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一 浪子回家

            馬薩克本堂神甫的好奇心完全滿足了,外省的法國人特別愛管閑事,主要是為這個目的。當天晚上他把賽夏家的遭遇一古腦兒告訴詩人,表示他進城跑一趟純粹是出于慈悲心。

            臨了他說:“你叫妹子妹夫背了一萬到一萬二的債,這筆小數目,親愛的先生,沒有一個人借得出。昂古萊姆領地這個地方并不富裕。你早先和我提到本票,我只道為數不大呢。”

            詩人謝了老教士的好意,說道:

            “最寶貴的是你給我帶來的寬恕。”

            第二天,呂西安一清早離開馬薩克,九點光景走進昂古萊姆,手里拿著一根拐杖,身上那件緊窄的外套沿路穿舊了,黑褲子上泛出一道道的白顏色,一雙破靴更說明他沒有福氣坐車。他很明白他回來和出門的對比會引起家鄉人什么感想,可是聽了神甫的敘述,心里還忐忑不安的抱著內疚,便自愿受罰,不管熟人用怎樣的眼風瞧他,他都準備忍受。他私下想:“這就表示我的英勇!”富于詩人氣質的人總喜歡自己騙自己。他走過烏莫鎮,內心很矛盾,一方面覺得這樣回家好不慚愧,一方面想起甜蜜的往事。經過波斯泰爾門口,他的心跳個不停,幸而鋪子里除了雷奧妮·瑪隆和她的孩子,沒有別人。他虛榮心還是那么強,發見父親的姓氏不見了,很高興。波斯泰爾結婚以后,鋪子重新油漆,招牌象巴黎的一樣只寫藥房兩字。呂西安爬上巴萊門的石梯,感染了故鄉的氣息,不再感到苦難的壓迫,只是挺快樂的想著:“我要同他們相會了!”他從前走在城里趾高氣揚,此刻直到桑樹廣場不曾遇見一個熟人反而喜出望外!守在門口的瑪麗蓉和科布奔上樓梯,叫道:“他來啦!”呂西安重新見到古老的工場,古老的院子,在樓梯上遇見妹子和母親。他們擁抱之下,暫時把所有的苦難都忘了。一個人遭到不幸,處在家屬中間往往還能容忍;既有安身之處,又有希望支持,生活再苦也熬過去了。呂西安雖是一副灰心絕望的樣子,卻也有灰心絕望的詩意:皮膚被路上的太陽曬得烏油油的;凄涼抑郁的神態使詩人額上罩著一層陰影。這些變化說明他受過多少痛苦,叫人看著他臉上飽經憂患的痕跡,只有憐憫的份兒。離開親人的時候抱著多少幻想,回來只看到悲慘的現實。夏娃滿心歡喜,露出一副圣女殉道時的笑容。美麗的少婦受著憂傷侵蝕,眉宇之間越發顯得莊嚴。呂西安動身去巴黎的時節,妹子臉上是一片天真,現在卻神態嚴肅;這意義太清楚了,呂西安不能不為之深感痛苦。所以,第一陣的感情,那么強烈那么自然的感情流露過后,接下來彼此都有一種反應:誰都不敢開口。呂西安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搜尋那個不在眼前的親人。夏娃看了直掉眼淚,她一哭,呂西安也哭了。沙爾東太太臉色蒼白,好象一無感覺。夏娃不愿說出話來傷害呂西安,便下樓去吩咐瑪麗蓉:“喂!呂西安愛吃草莓,想法去弄一些來!

            ……”

            “噢!我早知道你要款待呂西安先生。放心,我已經預備了講究的中飯,還有一頓出色的晚飯。”

            “呂西安,”沙爾東太太對兒子說,“你需要補贖的事多著呢。你是要替我們增光而出去的,結果弄得我們山窮水盡。你妹夫為著他的新家庭才想掙一份家業,他的財源差不多被你破壞了。而你還不止破壞這一點……”母親停了一會,空氣很緊張;呂西安一聲不出,暗示他接受母親的責備。沙爾東太太接下去聲氣柔和的說:“你應當刻苦用功。我不怪你想繼承我娘家的高貴的門第;不過做這種嘗試先要有財產,還要有骨氣;這兩樣你都談不上。你把我們對你的信心變做了戒心。這個不怕勞苦,處處隱忍的家庭,為了你不得安寧,難過日子……,初次的過失當然好原諒,下次可不能再犯。這兒的情形不容易應付,你得謹慎小心,聽妹子的話。苦難是人生的老師,他的嚴厲的教育在你妹子身上已經有了結果:她變得老成了,做起母親來了,她為了愛護我們親愛的大衛,挑著養家活口的擔子;總之,因為你不知自愛,能使我安慰的只有她一個人了。”

            呂西安擁抱著母親說:“你對我的訓斥還可以更嚴厲些。

            謝謝你的寬恕。我相信也只有這一次需要你寬恕。”

            夏娃回進來看見哥哥滿面羞慚,知道母親說過話了。夏娃面和心軟,對呂西安露出一絲笑意,呂西安幾乎為之掉下淚來。人與人見了仿佛有一股魔力;情人也罷,骨肉也罷,不管惱恨的動機如何強烈,一朝聚首,雙方的敵意就會變化。我們的回心轉意是不是感情決定的呢?這個現象是不是屬于磁性感應①的范圍呢?彼此的決絕或諒解能不能由理智支配呢?不管這作用取決于思考,還是取決于物理作用或者精神感應,反正一個受過疼愛的人的眼光,手勢,動作,在他一度傷害,虐待,或者精神上折磨得最厲害的人身上,仍舊能找到殘余的感情,這是我們個個人都有的經驗。就算頭腦不容易忘記,利益還受著損害,我們的心卻不顧一切,又回過頭去屈服了。因為這緣故,可憐的妹子在吃中飯以前聽著哥哥說話,她的眼神就不由她作主,向哥哥吐露心腹的聲調也不由她作主。夏娃明白了巴黎文壇的內幕,也就明白呂西安怎么會在斗爭中一敗涂地。詩人逗弄小外甥的快樂,天真爛漫的舉動,回到本鄉重見親人的高興,想起大衛躲藏的悲傷,偶爾流露的幾句傷感的話,瑪麗蓉端上草莓,發現妹子在困苦中還不忘記他的嗜好,因而大為感動,呂西安的這些表現,加上安頓浪子,忙著照料等等,使那一天象過節一般,叫人在苦海中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便是賽夏老頭的話也幫助母女兩人對呂西安回心轉意,他說:“你們這樣款待他,好象他帶了成千上百的銀子回來!……”賽夏太太急于替呂西安遮羞,回答說:

            “我哥哥干了什么事,就不應該受款待呢?……”

            ①十八世紀時醫學界首創動物磁性說,逐漸發展為唯心論的磁性感應學說,也就是精神感應的學說,其中包括催眠術。

            雖然如此,第一陣激動過去以后,微妙的真相開始透露了。不久呂西安發覺夏娃的親熱和以前有所不同。大衛極受尊重,而呂西安是人家硬著頭皮愛的,有如愛一個鬧過許多亂子的情婦。敬是感情的基礎,有了敬意,感情才切實可靠,而切實可靠的感覺又是我們生活所必需的;沙爾東太太對于兒子,夏娃對于哥哥,卻缺少這點兒敬意。呂西安覺得自己得不到絕對的信任;如果他做人清白,這種情形決不會有。阿泰茲信中對他的看法變了妹子的看法,在她的舉動,眼神,聲調中流露出來。大家是可憐呂西安!至于門戶的光彩和榮譽,家庭之中的英雄,這些美妙的希望都一去不復返了。他的輕率使人害怕,不敢讓他知道大衛的藏身之處。呂西安想看妹夫,對夏娃竭盡溫存,百般試探,夏娃只是不理。當初在烏莫的時節,只要呂西安眼睛一瞥,妹子就當作不可違抗的命令,現在的夏娃可不是那時的夏娃了。呂西安說要補贖罪過,自稱能夠救大衛。夏娃回答說:“你別管,我們的敵人才陰險才精明呢。”呂西安搖搖頭,意思是:“我同巴黎人也交過手了……”妹子瞅了他一眼,仿佛說:“你不是打敗了嗎?”呂西安私忖道:“他們不愛我了。家庭跟社會一樣勢利。”

            從第二天起,詩人就推敲為什么母親和妹妹對他缺乏信心,結果他不是怨恨,而是引起一肚皮的牢騷。他用巴黎生活做標準,衡量淳樸的外省生活,忘了這一家子艱苦卓絕,過的清貧簡陋的日子,原是他造成的。——“她們太庸俗了,不會了解我的”,他這樣想著,精神上同母親,妹子和大衛疏遠了,而他也不能使他們對他的性格和前途再存什么幻想。

            夏娃和沙爾東太太飽經憂患,變得很會猜度人,她們暗暗咂摸呂西安的心思,覺得被他誤解了,眼看他和她們離得遠了。兩人私下想:“他上巴黎去了一趟,變得多厲害!”他的自私本是她們一手培養出來的,她們終于自食其果。這點輕微的酵母免不了在雙方身上都發酵,尤其在犯了大錯的呂西安方面。夏娃這種妹子,倒還肯對一個犯了過失的哥哥說:“你的錯讓我來承擔了吧……”凡是心心相印,極其美好的感情,象少年時代的夏娃和呂西安那樣,一受傷害就無可挽回。流氓惡棍動過刀子,依舊能講和;情人之間為了一個眼風,一句話,可以終身反目。有些決裂的例子往往難于理解,原因就在于回想到那種近乎完滿的感情。只要不曾有過純潔的毫無芥蒂的交誼,即使心存猜忌也還能相處;不比兩個過去肝膽相照的人,臨到眼神言語都要提防的時節,會覺得不堪忍受。因為這緣故,一般大詩人特意讓他們的保爾和維吉妮①在少年時代終了的時候夭折。我們怎么能設想保爾和維吉妮反目呢?……物質的損害雖然嚴重,夏娃和呂西安并沒因此加深裂痕,這一點倒也難得;但是無可指摘的妹子同犯了錯誤的詩人一樣,兩人渾身都是感情,所以只要一個極小的誤會,極小的爭執,或者呂西安再犯什么過失,就能使他們分手,或者釀成爭端,終于骨肉仳離。有關銀錢的事,一切都好解決;

            感情卻絕對不肯妥協。

            ①法國作家貝爾納丹·圣皮埃爾(1737—1814)的小說《保爾與維吉妮》中的主人公,此處泛指兩小無猜的小情人。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