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六 利之所在,虎視眈眈

            老賽夏跟兒子吵架過后兩天,為著貪心趕去找媳婦,好在離開收割葡萄還有二十日。他睡不著覺了,只想知道那樁發明是不是好發財,他要進城去,——用他的話來說——照顧莊稼。他在媳婦的房間頂上還保留兩間閣樓,便住了其中的一間。兒子家中沒錢開銷,他閉著眼睛只做不看見。兒子和媳婦欠他房租,至少得供給他伙食!吃飯的刀叉換了鍍錫的,他倒不以為奇。

            媳婦不能給他用銀制的餐具,向他道歉,他回答說:“我就是這樣開場的。”

            瑪麗蓉只得自己出面向鋪子賒賬,供給家里的吃用。科布替泥水匠當下手,掙二十銅子一天。夏娃顧著孩子和大衛的利益,拿出最后一些積蓄來款待老人,不久只剩十法郎了。她對公公親熱,孝順,百事忍耐,希望感動守財奴,他卻始終心如鐵石。夏娃發覺公公的眼神同庫安泰弟兄,柏蒂-克洛和賽里澤的一樣冷酷,很想摸清他的性格,探明他的心意,只是沒用。賽夏老頭經常喝得醉醺醺的,叫人莫測高深。酒醉是他雙重的幕。老頭兒有時真醉,有時假醉,借著酒意向夏娃打聽大衛造紙的秘密,一忽兒軟騙,一忽兒硬嚇。夏娃回答說什么都不知道,他就說:“我要把產業統統存做終身年金,讓我一個人吃光用光……”可憐的夏娃為了這一類不體面的斗爭煩得要死,最后便一聲不出,免得得罪公公。有一天逼得沒有辦法了,說道:“爸爸,你要知道這些事容易得很;

            只消替大衛還了債,讓他回家,你們倆什么都好商量。”

            老人叫道:“你們就是打我這個主意,咱們走著瞧吧。”

            賽夏老頭不相信兒子,卻相信庫安泰弟兄。他跑去討教,他們有心逗他,說他兒子研究的東西可以發財發到幾百萬。

            長子庫安泰說:“如果大衛能證明他的試驗成功,我馬上跟他合伙,把他的發明跟我的紙廠算作一樣價值的股子。”

            多疑的老人和工人們一塊兒喝酒,拼命打聽,裝著傻子盤問柏蒂-克洛,終于疑心庫安泰弟兄借著梅蒂維埃的名義,存心逼倒賽夏印刷所,拿大衛的發明引誘他代兒子還債。平民出身的老頭兒萬萬猜不到柏蒂-克洛同對方勾結,暗中籌劃要把這個工業上的秘訣搶過去。他看媳婦死不開口,連大衛躲在什么地方都不肯告訴他,氣憤極了,有一天決計闖進澆滾筒的工場,因為他終于知道兒子的實驗是在那間屋里做的。他老清早下樓,動手撬鎖。

            瑪麗蓉天亮起來預備到工廠去上班,一下子沖到浸紙的地方,叫道:“喂!老爹,你在這兒干什么?……”

            老頭兒滿面羞慚,回答說:“我不是在自己家里嗎,瑪麗蓉?”

            “怎么,你活了這把年紀做起賊來了?……你又沒喝酒……我馬上去告訴太太。”

            “別嚷,瑪麗蓉,”老人從口袋里掏出兩枚六法郎的銀洋,說道:“拿去……”

            “要我不說也可以,只是千萬不能再來!”瑪麗蓉拿手指威嚇他,“要不我叫全昂古萊姆的人都知道。”

            老人一出門,瑪麗蓉趕到女主人屋里。

            “太太,我從你公公手里騙到十二法郎,你收起來吧!

            ……”

            “怎么的?”

            “他想看先生的銅盆,原料,找秘密。我明知小廚房的東西搬空了,卻說他偷盜兒子,他害怕了,給我兩塊銀洋要我不說出來……”

            那時巴齊訥高高興興捎來一封大衛的信,偷偷的交給夏娃,用的信紙漂亮極了。

            親愛的夏娃,我用我制造的第一張紙給你寫信。鍋內上膠的問題解決了!即使我的原料要在上好的土地上特別種出來,紙漿的成本也只合到五個銅子一斤。十二斤一令的紙只消三法郎有膠的紙漿。我有把握把書籍的重量減輕一半。我用的信封,信紙,附給你的樣品,做法各各不同。我擁抱你;咱們的幸福只缺少錢財,這個缺陷不久就能補足了。

            夏娃拿紙樣遞給公公,說道:“他成功了!要是你肯把今年的收成給你兒子,讓他掙起家業來,包你借給他的本錢一個變十個……”

            賽夏老頭立即趕去找庫安泰弟兄。每張紙樣都由他們試過,仔細檢查:有的上膠,有的不上膠;標價每令從三法郎到十法郎不等;有的象金屬一般純凈,有的象中國紙一樣柔軟,白也白得各色各樣。兩個庫安泰和老賽夏目光炯炯的瞧著,不亞于猶太人鑒別金剛鉆。

            胖子庫安泰說:“你兒子的路走對了。”

            退休的印刷工說:“那么你們替他還債吧。”

            長子庫安泰說:“行,只要他肯同我們合作。”

            大熊嚷道:“你們是燒腳黨①!你們借了梅蒂維埃的名義告我兒子,想叫我拿出錢來。哼!我不這么傻,老板!

            ……”

            ①法國大革命時期的一幫土匪,專門燒人的腳,逼人說出藏金所在。

            庫安泰弟兄倆對瞧了一眼。守財奴眼光這么厲害,他們吃了一驚,臉上可不露出來。

            胖子庫安泰說:“我們還沒有幾百萬家私好隨便給人放款;有一天要能用現錢收買破布,我們就高興了,現在我們還是付的期票。”

            長子庫安泰說:“真要制造,還得做大規模的試驗;用小鍋子做成的東西,大量生產往往失敗。你先恢復了兒子的自由再說。”

            老賽夏說:“兒子恢復了自由,肯不肯同我合伙呢?”

            胖子庫安泰說:“那我們管不了。再說,老頭兒,你以為給了兒子一萬法郎,就百事齊備了嗎?領一份發明執照要繳兩千法郎,還要跑幾趟巴黎;正式生產之前,為妥當起見,要象我老哥說的先試一千令看看成績,拿一鍋又一鍋的紙漿去冒險。告訴你,世界上最要提防的就是發明家。”

            長子庫安泰說:“我寧可做現成生意。”

            老人夜里左思右想,考慮他的難題:“替大衛還了債,他就自由了;一朝自由了,他用不著和我合作,讓我分他的好處。他明知道我們第一回合伙,我叫他吃了虧;他不會再來第二次的了。為我著想,還是讓他不得自由,倒霉倒下去。”

            庫安泰弟兄看透賽夏老頭的性格,知道他同他們倆站在一條線上。

            那三個人都私下想:“要憑那發明來合伙,先要做試驗;要做試驗,先要放出大衛。大衛一放出來,就抓不住了。”此外還各有各的打算。——柏蒂-克洛心上想:“等我結了婚,盡可對庫安泰客客氣氣;眼前卻放松不得。”——長子庫安泰心上想:“還是把大衛關起來的好,事情可以由我作主。”——老賽夏心上想:“我替兒子還了債,只落得他一聲謝。”夏娃盡管被老人進攻,威嚇,說要她搬出屋子,還是不肯透露丈夫的藏身之處,也不敢叫丈夫接受一份暫時解除羈押的許可證。她覺得下回未必能把大衛藏得象第一次一樣妥當,所以回答公公:“你把兒子贖出來,就樣樣知道了。”四個利害攸關的人有如面對一桌豐盛的菜,誰也不敢動手,惟恐被人占先;大家懷著戒心,你監視我,我監視你。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