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三十九 一文?#24187;?/h1>

            吕西?#19981;?#21435;,亏得?#21525;?#33673;已经上床,睡着了。她临时演了一出小戏,受到群众鼓掌,吐了一口气,因为那掌声不是花钱买来,而是凭她的艺术得来的。那天晚上的演出,敌人没料到;经理看到成绩,决意让?#21525;?#33673;担任卡米叶·莫潘剧中的主角;?#21525;?#33673;第一天登台失败的原因,经理也弄明白了。他鉴于佛洛丽纳和拿当暗中捣鬼,想打倒一个他重视的女演员,十分气恼,答应从今以后支持?#21525;?#33673;。

            清早五点,拉斯蒂涅来陪吕西安出发。

            “亲爱的,你住这条街再合适没有,”①拉斯蒂涅用这句话代替寒暄。“咱?#20146;?#22909;先到,地点在通往克利尼昂库尔堡垒的大路上;到的早表示有气派,咱们应当立个好榜样。”雇的街车经过圣德尼城关的时候,德·玛赛说:“让我把节目告诉你。你们俩用手枪决斗;距离二十五步,各人可以随便向前,到相隔十五步为止。各人走五步,放三枪,不能再多。不论结果怎样,事情从此结束。对方的手枪由我们上子弹,他的证人替你上子弹。武器是四个证人在一家军火铺里会同挑选的。我向你担保,我们的确想促成你的运气,挑了骑兵用的手枪。”

            ①隐射月亮街的含义,参看本书第459页注①。

            在吕西?#37096;?#26469;,人生变了一场恶梦;活也罢,死也罢,对他都无所谓。自杀的勇气使他在目睹决斗的人眼中大有英雄好汉的气概。他站在他的位置上一动不动。这个满不在乎的态?#30830;?#20315;他胸有成竹,大家觉得这诗人厉害得很。米歇尔·克雷斯蒂安向前走了五步。两人同时发枪,因为双方受的侮辱相等。第一枪,克雷斯蒂安的子弹擦过吕西安的下巴,吕西安的子弹比对方的头高了十尺。第二枪,米歇尔的子弹打中诗人外套的领子,?#21494;?#39046;子是细针密缝的,里面还衬一层硬麻布。

            第三枪,吕西安胸部中了子弹,倒下去了。

            “死了吗?”米歇尔问。

            “没有,”外科医生①回答,“他死不?#35828;摹!?br />
            ①决斗时照例有外科医生在场。

            “糟糕,”米歇尔说。

            “噢!是的,糟糕,”吕西安应声说着,眼泪直淌?#21525;礎?br />
            中午,可怜的孩子给抬进卧房,放在床上;人?#19968;?#20102;五个钟点,费了好多手脚才把他送回家。虽然伤势不重,还是得小?#24700;?#26009;,热度可能引起危险的并发症。?#21525;?#33673;把悲痛和忧急咽在肚里。在朋友危急的期间,她从?#20998;?#23614;和贝雷尼斯两人陪夜,念着她的台词。吕西安的危?#25484;?#20849;有两个月。可怜的姑娘有时上演快活的角色,心里想着:“亲爱的吕西?#19981;?#35768;就在这个时候死了!”

            那时吕西安由毕安训护理,他的性命就靠这位热心朋友挽救的。毕安训虽然受过吕西安严重的伤害,阿泰?#28909;?#21578;诉他吕西安上门的事,替不幸的诗人?#27492;ⅰ?#27605;安训疑心阿泰兹宽宏大量,便在吕西安神志清醒的时候盘问他,因为他一度发过神经性的高热,病情严重;吕西安说只有在埃克?#23567;?#26364;兰的报上发表那篇严肃的批评,此外不曾写过别的稿子攻击阿泰兹。

            第一个月末了,方当和卡瓦利埃的合营书店宣告破产。这个可怕的打击,毕安?#25443;?#21648;?#21525;?#33673;不给吕西安知道。《查理九世的弓箭手》那部有名的小说,换了一个古怪的题目出版,一点销路都没?#23567;?#26041;当在清理之前要捞一笔现款,瞒着卡瓦利埃把作品整批卖给杂货商,杂货商三钱不值两文的转卖给货郎担。吕西安的书那时摆在巴黎桥头和河滨道的石栏杆上。奥?#28504;?#19969;河滨道的书业批进不少,市价暴跌,损失不赀:四册十二开本的小说进价四法郎五十生丁,只卖到两法郎半。书商急得?#27604;攏?#32780;报上始?#31449;?#21475;不提。巴贝没料到这阵跌风,他相信吕西安的文才,一反平时习惯,进了两百部;眼看要蚀本了,他暴跳如雷,大骂吕西安。同业尽管削价脱手,他却狠了狠心,拿出守财奴的固执脾气,把两百部书送进栈?#30475;?#36215;来。以后到一八二四年,靠着阿泰兹那篇精彩的序,小说本身的优点,莱翁·吉罗的两篇评论,作品的价值显出来了;巴贝的存货一部部的零卖,卖到十法郎一部。贝雷尼斯和?#21525;?#33673;尽管提防,也没法拦着埃克?#23567;?#26364;兰不来看他病势凶险的朋友;曼兰把那碗苦味的肉汤一滴滴的给吕西安喝下去。象方当和卡瓦利埃那样,印一个初出道的作家的书而做的倒霉生意,书业的行话?#20982;?#32905;汤。忠于吕西安的朋友只有一个玛丹维尔,他写了一篇出色的书评赞美吕西安的作品;可是不论政府派还是自由党,都痛恨这位《评论报》,《王旗报》和《白旗报》的主编,所以玛丹维尔虽是勇将,自由党骂一句,他回敬十句,他的帮助对吕西安反而不利。英勇的保王党?#35828;?#25915;击无论如何凶狠,也没有一份报纸出来应战。?#21525;?#33673;,贝雷尼斯和毕安?#25285;?#25226;所谓吕西安的朋友一律?#24067;藎?#21548;凭他们大呼小叫的生气;可是执达员上门是不?#31859;?#25318;的。方当和卡瓦利埃破产了,他们的?#26412;?#38656;要立刻兑现,商法上这一条规定对第三者损害最大,剥夺了他们票子没有到期不用负责的权利①。吕西安被卡缪索告了一状,逼得很紧。?#21525;?#33673;看到原告的姓名,才明白她认为多么天真的诗人做过一件又可怕又屈辱的事;她因之更爱吕西安了,可是她还不愿意去央求卡缪索。商务警察上门逮捕,看见被告病在床上,不敢带走,在请示庭长指定一所疗养院,把债务人送往寄押之前,先去告诉卡缪索。卡缪索立刻赶往月亮街。?#21525;?#33673;下楼见他,回来手里?#31859;欧?#38498;的公事,公事根据吕西安的背书,确定吕西安是商人身分②。?#21525;?#33673;用什么方法从卡缪索手中拿到这些文件的呢?许了什么愿呢?#20811;?#27785;着脸一声不出,回到楼上象死人一般。她演了卡米叶·莫?#35828;?#25103;,半男半女的名作家③那一回的成功,多半是?#21525;?#33673;的功劳。扮这个角色也是这明星的最后一道光彩。演到二十场,正当吕西安身体复元,开始散步,吃饭,说要重新工作的时节,?#21525;?#33673;受不住暗中的痛苦,病倒了。贝雷尼斯始终相信,?#21525;?#33673;因为要救吕西安,答应卡缪索将来回到他身边去。?#21525;?#33673;眼看她担任的角色被佛洛丽纳抢去,?#20013;?#21448;恨。拿当恐吓说,要不让佛洛丽纳补?#20445;?#23601;向竞技剧场开火。?#21525;?#33673;竭力抵抗,直演到最后一刻,因此大伤元气。她在吕西安病中向戏院预支过钱,此刻不能再要;吕西安虽有决心,还不能工作,同时他也得服侍?#21525;?#33673;,减轻贝雷尼斯的负担。可见这一家的生活到了?#35282;?#27700;尽的田地,幸亏还有毕安训这样一个高明而热心的医生,替他们向药房说情,让他们赊账。?#21525;?#33673;和吕西安的境况不?#20040;?#21040;房东和街坊上的小商人耳里,家具查封了。男女裁缝也不再怕新闻记者,要求法院严追两个穷艺?#35828;那?#36134;。最后只剩药房和猪肉铺让两个可怜的孩?#30001;?#27424;。吕西安,贝雷尼斯和病人吃了一星期光景的猪肉,?#20064;?#25226;供应的花色都翻尽了。猪肉火气大,女演员的病越发重了。吕西安穷愁交迫,只能去找那出卖他的朋友卢斯托,讨还一千法郎。在他连续遭难期间,那一次的奔走最难堪。卢斯托已经回不了竖琴街,晚上睡在朋友家里,象?#24052;?#20284;的被人搜索,跟踪。带吕西安踏进文坛的该死的介绍人,吕西安只能在弗利谷多铺子里找到。果然,卢斯托坐在老位置上,和吕西安不幸碰到他而离开阿泰兹的那天一样。卢斯托请吕西安吃饭,吕西安居然接受了!

            ①第三者指原来的受票人。受票人将未到期的本票向人贴现,必须在票上签字,?#20982;?#32972;书;原出?#27604;说?#26399;不能支付时,当由受票人清偿。倘出票人宣告破产,即使所出?#26412;?#23578;未到期,贴现人却可勒令受票人立刻偿?#19969;?br />
            ②上文提过,吕西安向卡缪索贴现时,背书上写明付丝绸账,故吕西安有了商人身分。

            ③巴尔扎克小说中的卡米叶·莫潘是影射乔治·桑,乔治·桑性格刚强,独立不羁,故称之为半男半女的作家。

            那天在弗利谷多铺子吃饭的还有克洛德·维尼翁,还有向萨玛农典押?#36335;?#30340;那个了不起的陌生人。卢斯托和吕西安同他们一起走出饭店,想到伏尔泰咖啡馆去喝咖啡,大家把口袋里叮叮当当的零钱统统掏出来,还凑不足三十铜子。四人便往卢森堡公园闲荡,希望碰上一个书店?#20064;澹?#26524;然有个当时最出名的印刷商被他?#20146;布?#20102;,卢斯托向他借了四十法郎,平均分做四份,每个作家拿一份。吕西安人穷志短,一点傲气都没有了,对三个艺术家淌眼抹泪,诉说他的遭遇;谁知这些同伴都有一?#23614;?#30171;的经历说给他听;各人吐完了苦水,四个人中还算吕西安受的打击最轻。因此他们都需要忘掉痛苦,忘掉使他们苦上加苦的思想。卢斯托奔向王宫市场,拿剩下的九法郎做赌本。了不起的陌生人虽有天使般?#37027;?#22919;,也到一个下等地方追求危险的快乐去了。维尼翁走往小牡蛎岩饭店,打算喝两瓶波尔多酒,叫理智和记忆力失去作用。吕西安不愿参加消夜,在饭店门口和维尼翁作别。从来没有跟吕西安作对的记者只有这一个,外省大人物一阵心酸,握着他的手问:

            “怎?#31383;?#21602;?”

            大批?#20848;一?#31572;:“只有逆来顺受。你的书很精彩,可是遭到忌?#21097;?#20320;的斗争必定时期很长,很艰苦。天才是一种可怕的病。所有的作家?#30446;?#37324;全有一个妖魔,赛过胃里的绦虫,一边发展一边吞掉你的感情。将来到底哪个得胜呢?是疾病战胜人还是人战胜疾病?当然,天才要跟性格平衡,只有大人物才办得到。才能一天天的长大,心一天天的枯萎。除非是巨人,除非有赫丘利①式的肩膀,一个人不是没有心?#21361;?#23601;是没有才能。你身体又瘦?#32440;浚?#25105;看你是支持不住的,”维尼翁走进饭店补上一句。

            ①赫丘利,罗马神话中的大力士,即希腊神话中的赫拉克勒斯。

            吕西安一路想着这番沉痛的议论回家,其中有些千真万确的道理使他把文艺生涯看清楚了。

            “要钱啊!”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叫着。

            吕西?#37096;?#20102;三张期?#20445;?#19968;个月的,两个月的,三个月的,各一张,每张票面一千法郎,写着自己的抬头,签上大卫·赛夏的字,笔迹学得象极了,还加上背书。第二天他拿着票子送给赛尔邦特街上的纸商梅蒂维埃,梅蒂维埃毫不留难,给他兑了现款。吕西安写一封短信通知?#26757;潁?#35828;是给了他这笔负担,吕西安答应按照生意上的规矩,到期把款子解给纸铺。?#21525;?#33673;和吕西?#19981;?#28165;欠账,剩下三百法郎,诗人交给贝雷尼斯?#25484;穡?#21545;咐她如果他开口要钱,一个子儿都不能给,他怕自己赌性发作。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26607;迹?/span>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