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打落水狗

            本堂神甫熟悉當地的情形和習慣,回到芒斯勒知道等會就有從呂費克到昂古萊姆去的班車經過。他弄到一個位置。關于大衛·賽夏的事,老教士存心打聽他的侄孫婿波斯泰爾,烏莫的藥房老板。波斯泰爾為著美麗的夏娃曾經和印刷商暗中吃醋。矮小的藥劑師把老人從來往呂費克和昂古萊姆的破車上小心翼翼的扶下來,便是最粗心的人看了,也猜得出波斯泰爾先生和波斯泰爾太太的好日子都寄托在老人的遺產上面。

            “用過飯沒有啊?要不要吃點兒什么?我們想不到你會來,真是太高興了……”

            問長問短的話不知說了多少。波斯泰爾太太跟烏莫的藥劑師的確是天生一對。她同矮小的波斯泰爾個子相仿,從小在鄉下長大,臉色通紅;沒有腰身,談不上好看,只是皮色十分鮮嫩。低額角,紅頭發,滾圓的臉盤一望而知是頭腦簡單的人,動作和說話也是這一路;眼睛差不多是黃的;渾身上下都說明人家娶她是看中她將來的財產。難怪她結婚才一年多,已經當家作主,把丈夫管教得唯命是聽;而波斯泰爾娶到這個有遺產的老婆,也自歡喜不盡。波斯泰爾太太娘家姓瑪隆,名叫雷奧妮,生的一個兒子還在吃奶,被老神甫,醫生和波斯泰爾當做心肝寶貝;孩子長得又象爺,又象娘,難看死了。

            雷奧妮道:“叔公,你到昂古萊姆有什么事啊?怎么一點東西都不肯吃,才進門就說要出去了?”

            老教士一說出夏娃和大衛·賽夏的名字,波斯泰爾臉就紅了,雷奧妮也對矮小的男人醋意十足的瞅了一眼。凡是把丈夫捏在掌心里的女人為了將來有保障,都要忌妒過去的事。

            “叔公,那些人有什么好處給你,你對他們的事這樣關心?”雷奧妮帶著尖刻的口氣說。

            “孩子,他們遭了不幸,”神甫回答,接著向波斯泰爾說出呂西安在庫圖瓦家的情形。

            波斯泰爾說:“啊!原來他從巴黎回來弄到這副形景!可憐的小伙子!他人倒挺聰明,志氣也不小!他出去謀生路,結果是兩手空空的回來!他到這兒來干什么呢?他的妹子窮得不堪設想;那些天才,不論是大衛還是呂西安,都不懂生意經。我們在商務法庭上談到大衛,我是裁判,不能不在他的判決書上簽字……我心里才不好過呢!照眼前的局面,我不敢說呂西安能不能回到他妹子家去;他從前在這兒住的小房間還空著,我倒愿意讓他來住。”

            “好吧,波斯泰爾,”神甫說著,戴上三角帽,親了親睡在雷奧妮懷中的孩子,準備上街了。

            波斯泰爾太太道:“叔公,你準定回來同我們吃晚飯吧?你想弄清這些人的事,著實要花些時間呢。等會讓波斯泰爾套上小馬,用他的小車送你回家吧。”

            夫妻倆目送他們的寶貝叔公往昂古萊姆城里走去。

            藥劑師道:“到了這個年紀,虧他還這樣精神。”

            趁年高德劭的教士爬上昂古萊姆的大石梯的時候,我們先來解釋一下,他想打聽的事牽涉到哪一些復雜的利害關系。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