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三十八 生死关头

            凡是有野心的人,凡是要靠别人和形势的帮助,要依赖一个多多少少经过安排,贯彻,坚持的行动方案才能成功的人,一生必有一个危险时间,有种莫名其妙的威力给他们受一些艰苦的考验:样样事情同时失败,各方面的线不是断了就是搅乱了,碰来碰去都是倒霉事儿。遇到这种精神上的骚乱,只要心里一慌就完事大吉。顶得住恶劣的形势,能站定脚跟等风暴过去,拚命?#36182;?#39640;地上去躲避的人,才算得?#38505;?#26377;魄力。无论是谁,除非是生来有钱的,都有他的生死关头。拿破仑的生死关头是莫斯科的溃退。这个危险时间现在临到吕西安头上了。他前前后后在上流社会和文?#25104;?#30340;遭遇太顺利了;他太得意了,如今要看到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一齐跟他作对。第一阵痛楚最剧烈最难受,伤害到他自以为最安全的地方,伤害到他的心和他的爱情。?#21525;?#33673;也许谈不上风雅,却有一颗高尚的灵魂,能在热情冲动之下表现出来,这冲动便是造成名演员的主要因素。这个奇怪的现象,在没有经过长期的应用而成为习惯之前,完全受捉摸不定的气质支配,也往往受羞耻心支配;而在一般年纪还轻的女演员身上,这种值得赞美的羞耻心是很强的。?#21525;?#33673;表面上轻狂,放肆,和普通的女角儿没有分别,骨子里却天真,胆怯,而?#19968;?#20805;满爱情,她对于自己在舞台上的嘴脸本能的感到厌恶。表达感情的艺术是一种崇高的做作,?#21525;?#33673;还不能让这作假的艺术克服她的本性。她不能钝皮老脸,把只属于爱情的东西向观众公开。此外她还有真正的女性所特有的一个弱点:明知道自己压得住台,仍?#23578;?#35201;观众的称赞。她怕面对她不?#19981;?#30340;群众,上台老是战战兢兢:看客的冷淡可以使她毛骨悚然。因为情绪这样紧张,她?#30475;?#25198;一个新角色都等于第一次登场。掌声使她心神陶醉,她并非要满足自尊心,而是要用来鼓动自己的勇气。场子里唧唧哝哝表示不满,或是静悄悄的表示观众心不在焉,她的本领会不知去向。?#28909;?#21334;了满座,台下聚精会神,对她只有?#24352;?#21644;友好的目光,她就精神兴奋,可以和观众高尚的品质交流,觉得自己有感动人心的力量,能使它们向上。这一类的消沉和兴奋说明她有神经质的性格和天才的素质,也显出这可怜的女孩子的敏感和温柔。吕西安?#31449;可褪读?#22905;的内心的宝藏,看出他的情妇还是单纯的少女。?#21525;?#33673;没有一般女角儿弄虚作假的能耐,无法拒抗同事之间的倾轧,后台的钩心?#26041;牵?#19981;象佛洛丽纳是此中老手,她的阴险可怕同?#21525;?#33673;的忠厚慷慨正好是极端。?#21525;?#33673;担任角色是要人家邀请的,她生性高傲,不肯央求作家,接受他们的屈辱的条件,不能因为有什么记者用爱情和笔杆子威胁她而投降。在性质非常特殊的舞台艺术中,卓越的才能已经极其少有,但只不过是成功的条件之一;倘使象?#21525;?#33673;那样不同时具备玩弄手段的本领,才能反而使人长期受累。吕西安料到?#21525;?#33673;在竞技剧场第一次出台的痛苦,不惜代价要保证她成功。变卖家具剩下的款子和吕西安的稿费,统统拿去置办服装,布置更衣室,开发第一次出场的各种费用。几天以前,吕西安为爱情所迫,做了一件屈辱的事:他带?#27431;?#24403;和卡瓦利埃的?#26412;藎?#21040;布尔东奈街上金茧子铺子去见卡缪索,要求贴现。诗人还没堕落到能够满不在乎的干这种勾当。他一路受着痛苦煎熬,想着许多可怕的念头,翻来覆去对自己说着:去吧——不去!临了还是走进一间又冷又黑,只靠天井取光的办公室:里面一本正经坐着的可不是那个迷着?#21525;?#33673;的老头儿,忠厚没用,游手好闲,爱女人,不相信宗教,吕西安一向认识的卡缪索;而是一个严肃的家长,精明而又规矩的商人,摆着一副商务裁判的道学面孔,用冷冰冰的?#20064;?#31070;气做?#24067;?#29260;,周围簇拥着伙计,出纳,绿的文件夹,发?#20445;?#36135;样,还有他的老婆保驾,还有他的衣着朴素的女儿陪着。吕西安走近去从头到脚打了一个寒噤,因为尊严的商人把他瞅了一眼,那副冷淡傲慢的目光就是吕西安在一般贴现商?#25104;?#39046;教过的。

            卡缪索坐着,吕西安站着说:“先生,你要肯收下这几张票子,我非常感激。”

            卡缪索说:“我记得,先生,你拿过我的东西。”

            吕西安凑着丝绸商的耳朵悄悄的说出?#21525;?#33673;的处?#24120;?#21345;缪索连屈辱的诗人心跳的声音也听见了。卡缪索没有意思让?#21525;?#33673;?#36234;?#26007;。他一边听一边看着?#26412;?#19978;的签名,微微一笑,他是商务法庭的裁判,知道两个出版商的情形。卡缪索给了吕西安?#37027;?#20116;百法郎,要他在票子上加一个背书,写明?#31471;?#32504;账。吕西安马上去?#20063;?#32599;拉,把保证?#21525;?#33673;成功的办法谈妥了。勃罗拉答应彩排的时候到场(那天他的确到了),约定在哪些?#28201;?#21483;他的罗马人鼓掌,使?#21525;?#33673;成功。吕西安把剩下的钱,不说向卡缪索调来的,交给?#21525;?#33673;,让她和贝雷尼斯定下心来,她们已经不知道怎?#27425;?#25345;生活了。玛丹维尔是当时精通戏剧的行家,好几次跑?#31383;錕吕?#33673;排练。吕西安请几个保王党记者写文章捧场,他们应允了,因此他想不到会出乱子。?#21525;?#33673;上台的前一天,吕西安却遇到一桩极不幸的事。阿泰兹的书出版了。埃克?#23567;?#26364;兰的报纸的主编把作品交给吕西安,认为由他来评论最胜?#21361;?#31639;他倒霉,他批评过拿当,出名会写这一类稿子。办公?#20381;?#20154;很多,全体编辑都在场。玛丹维尔为了攻击自由党报刊,有问题要商量,也在那儿。拿当,曼兰,所有参加《觉醒报》的记者正在谈论莱翁·吉罗的半周刊,认为?#24378;?#29289;措辞谨慎,有分寸,有节制,所以对社会的影响更有害。那时大家开始注意四风街上的小团体,?#20852;?#26032;国民会议。保王党的刊物决定同这批危险的敌人展开一场你死?#19968;?#30340;,有计划的斗争。后来这些敌人果然组成理论派①,成为一个决定大局的党团,等到保王党内最有才华的作家出于卑鄙的报复心理和他们联盟②以后,把波旁家?#21697;?#20102;。外边不知道阿泰兹主张专?#26222;?#20307;,把阿泰兹包括在他们认为死敌的小团体内,作为第一个开刀的对象。他的书,照那时流行的说法,非一棍子打死不可。吕西安不肯写稿。在场聚会的保王党要人不胜愤慨,认为他的拒绝岂有?#27515;懟?#20182;们老实告诉吕西安,刚转变过来的新党员谈不到自由;他要感到投靠王上和教会不方便,尽可回到他原来的阵营。曼兰和玛丹维尔把吕西安拉过一边,好意点醒他,失去了保王党和政府派报纸的援助,等于听凭自由党报刊拿?#21525;?#33673;出气。否则的?#22467;吕?#33673;可以引起一场激烈的笔战,借?#39034;?#21517;,这是所有的女演员求之不得的。

            ①王政复辟时期保王党内的一个支派,亦称正中派,主张君主立宪政体;一八三○年七月革命以后成为?#20945;常?#39318;领即有名的?#36153;Ъ一?#20304;(1787—1874)。

            ②指夏多布里昂于一八二四年被政府免去部长职位以后的行动。

            玛丹维尔对吕西安说:“你完全不懂此中奥妙。她将来在?#33050;?#25253;刊交锋的期间演上三个月戏,再利用三个月假期到外省去走一遭,可以捞进三万法郎。你那些顾虑一定要破除,否则你当不了政治家,只能断送?#21525;?#33673;,破?#30340;?#30340;?#24052;荊?#30776;破你的饭碗。”

            吕西安发现对阿泰兹和?#21525;?#33673;没有两全的办法:要不在大报和《觉醒报》上扼杀阿泰兹,就得牺牲自己的情妇。可怜的诗人回到?#20381;?#20260;心之极;他坐在卧房的火炉?#21592;?#24565;了阿泰兹的书,近代文学中最美的一部作品。他一边看一边哭,每一?#25104;?#37117;留?#29228;?#30165;,迟疑了半天。可是他终于用他的拿手好戏写下一篇含讥带讽的稿子,象孩子抓着一?#24187;?#20029;的鸟,拔掉羽毛,?#20852;?#21463;尽毒刑。他的恶毒的嘲笑完全是损害作品。等到把精彩的原作重读一遍的时候,吕西安所有的高尚的感情?#32622;?#36215;来了;他在半夜里穿过巴黎城赶往阿泰兹家。这个真正的大人物的始终不渝的操守,他是佩服过来的;阿泰兹窗上的烛光,他从前抱着敬仰的心情不知望过多少回,此刻他又透过窗子看到那道摇?#20961;?#23450;的纯洁的微光。他没有勇气上楼,靠?#24597;放?#30340;界石站了一会。最后他受着良心鼓励,?#20204;?#38376;,进去了,发现阿泰兹正在看书,屋子里没有生火。

            阿泰兹见了吕西安,问?#28291;骸?#20986;了什么事啊?”他猜到吕西安只有大祸临头才会来。

            吕西安眼泪汪汪的回答:“你的书真了不起,他们却要我攻击。”

            阿泰兹?#28291;骸?#21487;怜的孩子,你这碗饭可不容易吃!”

            “我只恳求你一件事,别让人家知道我到这儿来过。就让我在地狱里做苦工吧。也许良心上不长点儿肉茧永远成不了事。”

            “还是老脾气!”阿泰兹说。

            “你以为我没有骨气吗?不,阿泰兹,我是一个孩子,被爱情缠住了。”

            接着他说出他的处?#22330;?br />
            阿泰兹听到?#21525;?#33673;的情形,感动了,说?#28291;骸?#35753;我看看你的文章。”

            吕西安拿出原稿,阿泰兹念着笑了笑,叹?#28291;骸?#32874;明误用到这个田地!”他看见吕西安在椅子上垂头丧气,的确很痛苦,便不说下去了。一会儿?#20540;溃骸?#25105;替你修改一下行不行?明天还你。轻薄的讪笑是侮辱作品,?#38505;?#20005;肃的批评有时等于赞?#28291;?#25105;能使你的书评保持你我的尊严。并且我的缺点也只有我自己知?#28291; ?br />
            “一个人爬上荒凉的山坡,渴得要死的时候,偶而会发现一个果子给他解?#21097;?#36825;个果子就是你!”吕西安说着,扑在阿泰?#28982;?#37324;,一边哭一边亲他的额角。?#25300;野?#33391;心寄存在你这里了,将来再还?#37326;傘!?br />
            阿泰兹庄严的说?#28291;骸?#25105;认为定期的忏悔是个骗局。那么一来,忏悔变了作恶的奖品。忏悔可是一种贞操,是我们对上帝的责任。忏悔过两次的人是最可恶的?#26412;?#23376;。我怕你只想用忏悔来抵消你的罪孽!”

            吕西安听着这?#22919;?#35805;失魂落魄,慢吞吞的走回月亮街。第二天,稿子经过阿泰兹修改,送回来了,吕西安带往报馆。从此他郁郁不乐,有时面上也遮盖不了。晚上他看见竞技剧场客满,少不得感到第一次登台的激动,再加他对?#21525;?#33673;的爱情,情绪越发紧张。各式各样的虚荣心成了问题,他眼睛望着观众的表情,象被告望?#27431;?#23448;和陪审员的脸:听见场子里一有唧唧哝哝的声音?#22836;?#25238;;台上有一点儿小事,?#21525;?#33673;上场下场,音调略微有些高低,都使他心惊胆战。?#21525;?#33673;演的是一出开始可能失败而以后仍会走红的戏,那天可是失败了。?#21525;?#33673;出场没有人鼓掌,正厅里冷冰冰的使她吃惊。除了卡缪索的包厢,别的几个都没有掌声。二楼和三楼上的人把卡缪索嘘了好几回。鼓掌队拍手的方式明明过火,被楼厅的看客喝住了。玛丹维尔很勇敢的鼓掌,假仁假义的佛洛丽纳,拿当,曼兰,在旁附和。戏完全砸了。?#21525;?#33673;的更衣?#20381;?#26469;了一大批人,他们的安慰使她愈加难受。女演员回去,灰心绝望,主要还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吕西安。

            “咱们被勃罗拉出卖了,”吕西安说。

            ?#21525;?#33673;内心受到伤害,发了一场高烧,第二天不能登台。她的艺术生?#38590;?#30475;搁浅了。吕西安藏起报纸,躲在饭间内拆看。所有的副刊编辑都说,戏失败的责任在于?#21525;?#33673;:她对自己估价太高,她在大街上讨人?#19981;叮?#21487;不?#23460;?#36827;竞技剧场;她固然有心向上,?#19978;?#19981;自量力,不该担?#25991;?#20010;角色。吕西?#37096;?#21040;许多评论?#21525;?#33673;的文章,跟他当初对付拿当的一套假仁假义的手法没有分别。他好比克罗?#24515;?#20154;米龙①劈开了橡树,一双手被树干卡住了一样,气得?#25104;?#21457;青。他的朋友们用殷勤,关切,仿佛是一片好心的?#22467;?#26367;?#21525;?#33673;出了一些极恶毒的主意。他们?#20843;?#28436;另外几种人物,正是奸诈的记者明知道跟她的路子完全相反的角色。这些保王党刊物的论调,准是拿当教唆出来的。?#21155;?#33258;由党的大报和小报,用的又是吕西安常用的一派卑鄙和挖苦的手段。?#21525;?#33673;听见一两声抽噎,从床上起来走到吕西安身边,发现了报纸,拿来看了,看完一声不响又去睡了。佛洛丽纳跟打击?#21525;?#33673;的一伙通同一气,早就料到这个结局,把?#21525;?#33673;的台?#26102;?#29087;了,还由拿当帮她排练。戏院当局不肯放弃这本戏,打算叫佛洛丽纳接替?#21525;?#33673;。经理来探望可怜的女演员,她流着眼泪,生气全无;等到经理当着吕西安说出当晚不能不照常开演,佛洛丽纳能够担任?#21525;?#33673;的角色,?#21525;?#33673;却一骨碌坐起来,跳下床,叫?#28291;?br />
            ?#25300;艺?#26679;能上台。”

            ①米龙,公元前六世纪希腊的大力士和运动健将。

            说完她晕过去了。佛洛丽纳补了她的?#20445;?#19968;举成名,因为她把戏?#28982;?#20102;,受到所有的报纸赞扬,从此变了你们都知道的名角儿。吕西?#37096;?#35265;佛洛丽纳成功,气坏了。

            他对?#21525;?#33673;说:“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是你给她的饭碗!竞技剧场要是愿意,尽可以取消你的合同。等我做了吕邦?#32654;?#20271;爵,发了财,和你正式结婚。”

            “废?#22467; 笨吕?#33673;说着,两眼无神瞅了他一下。

            “废?#22467;俊?#21525;西安叫道。“要不了几天,你就好住进一所漂亮的屋子,有自备马?#25285;?#35753;?#20381;?#32473;你写个剧本!”

            他拿着?#35282;?#27861;郎奔往弗拉斯卡蒂。倒霉鬼一连呆了七小时,心情激动得象发疯,?#25104;?#20919;冰冰的装做若无其事。从白天到上半夜,他不知经过多少风浪:最多赢到三万,出门的时候一文不剩。回去发现斐诺在他家中等着,要他的小品文。

            吕西安还不聪明,在斐诺面前发牢骚。

            斐诺回答说:“嗯!情形?#24187;睿?#26159;不是?你这次向后转,动作太快了,当然要失去自由党报刊的支持,他们的力量比保王党和政府派的报纸大得多。事先要不留好退步,?#38057;?#20320;意?#29616;?#30340;损失,就不应该转移阵地;无论如?#21361;?#32874;明人总是先去看看朋友,说明自己的理由,把脱党的事跟他们商量一下,那他们就变成你的同?#20445;?#21521;你表示同情,?#24049;没?#30456;帮助。拿当和曼兰对他们的伙伴就用这个办法。豺狼虽狠,不伤同类。你对付这件事老实得象绵羊。你在新加入的党内要不张牙舞爪,休想分到一根骨头一个翅膀。人家为着拿当自然要牺牲你了。老实告诉你,你攻击阿泰兹的文章惹动了公愤,外面闹得沸?#37266;?#25196;。据说和你相比,马拉①竟是圣人了。大家正在布置,预备向你进攻,将来你的书非被他们打下去不可。

            说起你的小说,进行得怎样啦?”

            ①马拉(1743—1793),法国大革命时期左派领袖之一,当时被称为“人民之友?#34180;?br />
            吕西安指着一包校样说:“这是最后几页了。”

            “政府派和极端派报刊上攻击阿泰兹的文章,有些没有署名,大家说是你写的。此刻《觉醒报》天天向四风街上的一帮人?#29228;?#31661;,讽刺的?#20843;?#24471;挺滑稽,所以更恶?#23613;?#33713;翁·吉罗的刊物背后,的确有一个小小的政治集团,态度很严肃,我看那一派早晚能抓到政权。”

            “我八天没有进《觉醒报》的门了。”

            “啊!别忘了我的小文章。马上?#27425;?#21313;条来,稿费一次给你,不过要配合报纸的色彩才?#23567;!?br />
            接着斐诺随随便便讲了一个关于掌玺大臣的小故事,说是在交际场中流传,正好给吕西安做题目,写一篇逗笑的稿子。

            吕西安虽然疲倦,为了挣回赌输的钱,照样头脑敏捷,思想清新,一口气写了三十条,每条两栏。稿?#26377;?#23436;,吕西安带着上道里阿书店,打算碰到斐?#25285;?#31169;下交给他;同时也想问问出版商,为什么他的诗集搁着不印。他看见铺子里挤满了人,都是他的对头。他一进去,大家寂静无声,不说话了。吕西安发觉被新闻界列入黑单,反而勇气百倍,象以前在卢森堡走道上一样暗暗发誓:“我一定胜利!”道里阿态度不软不硬,只是嘻嘻哈哈,推说他有他的权利:印《长生菊》要趁他高兴,要等吕西安的地位能保证诗集畅销,他?#21069;?#20840;部版权买下来的。吕西安指出?#20945;?#21512;同规定,道里阿有印?#23567;?#38271;生菊》的义务。道里阿的意见正好相反,说是在法律上谁也不能强制他做一桩他认为要亏本的买卖,时机是否恰当只有他能决定。此外,有一个无论哪个法院都会同意的办法:吕西安不?#20937;?#36824;三千法郎,把作品收回去交给一个保王党的出版?#22363;?#21360;。

            吕西安走出铺子,觉得道里阿的缓和的口气比第一次见面时的傲慢更气人。这么说来,诗集要等吕西安有一个强大的帮口撑腰,或者他本人有权有势的时候,才能出版的了。诗人慢吞吞的回家;?#28909;?#19968;有念头立刻行动的?#22467;?#20182;那时的绝望竟可以使他自杀。他发现?#21525;?#33673;躺在床上,面无人色,病得厉害。

            贝雷尼斯对吕西安说:“要不让她登台,她活不成啦。”那时吕西安正在穿扮,要到勃朗峰街去?#26263;隆?#22270;希小姐家的晚会,他可以在那边遇到德·吕卜克斯,维尼翁,勃龙代,德·埃斯巴太太,德·巴日东太太。

            那晚会是为一般歌唱家举行的:先是大作曲家孔蒂,业余歌唱家中声音最好的一个,还有森蒂,芭斯塔,加西亚,勒瓦瑟,以?#20658;?#19977;个在上流社会里出名的好嗓子。吕西安溜到侯爵夫人,侯爵夫?#35828;?#22823;姑和德·蒙柯奈太太的位置?#21592;摺?#20498;霉的青年面上装做轻松,愉快,有说有笑,同他全盛时期一样,不愿意露出要人帮忙的样子。他滔滔不绝的谈到他替保王?#27785;?#30340;功,提出自由党对他的咒骂作证明。

            德·巴日东太太嫣然一笑,说?#28291;骸?#26379;友,你一定能得到充分的报酬。后天你同鹭鹚和德·吕卜克斯?#38505;?#29626;局去领王上的诏书。掌玺大臣明儿亲自送到宫里去签字,宫中有会议,他回家比较晚;我要是当?#24618;?#36947;结果,立刻派人给你报信。你住哪儿呢?”

            “还是我自己?#31383;桑?#21525;西安不好意思说他住在月亮街。

            侯爵夫人接口?#28291;骸襖张?#24211;和?#36175;?#20848;两?#36824;?#29237;在王上面前提起你,称赞你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效忠王室,说应当给你一个特殊的荣誉,才能报复自由党?#38405;?#30340;侮辱。况且吕邦?#32654;?#30340;姓氏和爵位是你在?#36214;?#26041;面应得的权利,将来还要在你身上发扬光大。陛下当晚?#24895;?#25484;玺大?#35745;?#33609;上谕,准许吕西安·沙尔东以最后一个吕邦?#32654;?#20271;爵的外孙身分改姓,承袭伯爵的头衔。?#21494;?#25105;大姑记得你那首歌咏百合花的十四行诗,抄给公爵,王上看过了说:平达斯山上的蓟鸟①应当提拔。——德·?#36175;?#20848;先生回答说:是的,尤其在陛下能产生奇迹,化蓟鸟为鹰隼的时候。”

            ①希腊的平达斯山是古代祭文艺之神阿波罗和诗神缪斯的地方。因为吕西安是诗人,?#20013;?#27801;尔东(蓟草),故说他是平达斯山上的蓟鸟。

            换了一个不象路易丝·德·埃斯巴·德·奈格珀利斯那样受过?#29616;?#20260;害的女子,看着吕西安感激涕零的表现,准会心肠软下来。可是吕西安越?#28291;?#36335;易丝报仇的心越强。德·吕卜克斯说的不错;吕西安不够机警,识不透所?#33410;?#20070;根本是德·埃斯巴太太设下的骗局。成功的消息和德·图希小姐的另眼相看,使他?#31216;?#32966;子,在德·图希府上守到深夜两点,打算和女主?#35828;?#29420;谈谈。吕西安在保王党报馆里听说德·图希小姐暗中同人家合编一个剧本,将要由当时的名角儿小费伊演出。客厅里人走空了,他和德·图希小姐坐在内客室的沙发上,讲出他和?#21525;?#33673;的不幸,?#20843;?#24471;非常动人,那位颇有男?#26377;?#26684;的女作家听了,答应把她剧中的主角派给?#21525;?#33673;。

            第二天,?#21525;?#33673;听到德·图希小姐的许愿很快活,有了精神,正在和她的诗人一同吃中饭。吕西?#37096;醋怕?#26031;托的小报,讽刺掌玺大臣夫妇的那个?#31350;?#25423;造的故事登出来了。文章诙谐百出,骨子里是恶?#23601;?#39030;。路易十八也被吕西安很巧妙的牵引出来,写得很?#23578;Γ?#21482;是检察署没法干涉。自由党有心把下面的事说得逼真,其实只是在他们俏皮的毁谤中间多添了一桩毁谤罢了。

            路易十八特别?#19981;?#21516;人家交换文?#20540;?#29730;而多情的书信,其中掺杂着情歌和撩拨的话。吕西安的小品文把这个?#32676;?#35828;做路易十八的风流到了最后阶?#21361;?#21464;为?#30475;?#30340;理论,?#26377;?#21160;化为思想了。受过贝朗瑞猛烈抨击,被他称为奥太维的那个大名鼎鼎的情人①,近来大起?#21482;牛?#22240;为王上的来信变得无精打采了。奥太维越卖弄才情,她的情?#35828;?#24577;?#20173;?#20919;淡?#20132;?#33394;。

            奥太维终于发现她失宠的原因是王上有了一个新的通信对象,掌玺大臣的太太;新鲜的刺激动摇了奥太维对王上的影响。据说那贤慧的大臣太太事实上连一个便条都写不起来,可知幕后必有一个大胆的野心家捉刀,她不过是出面的傀儡罢了。躲在她裙子底下的到底是谁呢?奥太维留神观察之下,发觉王上原来是跟他的大?#32426;?#20449;。于是她定了计划。靠着一位忠心的朋友帮助,她有一天让大臣在议会里被激烈的辩论绊住身子;她自己单独去见王上,揭穿骗局,激恼王上的自尊心。路易十八的火气不愧为波旁家出身,他对奥太维大发?#20570;?#19981;相信她的话。奥太维建议当场证明,请王上写一个条子去立等回音。可怜的大臣夫人猝不及?#28291;?#27966;?#35828;?#35758;会去请丈夫;可是一切都算准了,大臣正在讲?#25104;稀?#37027;女的只得满头大汗,搜索枯肠,好容易挤出一点聪明写了回信。王上大失所望,奥太维笑着说:“下文如?#21361;?#35753;大臣来向陛下说明吧。”

            ①?#20184;擰?#20975;拉伯爵夫人,以才思与美貌受到路易十八的宠爱。贝朗瑞在王政复辟时代不能不用另一个名字(奥太维)?#21543;?#22905;。

            内容虽是无中生有,那篇文章却大大的伤害了王上和掌玺大臣夫妇。据说故事是德·吕卜克斯造出来的,可是斐诺始终替他保守秘密。自由党和王弟①的一派看了这篇诙?#33251;?#21051;的小品乐不可支;吕西安只当做有趣的谣言,除了觉得好玩之外,看不出有什么作用。第二天他去找德·吕卜克斯和杜·夏特莱男爵一同出发。男爵要向掌玺大臣道谢。他当上了参事院特别?#25105;椋?#23553;了伯爵,上面还答应他补夏朗德省省长的?#20445;?#29616;任省长再做几个月,能领到最高额的养老金的时候就要退休。杜·夏特莱伯爵——他的“杜”?#24544;?#32463;正式写在上谕上,——邀吕西安坐上他的马?#25285;?#25226;他平等相待。要没有吕西安攻击他的那些文章,也许夏特莱不会?#36182;?#37027;?#32431;臁?#33258;由党的迫害等于做了他加官晋爵的垫脚石。德·吕卜克斯先到部里,等在秘书长的办公室内。那?#36824;?#21592;一见吕西安,诧异得直跳起来,眼睛望着德·吕卜克斯。

            ①即后来的查理十?#28291;?#26410;登王位时称德·阿?#32426;?#20271;爵,为极端派保王党的领袖,他对路易十八的施政方针不满,认为太温和,太妥协。

            “怎么!先生,你还敢到这儿来?”秘书长对吕西安说,吕西安吃了一惊。“部长大人把准备好的上?#36864;?#25481;了,你?#30130; ?#20182;随?#31181;?#30528;一张撕成几片的纸。“部长要追究昨天那篇该死的文字是谁写的,我?#21069;?#24213;本?#20381;?#20102;,”秘书长说着,给吕西?#37096;?#20182;的原稿。“先生,你说你是保王?#24120;?#20107;实上你同这份万恶的报纸合作,这份报害得部长们添了不少白头发,给中间派①添了许多烦恼,把我们?#36843;?#27877;?#21360;?#20320;拿?#36887;?#30423;报》,《明?#24403;ā罰断?#25919;报》,?#38431;时ā发?#24403;中饭,拿《每日新闻》和《觉醒报?#21457;?#24403;晚饭,再同玛丹维尔吃消夜;玛丹维尔是跟政府捣蛋最凶的人,他要王上走专制的路,那不是要煽动革命,同倒向左派一样快吗?你是一个挺俏皮的记者,可永远当不了政治家。部长已经报告王上,那篇稿子是你写的,王上气愤之极,责备他的内廷供奉德·?#36175;?#20848;公爵。这一下你招了不少冤家,他们过去越器重你,现在越恨你!敌人做出这种事来倒还罢了,你却自称为政府的朋友,岂不可怕!”

            ①指当时的?#20945;场?#20445;王?#25345;?#30340;主宪派。

            ②以上都是反政府的自由党报刊。

            ③《每日新闻》属于保王?#25345;?#30340;立宪派,《觉醒报》属于保王?#25345;?#30340;政府派。

            德·吕卜克斯?#28291;骸?#20146;爱的,难道你是小孩儿吗?你使我受累不?#22330;?#24503;·埃斯巴太太,德·巴日东太太,德·蒙柯奈太太,都保举过你,准要气坏了。德·?#36175;?#20848;公爵要埋怨侯爵夫人,侯爵夫人要嗔怪她大姑。我劝你别去拜访她们,过一阵子再说吧。”

            秘书长?#28291;骸?#22823;?#27515;?#20102;,快快出去!”

            吕西安站在旺多?#39277;?#22330;上呆若木鸡,仿佛当头挨了一棍。他从大街上一路回去,一路反省。他发觉被一般?#20992;剩?#36138;婪,奸诈的人玩弄了。在这个名利场中他是怎样的人呢?不过是个孩子,贪快乐,爱虚荣,为了这两样牺牲一切;不过是个诗人,不会作深刻的思考,象飞蛾扑火似的到处乱撞,没有固定的计划,完全被形势支配,想的是好主意,做的是坏事情。

            他的良心变了一个无情的刽子手。并且他的钱花光了,只觉?#38665;?#20316;和痛苦把他磨得精疲力尽。报纸先要登载曼兰和拿当的文章才轮到他的。他信步走去,千思百想,出神了。他一边走一边瞧见某些阅?#26391;?#30340;招贴,那时才行出新办法,图书和报刊同样可以借阅?#36824;?#21578;上有一个古怪的,对他完全陌生的题目,底下写着他的姓名:吕西安·沙尔东·德·吕邦?#32654;字?#20182;的小说出版了,他可不知?#28291;?#25253;上一个字都没有提。他耷拉着胳膊,一动不动的站着,没看见前面来了一群最漂亮的青年,其中有拉斯蒂涅,德·玛赛,还有另外几个熟人。他也不曾留意米歇尔·?#27515;?#26031;蒂安和莱翁·吉罗两个朝着他走过来。

            “你是沙尔东先生吗?”米歇尔说话的声音使吕西安听了心惊肉跳。

            他?#25104;?#21457;白,回答说:“你认不得我了?”

            米歇尔朝他?#25104;贤?#20102;一口。

            “这是你写文章骂阿泰兹的报酬。如果每个人为自己为朋友象我一样做法,报纸就不敢胡来,就能成为值得尊重而受人尊重的讲坛!”

            吕西安身子一?#21361;?#38752;在拉斯蒂涅身上,对拉斯蒂涅和德·玛赛说:“请你们两位做我的证人。不过我先要回敬一下,让事情没法挽回。”

            米歇尔猝不及?#28291;?#34987;吕西安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几个花花公子和米歇尔的朋友扑上?#31383;压?#21644;党人和保王党?#27515;?#24320;,免得两?#35828;?#20105;吵变成扭殴。拉斯蒂涅抓着吕西安,带到泰布街上他的?#20381;?#21435;,离开出事的根特大?#31181;?#26377;几步路。?#21494;?#37027;是吃晚饭的时间,没有人围拢来看热闹。德·玛赛跑来找吕西安,和拉斯蒂涅两人硬把他拉往英国咖啡馆去快快活活的吃饭,临了三个人都喝醉了。

            德·玛赛?#20107;?#35199;安:“你剑法高明吗?”

            “从来没上过手。”

            “手?#40723;兀俊?#25289;斯蒂涅问。

            “一辈子没放过枪。”

            德·玛赛?#28291;骸澳悄?#36816;气一定好。你这种敌人最可怕,会把对方打死的。”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