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十八 神甫的一句话

            马萨克的老神甫攀?#21069;?#21476;莱姆的石扶梯,预备向夏娃报告她哥哥的情形的时候,大卫已经躲了十一天,躲的地方跟可敬的教士才走出的屋子只隔两道门。

            玛隆神甫走进桑树广场,瞧见赛夏老头,长子库安泰和瘦小的代理人。这三个各有千秋的角色,用尽全身之力压在那自愿幽禁的可怜虫身上,压着他现在的和将来的命运。三个人都贪得无厌,只是人物不同,贪心也不一样。一个是阴损儿子,一个是出卖当事人,长子库安泰是不花一个钱,?#31456;?#20102;那些卑鄙龌龊的?#24418;?#26102;间是下午五点左右,好些回家吃饭的人停下来对三个人瞧上一眼。

            最?#19981;?#31649;闲事的人心上想:“赛夏老头跟长子库安泰有什么鬼话好?#30340;兀俊?br />
            有人回答说:“还不是谈那个叫老婆,丈母,孩子挨饿的倒霉鬼!”

            一个有见识的外省人说:?#26114;擼?#20320;们再送孩子到巴黎去学生意?#26705; ?br />
            玛隆神甫才进广场,种葡萄的老头儿就看见了,问道:

            “咦!神甫,你到这儿来干什么?#20426;?br />
            神甫回答:“为你的家属啊。”

            老赛夏说:“又是?#21494;?#23376;的主意!……”

            赛夏太太的俊俏的脸在窗帘缝中?#35835;?#19968;露,教士指着窗子说:“你只要?#21697;?#24456;少几个钱,一家人都安乐了。”

            夏娃因为孩子啼哭,抱在手里颠颠耸耸,唱着歌儿哄他。

            赛夏老头说:“你是告诉?#21494;?#23376;的消息,还是送钱来?#20811;?#38065;来才好呢。”

            玛隆神甫说:?#23433;唬?#25105;来替妹子传达哥哥的消息。”

            柏蒂-克洛说:“吕西安吗?#20426;?br />
            教士回答:“?#21069; ?#21487;怜的小伙子从巴黎走回来。我在库图瓦家见到了,他精疲力尽,狼狈得很……唉!可怜死了!”

            柏蒂-克洛向教士点点头,挽着长子库安泰的胳膊大声说:“咱们要到?#38534;?#22622;农什太太家吃饭,赶快去换衣服!……”走了两步咬着库安泰的耳朵说:“有了小的,就有老的。

            大卫逃不了啦……”

            长子库安泰假意笑了笑,说道:“我替你做了媒,现在要你替我做媒了。”

            “吕西安是我中学同学,我们熟得很!……要不了一?#30631;冢?#25105;就能向他打听消息。你想法让我的结婚公告贴出来,我负责把大卫送进监狱。他坐了牢,我的差事就完了。”

            “啊!”长子库安泰慢吞吞的说,“最好是发明执照用我们的名义去领!”

            代理人听着直打寒噤。

            那时夏娃看见公公和玛隆神甫走进屋子。玛隆神甫想不到他刚才说的一句话使案子进入结束的阶段。

            老熊对?#22791;?#35828;:“喂!我们的本堂神甫来报告你哥哥的好消息。”

            可怜的夏娃又惊又急,叫道:“噢!他出了什么事啊?#20426;?br />
            这一声叫喊流露出多少痛苦,惊慌,和诸如?#27515;?#30340;情绪;

            玛隆神甫急忙回答:“太太,你放心,他活着!”

            夏娃对公公说:“对不起,请你把妈妈叫回来,听神甫讲吕西安的?#38534;!?br />
            老人找到沙尔东太太,说道:“玛隆神甫有话跟你谈,他虽是教士,?#35828;?#25402;好。晚饭大概要耽搁一些时候了,我过一个钟点回来。”

            老头儿只要不听见银钱的声音,不看见黄金发亮,对什么事都不会动心;他根本没注意沙尔东太太挨了他一记闷棍以后的神色。

            女儿女婿遭了难,对吕西安的希望归于泡影,素来认为刚强正直的人有这样出人意外的变化,加上一年半中间的事故,沙尔东太太变得面目全非,认不得了。她不仅出身高贵,心地也高尚,非常爱儿女,所以她最近六个月比整个守寡时期受的痛苦更多。吕西安曾经有机会得到王上特许,改?#31456;?#37030;泼雷,替外婆家重振门户,?#25351;?#21407;来的爵位和纹章,他自己也能飞黄腾达;谁知他一个筋斗栽在泥洼里!沙尔东太太对儿子不象妹子对哥哥那么宽容,一知道吕西安假造?#26412;?#30340;事,就认为他不可救药了。为娘的有时想骗自己;无奈她们对于亲自哺育,心上从来?#27426;?#24320;过的孩子,知道太清楚了?#24187;?#36898;大卫夫妻俩为着吕西安在巴黎的遭遇争论,沙尔东太太尽管表面上同意夏娃对哥哥的幻想,骨子里很怕大卫的看法正确,因为大卫的话和她自己的良心告诉她的话完全一样。她知道女儿十分敏感,不敢向她吐露痛苦,只能不声不响的往肚里咽,这种隐忍也只有真会体贴儿女的母亲才能做到。

            夏娃看着母亲被忧伤侵蚀,好不害怕:母亲不但从衰老变为龙钟,而且一天比一天厉害!母女俩彼此休惜,不说真话,其实谁也瞒不了谁。?#38405;?#20146;来说,?#30452;?#30340;赛夏老头的话好比在一杯苦水中再加上一滴,立刻漫出来了,沙尔东太太的内心受了打击。

            夏娃对教士说:“先生,这是我母亲!”教士望着那张象专做苦行的老修女式的脸,满头白发,神态又安详,又柔和,另有一番风?#24076;?#26126;明是个听天由命,所谓顺着上帝的意志活下去的女人。这一下教士才了解两个女子的全部生活,再也?#35805;?#24604;刽子手吕西安;她们所有的苦楚,他都体会到了,不由得暗暗吃惊。

            夏娃抹了抹眼睛,说道:“妈妈,可怜的哥哥离我们近得很,就在马萨克。”

            “干吗不到这儿来呢?#20426;鄙?#23572;东太太?#30465;?br />
            玛隆神甫把吕西安告诉他的路上的艰苦,在巴黎最后一个时期的种种不幸,从?#26041;?#20102;一遍。又描写诗人听到他做的荒唐事儿连累了亲人,如?#20301;?#24680;,还担心回到昂古莱姆,不知人家怎样对他。

            沙尔东太太说:“难道他对我们都信不过了吗?#20426;?br />
            神甫说:“可怜的孩子是走回来的,一路忍饥挨饿,凄惨极了;他决意回来过清苦的生活,?#25925;?#20182;的罪过。”

            妹子说:“先生,尽管哥哥害得我们好苦,我仍旧爱他,象爱一个过世的人的躯壳;便是这样的爱,?#19981;故?#36807;许多妹子对哥哥的感情。他把我们弄穷了,可是只要他回来,我们剩下的一口苦饭,或者说他留给我们的一口苦饭,照样有他的份。唉!先生,他要不离开我们,我们最心爱的宝贝决不会丢失。”

            沙尔东太太说:“带他回来的还是那个从我们?#31181;?#25226;他抢走的女人。他动身的时候搭着?#38534;?#24052;日东太太的?#25285;?#22352;在她身旁,回来却蹲在她车厢背后!”

            “眼前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20426;?#22909;心的本堂神甫预备脱身了。

            沙尔东太太回答:“唉!神甫,老?#20843;担?#37329;钱的伤口不会制人死命;可是我们的伤口只有病人自己能医。”

            赛夏太太说:“你要能劝我公公帮助他儿子,就救了我们一家。”

            神甫刚才听见种葡萄的咕哝,觉得赛夏的事好比一个?#21697;?#31392;,插手不得。他说:“你公公不相信你们,我看他对儿子气恼得很呢。”

            神甫办完差事,到侄孙婿波斯泰尔家吃晚饭。波斯泰尔和所有的昂古莱姆人一样,帮着老子批评儿子,把神甫仅有的一点儿热心也打消了。

            矮小的波斯泰尔讲到最后,说道:“?#24895;?#28010;子还有办法,同一般做实验的人打交道只有倾家荡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费阅读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