天真的孩子证明,他的债务是一条黄金的鞭子,可以鞭策他的坐骑去?#38750;?#33635;华富贵。他?#21069;?#20986;老故?#21525;矗?#35828;恺撒欠过?#37027;?#19975;债,弗里?#21525;?#24076;二?#26469;?#32769;子手里只领到一个杜加的?#36335;眩?#36824;举出许多大人物的出名的,败坏人心的榜样,揭露他?#20999;?#20026;恶劣的?#24187;媯?#32780;不提他们的勇气和想象的力量!最后,柯拉莉欠到四万法郎,车辆,马匹,家具,被几家债主查封了。吕西安赶去向卢斯托?#21482;?#19968;千法郎,卢斯?#24515;?#20986;几件公文来,说明佛洛丽纳的处境跟柯拉莉差不多。卢斯托还有几分情义,自?#22797;?#20182;活动,想法卖掉《查理九世的弓箭手》。

            吕西安?#21097;骸?#24590;么佛洛丽纳会落到这一步的?”

            卢斯托回答说:“玛蒂法着了?#29275;?#20002;下我们不管了。他来这一手,我们也有办法报仇,只要佛洛丽纳?#25954;狻?#20107;情慢慢讲给你听。”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