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 所謂局勢險惡

            可憐的印刷商急忙赴去,跨進老同學的辦公室,說道:“朋友,當初你來通知我,你當了訴訟代理人,有事可以找你,沒想到我這么快就需要你幫忙。”

            大衛坐在柏蒂-克洛對面一張靠椅上,把他的事詳詳細細說出來,柏蒂-克洛對案子比大衛更清楚,根本不聽他的,只管瞧著那張英俊的思想家的臉,細細打量。他看賽夏神色倉皇的進來,私下想:“計策成功了!”這種場面在訴訟代理人的辦公室內是常見的。柏蒂-克洛暗地里問自己:“庫安泰弟兄干嗎要難為他呢?……”代理人的習慣不但要摸透敵人的心思,還要摸透當事人的心思;凡是利用司法來陷害人的陰謀,代理人對正反兩面都需要認識清楚。

            賽夏的話說完了,柏蒂-克洛道:“你是想拖延時間。你要拖多久呢?三四個月行不行?”

            大衛道:“噢!四個月我就有生路了!”他覺得柏蒂-克洛簡直是救命恩人。

            柏蒂-克洛道:“好吧,我不讓人家來動你的家具,三四個月以內逮捕不了你……可是你要花很大的代價。”

            大衛道:“那我不在乎!”

            “到時可有什么進款嗎?你有把握嗎?……”代理人看大衛這么容易上鉤,竟有點驚奇。

            “再過三個月我就有錢啦,”大衛憑著發明家的信心回答。

            柏蒂-克洛道:“你父親沒有入土,還不肯離開他的葡萄園呢。”

            大衛道:“我何嘗指望父親的遺產!……我正在發現一項工業上的秘密,不用一絲一毫的棉料造出一種紙來,同荷蘭紙一樣結實,成本比現在的棉料紙漿低一半……”

            柏蒂-克洛這才懂得長子庫安泰的用意,他說:“那倒是筆財產。”

            “大大的財產,朋友!不出十年,紙的消費量要比現在增加十倍。這個時代最走運的是新聞事業!”

            “沒有人知道你的秘密嗎?”

            “只有我女人知道。”

            “你的用意,計劃,沒有同人家談過嗎?……比如同庫安泰弟兄?”

            “我跟他們提到的,只是說得很含糊,我記得。”

            抱著一肚子怨恨的柏蒂-克洛忽然動了一點善心,想把庫安泰弟兄的利益,自己的利益,賽夏的利益,一齊照顧到。

            “大衛,你聽我說,咱們是老同學,我一定幫你忙;不過你得明白,這場下風官司要花你五六千法郎!……我勸你不要拿你的財產去冒險。我看你有了發明,少不得要同一個廠商合作,分掉一部分利益。若要買進一個造紙廠或者設一個新廠,恐怕你也得三思而行,是不是?……此外還要領發明執照。這些事又費時間又費金錢。咱們盡管竭力招架,說不定執達員會給你一個措手不及……”

            “我的秘密決不放手!”大衛的口氣象學者一樣天真。

            柏蒂-克洛本是出于好意,打算勸大衛妥協,避免官司,既然大衛不聽勸告,他就說:“好吧!你的秘密是你救命的法寶,我也不想知道;可是告訴你,你最好躲在地底下工作,不能讓人看見或者猜到你的方法,要不你的法寶會給人偷走的……發明家往往骨子里是個傻瓜!你們一心一意想著自己的問題,顧不到別的。最后人家會猜到你研究的題目,別忘了你受著廠商包圍!沒有一個開紙廠的不是你的敵人!我看你賽過一只海貍,周圍全是獵人,別讓他們剝了你的皮……”

            大衛道:“謝謝你,親愛的朋友,這些我都想到了,承你關切,想得如此周到,我很感激!……我干這樁事業不是為我自己。我一年有一千兩百法郎進款就夠了,父親百年之后丟下的產業至少還比這個數目多三倍……我是靠愛情過日子的,靠思想過日子的!……這才是幸福的生活……我工作是為了呂西安和我的女人……”

            “行,你在委托書上簽了字,只管去對付你的發明吧。法院要扣押你的時候,我會早一天通知你躲起來;因為樣樣都要防到。我再勸你一句,千萬別讓靠不住的人走進你的屋子。”

            “賽里澤不愿續訂合同租我的印刷所,為此我們周轉有點兒困難。這么一來,家里除了我女人和岳母,只剩瑪麗蓉和阿爾薩斯人科布了,科布對我象狗一樣忠心……”

            柏蒂-克洛道:“嘿!那條狗就該提防……”

            大衛道:“你不知道科布這個人。我相信他象相信我自己一樣。”

            “讓我試他一試,行不行?”

            大衛道:“行。”

            柏蒂-克洛道:“好吧,再見了。你請你的漂亮太太來一趟,你女人的委托書也是少不了的。朋友,你該知道你局勢險惡。”這話是警告大衛,打官司的禍害一樣一樣都要臨到他頭上來了。

            柏蒂-克洛把大衛·賽夏送到事務所門口,回進去想道:“現在我一只腳在勃艮第,一只腳在香檳①,左右逢源了。”

            ①勃艮第和香檳是法國葡萄品質最好的兩個地區。

            大衛手頭奇緊,心中煩惱,老婆被呂西安惡劣的行為氣成這樣,他也很難受;可是他照樣想著他的問題,去看柏蒂-克洛的時候,一路心不在焉嚼著一根蕁麻。他為了試用草桿做原料,在水里浸著一些蕁麻要它腐爛。凡是變成紗線的東西,新新舊舊的料子,都要經過浸漬,織造,或是用舊穿舊,才能分解;大衛打算另外找一套辦法來代替。他從事務所出來,走在街上想著和他朋友柏蒂-克洛談話的結果,認為還滿意,忽然覺得牙齒縫里有一顆丸子,拿出來放在手上,發現那一小塊糊比從前試做的各種紙漿都強。用植物做紙漿,主要缺點是沒有彈性,例如干草做的紙就特別脆,近乎金屬,拈在手里發出金屬聲。象他那種偶然的發現只有大膽探索自然規律的人才會碰到。

            “我要用機器和化學品來代替這個無意識的咀嚼作用,”大衛這樣想著,自以為必定成功,一團高興的回去見老婆。

            他發覺夏娃哭過了,便說:“噢!親愛的,不用發愁!柏蒂-克洛保證咱們可以清靜幾個月。當然要多些開銷,可是柏蒂-克洛送我出來的時候說的好:每個法國人都有權利叫債主等些時候,只要臨了把本錢和利息,還有一切費用,統統歸清!……咱們將來全部照付就是了……”

            可憐的夏娃卻想得周到,她說:“可是怎么過活呢?

            ……”

            “啊!不錯,”大衛說著搔搔耳朵,一個人為難的時候幾乎都有這種莫名其妙的動作。

            她說:“咱們的小呂西安交給母親照管,我再去做活。”

            大衛緊緊摟著老婆,叫道:“夏娃!噢,我的夏娃!離此不遠的‘圣女’城里,十六世紀有個法國最偉大的人物,叫做貝爾納·德,帕利西,不但發明了瓷器的釉,還是布豐和居維埃的顯赫的遠祖,這個老天真在他們之前就研究地質學了。他最大的嗜好是探求自然界的奧妙;不幸他的女人,孩子,全村的人都跟他作對。他的老婆把他的工具賣了……他在鄉下流浪,沒有人了解!……到處受人驅逐,輕視……而我卻是有人憐愛……”

            “是啊,愛得很呢,”夏娃神態安詳的回答,足見她的愛情堅定。

            “那我即使受盡帕利西的苦難也無所謂了。他制成了埃古安琺瑯,受到查理九世的保護,沒有在屠殺新教徒的慘案中犧牲,老來富貴雙全,名震歐洲,公開演講他的所謂泥土之學。”

            “只要我拿得動熨斗,包你生活沒有欠缺!”可憐的女人說話的口吻顯出她對丈夫死心塌地。“當初我在普里厄爾太太手下當領班,有個挺規矩的女孩子和我很好,她是波斯泰爾的表妹,名叫巴齊訥·克萊熱。巴齊訥最近替我送內衣來,告訴我普里厄爾太太的鋪子由她盤下了;我可以到她那兒去做活!……”

            賽夏回答說:“你做活的時期不會久的。我找到了……”

            發明家全靠一股了不起的信心支持,才有勇氣在不可知的天地中前進。夏娃破題兒第一遭對這種信心凄涼的笑了笑。

            大衛神態沮喪,低下頭去。

            美麗的夏娃撲在丈夫腳下,叫道:“噢!親愛的,我不是笑你,也不是不相信你。我只覺得你把你的試驗,你的希望,瞞得緊緊的,太有道理了。發明家的光榮是拿痛苦換來的,這個過程的確不應該讓人家知道,哪怕是自己的妻子!……女人到底是女人。我一個月之內聽你說到第十七遍:我找到了!

            ……忍不住笑起來。”

            大衛也很天真的笑他自己,夏娃不禁握著他的手親吻。這一剎那是最甜蜜的時間,仿佛在貧窮潦倒的荒涼的路邊上,或是在萬丈深淵之下,忽然出現幾朵象征愛情的玫瑰。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