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一 父親和兩個仆人

            局勢越險惡,夏娃越鼓足勇氣。丈夫的偉大,發明家的天真,有時還撞見這個重感情,多幻想的男人噙著眼淚,種種因素加強了夏娃的抵抗力。她又使出過去用得很成功的辦法,寫信給梅蒂維埃,說她愿意賣掉印刷所來還債,但求勿增加大衛不必要的訟費,加重他損失。梅蒂維埃對這封懇切的信置之不理,只叫掌柜答復,說梅蒂維埃出門了,做伙計的不敢作主停止控訴,東家做事素來不是這樣的。夏娃要求票據展期,一切費用由她負擔;掌柜表示同意,只要大衛·賽夏的父親肯做保人,加一個背書。夏娃叫母親和科布陪著,走往馬薩克。她大著膽子去見公公,竭力巴結,哄得老人家笑逐顏開。可是等她戰戰兢兢提到背書的話,酒鬼的臉馬上變色。

            他嚷道:“讓我兒子碰到我的錢柜,他要不翻箱倒篋,掏個精光才怪!沒有一個孩子不剝削老家的。我嗎,我可從來沒叫爹娘花過一個子兒!你們的印刷所里看不見人,只有耗子在那里打架……你長得漂亮,我喜歡你;你做事巴結,用心,不象我兒子!……大衛是什么東西,你知道沒有?……是個貪吃懶做的學者。我要讓他自生自長,跟我小時候一樣,一字不識,或者跟他老子一樣做大熊,那他早有了積蓄……唉!他是我心上的一塊疙瘩,這家伙!糟糕的是他脾氣古怪,象他這種人,天底下找不出第二個!再說,他害得你好苦啊……”他看夏娃搖頭,堅決否認,便道:“怎么不是?你急得奶水都沒有了,只好雇一個奶媽。得了吧,我樣樣知道。你們被人告在法院,變了城里的話柄。不錯,我只是大熊,不是學者,我不曾在印刷界的明星第多手下做過監工,可從來沒收到法院的公事!每逢我下葡萄園做活,收割,或者料理我的小事情,你知道我想些什么?……我對自己說:哎!可憐的老頭兒,你辛辛苦苦,一個錢一個錢攢起來,留下多好的產業,到頭還不是便宜了執達員,訴訟代理人……再不然被兒子拿去亂花,……他想入非非的念頭才多呢……——孩子,你如今有了這娃娃……我跟沙爾東太太抱著他受洗那天,看見他的鼻子長得象他爺爺……好吧,你還是少操心大衛,多想想這個小家伙吧……我只相信條……將來只有你保得住我的產業……我的可憐的產業……”

            “可是,親愛的爸爸,你兒子會替你增光,早晚掙起一份家業來,紐孔上掛著榮譽勛位的勛章……”

            “憑什么?”老賽夏問。

            “你等著瞧吧!再說,眼前你拿出三千法郎,難道會傾家蕩產嗎?……有了三千法郎,官司就好了結……你要不相信兒子,就借給我吧,我一定還你,我拿我的陪嫁,拿我賺來的工錢做抵押……”

            種葡萄的老人先以為兒子被控的消息是人家造謠,如今聽說是真的,覺得很奇怪,嚷道:“大衛被人告上了?這就是會簽名的好處!那么我的房租呢?……噢!孩子,我要進城去辦手續,同我的訴訟代理人卡尚商量……你今天來得好極了……一個人消息靈通就不會吃虧!”

            相持了兩個鐘點,夏娃只得回去;“女人不懂生意經”這句話,她沒法批駁。夏娃來的時候多少抱著希望,從馬薩克走回昂古萊姆累得精疲力盡。回家正碰上法院送判決書來,責令大衛·賽夏清償梅蒂維埃的款子。家里有執達員上門在外省本是一件大事,近來杜布隆來的次數這么多,更引起街坊上的議論。夏娃甚至不敢出去,怕聽見人家在她背后嘁嘁喳喳。

            可憐的夏娃沖進走道,奔上樓梯,說道:“噢!哥哥,哥哥!我不能原諒你,除非你……”

            賽夏迎上來說:“唉!就是啊,當時要不那么辦,他只好自殺。”

            “那么從此不提了,”夏娃輕輕的回答,“帶他到巴黎那個陷人坑去的女人真是十惡不赦!……再說,大衛,你父親心腸也真硬!……咱們就不聲不響的受罪吧。”

            大衛正要說幾句體己話安慰女人,忽然聽見門上輕輕敲了一下,瑪麗蓉帶著又高又胖的科布穿過外面一間屋子走進來。

            瑪麗蓉說:“太太,我跟科布知道先生太太心里著急,我們倆一共有一千一百法郎積蓄,覺得存在太太這兒再妥當沒有……”

            “再妥當沒有,”科布很熱情的重復了一句。

            大衛說:“科布,咱們一輩子也不分手的了。你拿一千法郎去交給訴訟代理人卡尚存起來,要一張收據;余下的我們留著。科布,不論人家用什么方法打聽我做些什么,什么時候出去,帶什么東西回家,你一個字都別提;我派你去收草料,別讓人看見……你知道,科布,有人會千方百計引誘你開口,許你成千上萬的錢……”

            “許我幾百萬,我也不泄漏一個字!部隊里的命令,我不是服從慣的嗎?”

            “好吧,我的話交代過了。你把錢送給卡尚先生,請柏蒂-克洛先生到場做個見證。”

            阿爾薩斯人回答說:“是,先生。我只希望將來有了錢,把這個訟師揍一頓!我討厭那副嘴臉!”

            胖子瑪麗蓉道:“太太,這個人真好,身子結實得象土耳其人,脾氣和順得象綿羊。做他老婆才福氣呢。把我們的工錢——他叫做私蓄,——存在太太這兒,是他想出來的。他口齒不清①,轉的念頭可挺好,反正我聽得懂他的話。他還想到外邊去干活,不花我們的錢……”

            ①阿爾薩斯人的法語一般都發音不準,上面幾段科布的談話,作者原文故意把讀者寫得似是而非。

            大衛望著他的女人說:“單單為酬勞這些好人,咱們也該掙一份家私。”

            夏娃覺得事情很簡單,她遇到和自己心地相仿的人不以為奇。她這種態度,便是笨蛋或者完全不相干的人看了,也不難體會到她品性的純潔。

            瑪麗蓉道:“先生,你將來一定有錢,現成的家私擺在那里。你家老先生新近買下一個農莊,他替你攢的錢可不少呢……”

            在當時的情形之下,瑪麗蓉這幾句話等于表示她的行為不足掛齒,用心這樣細到的確了不起。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