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四十 告別

            呂西安憋著一肚子怒火,臉上冷冷的一聲不響,守著柯拉莉在燈光底下寫出他幾篇最有風趣的文章。他一邊思索一邊望著他心愛的柯拉莉,只見她面色白得象磁器,那種美是臨死的人的美;她咧著慘白的嘴唇向呂西安微笑,眼睛很亮,凡是被疾病和悲傷同時壓倒的女子都有這種眼神。呂西安叫人把文章送往報館;因為自己沒法上辦公室去逼總編輯,稿子就沒登。等到他親自出馬,從前竭力拉攏他而利用過他的精彩的稿子的泰奧多爾·迦亞,對他很冷淡。

            迦亞說:“親愛的,你小心點兒,你的文章沒有風趣了。

            別泄氣,拿出才情來!”

            費利西安·韋爾努,曼蘭,以及一切恨呂西安的人,在道里阿書店或者滑稽歌舞劇院提到他時,總說:“呂西安那小家伙,肚子里只有一部小說和開頭幾篇文章。現在送來的稿子,簡直要不得。”

            新聞界有句行話,叫做肚子里空空如也,作用等于終審判決,一朝宣布就不容易推翻。這句話傳來傳去,把呂西安說得一文不值;呂西安蒙在鼓里,他窮于應付的煩惱太多了。除了繁重的工作,用大衛·賽夏的名義簽出去的票據又被人追索,只能去請教老經驗的卡繆索。柯拉莉過去的朋友倒還慷慨,肯幫呂西安的忙。焦頭爛額的時期一共有兩個月,法院的公文送來一大堆,呂西安聽著卡繆索指點,一齊交給訴訟代理人德羅什,他是畢西沃,勃龍代,德·呂卜克斯的朋友。

            八月初,畢安訓告訴詩人,柯拉莉沒有希望,活不了幾天了。那幾天凄慘的日子,貝雷尼斯和呂西安只會哭,在病人面前顧不得再遮蓋。可憐的姑娘想到自己快死,為著呂西安傷心得不得了。她忽然心思大變,打發呂西安請教士。女演員要恢復信仰,平平安安的死去。她終于象基督徒一樣結束她的生命,表示真誠懺悔。臨終和死亡的景象把呂西安的精力和勇氣消耗完了。詩人失魂落魄,坐在柯拉莉床前一張靠椅上,一刻不停的望著柯拉莉,直到她的眼睛被死神闔上為止。那是清早五點。一只鳥飛來停在窗外的花盆上,吱吱喳喳唱了一陣。貝雷尼斯跪下來吻著柯拉莉的手,眼淚直掉奮逐漸冷卻的手上。壁爐架上只有十一個銅子。悲痛絕望的情緒逼著呂西安出門,想用募化的辦法埋葬他的情婦,不是去見德·埃斯巴侯爵夫人,杜·夏特萊伯爵,德·巴日東太太,德·圖希小姐,撲在他們腳下,便是去央求刻薄的花花公子德·瑪賽;那時他既沒有傲氣,也沒有精力了。只要能弄到幾個錢,便是叫他當兵也愿意!他垂頭喪氣,跌跌撞撞的走著,完全是倒霉鬼的形景;他不覺得自己衣冠不整,徑自走進卡米葉·莫潘的住宅,要求通報。

            當差回答說:“小姐早上三點才睡,她不打鈴,誰也不敢進房。”

            “她幾點鐘打鈴呢?”

            “最早十點。”

            呂西安寫了一封凄慘的信留下,在那種信里,落魄的漂亮哥兒再也顧不得面子了。有一天晚上,盧斯托講起某些有才氣的青年央求斐諾,呂西安還不相信那種卑躬屈節的態度;如今他的一支筆或許比他們迫于患難的表現還要進一步。他渾身火熱,象呆子似的從大街上走回去,根本不覺得剛才絕望之下寫了一封慘絕人寰的信。他路上遇到巴貝。

            他伸著手說:“巴貝,給我五百法郎好不好?”

            “不,只能給兩百,”書店老板回答。

            “啊!你倒是熱心人。”

            “對,可是我有我的生意經。”巴貝接著告訴他方當和卡瓦利埃的倒賬,說道:“你害我損失了許多錢,應當幫我賺回來。”

            呂西安打了一個寒噤。

            書店老板接下去說:“你是詩人,應該各式各樣的詩都會寫。我此刻要一些香艷的歌,拿來跟別的現成歌曲混在一起,不讓人家控告我翻版;我想印這樣一部有趣的集子,在街上賣十個銅子一本。你要是明天交出十支出色的酒歌或者色情的小調……你該明白我的意思……就給你兩百法郎。”

            呂西安回家看見柯拉莉直僵僵的橫在一張帆布床上,裹著一條粗布被單,貝雷尼斯一邊哭一邊縫。諾曼底的胖老媽子在床的四角點了四支蠟燭。柯拉莉面上光采奕奕,平靜到極點,叫活著的人看了十分感動。她很象害貧血癥的少女:暗紅的嘴唇有時好象還會張開來,輕輕的叫幾聲呂西安。她斷氣之前就念著上帝和呂西安的名字。呂西安打發貝雷尼斯上殯儀館辦手續,開銷不能超過兩百法郎,還得包括在簡陋的佳訊教堂舉行的喪事彌撒。貝雷尼斯一出門,詩人便坐在書桌前面,靠近可憐的女朋友的尸體,預備按照流行的曲調寫十首快活的歌。他苦不堪言,花了多少氣力沒法動筆;后來總算心竅大開,救了他的急難,仿佛他根本不曾有過痛苦。克洛德·維尼翁關于感情和頭腦分離的現象發表過沉痛的議論,此刻在呂西安身上應驗了。教士替柯拉莉做著禱告,可憐的孩子湊著靈前的燭光,為狂歡的酒會推敲歌詞。那一夜不知他怎么過的!第二天早上,呂西安寫完最后一首,想配一個當時流行的調子,貝雷尼斯和教士聽見他唱起歌來,只道他瘋了:

            朋友們,歌詞要帶說教,

            我聽著受不了。

            要人快活與開心,

            為何又要講理性?

            復唱的詞兒句句精彩,

            叫我們嘻嘻哈哈干杯:

            古希臘的哲人也是這般議論。

            我們用不到高雅的辭藻,

            掌酒行令自有酒神代勞。

            勸你們盡情歡笑奠停杯,

            萬事皆空休掛懷。

            名醫常說,誰要能終年沉醉,

            包管他長命百歲。

            怕什么老態龍鐘,

            兩腿搖搖走不動,

            趕不上健步如飛的青春年少!

            只要能滿滿的金樽高捧,

            雙手輕便歲歲相同;

            只要能沉湎醉鄉直到老,

            傳杯換盞意興豪。

            勸你們盡情歡笑莫停杯,

            萬事皆空休掛懷。

            若要問,我們從哪條路上來,

            倒很容易說分明;

            要知身后何處去,

            休問我輩癡與愚。

            何必思前想后多愁苦,

            有福且享莫蹉跎,

            享盡榮華才不算此生虛度。

            天年有限數難逃,

            一息尚存趁今朝!

            勸你們盡情歡笑莫停杯,

            萬事皆空休掛懷。

            詩人唱到慘痛的最后一節,來了畢安訓和阿泰茲,發見呂西安傷心之極,眼淚象潮水一般涌出來,沒有力氣再把歌詞謄清。等到他抽抽噎噎的說出他的處境,聽的人眼睛都濕了。

            阿泰茲道:“這一下許多罪孽都補贖了!”

            教士正色道:“在現世見到地獄的人還是幸福的。”

            美麗的死者對著永恒的世界微笑,情人用香艷的歌詞替她換來一塊墳地;巴貝付了她的棺木;穿著短裙和綠頭綠跟的紅襪,煽動過整個戲院的女演員,如今給四支蠟燭圍繞著;教士帶她回到了上帝身邊,正預備回教堂去替這個多情的女子做一臺彌撒。這些又莊嚴又丑惡的場面,這些被急難壓制的痛苦,把大作家和大醫生看得驚心動魄,坐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時走進一個當差,報告德·圖希小姐來了。這個美麗的了不起的女子一切都很明白,急急忙忙過來和呂西安握手,塞給他兩張一千法郎的鈔票。

            “太晚了,”呂西安說著,死氣沉沉的望了她一眼。

            阿泰茲,畢安訓,德·圖希小姐,臨走說了許多溫暖的話安慰呂西安,無奈他生命的動力都斷了。中午,小團體的朋友們,除了克雷斯蒂安(他也已經知道呂西安并沒真正出賣朋友),一齊來到小小的佳訊教堂,還有貝雷尼斯,德·圖希小姐,競技劇場的兩個小角兒,服侍柯拉莉化裝的女仆,傷心的卡繆索。男客都把女演員送往拉雪茲神甫公墓。卡繆索涕淚縱橫,向呂西安發誓,一定買一塊永久墓地,立一個小小的石柱,刻上幾個字:柯拉莉,享年一十九歲——一八二二年八月。

            呂西安一個人留在那兒,直到太陽下去的時候,他站在高崗上了望巴黎,心里想:“現在還有誰愛我呢?那些真正的朋友瞧不起我了。只有在此長眠不醒的人覺得我的所作所為都是高尚的,好的。如今只剩我的妹妹,大衛和母親了!他們在家鄉對我作何感想呢?”

            可憐的外省大人物回到月亮街,看著空蕩蕩的屋子不能忍受,搬往同一條街上的一家小旅館。德·圖希小姐的兩千法郎,湊上變賣家具的錢,付清各方面的欠賬。剩下一百法郎,貝雷尼斯和呂西安維持了兩個月。呂西安精神癱瘓,象病人一樣:他既不能動筆,也不能思索,一味往痛苦里鉆,叫貝雷尼斯看看可憐。

            呂西安想起母親,妹子和大衛·賽夏,不禁長嘆一聲;貝雷尼斯聽著問道:“你要是回本鄉,怎么去呢?”

            他說:“走回去啰。”

            “可是一路也要吃,也要住。一天走四五十里,至少也得二十法郎。”

            他說:“我會想辦法的。”

            他留著身上穿的幾件必不可少的衣衫,把禮服和講究的內衣送去給薩瑪農,薩瑪農出價五十法郎。呂西安央求放高利貸的多給一些,讓他能夠坐班車回去,薩瑪農始終不答應。呂西安氣憤之下,立刻趕往弗拉斯卡蒂碰運氣,結果把錢輸得精光。他回到月亮街上破爛的臥房,問貝雷尼斯討柯拉莉的披肩。好心的姑娘看他眼神不對,又聽說他賭輸了錢,猜到可憐的詩人無路可走,想上吊了。

            她說:“你瘋了嗎,先生?你先去散步,半夜再回家。我來替你弄路費;不過你只能待在大街上,別走往河濱。”

            呂西安在大街上閑蕩,痛苦得如醉如癡;他望著漂亮的車馬,行人,看他們受著巴黎成千上萬的利益鞭策,象旋風般打轉,更感到自己無依無靠,渺小到極點。夏朗德河畔的風光在腦子里閃過,他忽然渴望家庭的歡樂,精神為之一振;性格近于女性的人最容易把這種沖動當做勇氣。他不愿意就此屈服,先要向大衛·賽夏傾吐心里的話,聽聽僅有的三個親人的意見。他正走著,冷不防瞧見貝雷尼斯打扮得齊齊整整,在泥濘的佳訊大街和月亮街的拐角兒上同一個男人說話。

            呂西安看到諾曼底姑娘便起了疑心,害怕起來,問道:

            “你干什么?”

            她把四枚五法郎的錢塞在詩人手里,說道:

            “二十法郎你拿去吧,代價不小,不過你總算動身了。”

            貝雷尼斯一溜煙走了,呂西安來不及看清她走的方向。我們還得說句公道話,呂西安天良未泯,覺得那幾塊錢燙手,想還給她;結果他不能不收下,這是巴黎生活的最后一個瘡疤。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