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七 呂西安在巴日東府上揚眉吐氣

            立婚書那天,德·拉埃小姐的曖昧不明的身分,替她把昂古萊姆的大部分貴族都招來了。男的沒有貴重的首飾送給女的,一對未來的夫妻這樣窮,特別令人關切。世界上有些人做善事同喝彩一樣,主要是滿足自尊心。因此,德·皮芒泰爾侯爵夫人,杜·夏特萊伯爵夫人,德·塞農什先生和兩三個老朋友,送了弗朗索娃一些禮物,城里也為之議論紛紛。這些漂亮的小東西,加上澤菲麗娜一年前就在準備的被褥內衣,干爹送的首飾,新郎照例不能不送的禮物,總算使弗朗索娃略感安慰,而好幾個帶女兒同來的母親看了也很感興味。柏蒂-克洛和庫安泰兩人發覺,昂古萊姆的貴族允許他們踏進神圣的廟堂是迫不得已,因為一個是弗朗索娃的財產管理人兼副監護人,一個是立婚書時必不可少的對手,好比行刑總得有一個吊死的囚犯。結了婚,柏蒂·克洛太太照樣可以在干媽家出入,丈夫就不容易受到招待了;他卻打定主意,非闖進那個驕傲的社會不可。訴訟代理人覺得父母出身低微,難以為情,叫住在芒斯勒養老的母親推說有病,留在鄉下,僅僅寫信書面表示同意兒子的婚姻。柏蒂-克洛沒有親族,沒有靠山,沒有一個自己人在婚書上簽字,心里很委屈,現在能帶一個名流去充當體面的朋友,又是伯爵夫人愿意會面的人物,高興極了,坐著馬車去接呂西安。在那次值得紀念的晚會上,詩人的打扮毫無疑問把所有的男人都比下去了。德·塞農什太太事先透露消息,說有這位名流到場;兩個反目的情人重新聚首,也是外省人極喜歡看的場面。呂西安變了時髦人物。大家夸他如何俊美,如何風流,和以前如何不同,昂古萊姆的貴族太太都想去瞧他一瞧。當時的裝束正從扎腳褲過渡到現在這種難看的長褲,呂西安按照流行的款式穿一條全黑的緊身褲。男人那時還賣弄身材,使瘦子和體格不美的人叫苦不迭;呂西安的身材卻長的象阿波羅一樣。他的灰色鏤空絲襪,小小的皮鞋,黑緞子的背心,領帶,沒有一樣不穿戴得服服帖帖,象粘在身上一般。濃密的淡黃頭發全部燙過,額角更顯得白凈,四周的頭發卷安排得嫵媚動人。傲慢的眼睛閃閃發光。一雙女人般的美麗的小手始終戴著手套。他的姿態是模仿巴黎有名的花花公子德·瑪賽:一只手拿著手杖和永不離手的帽子,一只手偶然動一下,幫助說話的表情。

            有些名人假裝謙虛,低著頭走過圣德尼門,呂西安很想用這種方式溜進客廳。無奈柏蒂-克洛只有一個朋友,不能不盡量利用。他幾乎帶著夸耀的意味,在晚會上帶呂西安去見德·塞農什太太。詩人一路聽見唧唧噥噥的談論,要是從前,他早就心慌意亂,此刻卻冷靜得很。他信心十足,知道他一個人抵得上昂古萊姆所有的英雄。

            他對德·塞農什太太說:“太太,我的朋友柏蒂-克洛的確是做司法部長的材料,我說他福氣太好了,能投在太太門下,不管干女兒和干媽的關系多么疏遠(在場的婦女都體會到話中有刺,她們在旁竊聽而神氣好象并沒有聽)。至于我,我很高興趁此機會回夫人致敬。”

            幾句話說得挺自然,氣派象大貴族訪問老百姓。呂西安聽著澤菲麗娜支吾其詞的回答,眼睛在客廳里掃了一圈,有心叫人注意。他同弗朗西斯·杜·奧圖瓦和省長打招呼,神態殷勤,可是對兩人的笑容略有區別。然后他裝做忽然瞧見杜·夏特萊太太,迎上前去。一般重要人物正被弗朗索娃或者公證人陸續請進臥室去簽字,可是大家都忘了婚書,只注意兩個情人的會面,作為當夜的一件大事。呂西安朝路易絲·德·奈格珀利斯走了幾步,拿出巴黎式的風雅的態度,對路易絲說來還是回來以后第一次看到;他聲音相當響亮的說道:

            “太太,是不是承蒙你的好意,后天省長公署請客才有我呢?……”

            呂西安對以前的保護人故意用這個挑戰的語調,殺她的威風;路易絲聽著有點惱恨,冷冷的回答:“先生,那是為了你的名氣。”

            呂西安又俏皮又自負的說:“啊!伯爵夫人,如果客人得不到你的好感,我就沒有辦法叫他出席了。”

            他不等路易絲回答,轉身瞧見主教,大大方方鞠了一躬。

            他聲音很迷人的說:“大人簡直跟先知差不多。將來我要使大人的話完全應驗。今晚我到這兒來幸運得很,能夠向您表示敬意。”

            呂西安趁此和主教攀談,一談談了十分鐘。女士們都認為呂西安了不起。杜·夏特萊太太沒有料到他這樣狂妄,一時竟啞口無言,沒有話好回答。她看見所有的婦人佩服呂西安,東一堆西一堆的交頭接耳,把他們倆的談話,呂西安裝做瞧不起她,言語之間把她壓倒等等,互相傳說;路易絲失了面子,十分氣惱。

            她想:“他說了那句話,明天要不來吃飯,叫我怎么下臺!他憑什么敢這樣驕傲呢?……難道德·圖希小姐愛上了他嗎?……他長得多美!——聽說在巴黎,女戲子死后第二天,德·圖希小姐到他家里去過!……或許他是來幫助妹夫的,路上遭了意外,到芒斯勒的時候才蹲在我們車廂背后。那天早上,呂西安瞪著我和西克斯特的神氣真古怪。”

            路易絲千思百想,不知有多少念頭,更糟糕的是,她還情不自禁的望著呂西安和主教談話,仿佛他是全場的領袖。他對誰都不理不睬,但等人家去遷就他;他東瞟一眼,西瞟一眼,做出各式各樣的表情,神態瀟灑,不愧為德·瑪賽的高足。德·塞農什先生在他近邊出現,他也不離開主教去打個招呼。

            路易絲等到十分鐘,忍不住了,起來走到主教面前,說道,“大人不知聽到什么話,常常面帶笑容?”

            呂西安很知趣的退后幾步,讓杜·夏特萊太太和主教說話。

            “啊!伯爵夫人,這青年聰明絕頂!……他和我解釋,他的力量都是您鼓勵出來的……”

            “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太太!……”呂西安眼中帶著嗔怪的意味,叫伯爵夫人看著心里高興。

            “我們說說清楚好不好?”她把扇子一招,叫呂西安走近去。“同主教大人一塊兒來,打這兒走!……請大人替我們評評理。”她指著小客廳給主教帶路。

            “哼!她叫主教當什么角色啊!”尚杜幫口里的一位女客有心把話說得相當響,要人聽見。

            呂西安望望主教,望望伯爵夫人,說道:“評理?……難道有誰做錯了事嗎?”

            路易絲·德·奈格珀利斯走進她從前的小客廳,坐在長沙發上,叫呂西安和主教一邊一個坐在她兩旁,然后開始說話。

            呂西安只做動了感情,沒有心思聽她的,叫舊情人看著又得意,又奇怪,又歡喜。他的姿態,手勢,有如芭斯塔在《唐克雷蒂》中唱:噢,祖國!……時的功架,臉上的表情好象在唱《但爾里佐》那一段有名的抒情曲。受過柯拉莉訓練的呂西安,最后還會擠出幾滴眼淚來。

            等到呂西安看出路易絲發覺他流淚,便不管主教,也不管談話的內容,湊著她耳朵說:“啊!路易絲,我當初多愛你!”她掉過身子說:“快點擦擦眼睛,你又要在這里害人了。”

            這兩句舞臺上的旁白使主教大吃一驚。

            呂西安興奮的回答:“對,一次已經夠了。德·埃斯巴太太的大姑說出這句話來,便是瑪德萊娜①聽著也會止住眼淚。我的天哪!……我又想起了我的往事,我的幻想,我的青春,而你……”

            ①瑪德萊娜,即《舊約》中抹大拉的馬利亞,原系一妓女,曾向耶穌懺悔,痛器流涕。后被寬赦,并成為圣女。

            主教覺得處在兩個舊情人中間要損害他的尊嚴了,突然回進大客廳。大家有心讓省長夫人和呂西安單獨留在內客室。過了一會,閑話,笑聲,不時有人在小客廳門口張望,使西克斯特大不樂意,沉著臉走進去,呂西安和路易絲正談得高興。

            他附著妻子的耳朵說:“太太,你對昂古萊姆比我熟悉,你看是不是應當顧到省長夫人和政府的體面?”

            路易絲瞅著她的出面老板,傲慢的神氣嚇了他一跳,她說:“親愛的,我和德·呂邦潑雷先生談著一件事,對你很重要。有人用卑鄙的手段陷害一個發明家,我們要救他出來,希望你幫忙……至于那些太太對我作什么感想,你等會瞧吧,我自有辦法堵住她們的嘴巴。”

            于是她讓呂西安扶著胳膊走出小客廳,先在婚書上簽了名,旁若無人的氣派完全象個貴婦人。

            她拿筆遞給呂西安,說道:“一塊兒簽好不好?……”

            呂西安聽著她指點,在她的簽字旁邊寫上自己的名字。

            “德·塞農什先生,你還認得當年的德·呂邦潑雷先生嗎?”伯爵夫人這么一說,傲慢的打獵專家不能不招呼呂西安了。

            她帶著呂西安回到客廳,要他和澤菲麗娜一邊一個陪她坐在中央的大沙發上,一般人最怕坐的位置。她象王后升了寶座,先是放低著聲音說了一些譏諷的話,幾個老朋友和趨奉她的婦女也過來參加。呂西安一忽兒便成了小圈子的主角,伯爵夫人逗他把話題轉到巴黎生活,他想出許多挖苦的話,談鋒之健不可想象,還穿插一些名人的軼事,外省人最愛聽的題材。剛才大家贊美他的相貌,現在佩服他的才華了。杜·夏特萊伯爵夫人好不得意,把呂西安當做心愛的玩具似的,玩得出神入化,很恰當的插進一言半語替他幫腔,甚至不避嫌疑,用眼色來要求人家贊許呂西安。好些婦女疑心路易絲和呂西安同時回來,也許是他們之間本來愛情深厚,不幸鬧了誤會。也許路易絲氣憤之下,和杜·夏特萊結了不合式的婚姻,如今后悔了。

            半夜過后一點鐘,路易絲動身之前輕輕對呂西安說:“后天希望你準時……”

            省長夫人神氣怪親熱的向呂西安略微點點頭;然后過去和西克斯特伯爵說了幾句,伯爵正在拿帽子。

            “親愛的呂西安,只要杜·夏特萊太太說的是事實,我一定負責。從今晚起,你的妹夫可以說沒事了。”省長說著,追出去陪太太回家,她按照巴黎的習慣,已經先走一步。

            呂西安笑嘻嘻的回答:“伯爵幫我這個忙也是應該的。”

            他們告別的時候,柏蒂-克洛正好在場;庫安泰湊著他耳朵說:“喂!咱們完蛋啦……”

            柏蒂-克洛看呂西安大出風頭,愣住了,對他的才華,對他的風度,驚異不置。他望了望弗朗索娃,她的神氣完全是佩服呂西安,似乎對未婚夫說:“你應該學學你的朋友。”

            柏蒂-克洛忽然喜洋洋的,回答庫安泰:“省長要后天才請客,咱們還有一天時間,事情我可以保證。”

            呂西安清早兩點走回家,路上對柏蒂-克洛說:“朋友,我來了,看見了,戰勝了!①再過幾小時,大衛就要高興死了。”

            柏蒂-克洛心上想:“好啊,我就要知道這一點。”嘴里卻回答說:“我只道你是詩人,原來你也是個洛贊②,那就等于雙料的詩人了。”他說完跟呂西安握握手。這是他們倆最后一次握手。

            ①這是羅馬帝國愷撒大將于公元四一年在亞洲戰勝蓬德王子法那西斯·后,向朋友告捷時的名句。

            ②路易十四的寵臣,為了和路易十四的堂姊妹鬧戀愛,轟動一時。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http://www.9265430.com) 免費閱讀

        极速快乐8玩法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

              <menu id="7oj7v"></menu>
              <blockquote id="7oj7v"><ruby id="7oj7v"><rp id="7oj7v"></rp></ruby></blockquote>
                <output id="7oj7v"><sup id="7oj7v"></sup></output>