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三十四 敲竹杠

            呂西安和盧斯托說:“柯拉莉聽說佛洛麗納倒霉,詫異得不得了。佛洛麗納昨天才告訴柯拉莉,說被你害苦了,她氣得要命,甚至要跟你拆伙了。”

            盧斯托一時冒失,向呂西安說出真話來。他道:“不錯。呂西安,你是我的朋友,你借給我一千法郎,只問我討過一次。我勸你一句話:千萬賭不得。我要不賭錢,日子過得挺舒服。如今欠了一身債,被商務法庭的差役到處釘著,上王宮市場也得繞遠兒了。”

            在浪子嘴里,在巴黎繞遠兒的意思是不在債主門前走過,或者避開可能遇到債主的地方。呂西安也不能在每條街上隨便出現了,他懂得這門道,只不知道名稱。

            “你欠的數目很大嗎?”

            “小意思!”盧斯托回答。“只要三千法郎就好解圍。我打算戒賭,從此收心;為了料清賬目,我敲了一下竹杠。”“什么叫做敲竹杠?”呂西安沒聽見過這句話。

            “敲竹杠是英國出品,最近才進口到法國來。敲竹杠的人總是有辦法控制報紙的人。經理和總編輯從來不插手,只讓吉魯多和菲利普·勃里杜一流的角色出面。這幫好漢去拜訪一般為了某些理由不愿被人提到的人物。好多人良心上有些小疙瘩,有的性質比較特別,有的比較普通。來歷不明的財產,走著合法或者不合法的路子,往往還是用犯罪的手段弄來的家業,巴黎多的很,說出來全是怪有趣的故事,例如富歇手下的憲兵包圍警察總署的暗探,因為暗探不知道假造英國鈔票的底細,跑去搜查秘密的印刷廠,不料印刷廠有部長做靠山。還有加拉蒂奧訥公主的鉆石案,奠勃勒伊案,蓬布勒通遺產案等等。敲竹杠的人拿到一些證據,一宗重要文件,去跟發橫財的人約期面洽。如果當事人不拿出一筆錢來,就給他看報紙的清樣:揭露秘密,向他開火的文字已經排好。有錢的家伙害怕了,只得破鈔。事情也就得手了。再不然你正在經營一樁擔風險的買賣,惟恐報上來幾篇文章拆你的臺,那時便有敲竹杠的朋友來我你,請你收買稿子。有些部長和敲竹杠的人談判,要求報紙攻擊他們的政治措施,而不要攻擊他們本人,或者寧可本人受攻擊而要人放過他們的情婦。你認識的那個漂亮評議官,德·呂卜克斯,天天同新聞記者開這一類談判。那小子靠著各方面的關系,在政府里極有地位:他既是報界的代理人,又是部長們的全權代表,忙著替人遮面子,甚至把這種交易擴展到政治方面,疏通報界不要提某一項借款,不要披露某一樁私相授受的好處,那是既不張揚,也不許別人競爭,只讓自由黨金融界的豺狼獨吞的。你也敲過道里阿竹杠,他給你三千法郎,要你停止誹謗拿當。十八世紀,新聞事業還在搖籃里的時候,敲竹杠的方法是印小冊子,叫一般勛貴近臣買去銷毀。發明敲竹杠的老祖宗是一個偉大的意大利人,阿雷蒂諾①,我們此刻要挾演員,他當時要挾國王。”

            ①阿雷蒂諾(1492—1556),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有名的文學家,有才無行,寫過不少小冊子,揭發帝王諸侯的陰私,借此勒索巨款。權傾一世的西班牙王兼日耳曼皇帝查理五世及法王弗朗索瓦一世都受過他的敲詐。

            “你用什么方法敲詐瑪蒂法三千法郎?”

            “我叫人在六家報紙上攻擊佛洛麗納,佛洛麗納向瑪蒂法訴苦,瑪蒂法托勃羅拉打聽搗亂的原因。勃羅拉上了斐諾的當。我本是為斐諾的利益敲竹杠的;斐諾卻告訴藥材商,說是你呂西安為著柯拉莉而破壞佛洛麗納。另一方面,吉魯多跑去點醒瑪蒂法,只要他肯把斐諾雜志的六分之一股權作價一萬法郎出讓,就好風平浪靜。事情成功的話,斐諾給我三千法郎。瑪蒂法正要應允,以為三萬法郎的投資大有問題,能夠收回一萬也很僥幸了;前幾天他聽佛洛麗納說,斐諾的雜志銷路不好,非但分不到紅利,還需要股東增資。不料全景劇場的經理在宣告清理以前,有幾張徇情票據①要托瑪蒂法周轉,把斐諾的把戲告訴瑪蒂法。瑪蒂法這個精明的生意人,看穿了我們的主意,便丟開佛洛麗納,留著六分之一的股權。斐諾和我急得直嚷,算我們倒霉,碰到那家伙不在乎姘頭,竟是個沒心沒肺的混賬東西。可恨瑪蒂法做的買賣不受報紙管轄,不怕我們損害他利益。藥村不象帽子,時裝用品,戲劇,文藝,可以任意中傷。可可粉,胡椒,顏料,染料,鴉片,你沒法叫他們貶值。佛洛麗納走投無路,全景劇場明天關門了,她不知道怎么辦。”

            ①凡并無銀錢來往而允許出票人開出本票,把自己作為付款人,以便出票人在外周轉的票據,法律上稱為徇情票據。

            呂西安道:“既然全景劇場關了門,過幾天柯拉莉就能在競技劇場登臺,可以幫佛洛麗納的忙。”

            “才不會呢,”盧斯托說。“柯拉莉盡管沒有頭腦,也不至于那么傻,肯薦個角兒去同自己競爭!我們的事糟糕透了!斐諾又等不及的要收回六分之一的股權……”

            “為什么?”

            “因為是筆好生意啊,朋友。雜志有希望盤出去,作價三十萬。斐諾除了到手三分之一,還有合伙人給的傭金讓他和德·呂卜克斯兩個均分。所以我要向斐諾提議再敲一次竹杠。”

            “難道敲竹杠象攔路搶劫,不留下頭路錢就要人性命不成?”

            “比這個可怕多呢,”盧斯托回答。“不留下買路錢叫你身敗名裂。前天有一家小報因為老板向人借款碰了釘子,登出一條新聞,說巴黎某名人有一只鑲滿鉆石的打簧表,不知怎么落在王家衛隊的一個士兵手里,內幕離奇不亞于《一千零一夜》,不久就好向讀者報導。那位名人趕緊約小報的主編吃飯。主編當然得了好處,可惜近代史上少了一段打簧表的掌故。每逢你看到報紙拼命攻擊某個有勢力的人物,就該知道幕后準是借錢不遂,或者有什么請托遭到拒絕。英國的財主最怕涉及陰私的敲詐,英國報紙的秘密收入多半是這個來源,他們的新聞界比我們的行知要腐敗多少!相形之下,我們是小孩兒!在英國,有人花到五六千法郎收買一封名譽攸關的書信,拿去轉賣。”

            呂西安道:“你有什么辦法挾制瑪蒂法呢?”

            “告訴你,朋友,”盧斯托回答,“這個下流的雜貨商①給佛洛麗納寫過一些挺好玩的信:拼法,文字,內容,沒有一樣不滑稽透頂。瑪蒂法怕老婆怕得厲害,他自以為在家太平無事,我們偏偏跑進他家庭里去傷害他,不提姓名,叫他沒法控告。我們編一段短短的社會小說,題目叫做:《一個藥材商的癡情》,只要登出第一篇,你想他看了會急成什么樣子!我們派人坦坦白白通知他,說他有些信件碰巧落在某報的主編手中,他在信里提到什么小愛神,把從來寫做重來,說佛洛麗納幫他渡過人生的沙漠,口氣仿佛佛洛麗納是一匹駱駝。總之,這批笑話百出的書信可以叫讀者笑痛肚子,消遣半個月。我們再嚇他一下,說要寫匿名信給他老婆,報告這件妙事。問題在于佛洛麗納肯不肯跟瑪蒂法公然作對。現在她還講道德,就是說還存著希望。也許她要把信抓在自己手中,分點兒好處。她是我的徒弟,精明得很。可是等她知道差役上門不是兒戲,等斐諾送她一份相當的禮,或者答應她弄一份戲院合同,她準會交出信件,讓我賣給斐諾,斐諾再交給他舅舅,由吉魯多去叫藥材商投降。”

            ①雜貨商是一般法國人鄙薄生意人的通稱。

            這番心腹話使呂西安頭腦清醒了。他先是覺得他的一幫朋友非常危險,其次認為不能和他們鬧翻,萬一德·埃斯巴太太,德·巴日東太太和夏特萊對他不守信用,還用得著他們的惡勢力。說話之間,呂西安和盧斯托在河濱道上到了巴貝那個破爛書店前面。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