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七 柏蒂-克洛的对象

            大卫·赛夏隐匿了几天以后,柏蒂-克洛到纸厂去看长子库安泰。

            他说:“我总算尽了我的力,大卫躲起来了,不知躲在什么地方,他准在安安静静的改良他的发明。你的目的没有达到,可怨不得我;你许的愿心兑现不兑现?”

            长子库安泰说:“只要事情成功,一定兑现。赛夏老?#26041;?#22478;几天了,向我们打听造纸的问题;老吝啬鬼对儿子的发明得到一些风声,想沾便宜,合伙的计划大概有点希望。父子两个都是你做的代理人……”

            柏蒂-克洛微笑道:“那么你想法把父子俩一齐擒下不好吗?”

            库安泰道:“?#21069; ?#20320;如果能把大卫送进监狱,或者弄到一份合伙契约,把大卫交在我们手里,你和德·拉埃小姐的亲事保证成功。”

            柏蒂-克洛道:“这是你的ultimatum①吗?”

            库安泰道:“既然咱们说外国?#22467;?#25105;就回答你yes(是)!②”

            ①拉丁文:哀的美敦(最后通牒)。

            ②“说外国?#21834;?#26377;一个双关的意思,暗示双方?#23433;?#25237;机。

            “我的哀的美敦用的是地道的本国?#22467;?#20320;听着,”柏蒂-克洛口气生硬。

            ?#26263;?#35201;请教一下,”库安泰表示很想听一听。

            “要么你明天介绍我去见德·塞农什太太,履行你的诺言,让我的事情有个着落;要么我盘掉了事务所,替赛夏还债,跟他合股。我不愿意受骗。你对我说得挺清楚,我也一点不含糊。我已经有事?#24403;?#29616;,此刻要看你了。你什么都抓在手里,我一无所?#23567;?#20320;不保证你的真心实意,那我就把你的牌吃掉。”

            长子库安泰拿起帽子,雨伞,装着一副?#26412;?#23376;的神气,往外就走,要柏蒂-克洛跟他同去。

            他说:“好朋友,你?#28982;?#30631;吧,我有没有替你作好准备……”

            精明厉害的纸厂老板立刻看出局势危险,觉得和柏蒂-克洛这样的人打交道,不能不公平交易。他为了未雨绸缪,也为了良心上有个交代,推说要报告德·拉埃小姐的账目,已经向前任总领事露过口气。

            “我替弗朗索娃看中了?#24187;?#20146;事,今日之下,只有三万法郎陪嫁的姑娘,”库安泰微笑着说,?#23433;?#24212;该过分挑剔。”

            弗朗西斯·杜·奥图瓦回答说:?#22885;?#24930;再商量?#20254;?#33258;从德·巴日东太太走了以后,德·塞农什太太的地位大不相同,我们可以把弗朗索娃嫁给一个上了年纪的乡绅。”

            纸厂老板沉着脸说:“那她不会安分的。我看不如挑一个干练有为的青年,有你在背后撑腰,一定能使他女人爬上优越的地位。”

            ?#22885;?#24930;再说吧,?#22791;?#26391;西斯重复了一句,“咱们先要听听干妈的意见。”

            德·巴日东先生去世以后,路易丝·德·奈格珀利斯托人出卖布雷街上的住宅。德·塞农什太太本来住的不够体面,劝丈夫买进巴日东的屋子,那是吕西安雄心壮志的发源地,也是这出戏开场的地方。泽菲丽娜·德·塞农什有心继承当年德·巴日东太太的声势,要在家里有个?#27785;?#20570;一个贵夫人。巴日东先生和尚杜先生决斗的时节,昂?#29228;?#22982;的上流社会分成两派:一派认为路易丝·德·奈格珀利斯是清白的,一?#19978;?#20449;斯塔尼斯拉斯·德·尚杜说的是事实。德·塞农什太太袒护巴日东夫妇,先把巴日东派的党羽拉过去了。她后?#31383;?#36827;新屋,利用许多人在巴日东?#21494;?#24180;打牌的习惯,每天晚?#38505;?#24453;宾客,压倒她的对手阿美莉·德·尚杜。弗朗西斯·杜·奥图瓦自以为在昂?#29228;?#22982;的贵族?#20934;?#20013;当了领袖,越来越存奢望,甚至想把弗朗索娃攀给德·赛佛拉克老先生,当初杜·勃罗萨尔太太没有能替她的女儿拉拢的人物。等到德·巴日东太太做了省长夫人回到昂?#29228;?#22982;,泽菲丽娜对宝贝干女儿的期望更大了。她认为?#32422;?#25447;过伯爵夫人,此刻伯爵夫人有权有势,一定会帮助她,纸厂老板对昂?#29228;?#22982;的内幕了如指掌,这些困难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决心用大胆的手法克服困难,那手法也只有答尔丢夫才使得出来。柏蒂-克洛发觉陷害大卫的后台老板对?#32422;?#36825;样忠?#24076;?#22823;出意外,便让他一路转着念头从纸厂走往布雷街上的公馆。两个不速之客踏上台阶,被?#35828;?#20303;了:“先生和太太正在吃饭。”

            长子库安泰回答:“你只管通报就是了。”

            里面听见名字,马上请进。装腔作势的泽菲丽娜,弗朗西斯·杜·奥图瓦,德·拉埃小姐,正在一块儿吃饭。打猎的季节才开始,德·塞农什先生照例到德·皮芒泰尔先生家去了。库安泰向泽菲丽娜介绍柏蒂-克洛。

            “太太,这位便是我和您提过的青年,律师兼诉讼代理人,他可以负责使您漂亮的干女儿脱离监护。”

            前任外交官打量柏蒂-克洛,柏蒂-克洛偷偷的瞧着漂亮的干女儿。泽菲丽娜诧异得把手里的叉都掉下了,库安泰和弗朗西斯从来没向她透露过一言半语。德·拉埃小姐的面相好象老是在生气,瘦削的腰身谈不上好看,淡黄头发黄得没有光彩,尽管装着一派贵族样儿,也极不容?#23376;?#20154;请教。干妈和弗朗西斯为着感情关系,指望她进上流社会,无奈出生证上写着?#25913;覆幻?#36825;几个字,使她进不去。德·拉埃小姐不知道?#32422;?#30340;身分,一味挑剔,即使乌莫镇上最有钱的商人向她提亲,她也不愿接受。瘦小的代理人在德·拉埃小姐?#25104;?#24341;起一种古怪的,耐人寻味的表情,库安泰在柏蒂-克洛的嘴角上也照样发现。德·塞农什太太和弗朗西斯的神色似乎在彼此商量,想把库安泰和他保举的年轻人打发出去。库安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要求杜·奥图瓦先生单独谈几句?#22467;?#21516;外交官进了客厅。

            库安泰直截?#35828;?#30340;说道:“先生,你这是溺爱?#24187;?#20102;。你的女儿不容?#20934;?#25481;;我顾着你们大家的利益,已经代为决定,让你没有退步的余地;监护人总?#19981;?#21463;他监护的人,我也?#19981;?#24343;朗索娃。柏蒂-克洛什么都知道了!……他的野心正好保证令爱的幸福。第一,弗朗索娃可以支配丈夫;你有新?#38382;?#38271;的夫人帮忙,尽可保举柏蒂-克洛当检察官。弥洛先生调往讷韦尔已经定局,一朝柏蒂-克洛盘掉了事务所,你不难替他谋一个署理检察的位置,不久升做检察官,接下去是法院院长,国会议员……”

            回到饭厅,弗朗西斯就对未来的女婿另眼相看。他瞧着德·塞农什太太的表情很特别。第一次会面结束的时候,弗朗西斯约柏蒂-克洛第二天吃饭,商量正事。商人和诉讼代理人告辞出来,弗朗西斯直送到院子,告诉柏蒂-克洛,既然有库安泰推荐,凡是德·拉埃小姐的财产管理人为小天使的幸福所作的种种安排,他和德·塞农什太太都能同意。

            柏蒂-克洛到了外边嚷道:?#26114;伲?#22905;多难看!我上当了!

            ……”

            库安泰回答说:“气派还是大方的;她要长得漂亮,会轮到你吗?……告诉你,朋友,小业主们看见三万法郎陪嫁,再有德·塞农什太太和杜·夏特莱伯爵夫人做?#21487;劍?#36824;求之不得呢!弗朗西斯·杜·奥图瓦先生一辈子不会结婚的了,这姑娘便是他的继承人……你的亲事成功了!……”

            “怎么?”

            长子库安泰讲出他大胆的手法,说道:“我刚才就是这样说的。朋友,据说弥洛先生不久要调任讷韦尔的检察官;你盘掉事务所,十年之内好做到司法部长。你胆量不小,宫廷里无论要你出什么力,你都不会推却的。”

            代理人想着这些未来的希望,兴奋得了不得,回答说:“你明天下午四点半到桑树广场等着,我要跟赛夏老头见面,咱们想法弄上一份合伙契约,叫父子两个一齐听库安泰兄弟公司调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