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四 如此好心,我們一生也能碰上幾回

            群眾歡迎呂西安,證明路易絲·德·奈格珀利斯以往的行事并沒有錯。歡迎過后第二天,柏蒂-克洛要呂西安得意忘形,好加以操縱,帶著六個本地青年,全是呂西安在昂古萊姆的中學同學,來到賽夏太太家。

            一些同學因為班級中間出了大人物,決定為《長生菊》和《查理九世的弓箭手》的作者舉行公宴,派代表團來專誠邀請。

            呂西安叫道:“啊!柏蒂-克洛,好久不見了!”

            柏蒂-克洛道:“你這次回來刺激了我們的自尊心,我們都覺得面上光彩,湊了份子,預備定一席豐盛的酒菜請你。我們的校長和教授都要到場,看情形還有本地的官長參加。”

            “哪一天呢?”呂西安問。

            “下星期日。”

            “那不行,”詩人回答。“除非再過十天,那我準到……”

            柏蒂-克洛道:“你吩咐就是了,十天就十天。”

            那些老同學對呂西安十分欽佩,呂西安也對他們極盡殷勤。他才氣橫溢,談了半小時話,一朝被人供在臺上,自然不能辜負地方上的輿論;他一雙手插在背心袋里,眼光見解無不高人一等,合乎同鄉的估計;態度謙虛隨和,完全是一個不拘形跡的才子派頭。他發了一陣牢騷,表示在巴黎身經百戰,疲倦得很,尤其看破世情,代那些不曾離開鄉土的老同學慶幸。諸如此類的話說了一大堆。大家對他印象極好。

            接著他和柏蒂-克洛單獨談話,打聽大衛的經濟狀況,埋怨代理人不該弄得大衛躲在一邊。呂西安想跟柏蒂-克洛要手段。柏蒂-克洛存心裝傻,讓老同學當他是個外省的起碼代理人,沒有一點兒聰明才智。目前的社會比古代社會在機構方面不知復雜多少,人的才能為此盡量分化。從前,優秀的人物必然要無所不能,所以為數寥寥,在古民族中象明星一般燦爛。后來即使各有專長,杰出的人還能應付全局。象號稱足智多謀的路易十一那樣的人,他的奸詐隨處都能應用。到了今日,連才智也分門別類,愈分愈細了。比如說,有多少種不同的職業就有多少種不同的奸詐。一個狡猾的外交家在外省碰到一樁官司,很可以被一個庸庸碌碌的代理人或者鄉下人玩弄。最狡猾的新聞記者在生意上可能是個大傻瓜,呂西安因之做了柏蒂-克洛的玩具。報上那篇文章當然是惡訟師寫的,他要叫昂古萊姆的城里人在烏莫鎮面前下不了臺,不能不替呂西安捧場。那天夜里聚集在桑樹廣場上的所謂呂西安的同鄉,只是庫安泰印刷所和紙廠的工人,加上柏蒂-克洛和卡尚兩個事務所的職員和幾個中學同學。代理人看準詩人只要跟他恢復了同窗關系,必有一日會泄漏大衛的藏身之處。如果大衛由于呂西安的過失出了事,詩人便不能再在昂古萊姆立足。柏蒂-克洛要完全控制呂西安,故意裝做不及呂西安高明。

            他說:“我怎么會不盡力呢?事情牽涉到我老同學的妹妹;不過有些案子你非吃虧不可。六月一日①,大衛跑來要我保證他三個月清靜,事實上直到九月里才風聲緊急,我把他全部財產從債主手中搶下了;因為我還能在高等法院勝訴,弄到一份判決書,確定妻子的特權絕對不能侵犯,特權也沒有掩護什么騙局……至于你,雖然落魄回鄉,畢竟是天才……

            (呂西安做了一個手勢,仿佛供奉的香離他鼻子太近了一些。)——怎么不是呢,朋友?《查理九世的弓箭手》我念過了,不但是一部作品,而且是洋洋巨著!那篇序文只有兩個人寫得出:不是夏多布里昂便是你!”

            ①這個日期,作者又弄錯了,與本書第569,560兩頁所述完全不符。

            呂西安聽著這句恭維話居然默認,并不聲明序文是阿泰茲的手筆。遇到這種情形,法國一百個作家,準有九十九個如此。

            柏蒂-克洛又裝做憤憤不平的說:“哪想到這里的人好象根本不知道你的大名!我看大家冷淡,便自告奮勇,出來鼓動這批人。我寫了那篇稿子,你早看到了……”

            呂西安叫道:“怎么,是你寫的!……”

            “對,是我寫的!……昂古萊姆同烏莫處于競爭的地位,我召集了一些青年,你中學里的老同學,組織昨天的半夜音樂會;等到熱情鼓動起來了,我們又發起聚餐。我心上想:就算大衛不能露面,至少呂西安可以受到表揚!”柏蒂-克洛又說:“不但如此,我還見到杜·夏特萊伯爵夫人,暗示她為她著想,也得出來解救大衛的困難,這是她能夠做的,應當做的。如果大衛和我提到的那個秘密確實找到了,政府用不著破費多少就好支持他,省長替發明家撐腰,為這樣一樁重要的發明出一半力量,你想是何等氣派!在眾人眼里豈不是個開明的長官嗎?……你妹妹看到司法界短兵相接,著了慌,她怕煙霧……在法院里打仗本來同戰場上一樣要花錢;可是大衛守住了陣地,秘密仍舊在他手中,人家抓不到他的人,也永遠抓不到他的!”

            “謝謝你,親愛的朋友,我可以把我的計劃告訴你,請你幫我實現。”

            柏蒂-克洛瞪著呂西安,螺旋形的鼻子活象一個問號。

            “我要救大衛,”呂西安自命不凡的說,“是我連累了他,我要把全部事情彌補起來……我對路易絲的影響便是她……”

            “誰是路易絲?……”

            “夏特萊伯爵夫人……”

            柏蒂-克洛聽著做了一個手勢。

            呂西安接著說:“我對她的影響之大,她自己也想象不到。可是,朋友,我雖然能操縱你們的政府,卻沒有衣衫……”

            柏蒂-克洛又做了一個手勢,表示愿意解囊相助。

            “謝謝你,”呂西安和柏蒂-克洛握握手。“再等十天,我去見省長夫人,同時到你那兒去回拜。”

            他們倆握手道別的時候,已經變了老朋友。

            柏蒂-克洛私忖道:“怪不得他要做詩人,原來是神經病。”

            呂西安回到妹子房里,心上想:“不管人家怎么說,要說朋友,只有中學里交的才是真正的朋友。”

            夏娃道:“呂西安,柏蒂-克洛許了什么愿心,你對他這樣親熱?還是防他一著的好!”

            “防他一著?”呂西安叫起來。他似乎想了一想,又道:“夏娃,你不信任我,懷疑我,難怪你要懷疑柏蒂-克洛;再過十天半個月,你準會改變意見,”他得意揚揚的補上一句。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