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四 为什么羁押债务人在外省 是绝无仅有之事

            科布和玛丽蓉久已认为主人是忠厚长者,听说他自由受到威胁,不由?#20040;?#20026;惊慌;他们替主人提心吊胆,进去看沙尔东太太,夏娃和大卫,问问可有什么事能够让他们出力。他们俩进去,三个人正在流泪,他们一向过着简单的生活,想不到现在要把大卫藏起来。说不定有些暗探已经在注意大卫的行动,象他这样心不在焉的人,怎么逃得过他们的监视呢?

            科布说:“如果太太肯等一等,我可以到敌人的阵地上去侦察一下。别看我模样儿象德国人,这个差事我是内行;我是地道的法国人,乖得很呢。”

            玛丽蓉说:“太太,让他去吧,他一心想保护先生。科布不是阿尔萨斯人,是……是一条真正的看家狗!”

            大卫说:“行,科布,你去吧。究竟怎么办,咱们还来得及考虑。”

            科布赶往执达员家。大卫的敌人正在那里骤会,商量如何抓他。

            在外省,逮捕债务人的事即?#29399;?#29983;,也是一桩过火的,出乎常规的事。第一,大家素来相熟,谁也不敢使出人人厌恶的手段。债权人和债务人一辈子都得见面。其次,尽管外省人痛恨破产(他们叫倒账)这种合法的盗窃,一个做买卖的要是有心来一次大规模的倒账,尽可溜往巴黎。巴黎好比外省的比利时①,有些藏身之处叫人不得其门而入,而执达员手中的逮捕状过了法定期限就失效。此外,还有其他的阻碍几乎使逮捕无从执?#23567;?#20303;宅不得侵犯的法律在外省始终受到尊重,没有例外;执达员不能象在巴黎一样进入第三者家中逮捕债务人。立法的人认为巴黎应当除外,因为巴黎一幢屋子经常住着许多人家。在外省,就算要走进债务人自己的屋子去抓人,执达员也必须请治安法官协助。治安法官是管辖执达员的上司,他是否同意和执达员合作,多半可以自由决定。治安法官有一点值得称赞,他觉?#20040;?#25429;债务人这个义务不好随便承担,他不愿?#24187;?#30446;的情欲或者私仇利用。还有另外一些困难同样不容易解决:象人身羁押这种严酷的法律本是不必要的,而风俗习惯的影响还能改变法律的性质,甚至使法律不生效力。大城市中有的是无所不为的光棍流氓,甘心替人做奸细;小城的?#29992;?#24444;此都熟悉,不可能受执达员雇用。万一最?#32641;?#30340;阶层中有人干了这种卑鄙的勾当,在当地就要立脚不住。在巴黎或者别的人口稠密的地方,逮捕债务人是商务警察的独行生意,在外省却是一桩极其棘手的事,债务人和执达员为此互相斗法,各显神通,有些异想天开的玩意给报纸的社会新闻提供的材料,有时竟妙不可言。

            ①过去法国的政治犯及其他罪犯往往以比利时为逋逃薮。

            长子库安泰不愿意出面?#24908;?#23376;库安泰自称为受梅蒂维埃委托办这桩案子,带着赛里泽到杜布隆家。那时库安泰已经雇用赛里泽做印刷所监工,另外许他一千法郎,要他帮着?#24895;?#22823;卫。杜布隆有两个助手可以调派。因此库安泰弟兄有三条猎狗监视他们的目的物。逮捕的时候,杜布隆还能调动宪兵;按照判决书规定,遇到执达员要求,宪兵应当出来协助。杜布隐的事务所设在屋子底层,事务所里面一间是他的办公室。当下五个人正在那儿集会。

            事务所外边有一个宽敞的走廊,铺着石板,象一条过道。临街的门不大不小,?#33050;?#25346;着司法人员的金漆招牌,中间刻着执达员三个黑字。事务所临街的两个窗洞装着粗大的铁栅。办公室朝着园子。执达员对园艺女神极有感情,靠墙的花果架上,果树种得出色,而且是他亲自种的。厨房正对事务所,厨房背后是楼梯。屋子在一条小街上,坐落在一八三○年后才完工,而当时还在建造的新法院后面。要了解科布那天的遭遇,以上的细节不能说没有?#20040;Α?#38463;尔萨斯人打算见执达?#20445;?#20551;装出卖主人,探听对方的圈套,好回去防备。厨娘出来开门,科布说要见杜布隆先生。女用人正在洗碗,被人打搅,不大高兴,她打开事务所的门,?#24515;?#29983;人进去等着,说先生在办公室里和人谈话。她报告主人有一个汉子找他。杜布隆听见汉子?#38454;鄭?#30693;道是乡下人,?#24895;?#35828;:“叫他等着!”科布便靠着办公室的门坐下。

            胖子库安泰道:“喂,你打算怎么进行?最好明儿早上就逮住他,省点时间。”

            赛里泽道:“那容易得很,他名副其实是个?#20498;稀!?br />
            科布一听库安泰的声音和那两句?#22467;?#39532;上猜到里面就在谈他东家的事;等到他听出赛里泽的口音,愈加诧异了。

            他毛骨悚然的想道:“那小子还吃过他的饭呢。”

            杜布隆道:“朋友们,我看应当这样:从美景街和桑树广场起,咱们一路布置人马,距离远一些,可是各个方向都要照?#35828;劍?#25165;能监?#30001;倒希?#36825;绰号我很?#19981;叮?#19968;直监视到他躲进一幢他自以为安全的屋子;让他太太平平住几日,然后有一天在日出或?#31456;?#20043;前可能碰到他。①”

            ①执达员不?#20040;?#20837;债务人家中,详见上文:他只能等债务人于清晨或傍晚偷偷出外时逮捕。

            胖子库安泰道:“这个时候他在干什么呢?说不定会跑掉的。”

            杜布隆道:“他在家里;他要出门,我准知道。我派了一个司法人员守在桑树广场,另外一个站在法院的拐角儿上,还有一个离开我屋子三十步。那?#19968;?#19968;出门,我手下的人立刻吹口哨为号;他走不到三十步,我就靠这个电报式的通讯知道了。

            一般执达员都把助手冠冕?#27809;?#30340;称为司法人员。

            科布想不到运气这么好,轻轻走出事务所,对女用人说:

            “杜布隆先生一时还不得空,我明儿清早再来。”

            当过骑兵的阿尔萨斯人物忽然想出一个主意,立刻?#25932;小?#20182;赶到一家相识的马行,挑了一匹马,叫人配好坐?#26263;?#30528;;然后急急忙忙回到主人家里。赛夏太太正在伤心绝望。

            大卫?#31383;?#23572;萨斯人脸上又惊又喜,问道:“什么事啊,科布?”

            “你们被坏?#38797;?#22260;了。最好把先生藏起来。太太可想出什么地方吗?”

            忠心的科布说出赛里泽的叛变,屋子四周的埋伏,胖子库安泰的参与,还有那些人的设计划策,可知大卫的处境险恶极了。

            可怜的夏娃?#38599;?#20007;气的说道:“原来是库安泰弟兄在逼你,怪不得梅蒂维埃态度这样强硬……他们开着纸厂,想抢你的发明。”

            沙尔东太太叫道:“有什么办法逃出他们的手掌呢?”

            科布道:“只消太太有地方藏起先生,我保证送他去,绝对没人知道。”

            夏娃道:“你们只能在夜里进巴齐讷家,我先去跟她讲好。

            遇到这种情形,巴齐讷同我一样可靠。”

            大卫头脑清楚了一些,说道:“暗探会跟着你的,最好想法通知巴齐讷而不用咱们亲自去。”

            科布道:“太太尽管去。我有个计策:让我陪先生出门,叫暗探跟着我们走。那个时候太太去看克莱热小姐,没有人钉了。我租好一匹马,等会叫先生坐在我背后;谁要追得上我们才算本事呢!”

            夏娃扑在丈夫怀里说:“好吧,朋友,再见了。以后我们都不能去看你,免得你被他们抓住。在你躲起来的时期,咱们不能见面,只好通信,巴齐讷替你把信送往邮局,我给你的?#21028;?#24052;齐讷的名字。”

            大卫和科布走出屋子,果然听见一阵阵的口哨,他?#21069;?#20960;个暗探一直引到巴莱门下的马?#23567;?#31185;布上了马,叫主人坐在背后,紧紧抱着他。

            “口哨尽管吹吧,好?#19968;錚?#25105;才不怕呢!”科布嚷道,“你们休想追上我这个老骑兵。”

            老骑兵把马一夹,风驰电掣一般直奔田?#22467;?#26263;探没法跟踪,也没法知道他们?#22799;?#20799;。

            夏娃先去?#20063;?#26031;泰尔,想出一个巧妙的推托,说要向他请教。她听了许多同情她的空?#22467;?#36319;侮辱差不多;然后辞了波斯泰尔夫妇,偷?#30423;?#20837;巴齐讷家,说出自己的苦处,要求帮忙。巴齐讷特别小心,把夏娃让进卧房,打开一个相连的小间,里头只有一扇活动的天窗,外面绝对看不见。女工要烧烫斗,工厂的壁炉经常生火,烟?#25276;?#23567;间的壁炉烟囱并在一起。两个朋友打开壁炉的?#21069;澹?#22320;下铺了旧被,怕大卫不小心闹出响声;放一?#27431;?#24067;床,一个作实验用的小风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20040;?#21355;能够坐,能够写东西。巴齐讷答应夜里送食物。巴齐讷的?#32771;?#20174;来没人进去,大卫不用防敌人,也不?#38376;?#35686;察了。

            夏娃?#24403;?#30528;她的朋友,说道:“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夏娃又去看波斯泰尔,说还有些疑?#26159;?#39640;明的商务?#38376;?#35299;释,临了让波斯泰尔送回家,一路听他埋怨。小药房?#20064;?#27599;句话都暗示:“你要嫁了我,哪会落到这个田地?……?#36744;?#26031;泰尔回去,发现老婆忌妒赛夏太太长得好看,又?#29031;?#22827;对客人太殷勤。直到药剂师说出棕色头发,高个子的女人好比漂亮的马,中看不中用,远不如红头发,小个子的女人,?#35013;?#22958;的气?#29260;?#19979;去。大概波斯泰尔还有具体表现,证明他的?#24052;?#20840;真诚,所以第二天波斯泰尔太太对丈夫很亲热。

            夏娃告诉母亲和玛丽蓉说:“现在咱们好放心了。?#24444;?#20204;俩在家,?#31456;?#20029;蓉的说法,还急得要命呢。

            夏娃不由自主望了望卧室,玛丽蓉说:“噢!他们走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